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63章
    苏浅眠正坐在凉亭中发呆,脑子里一直想着各种事,忘川的事,花倾落的事还有她娘亲的事。虽然她偷偷溜溜出来,还跑到魔界,实际上她还是很担心娘亲,如果那个女人知道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对她娘亲做什么。

    上古界,那是她永远也无法企及的地方,上古真神,呵,没想到她竟然会遇到上古真神,而且那个女人,在她看来根本不配为上古真神。

    苏浅眠想着,或许有那个女人在,六界不会再有安宁,只怕六界会再次掀起腥风血雨,不知道又要死多少的人。她是神仙,以前她一直觉得作为神仙要慈悲为怀,拯救苍生,可是现在又算什么?上古真神更是六界的主宰,上古界曾一统六界,但事实上,当她如今亲眼看到那个女人为了一己私欲施压仙界追杀忘川,而且更是不惜用一个镇的无辜百姓作饵,这样一个罔顾性命,杀人不眨眼的人当真是上古真神吗?

    苏浅眠正在心里纠结着,突然一道魔气朝着她掠了过来,苏浅眠心中一惊,连忙退后躲了过去。

    “景苼?”苏浅眠回过神来,看到杀气腾腾的景苼惊讶出声。

    为什么景苼会如此大的杀气,而且刚刚那道魔气,莫不是景苼打出来的?景苼是想杀她?

    景苼一击不中,返身又朝着苏浅眠一章掠了过来。

    “景……”苏浅眠话还没有出口,只能转身往后躲,她不知道为什么景苼突然杀气腾腾的朝着她打来,那样子分明是要杀她。

    苏浅眠虽然仙术不精,但是躲避逃命的功夫可是一流,她知道自己不能跟景苼硬来,景苼虽然长年不曾动过手,但是,他能在魔界有如今的地位,而且在花倾落被关在地府的那万年间,能在魔界如此混乱之中还能将快活林打造成如斯仙境一般自然不一般。

    一连几次,景苼的攻击都被苏浅眠躲过,景苼更是生气,出手更是越发的凌厉。

    “景苼,你怎么……”苏浅眠试图说话,这一说话就慢了半拍,景苼一掌打在苏浅眠的肩头上,苏浅眠瞬间倒飞出去,摔到地上。

    “噗……”苏浅眠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一样疼,瞬间一口血喷了出来。

    苏浅眠趴在地上,心里却暗骂,“该死的,这个景苼突然发什么疯?疼死她了。”

    景苼红着眼睛一步一步朝着苏浅眠走了过去,眼中的恨意几乎将他理智给淹没。这就是那个女人的女儿,他竟然不知道,还让她在他眼皮子底下蹦跶了这么久。

    他当真是眼拙,竟然没有看出来。他早该知道的,他要为景芜出一口气,母债子还,景芜虽然说过不让他找那个女人报仇,但是他不甘心,这么多年,他一直不甘心。

    对,他要杀了她的女儿,让那个女人也感受到痛,他要让那个冷血无情的女人也知道痛不欲生是什么滋味。

    “景苼,你发什么疯?”苏浅眠忍着疼,趴在地上仰头看向景苼。

    景苼红着眼,“发疯?是,我就是疯了才会带你进魔界,苏,浅,眠。”

    说到苏浅眠三个字,景苼几乎是咬牙切齿。

    苏浅眠一怔,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他知道?

    “你,你都知道了?”苏浅眠艰难的开口,她之所以先前会骗景苼说她叫素素,就是怕被景苼猜到她的身份,她的娘亲对于魔界的人来说那是仇敌,她的身份只会让魔界的人遇到她都想要杀了她。

    看到景苼现在一副恨不能把她大卸八块的神情,苏浅眠明白过来,这是知道了她的身份,所以才会这样吧。

    “知道?果然是那个女人的女儿,既然你敢来魔界,那你就准备受死吧。”景苼连多余的废话都不想跟苏浅眠说,抬手就要杀了苏浅眠。

    苏浅眠没有躲,只是心里一片冰凉,她今日是要死在魔界吗?苏浅眠不是没想过逃,可是这里是魔界,她能逃到哪里去?何况她根本不是景苼的对手,逃也逃不掉,或许还会让自己死得更难看些。

    实际上,苏浅眠如今是不怕死的,她只是觉得有些遗憾,她想再见忘川一面,亲自跟她道歉。神仙,曾经她最为自豪的身份,如今她觉得厌恶,厌恶自己是一个神仙,就像花倾落先前说的那般九重天上都是一群道貌岸然的神仙,的确如此。

    她回到九重天的那段时间也了解了不少关于她娘亲的那段往事,也知道娘亲当年是如何当上女上仙受到众仙尊崇的。

    虽然对于九重天来说,娘亲立了大功,自然该有此尊荣,但是,她却觉得娘亲当年那样做实在是有些过了。虽然她并不清楚细节,但是也听说那段往事,应该是魔界的一个魔头对娘亲有了感情,娘亲才有机会杀了那个魔头。

    现在,景苼如此生气要杀她,应该是要替那个魔头报仇吧。苏浅眠闭上眼,这笔账,就让她代替娘亲偿还吧。

    疼痛没有如期而至,反倒是传来景苼气急败坏的怒吼声,“老花,你做什么?”

    “景苼,你冷静一点。”花倾落皱着眉头喝道。

    他知道对于景芜的死,景苼比他更加难以接受,只是他没有想到景苼会如此激动,竟然真的对苏浅眠心生杀意。

    那个女人,他也一样恨不能杀了替景芜报仇,对于苏浅眠一直不待见也是因为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但是,他很清楚,一码归一码,苏浅眠虽然是那个女人的女儿,但是,她与景芜的死并无关系,就算要杀也不是这般乱杀。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我要替景芜报仇,你让开。”景苼红着眼嘶吼道。

    花倾落抓着景苼的胳膊吼道:“景苼,你不能杀她,你看清楚,她不是水千梦,她是苏浅眠。”

    景苼根本不听,“可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她该死,该死。”

    景苼一把将花倾落打了出去,转身就要去杀苏浅眠。

    “该死!”花倾落低咒一声,同时朝着苏浅眠打出一掌,将苏浅眠打了出去,让景苼那一下落落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