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11章 又要标题
    房间内,十一静静躺在床上,面具已经被取下来,橘黄色火光映在他安静的侧脸上,少了一些冷峻,添了几分柔和。

    床前,一堆染血的绷带放在一个小盆里,一个小童默默地端了出去。

    “他伤得很重,需要静养。一月之内,左臂不能碰重物。”晏景修收拾好桌上的药物,把药箱放在床头的小柜上,“左手伤到了筋骨,伤彻底好之前,左手不能用。”

    “多谢晏大夫。”苏千澈摸了摸怀里,什么也没有,蓦然想起她下注赢的银子还没有取回来,“额……诊金多少,我现在去取。”

    晏景修温润的眉眼弯了弯,唇畔一丝春风和煦的笑:“苏七小姐不必如此客气,晏某的诊金,苏府会派人送来。”

    苏千澈默,既然苏府会结账,她能省下一笔银子,何乐不为?

    晏景修伸手邀请苏千澈坐下,红发男孩十六呆呆站在女子身侧。

    修长手指拿起茶壶,在苏千澈面前的茶杯里倒上一杯,热气缭绕,茶香氤氲。

    苏千澈端起茶杯,杯中茶水清透嫩绿,放在鼻下嗅了嗅,一股清雅甘冽香气。

    “晏大夫好雅兴,这茶,寻常人怕是一辈子也没有机会喝上一口。”苏千澈轻抿一口,清冽醇厚的香气在齿间萦绕,久久不散。

    晏景修亦喝了一口,才道:“这是天音寺的佛茶,一年只产六两,晏某与天音寺住持有些交情,得住持相赠,才得以品尝一二。”

    “若苏七小姐有兴趣,可以带一些回去。”

    “晏大夫客气,如此珍贵的东西,不适合我这样的俗人。”苏千澈看着杯中莹绿的茶水,懒懒道。

    “苏小姐可是比许多人都要惬意。”晏景修眸色温润,“昨日晏某去苏府找苏小姐,却被告知苏小姐不在府里。苏小姐体内余毒未清,需得定时调养,把毒素全部清除。”

    苏千澈摸了摸鼻尖,她当然不会说她是去竞技场浪了一圈,“昨日有些事情耽搁了,难为晏大夫如此上心,每两日调理有些麻烦,想来柳师妹应该有解药……”

    晏景修眸光闪了闪,“服用晏某的药之后,解药已经无用,当时情况紧急,晏某只好出此下策,希望苏小姐不要怪罪晏某。”

    “是吗。”苏千澈端着茶杯的手指顿了顿,烛火映出手指莹透红润,“晏大夫的药真是霸道。”

    “那药名为璇玑丹,是晏某用了数种珍贵药材炼制而成,晏某愚钝,仅炼制出两颗。璇玑丹不仅药效霸道,还需后期调理,才能完全吸收。”晏景修轻声开口,微黄的烛火在他黑曜石般的眼眸中跳跃,眸底清润柔和。

    苏千澈微微眯眼,眸底映着男子温润的容颜,忽地她站起身,双手撑在桌面,身体前倾,乌黑的眸子看进男子清润的双眸:“晏大夫,你给我吃璇玑丹,是何用意?”

    “我本身并无内力,你不怕我吃下增加内力的丹药之后,爆体而亡?况且璇玑丹如此珍贵,给我用了又不能增加内力,岂不浪费。”

    那时候刚吃下晏景修给的丹药之时,她便发现不对劲,虽然她并不知道所谓的内力是什么,可服药之后一股暖流传遍全身,让人通体舒畅的感觉,必然是与内力相差无几。

    那种可遇不可求的珍贵丹药,晏景修为何会毫不犹豫地给她?

    正因为心存疑虑,当晚遇刺,十一中毒之时,她才没有去找晏景修,反而去了别处。

    女子易容后的面容虽然陌生,可因为距离过近,晏景修甚至能闻到女子身上清幽的淡香,微阖的眸子里似有点点星辰闪耀,她的神态平静,就连质问都显得慵懒随意,丝毫不会让人觉得讨厌。

    因为倾身,女子脑后的发丝垂下来些许,在烛光中轻轻荡漾。

    男子黑曜石般温润的眸晃了晃,随后轻声开口:“苏小姐的身体情况晏某很清楚,能否承受璇玑丹的药力,晏某也知晓。当时晏某师妹给苏小姐用的断魂散,毒性极强,若不及时解除或压制,苏小姐恐有生命之危。”

    屋里极静,男子温润清雅的嗓音缓缓响起,如六月里拂过的一股凉风,轻易吹走焦躁之感。

    “至于为何要用璇玑丹,因为晏某并无其他药物,可以压制断魂散的毒性。”

    他的眼神没有一丝闪烁,或许当时就真是这般想的。

    苏千澈眨了眨眼,微微笑了,“那还真是多谢晏大夫了。”

    “晏某职责所在,若是晏某的做法对苏小姐造成了伤害,晏某在这里给苏小姐赔个不是。”晏景修说罢站起身来,退后一步,对苏千澈作了一揖。

    “晏大夫太过客气了。”苏千澈心里跳了跳,抬手摸了摸鼻尖道,“看来是我误会晏大夫了,明晚我请晏大夫吃饭赔罪,顺便感谢晏大夫的救命之恩。”

    话刚说完,苏千澈便眨了眨眼,好像有些口误?

    古代女子请男子吃饭,还是晚上,这含义好像有些深刻。

    不过,说出去的话哪里有收回来的道理,况且,对方还是一个美男子……嗯,前世没有时间收集美男,今生收集美男之路,便从晏大夫开始。

    晏景修似是被女子狂放的话镇住,眸光有一瞬间的怔愣,随后如玉脸颊飞起一丝红霞,“苏小姐不必客气,这都是晏某应该做的。”

    “晏大夫做自己该做的,我做我该做的,晏大夫多次相助,请晏大夫吃饭,既为赔礼,也为道歉,希望晏大夫不要拒绝地好。”

    晏景修沉默了一会儿,眼底似带了一丝笑意:“苏小姐明日应该没时间……”

    苏千澈微微眨了眨眼,想到明日还要应付一只狐狸,一张脸顿时黑了。

    “明日我自会抽出时间,酉时在凤翔酒楼请客,还请晏大夫让柳师妹带着配方准时来。”苏千澈坐下身,伸出胳膊放在桌面,“以后,就要麻烦晏大夫了。”

    晏景修温润的黑眸里闪过一丝无奈,却也没有再反驳,拿出一张方巾,搭在面前白皙的皓腕上,为她诊脉。

    身边的男孩静静看着两人,一头随意披散的红发在烛火下显得格外耀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