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43章 降生
    “绣儿,疼吗?”余子期心疼的替忘川擦试着额头上的血。

    许是忘川额头上的口子太大,这血是越擦越多,余子期伸手从自己身上扯下一块布将忘川头上的口子按住想要止血。

    忘川并不太习惯余子期突如其来的这种亲密动作,这段时间相处,余子期对她是无微不至的照顾,但是好在还是很守礼,一直对她是彬彬有礼,并没有做什么越矩的事。

    忘川往后退了两步跟余子期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伸手按住自己的额头。

    余子期深深的看了忘川一眼,没有再说话,反而转头看向一旁的壮汉,也就是拿凳子打伤忘川的“络腮胡子”张绣儿口中的龙大哥。

    “是你伤了绣儿!”余子期见“绣儿”满脸是血的模样,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心疼。

    “子,子期,她,她要来找我们索命,我,我……”男子也被忘川那一脸鲜红的血给吓得有些懵了。心里很是疑惑,绣儿不是死了吗?不是变成鬼了吗?怎么,怎么会流血?

    余子期眼中闪过一丝冷光,手指紧握,想要动手,听到男子的话,才清醒过来。

    “龙大哥,她是绣儿,你胡说什么?”余子期大声道。

    男子还是没有转过弯儿来,他当然知道那是绣儿,但是,绣儿已经死了不是吗?现在站在这里的这个除了是鬼他想不出还有其他可能。

    “绣儿,绣儿不是死了吗?”男子喃喃的开口,随即睁大了眼睛,“子期,子期,快,快过来,她不是人。”

    “龙大哥,绣儿没死,她是人。”余子期解释道。

    “是人?可她……”男子刚要再说什么,突然坐在床上的女子发出一声痛呼。

    “啊……”

    “娘子!”男子脸色一变,顾不得余子期和忘川急急忙忙的跑到女子跟前。

    “娘子,娘子,你怎么了?”男子焦急的问道。

    “相公,相公,我,我要生了!”女子抓着男子的手臂,面色因为疼痛变得扭曲。

    要生了,这一下子男子是真的急了,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怎么办?怎么办?男子慌了神,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何况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他事一个五大三粗的爷们儿,此刻也没有了主意。

    “相公,快,快去找稳婆,快去找。”好在女子虽然面露痛苦之色,好在理智尚在,一把抓住男子的胳膊喘着粗气说道。

    “稳婆,对,稳婆。娘子,你忍忍,我这就去,很快的。”男子听到女子的话,顿时清醒过来,火急火燎的往外冲,走到门口又倒了回来。

    “子期,麻烦你帮我照顾她,我很快就回来。”说完男子风风火火的就跑了出去。根本就忘了此刻死去的“绣儿”还在屋子里。

    “我……”余子期被男子这么一说,也是束手无策的愣在了原地。生孩子这事,他也没有经验啊,这,这要怎么办才好?

    床上的女子一直在惨叫,大半夜的光听着就让人觉得慎得慌,何况床上的女子挺着个大肚子,豆大的汗珠从她脸颊上流下来,头发都被汗水淋湿,裙子也湿漉漉的,那样子实在是只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

    “绣儿,要不你先出去吧,我怕会吓到你。”余子期只能急得在原地转圈,他是个男人又不能上前去照顾那个要生产的女人。

    忘川一直盯着女子的肚子,她能感觉到女子肚子里那个人在动,这是要出来了。忘川紧紧的盯着,心里很复杂,有一股戾气又有一股子兴奋,说不上来到底是怎样一种复杂的情绪。

    忘川下意识的就要上前,她想伸手去摸女子的肚子。

    “你,你别过来,子期,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女子虽然因为要生产此刻可以说是痛苦不堪,但是作为一个即将变成母亲的女人,对待自己即将出生的孩子都有护犊之情。

    她的相公出去找稳婆去了,如今这件屋子只剩下余子期和绣儿。虽然两人她都认识,但是绣儿对于她来说还是一只死不甘心的鬼,她害怕绣儿会伤害她的孩子。余子期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人,何况还认识,所以这个时候女子才会叫余子期。

    余子期上前拉住忘川,“绣儿,我们先出去吧。”

    忘川回过神来,看到余子期眼神之中夹杂的情绪,顿了顿,没有继续坚持上前,任由余子期拉着她出了门。

    夜风骤然吹起,那一丝凉意让忘川清醒了不少。屋子内,传来女子阵阵的痛呼之声,夜里尤为清晰。

    余子期没有说话,静静的呆在忘川身边,心里却是纠结得厉害。为什么绣儿会出现在这里?大晚上的,绣儿来这里做什么?他很想问,但是却不敢开口。明明自己心里都一清二楚,可是余子期还是安慰自己,绣儿只是来看看龙大哥和龙大嫂而已,对一定是这样。因为他不同意绣儿来村子里,所以绣儿才会晚上出来,嗯,一定是这样的。

    “让开,快让开,香姑,快,快帮帮我娘子。”门口一阵急切的声音传来,男人拽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妇人急慌慌的跑了进来。

    “哎呦,我说大龙,你慢点,我这手都快被你给捏断了。”叫香姑的妇人一看四五十岁的模样,身体矮胖,一只手还拉着自己前襟,不让身上挂着的衣服落下去。

    “香姑,快,快给我娘子看看,我娘子快生了,快。”男子也顾不得这妇人呼疼,拽着妇人就往屋内推。

    妇人脚步一阵踉跄,走到门内,男子抬脚就要跟着进屋。

    “哎呦喂,我说你一个大男人跟着进来做什么,还不赶紧出去,出去!”妇人立刻尖声叫道。

    “我要去看看娘子,她在叫!”男子显然听到屋子里女子的声音很是焦急。

    然而妇人横在门框上推搡着男子,嘴里高声嚷嚷道:“看什么看,女人生孩子是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能瞧见的?瞧见了,还不倒霉死你,大龙,赶紧的出去,别在这儿碍事。”

    “香姑,我,我就看一眼,一眼。”男子很担心,伸长了脖子想往里看。

    “哎呦,一眼也不行,赶紧出去,再闹,我可就不管了哈。我这大半夜的,觉都没睡好呢。”妇人显然有些不耐烦。

    男子一听果然不再坚持,反而低头哈腰的说了一堆好话,“香姑,我知道你辛苦,你可别不管,你老心善,我娘子和孩子还指望你呢,我听你的就是。”

    “这还差不多,去,去烧热水,再拿干净的布来,我去看看你娘子。”妇人说完转身进了屋接着将门砰的一声给关上。

    男子得了香姑的话急冲冲的跑去烧水去了,屋子里传来女子嘶声力竭的哭嚎声,还有妇人的声音。

    “吸气,深呼吸,不要紧张,放心有我香姑在一定让你们母子平安。”

    余子期和忘川一直站在院子里,忘川一双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那道破旧的木门,随着女子一声声的叫喊,忘川感觉到那个人要出来了,她马上就要见到那个人。因为觉得找到那个人,她就能把缺失的记忆补完整,所以,忘川此刻更是心绪不宁。

    然而,忘川此刻的神情在余子期看来,却是变了味儿。再加上先前在屋内看到龙大哥和龙大嫂的反应,此刻,余子期越发的觉得自己是不是错了。

    明知道眼前的人不是绣儿,却一直催眠说服自己,要是自己今夜不出现,“绣儿”会做什么呢?“绣儿”似乎对龙大嫂肚子里的孩子很上心,难道是…。

    余子期不敢再乱想,若是“绣儿”真的在打龙大嫂孩子的主意,那他该怎么办?

    “热水,热水来了,香姑,开门。”就在余子期胡乱猜测的时候,大龙端着一个木盆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来了!”香姑开了门,露出一个脑袋,看着余子期手上的盆就要伸手去接。

    “香姑,我给你端进去吧,娘子怎么样了?孩子生了吗?”大龙急急的开口询问。

    “说了女人生孩子大老爷们儿不能进,哪儿那么快就生了?还早着呢。你还在这儿杵着做什么?还不快去继续烧水。”妇人将木盆接了过来,转身就回了屋子,然后将门给关上了。

    “哎呦喂,这滚犊子的,这是要烫死我哟。”突然屋内传来香姑骂骂咧咧的声音。

    嘎吱一声,破旧的木门再一次打开。

    “大龙,大龙,快,拿凉水来兑兑,让你烧水不是让你烧开水,真是不省心。”香姑扯着嗓子嚎叫了一声。

    见大龙没有过来,香姑看着院子里站着的余子期和忘川,指着余子期道:“那个,你,快,快去端些凉水来。”

    余子期愣愣的回过神来,茫然的望着香姑,香姑立刻指着余子期又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

    “哦。”余子期答了一声,扭头对着忘川说道:“绣儿,你在这儿,哪儿也不许去,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哎呦,还不赶紧的,生孩子的还等着呢,磨叽个什么劲儿呢。”香姑急吼吼的又补充了一句。

    屋子里传出来一声又一声女子嘶声裂肺的声音,香姑一个人在屋子里忙进忙出,时不时的能听到她将两个大男人指挥得团团转,骂骂咧咧的声音。

    忘川就这样抱着兔子站在院子里,说不出是什么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女子痛苦的叫喊之声,她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个画面,她躺在床上痛苦的叫唤,眼神涣散,看不清人,只觉得有人影在她面前走来走去晃动的厉害。

    生孩子,她经历过,但是这是她第一如此清晰的回忆起当初生孩子的场景,那种痛似乎现在她都还感同身受一般。实际上,她更疼的痛都忍受过,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自己躺在床上如此惨叫。

    突然,夜空之中响起一道惊雷,打断了忘川的回忆。

    忘川抬头看向夜空,能清晰的看见乌压压的云层之中穿梭的闪电,电闪雷鸣,轰隆隆的雷声响个不停。

    忘川握了握手,看着闪电,眼神漆黑。

    要出来了吗?

    忘川觉得自己心里隐隐又些期待,同样心中也跳动着不安分的戾气。

    轰,一声惊雷击中了院子,在院子里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坑,那坑冒着滚滚浓烟,就在忘川脚边上,只差一点就要击中忘川。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大龙急急忙忙从厨房里跑了出来,跟随着跑过来的还有弄得一身狼狈的余子期。

    “娘的,这是做什么?旱天雷呀。”大龙看着地上被雷炸出来的大坑,脸色是变了又变。

    “绣儿,绣儿,你没事吧?有没有怎么样?”余子期看到那被雷击中的坑就在忘川脚边,心里一急,连忙跑到忘川跟前,担忧的检查着忘川身体有没有怎么样。

    忘川抬头,看了一眼漆黑如墨的天空,此刻黑压压的天空看不到一丝星光,就像一个巨大的深潭,闪电在其中穿梭,就宛如一条蛟龙一般。

    突然,一道刺目的金光从漆黑的夜空之中划了下来,瞬间将整个小院包裹住,忘川抬头遮挡住那道金光,脚下一个踉跄,退后了几步。

    那股金光照得她极不舒服,体内的气息有一瞬间的紊乱。

    “绣儿,怎么样?你伤到哪儿了?”余子期看到忘川身体晃动了一下,以为刚才劈下来的闪电伤到了忘川。

    “生了,生了。”伴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屋内传来香姑的声音。

    大龙激动的抱了一下余子期,“生了,生了,我当爹了,当爹了,爹,咱家有后了,有后了。”

    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眼泪汪汪的在院子里又蹦又跳,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

    “进来吧,还站在外面做什么?不看看孩子?刚才不还猴急吗?”香姑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

    大龙一个激动走了就朝着屋内跑去,忘川没有说话,跟着进了屋,余子期随后也走了进去。

    “我的孩子呢,女儿还是儿子?”大龙急步走上前询问。

    “看把你给急的,是个带把儿的。”香姑回道。

    “快,快,给我看看,有后了,有后了。”大龙激动得直掉眼泪,要知道这个孩子他可是期盼了好久,自从经历了上次死里逃生之后,他就一直期盼着自己能有个孩子,至少以后要是再遇到点什么事,他家也不至于绝后。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