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42章 再见络腮胡子
    “表哥,我想去一趟村里。”一大早吃早饭的时候,忘川对余子期说道。

    余子期正准备端起碗喝粥,闻言顿了一下,“绣儿,你怎么突然想去村里?”

    忘川自然而然的开口,“表哥,我已经许久没有出过门,想去村里转转。”

    余子期没有说话,似乎有所顾虑。

    “怎么了?表哥,不可以吗?”忘川看着余子期犹豫的模样。

    余子期摇摇头,“不是,只是,绣儿,你要是想买什么,我去给你买回来好不好?”

    忘川心里一沉,余子期似乎不想让她去村里,为什么?

    “表哥,我想出去散散心。”

    “绣儿,你要是觉得闷,我带你去后山玩好不好?后山的果子成熟了,我陪你去摘果子吧。”余子期似乎真的不太乐意让忘川去村里,所以试图说服忘川。

    “表哥,我只是想去村里走走,许久没有见到人了,你不想我去吗?”忘川直接问了出来。

    “绣儿,我,绣儿,我们不去好不好?你去哪儿都成,别去村里好不好?”余子期面露急色。

    他的确不想让“绣儿”去村里,因为“绣儿”复活这件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起初他以为“绣儿”并没有死,只是被误以为死了。但是,他去过村里几次,原本想说“绣儿”的事,却听到帮忙埋葬绣儿的村民安慰他的话,从村民口中他得知,绣儿已经死了有七日之久,他回来的时候离绣儿埋葬已经是七日之后的事。

    若说绣儿复活,一个正常的人怎么可能在棺材里躺七日之久?而且还自己掀开棺材出来,这根本没办法让人相信,除非这个人不是人!

    而且“绣儿”自从复活之后,就失去了记忆,一直没有恢复记忆。再加上“绣儿”平日里的一些举动,在余子期看来根本就不是以前的绣儿会做的。复活后的“绣儿”就连性子也变了很多。这一系列的事情在余子期看来恰好印证了这个复活的“绣儿”不是人的事实。

    余子期明明早就清楚的知道,但是“绣儿”好不容易又回到他身边,哪怕知道这个“绣儿”有问题,他也不想揭穿。只要“绣儿”能陪在他身边就好了,他不在乎“绣儿”是不是人。

    如果忘川不提要去村里,他根本就不会想让“绣儿”见人。对于认识的村民来说绣儿已经死了,且不说绣儿的出现会让村里人生疑,他害怕村里的人请道士来收拾“绣儿”。若是“绣儿”再死一次,他真的接受不了。

    “为什么?表哥,为什么不让我去村里?”忘川看出来余子期不想让她去村里,说话的语气也硬了一些。

    且不说她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就算她真的是绣儿,难不成他还能把她一辈子关在这院子里吗?不让她跟村里人接触?

    余子期似乎也恼了,僵硬着身体说道:“没有为什么,绣儿,我不允许你去村里,你要是觉得闷,我可以带你去山上玩,但是,不能去村里。”

    这是忘川跟着余子期回到这个小院之后,余子期第一次用这么强硬的语气跟她说话。

    忘川没有再坚持,再闹下去也只能不欢而散,何况如果她想要去,余子期是无论如何也拦不住她的。

    余子期似乎也知道自己的态度过于强硬异常,自从发生了这件小插曲之后,余子期一边小心翼翼的讨好忘川,一边又警惕的看守着忘川,生怕忘川不死心,一个人溜去村里。

    忘川知道余子期的心思,也不言破,每日都郁郁寡欢的坐在院子里发呆。已经连续三日,忘川没有与余子期说过一句话了。

    余子期倒是对忘川有些许愧疚,百般讨好忘川,对忘川更加的好了。

    “绣儿,今夜我要去村里。”忘川将兔子抱了起来。

    “可是子期他……”张绣儿不同于忘川,性子软绵,根深蒂固的在家从父,出嫁从夫!

    虽然余子期同张绣儿尚未成亲,但是在有些事上,张绣儿已经习惯性的听余子期的话了!

    “绣儿,你知道的,我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忘川平静的说道。

    她迟早是要离开的,而且不管怎么说她都不是张绣儿,只是借用了张绣儿的皮囊而已。真正要和余子期过日子的是变成兔子的张绣儿,而不是她。

    “好!”张绣儿犹豫了许久,终究还是同意了。

    为了以防万一,忘川还是让余子期熟睡,然后抱着张绣儿出了门。

    张绣儿一路领着忘川到了村子,因为夜已深,村子里大多数人都已经休息了,村子里很安静,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

    “这里就是龙大哥的家。”张绣儿领着忘川走到一处小茅屋指着屋子说道。

    忘川站在屋门前,心突然紧缩,那种异样的感觉袭上心头。忘川有种强烈的感觉,那个她要找的人就在这间小茅屋之中。

    忘川进了屋子,小茅屋很简陋,只有一张陈旧的桌子,两条破旧的凳子,里屋是一间卧室,木门斜斜的关着。这个时辰应该人都歇息了。

    忘川朝着卧室走去,推开木门,老旧的木门发出嘎吱的声音。

    木门发出的嘎吱声在夜晚里显得尤为清晰,惊醒了里面睡觉的人。

    “是谁?”一道粗犷的声音传来。

    忘川脚步一顿,看向男子,顿时一阵惊讶,竟然还是熟人。

    屋内黑漆麻黑的,忘川虽然能看见男子,但是男子却看不见忘川。

    忘川站在门口抱着兔子没有动,看着男子翻身下床,麻溜的点燃蜡烛。

    昏黄的烛光摇曳着将小屋子点亮,忘川看着男子弯了弯嘴角。

    果然是熟人!

    “你,你是谁?”男子睁大了眼睛看着忘川。

    忘川没有开口,男子粗犷的脸上全是警惕之色。

    “你想做什么?”男子看着忘川,明明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却在忘川面前有着恐惧之色。

    忘川还没回答倒是床上传来一声轻柔的女声,“相公,怎么了?”

    接着一个女子半坐起身,睁着睡意朦胧的眼,男子转身护着女子,“没,没事。”

    然而,男子还是晚了半步,女子已经看到站在门口的忘川。

    女子看着忘川,眼神有一丝的疑惑,接着脸色瞬间煞白,双唇颤抖的开口,“绣,绣儿,你,你是绣儿?”

    “什么绣儿?娘子你在说什么?”男子看到女子脸色没有一丝血色以为女子是被这个大半夜出现在他们家的女子给吓到了,顿时对于忘川顿突然出现一阵恼怒。

    “相公,她,她是绣儿,绣儿啊,你不记得了吗?就是那个,那个绣儿。”女子眼中盛满了恐惧。

    她想起来了,也认出了忘川的这张脸。一个死了那么久的人现在出现在面前,还是在大晚上,不论是谁都会被吓到。

    “绣儿?你是说死了都那个?张绣儿?”男子同样惊讶,接着又回头看向忘川,似乎是在确认。

    “绣儿,你,你怎么会在这儿?你找我们做什么?别,别害你嫂子,有什么事,你跟我说,我帮你去完成。”男子确认了忘川就是他先前认识到张绣儿,顿时气弱,连忙开口说道。

    在男子看来,此刻忘川就是一个死了许久的鬼,也难怪男子会如此紧张害怕。

    忘川没有理会男子,朝着床上的女子走去。这屋子就只有男子和这个女子,但是这两个人都不是她要找的人,可是她明明有那种感觉,而且她能感觉到那股气息很浓烈,那个人应该就在这里,可是到底在哪儿呢?

    见忘川朝着女子走过去,男子连忙上前拦住忘川,护着自己的娘子。

    “绣儿,求你,我知道你死得不甘,但是,这,这跟我跟你嫂子无关啊,求你别害我们,求你了,你嫂子还怀着孩子,不能受惊吓,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好不好?有什么事冲我来。”男子脸色一阵青红,既害怕忘川,又要鼓起勇气保护自己的娘子。

    “你让开!”忘川紧紧的盯着床上的女子,心猛的一阵揪疼,一定在这里,对,一定在在这里。

    “不,绣儿,你要是不甘,就,就杀了我吧,别,别害我娘子。”男子一直认为面前的忘川是绣儿的鬼魂,若是平常人,他还能斗一斗,但是面前的是鬼,他一个凡人怎么斗?

    男子看着忘川,宽大的脑门上流下了冷汗。男子在心中叫苦,他不过是想安生的过几年太平日子,怎么就这么难啊。

    先前从山寨回到老家,结果老家早就被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给毁了,不得已他到了落雨镇,带着自己娶到媳妇,原本以为能过几年安生日子,哪里知道落雨镇也出了事,一夕之间,整个镇的人都死了。

    说实话,他是害怕的,但是他也庆幸,庆幸自己当日带着媳妇去了山里,就因为娘子说想要吃新鲜的山楂,原本他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去山上找的,但是又不放心娘子一个人在家,所以就带着娘子一起去了。不然现在他和娘子早就跟那些人一样死了。

    绣儿口中的龙大哥正是先前忘川打劫过的那个山寨里的头头,也就是那个五大三粗的络腮胡子。只不过以前的络腮胡子把那一把茂密的胡子给剃光了,倒是看起来没有那股子野蛮之气,到与实实在在的村里壮汉差不多。

    “你让开!”忘川突然拔高了声音,听来有些尖锐。

    现在忘川满脑子都是想要看到那个人,同时也不知为何心中的暴戾之气突然涌现,所以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相公!绣儿,你别害我相公。”女子看到“绣儿”突然动怒,再也顾不得害怕,掀开被子抱着男子,满脸惊恐的望着“绣儿”。

    被子掀开,忘川自然是注意到女子硕大的肚子,那股感觉再次袭来,忘川猛的盯着女子的肚子,忘川几乎可以确定,她要找的那个人就在女子的肚子里。

    忘川盯着女子的肚子一步一步的走进,每走一步,忘川都觉得自己浑身都血液都在叫嚣沸腾,体内的暴戾之气越发的盛了,甚至她有一种冲动想要将女子的肚子给剖开,毁了那个人。

    这种想法趋势着忘川,使得忘川一双眼睛充满了血腥和愤恨,此刻,忘川已经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

    “你,你怎么了?”张绣儿如今不是人,在忘川怀中自然能感觉到忘川浑身散发出的杀气。

    忘川似乎没有听到一般,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女子的肚子。

    “绣儿,你别过来,别过来!”男子突然起身操起一张破旧的凳子对着忘川,双眼猩红,带着深深的恐惧。

    这一刻,男子突然觉得好像回到了当初在山寨时那只女鬼发疯时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到“绣儿”的双眼,就觉得跟那只女鬼疯狂的眼神竟然能重叠在一起。

    忘川现在哪里会理会男子嘶声力竭的喊叫,根本没有停下来,一直朝着女子靠近。

    作为母亲,女子看到忘川盯着她的肚子看,下意识的伸手护住自己的肚子,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

    “绣,绣儿,你,你别过来。”女子眼中的恐惧露了出来,害怕的往后缩,可是床本身就狭小,女子身体已经靠在了墙上,退无可退。

    “啊!我,我跟你拼了!”男子看到自家娘子惊恐的模样,举着凳子朝着忘川砸了过去。

    忘川不躲不闪,任由那张凳子砸在自己的身上。

    凳子被砸得四分五裂,而忘川同样脑袋被砸出了一条口子,鲜血淋漓。

    忘川身体晃了晃,瞬间清醒了过来。伸手摸了摸被砸破的头,看到手上的鲜血,有片刻怔忪。

    “你做什么!”突然门外传来一声怒吼。

    来人一把将男子推开,抱住忘川,紧张兮兮的问道:“忘,绣儿,绣儿你怎么样了?”

    这声音赫然就是余子期!

    忘川转过头,透过血色看清余子期焦急的脸,“表哥?你怎么来了?”

    忘川蹙了蹙眉,她走前不是已经让余子期睡熟了么?余子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