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74章 你和我一样
    “是,我是想忘川跟我回九重天,但是……”苏浅眠咬着唇沉默了片刻。

    “但是,我希望忘川能快乐,我不想看到忘川是现在这个样子,她只有跟姓无的在一起才会开心,他们,他们本身就是夫妻不是吗?”苏浅眠一口气将心中所想的说了出来。

    这段日子,她亲眼看到忘川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失魂落魄的样子,这根本不是她认识的忘川,她不想看到忘川这个样子。

    只有以前他们一起在人间的那段日子,忘川才是最真实,最开心的,她真的很喜欢那个时候的忘川,喜欢看到忘川笑,喜欢忘川维护她的样子,哪怕忘川生气也是快乐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忘川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阴郁之中,满心的悲伤与仇恨。

    花倾落一怔,随即苦笑,是啊,忘川只有跟姓无的在一起才会开心,这一点他不是早就知道吗?他以为自己听到苏浅眠如此说,会愤怒会不甘。但是这一次,他竟然没有这种感觉,反而是觉得苏浅眠说的的确是实话。

    即便明白,但是花倾落却不愿意,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愿意放手,抬头看向苏浅眠,“夫妻又如何?伤心又如何?以后我会让忘川开心,永远开心。”

    苏浅眠低下头,掩住眸子中一瞬间的伤痛,突然低低的开口,“花倾落,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可能并不是爱忘川?或许,你只是不甘,只是不愿意输给无忧,所以你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证明你并不比无忧差,你只是不甘忘川选择无忧没有选择你,所以你放不下。”

    “苏浅眠你胡说什么!”花倾落心中震动,脱口喝道,双眼圆瞪。

    苏浅眠抬头,直直的看向花倾落,“我胡说吗?我是真的胡说吗?你真的确定你是爱忘川还是因为不想承认自己输给无忧?你问问你自己的心。”

    “不是,我不会输给无忧,我爱忘川,我是爱她的。”花倾落怒视着苏浅眠激动的大声喊道。

    如此大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要告诉苏浅眠还是告诉自己。

    “花倾落,你和我一样,一开始接近忘川怀着目的,却被忘川的单纯美好给吸引,我是太过于孤单,在九重天想要一个玩伴儿,而你呢,你是看过了太多的杀戮与阴谋,所以想要靠近忘川,你和我其实都一样可怜又可悲。”苏浅眠笑着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些日子她想了许多,看到忘川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隔绝外在的一切,她终于想明白了。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放不下忘川,为什么会从九重天偷跑出来,为什么非要看到忘川。

    苏浅眠的话直直的刺入花倾落的心里,这一刻他竟然觉得有些恼羞成怒,心里还有一些恐慌,而这些恐慌到底从何而来却不知道。

    “我和你不一样,也许,也许我一开始是有所图,但是,但是我的确爱忘川,我喜欢她,我想跟她在一起。”花倾落说话的语气都没有先前那般坚决,多了一丝犹豫与不确定。

    “花倾落,亏你还是魔尊,连爱与不甘都分不清,当真是可笑。你好好想想,你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苏浅眠说完深深的看了花倾落一眼,转身离开。

    她不知道花倾落是不是真的爱忘川,或许有吧。但是,明知道没有结局又何必伤人伤己?相识一场,虽然仙魔不两立,但是,细想起来,花倾落对她还算不错,至少并没有真的伤害她不是吗?

    她今日会来对花倾落说这番话,一是为了忘川,二是因为答应了景苼帮他劝说花倾落,三是…。至于三,也算是为了她自己。而这第三个原因,她想,永远都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吧,而花倾落,永远不会知道。

    因为,仙魔不两立!

    苏浅眠走后,花倾落一下子像是抽光了所有的力气,跌跌撞撞的摔在了地上,失魂落魄的盯着地上。

    脑海中不停的回想着苏浅眠的话,他真的是不甘吗?他真的只是不想输给无忧吗?

    花倾落脑海之中回忆起于忘川相遇的点点滴滴,是从什么时候他非忘川不可的?好像是从忘川不小心触碰到他的龙角,是从忘川无意之中“调戏”了他,他才会想要忘川做他的伴侣。因为他的龙角只有伴侣才能触碰,而忘川触碰了,所以,他就认定了忘川是他未来的伴侣。

    也是因为这样,后来,后来,他发现忘川喜欢无忧,而面对无忧,这个谜一样的男人,他第一次有了挫败感,是的,是挫败感。

    他是魔界的叱诧风云的魔尊,一向张狂,可是在无忧面前,他却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不管是哪方面,似乎他都比不上无忧。

    所以,当他得知忘川喜欢无忧的时候,他内心是愤怒的,也是从这个时候起,他才想要将无忧比下去,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得到忘川的心,一定可以。

    难道他真的是因为不甘心,所以才会误以为自己喜欢忘川的吗?真的是像苏浅眠说的那样吗?

    想到这个可能,花倾落突然放声大笑,竟然会是这样,哈哈,他堂堂一代魔尊,竟然连爱与不甘都分不清,实在是太可笑了,可笑至极。

    花倾落一连几日又开始了醉生梦死的日子,天天喝酒,喝得昏天黑地。边喝边笑,一会儿骂自己,一会儿又叫着忘川的名字,跟疯了一般。

    “嘭!”

    景苼一脚踹开苏浅眠的门,气冲冲的跑到苏浅眠的房间。

    此刻,苏浅眠正坐在床上练习仙术,景苼一进来,苏浅眠立刻收了周身的仙气,睁开眼不满的看向炸毛的景苼。

    “你做什么?没看到我在练功吗?”苏浅眠不满的说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练功,你看你做的好事。”景苼气急败坏的吼道。

    苏浅眠觉得莫名其妙,起身问道:“我做什么好事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还说不知道?你对老花说什么了?搞得他现在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景苼气冲冲的吼了一句。

    苏浅眠觉得此刻景苼就像是一只炸了毛的公鸡,咋呼得不得了。

    “我没说什么啊,不是你让我去劝劝花孔雀的吗?怎么?现在怪我头上了?”苏浅眠无辜的回道。

    “我是让你去劝说,但是没有让你把老花搞成现在这样!”景苼怒目圆瞪。

    他上次将腿软的苏浅眠扶了回来,苏浅眠觉得欠了他一个人情,嚷嚷着要还。他想来想去觉得可以让苏浅眠帮着劝劝老花,让他别在忘川那一棵树上吊死,结果呢,也不知道她跟老花说了什么,现在把老花搞得这般要死不活的样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