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36章 上古界
    阎王心里憋屈,但是忘川会变成这样也的确与他有关。虽说这件事是陆判做的,可是陆判是地府的人,自然是他的责任。

    花倾落将忘川河面上的冰给碎了,跳进忘川河中,忘川河的河水冰冷刺骨,花倾落感受着那刺骨的寒冷,心却在滴血。河水如此之寒,他不过是在这里面呆那么小一会儿就觉得浑身冷得难受,然而忘川却一直在这里面呆了那么长的时间。

    “忘川,我来了,我会救你出去,忘川!”花倾落看着忘川四肢上被金链子穿透的窟窿,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伤口并没有结痂,但是却没有血流出来。

    花倾落想要将金链子弄断,手刚发力,魔气被金链子散发出的一道金光给挡了回来。两道力量相撞,花倾落后退了几步,而那链子晃动了几下的,就这几下晃动,牵动了被金链子穿透的忘川,忘川发出一声闷哼。

    阎王在忘川河边看到忘川终于有反应了,立刻大声喊道:“你住手,那链子每动一下,忘川都会备受煎熬。”

    花倾落闻言住了手,接着从忘川河中出来,浑身湿漉漉的走到阎王面前,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不然我拆了你的地府。”

    阎王因为心有愧疚,这一次并没有发火,却是叹气道:“那链子是一位仙子拿来的,但是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那链子锁住的是忘川的元神,所以,若是链子动了,忘川的元神会受到极大的痛楚。”

    花倾落蓦的身体一颤,元神,他又岂会不知?元神乃是根本,元神受到的苦楚根本难以言语。

    先要彻底让仙魔灰飞烟灭,就是毁了元神,元神毁了就会消散,再难复生。

    到底是谁如此恶毒,竟然用这链子锁住忘川的元神?花倾落这一刻心里恨不能将那人给撕碎。

    至于苏浅眠,更是脸色惨白,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忘川,阎王说是一位仙子,那是不是说这件事是仙界的人做的?

    “一定是她,一定是她。”苏浅眠失神的呢喃,声音带着恐惧。

    花倾落一把按住苏浅眠的肩膀,“你知道是谁?到底是谁?你说!”

    苏浅眠此刻慌了神,似乎还沉浸在恐惧之中,一个神仙竟然会露出这样的神情实在是很不寻常。

    “是她,一定是她,只有她才有这个本事,一定是她把忘川囚在这里的。”苏浅眠望着花倾落,眼中蓄满了泪水。

    “苏浅眠,你说清楚到底是谁?”花倾落声音大了几分,手下的力道重了一些。

    苏浅眠摇摇头,“我不知道,不知道,她是从那个地方来的。”

    “什么地方?”花倾落追问道。

    阎王看着苏浅眠害怕几乎崩溃的模样,心沉了沉,“上古界。”

    “你说什么?上古界?”花倾落露出惊讶的表情看向阎王。

    “苏浅眠,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花倾落回头看向苏浅眠。

    苏浅眠眼神之中充满了恐惧,没有说话。

    而苏浅眠的神情在花倾落看来那就是默认了阎王说的话。

    上古界!竟然是上古界!

    虽然都会提到六界,但是,大多数时候只会说到仙魔妖鬼人五界,并不会提到上古界。

    上古界乃是凌驾于五界之上的存在,上古界里存在的是神,乃是创造世间万物的神。那是五界无法企及的神。

    当初天地初开,世间还没有五界之时,一直都是由上古界统治着世间。只是后来,父神陨落,身归混沌,上古界被封闭,而上古界中一众神也都一同被封印在上古界中。此后,随着上古界的封印,世间再无一个神存在。

    此后,一直被上古界统治的世间开始出现分裂,进而分成了五界,五界各自统治。但是上古界毕竟是主宰世间的神,所以,即便上古界被封印,世间仍以六界称呼。

    难怪苏浅眠会露出害怕的神情,若是上古界的真神,苏浅眠会害怕是正常的。上古真神不管是谁,所拥有的力量都是毁天灭地的,根本连招架的力量都没有。

    “上古界不是被封印了吗?怎么会?”花倾落艰涩的问道。

    花倾落虽然活的时间不短,但是以前的他根本没有去在意过这世间还有上古真神存在。自然对于这些事也不是特别清楚。

    “的确是被封印了,传说父神陨落之时,曾用力量将上古界封印,如今,上古界再现,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阎王眼神幽深,神情凝重异常。

    “说明那位造物主要重临于世了。”花倾落将阎王没有说完的话补充完。

    难怪苏浅眠会露出害怕的神情,若是上古界的真神,苏浅眠会害怕是正常的。上古真神不管是谁,所拥有的力量都是毁天灭地的,根本连招架的力量都没有。

    “上古界不是被封印了吗?怎么会?”花倾落艰涩的问道。

    花倾落虽然活的时间不短,但是以前的他根本没有去在意过这世间还有上古真神存在。自然对于这些事也不是特别清楚。

    “的确是被封印了,传说父神陨落之时,曾用力量将上古界封印,如今,上古界再现,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阎王眼神幽深,神情凝重异常。

    “说明那位造物主要重临于世了。”花倾落将阎王没有说完的话补充完。

    “忘川,停下来,我会救你出来的,你别这样。”花倾落跳下忘川河按着忘川,希望忘川能安静下来。忘川动得如此厉害,他能想象出忘川此刻有多痛。

    “放我出去,放开我!”忘川疯了一般挣扎。

    那个老头子要回来了,不,她不能让那个老头子回来,疯子,他是个疯子,她绝不能让他复生。

    “不行,在这样下去,她的元神会受伤的。”阎王喝道。

    花倾落再也顾不得,直接伸手拉住金链子,手触碰道链子的那一刹那,疼痛传来,花倾落身体绷得紧紧的,咬牙依旧忍不住闷哼出声。

    着链子,他不过碰一下都已经想要放开,疼痛难忍,只觉得元神都在颤抖。然而,忘川却要忍受着被金链子穿过四肢的苦楚。

    “忘川,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不会!”花倾落咬牙扯着金链子,手上的青筋暴起,试图想要将链子给弄断。

    链子没有被花倾落弄断,反而是忘川活生生的将那链子从自己的四肢上给拔了出来,撕裂了自己的身体。

    四肢的伤口撕裂,四肢因为撕裂形成了豁口,忘川根本没办法行走。

    花倾落抱着忘川从河里出来,血顺着四肢滴落,忘川整个人变得透明,元神受损,这样的损伤对于现在的忘川来说足以致命。

    “娘亲!娘亲。”三生从忘川开始挣扎之时就一直在三生石里哭。现在看到忘川的模样,更是哭得无比的伤心。

    阎王连忙上前替忘川输送鬼气,此时,若是不赶紧治疗,忘川会有危险。

    “她,元神受损,必须立刻医治。”阎王神情凝重的说道。

    花倾落看了阎王一眼,吐出一句话,“多谢!”接着抱着忘川消失在地府。

    阎王没有再拦花倾落,他知道花倾落不会让忘川有事的。忘川的伤,在地府没有人会医治,他充其量也只能给忘川输送些鬼气让她多撑一会儿。

    “娘亲,娘亲,呜呜……”三生石晃动得厉害。

    “三生,你娘亲她不会有事的。”阎王出声安慰道。

    苏浅眠恍惚的回到天宫,脑子里全是忘川血淋淋的模样。

    “眠儿!”一声略带威严的声音响起。

    苏浅眠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看到面前的人顿时眼中流露出一股惊慌之色。

    “娘,娘亲,你,你怎么来了?”苏浅眠声音颤抖。

    “眠儿,你去哪儿了?”面前让苏浅眠惊慌的人正是花神水千梦。此时,水千梦正看着苏浅眠,眼中有着愠怒。

    “我,我就是出去走走,走走而已。”苏浅眠紧张的开口。

    “走走?天宫这么大,你一个神女需要去地府走走?”水千梦显然生气了,语气带着几分威严。

    苏浅眠闻言立刻底下了头,没有再辩驳。

    “眠儿,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你为什么不听话?”

    “娘亲,我……”苏浅眠开口,看到水千梦的神情,心蓦然的一紧,“我再也不敢了,娘亲,放过她吧,我保证以后都会乖乖呆在天宫,再也不出去,娘亲,求你了。”

    “跟我走!”水千梦出声道。

    苏浅眠慌了,“不,不娘亲,不要,求您,不要,放过她吧,放过忘川好不好?”

    “苏浅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想我们都死吗?”水千梦突然厉声道。

    苏浅眠哭着摇头,“不,不是。”

    “不是?你护着她就是要我们都死。”水千梦冷眼看着苏浅眠涕泗横流的模样。

    “为什么?娘,忘川她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苏浅眠红着眼睛质问道。

    “没有为什么,她是唯一的上古真神,她要谁死,谁就得死。”水千梦冷然的开口。

    苏浅眠身体一颤,紧咬着唇没有说话。

    “眠儿,你要知道,只有足够强大,才不会受制于人。”

    足够强大,她不过是个小仙,连娘亲都不敢在那个人面前抬头说话,她什么时候才能强大到不再害怕那个人?

    “走吧。”水千梦说道。

    “娘,不,娘,忘川她已经伤得很严重了,若是被她知道,忘川一定会没命的,娘,求求你,不要告诉她好不好?”苏浅眠连连摇头。

    “眠儿,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全然没有听进去吗?”水千梦声音大了几分。

    “不,娘亲,我知道,以后我一定听话,但是,这次,这次能不能放过忘川,娘亲,求你了,娘亲。”苏浅眠跪在地上恳求道。

    虽然她知道娘亲说的话都是真的,但是,这一次,就只是这一次,她不希望被那人知道。

    “眠儿,你以为你口中的忘川离开了地府,她就不知道?眠儿,你别忘了她是唯一的上古真神,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吗?眠儿,你简直是糊涂!”水千梦厉声道。

    苏浅眠一下子坐在地上,眼中一片死灰。是啊,那个人是唯一的上古真神,又有什么事是能逃过她的眼睛呢?

    忘川和花倾落离开地府,花倾落就带着忘川回了魔界。与此同时,仙界颁布了追捕令,下令捉拿忘川。而名目就是杀害落水镇全镇百姓,扰乱地府。

    “景苼,景苼……”花倾落一路抱着忘川慌慌张张的跑到快活林,一进门就大声嚷嚷道。

    “魔尊。”一个侍女朝着花倾落行礼。

    “景苼人呢?景苼在哪儿?”花倾落急切的问道。

    侍女何曾见过堂堂的魔界魔尊这副神情过?一时间呆愣住了,没有回话。

    “我问你景苼人呢?”花倾落加大了声音。

    “公子,公子在,在竹林沐浴。”侍女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说道。

    花倾落抱着忘川一个闪身朝着竹林而去。

    此时的景苼正美人环绕,美酒佳肴,泡在温泉池中好不快活。

    “景苼!”花倾落到了温泉大声呼喊道。

    “美人,过来,爷好好亲一口。”景苼此刻正调戏着一个只着薄纱的美艳女子。

    听到花倾落的声音,景苼脸上挂着的痞笑瞬间凝固在脸上。

    “景苼,快,赶紧看看忘川。”花倾落焦急出声。

    景苼大叫道:“老花,你,你先回去,我,我一会儿就来。”

    “来不及了,你快看看忘川,看看她。”花倾落抱着忘川朝着景苼吼道。

    景苼磨牙,只觉得自己心中那叫一个怒,不过看到花倾落紧张的神情也就暂时忍了。

    “你们,先下去。”景苼朝着美人们吩咐道。

    自己刚起身穿了一层中衣就被花倾落拉了过去。

    “老花,你就不能让我把衣服穿上吗?”景苼忍着怒气抱怨道。

    花倾落红着眼,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景苼,快,看看忘川,看看她。”花倾落因为害怕连说话声音都在颤抖。

    景苼看着花倾落的模样,皱了皱眉,深吸一口气,问道:“人呢,给我瞧瞧。”

    花倾落上前,将怀里的忘川露在景苼面前。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