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64章 想死没死成
    景苼不死心,飞身上前,似乎今日不杀了苏浅眠不罢休。

    花倾落黑着脸拦住景苼,扭头对着苏浅眠吼道:“还不快滚,想死是不是?”

    苏浅眠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嘴角还流着血,脸色惨白,她没有想到花倾落竟然会救她。花倾落不是一直都讨厌她吗?为什么会出手救她?要知道,就在刚才,花倾落还对她喊打喊杀的。

    苏浅眠没有走,就算走,她能走哪儿去?这里可是魔界的地盘,出了快活林,她也活不了,那些魔界的人会把她撕成碎片的。

    苏浅眠捂着心口一瘸一拐的走到花倾落和景苼面前,看着景苼歉意的开口,“对不起,骗了你。”

    景苼被花倾落压制着动弹不得,如果他能动,定然扑上去将苏浅眠给撕了。

    花倾落也是被苏浅眠给气倒了,这个该死的女人,难道没有看到景苼现在情绪激动吗?不赶紧跑还巴巴的跑上来送死吗?

    以前总是一副怕死的模样,今天怎么就转性了,不怕死了,还敢着送死?

    “让你滚,没听到?”花倾落又一脸难看的吼了一声。

    苏浅眠没有看花倾落,眼神落到景苼身上,“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了,我知道,当年娘亲有些过分,如果你想给他报仇,你就杀了我吧,如果杀了我你会好受一些。”

    花倾落听到苏浅眠的话,当真是气得不清。这凶婆娘平日里凶巴巴的,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受刺激了?

    人家想死,他还能不成全吗?他还真是多管闲事了。

    花倾落心里憋着口气,索性也懒得管了,“既然你这么想死,那就成全你好了。”

    花倾落一放开景苼,景苼直接冲了上去,一把捏着苏浅眠的脖子,苏浅眠顿时被景苼提了起来,连挣扎都没有。

    苏浅眠这次是真的抱着必死的决心,死了她会不会有转生的机会?如果有,她下一次能不能不再当神仙?

    苏浅眠只觉得自己脖子上的手不断用力,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快被扭断了。

    应该快了吧,她应该要死了,苏浅眠如此想着,连神识都开始恍惚起来。就在苏浅眠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的时候,脖子上一轻,苏浅眠整个身体瞬间摔在地上。

    “咳咳咳……”苏浅眠摔在地上,浑身软得跟滩泥一样,苏浅眠爬在地上猛烈的咳嗽。

    景苼手指颤抖,眼中有着不可置信,“不,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景苼猛的叫喊着踉踉跄跄的跑走了,花倾落看到景苼踉跄的身影,眉头皱了皱,早知道会是这样,他何必多次一举?

    “你倒是命大!”花倾落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浅眠,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说完,花倾落也没有管苏浅眠,追着景苼离开,只留下苏浅眠一人倒在地上。

    苏浅眠咧嘴,五脏六腑疼得她直蹙眉,真疼!

    半响,苏浅眠才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第一次想死竟然没有死成!也不知道是她运气好还是她倒霉。

    此后,苏浅眠原本以为就算景苼没有杀了她,也会将她赶出快活林,但是很奇怪的是,接连几天,都没人赶她走。

    花倾落倒是来过一次,对她一阵冷嘲热讽了一番,然后扬长而去。苏浅眠暗自在花倾落身后骂了一句“神经病”,也就不了了之。

    景苼是在五天后才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当她看见景苼的时候,身体下意识的绷得笔直,也不知是因为前两天景苼那样子让她产生了阴影还是怎么的,再次见到景苼,苏浅眠竟会觉得愧疚,苏浅眠也不知道自己愧疚是因为欺骗了景苼还是因为她娘亲的事,总之,这种感觉很不好。

    景苼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激动,似乎平静了不少,不过看她的眼神也与之前不同,多了几分复杂,还有一些苏浅眠没看明白的情绪。

    “景,景苼。”苏浅眠干巴巴的喊了一声。心里拿捏不准景苼会怎么对她,是杀了她还是赶她走?

    不管是死还是走,苏浅眠都不想选。死,她之前是鼓起勇气了的,可是谁叫她有勇气了,人家也有杀意了,偏偏却没死成呢,现在她可没有勇气了。至于走?这是绝不可能的事,她还没有见到忘川,是决计不会就这样走的。

    “跟我来。”景苼深深的看了苏浅眠一眼,神色憔悴,显然这几日,景苼并不好受。

    苏浅眠蠕动了一下嘴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变得不想自己了,她现在是怎么一回事?一点脾气都没有。唉,她就知道,一旦欠了债,连说话的份儿都没有。

    苏浅眠跟着景苼亦步亦趋的走,景苼没有吭声,带着苏浅眠一路绕过桃花林,走到一处石室,石室里放着一口石棺。

    苏浅眠眉头一皱,这景苼不会是觉得杀了她太便宜她,想要折磨她吧?活埋?囚禁?

    “景苼,我知道,我娘亲她……”苏浅眠试图说话被景苼打断。

    “你别给我提那个女人!”景苼突然转身,恨恨的盯着苏浅眠呵斥道。

    苏浅眠扁扁嘴住了口,唉,娘亲,你可知你当年做错了,如今女儿连说话都没权利了。苏浅眠低着头不吭声。

    “跪下!”景苼突然喝道。

    苏浅眠这一下心里不满了,虽然她的确觉得当年的事是娘亲太过了,她可以把命还给那个人,但是让她跪下算什么?侮辱她吗?士可杀不可辱,连凡人都知道的事,她又怎么会如此委屈自己。

    “景苼,你如果不满可以杀了我,但是,你记住,我苏浅眠不欠你的。”苏浅眠难得的抬头反驳。

    景苼冷冷的看着苏浅眠,苏浅眠被景苼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

    “你知道这里面的是谁吗?他就是那个被你娘亲害死的人。”景苼说道后面,眼中露出一丝痛苦。

    被娘亲害死的人?那个大魔头?

    “他不是灰飞烟灭了吗?”苏浅眠脱口而出,等到她发现景苼眼神不对,这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