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42章 一针见血
    入夜,京都城里燃起万家灯火,御书房里亦是灯火通明,简麟天揉着额头,把书桌上的奏折扔到一边。

    虽还未入深秋,天气却也渐凉,不时有一阵风吹过,带起丝丝凉意。

    万公公把披风披在简麟天身上,低声道:“皇上,天凉了,早些歇息吧。”

    简麟天沉沉地叹一口气,手指按压着太阳穴,“这九弟,就不能少给朕添些麻烦,瞧瞧这些,全是弹劾他的奏折!”

    桌案上,摆放着高高几叠奏折,简麟天一一指过去,“这些,这些,没一个不是……”

    “皇上,璃王殿下可不就是这种脾气,您也别太操心了。”万公公安慰道。

    简麟天拉了拉身上的披风,又叹一口气问:“小福子,九弟是不是在防着朕?”

    万公公表示,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

    “皇上是九五之尊,于君臣,于兄弟,璃王殿下对皇上保持敬畏之心,是理所应当的。”万公公避重就轻地答道。

    “九弟还小的时候,与朕的关系可是极好。”简麟天道。

    万公公不说话,心里却在默默想着,那时候您可还没当皇上,关系自然是不一样

    “自从朕当上皇上之后,九弟便从不在朕面前表现出真实情绪。”简麟天捏了捏眉心,“小福子,你说这苏家小七,会不会改变九弟?”

    九弟如此纵容她,应该不只是利用。

    万公公轻咳一声道:“皇上,依老奴看,以璃王殿下的性子,苏小七要改变璃王,怕是极难。现在看上去璃王对苏小七有几分纵容,不过是觉得找到一个好玩的小玩意罢了。”

    “也是。”简麟天站起身来,拉了拉身上的披风,抬步往外走,“随朕出去走走。”

    万公公应声是,便跟了上去。

    两人刚来到御书房门口,便见远处一人步履匆匆而来。

    来人一袭深紫色长袍,身姿笔挺,面容俊朗沉稳,一头青丝用玉冠挽得一丝不苟。

    “父皇!”简泽轩大步走到简麟天面前,沉声喊道。

    万公公亦随之行了礼。

    简麟天双手负在身后,目光威严:“轩儿,深夜来此,所为何事?”

    简泽轩并未拐弯抹角,沉声道:“儿臣不愿与苏七小姐解除婚约,求父皇收回成命!”

    简麟天没有直接回答,转身往旁边的走廊走去,“轩儿,陪朕走走。”

    简泽轩微抿着嘴,顿了顿,便跟了上去。

    月光清凉如水,不时吹拂而过的风送来花草的淡淡清香。

    三人在走廊上缓缓走着,过了片刻,简麟天问:“轩儿,你为何执意要与苏小七成亲?”

    简泽轩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起,月光轻浅的光辉中,男子淡棕褐色眼眸里闪过一道不知名情绪。

    他道:“这桩婚事,是母妃与苏七小姐的母亲定下,若非苏七小姐的母亲,不仅母妃有危险,儿臣更是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儿臣不愿做忘恩负义之人,求父皇收回成命。”

    简麟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轩儿,你与苏家小七,可有过越矩的举动?”

    简泽轩愣了愣,随即眉头微锁,父皇为什么这么问?

    “皇上,儿臣……”

    “你可是喜欢苏家小七?”简麟天打断他的话,淡淡问。

    简泽轩咬了咬牙,声音低沉地说道:“父皇,儿臣非她不娶。”

    “轩儿啊,你可知,这桩婚事,是谁求父皇解除的?是苏小七亲口求朕,她说,现在不想成亲……”

    简泽轩猛然顿住脚,眼底一闪而过的错愕异常清晰。

    苏小七在哪里,他并不知道,可在这段时间里,能见到皇上的,绝不会有苏小七。

    那苏小七是怎么求皇上解除婚约的?皇上为何又要答应她?

    “她……只是说不想成亲?”并不是说不想和他成亲,不是吗?

    “她说要去寻她的父母。”简麟天道:“轩儿,你可知那十公子是什么人?”

    简泽轩微皱起眉,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何突然提到十公子?

    忽然脑海里一道灵光闪过,简泽轩不敢置信地看向简麟天。

    难道真的是他想的那样?

    简麟天见他错愕的模样,心里窃喜,这个儿子一向沉稳,极少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情绪外露,除了在简璃的接风宴上,他出言顶撞之事,现在倒是再次看到他另外的模样。

    虽心里窃喜,简麟天面容却依旧威严,“看来你也猜到了,没错,那个十公子的少年,就是苏小七。”

    万公公悄悄抹了一把汗,皇上啊,苏家小七可是叮嘱您她的身份要保密啊,您这转头就把她给卖了,这……

    额……好像皇上并没有答应替苏小七保守秘密啊……所以可怜的苏小七,哎……

    简泽轩猛地垂下眼睫,虽然他曾经便怀疑十公子就是苏小七,可真正得到证实,心里却有些难言的感觉。

    在十公子身边,他觉得安心,为何看到苏千澈,他却极为暴躁易怒?

    似乎,十公子才是真实的她,而苏小七,不过是一个伪装而已。

    “苏小七执意要退婚,朕也没有理由不答应。”简麟天悠悠道,一双威严凛冽的龙目里似闪过一道促狭的光,“不过,你们退了婚,从头开始,不是更好?”

    “什么意思?”正在想事情的简泽轩一愣。

    “明日婚约解除之后,你们二人可都是自由身,男未婚女未嫁,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简麟天缕着胡须,觉得这个主意颇为不错。

    万公公再次抹了一把汗,皇上啊,您刚才可是希望苏小七与璃王殿下在一起,现在怎么又鼓励怀王殿下掺和进去?

    简泽轩心底升起一股喜意,既然苏千澈如此反对,不如便解除了罢,没有了婚事的束缚,只要他以后好好待她,必然可以让她回心转意。

    想到此处,简泽轩按捺下心底喜意,对简麟天道:“谢父皇提点。儿臣先行告退。”

    简麟天拍了拍简泽轩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啊,可得加把劲,苏小七可不是普通女子,若不早日拿下,以后对手可是不少。”

    “好了,你回去吧。”

    “谢父皇。”简泽轩说罢,便大步往回走,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很不错,行走间都带着风。

    “皇上……”万公公低声道,怀王心心念念不愿解除的婚事轻易解除了,却还能让他如此高兴,皇上不愧是皇上啊。

    可是……

    “小福子,有话就说。”

    “皇上,您刚才不是说,要让璃王殿下……”

    “哈哈,朕可什么都没说。”简麟天笑道,“若是没有危机,九弟怎么知道要把握苏小七,朕还挺喜欢那苏小七,让她当九弟的媳妇,九弟不亏。”

    “可是,皇上,怀王也是您的儿子……”还是亲的,不是捡的。

    “嗯……”简麟天捋了捋胡子,“正因为轩儿是朕的儿子,所以朕才会有此计策,不管他们谁把苏小七追到手,都没有流到外人田嘛。”

    万公公在心底叹一口气,若怀王殿下真有机会,苏小七也不可能会如此坚决地要解除婚约,只要苏小七有一丝犹豫,怀王也能有机会与她重新开始。可苏小七半分犹豫也无,怀王的这份执着,注定会无疾而终。

    可怜的怀王殿下,被皇上耍了还不知道。

    隆林街,街道上极为安静,没有一丝声响。

    夜风透过窗口吹进房间,纱帐在风中荡出浅浅涟漪。

    房间里很暗,看不清实物,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夜风送来一阵浅淡至极的冷香,一个修长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床前。

    正在床上睡觉的苏千澈忽然睁开眼,闪电般伸手拉住来人手腕,把他扯到床上,一翻身,便把人压在下面。

    男子丝毫没有挣扎,任由她动作。

    “苏小姐还没睡。”男子含笑的轻柔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一双琥珀色净透的眸,似在暗夜里也散发着微微的光。

    “司美人儿~”苏千澈左臂撑在司影脸侧,右手指尖滑过男子白瓷般的脸颊,声音有些慵懒:“司美人儿很喜欢半夜光顾女子闺房。”

    司影轻笑,琉璃般盈透的眸底清晰地倒影出少年慵懒的容颜,“苏小姐误会了,影只喜欢,光顾苏小姐的闺房。”

    刻意压低的男性嗓音带着低低蛊惑,一寸一寸,似撩在心尖。

    苏千澈微眯起眼,手指微微曲起,用修剪得整齐的指甲轻刮过男子完美的轮廓,最后停顿在男子性感的喉结上。

    司影微抬起头,修长的脖颈在苏千澈慵懒的眸中显露无疑。

    “苏小姐如此热情,影受宠若惊。”

    男子说话之时,喉结微微上下移动,传到苏千澈指尖,似带起一丝丝轻颤。

    “司美人儿做出如此诱人模样,是想勾引本小姐?”苏千澈指尖再次向下,滑到男子颈窝处,手指轻压在男子衣领处。

    “不。”司影轻笑,清透的眸底映照出漫天繁星,“今夜来此,一则赔罪,对于曾经吓到苏小姐,影表示歉意,二则……”

    男子顿了顿,眸底似有暗光闪过,他抬手抓住女子乱动的手,身体微微一动,刚才还坐在他身上的苏千澈转瞬便被压到身下。

    “二则……”司影低下头,磁性低哑的嗓音在女子耳边轻道:“是为,真正陪苏小姐一晚。”

    如那一晚一样,司影把苏千澈双手压在脑侧,双手十指紧扣女子纤细十指,薄唇移到她白皙的脸侧,似有若无地轻碰,“影今晚便好好伺候苏小姐,保证让苏小姐满意。”

    苏千澈转过头,看着男子半迷离的眸,一本正经地说道:“司美人儿,你顶到我了。”

    司影:……

    屋子里暧昧的气氛,被苏千澈淡然的眼神,平淡的语气完全打破,司影脸色之复杂,无法用言语形容。

    他轻咳一声,松开苏千澈的双手,坐到苏千澈身旁,从腰间摸出一个东西,递给她,“罪魁祸首是它。”

    经过刚才的动作,男子半束的头发已经散开,如一匹丝缎披散在脑后,有几根散落在额角,衬着白瓷般皮肤上一丝浅浅的红霞,让水晶般干净纯粹的他多了一丝魅色。

    苏千澈不由多看了他一眼,才缓缓坐起身来,接过男子递过来的东西。

    是一把匕首。

    入手微微的凉,刀鞘上刻着古朴精美的花纹,刀柄上,一颗菱形红宝石在暗夜里依然散发着妖冶的光芒。

    “苏小姐早上把匕首送给了影,想必没有武器可用,这把匕首送给苏小姐。”司影轻笑,那笑里,多了一抹难言的味道,“苏小姐的匕首,影会一直贴身带着。”

    苏千澈没有理会他,拔出匕首,便被一道亮眼的光芒晃花了眼。

    嘴角噙着一丝笑,苏千澈随意在半空比划了一下,便见一道道光芒闪过,仿佛空气都被割裂开来。

    不错,比她随意找人打造的强多了。

    “这把匕首削铁如泥,苏小姐小心些。”司影抓住她的手不让她乱动,以免她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伤到自己。

    “匕首不错,本小姐收下了。”苏千澈把匕首入鞘,抬眸对司影道:“东西送到,司美人儿可以离开了。”

    “苏小姐,影现在无处可去,你可是答应了收留影。”司影清透澄澈的琥珀色瞳眸里有丝丝委屈。

    苏千澈额头黑线,半瞬,她眨了眨眼,“正好,本小姐的侍卫负伤在休息,麻烦司美人儿替本小姐守夜,本小姐要休息了。”

    “苏小姐,你真的忍心?”

    回答他的,是一记拳头。

    司影坐在窗边,转头看向床上女子模糊的轮廓,琉璃般的双眸里闪过一道金光。

    阿澈,你是我的。

    ……

    相府门口,两株柳树在微风中枝条摆动,一辆马车在朱红色大门门口停下,十一从马车上跳下,转头撩开车帘,不过片刻,一身简单男装的苏千澈从马车里走出来。

    相府守卫正在打盹,听到外面的声音,揉了揉眼睛看过来,这一看,顿时瞪大了眼:“七……七小姐?”

    “怎么?”苏千澈见他一副见鬼的模样,不由觉得有些有趣。

    “你……你竟然……还活着……”守卫不敢置信地喃喃着,进了璃王府,竟还能活着出来?!

    十一眉头微皱,这人怎么说话的?

    “本小姐活着,很奇怪?”苏千澈挑眉。

    “不,不……只是属下太久没有见到七小姐,有些震惊罢了。”守卫很快便反应过来,尴尬地笑道。

    苏千澈不再理会他,左手负在身后,右手转动着羽扇慢条斯理地走进相府。

    虽然苏千澈并未易容,可高高束起的头发,和简单利落的男装,加之她从骨子里刻出来的慵懒恣意,让身为女子的她,多了一股翩翩贵公子的味道。

    十一跟在苏千澈身后,微垂的眸看着她精致的侧脸。

    曾经那位小姐胆小痴傻,虽有着精致的五官,却如明珠蒙尘一般,丝毫无法吸引人的目光,可现在的小姐,却是气质独特,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光芒让人移不开眼。

    “站住!”一声尖利的大喝响起,很快,一个一身粉红如化蝶般的人影便翩然飞了过来。

    “小贱人,你还有脸回来!”苏凝雪看到苏千澈,便觉长久以来积攒的怒气值达到了顶点,直接抬手,一巴掌便甩了过来。

    一只大手迅速抓住女子的手,如铁钳般的手掌,让苏凝雪手臂停在半空,再动不得半分。

    “你,你这个贱奴才,竟敢碰本小姐!”苏凝雪打人的动作被阻止,顿时气急败坏。

    “十一,放开她。”苏千澈懒懒说道。

    十一闻言,丝毫没有犹豫地放开了苏凝雪的手。

    “哼,算你识相,本小姐……”

    苏千澈懒懒勾了勾唇,“以后不要碰这种女人,脏手。”

    十一低声应:“是。”

    “你,你……”苏凝雪顿时气得咬碎一口银牙,她恶狠狠地指着苏千澈,片刻又像是响起什么来快速缩了回去,俏丽的脸蛋上一片铁青。

    “六小姐,我并没有爬璃王殿下的床,怎么会没脸回来?”苏千澈用羽扇挑起苏凝雪下颚,看着她气急败坏的眼睛,轻笑道。

    苏凝雪一张脸霎时青白交加,后又变得通红,不知是气的还是臊的。

    “你这个贱人,都已经自己送到璃王殿下府上了,你还能是清白的?!”苏凝雪一把扒开苏千澈的羽扇,丝毫不顾形象地大吼道。

    看着眼前仅十四五岁,眼底便写满恨意的女子,苏千澈轻哼一声,缓缓道:“璃王殿下亲自前来接我进府,而六小姐,巴巴地爬上璃王的床,却被赶了出来。”

    “你,你闭嘴,闭嘴!”苏凝雪用力捂着耳朵,尖声喝道。

    “拜托,下次把战斗力提高一些,再来找茬。”就这种战五渣,还老是来找茬,真不知她脑袋里都装的是什么。

    苏千澈用羽扇敲了敲苏凝雪的头,才慢悠悠地走了。

    “你……你……”苏凝雪狠狠地瞪着女子远去的背影,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一路上,遇到不少下人,看到两人便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苏千澈并未理会他们,带着十一去到西头小院。

    小院久未有人住,竟也打理得整整齐齐,花坛里的两株枣树光秃秃的,继树叶掉光之后,青枣一个也没了。

    苏千澈转眸看向枣树旁的围墙。

    第一眼看到司影的时候,便被他美出天际的容颜惊艳到,以致破例收留了他。若当时没有救他,现在是不是就会少很多麻烦?

    才短短数月而已,现在想来,竟恍如隔世。

    “小姐……”

    十一低沉的嗓音打断了苏千澈的思绪,她缓缓走进院子,十一动作迅速地从房间里拿出躺椅和小桌,放在院子里,除了少了一个青橘,一切都与之前一样。

    苏千澈慵懒地躺在躺椅上,眯着眼晒着太阳。

    十一静静站在她身后,微垂的黑眸里,映着女子慵懒精致的容颜。

    不知过了多久,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以太子简沐欢为首,在他身侧,是怀王简泽轩,身后跟着大夫人,丽姨娘梦姨娘,还有相府三位小姐以及丫环下人们,还有远远在最后面跟着的苏煊铭。

    一大群人来到小院外,简沐欢看到院中躺着的女子时,便笑得如骄阳般灿烂。

    “苏小七,又见面了。”简沐欢朗声笑着,几步走到院子里。

    众人跟在他身后走进去,让本就不宽敞的小院更显得拥挤。

    苏千澈半睁开眼,看到笑容明媚的简沐欢,目光落在他手中物事片刻,懒洋洋坐起身来,还不等她开口,便有人说话了。

    “澈儿,你这身衣服是怎么回事?一个女孩子怎么能穿这种衣服?头发也不好好梳起来……”丽姨娘微皱着眉头说道。

    “澈儿,面对太子,你怎能如此无礼?还不快起来行礼!”梦姨娘轻声提醒道。

    两人的声音虽低,可在安静的小院里却显得极为突兀。

    “对啊,七妹妹,你平日里不懂规矩便算了,在太子面前,可一定不能失了礼数。”苏凝雪附和道。

    苏千澈掸了掸衣摆,半个眼神也没有施舍给她们,懒懒地问:“太子殿下,你怎么亲自来了。”

    简沐欢似是没有看到她的无礼,反而笑道:“如此重要的事情,本宫怎会不来凑热闹。”

    见简沐欢丝毫不介意苏千澈的粗鄙,甚至还一副好友见面的轻松口吻,苏府的夫人小姐们都暗自咬牙,暗恨这个小傻子究竟有什么能耐,怎地连太子殿下都对她如此纵容。

    简泽轩看着苏千澈慵懒从容毫不在意的模样,心里很不是滋味。

    只要婚事解除,只要他好好待她,她就会回到他身边么?

    简沐欢笑罢,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怀王简泽轩,苏丞相之女苏千澈接旨。”

    苏千澈站起身来,简泽轩走到苏千澈身边,两人一同站在简沐欢面前,其他人也都呼啦啦站到两人身后。

    “皇上有旨,今怀王简泽轩,与相府七小姐苏千澈因……八字不合,不宜同处一室,遂与今日解除婚约,从此以后,两人无任何瓜葛。”

    几位夫人小姐听到这样的理由,都是一怔,继而暗自恼恨。

    什么八字不合,分明是那小贱人不知检点,行为不端,品德不佳,所以皇上才会让怀王与她解除婚约!

    苏千澈听言,眨了眨眼,差点一口血喷出来。皇上的圣旨绝不是这样的,可简沐欢竟是如此任性,篡改皇上圣旨,竟然说什么八字不合……这绝对是古代分手离婚最佳理由,对谁的名声也不会有损。

    当然,身为古代女子,解除婚约本就是有损名声之事,如此强大的解除婚约的理由,确实可以让苏千澈名声受损程度降到最低。

    原来简沐欢是因为这个,所以才会亲自来宣旨的吧。

    苏千澈微垂了眸,掩下心中异样,抬手接过圣旨,“民女接旨。”

    简泽轩看一眼身旁女子,见她低垂着眸,看不清眼底情绪,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她就那么想要摆脱他么?

    过了片刻,简泽轩沉声道:“儿臣接旨。”

    宣完旨,简沐欢又恢复了阳光明媚的模样,“既然婚约已经解除,便把你们订婚之时所赠的信物归还对方吧。”

    大夫人早已拿好了定亲信物,与简泽轩交换信物之后,苏千澈与简泽轩的婚事便彻底解除。

    解决了一桩麻烦事,苏千澈心里并无什么特别感受,毕竟,不管是否有婚约在身,她不想嫁的人,谁也不能勉强她。

    倒是简泽轩不时看她一眼,欲言又止。

    几位夫人小姐更是围着她安慰起来。

    “澈儿,不要伤心,娘过几日便挑几个好人家的公子让你瞧瞧。”

    “七妹妹,别难过,京都有许多公子少爷,虽然比不上怀王殿下,可与七妹妹相配的,倒也不少。”

    “小澈的亲事,无需你们操心。”一直未开口的苏煊铭冷声说道。

    他沉默地站在一旁还好,一说话,便似有一阵阵冷风吹过,还不到秋末的天气,却似已经让人感受到冬的寒凉。

    三位小姐顿时都闭了嘴,苏凝雪和苏柳烟咬了咬唇,颇有些不甘心,可是在太子面前,她们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把满腔怨气再次加诸在苏千澈身上,觉得她让她们丢了面子,都是因为她,才让他们在太子面前丢了面子!

    大夫人面色有些不虞,却很快压了下去,柔声说道:“铭儿,娘是澈儿的娘亲,她的亲事自然由娘来安排。”

    “不必。”苏煊铭再次冷声道。

    苏千澈不由抬眸看他一眼,难道他已经接受她这个占据了他妹妹身体的孤魂野鬼?

    “苏夫人,本王虽与千澈解除了婚约,却也无需为她操心亲事。”简泽轩亦道。

    他的话一出口,众人便有些看不懂了。

    怀王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他恨死了苏千澈,自己不想要,也不准别人得到?

    那以后谁还敢娶那小贱人?!

    想到此处,三位夫人和小姐不由在心底冷笑,若是把怀王的本意拆穿,那小贱人好不容易保下来的一点面子里子可都要丢尽了!

    大夫人温雅地笑着正要开口询问,便听简沐欢道:“苏小七既然没有要嫁人的打算,三位夫人便也不要为她寻夫婿了。”

    连太子都开了口,三位夫人只得暗自咬牙,不让她们管?她们还不愿管!一个小傻子,名声都毁尽了,嫁不出去,也无需她们操心。

    于是三人应道:“是,太子殿下。”

    “此间事已了,苏小七,咱们去玉春楼喝酒去。”简沐欢朗声邀请道,随后对苏千澈挤了挤眼,“煊铭也要随本宫一起哦~”

    苏煊铭俊挺的眉峰皱了皱,却没有反对。

    苏千澈轻笑了笑,“却之不恭。”

    “澈儿,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喝酒?”两位姨娘再次提醒道。

    “七妹妹,女子就要有女子的样,你如此粗鄙,难怪……”接下来的话苏凝雪没有说出来,可众人都知道她话里的意思。

    苏煊铭深邃的眸中闪过幽光,最终却是什么话都没说。

    简泽轩却是眉头紧皱,沉声道:“本王与千澈之事,无需他人置喙。”

    简沐欢并未理会几个女人,听到女子干脆的回答,他笑得越发灿烂,“小七喝酒怎么了,本宫就喜欢小七这直率性子。”

    他的话音落下,几位夫人小姐顿感一阵惊悚,太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太子喜欢这小贱人?!

    不不不,怎么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简沐欢却没有理会面色不太好看的几人,转头看向简泽轩,“五弟,你可要来?”

    简泽轩眼角余光扫一眼苏千澈嘴角微勾的弧度,声音低沉地说道:“既是皇兄邀请,臣弟岂有拒绝之理。”

    苏千澈抬眸,懒懒睨他一眼,以他之前坚决不退婚的态度,本以为他会暴怒,现在怎会如此平静?

    甚至还要与她一起喝酒。

    “走走,现在便随本宫一起去。”简沐欢朗声招呼着几人向外走去。

    苏千澈走到相府几个女人面前,微低下头,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夫人有那个心思,还是多操心一下这三位小姐,毕竟,她们的名声似乎不太好,要想找个好人家,怕是有些困难。更别说像太子殿下……和怀王殿下这样如此杰出的男子。”

    六位夫人小姐甚至下人们都齐齐变了脸色,苏千澈却似丝毫未觉,说罢,便轻笑一声,站直身走到门口几人身边,末了,又像是想起什么来一般,转过头,对已经面色铁青几人轻声道:“身为女子,还是要矜持一些,像什么脱了衣服爬床这种事情,还是少做为好。”

    女子笑得轻柔,嘴角似有若无的弧度完美无瑕,慵懒半阖的眸底似有星河流淌,耀眼至极。

    可在几个女人眼中,她却仿佛是一个恶魔,如此恶毒,专门挑人痛处踩,踩了一脚还要再踩一脚!

    她们目送着苏千澈背影离开,眼底的恨意都快要溢出来。

    几人走出小院,简沐欢笑出了声,“小七,本宫还以为你会无视她们,没想到,一针见血啊!”

    虽然与简沐欢接触不多,可苏千澈却总觉得与他在一起时,整个人都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我本不想理会她们,可她们老喜欢跳出来蹦跶。”苏千澈耸了耸肩,颇有些无奈的模样。

    “哈哈,不说这些糟心事,听说玉春楼来了两个小倌,那模样生得可是俊俏,小七,要不要……”简沐欢对苏千澈眨眨眼。

    “噗……”苏千澈一口喷了出来,这才想起来,简沐欢所说的玉春楼,可不就是她曾经去的青楼么?

    有小倌?简沐欢到底是从何处看出来,她会去找小倌的?!

    而简沐欢的话刚落,他便感觉到周围三道杀人目光,嗖嗖向他袭去。

    苏煊铭目光冰冷,简泽轩沉着脸,十一薄唇紧抿,总之没有一个有好脸色。

    简沐欢可不想被他们的目光凌迟,连忙改口:“本宫是说,小七要不要陪本宫去看看……额……”

    感觉到几人更为诡异的目光,简沐欢轻咳一声,摆出了当今太子的高贵姿态:“怎么,本宫想去看看小倌怎么了?”

    苏千澈笑意盈盈:“没怎么,你是太子你做主。”

    简泽轩别过头去,不忍直视。

    苏煊铭依旧冷着脸,看不出表情。

    十一面容冷峻,只要不是小姐去看就行。

    既是去青楼,自然要换一身衣服,简沐欢很大方地请苏千澈去织云阁挑了一身衣服,不过片刻,苏千澈再出来之时,便已经是一位风流倜傥的翩翩俏公子。

    苏千澈问了简沐欢为何非要去玉春楼喝酒,简沐欢的回答是,玉春楼有最好喝的酒,有最好吃的菜,有最俏的小倌,有最美的美人……

    苏千澈想到在玉春楼见到变态妖孽时的场景,皇甫溟连杀了两人,破坏房顶弄出那么大动静,玉春楼却没有找他算账,莫非,皇甫溟也是玉春楼的小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