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34章 看够没有
    才来了皇家围猎场仅仅两日,原本春风得意的苏丞相却是愁得头发都白了几根。

    本以为以苏清怡的琴技,必能在秋日宴上一鸣惊人,成为太子妃人选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原本她的状态如此之好,甚至还超常发挥,引得鸟雀和鸣,如此壮观的景象,在整个东刖可是百年难遇!

    可不知为何竟然出了错,让温和的鸟雀都变得如此狂躁,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当时苏风言看到便觉得苏清怡的前途怕是要被毁了。

    原本有意让苏清怡当太子妃的皇上更是龙颜大怒,拍着桌子让他好好管教苏清怡,甚至还让她好好待在相府闭门思过。

    哎。还有那不知分寸的苏柳烟,竟然敢做出如此大胆之事,怀王现在肯定对她怀恨在心,甚至还连累了整个相府。苏风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相府这回是脸面尽失了。苏煊铭的表现倒是给丞相府挣回了几分面子,可他醉心武道,从不管相府之事,即便两位小姐出了如此大的丑,他都毫不理会。

    昨日去看苏清怡的时候,她整个人双眼无神,跟失了魂似的。

    问她为何会出岔子,她也是毫不知情,甚至一点头绪都没有。

    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苏风言也只能暗地里去查,不敢大张旗鼓。只希望秋猎之时,苏煊铭可以拔得头筹,帮助相府度过这个难关,或许皇上一高兴,就解除了苏清怡的禁闭,再让她当太子妃也不是不可能。

    ……

    秋猎第三日,捕猎开始前,云烨来到苏千澈的帐篷外。

    帐篷内没有一丝动静,云烨嘴角抽了抽,看了看天色,暗道苏小姐不会还在睡觉吧?

    “十公子,主子请您过去一趟。”云烨在帐篷外道。

    半晌,也不见有回应,云烨又叫了一次,才听到女子懒洋洋的回答,嗯。

    云烨身体挺直地立在外面,脸上的表情难以形容。

    主子有请,竟然还如此不当一回事的,整个东刖,怕是只有这位奇怪的苏七小姐了吧?

    不过更让他奇怪的是,苏七小姐分明一直养在深闺,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好的箭术?昨日看到苏千澈拦下皇甫溟的箭,云烨的表情只能用错愕来形容。

    旁人或许看不出来,可精通箭术的人都知道,离弦的羽箭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特别对手还是强大无比的皇甫溟,难度又无形中增加了许多倍,可苏小姐不仅拦截了下来,甚至还能射中箭靶甚至正中红心,云烨自问,他自己必然无法做到。

    而且显然苏七小姐并没有把她的本事全拿出来,毕竟之后皇甫溟射出三支箭时,她并没有出手。

    所以,苏七小姐究竟是如何在相府如此不受宠的情况下,练出了出神入化的箭术和诡秘莫测的身法的?

    难道,是天生的?因为她有个天才的爹和娘?

    帐篷里,苏千澈缓缓从床上爬起来,慢条斯理地穿上外衫,满头青丝用玉冠束好,又补了妆之后,才走出帐篷,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随云烨来到简璃的帐篷外。

    看到少年毫不在意的模样,云烨忍不住提醒道:“苏小姐,主子好像心情有些不好,你……你就顺着主子一些,别与主子起了冲突……”

    少年以手掩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模样,眼底似还有些未睡醒的水光,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

    “嗯?”帐篷内,传出清冷的鼻音。

    云烨连忙住了嘴,撩开帘子让苏千澈进去。

    少年缓缓走进去,便看到男子坐在桌案后,一身雪白锦袍,如雪山上优雅高贵的雪莲,气质清贵,面具上的暗红花纹妖邪诡谲,仿若有殷红的血在其上缓缓流淌。

    男子正伏案写着什么,握着毛笔的手指如玉般晶莹通透,指节根根分明,如最上等的暖玉精心雕刻而出,手型亦是极度完美。

    “看够了没?”男子并未抬头看她,依旧在一笔一划缓缓写着,只是空气中的沉凝,似是减轻了几分。

    “没有。”苏千澈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慵懒的眸光依旧凝在男子手上,诚实地答道。

    作为症状严重的手控党,面对眼前如艺术品般的两只手,若非她性格使然,或许现在她早就已经扑了上去,抓住那两只完美的手,然后把它们收藏起来,每天都看上数遍。

    听到她的话,男子的手顿了顿,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笑,随后才又继续写:“以后,每天都让你看个够。”

    苏千澈想了想,问:“你要把手给我收藏?”

    简璃嘴角似抽了抽:……

    一阵沉默,简璃放下毛笔,用手在上面扇了扇,等字迹干了以后,把纸条卷起来,唤了云烨进来,把纸条递给他。

    “现在送出去。”男子道。

    “是。”云烨应了,又快速走出去。

    简璃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缓缓开口道:“阿十,不要与皇甫溟走得过近,特别是接下来三日的围猎。”

    苏千澈三指撑头,侧着眸看向他:“这话,王爷已经说过了。”

    男子沉默了片刻,道:“昨日,你与他的赌约,不必履行。”

    苏千澈眯了眯眼,“王爷真是神机妙算。”

    简璃勾唇轻笑:“本王只是懂一些唇语罢了。”

    苏千澈默了默,昨日她与皇甫溟临时改的赌局,若皇甫胜,她便答应他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

    本来是想通过皇甫溟知道司影的身份,却没想到皇甫溟竟有如此神技,她输得并不冤。

    “不过举手之劳,言而无信,可不是君子所为。”少年懒懒道。

    简璃看她一眼,那一眼虽然如平时一般,柔和如风,苏千澈却读懂了他的意思:你是君子?

    苏千澈指尖轻点下颚,很严肃地思考这个问题。

    前世的她,做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事,不管是不是违背道义,不管对方是不是无辜,只要是组织里的命令,她都会完美地完成,不会有一丝纰漏。

    她习惯了在暗夜里行走,所以,第一次感受到皇甫溟的气息时,她便被吸引,或许,因为他们都有着相同的黑暗气息。

    但是,同类的气息既能引起她的好奇,却又本能排斥,所以,对待皇甫溟,她可以毫不留情,却又会本能地降低警惕。

    那么,与皇甫溟是同类,早已经黑透的她,是不是君子?

    简璃的一句话,解答了她的困扰:“你是女子,不是君子。”

    “很对。”少年一本正经地点头,“所以我说,帮不帮他,看心情。”

    男子似被她漫不经心的语气逗笑了,暗金色瞳眸看向她,似带着夏日里明媚的微光。

    “围猎之时,不要去森林内部。”男子道,语气里似带着些许凝重。

    苏千澈却没有直接答话,而是道:“若围猎之时得了第一名,可不可以请皇上下旨,解除婚约?”

    简泽轩如此倔怎么也不肯退婚,容妃必然有一定的功劳,所以即便她找上容妃,多半也是无功而返。现在她是男子身份,不能去找容妃商议退婚之事,若回了京都,要进宫更难,想来想去,还是只有皇上这条路最好走。

    皇上会嘉赏冠军,那么,她提一个如此简单的要求,皇上必然会答应了。

    “若是普通情况下,或许会。”简璃道。

    意思就是,她和简泽轩的婚约,是特殊情况了?苏千澈揉了揉额头,这桩婚约对她来说真是一件麻烦事,想想就头疼。

    “要不,直接把简泽轩解决了?”少年喃喃自语道。

    简璃轻笑着看她,会在叔叔面前,说要杀了侄儿的,她怕是东刖数年来第一人了。

    “王爷,既然你想让我退婚,为何不自己亲自去找简泽轩谈谈?”苏千澈抬起眼睑看向男子。

    “与本王何干?”男子轻笑,如揉碎了一地的阳光。

    苏千澈噎了噎,似乎确实与他无关。

    不过……

    “那王爷为何要出二十万两,让我解除婚约?”

    “本王喜欢。”

    苏千澈:……

    你是土豪你任性。

    想不到解决办法,苏千澈便不想了,又问道:“为何不能去森林内部?”

    简璃淡金色瞳眸闪了闪,道:“里面有危险。”

    危险?能让简璃专门提醒的危险,是来自于动物,还是,人?

    “哦……”少年拉长了声音,“我尽量。”

    苏千澈话音落下,外面便传来擂鼓声,今日的围猎开始了。

    “既然王爷没有其他吩咐,便告辞了。”说罢,少年站起身来,又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才转身走出去。

    看到少年离开,简璃一句话藏在嘴里,嘴唇动了几动,却是怎么也没有说出来。

    过了片刻,男子取下面具,放在桌案上,他闭了闭眼,而后缓缓睁开,原本暗金色双眸,缓缓变得净透无比,直到最后,变得如琥珀般澄澈透亮。

    男子缓缓站起身走到床边,脱了外袍,把床头叠好的一件月白色锦袍披在身上,锦袍领口袖口都用金色绣着滚边纹路,锦袍下摆处,一株青翠欲滴的翠竹栩栩如生,竹节苍劲有力,仿佛能看出翠竹的风骨。

    ……

    森林外,数十匹骏马早已准备就绪,数十位公子少爷也做好准备,进入森林里一展骑术和箭术。

    人群分为三队,从三个方向出发,进入森林捕猎,三队人马为首之人分别是太子,怀王和二皇子。

    简沐欢一身浅黄色长袍,衬得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朗。

    简泽轩一袭紫衣,一脸沉稳,少了些阴沉,阳光下,倒是显得颇为俊朗。

    简泽彦则是一身浅绿长袍,细长的眸底带着志在必得的光芒。

    苏煊铭等人分列三队在三人身后,随时准备出发。

    一群人已经在此处候了一段时间,不少人都显得有些焦躁。

    “怎么还不走,猎物都跑完了。”有人小声嘀咕道。

    “听说是要等那位十公子……”

    “十公子?璃王殿下身边的那个侍卫?”

    “他是璃王的侍卫,不是应该保护璃王,怎么会去捕猎?”

    “就是那个看上去没有二两肉的小白脸?他那小身体,进去不会被猎物给吃了吧?还让咱们这么多人等他,真是……”

    “别乱说话,太子殿下吩咐等人,殿下都没有不耐烦,咱们还是慢慢等着吧……”

    正在众人轻声嘀咕之时,简沐欢转过头,扫了一眼身后的大部队,问:“十公子可来了?”

    “没有,十公子还没来。”有人回道。

    “哦。”简沐欢笑道,看到众人期盼的目光,他又道:“那就再等等。”

    一群人顿时焉了,本以为等了那么久没有等到人,太子会吩咐出发,却没想到竟然还要等?

    这个十公子究竟有什么了不得的来历?还是说太子只是为了卖璃王一个面子?可一个侍卫而已,太子有必要如此礼待吗?

    似是察觉到主人的焦躁,马儿们也都不耐地用蹄子刨着地面。

    倒是皇甫溟勒着缰绳,赤色眸底闪过兴味。

    这个小东西,总是如此大胆?

    正在众人等得不耐烦之时,一头足足成人高的银狼王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一众骑着骏马的公子少爷们身旁,

    “啊!狼!有狼!快射!”站在最后面的一位公子发现了银狼王,顿时脸色煞白,手忙脚乱地拉开弓箭,想要射击。

    可他胯下的马儿感受到狼王的气息,却吓得撒开蹄子到处乱跑,若不是上面的人反应快,一把抓住缰绳,必然会被直接掀翻在地。

    其他的马儿也都慌乱起来,刚才整齐的队形很快便被完全打乱,甚至不少马儿直接逃窜进了森林里,拉都拉不回来。

    “嗷吼~”

    银狼王似是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引颈长啸一声,顿时,马儿们逃得更快了。

    片刻的惊慌逃窜之后,还能控制着马儿站在原地的,只剩下十数人。

    十数人的目光都看向银狼王,更有几人拉弓上箭,箭头闪着寒光,直指狼王。

    “哈哈,竟然有一头狼逃到了这里,晚上咱们有狼肉吃了。”一位青衣公子一脸兴奋之色,手执弓箭,弯弓拉满,羽箭便快速射向被无形中包围起来的银狼。

    “吼~”银狼不屑地吼了一声,猛然向前跃过去,一张嘴,直接咬住青衣男子射过来的箭,牙齿轻轻一咬,咔擦,箭断成了两半,从银狼嘴里掉了下来。

    银狼看向青衣男子,冰蓝色瞳孔里满是对眼前愚蠢人类的嫌弃。

    “这头畜生还挺厉害,大家一起围攻它,把它射成刺猬!”青衣男子见银狼没有被一箭射死,更加兴奋,又取了箭,便要再次射出去。

    另外几人也是极为兴奋,都弯弓搭箭,想要把银狼王猎杀。

    这还没出发,就已经遇到一头大型猛兽,看来今日一定会收获丰厚。

    “住手。”简沐欢低喊道。

    “太子殿下,为什么要住手,这可是一头狼啊!”青衣男子皱眉问道。

    简沐欢笑起来,“既然人已经等到,那么现在便准备出发。”

    啥?什么人已经等到?他们的队形早就已经打散,不少人都已经独自跑去了森林啊!

    “十公子,你想与谁一队?”没有理会他们的困惑,简沐欢继续问道。

    十公子?什么十公子?

    众人定睛一看,才看到银狼背上,一个纤瘦的少年正双手枕在脑后,闭着眼,慵懒惬意地躺着,少年嘴里还叼着一根狗尾草,丰润的红唇不时动一动,狗尾草也随着一动一动。

    而在少年身侧,银狼王身边,站着一个满头红发的男孩,男孩一头红发极为耀眼,漂亮的浅紫色双眸却呆呆的,似看着眼前的人,却又似什么都没看。

    嘎?真的有十公子?

    他们刚才看到银狼太过震惊兴奋,竟然忽略了狼背上的少年!

    不,不对……这头看上去便知不是普通银狼的狼,怎么会是十公子的座驾?!十公子还没有银狼壮硕!

    还有,太子殿下竟然让十公子自己挑选队伍?这也太过放纵他了吧!

    听到简沐欢的问话,少年掀了掀眼睫,抬手挡住朝阳射进眼里的光,便看到十几双眼睛或震惊或好奇或玩味地都看向她。

    少年坐起身,把嘴里的狗尾草轻轻吐出来,扫了扫三人,缓缓开口:“怀王殿下。”

    若是与简泽轩一队,取得冠军,然后请皇上解除婚约,不知他会是什么表情?

    简泽轩有瞬间怔愣,显然没想到眼前的少年会如此选择,虽然他曾经邀请过他一起观战,却也是因为安初岚的原因,两人根本没有任何其他接触。

    不……当时十公子好像问过,他对婚约之事有何看法,当时的十公子,为何要这么问?

    现在的十公子,为何又要选择他的队伍?

    听到她的话,一群人表情各异,皇甫溟开口问:“小东西,你不与爷一起?”

    “不。”苏千澈毫不留情地说道。

    皇甫溟眸中闪过赤红暗光,血色薄唇勾起:“呵,爷会让你与爷一起。”

    苏千澈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既然如此,现在便出发,晚上回营清点猎物。”简沐欢一声令下,三队人马便分三个方向向森林里行去。

    森林里,众人都离远了一些,简沐欢看一眼身旁面色沉冷的玄衣男子,低声问:“煊铭,你为何不让她与你一起?”

    苏煊铭深邃的眸中闪过幽光,“她会与简泽轩接触,是为婚约之事。”

    简沐欢只是默然了片刻,便笑着道:“果然还是煊铭最了解小七,难怪你没有阻止。”

    苏煊铭没有说话,简沐欢便继续道:“不过,五弟以前似乎很不喜欢苏小七,为何现在却迟迟不愿退婚?”

    这是让他极为困惑的,若说苏小七有利用价值,简泽轩不放手很正常,可苏小七分明极不受宠,简泽轩又不是愚蠢的人,怎么会不退婚?

    苏煊铭沉默。现在的她,不管是自身气质,还是洒脱不羁的行为,抑或神秘莫测的实力,都让她有一股难言的吸引力,而这样的吸引力,很容易引起人的好奇心,想要一探究竟,究竟是什么在吸引着他们。

    而这些人,大多是能感受到她与众不同的杰出男子,如此,也导致她身边会麻烦不断。

    另一边,银狼王慢悠悠走着,苏千澈盘腿坐在银狼王背上,右手支着脸颊,双眸似阖未阖,昏昏欲睡。

    红发男孩跟在少年身侧,一步不落。

    其他人嫌弃少年走得太慢,早就跑远了,只有简泽轩和一个黑衣侍卫跟在身旁。

    简泽轩看一眼少年,少年微垂着头,发丝从背后散落些许披在肩上,纤长的睫毛盖住下眼睑,在阳光下,投下浅浅的剪影。

    少年脑袋小幅度地点一下,又点一下,双眸微阖,似是已经睡着了。

    忽然,少年身体往右侧一倾,眼看便要摔倒,简泽轩下意识伸出手去,想要扶住快要摔下来的少年。

    却见少年半倾的身体又缓缓坐了回去,眼眸依旧闭着,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刚才的惊险。

    简泽轩看一眼自己伸出去的手,微皱着眉,缓缓收回去。

    一路上,四人都没有说话,偶然遇到一些兽类,简泽轩便悄无声息地拉弓,精准而快速地把猎物解决,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见他似是不想打扰少年睡觉的举动,侍卫颇有些意外地看了简泽轩一眼,同样悄无声息地下马,割了猎物耳朵用以计分,之后又快速回到马上。

    即便少年在睡觉,一句话也没说,简泽轩却觉得,这样一路行来,有少年陪着的感觉,比以往好了许多。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总算睁开了眼,看到身侧的简泽轩,似有些惊讶,不过双眸很快便恢复了慵懒。

    “你醒了。”简泽轩一瞬间便被身边的动静吸引,转过头,便看到少年微阖星眸里浅浅流过的荧光。

    “嗯。”苏千澈懒懒答道。

    “以后别这样睡觉,很危险。”简泽轩又道。

    这次,少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懒懒看了紫衣男子一眼,眸底却不知是何情绪,片刻,她才道:“嗯。”

    怀王身后的侍卫微微皱起眉,王爷和他说话,是他的福气,他竟然如此爱搭不理?

    简泽轩咬了咬牙关,看起来十公子不想说话,可是他却忍不住……

    “刚才,你差点掉了下去。”如此明显的没话找话,简泽轩俊脸上有些许尴尬,忍不住紧紧抿住嘴,眸光丝毫不看身边的少年。

    苏千澈挑了挑眉,深觉眼前的简泽轩有些不正常。

    “怀王殿下,你在关心我?”少年慵懒懒地说道,声音里似带着些玩味的笑意。

    简泽轩眸光闪了闪,声音有些低沉:“你小小年纪便在箭术上造诣不凡,本王是不想你因为在狼背上睡觉,不小心掉到地上,令东刖损失一位人才。”

    听到他的话,少年似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轻轻笑了起来。

    少年笑的时候,嘴角微微上勾,眉眼微微弯起,乌黑的眸底似揉进了一整片的星河,亮眼无比。

    简泽轩双眸凝视着少年,眼底带着些许疑惑。

    为何越看他,便越觉得熟悉?特别是他慵懒的眸光,和嘴角似有若无的笑。

    “你……”顿了顿,简泽轩才道:“上一次,为何要问本王与苏七小姐的婚约?”

    都已经那么久的事情,他怎么还记着?

    “好奇而已,当时所有人都觉得,王爷会退婚,毕竟,苏七小姐名声不太好。”苏千澈懒懒说道。

    “仅仅是好奇?”简泽轩淡棕褐色双眸凝视着少年,似乎对他的回答并不满意。

    当时少年的表情,可不像只是好奇的样子。

    苏千澈轻笑一声:“那么,王爷觉得,还有什么?”

    沉默了片刻,简泽轩看着少年道:“你认识苏七小姐。”

    少年眸子微眯了眯,轻笑,“王爷真是聪慧,我不仅认识小千,还喜欢了她许久,所以才会有此一问,王爷不要介意。”

    简泽轩面色奇异,有哪个男子,会在未婚夫面前,说喜欢他的未婚妻?这不是找揍吗?

    可更奇异的是,简泽轩竟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揍少年的意思,甚至心里平静得如同镜面。

    “小千?”紫衣男子默默咀嚼着这两个字。

    “嗯。”少年眉眼弯弯,眸底柔得如盛满三月最温和的春风,“小千。”

    这是专属于他的名字。

    他总是喜欢叠声叫她,小千,小千。

    每次叫的时候,总是眉眼弯弯,眼底藏着细碎的钻石,闪亮闪亮。即便是在睡梦中,都偶尔能听到他低低的唤,小千,小千。

    那一次,她被一只凶猛的流浪狗吓得睡不着觉,半夜惊醒,他似没有睡觉一般,在她惊醒的刹那便用力揽着她,仿佛要把他的勇气传给她。

    小千小千不要怕,不哭不哭。

    小千小千不要怕,我在这里,我一直在这里。

    小小的少年怀里很温暖,她半梦半醒间,听到他变声期略带着低哑的声音,很快又沉沉睡去。

    白天时,他们又遇到了那只流浪狗,他看到它,便突然冲上去,恶狠狠地咬住狗脖子,一边咬还一边说,让你吓我的小千!

    那只狗被他凶狠的模样吓到,低声鸣叫着,连滚带爬地逃跑了。

    见流浪狗逃跑,他很快又回到呆愣的她身边,嘿嘿地笑,小千小千,不要害怕,它要咬你,我就咬回去。

    她噗嗤笑出了声,眼角都流出了泪花,笨蛋,那么脏,还不快去洗。

    自那以后,她再也不怕那些凶猛的动物。

    苏千澈抬起头,有细碎的阳光从枝繁叶茂的树荫下照射进来,在地上投下斑驳的碎影,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小小的少年一声声轻柔而欢快的低唤,苏千澈嘴角微微勾起,他现在在哪里,还是在那个世界吗?

    “看起来,她对你很重要。”男子声音低沉地说道。少年的神情温柔至极,仿佛她是他的珍宝。

    “他于我,比我的生命更重要。”苏千澈轻声答道。

    空气再次静默下来,苏千澈的衣袖被扯了扯,转过头,便看到男孩浅紫色有些呆愣的眼眸,

    苏千澈抬手揉了揉男孩脑袋,轻唤:“十六……”小六……

    她从不唤他的小名,因为她不喜欢。她也不叫他哥哥,因为他不是她的哥哥。可现在,她却连叫他的机会都不再有。

    红发男孩看着她,呆呆道:“公子……不伤心。”

    苏千澈轻笑,“本公子没有伤心。”又转头,看向紫衣男子,“让王爷见笑了,若王爷不喜欢她,便……”

    简泽轩紧抿着唇,沉声打断她:“苏七小姐,本王一定会娶,十公子还是早日死了这条心。”

    “呵,王爷这般说,未免言之过早,璃王殿下可不会轻易罢手。”少年说道,又恢复了懒洋洋的模样,“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把一个弱女子牵扯进来,是不是有失风度?”

    “她本就是我的未婚妻子。”简泽轩沉声道。

    苏千澈额头一突一突,这位王爷究竟是哪一根筋搭错了,怎么就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王爷……”

    苏千澈刚开了口,黑衣侍卫却突然低声喊道:“王爷,前面有一头鹿!”

    拜托,现在可是在比赛,别的队可能早就已经猎杀了许多猎物了,可他们却还在这里慢悠悠地森林一日游,猎物都跑完了好嘛!

    简泽轩这才想起来他们此行的目的,快速弯弓射箭,远处某棵树后的梅花鹿还未来得及逃跑,便直接抽搐着倒在地上。

    侍卫屁颠屁颠地跑下去,割了鹿耳朵,便又跑回来。

    之后,两人不再交谈,简泽轩策马刚要跑出去,便听到少年的声音:“王爷,我这里还有个孩子,没有马可以骑。”

    简泽轩皱着眉,“这里没有多余马匹。”

    “怎么没有。”苏千澈转头,半阖的双眸看向吊在身后不远处的侍卫,以及他胯下骏马。

    接触到少年的目光,侍卫心里直突突。

    他……他想要干什么?

    只见少年红唇轻启,笑意盈盈地说道,“那里不是有一匹?”

    侍卫身体立马坐得笔直,一脸紧张。

    欧漏,王爷你千万不要被这个少年迷惑,不要抛下你忠心的侍卫啊啊!

    似是知道他的想法,少年笑得更加邪恶:“不会抛下你,你跟在后面就行,不然,难道你要让一个孩子跟在后面?”

    被主子无情赶下马的侍卫哭丧着脸跟在马屁股后面吃灰,心里上上下下把少年问候了无数遍,不就是打断了她说话吗,怎么能这样凶残地报复他?

    “天色不早了,我与十六先走一步,王爷和侍卫小哥,晚上见。”苏千澈招呼红发男孩一声,银狼王便快速化为一道银光,消失在简泽轩和侍卫眼中。

    侍卫吃了一嘴的灰,双眼瞪得老大。

    卧槽,你还知道天色不早了,他们是因为等谁才那么晚出发?又是因为与谁同行才走得这么慢?还有还有,为何要把他的马匹抢去之后,就直接跑路了?

    简泽轩淡色眼眸看向少年消失的方向,过了片刻,道:“去查十公子的身份。”

    “是,王爷。”刚才还一脸不忿的侍卫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再去查一查,苏七小姐是否还在璃王府。”

    侍卫皱了皱眉,一脸难色,“王爷,璃王府守卫如铁桶一般,连一只苍蝇都必须要经过侍卫的放行才能进去,咱们的人无法进去府里。”

    简泽轩眸光沉了沉,道:“苏七小姐的贴身丫环没有带去璃王府,分开如此之久,丫环必然想念小姐,带她去找苏七小姐。”

    “是。”侍卫答道,这个任务很简单,可是,“若侍卫不放她进去?”

    简泽轩冷哼一声道:“丫环想见小姐,为何不让她见,除非里面有猫腻,本王倒是希望里面真有猫腻。”说罢,男子冷冷地看一眼侍卫,“本王养你们,不是让你们只长身体,不长脑子。”

    “是……”侍卫低垂着头应道,额头冷汗涔涔。

    侍卫走后,简泽轩扬鞭,策马向少年消失的方向而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