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40章 张绣儿的鬼魂
    这日,日头正好,忘川坐在葡萄藤下看着余子期打理院子里的瓜果。

    “绣儿,你渴不渴?我去给你倒茶。”余子期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看着忘川问道。

    “嗯”忘川点点头。

    余子期进了屋,忘川坐在葡萄藤下,想着她要怎么离开,不过短短几日,忘川能看出来余子期对张绣儿的感情很深。张绣儿的“死而复生”对于余子期来说是恩赐,因为失去过,所以更加珍惜,同时因为失去过,所以没有安全感,余子期害怕,害怕张绣儿再出什么事。

    也是因为知道余子期害怕再次失去,所以忘川才没有说穿,也没有强硬的离开。她想让余子期能过一段开心的时光,算是占用张绣儿肉身的补偿。

    有时候看到余子期对张绣儿做的事,哪怕再平常不过,还有那双满含浓浓爱意的眼神,每次都让忘川很感动。甚至忘川希望余子期和张绣儿真的可以长厢厮守,只是事与愿违,或许张绣儿早就投胎了。

    只怕两人注定有缘无分!

    就在忘川感慨之时,感觉到一股极淡的鬼气。有鬼魂野鬼?

    忘川起身朝着院子外走去,那股鬼气很弱,忘川循着鬼气找去,在林子中找到了那股极淡的鬼气。

    是一个鬼气薄弱的女鬼,魂魄极为孱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散。

    “你引我来此做什么?”忘川看着那个女鬼,皱着眉问道。

    这个女鬼是故意引她来的,但是她不明白,这个女鬼为什么会这么做,他们又不认识。

    “我,我想见子期。”女鬼白着脸轻声说道。

    忘川看着女鬼的样子,虽然女鬼的样貌有些变化,但是还是能隐约认出来。

    “你是张绣儿?”忘川略微惊讶的出声。

    女鬼点点头,“我想见见子期,求求你,帮帮我。”

    忘川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张绣儿,她一直以为张绣儿死了,那么魂魄就应该去地府了,应当早就投胎了才是。现在她的魂魄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舍不得余子期,所以才留恋人间做了孤魂野鬼吗?

    想要做孤魂野鬼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最初大多数的孤魂野鬼都是因为心中有执念,对凡间还有留恋不愿意跟随鬼差去地府,所以躲过了鬼差藏匿在凡间。

    但是最后,心里的执念就会逐渐忘记初衷,只剩下执念,而没有初衷的执念只会让这些孤魂野鬼变得失去理性,最终成为害人的厉鬼。

    如果不想害人,那么孤魂野鬼是在凡间留不了多少时间的,若是不回地府,时间久了就会魂飞魄散。

    现在,张绣儿的魂魄如此孱弱便是因为这个原因,想必张绣儿还未有害人之心,所以才会弱成这样。

    “你不能留在凡间,会魂飞魄散的。”忘川提醒道。

    女鬼看着忘川,眼神幽深,摇了摇头,“我舍不得子期,求求你帮帮我。”

    “你想我怎么帮你?”忘川想既然她占用了人家的身体,帮这个忙也是理所应当,何况张绣儿和余子期,她是真的希望他们能在一起。

    “我想见见子期,可是我没有办法靠近他。”女鬼说得很伤心,因为情绪波动,魂魄晃动了几下。

    这女鬼魂魄如此之弱,自然是没有办法靠近余子期的,余子期身上阳气重,怕是还没靠近就会被余子期身上的阳气给灼伤。何况,就算靠近了,余子期阳气重,根本看不见张绣儿。

    “你……”忘川刚要说话,身后传来余子期焦急的声音。

    “绣儿,绣儿你在哪儿?绣儿!”

    “你先躲起来。”忘川对着张绣儿说道。

    张绣儿点点头,她也清楚自己现在根本没办法见到余子期,所以很快消失不见。

    “我在这儿!”忘川见张绣儿消失了这才出声道。

    不一会儿余子期急步走了过来,脸色煞白,额头上布满薄汗。

    余子期看到忘川没有任何犹豫,一把将忘川抱进怀里,忘川挣扎了几下,余子期的力道却很大,牢牢的将忘川锁在怀中。

    “绣儿,绣儿,你去哪儿了?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余子期抱着忘川声音颤抖,身体紧绷,神经紧张。

    忘川停止了挣扎,任由余子期紧紧的抱着。她知道此时,她在余子期眼中是张绣儿,她用的是张绣儿的身体,余子期一直没有安全感,她是知道的。

    “我只是,看见了一只兔子。”忘川瞥了一眼,正好看见一只白色的兔子不知什么时候跳到了一旁的草丛中,一双红彤彤的眼睛盯着她和余子期。

    “绣儿,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不见了,再也不会回来了,绣儿,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余子期声音颤抖的开口,并没有放开忘川。

    忘川轻轻拍了拍余子期的后背,平日里看着余子期一副书生模样,很是秀气,然而,他的背却比想象中的要结实得多。

    “绣儿不会离开你的,绣儿会一直陪着你。”忘川回道。

    既然绣儿没有去投胎,或许她可以帮绣儿想想办法,让张绣儿留在余子期身边。

    得到忘川的保证,余子期才慢慢的冷静下来,放开忘川,双眼有些红,似乎是被忘川吓哭了。

    唉!忘川轻叹,余子期真的很爱张绣儿,明明两个相爱的人,如今却是生死相隔,就连忘川也觉得两人很可怜。同时,忘川也很羡慕他们,因为即便阴阳相隔,两人依旧相爱如初,爱得浓烈,爱得深沉。

    不似她一般,从头至尾,都是她一厢情愿。

    余子期收拾了心情,这才开口道:“我去给你倒水,一出来,你就不见了,我以为你走了,绣儿,我……”

    余子期哽咽了一下,转过头,不想忘川看到他狼狈的模样。

    “还好你在,绣儿,不要再吓我了好吗?”余子期转过头希翼的看着忘川。

    忘川点点头。

    “对了,你说什么兔子?”余子期冷静下来,这才想起忘川刚才的话。

    忘川指了指草丛中蹲着的兔子,这兔子胆子真大,一直在草丛中红着眼睛看着他们,没有一点害怕。忘川甚至觉得那兔子似乎眼中还有些许生气,不过很快忘川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一只凡间的兔子会看到他们生气?怎么可能?

    “还真是,绣儿喜欢?”余子期问道。

    忘川刚才不过是找了个借口,但是现在若说不是,那这个借口还怎么圆下去?

    忘川点点头,“院子里太清静了,养只兔子也挺好。”

    余子期闻言,对着忘川说道:“绣儿,你等等,我去抓兔子,带回去养起来。”

    说完,余子期就蹑手蹑脚的朝着那只兔子走过去,弯着腰看准时机朝着兔子扑了过去。

    那只红眼睛兔子在草丛中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忘川,余子期扑过去的时候,那兔子灵活的躲开了。也没有逃跑,反而站在草丛中,一双眼睛轻蔑的看了余子期一眼。三瓣嘴微微的动了动,一副瞧不起余子期的神情。

    忘川看着如此情绪的兔子,总觉得这只兔子有问题,但是,看了半天也没有瞧出这只兔子有什么不一样。她肯定这只兔子没有成精,就是一只普通的小白兔。但是普通的小白兔怎么会有这种神情?忘川想不通。

    余子期没有抓到兔子,兔子也没有逃跑,于是一兔一人在草丛之中一个狼狈的扑,一个气定神闲的躲,那场景总觉得有些滑稽。

    忘川虽然看不出那只兔子有什么问题,但是总觉得那只兔子不似寻常兔子。

    “算了,我们回去吧,不抓了。”忘川开口道。

    余子期在草丛中抓来抓去也没有抓到兔子,反而弄得自己满头大汗,一身狼狈。

    “绣儿,你等等,我一定会抓到的。”余子期不死心,因为兔子就在草丛中,也没有逃跑,若是跑不见了放弃也就罢了,但是这兔子就在这儿,余子期觉得绣儿喜欢,他一定要把这只兔子给抓到。

    “这兔子不愿意,表哥,算了吧。”忘川继续说道。

    余子期看着草丛中的兔子觉得可惜,不过绣儿开口了,他听绣儿的。

    “绣儿,你若是喜欢兔子,下次我去集市上给你买一只听话的回来好不好?”余子期觉得这只兔子太跳脱了,野性难驯,还是去买一只温顺的回来给绣儿养好了。

    忘川看了那兔子一眼,发现那兔子红彤彤的眼睛有些不满,“好,我们回去吧。”

    余子期和忘川准备离开,草丛中那只红眼睛兔子突然跳到忘川身上,忘川下意识的伸手将那只兔子给抱住,避免红眼睛兔子给摔在地上。

    “绣儿,小心!”余子期看着那兔子朝着忘川跳了过去,生怕那只野性难驯的兔子伤到忘川,惊呼出声,接着一个箭步冲到了忘川身边。

    “表哥,没事,你看,这只兔子很乖呢。”忘川也没有想到这只红眼睛兔子会突然跳到她身上,不过这只兔子似乎并没有要伤她的意思,所以忘川才会如此说。

    余子期见那只兔子跳到忘川怀里,然后就闭着眼睛开始打盹,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看着忘川怀里的兔子,余子期也有一丝疑惑,这只兔子怎么会?他觉得这只兔子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

    忘川摸了摸怀里毛茸茸的小兔子,心里却有了想法。张绣儿的鬼魂太弱了没办法附身到肉身上,但是或许可以有办法让她附身在小动物身上。当初她收的那只梦狸不就是这样么?这个法子倒是可以试试。

    “表哥,这兔子既然乖顺了,那我们就带回去吧。”忘川看着余子期说道。

    “绣儿,要不我还是另外给你买一只吧。这只毕竟是野兔子,我怕它会伤到你。”在余子期看来忘川就是那个柔弱可人的张绣儿,这种忧虑是正常的。

    “表哥,我喜欢这只。”忘川抬头望着余子期。

    自从带“绣儿”回来之后,余子期还是第一次看到“绣儿”用这样的眼神望着他,心中微动,只觉得似乎“绣儿”是真的回来了。

    “好吧。”余子期想也不想的答应了。

    忘川抱着在她怀里假寐的兔子跟着余子期回到了小院。

    忘川把兔子放进余子期做的窝里,兔子窝用竹丝编织的,为了怕兔子野性伤了忘川,余子期特意给兔子窝做了一个门,将兔子给关在里面。

    兔子被忘川抱回来之后,一直很安静,再也没有任何其他异常的举动,很乖顺的躺在窝里。忘川用手轻轻的撮了撮兔子,兔子醒了也只是茫然的看了忘川一眼,就继续的闭上眼睛睡觉。

    忘川差异,难道她真的看错了?这只兔子真的只是寻常的兔子?

    到了晚上,忘川悄悄的出了院子,去找张绣儿的鬼魂。

    “绣儿?”忘川在林子里小声的喊了一声。

    张绣儿的鬼魂出现在忘川的面前,相较与白日,晚上张绣儿的魂魄要比白日稍微好一些,看起来没有那么透明。

    “我想到办法让你见余子期了。”忘川开口道。

    “真的?我真的可以见子期吗?”张绣儿激动的开口,因为激动,魂魄在夜里轻轻摇曳晃动。

    “不过,我想问你,你真的不去投胎了吗?你想清楚了?我可以让你见到他,不过,一旦这样做了,你就再也没有办法去投胎了。”忘川将利害关系说明白了。

    如果让张绣儿的魂魄寄居在兔子身上,那么张绣儿就再也不可能去地府报道,投胎轮回。也不可能再成为正常人,只是像梦狸一样成为一个特殊的存在。

    “只要能见子期一面,我什么都愿意。”张绣儿说道。

    忘川还是有些不忍心,“绣儿,你可要想清楚,即便你见到他,他也可能不会认识你,而且也不一定会再次爱上你,就算退一步说,他哪怕再次爱上你,你和他终究殊途,不可能在一起。等到他老了死了,去到地府轮回,而你就只能永远孤寂的活着。你明白吗?”

    张绣儿点点头,“我明白,但是我不后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