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62章 你别拦着我
    “你不就敢?”花倾落凉凉的开口。

    “哎呦,老花,我也是为你好,你看那个素素虽然是神仙,但是,这不人家也是个小姑娘,你说咱两个大老爷们儿的,欺负人家,被人传出去了多难听啊。我这不也是为了你?”景苼拍了拍花倾落的肩膀,一副我是为了你才这样做的模样。

    “景苼,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花倾落绕过景苼,坐下,倒了一杯茶喝。想着喝口茶灭灭他心里的那股子怒火。

    景苼一听也跟着坐了下来,“对了,老花,她到底什么来头?我怎么感觉你似乎很是针对她呢,说说呗。”

    花倾落抬眼看了景苼一眼,“我还以为你多聪明呢,竟然会被那个丫头给哄骗,素素?她告诉你的?”

    景苼一噎,这话刚才花倾落已经说了一遍了,他知道,那个胆儿大的仙子是骗了他,却是没想到连名字都骗他。

    “再聪明的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嘛,何况,素,那小仙子一副跟你很熟的样子,我怎么会想那么多。老花,要说起来,我之所以被骗也是因为你。”景苼一本正经的胡扯。

    “嗯?关我何事?”花倾落知道景苼一向能瞎掰,却没想到自己被骗也能算到他头上。

    “我是因为相信你,所以才会对她不曾怀疑的。”景苼正色道,说完还一副你看我对你多信任,才会因为她认识你就轻而易举的相信了她的表情看着花倾落。

    “哦?那我是不是应该很感动?”花倾落好笑的问道。

    景苼煞有其事的点点头,然后又似乎突然很大度的样子,“不过,老花,你只需要心里记得我的好就好了,没事出去的时候多惦记惦记我,给我带点好东西就行。”

    花倾落原本因为看到苏浅眠满肚子的气,现在听到景苼绕了一圈向他讨要东西,顿时气消得全无,反而是觉得好笑。

    这个景苼,什么性子,成天就喜欢收集各种奇珍异宝,这快活林有多少宝贝了,还不知足?

    “你到是挺会打算盘的,刚赶我滚,现在就想要我给你找宝贝。”

    景苼直笑,并没有再解释什么。

    “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那个胆大的小仙子到底是何方神圣?”景苼问道。

    “她叫苏浅眠,花神之女。”花倾落没打算瞒着景苼,若说这魔界有什么人是值得他信任的,就只剩下了景苼了。

    “什么?”景苼惊得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花倾落,整个人都在颤抖,显然这个消息对于景苼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老花,你骗我的对不对?她怎么可能是……”景苼实在是很难接受。

    花倾落抬眸平静的看着景苼,“怎么不可能?她那张脸难道就没有让你有一丝怀疑?”

    景苼想到苏浅眠那张与那个女人有几分相似的脸,是啊,他第一眼看到苏浅眠的时候不就是那么觉得的吗?可是他却生生的压了下来,因为他根本不会觉得水千梦那个女人会让自己的女儿来闯魔界,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但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偏偏却这么发生了。

    而且,他做了什么?他竟然带这个女人进快活林,哈哈,他当真是眼瞎得厉害。

    景苼一想到苏浅眠,一双眼睛突然就红了,因为心底最不愿意触碰的伤口再次血淋淋的被撕开,景苼想到当初景芜被水千梦一剑杀死的场景,心中就怒气难平。

    “我要杀了她替景芜报仇。”景苼现在脑子根本就没办法思考,直直的想要往门外冲。

    “景苼!”花倾落一把将景苼拉住。

    “老花,你放开我,她杀了景芜,我要杀了她心爱的女儿,让她也感受一下,你别拦着我。”景苼现在红了眼,什么也听不进去。

    “景苼,你冷静一点。”花倾落很能明白景苼现在的心情,当初他得知苏浅眠是花神水千梦的女儿时,何尝不是这样的心情?

    “老花,你让我怎么冷静,景芜是怎么死的,你亲眼看见的,我怎么能无动于衷?是那个女人,景芜死得那么惨,可那个女人呢?九重天的大功臣,还风光大嫁,生了女儿。好,这些我都可以强迫自己不去想,但是,现在呢,她自己送上门来的,你也要我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吗?我做不到,老花,我做不到!”景苼近乎嘶吼的喊道,眼中的伤痛与恨意根本无法消弥。

    看到景苼如此激动,花倾落又怎么会好受?

    当初景芜刚死的时候,他回到魔界看到景苼的样子,那个时候景苼根本接受不了景芜死了,把自己封闭在快活林。那个时候,快活林并不是现在这样,后来,景苼开始装点快活林,开始寻找各种宝贝,只要是宝贝他都要。实际上,他知道,景苼找那么多宝贝就是想找到一个能让景芜重新复活的法宝。

    甚至于后来,他被关在地府,景苼并没有接手一团混乱的魔界,任由魔界各方势力争夺。依旧在这快活林里寻找着各种宝物,什么也不管。

    花倾落知道,这快活林有一处禁地,那是景苼给景芜建的衣冠冢,每年景芜的忌日,景苼都会在里面呆上一日。

    相比他,景苼对于景芜的死更加耿耿于怀。

    “景苼!”花倾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景苼,对于景芜,那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他也同样痛恨那个女人,同样的也恨那个女人的女儿苏浅眠。

    所以,花倾落每次面对苏浅眠才不会有任何好脸色。

    “杀了她,景芜也回不来了。”花倾落说的是事实。

    只是这个事实,景苼根本就听不进去,景苼一把甩开花倾落的手,化作一道黑风冲了出去。

    “景苼!”花倾落喊了一声,跟着追了出去。

    他知道以景苼现在激动的心情,定然会杀了苏浅眠。按道理来说,景苼要杀苏浅眠他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去阻止,他自己不也讨厌苏浅眠吗?但是,花倾落的确追了出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