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41章 兔子成精
    忘川帮张绣儿将其魂魄与带回来的那只兔子融合,融合到一般,张绣儿的鬼魂猛的从那只兔子身体里出来。

    难道不行?忘川皱眉,想法刚起,张绣儿的魂魄再次朝着兔子飘去,这一次没有再出来,似乎融合得很好。

    忘川松了一口气,“怎么样?还适应么?”

    已经换成张绣儿魂魄的兔子点了点头。

    换了魂魄之后第二日,一大早,忘川就将红眼睛兔子抱到余子期跟前。

    “绣儿,怎么了?”余子期看了兔子一眼并没有什么反应,反而看向忘川,不明白为什么忘川把这只兔子抱到他跟前。

    实际上,若不是因为“绣儿”喜欢这只兔子,余子期并不太想把这只兔子留下。在余子期看来,这只兔子野性未除,担心会伤到“绣儿”。

    “是不是这只兔子伤到你了?”余子期见忘川没有回话,以为忘川被这只兔子咬了,顿时一阵心急。

    忘川见余子期误会了,又不能告诉余子期自己抱兔子来,是为了让“张绣儿”能见见他。

    “不,不是,那个,兔子似乎应该饿了,你能不能喂喂它?”忘川连忙摇头,找了个蹩脚的理由。

    “哦!”余子期点点头,深吸一口气从忘川手中将兔子接了过来。

    实际上,余子期对于这只很有“野性”的兔子还有些膈应。毕竟当初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将这只兔子给捉住。生怕这只“野性”的兔子会再次不给面子的跑了。

    不过这事没有发生,这一次,兔子乖巧温顺的在他怀里,还动了动毛茸茸的身体朝着他手心蹭了蹭。

    余子期很惊讶,但是终究没有说什么,抱着兔子出去。

    忘川看着余子期将兔子抱出去喂食,目光柔了几分,但愿他们能和谐相处。作为人的时候不能在一起,如今也一样两人能好好的珍惜,也不枉张绣儿放弃轮回转世换来的这短暂时光。

    “啊!”

    突然外面传来余子期惊恐的叫声。

    难道出事了?忘川连忙出去,看到院子里,余子期跌坐在地上,脸上的惊讶之色还未消退。离他不远处,是兔子“张绣儿”,地上还有一根胡萝卜和几片青菜叶子。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忘川问道。

    她还以为是张绣儿的魂魄出了什么事,出来一看,兔子好好的,只是余子期却面露惊惧之色,似乎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

    “绣儿,别过来,兔子,兔子……”余子期没有从地上起来,但是显然他很是惊慌。

    “兔子怎么了?”忘川不明所以,她确定张绣儿还好好的在兔子身体里,并没有什么异常。

    余子期许久才憋着挤出了一句话,“兔子,兔子成精了,它,它流眼泪。”

    流眼泪?忘川明白过来。张绣儿怕是见到余子期没有忍住吧。

    只是一只兔子稀里哗啦的流泪,难免会觉得不可思议,余子期怕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所以才会吓到。

    忘川走过去,想要将兔子抱起来,却被余子期拦住。

    “绣儿,别过去,危险!”余子期似乎对于兔子流泪的事依旧心有余悸,在他看来,这只流泪的兔子就是成了精,成了精是妖怪,会害人的。

    “表哥,没事的,不会有危险。”忘川走过去从地上将兔子抱起来。

    果然兔子脸上的绒毛被泪水给打湿了,留下两道泪痕。

    兔子安静的缩在忘川怀里,圆滚滚的身子轻微的颤抖着,闭着眼,想必情绪还没有平复下来。

    事实上,忘川很佩服张绣儿的勇气,张绣儿以前毕竟是个人,如今要放弃轮回,当只兔子,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个勇气的。

    “绣儿,我们还是把那只兔子放了吧,你要是想养兔子,我去给你另外买一只好不好?”余子期已经不是一次的跟忘川说这样的话。

    自从看到兔子流泪之后,余子期就一直心有余悸,总觉得这兔子成精了。

    “表哥,我只喜欢这只兔子,你瞧,她多可爱,不是吗?”忘川把兔子捧到余子期跟前,兔子睁开红彤彤的眼睛盯着余子期。眼神极其轻蔑,饱含了警告,当然这是余子期看到的。

    每当他靠近“绣儿”的时候,余子期都会发现这只兔子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而当“绣儿”不在时,这只兔子又会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他。

    这种感觉让余子期觉得很不好,甚至是一种折磨。

    可爱?他一点都不觉得这只兔子可爱,反而觉得很恐怖。

    “绣儿,我怕它会伤到你,它不是普通的兔子。”余子期试图说服忘川。

    忘川心中微微叹气,她当然知道这不是一只普通的兔子,这是张绣儿啊,如今余子期心心念念的绣儿就在他面前,他却不认识,张绣儿应当很难过吧。

    但是忘川坚持要将兔子留下,余子期没有办法,只得每日都紧张兮兮的守着忘川和兔子。

    刚开始,余子期根本不想碰这只成精的兔子,但是又顾虑到怕兔子会伤了“绣儿”。所以,余子期强迫自己去跟这只兔子相处,尽量不让兔子跟忘川单独相处。

    后来,余子期发现这只兔子除了会对他露出轻蔑的神情和含情脉脉外,并没有对他和“绣儿”做出什么伤害的举动。慢慢的,余子期也就渐渐的释怀接纳了。

    “绣儿,兔子突然不会走路了!”余子期走到忘川跟前惊诧的说道。

    “不会走路?”忘川跟着余子期走到兔子跟前,看见兔子无助的蹲在地上怂成一团。

    余子期听不懂兔子的话,忘川却能听到张绣儿说话。

    “我,我不会走路了。”张绣儿小声的说道,语气中有着憋屈。

    忘川明白过来,张绣儿是人,即便做了一段时间的鬼,可是让她突然转变做一只兔子,很难一下子适应。何况兔子是四条腿,人是两条腿,走路的方式不一样,所以才会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走路。

    “表哥,兴许兔子腿又点抽筋了。”忘川觉得自己找这么些蹩脚理由来诓骗一个凡人,是一件极丢人的事。但是,她总不能告诉余子期,兔子不会走路是因为张绣儿是人,人变成了一只兔子不适应四条腿走路吧?

    “是么?”余子期狐疑的看了忘川一眼。

    “不然,表哥,你说她怎么不会走路了?”忘川反问道。

    余子期语塞,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相处些时日,余子期对兔子越来越上心,从最初的害怕到如今的喜爱,忘川都看在眼里。心中喟叹,哪怕余子期不知道那只兔子是张绣儿,两人曾经相爱,必定会有所感觉,时间久了慢慢就会喜爱。

    看到两人相处融洽,忘川也算放心了。如今,她已经帮了张绣儿完成了心愿,也是时候去做她自己的事了。

    “绣儿,我要走了。”忘川对张绣儿说道。

    “你要去哪儿?”张绣儿问道。忘川帮了她,再加上这段时间的相处,张绣儿已经完全把忘川当作是自己人。她一直以为忘川借用她的身体是因为想要做一个人,她看得出来,忘川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很喜欢这种生活。她以为忘川会留下来,没想到这么快,忘川就说自己要走。

    何况那个人偶尔会在,那个人,张绣儿想,那个人一定认识忘川,而且应当很爱忘川。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会躲在兔子里面默默的守着忘川,看着她,也不露面,更不让她告诉忘川。

    当初,忘川帮她进入到兔子的肉身时,刚进去就被那个人给吓得出来了,她只是一只弱不经风的女鬼,魂魄很是孱弱,那个人很强大,她自然是害怕的。

    不过后来那人竟然会帮她,原本她没那么容易进入到兔子身体里,也很难与兔子的肉身融合,是那个人帮了她。

    但是,那人偶尔会借用一下她的新身体,子期一直把忘川当作是她,所有有时候难免会用深情的目光看着忘川,对忘川更是贴心。每当这个时候,那人都会警告子期,虽然那人不说话,但是她能感觉的每当那个时候,那人身上散发出的冷意。

    现在忘川要离开,她要不要告诉那个人一声?张绣儿心里纠结,她不清楚那人与忘川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我要去落雨镇。”忘川回道。

    上一次,她感觉到她要找的人就在落雨镇,虽然落雨镇被毁了,可是她还是要再去一趟。

    张绣儿本还在纠结要不要告诉把忘川要离开的事告诉那个人,突然听到忘川说要去落雨镇,顿时大惊。

    “你要去哪儿?”张绣儿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双红眼睛瞪着忘川。

    “落雨镇!”忘川再次说道。

    “不,不行,你,你不能去那儿,不能。”张绣儿惊恐万分,此刻若她是人,只怕早就尖叫出声。

    忘川见到张绣儿的反应,心里一沉,“绣儿,你知道落雨镇?”

    张绣儿如此反应,定然是知道落雨镇,那是不是她也知道落雨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忘川不太在意是不是背黑锅这件事,但是因为落雨镇的事,仙界对她发了通缉令,这对于她来说有些麻烦。

    而且,忘川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想要害她!

    “我……”张绣儿颤抖得说不出话来。

    她自然是知道落雨镇的,因为那是她从小长到大的地方,她如何能不知道?她从来没有想过,落雨镇会遭此一难,一夕之间所有的人都惨死,也是因为这样,她才会一病不起,最后搭上了性命。

    “绣儿,如果你知道什么,能不能告诉我?我想知道落雨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且我要找的人就是落雨镇的,我必须找到他。”忘川看着张绣儿认真的开口说道。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张绣儿回忆着,声音有些颤抖,似乎还是很害怕。

    “那日,我去临村看子期,很晚子期才送我回去,但是,当我们回到落雨镇的时候,整个镇的人都……”张绣儿身体一颤,眼泪再次流了出来。

    忘川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

    张绣儿流着泪说道:“整个镇就像是人间炼狱一样,所有人都痛苦的翻滚,然后死去,是子期带我离开的,若不然,我和子期也会死在落雨镇。”

    “是谁杀了他们?”忘川问道。

    张绣儿摇头,“我没有看到,只看见一道白光在镇里穿梭,然后被那道白光碰到的人就全都痛苦的嚎叫。”

    一想到当时的场景,张绣儿还是很害怕,她不知道那道光是什么,但是直觉那道白光比洪水猛兽还恐怖。

    忘川皱眉,那这么说就是还是不知道是谁了!

    “你知道落雨镇还有没有人活着?”忘川问道。

    张绣儿想了想,摇了摇头。当时她都被吓傻了哪里会注意到这么多。

    没有吗?那个人难道已经死了?不对,不可能的,忘川觉得那人不会死,当然,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她就是觉得那个人不可能就这么死了。

    “对了,龙大哥,龙大哥和龙大嫂还活着。”张绣儿突然想起来。

    “龙大哥?”

    张绣儿点点头,“自从落雨镇出事之后,龙大哥和龙大嫂就搬到了临村落脚,我生前见过他们。”

    刚才她没有想起来,后来才想起来,龙大哥和龙大嫂虽然不算是落雨镇本地人,是后来搬到落雨镇落脚的。加上龙大哥和龙大嫂一向低调,龙大嫂怀孕之后,更是鲜少见人,所以刚才一时没有想起来。

    忘川心中微动,“他们现在还在临村对吗?”

    “应该在的。”张绣儿点点头。

    “明日,你能带我去临村找他们吗?”

    张绣儿点头道:“好,我带你去。”

    一晚上,忘川脑子里总是会浮现以往的各种片段,脑子里的记忆她已经回忆了很多遍,总觉得似乎那些事是真实发生的,但是又觉得不像,很是混乱。或许等她明日见到张绣儿口中的龙大哥,那个除了张绣儿以外唯一从落雨镇中逃出来的人,她就能知道答案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