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75章 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什么样子了?不就喝两口酒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再说了他也要喝醉了才能清醒过来不是吗?”苏浅眠不以为然。在苏浅眠看来,花倾落会这般颓然实属再正常不过的事。

    “喝两口酒?这几日他就差泡酒罐子里了,苏浅眠,你到底对老花说了什么?”景苼气急败坏的吼道,早知道会变成这样,他就不该随便说那么一句话。

    实际上,他也没指望苏浅眠能点醒老花,不过是被苏浅眠闹得心烦了,才会随口说了那么一句,结果呢?结果显而易见!都是他的错,苏浅眠就跟她那个娘亲一眼,只会折磨人,怎么狠怎么来。

    花倾落不是没有醉生梦死过,也许是因为水千梦的关系,只是这一次花倾落醉生梦死却跟苏浅眠的话有关,所以景苼才会异常的激动。

    “我只是说他应该好好看看自己的心,仅此而已。”苏浅眠平静的回道。这话不假,只不过却是删减了不少,原话?开什么玩笑?她为什么要告诉景苼?

    景苼根本就不信,“不可能,你要是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老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你还有什么话瞒着我?”

    “你若不信,你可以去问花孔雀,我是不是这么说的。何况,景苼,我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等他想明白自然也就好了。”苏浅眠看向景苼,眼神透亮,一副我没有瞒你的神情。

    景苼眉头紧锁,狐疑道:“苏浅眠,最好是像你说的那样,要是老花振作不起来,你别想离开快活林半步。”

    景苼说完转身抬脚就要走,苏浅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景苼!”

    景苼脚步一顿,身后传来苏浅眠幽幽的声音,“你是不是喜欢我?”

    景苼嘴角一抽,身体僵硬,不可思议的回头看向苏浅眠,他会喜欢苏浅眠?这话她也敢开口,简直是笑话。

    “你想多了,喜欢你?我那么多美人我会喜欢你?”景苼无语,明明来时心中还因为老花的事生气,此刻却因为苏浅眠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句竟连一点火气都不剩下了,只觉得苏浅眠很是自恋,不,简直是自恋到无语。

    “那就好,你不让我出快活林,我还以为你对我有什么想法呢。”苏浅眠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景苼一噎,狠狠的瞪了苏浅眠一眼,然后不发一言的出了房门。

    等到景苼离开,苏浅眠才嘴角弯弯双肩剧烈的抖动,接着大笑出声。

    她就是故意的,凶,让他凶,她太久没有好好玩了,心里正憋屈,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事,她本身就压抑,偏偏这个景苼还老是拿脸色给她看,看她不好好收拾他,哼!

    笑过之后,苏浅眠想到景苼的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抬眸看向大门,小声的嘀咕道:“花孔雀,你可要快些好起来,我还是喜欢那个拽上天,跟我打架的花孔雀。”

    花倾落躲在快活林里醉生梦死,忘川关在屋子里暗自伤神。然而,此时六界却因为两位上古真神要大婚的事忙碌不已。

    花倾落没有反应,但是自从知道两位上古真神也给魔界送了喜帖,魔界大大小小的魔头却是相当的积极。

    这是代表魔界短时间内不会被灭族,至少现在不会。为此,大大小小的魔头们第一次很是心齐的都收罗着各种礼物,想要作为送给两位上古真神的贺礼。

    魔头们收罗的礼物自然是往花倾落那里送,但是花倾落在快活林,所以,一个个都在快活林外等着将礼物给花倾落,让花倾落代为转交。

    “公子,外面又来人了,送礼的。”侍女前来禀报。

    “这是第几批了?”景苼看着面前堆满了半个屋子的各种“奇珍异宝”蹙眉问道。

    “今日已经是第五次了。”侍女语气之中有些无奈,他们这快活林平日里可不见有这么多的人前来,这几日蜂拥一般,一个个的都还带着各种东西。无一例外,都是想要将礼物给魔尊让魔尊代为转交的。

    “嗯,让人把东西都拿进来吧。”景苼点点头。

    侍女担忧的开口,“公子,再这么下去可就放不下了。”

    景苼自然知道侍女话里的意思,不过的确如此,不能让那些人再这么积极了,当他的快活林是什么?收破烂儿的吗?还是摆摊儿的?

    “我知道了,我去找老花,你先让他们把东西拿进来吧。”景苼吩咐道。

    老花这也喝了好多天了,再大的事也没有眼前的事头疼,不行,他得让老花清醒清醒把这些东西给处理了再说。

    一思及此,景苼眸色一沉,覆手走了出去,他得找老花好好谈谈,实在不行,就找忘川谈谈,至少不能让这两个人再这样下去。

    景苼走到忘川门口,在忘川门口踌躇了片刻,手抬起又放下,好几次终究还是没有敲下去。

    算了,还是先去找老花吧,实在不行的时候再来找忘川好了。

    景苼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在一个女人的门口踌躇半天,还犹豫不决。这不能怪他没出息,只是,忘川……算了算了,找老花去。

    景苼转身去找花倾落,在凉亭池边找到了还在灌酒的花倾落,景苼嘴角一抽,看着花倾落这几日下来,整个人就跟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一样,发丝凌乱,双眼通红,满脸愁绪,活脱脱一个酗酒的醉汉。

    “老花,别喝了。”景苼硬着头皮走过去,一把将花倾落手中的酒坛给夺了过来。这浑身酒气熏得景苼下意识的拧起了眉。

    “景苼,你来了?”花倾落仰着头眯着眼望着景苼。

    “老花,你还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你像这个样子,她可关心过你?老花,你就不能有骨气一点吗?”景苼有些恨铁不成刚,他既觉得忘川心冷无情,又觉得花倾落是自作自受。

    花倾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景苼,看了许久才站起来,大笑着对景苼说道:“你说得对,景苼,我不爱她,不爱她,老子不爱她!”

    景苼抽了抽嘴角,有些摸不着头脑,这老花在说什么?他怎么听不明白?

    “老花,你别吓我,你喝傻了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