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39章 吻上了?
    白衣男子薄唇粉嫩,如三月里盛放的樱花瓣,一张一合间,格外诱人。

    可他身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间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却似把三月里盛放的花瓣全部碾碎,零落成花泥。

    为何一觉醒来,简璃看上去更加危险了?

    苏千澈眨了眨眼,拉了拉身上的锦被。

    有些冷,难道是因为身体还没全好?

    看着男子微暗的眸,苏千澈懒懒道,“这好像与璃王殿下无关。”

    见她无意识的动作和疏离的话,简璃如玉般的手指微微握起,片刻才松开,身上的气势也收了回去,轻笑道:“他们只是受了轻伤。”

    顿了顿,简璃接着道:“可若再有下次,就不只是受伤这般简单。”

    “哦。”苏千澈双眸慵懒地动了动,懒懒开口:“没死就行。”

    少年淡淡的声音飘散在空气中,简璃突然发现,他似乎一点也不了解苏千澈。

    本以为她会露出利爪,质问他他们为何会受伤,却没想到,她的反应冷淡得近乎无情。

    不过没关系,即便现在不了解她,他可以用一生的时间去了解。

    苏千澈眼睫懒懒地动了动,问:“我的两万两银子,璃王殿下可准备好了?”

    “阿澈就那么确定,你一定是第一名?”简璃轻笑。

    “自然。”苏千澈理所当然地回道,她都杀了那么多野兽了,难道冠军还能落在别人头上?

    “难道璃王殿下想反悔?”

    “两万两银子而已,本王还不至于赖账。”简璃轻笑道,“银子早已准备好,还有侍卫一百名,阿澈想要置办什么,都可以吩咐他们。”

    “侍卫?送我?”苏千澈微眯起眼。

    “不,用过之后,要还回来。”

    苏千澈睨他一眼,不说话。

    简璃见她神色似有些疲惫,便道,“先休息一下,城东的逃兵,明日本王便带你去见他们。”

    “不,今日便去。”苏千澈道,“多日不见,我还挺想念他们的。”

    简璃看她一眼,她并不是逞强的性子,会如此说,想来身体已经没有大碍。

    “便依阿澈。”简璃静静看着她,“皇上的嘉赏,你确定要提退婚之事?”

    “怎么?”苏千澈微挑起眉,“有何不妥?”

    简璃默默看她一眼,道,“若提退婚之事,你的身份会暴露。”

    苏千澈觉得简璃这一眼别有深意,是觉得她没有智商吗?

    “暴露便暴露,不过一个身份而已。”女子毫不在意地说道,她也没有打算用十公子的身份生活一辈子。

    简璃默了默,道:“十公子是男子,苏七小姐是女子,若你现在告诉皇上十公子是苏七小姐,这便是欺君之罪。”

    “怎么欺君了?我可从来没说过我不是苏七小姐。”苏千澈耸耸肩,“十公子分明就是假名,他们自己认不出来怪我咯?况且,也没有谁规定,秋猎不准女子上场吧。”

    简璃嘴角一抽,这样的逻辑,他竟无言以对……

    “退婚之事,本王来解决,你的身份,暂时不要暴露。”

    苏千澈眼睫微扬,他竟如此好说话?

    “那二十万两?”

    “订婚之事解决,本王会派人送来。”

    车帘被风掀开,阳光照在男子侧脸上,男子双眸如映照着万千光芒的湖面,波光潋滟,面具下的皮肤白皙莹透,仿佛发着光一般,苏千澈眨了眨眼,忽然觉得这一刻的简璃如此耀眼。

    “既然王爷这般说,那我便换个条件好了。”苏千澈笑眯眯地说道,反正送上来的好处,不要白不要。

    女子慵懒窃笑的模样,不时透出一点点小小的痞气,仿佛一只刚偷腥的猫。

    简璃同样轻笑,如春日里拂过杨柳的轻风,“好。”

    苏千澈再一次被闪到,总觉得昏迷了一天醒过来,简璃好像变了些?

    回到璃王府,苏千澈换回了男装,正准备把头发挽起来,却骤然发现镜子里的人眉心多了三个小红点。

    像是一团燃烧的小火苗,又像是将绽未绽的花朵,左中右各一小瓣,艳红色,看上去颇有几分妖娆。

    苏千澈往镜子前凑了凑,皱了皱眉,镜子里的三片印记靠得近了些。

    这是什么东西,以前发作之后,并没有出现过这个奇怪的印记啊。

    抬手摸向眉心,光滑一片,并没有由外物刻上去的痕迹,所以,这个印记是从她身体里冒出来的?

    苏千澈又看向右手掌心,曼陀罗华的光辉几乎已经消散,掌心也只留下一个浅浅的印记,几乎完全看不见。

    再次摸了摸眉心,苏千澈放下手,她能这么快醒过来,难道是眉心印记的原因?

    束好头发,易容之后,苏千澈找到简璃,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简璃并没有隐瞒,关于眉心印记的事,全盘托出。

    毕竟这不是能隐瞒得了的,等到皇甫溟与她见面之时再说,还不如他一早便告诉她。

    苏千澈轻皱着眉,眸中闪过不知名情绪。

    后遗症发作之时,虽然痛苦,她却死不了。皇甫溟的做法,不过是多此一举。

    这种命运被他人牵制的感觉,真是让人不爽。

    不过,皇甫溟并不知晓她的情况,也不知道她在那种情况下还死不了,所以他究竟是抱着什么心态施展血契的?

    揉了揉眉心,罢了,想不通便不想,伤脑筋。

    再次来到隆林街,此处还是与初见之时一模一样,甚至那些乞丐呆的位置都一样,这是他们在某个岗位呆太久形成的习惯,一时半刻改不了。

    乞丐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剔牙聊天打屁。

    忽然,街道上安静下来,众乞丐看着突然出现的轮椅上的白衣男子,全都愣住。

    剔牙的牙签掉在地上,拄着木棍的木棍掉在地上,端着碗的碗掉在地上。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之后,所有乞丐都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拔腿就跑。仅仅一瞬间,刚才还热闹的乞丐街,鸦雀无声,一个人影都没剩下。

    风吹起几片落叶,枯叶打着旋,掉落在苏千澈等人面前。

    随后,便听到一阵阵整齐的关门声,破旧的房屋在风中发出一阵阵嘎吱声。

    苏千澈捋了捋被风吹散的发丝,睨一眼身侧的简璃:“璃王殿下,你该不会是披着人皮的猛兽吧?”

    瞧瞧把人给吓得,脚丫子都跑大了。

    想想上一次来的时候,那些乞丐也是跑这么快,不过是围过来向她乞讨罢了,可这次,众人看到简璃,却像是洪水猛兽一般避之不及,这做人,差别咋就那么大呢。

    云烨腹诽:猛兽有主子这样的气势吗?

    银狼王:它才是猛兽!但是它怕原主人!

    红发十六:……?

    简璃轻笑,声音带着低低的磁性,“阿十对本王衣服下的本质,很感兴趣?”

    云烨:……!

    银狼王:……!

    十六:……?

    苏千澈挑眉,简璃是在,撩她?

    苏千澈倾身,右臂搭在轮椅椅背上,左手曲肘撑在轮椅扶手上,眸底映着男子双眸,少年痞痞地笑,仿佛纨绔子弟调戏良家妇女,“本公子对璃王殿下,自然是感兴趣。不如,咱们找个时间,好好探讨一下?”

    简璃嘴角笑意更浓,眸底似盛了一汪映照着骄阳的清泉,“本王随时恭候阿十大驾。”

    苏千澈的双眸被男子眼底耀眼的光辉闪了闪,她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前还是男子含着笑意的淡金色双眸,睫毛长长,在眼底投下一小片阴影。

    简璃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怎么了,阿十?”简璃眼睫弯了弯,轻柔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在想,璃王殿下摘下面具之后,是丑还是美。”苏千澈抚了抚下颚,痞气十足,“若璃王殿下不是个美人,那真是太可惜了。”

    “阿十想看?”

    苏千澈摇头,说得一本正经,“等我做好心理准备,可以接受璃王殿下不美之时,再看。”

    云烨:苏小姐,不要调戏主子了!

    银狼王:原主人被现主人调戏了,好忧桑。

    十六:……?

    白衣男子听言,似笑了笑,云烨身体抖了抖,主子这是什么反应?难道苏小姐没有要看主子的容貌,主子生气了?

    简璃沉默了片刻,转过头,薄唇轻启,出口的声音轻柔如一阵和风拂过:“出来。”

    街道上安静了不到半秒,便又听到一阵阵整齐的开门声,众乞丐虽然看似害怕,却依旧整齐有素地走了出来,纷纷站在简璃面前,随后齐齐半跪在地,低垂下头,齐声道:“参见璃王殿下。”

    为首的,正是那日的络腮胡大汉和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

    简璃缓缓扫一眼众人,淡淡开口:“从今日起,你们所有人,全部除籍,以后,本王身边这位十公子,便是你们的新主人。”

    众人齐齐抬头看一眼苏千澈,又低下头去,不吭声。

    “怎么?”轻柔的声音,却带着秋的凉意。

    “是。”所有人低下头,齐声开口。

    只是,里面的成分有几分真几分假,却是不得而知。

    简璃知道他们话里没有几分真诚,却也并未插手,毕竟以后这些人会是阿澈手下的主力,只有靠她自己去收服他们。

    云烨颇有些担心,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噬魂军里的刺头,苏小姐能收服他们吗?

    “多谢璃王殿下。”苏千澈笑意盈盈,“剩下的,便无需璃王殿下操心。”

    说罢,又转头看向一众人,“对了,你们总共多少人来着?”

    风声寂静,半晌没有人吭声。

    苏千澈依然笑,懒懒道:“既然你们不想说,本公子便只能让你们从头开始。今日之后,隆林街五百二十名逃兵,以后便是本公子手下‘归零’的成员。”

    依旧没人吭声。

    “今日,所有人休息一日,从明日开始,卯时一刻,在此处集合,本公子希望,一个都不要少。”苏千澈笑得很无害,声音很慵懒。

    依旧没人吭声,也没有人起身离开。

    苏千澈转头看向简璃:“璃王殿下,事情已了,便不耽误你了。”

    云烨:这哪里像是已了的样子?他们分明连一个眼神都不屑给你啊!

    简璃只深深地看了女子一眼,便对云烨道:“回去。”

    云烨带着疑惑和担忧推着简璃离开,简璃走后,众乞丐再次回到自己的位置,开始谈天说地,完全无视了苏千澈和红发男孩以及一头巨大的狼。

    苏千澈并未理会众乞丐,带着一人一狼慢悠悠地往红发男孩家里走去。

    两人一狼离开之后,几个乞丐围到络腮胡壮汉身边,七嘴八舌地问:“老哥,璃王殿下不是让咱们一辈子呆在这里不能出去么,怎么现在竟然又让咱们认新主子?”

    “老哥,咱们怎么对付那小子?”

    “对,三哥,怎么把他赶出去?”

    络腮胡大汉姓胡,家里行三,在军中被称为胡三,真实姓名倒是忘记了,手下人都亲切地称呼他为三哥。自从红发男孩的父亲堕落之后,胡三便成了大多数乞丐的首领。

    胡三剔了剔牙,然后往身边呸了一口,不屑道:“一个毛头小子,想让咱们认他为主,呸,老子在战场上杀蛮夷的时候,他还在他娘怀里吃奶!”

    “什么归零?老子让他知道什么是归零!”

    众乞丐连连附和:“要不是璃王殿下,咱们直接把那小子扔出去了!”

    “那三哥,咱们怎么对付那小子?”

    胡三扒了扒乱成一窝的头发,沉声道:“既是璃王殿下亲自送来,咱们就先冷他几天,让他自己知难而退,若是他不识趣,那就不必手下留情。”

    “嗯,就这样办,还想让咱们明天来集合,明天一个都不出现,看他怎么办!”

    “哈哈,你们看到了吗,刚才他说话咱们不应他之时,他那可怜样。哎,你说这样细皮嫩肉的公子哥,不在府里绣花,干嘛非要来和咱们作对?”

    “当然看到了,他笑得那叫一个尴尬,哎哟憋得我,差点没笑出来,哈哈。”

    “像这样的小嫩鸡,能坚持一天,我便一顿不吃饭!”

    众人的议论都留在了身后,苏千澈两人来到红发男孩家院子门口时,男孩的姐姐正弯着腰在院子里用木勺舀水浇菜,听到门口的声音,灰衣女子下意识抖了抖,才转过头来,看向门口。

    灰衣女子的目光一瞬间便被银狼王吸引,不过她也只是惊了一下,便转过头,看到男孩的一刻,灰衣女子便高兴地笑起来,又看到男孩身边气质卓绝的少年,便问道:“小弟,这位公子是?”

    苏千澈上一次来的时候,并未易容,所以女子并没有认出她来。

    “十公子。”十六答道。

    灰衣女子连忙把木勺放进桶里,走过来见礼:“小女子柳心柔,见过十公子。”

    苏千澈懒懒道:“本公子上次来过。”

    柳心柔想了片刻,像是想起了什么,低呼道:“您……您是之前的那位公子?快,快请屋里坐。”

    屋里采光不好,即便是大白天,依旧有些暗,也很狭窄,银狼王走进去之后,更显得空间逼仄。

    苏千澈坐在桌边,问:“你父亲没有回来?”

    “家父出去了……”柳心柔低声道,“公子先坐一下,小女子去泡茶。”

    虽然,这里几乎不会有人来拜访,可柳心柔还是准备了茶具,以备不时之需。

    很快,柳心柔便泡了茶出来,女子刚走到桌边,外面便传来一阵响动。

    “女儿,快出来,见一见你未来的夫君。”

    从外面传进来的声音很粗犷,柳心柔手一抖,刚泡好的茶掉在地上。

    茶壶四分五裂,茶水滚烫,溅了一些在女子腿和脚背上,她却来不及收拾,只急急向苏千澈告了罪之后,便快速走出屋,看到与壮汉一起的面容油光水亮的胖男人时,柳心柔眼底一片绝望。

    这个男人是户部侍郎俞老爷的远亲,今年四十有余,在京都做些生意,挣了不少银子,家里已经纳了十几房小妾,真正还活着的,也不知还有几个。

    自上一次柳喻舟带他回来之后,他便不时到家里来,每次都用恶心的眼神看她。

    本以为父亲虽然有些犯浑,却只是打她而已,没想到,他竟然把她卖给了这个胖男人。

    见柳心柔一动不动,柳喻舟顿时怒了,抬手便是一巴掌打在女子脸上,怒吼道:“下贱货,还不给未来夫君行礼!”

    柳心柔低垂着头,紧咬着唇,双手在身前紧紧扣在一起,没有说话。

    见柳喻舟又要动手,胖男人连忙阻止了他,“哎呀,柳兄,美人儿有点脾气是正常的,柳兄可不要打了,再打我可得心疼了。”

    说罢,胖男人又转过头,对柳心柔嘿嘿笑道:“嘿嘿,心柔啊,几日不见,可想死老爷我了。”

    柳心柔弯了弯身,低声道:“参见俞老爷。”

    “哼,看在俞兄的面子上,今天就放过你,还不快去沏茶,招待贵客!”柳喻舟放下手,怒喝道。

    “是。”柳心柔低声应了,便转头往屋里走去。

    “柳兄,别生气,晚上老俞再请你喝酒!”俞洪眯缝着一双老鼠眼色咪咪地看着柳心柔的背影,见女子行走间袅袅娜娜的模样,口水都快要流出来。

    “咱哥俩不说这些,咱们去喝茶,我那女儿虽然不听话,沏的茶却是好喝,老俞你可得尝一下。”柳喻舟揽起俞洪的肩膀便往屋里走去。

    俞洪连连应好,眯缝着的眼底却闪过一丝嫌恶,若不是为了得到那个娇滴滴的美人,谁会和一个脏乞丐称兄道弟?

    想到马上就能得到柳心柔那个美人,俞洪又高兴起来。

    没想到这乞丐一条街,竟然还藏着如此美人,真是他俞洪天大的艳福!

    “怎么回事,这个人是谁,为何会在老子家里!”一声暴喝响遍整条街,在街上乞讨的一群乞丐都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那个细皮嫩肉的公子哥,竟然直接挑了柳老大家,真是不知死活。

    苏千澈抬了抬眼皮,眸光慵懒地扫向门口的人。

    男人长得很粗壮,站在那里几乎把整个门口都堵住,让原本就不亮的房间显得更暗。

    不待苏千澈说话,柳喻舟便看到了银狼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给老子送狼肉来的,老子收下了,至于人,赶快滚出老子家!”

    “吼~”银狼王低吼一声,呲着牙目光凶狠地看着壮汉。

    “哈哈,竟然还是一只通灵性的畜牲,老子决定了,今天就吃了你!”说罢,柳喻舟便大步走进来,挥拳便向银狼脑袋打过去。

    “爹,不能这样!”柳心柔连忙大声阻止,可她的话,柳喻舟哪里会听,拳头丝毫不慢,眼看便要把银狼一拳打飞,忽听耳边一个浅淡慵懒的声音:“柳校尉真是好威风。”

    特殊的称谓,让柳喻舟拳头骤然顿住,下一刻,却仿佛夹杂着怨气恨意,铁拳更加快速地向银狼砸去!

    银狼王大吼一声,眼底闪过凶狠蓝光,大嘴一张,闪着寒光的牙齿便直接咬向袭来的铁拳。

    “哈哈,来得好!”柳喻舟看到银狼张开的血盆大口,竟是不闪不避,拳头在半空硬生生转了向,猛然从银狼下颚向上挥去。

    银狼眼中凶光更甚,右爪伸出,尖利的爪子便狠狠地抓向柳喻舟手臂。

    眼看一人一狼便要肉搏在一起,斜地里却忽然伸出一把羽扇,轻按在男人粗壮的手臂上。

    羽扇看起来毫无重量,按在柳喻舟的手臂上,却让他半分也动弹不得,就在男人惊疑的瞬间,银狼的爪子便落在了男人右臂上。

    柳喻舟手臂瞬间喷溅出几股血柱,血腥气快速笼罩了整个小屋。

    “啊!”

    “啊!”

    两声惊叫同时响起,柳心柔快速跑了出去,片刻拿了一把锄头进来,色厉内荏地盯着银狼王。

    俞洪还在门口,刚看到银狼之时便吓得说不出话来,此刻银狼抓伤了人,他更是吓得叫出了声。

    红发男孩眸光动了动,却无丝毫反应。

    见柳喻舟被制住,银狼王一爪之后也停止了攻击,却依旧兽瞳竖起,凶狠地冲柳喻舟低吼。

    柳喻舟似是没有看到左臂上的伤口,表情复杂地看一眼臂上羽扇,随后猛地伸出左手,五指微弯,利爪直接抓向坐在桌旁的苏千澈脖颈!

    “老子不相信,老子还干不过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男人的暴喝声响彻整个小屋。

    五指如鹰的利爪,转瞬便出现在少年面前,少年身体微往后倾,左臂随意搭在桌子边缘,右手羽扇轻点柳喻舟左手,男人含怒一击便再次夭折。

    柳喻舟再次一愣,空出来的右手握拳,再次打向桌边慵懒的少年。

    右拳动作再次凝滞,柳喻舟像是不信邪一般,通红着双眼,再次换手出击。

    如此数次过去之后,男人累得开始喘气,左手上的伤口也因为剧烈运动血流更快,少年嘴角却勾着懒懒的笑,仿佛在闲庭信步,悠然惬意。

    然后,苏千澈像是玩累了,执起羽扇,在男人停歇的片刻,轻点在男人胸口,下一刻,男人就像是被炮弹轰击,健壮的身体猛然往后飞去。

    噼里啪啦,柳喻舟撞烂了一张椅子,身体狠狠撞在墙上,本就不坚固的墙壁晃动了几下,连带整个小屋都动了动。

    “别……别打了!”柳心柔连忙放下锄头跑到柳喻舟身边,想要把他扶起来,却被柳喻舟猛然一挥臂,直接甩出去撞到墙头。

    “你这个贱货,竟然带人回来打老子,老子打死你!”柳喻舟抬手擦掉嘴边的血迹,手撑着地面站起身来,便要往被扔在地上的柳心柔走去。

    “看起来,柳校尉还没有打够。”苏千澈声音清越,仿佛山涧水珠从山石上缓缓滴入清泉中。

    听到少年的话,柳心柔顾不上被甩出去受的伤,忍痛跑到少年面前,直接跪在地上,连连道:“请公子手下留情,不要再打了,小弟,快劝劝公子,不要再打了。”

    柳喻舟却是丝毫不领情,大步走到柳心柔面前,直接拎起她怒喝道:“给老子起来,老子的事情要你管,给老子滚!”

    苏千澈微侧着头,嘴角一丝邪气的笑:“他这么对你,甚至都把你卖了,你竟然还为他求情。”

    柳喻舟正要把柳心柔扔出去,闻言动作顿了顿,随后以更大的力道把人直接扔出屋外,才冷声道:“老子的家事,与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有何干系!”

    红发男孩咬了咬唇,快速走出去。

    苏千澈轻笑一声,并未接话,只缓缓道:“柳喻舟,年四十,曾任噬魂军三营校尉,统领噬魂军两千人,骁勇善战,曾率部下迎战北夷一万人,损失五百人,歼灭敌军。”

    “四年前,柳校尉再次率领部众战胜北夷,却在战胜之后,率四百五十八名残兵逃离战场,回到京都城东隆林街的家,只因……”

    “别说了!”柳喻舟猛然喝道,似是想到以前的往事,眼底通红,隐有泪意,“你知道什么,你他妈什么都不知道!别以为很了解老子,给老子滚!”

    柳喻舟猛地一拳狠狠砸在桌子上,桌子应声而碎,他一甩手,指向门口:“滚,都他妈给老子滚!”

    苏千澈勾了勾唇,懒懒笑道:“柳校尉,这里已被本公子征用,要滚,也是你滚。”

    柳喻舟狠狠咬牙,拳头握得嘎吱作响,他狠狠盯着慵懒坐着的少年,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好,老子滚,老子现在就滚!”

    说罢,大步走出去,走到门口时,一拳猛地砸向门板,门板瞬间四分五裂一些碎屑扎进男人拳头上,他却似毫无察觉,带着满腔怒气走了出去。

    院子里,柳心柔在十六的搀扶下已经站了起来,她捂着胸口,低声喃喃:“爹竟然已经是校尉,还是统领噬魂军的校尉……为何,为何爹说他只是一个小兵?”

    说着说着,柳心柔的眼泪便掉了下来。

    柳喻舟原本有如此大好的前途,却因为她,都是因为她,不止让他当了逃兵,还变得如此颓废。

    “姐姐。”十六低声喊道,头顶的呆毛弯下来,连耀眼的红发都似黯淡下来。

    俞洪是个有眼力见的人,见柳喻舟都奈何不得那个纤瘦的少年,便也知道今日讨不了好处,便对柳心柔道:“心柔啊,过几日老爷我便来接你,进了俞府,你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也不用担心会被你爹打了,你等着老爷我啊~”

    “滚……”十六看他一眼,眼底紫光萦绕。

    俞洪眉头紧皱,在男孩耳边咬着牙轻声道:“哼,一个小屁孩,等老爷我抬了你姐姐进府,再收拾你!”

    说罢便不再多呆,喊着‘柳兄等等我’便离开了。

    屋里,苏千澈看一眼一片狼藉的房间,手指转动着羽扇走了出去。

    “公子!”柳心柔见到她,猛然跪了下来,更拉着十六一起跪下,哽咽道:“小女子不知道公子来此处的目的,但是公子调查了家父,必然不是为了害家父,公子,求您救救家父,当年的事情,都是小女子的错,都是小女子的错,与家父无关……”

    苏千澈微歪着头,以羽扇轻抵下巴,漫不经心地说道:“本公子为何要帮你?”

    柳心柔轻咬了咬唇,低声道:“小女子可以卖身,做牛做马,伺候公子一辈子。”

    “本公子不需要侍女。”苏千澈懒懒道。

    “那……那公子……公子需要什么?”柳心柔颤抖着问道。

    “本公子……要他。”苏千澈以羽扇指着红发男孩,微眯了眯眼,“把他的卖身契给本公子,以后,他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把十六留在身边,她必须断绝所有后患。

    柳心柔看向身边的男孩,男孩眼底茫然,不知道在想什么。

    柳心柔咬了咬牙,低声道:“公子……”

    苏千澈并不勉强她,只说道:“你还有半天时间考虑,明日上午,本公子要听到答案。”

    说罢,便慢条斯理地走出去。

    找了一家看起来整齐一些的房屋,苏千澈以武力把里面的乞丐赶出来之后,便大摇大摆地住进了里面。

    房屋简陋,采光却是较好,屋里光线很足,苏千澈找了新的被子铺上,懒懒瘫在床上。

    每次昏迷之后醒来的一两天,虽身体已经彻底好了,却依旧觉得全身无一处不痛,这也导致她的痛感神经极为敏感,所以她极怕痛。

    银狼躺在床头,大脑袋蹭了蹭少年的手。

    苏千澈摸了摸银狼脑袋,皮毛真顺滑。

    嗯,某人的皮肤也是这般顺滑。

    想到为司影上药之时,男子背后如丝般顺滑却又带着柔韧的肌肤,手感真不是一般的好。

    这般想着,苏千澈搓了搓手指,嘴角微勾,缓缓合上眼。

    再睁眼之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一缕月光从破了两个洞的窗纸上照进来,照在银狼光滑的皮毛上,银狼的皮毛也似散发着莹莹光辉。

    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苏千澈转过头去,见到门口的人影,微微眯了眯眼。

    门外,白衣男子长身玉立,背光下,男子的轮廓有些模糊,银白色月光洒在男子身上,在他背后镀上一层银白光辉,夜风吹过,男子的发丝和衣摆在风中轻轻晃动。

    男子气质清贵,即便看不清五官,他却依旧像发着光一般,是众人视线的焦点。

    男子抬步,迈进房间,不疾不徐地朝床上的女子走过来。

    仿佛穿越了时间空间,跨越了天地山河,男子携漫天星辰而来,缓缓走到女子身前。

    “苏小姐。”清透明澈的嗓音,如同天籁,从九天之上悠悠然传入凡尘。

    男子左臂撑在床边,微俯下身,琉璃般盈透的双眸里,似盛满一地明光,眸底,清晰地映出少年慵懒微睁的双眸,似有璀璨星河在其间缓缓流淌。

    “司美人儿?”苏千澈红唇轻启,眸底带着雾里看花的朦胧。

    司影薄唇微勾,净透如湖的眼底弥漫出山花烂漫的笑,“在影眼中,唯苏小姐当得起美人二字。”

    男子分明拥有颠倒众生的容颜,却认真而专注地看着她,说唯她当得起美人二字,即便是对容貌不甚在意的苏千澈,此刻也不自禁地眯了眯眼,觉得司影此话甚合心意。

    “司美人儿的容貌,也勉强能入本小姐的眼。”苏千澈轻笑道。

    司影在床头坐下,清透如泉的眸看着床上少年,似带着点点委屈,“初见时,苏小姐可不是这般说的。”

    银狼王极力往后缩着身体,减小自己的存在感。

    这……这个对着女人撒娇的男人,绝壁不是它曾经的主人!

    男子清越的嗓音中似带着一丝雾蒙,琥珀色双眸就那般专注却委屈地看她,让苏千澈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坏事。

    “本小姐说什么了?”苏千澈眨了眨眼,长睫微颤。

    “苏小姐说,对影,很、感、兴、趣。”司影撩起少年颈侧发丝,在花般优美的指尖把玩,随后,男子倾身,看着少年的眸,缓缓补充道:“对影的技术,也是,兴、趣、十、足。”

    男子一字一顿,声音里似带着能激起电流的低低磁性,而‘技术’二字,更是咬得很重。

    男子低迷的声音响在耳畔,似有一根羽毛在耳廓里缓缓滑动,引人不自觉微微战栗。

    苏千澈抬手挖了挖耳朵,那种撩人心弦的感觉才消散去一些。

    “那时候,本小姐并没有被咬一口。”苏千澈缓缓开口。

    司影突然笑了,浅浅的弧度留在唇畔,如昙花在暗夜里盛放,美得不可思议。

    “原来苏小姐介意这个。”司影抬手,把外袍领子向下拉了拉,露出白天鹅般修长优雅的脖颈,“不如,苏小姐咬回来?”

    男子双手撑在少年脑侧,如玉的容颜近在咫尺,浅浅的呼吸喷洒在少年脸颊,苏千澈咽了咽口水,这样的美人,做出如此任君品尝的姿态,她怕是会控制不住。

    “好啊。”苏千澈的声音极为欢快,伸手,直接勾住司影脖子,慵懒的眸底星光闪耀,“那本小姐就不客气了。”

    说罢,苏千澈手臂一用力,男子似猝不及防,双臂微弯,顺着力道,身体虚压在女子纤细的娇躯上。

    呼吸骤然被女子身上浅淡的幽香充斥,司影眸光微深,嘴角绽开完美的弧度,“如苏小姐所愿。”

    鼻端全是男子清冽的冷香,耳边是男子悠长的呼吸,几缕黑绸般的发丝散落在脖颈,微微的痒。

    苏千澈深吸一口气,平缓了无端紊乱的心跳之后,微抬起头,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太过轻易得到的东西,本小姐不稀罕。”

    “哦?是吗?”司影抬起头看她,笑靥如花,“苏小姐真不稀罕?”

    眼前男子笑靥太过美好,令人窒息。

    苏千澈心脏漏跳一拍,眸光一瞬不瞬地看着男子。

    美色果然是最大的杀器,面对不遗余力出卖美色的司影,苏千澈默默地把刚才的话收回。

    “嗯?苏小姐。”司影见她似呆愣似懊恼的模样,眸底似盛了一池星光。

    或许是房间里气氛太过朦胧,或许是男子眼底星光太过耀眼,苏千澈缓缓开口:“呵,司公子如此美人,本小姐可以为司公子破例一次。”

    说罢,女子嘴角带着痞痞的笑,殷红丰润的唇缓缓向男子樱花般粉嫩的薄唇凑过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