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39章 子期绣儿
    “我走了。”忘川看着面前拦着她的景苼淡淡的说道。

    “美人,别急啊,你身体还没好,养好了再走也不迟。”景苼脸上挂着笑。

    “我还有事,多谢相救。”忘川拒绝道。

    “美人,唉,老花好歹救了你一场,你要走也给他说一声吧,你说老花把你交给我,你现在走了,我怎么跟老花交代?你说是吧!”景苼一直温柔的笑着。

    忘川沉默了片刻,“若是可以,告诉花倾落,不管他做什么,我都不会感谢他,如果你和他是朋友,让他不要再来找我。”

    景苼原本脸上挂着的笑容在听到忘川的话时瞬间凝固了。

    “美人,这话从何说起?”景苼面色有些冷。

    他知道花倾落为了忘川到底在承受什么,现在忘川说这样的话着实让他都觉得替花倾落不值。

    “我不想再欠他什么,也不想再跟他有任何交集,他要的我给不了。”忘川认真的说道。

    她不想再跟花倾落有联系,如今她的境地只会给花倾落招来许多无端的祸事。

    她知道花倾落想要什么,但是她给不了。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都没有办法。所以,她不想花倾落因为她再做什么事。

    她的心没有多余的位置,再也装不下任何人了。哪怕知道无忧如此对她,她依旧没办法说服自己忘掉,她可以与无忧永不相见,却没有办法接受花倾落。

    景苼一怔,明白过来忘川的意思。

    “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是,老花他是真心的,我从来没有看到他如此用心过。你知道看到你伤得那么重他有多着急吗?他为了你都动了念头跟你离开魔界,再也不做魔尊,你就当真如此无动于衷?”景苼忍不住开口。

    他看到过花倾落在快活林醉生梦死颓然的模样,虽然,他嘴里说看不得花倾落为了一个女人要生要死的,还要放弃魔界。但是,听到忘川如此说,他还是忍不住。因为,他实在不忍心看到花倾落颓然的样子。

    “是!”忘川回道,手指在袖子里握紧。

    她与花倾落注定不可能,她可以偿还,可以帮花倾落做任何事,但是,独独不能给他想要的。她知道,花倾落不需要她还人情,所以,她宁愿离开,不想再欠他更多。

    景苼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脱口而出,“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狠心!”

    花倾落为了她做了这么多事,难道她不应该感动吗?为什么还能这么坦然的说无动于衷?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景苼想不通,也不明白。

    狠心吗?不,她是为了花倾落好,与其在她身上浪费时间,还不如找一个爱他的。

    “景苼,我和你们不一样。”忘川看着景苼一字一句的说道。

    景苼看着忘川眼中的真诚,突然明白过来忘川的意思。

    的确,忘川她和他们不一样,忘川她……景苼想到先前在水潭之中看到忘川的场景。

    但是,花倾落怎么办?

    “你当真对老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景苼问道。

    “是。”忘川没有任何犹豫。

    景苼叹了一口气,“好,你走吧,不过,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既对老花无意,以后,以后再也不要见他了。”

    忘川点点头,“只要他不出现。”

    忘川算是答应了,同样也是告诉景苼看住花倾落,不要让他来找她。

    “你走吧。”景苼说道。

    忘川看了景苼一眼,“多谢!”道完谢,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你都听见了吧?”等到忘川离开,景苼才低着头问道。

    “怎么?是不愿意相信么?老花!”景苼抬头看到花倾落从旁边走了出来。

    花倾落早就回来了,只是因为景苼和忘川在说话,所以一直躲着。景苼和忘川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花倾落沉默,半响才转身想要朝忘川离开的方向追去,“外面现在太危险,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出去。”

    景苼上前一把拉住花倾落,怒道:“老花,你没听见她的话吗?她不会爱你,永远不会!你还去做什么?老花,你要为一个不爱你的女人连尊严都不要了吗?”

    “是,她不爱我,但是,我爱她,她现在不爱,不代表以后不愿意,景苼,放开!”花倾落红着眼吼道。声音很大,也不知道是在说给景苼听还是在说服他自己。

    “老花,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你清醒一点。”景苼猛的给了花倾落一拳,直接打得花倾落嘴角都裂开了。

    花倾落没有还手,低着头,身上萦绕着一股悲伤的情绪,“为什么?景苼,你说无忧到底哪里比我好?”

    “老花,你别这样,不过是个女人而已,这世间女人多的是,你何必要在她身上耗着?”景苼安慰道。

    “这世间女人再多,可只有一个忘川,我爱她,只爱她。”花倾落苦笑道。

    “老花,她……你们真的不合适!”景苼顿了顿说道。

    花倾落没有说话,整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仿佛被抽走了魂魄一样。

    “老花,或许,你只是因为她比较特别,所以你才会这么觉得,其实这世间有很多特别的女子,或许你接触一下其他人,就会发现忘川也不过而已。”景苼安稳道。

    “真的?”

    “嗯,老花,你相信我!”景苼点点头,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他真的不想看到花倾落现在这副样子。

    “景苼,我……”花倾落刚要说话,突然吐出一口血,两眼一黑,接着便晕倒在地。

    景苼慌了神,“老花,老花,你怎么了?”

    花倾落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任凭景苼如何喊也没有反应。

    忘川离开魔界回到凡间,站在魔界的出口,忘川回头最后看了一眼,轻声开口,“对不起!”

    凡间,因为天界发的通缉令,凡间的地仙都有收到,所以,只要忘川被发现就会立刻被通缉。

    忘川早就从景苼口中知道通缉令的事,所以一回到凡间,就去了坟地。

    她不能就这样在凡间行走,如今她太容易暴露了。

    忘川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来坟地,而且还是刨尸!

    上一次还是因为苏浅眠,忘川想起以前她未恢复记忆之时,大家一起在凡间那段简单快乐的日子。如今,早已不再,再也回不去了。

    忘川从坟地里刨到了一具刚下葬不久的女尸。附身在女尸上,以此来避开仙界的围捕!

    忘川附身在女尸上准备离开,刚走到坟地的出口,一个书生气的男子提着一个竹篮迎面而来。

    忘川刚想绕开,那男子突然惊呼,“绣儿,绣儿,你没有死?”

    忘川蹙眉,刚想说这男子认错人了,但是转念回过神来,莫非她借住的这个身体叫绣儿?忘川看到男子掉落在地上的竹篮,篮子里放着香烛纸钱,很显然男子是来祭奠某个人的。而男子又叫她绣儿,所以忘川觉得这篮子里的香烛纸钱很有可能是来祭拜她现在的这个身体的。

    男子看着忘川,眼中蓄满了泪,“绣儿,太好了,绣儿,你没有死,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

    忘川跟着男子去了男子的家中,原本她不想去,但是想着若是自己借尸的事被传了出去,只怕会引起怀疑。所以,忘川索性就当自己是男子口中的绣儿,忘川并不知道绣儿的事,于是谎称自己忘记了,还瞎编了一个故事。

    无非是自己仿佛去到了地府,然后阎王说自己阳寿未尽,所以又醒了过来,只是醒来之后便不记得以往的事了。

    这故事原本漏洞百出,但是那男子也不知是因为看到“绣儿”活了过来太过于兴奋还是怎么的,总之,男子相信了忘川的话,还安慰忘川不要怕,以后会慢慢想起来的。

    忘川从男子口中得知,“绣儿”和男子乃是表兄妹,并且还从小定亲,而且两人也相互喜欢,所谓是郎有情,妾有意,只等着到了年纪就成亲。只是,事与愿违,还未到两人成亲,这个“绣儿”就因病去世。

    忘川跟着男子回到家中,男子的家并不算富足,简单的一个小院子,院子里种满了瓜果蔬菜,院子东边搭了一个葡萄藤架子,青黄的葡萄挂在葡萄藤上,满院的葡萄果香。

    男子领着忘川进了屋,屋内陈设简单,一张桌椅,窗棂上栽种着几株兰草,开着白色的小花,散发出一阵幽香。

    “绣儿,你先歇会儿,我这就去做饭,你等等。”男子说完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等到男子离开,忘川才起身朝着屋内走去,里屋是一间书房,屋子内挂满了字画,书桌上垒着一摞的书,那些字画字迹风格一致,很显然这些字画都是出自她的“表哥”之手。

    字画中,有画百花,有画竹子,松柏,但是最多的却是一个女子,画中的女子是同一个人,女子一颦一笑都在纸上。忘川自然识得画中的女子,就是她现在身体的模样。

    忘川看着这些画,突然想到当初在东海瀛洲,她还未恢复记忆之时看到的那幅画。当初她只是觉得那幅画很熟悉,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如今再次想起,却是知道,那幅画是无忧给她画的,那个时候什么都是美好的,没有发生后面的事,那个时候的她很单纯,喜欢曼珠沙华,无忧便给她画了那幅画。她很宝贝那幅画,所以才会把那幅画留在了东海瀛洲,在她看来,只有东海瀛洲才是属于她和无忧两个人的世外桃源。

    “绣儿,绣儿,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男子走进屋内看到忘川松了一口气。那样子生怕自己做了一场梦,生怕一切都是幻觉。

    男子看到忘川眼神专注的看着墙上的画,心里有些激动,“绣儿,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忘川回过神来,收拾好心绪,摇摇头,平淡的开口,“没有。”

    “哦!”男子有些失落,不自然的笑了笑,“我还以为你想起什么了呢,没关系,慢慢来,等以后会一点一点想起来的。”

    忘川点点头没有说话。

    “绣儿,饭菜做好了,先去吃饭吧。”男子面色温和的说道。

    忘川点点头,跟着男子出去。

    “来,绣儿,这是你最喜欢吃的菜,多吃点。”男子在饭桌上一直给忘川夹菜,忘川碗里的菜都堆成了一座小山。

    忘川看着面前的饭碗,有些不适应。这就是凡人的生活么?她还从来没有这样吃过饭,感觉有点奇怪。

    “绣儿?你怎么不吃?不好吃吗?”男子忐忑的看着忘川问道。

    忘川摇摇头,“不是。”

    接着忘川端起碗一口一口的吃菜,心情很是复杂,这些饭菜味道一般,但是忘川却觉得很好吃。她一直希望自己能像平凡人一样生活,没想到如今竟然可以像平凡人一样坐在桌上吃饭。

    忘川从男子口中得知,男子名叫余子期,而她的名字则叫张绣儿。绣儿生病之时,他正在外地,等到赶回来时,绣儿已经死了,悲痛之余,他只得去寻绣儿的坟地,原本是想要给绣儿上香,没想到能再次看见她。

    余子期每日都守着忘川,也不知道是因为失而复得所以才甚为小心,还是因为其他的。总之,每日余子期也鲜少出门,一直跟忘川讲以前的事,讲了许多有趣的事,可是忘川毕竟不是张绣儿,她不过是借用了张绣儿的躯壳而已,哪怕那些事再有趣,她也不会想起什么。

    反倒是时不时的因为余子期的话会让她想起以前很多关于无忧的事。

    原本忘川是打算悄无声息的离开,她还有事需要去做。三生如今在地府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仙界的通缉令,让她不敢去地府接三生。

    但是,余子期似乎总是能察觉到,每当忘川想要离开的时候,都会出现在忘川面前。

    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了几日,余子期的院子算是离村子有些距离,再加上余子期也没有打算带忘川出门,村子里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张绣儿死而复生的事,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余子期一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