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38章 景苼我爱她
    “好,你要杀忘川,那就先杀了我。”花倾落一字一句的说道。

    景苼脸色变得一片青白,不可置信的看着花倾落,“花倾落,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景苼,我爱她。”

    景苼放开花倾落退后几步,身体摇晃了几下,声音变了音调,“爱?呵呵,花倾落你是魔尊,你怎么能因为爱就放弃魔界。”

    景苼扯出一抹怪异的笑,爱?什么是爱?爱真的有那么大的魔力吗?当初景芜说爱那个女人,所以甘愿死在那个女人的剑下,现在花倾落也说爱,所以甘愿为了忘川放弃整个魔界。

    简直可笑至极!可笑至极!

    当初那个女人不爱景芜,杀了景芜之后没过多久之后就风风光光的嫁人。现在忘川呢?他虽然对忘川了解不多,但是他知道忘川不爱花倾落,不然,花倾落前段时间也不会在他快活林里买醉。

    这两个魔界中的佼佼者,魔界的王,都为了不爱自己的女人一个不要命,一个不要魔界,能不可笑吗?

    “我可以不是魔尊。”花倾落说道。

    “好,花倾落,你若真要离开,现在就抱着你的美人给老子滚,离开快活林,离开魔界,立刻马上!”景苼气急。

    “你治好她。”

    景苼看着花倾落冷笑,“我为什么要治好她?她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花倾落蹙眉,“景苼,你到底在闹什么?你知道的,我不可能放弃忘川,若我继续留在魔界,魔界迟早会被毁灭,我带忘川离开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是啊,最好的选择,你选择你的,我也可以选择救不救她。”景苼冷冷的看着花倾落。

    “景苼,你要怎么才肯救她?”花倾落问道。

    景苼冷哼一声,“我现在不想救她,我连杀她的心都有了,我为什么要救她?”

    “你当真不肯救?”花倾落语气加大了几分。

    “是,你了解我,我说不救就不救!”景苼说这话完全是被花倾落想要离开魔界的想法气到了。

    花倾落看着景苼良久才开口道:“好!”

    说完,花倾落径直就朝忘川所在的洞穴方向走去。

    景苼看着花倾落的背影,浑身一僵,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让他犹如吞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

    “公子,魔尊想要进洞中抱走那位姑娘。”过了一会儿,侍女前来禀报。

    景苼此刻正坐在椅子上,揉着脑袋,听到侍女的话景苼心里又是一阵气恼。

    他不过是被花倾落给气到了才会如此说,结果这个老花还真的跑去想要把人给带走。

    “你去告诉他,离开了那水潭,他那位美人还未走出魔界就会灰飞烟灭。”景苼气鼓鼓的说道。

    “是”

    侍女退下离开。

    那洞穴因为忘川在里面,再加上忘川元神受损严重,所以,景苼早就吩咐了人看着,一旦有什么异样的动静就赶紧来禀报。为了以防万一,景苼还在水潭周围布来结界,用来保护忘川的。

    过了一会儿,侍女回来又道:“公子,魔尊说要是那位姑娘灰飞烟灭,他也跟她一起死。”

    景苼气息一窒,“好啊,他乐意死就去死,最好死个彻底,他死了他们一族就正好灭绝了多好!”

    侍女一听,犹豫的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还站在做什么?还不去告诉他?”景苼气呼呼的吼道。

    侍女很为难,“公子,真的要这么说么?”

    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景苼和花倾落这是吵架了。侍女觉得自己很无奈,也很为难,她怎么就突然给这两人当传话筒了呢?

    “去,按原话告诉他。”景苼怒声道。

    “公子!”不一会儿,侍女又回来了,这一次手里拿着一个锦盒。

    “什么事?他死了没有?让他要死死远点,别脏了我的快活林。”景苼虽然如此说话不中听,但是心里却还有有些担心。

    “魔尊说把这个交给公子,还说,还说……”侍女有些迟疑,迟迟没有说出来。

    “说什么?”

    “魔尊说,他们一族不会灭族,倒是公子你,拥有这么多美人却,却……”侍女面露纠结之色。

    “却什么?别吞吞吐吐的,说清楚。”景苼一双眼睛盯着侍女。

    “却这么多年无一个子嗣,说公子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别绝,绝了后。”侍女磕磕巴巴的将话给说了出来。

    景苼听到侍女的话,简直脸都气白了,胸口剧烈的起伏,手握在椅子把手上,把手都被景苼一下子给捏得粉碎。

    “公,公子?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若是没有,我就先下去了。”侍女第一次见到景苼如此生气,要知道平日里景苼很是爱惜这快活林的每一件东西,每一件东西都宝贝得不得了。如今,因为和花倾落置气,竟亲手把椅子给毁了,可想而知,此刻景苼有多生气。

    “等等,把盒子给我。”景苼看着侍女手里抱着的锦盒。

    “公子,还是,还是别看了。”侍女觉得若是景苼看了盒子里的东西,只怕会更加生气,所以才会出声劝道。

    “给我!”景苼横了侍女一眼,朝着侍女伸手。

    虽然从侍女的表情之中,景苼已经猜到这锦盒里只怕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他还是要亲眼看到才行。

    侍女只得将锦盒递上,然后退到一边。

    景苼将锦盒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一愣,“这是什么?”

    侍女犹豫的开口,“是,是公子去年带回来的火雪尾,被,魔尊给,给拔了。”

    “什么?”景苼拔高了声音,这才又看了一眼锦盒,盒中的是几节断了的草,他刚才一时没有看出来是什么,此时听到侍女的话这才发现盒中的几节断草与火雪尾有几分相似。

    火雪尾乃是他去年好不容易跋山涉水,在熔岩的缝隙之中找到的,而且就这么一株。

    火雪尾乃是珍贵的药材,他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一株,回到快活林可谓是悉心呵护,就是希望这株火雪尾能存活。

    如今倒好,竟然被花倾落这家伙给拔了,还送到他跟前,简直是太过分了。

    “花倾落!”景苼咬牙切齿的叫出花倾落的名字,那样子恨不能将花倾落给吃了。

    “公子,魔尊还说会他要把快活林的宝贝全毁了,说,就当是送给他和姑娘的陪葬之物,”侍女继续说道。

    “他敢!”景苼怒道。

    “去,把他给我赶出快活林!”景苼气极。

    侍女从来没有见到景苼如此生气过,心里有些害怕!公子发火也太恐怖了。

    “公子,他是魔尊!”侍女小声的提醒道。

    原本她的意思是花倾落是魔尊,除了公子,谁敢赶魔尊出快活林?虽说快活林一直只有公子住,但是这快活林还属于魔界啊。而且,魔尊要是不走,他们谁打得过魔尊?

    然而,景苼现在在气头上,哪里会去想那么多,脱口而出,“魔尊?他现在屁都不是,把他给我赶出去!”

    魔尊,花倾落他自己不乐意当的,他自己都说了,那为什么还要当他是魔尊?

    过了一会儿,侍女再次前来禀报。

    “公子,我们拦不住,魔尊把温泉给填了。”侍女额头有一层薄汗,她已经跑了好几个来回。

    “什么?”景苼气得脸都黑了,那张上好紫檀木椅子就这样在他手里碎成了渣渣。

    景苼坐不住了,气匆匆的奔了出去。他心在滴血,这快活林的一草一木都是他的宝贝,现在被花倾落给毁了,心疼得厉害。他要是再不去,怕花倾落当真给他毁了个彻底。

    景苼赶到,花倾落正守在洞穴前,相较于景苼因生气而扭曲的脸,花倾落神色如常,就跟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景苼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花倾落,你到底想做什么?”

    “救忘川!”花倾落淡淡的说道。

    他如此折腾,不过是想让景苼救忘川。虽然他说带忘川走,但是,前提是忘川没有危险,如今这样自然是不可能真的带忘川离开的。

    “不救,我说了不救,你听不懂吗?”景苼红着眼朝着花倾落吼道。

    花倾落看着景苼,手下一动,“轰!”那片盛开得极艳的花被魔气炸成了渣渣。

    景苼看到自己的花被毁,心里又是一阵肉疼,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意,一拳朝着花倾落打了过去。

    花倾落自然不会任由景苼打,两人扭打起来,用拳头,你一拳,我一脚,纠缠着。

    “我让你毁我快活林!”景苼边打边喊道。

    “救忘川!”

    “不救!”

    花倾落一拳打在景苼的眼窝子中,疼得景苼眼泪直流。

    景苼反手就给了花倾落肚子一拳,花倾落闷哼一声。

    两人因为扭打直接抱着滚在了地上,那样子实在是有些不堪入目。

    “花倾落,你竟然毁我容,我打死你丫的。”景苼疯了一般嘶吼着。顾不得脸上的伤对着花倾落就狠狠的打了几下。

    “救忘川!”

    “打死也不救!”景苼赌气道。

    “救不救?”花倾落压着景苼朝着他的脸又打了几下,直接把景苼的脸打成了猪头。

    “不救!”景苼疼得脸都扭曲了。

    “救不救?”花倾落继续揍着景苼,生生把景苼的眼睛都打得肿了起来。

    “花倾落你个万年老处男,放开我,放开。”景苼掐着花倾落的手臂死劲的掐。

    两人足足打了一个时辰,到最后两人都打累了才气喘吁吁的躺在草丛之中。因为撕扯扭打,两人的衣服极其凌乱,头发也乱蓬蓬的。

    这一幕被一个听见景苼惨叫而来的侍女瞧见,那侍女看到两人衣衫不整,再加上先前隐约听见自家公子骂魔尊的那句万年老处男,一时就多想了些。

    只觉得自家公子莫不是被魔尊给强了?侍女觉得这个可能很大,然后又管不住嘴,于是后来在六界传闻魔界的魔尊和景苼乃是一对断袖。以至于后来景苼遇到了自己心仪的姑娘,那姑娘因为这个传闻对景苼避之不及。

    “公子,忘川姑娘出事了!”侍女急匆匆的跑来禀报。

    花倾落和景苼打来一架,两人之间似乎是和好了,花倾落答应景苼不放弃魔界,而景苼同意救忘川。

    花倾落将忘川留在了快活林,自己去面对仙界的施压。

    景苼正在屋子里照着镜子,看着镜子里那张被花倾落几乎毁容的脸,景苼就一阵郁卒。而就在这时听到侍女急急的声音。

    “美人出什么事了?”花倾落顾不得脸上青紫的伤立刻出了房间。

    “公子,这,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吧。”侍女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让景苼自己去看。

    景苼急忙赶到洞穴之中,接连几日,每日他都会来看忘川一次,看看忘川的情况。这几日,忘川泡在水潭之中,元神比刚送来时要好了许多,身体也凝实了,似乎是在慢慢恢复。所以,景苼也就算是放心了。

    那水潭是他来到快活林之后无意之中发现的,他发现那水潭之中的水有治愈之能,而且还仙气袅袅。魔界之地竟然有仙气,这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事。这些年,他也好好的检查过这个水潭,但是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所以,他也没有再去琢磨,只是把这处洞穴给封了起来。

    忘川送来的时候伤势太重,他根本没有办法,只得用这一处水潭的水试一试。

    “怎么会这样?”景苼看着面前的景象满脸的惊讶。

    此刻水潭之中的忘川浑身上下流泻着纯白的光,隐隐能看到她的闪着金光的元神。

    “这时……”景苼后退一步,以前他以为忘川是鬼,但是后来发现忘川似乎不同于一般的鬼。但是现在为什么忘川会…。那样的纯白的光让景苼想到了仙,对,神仙才会有那样纯白的光,还有元神上的金光。

    可是忘川怎么可能是神仙?

    就在景苼震惊之时,忘川身上流泻的白光被血红色所取代,那些些光变成了赤红色,诡异至极。而原本散发出来的仙气也变成了魔气,极为浓厚的魔气。

    “这是?”景苼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说不出话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