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12章 不眠之夜
    距离璃王殿下的三日限定只剩最后一晚,怀王府却没有传出婚约解除的消息,也不曾见两位位高权重的王爷有任何交涉。朝廷里,皇上把所有弹劾璃王的折子都压了下去,也未明确地勒令璃王不准做出出格的事,众人摸不准圣意,便没有轻举妄动。

    然而,这种平静只是表面的,对许多人来说,这一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苏府,苏丞相听到大夫人的话,额头青筋暴跳,猛地站起身来,一拍桌子,怒喝道:“那个逆女,怎么还没回来!人呢,都给我去找,找不到小姐,你们都别回来了!”

    大夫人给他倒了一杯茶,温声道,“老爷,澈儿那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你不要太过担心。”

    “不担心,万一明日璃王殿下前来,难道我能给他变出来一个不成!”苏丞相喝了茶,依然怒气难消。

    “老爷,璃王殿下堂堂王爷,怎么会为了一个小女子伤了叔侄的和气?”大夫人道,“皇上没有下令让怀王解除婚约,说明皇上必然是同意这桩婚事,璃王又怎会忤逆皇上的意思?”

    苏丞相眉头皱起,不管是璃王还是怀王,只要结亲,对苏府只有好处,璃王手握重兵,若真能与璃王结亲,自然是再好不过,当然怀王也不差……若是对象能换做另外三位小姐,那就更好了。

    “不管如何,先去找人,一个弱女子呆在外面也不安全。”苏丞相吩咐道。

    璃王行事诡秘莫测,睡也猜不透他的心思,还是有备无患地好。

    大夫人静雅的眼底闪过一道暗光,那小傻子,最好永远别回来。

    ……

    陈府,陈媛靠在陈夫人怀里,咬着牙说道,“那个小贱人,竟敢让我出丑!娘,皇后姑妈说什么了,会不会处置那个水性杨花的小贱人?”

    “傻媛儿,那小傻子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媛儿无须担心。”陈夫人拍了拍陈媛的手,轻声道,“皇后姑妈说先静观其变,最好能借此机会,让怀王和璃王……”剩下的话飘散在空气中,没有人听到。

    “璃王刚回京,便做出如此有违常理却又气势夺人的举动,这是想让人知道,他璃王回京了,京都的势力,也该重新划分了。接风宴之事天下皆知,璃王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明日他必不会违背皇上的意愿,去苏府接人。所以媛儿无需担心,等着看小傻子的笑话就行。”

    听了陈夫人的话,陈媛幸灾乐祸地笑起来,“我就知道那个小傻子没那么大本事让两位王爷相争,原来璃王只是利用她而已,哼,一个小傻子,被利用了,还那么嚣张,明日我倒要看看,璃王不去苏府接她,她还怎么嚣张!”

    “不过,娘,就算璃王不去苏府接人,也无法看小傻子的笑话啊。”陈媛疑惑问道。

    “媛儿,你觉得怀王会是真心想要娶小傻子为妃吗?”

    “当然不可能!”陈媛脱口而出。

    “小傻子傻了十几年,怀王当然不会娶她,怀王之所以不愿解除婚约,不过是不想轻易把自己的东西让出去,那样会让人觉得他怕了璃王。”

    “娘,女儿知道了,怀王并不是不想退婚,而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退婚!所以,那小傻子其实不过是一个被利用的可怜虫罢了,哼,那种傻子,能被两位王爷利用,也是她的福气。”

    “不仅是被利用,名声毁了,还有生命危险。”陈夫人温柔地笑了笑,不再多说,“媛儿,那安国公家的小公子,对你可是一心一意,你可看上了?”

    陈媛撇嘴,“那种纨绔子弟,媛儿哪里看得上。”

    “媛儿看上了谁,便告诉娘,娘请皇后姑妈给你做主。”陈夫人笑道。

    “娘,你又打趣女儿……”陈媛低下头,把脑袋放在陈夫人怀里,低垂的眼底闪着狠毒的光。

    小贱人,你就等着被怀王殿下退婚,被天下人唾弃嘲笑吧!

    ……

    怀王府,简泽轩坐在庭院里,一壶酒,一个酒杯,自饮自酌。

    月光很暗,映在他身上,浅浅的影子在身后拉得很长,在秋风中透出萧瑟孤寂的气息。

    她为何不在府里?是因为不愿牵扯进他与璃王叔之间,所以躲起来了?

    她对他没有任何用处,把她献给璃王叔,本来是最好的选择,为何他却不愿这么做?

    简泽轩倒了酒,眸光停留在漾着微光的酒水上,浅棕色眼眸里有些许空洞。

    “王爷,苏七小姐还没有回府,丞相吩咐了下人去找。”一道黑影出现在简泽轩身后低声道。

    “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在苏府的?”简泽轩问。

    “听说,从璃王的接风宴之后,苏七小姐便没有回苏府。”黑影答。

    简泽轩眉峰微凝,眸光深了些,“去查,宴会结束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她去了哪里,为何没有回府。”

    “是。”黑影应道,随后很快隐在暗夜中,消失不见。

    男子微扬起头,浅浅喝着酒。

    半月之后的秋日宴,可以带她去参加,嗯……女子都喜欢什么东西?

    月影渐渐深了,庭院里的男子喝完最后一杯酒,站起身来,拢了拢身上的外袍,缓缓向屋内走去。

    ……

    某个房间里,暗香萦绕,纱帘轻舞,一人坐于帘后,烛火映出人影照在纱帘上,看不清容貌。

    一男子跪伏在桌案后,低声道:“先生,那女子自逃脱后,便无踪迹,苏府有苏煊铭在,我们的人不敢进府去查,两个守在府外的探子,也失去了联系。”

    空气静默,半晌,一阵微风从窗口吹进,纱帘晃动,露出人影戴着的黑色斗篷,淡淡的血腥气飘散而出,弥漫在整个房间。

    跪伏着的男子稍稍抬起头来,却只看到黑袍的一角,随即便感到一阵强烈的窒息,仿佛被人紧紧扼住喉咙。

    男子面色发白,连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窥探人影的任何隐私。

    低沉粗哑的声音,在空气里响起。

    “查苏千澈以前接触过哪些人,查出她和简璃的关系。”

    男子愣了一瞬,才答:“是。”

    “找到那个人。”

    先生说的是那晚一招取人性命的神秘人吧?

    男子应道:“是。”

    又沉默片刻,人影道:“出去。”

    男子应了,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房门打开,晚风悄悄灌进来,吹起纱帘,吹起刚揭下兜帽人影的发丝,露出刻在白皙后颈上,一个犹如血染的大红‘璃’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