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43章 又来一次
    当风格迥异却同样杰出的五个人同时在玉春楼前时,整条街道都沸腾了。

    不少女子眼冒星星,被眼前的美色盛宴迷了眼。

    无数人驻足围观,不过片刻,几人身边不远处便已经围满了人。

    众人都看着中间风姿出尘的人,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那……那是太子殿下?”

    “还有,怀王殿下……”

    “那个,高高俊俊的,是相府大少爷!”

    “这三人可都是咱们东刖最为杰出的人才,今日竟然聚到一起,难道是有大事发生?!”

    “玉春楼可是花楼,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等等,那个少年公子是谁,怎地从未见过?”

    “能与太子等人在一起,肯定不是无名小卒,还有那个黑衣男子,快去查,查到他们是谁,立刻汇报。”

    如此大同小异的吩咐,在各家少爷小姐之中传开。

    太子和怀王是什么人?那少年公子能与他们并肩而行,看上去还丝毫没有怯色,必然不是寻常人,若是未曾婚配,可得要早日下手。

    听到众人的议论,简沐欢的双眸笑成了月牙,他眉眼含笑地看着身旁的苏千澈,低声道:“小七,你就算扮成男子,也是如此引人注目。”

    苏千澈眉毛微挑,羽扇轻摇,半阖的眸底波光流转,红唇微勾起邪气的弧度:“难道太子不觉得,我扮成男子时,更为迷人?”

    苏煊铭:……

    简泽轩:……

    十一:小姐,你扮男子上瘾了?

    简沐欢骄阳般灿烂的笑凝滞了片刻,浅褐色瞳眸里映着少年嘴角痞气的笑,忽然笑出了声:“哈哈,小七,你若身为男子,天下间怕是没有几个男子比得上你。当然,比之本宫,还是要差一些。”

    前面的话苏千澈很受用,可后面一句,却让她忍不住睨了简沐欢一眼。

    没想到你是这样自恋的太子。

    听到风声的老鸨快速迎了出来,一张风韵犹存的老脸笑成了菊花:“哎呀太子殿下,真是稀客稀客~快请进快请进,怀王殿下,苏大少爷,这位小公子,还有这位英俊的少侠,都请进……”

    “小七第一次来这里,一定要好好尝尝玉春楼的好酒好菜。”几人走进玉春楼,而后简沐欢笑意盈盈地对苏千澈说道:“小七,玉春楼的花魁霓裳,可是东刖第一才女,她弹的曲,你必须听一听。”

    见他轻车熟路的样子,苏千澈在简沐欢耳边轻声问:“太子殿下经常来这里?我大哥知道吗?”

    简沐欢眸光闪了闪,转瞬又恢复了正常,他低下头,亦在苏千澈耳边轻道:“本宫每次来这里,都是与你大哥一起。”

    苏千澈抬头看一眼简沐欢右侧冰山一般的苏煊铭,深觉以苏煊铭的性格,绝不可能会来这种场合,可现在,他似乎并不是很排斥这里,看来简沐欢没少拉他到这里来。

    倒是简泽轩,一张俊脸竟微微红了,似乎很少出入这种场合。

    十一更是不必说,整个身体绷得笔直,比之上一次来此处还要紧张。

    苏千澈轻笑了笑,“看来我大哥没少被殿下荼毒。”

    “小七,话可不能这么说,身为男人,岂有不喝花酒之理?”简沐欢笑眯眯地说道。

    “哦?真的?太子来此的目的,是为了喝花酒?”苏千澈促狭地说道。

    简沐欢心里微微一跳,少年慵懒的眸不时闪过的光芒太过明亮,难道,她看出什么了?

    这是他埋在心里十几年的秘密,那个人都丝毫不知情,她却这么轻易便看了出来。

    “自然,来花楼,不喝花酒,还能做什么。”简沐欢笑道。

    简沐欢语气片刻的凝滞,让苏千澈越发确定心底的猜测。

    她并不反对这样的感情,可在并不开明的古代,这样的感情很难被接受,况且简沐欢身为太子,储君人选,这一段路走起来比常人艰难万倍,几乎是完全无望。最重要的是,以大哥现在的态度,他似乎根本不知情。

    两人说完第一句话之后,便凑在一起咬耳朵,老鸨没有听到二人在说什么,可看见两人如此亲密的模样,越发觉得这个小公子的身份不一般,便连连附和道:“对啊小公子,咱们霓裳弹的曲可好听了,来了玉春楼,若不听她一曲,那可是一件憾事。”

    “遇到心仪之物,若不拼尽全力追逐一番,岂不是人生一大憾事。”苏千澈眼睫微抬,懒懒看向简沐欢,轻笑道。

    “对对对,小公子说得太对了!”老鸨风情万种地笑道。

    简沐欢眸光猛地一震,苏千澈真的看出来了!而且还鼓励他,拼尽全力追逐他的梦想!

    在所有人都不了解他时,在他被这段无望的感情伤得千疮百孔之时,苏千澈的话,就像是一股清泉,修复了他心里的创伤。

    简沐欢再一次感受到,苏千澈这个朋友,

    “哈哈,小七,还是你了解本宫。”简沐欢左臂搭上苏千澈肩膀,揽着她往二楼雅间走去。

    苏千澈对简沐欢灌的鸡汤,听到其余三人耳里,却让他们神色各异。

    十一抬手捂住胸口,那里在跳,在为她而跳。却有密密麻麻的疼痛,从胸口传遍全身,不强烈,却难受得让他快要窒息。

    他只是小姐的侍卫,他的位置,永远都在小姐身后,他只是侍卫,没有追逐心仪之人的资格。

    看着渐行渐远的苏千澈,片刻之后,十一才抬脚跟上。

    简泽轩眸光微亮,他会努力对她好,不会放弃她,绝不会!

    苏煊铭却是目光幽冷,眸中似有万年寒冰,亘古不化。

    雅间里,四人分别坐下,十一站在苏千澈身后不远处,低垂着眸,长而直的睫毛在眼底投下深浓的阴影。

    桌上摆满了酒菜,清香扑鼻,似是因为刚才苏千澈的话,简沐欢的心情越发明朗,他亲自给苏千澈斟上酒,朗声笑道:“小七,你这个朋友,本宫没有白交,来,与本宫喝一杯。”

    苏千澈举杯与他相碰之后,一口饮尽。

    “哈哈,小七如此爽快,本宫自然也不能落后。”简沐欢说罢,也仰头一口饮尽。

    简泽轩眉头微皱,伸出去欲阻止的手慢慢收了回去,只低声道:“慢些喝……”

    苏千澈颇有些诧异地看他一眼,怎么婚约解除了,简泽轩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多谢王爷关心,我并不是柔弱女子,所以王爷还是把你的关心,放在那些需要关心的人身上。”苏千澈懒懒说道,“比如,苏柳烟小姐。”

    少年目光慵懒,嘴角带着浅浅笑意,看上去耀眼无比,可简泽轩却觉得,她嘴角的笑意那么刺眼,连他的心,都微微刺痛起来。

    “没有苏柳烟,没有任何人,本王说过,非你不娶!”简泽轩咬着牙说道。

    苏千澈无奈扶额,婚约都已经解除,简泽轩怎么还是如此执着?

    “今日不谈这些,本宫请你们来,可是喝酒听曲的,你们不要扫了本宫的兴。”简沐欢笑着,又倒了一杯酒,随后一击掌,朗声道:“把霓裳叫进来。”

    外面伺候的人应了,很快便有一女子声音,如黄莺出谷,在外响起:“太子殿下,小女子霓裳,应邀而来。”

    “进来。”

    房门被打开,一白衣女子怀抱琵琶,以轻纱覆面,款款而来。

    女子未施粉黛,一双明眸淡如远山,青丝在头顶松松挽了一个髻,不像是风尘女子,倒是有几分出尘之姿。

    霓裳并不多话,对众人一一行礼之后,便走到里间坐下,卷垂而下的纱帘,遮挡了她的容貌和身姿,却有似有若无的风吹过,纱帘被风掀起,让她整个人显得越发飘渺起来。

    ‘叮’

    如山泉的叮咚声,清脆悦耳,在几人耳畔响起,世间纷乱嘈杂全部消失,只剩下耳畔悠扬的琵琶声。

    随后,便是一曲相思,琵琶声低婉悠扬,却带着淡淡轻愁,仿佛弹奏之人借着琵琶声,欲要诉说情思。

    “霓裳的曲里,感情越发浓厚了。”简沐欢轻叹一声,眸光无意识扫过身旁冰山一般的玄衣男子。

    苏煊铭面色沉冷,眸光如冰,看不出丝毫情绪。

    苏千澈微低下头,以酒杯掩去唇角笑意,太子这追夫之路,任重而道远啊。

    “咚咚……”

    敲门声响起,琵琶声却丝毫没有凝滞,仿佛并未听到外面的噪音。

    一人推门进来,在苏千澈身边轻声道:“小公子,老板请您去一趟。”

    他的声音虽低,却也能让几人都听见,琵琶声突然停顿了一下,再次响起之时,便没了之前的流畅。

    “老板说,您眉心的印记……”传话之人低声道。

    苏千澈眼睫微垂,莫非,这玉春楼的老板,真是皇甫溟?

    “本宫还从未见过你家老板,要见小七,让他到这里来。”简沐欢笑意明媚,却自有一股威严从骨子里刻出,让人不容忽视。

    传话之人有些为难:“请太子殿下见谅,老板身体不适,不宜走动……”

    “太子殿下不必担心,我去看看。”苏千澈说罢,便站起身来,对传话之人说道:“带我过去。”

    “不行,你不能去!”简泽轩猛地伸出手,拉住少年垂在一侧的左手手腕,急声道:“你不能去……不能自己去,本王与你一起。”

    苏千澈垂眸,看一眼简泽轩的手,男子的手掌宽厚,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道,往上,是简泽轩浅棕褐色的眸,带着连他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担忧。

    担忧什么,怕她被皇甫溟吃了?

    “王爷,请自重。”苏千澈缓缓开口,慵懒的声音里带着秋末的寒凉。

    简泽轩眸底闪过一丝黯然,手指缓缓松开,便感觉到女子的手臂毫不留恋地拿开,心里像是空了一块,有风吹过,瑟瑟地冷。

    “我与小澈一起去。”一直未说话的苏煊铭站起身,走到苏千澈身侧,眸光丝毫不曾看她,浑身上下却散发出不容拒绝的气息。

    “有煊铭陪着,本宫也放心。”简沐欢笑意盈盈地说道。

    苏千澈额头黑线一条,她看上去真的有那么柔弱?

    “有十一保护我……”

    苏煊铭一言不发,率先往外走去。

    苏千澈闭了嘴,抬步跟上。

    琵琶声还在继续,房间内的两人却没有欣赏的心思。

    简泽轩目光阴沉,倒了一杯酒,猛地灌进嘴里。

    “五弟,你认真的?”简沐欢亦倒了一杯酒,却没有喝,灿若朝阳的眸底,带着一丝严肃。

    “我不知道。”简泽轩再次闷了一杯酒,才沉声说道,“大哥,她为何变了?”

    曾经的她一心追逐着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目光里再也没有他,可他眼底,却全是她。

    简沐欢手指转动着酒杯,缓缓道:“当她对你百般追逐之时,你不屑一顾,她想转身离去之时,你却不愿放手。”

    “五弟,你对小七,并无感情,只是轻易得到之时,不懂珍惜,失去之后,便又想挽回。可被伤过的心,哪里是那么轻易就能痊愈的?”

    简沐欢低迷的声音在雅间内悠悠响起,连琵琶声都似被感染,如怨似泣。

    简泽轩紧闭上眼,片刻睁开,坚定地摇头:“不,不是。若曾经的她是现在这般模样,我绝对不会错过。”

    第一眼看到她时,便被她身上慵懒独特的气息吸引,满脑子都是她,连夜里,她都会入梦,这样浓郁的情思,仿佛刻在骨子里,那般深刻,绝对不会是简沐欢所说那般,得不到时,便想要挽回。

    若曾经的她便是现在这般模样,他绝对不会视她为无物。

    简沐欢眸光闪了闪,苏小七的改变,他怎会感觉不到?

    “五弟,苏小七的心,并不在你身上,既然婚约已经解除,你不若就此放手,作为朋友,也比做仇人好。”简沐欢劝道。

    “不,大哥,我只想要她。”简泽轩微垂着头,掩下眼底的黯然,心底仿佛有一个声音一直告诉他,就是她,就是她。

    “五弟,你怎地如此倔强!”简沐欢轻叹一口气,向来明媚的眼底,也染上一丝轻愁。

    这个意气风发人人艳羡的弟弟,在小七面前,却变得如此小心翼翼,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陷得如此深了?

    难道他们皇家,就注定要在苏家面前受到挫折?

    “你若执意如此,大哥不反对,但也不会支持,只愿你以后不要后悔。”简沐欢摇了摇头道。

    “大哥,我不会后悔,我只后悔,没有早日遇到她。”简泽轩沉声说道。

    两人不再说话,只一心饮酒。

    苏千澈三人在传话之人的带领下,来到二楼最角落的房间外。

    传话之人还未开口,便听到里面低哑迷蒙的声音,似带着淡淡魅香,从风中飘散出来。

    “小东西,进来。”

    “另外两人,爷不欢迎你们。”

    苏煊铭冷眉微皱,冷声道:“不用理会他,回去。”

    “小东西,你不想知道,那日发生了何事?”

    苏千澈默了默,随后道:“大哥,十一,你们在外面等我。”

    说罢,便推开门,抬步走进去。

    她刚迈进屋,房门便在身后自动关上。

    满室熏香,层层纱帘在床头如瀑般垂下,纱帘无风自动,漾出浅浅涟漪,床上男子的身体轮廓若隐若现。

    男子以手撑头,慵懒地斜倚床头,身上只着一件血色宽松外袍,胸口至小腹处大片雪白肌肤裸露在外,心口偏上,一朵鲜红血色的罂粟花印记在雪白的皮肤上盛开,妖冶而魅惑。

    一个女人跪在床头,低垂着头,半掩的纱帘挡住了她的动作。

    男子半眯的赤色眼眸一片清明,没有半丝别样情绪。左手握着翡翠酒杯轻晃,酒杯里,血红色液体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房门被轻轻推开,在看到少年进门的那一刻,男子清明的赤眸里突然暗光一片,胸膛急速跳动了几下,呼吸都似喘得重了些。他猛然握紧手中酒杯,酒杯刹那间在男子手中变成碎片,血红色液体把男子白皙的手指染红,他却不管不顾,大掌猛然抓住床前女子的头。

    “唔唔……”女人难耐地翻起白眼,男人却紧紧盯着门边的纤细身影,目光不曾移开半分。

    “小东西……”皇甫溟声音低哑,带着难言的性感,仿佛从喉咙里嘶吼出来。

    苏千澈走到桌边坐下,倒了一杯茶,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一幕。

    “皇甫殿主好雅兴,每次都能让本公子欣赏活春宫。”苏千澈三指支在脸颊,倒了一杯茶,抿一口,缓缓开口。

    茶有些冷,没了原本的味道,苏千澈放下茶杯,眸底有些不耐。

    皇甫溟薄唇微张,神色迷离,雪白的皮肤因为情动染上桃花般诱人的粉红色泽,“小东西,过来。”

    “在这里,正好欣赏皇甫殿主的英姿。”苏千澈勾唇,嘴角带着邪气的笑。

    “过来……”男人的声音沙哑性感,浓郁的魅香散发出来,像一只引人沉沦,共登极乐的妖。

    苏千澈微眯了眯眼,端起桌上的茶杯站起身,缓缓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皇甫殿主,有何贵干?”

    “爷要你……”皇甫溟突然伸出手,向苏千澈抓过来。

    苏千澈身体微微一动,避开男子的手,手中茶杯缓缓倾斜,透明的茶水凝成一条银线,悉数倒在男子赤裸的胸膛。

    “皇甫殿主竟用冷茶招待客人,这样的待客之道,本公子不是很喜欢。”

    冰凉的液体从男子雪肤上滑下,刺激着男子火炉一样炽热的身体,皇甫溟呼吸越发沉重,眸底暗光似要把眼前的少年吞没。

    寂静的空间里,不时传出女人难受的哽咽声。

    “小东西,过来伺候爷。”皇甫溟再次伸手,却被少年再次躲开。

    “皇甫殿主,想要本公子怎么伺候你?”苏千澈俯下身,匕首滑到掌心,以刀鞘托起男子下颚,眸光看进男子血色环绕的眸底,“是这样?”

    冰凉的刀鞘抵住男子下颚,顶端紧贴在男子修长的脖颈上。

    皇甫溟身体紧绷,沉重地喘息着。

    “还是这样?”匕首缓缓下滑,从男子修长的脖颈,滑到坚韧的胸口,最后停顿在血色罂粟上。

    伤口的突起很明显,即便透过刀鞘,苏千澈也能轻易感受到。

    “嗯?”苏千澈微垂下眸,刀身转动了一下,似要直接扎进男子胸口,却一不小心,碰到某个粉色小点,苏千澈的手骤然停住,微微眨了眨眼。

    皇甫溟身体一个激灵,额头上薄汗遍布,他低吼一声,猛地把片刻怔愣的苏千澈扯到他面前,血色薄唇急切地往少年红唇上吻过去。

    “皇甫殿主,真想再来一刀?”苏千澈以手压在男子薄唇上,轻笑,眸底却带着淡淡冷光。

    “小东西,给爷……”皇甫溟紧紧揽着苏千澈的腰,赤眸半眯,脑袋后仰,修长脖颈染上一层层绯红。

    苏千澈直接拔出匕首,刀身寒芒闪烁,皇甫溟知道她不会手下留情,迅速松开她,修长的身体颤动了片刻,男子的呼吸总算平稳下来。

    “咳咳……”女人被呛得低咳起来,皇甫溟赤眸眯起,抬手掐住女人脖子,女人艰难挣扎,却毫无用处,不过片刻,便在男人手中停止了呼吸。

    皇甫溟像扔破布娃娃一般把女人扔到远处,声音低沉暗哑:“小东西,爷很满意。”

    麝香浓郁,满室熏香都掩盖不了。

    “皇甫殿主,我真想一刀杀了你。”苏千澈收起匕首,轻呵一声。

    若不是有那诡异的血契在身,皇甫溟在她面前如此,她怎会饶他?

    “小东西舍不得。”皇甫溟笑得邪肆。

    苏千澈:……

    “你都已经发泄完了,为何要杀了她?”苏千澈走到桌边,淡淡扫一眼远处的尸体,心中却是没有丝毫波澜。

    或许是因为见过太多,苏千澈对待人命,几乎已经到了漠然的地步。

    “除了小东西,伺候过爷的人,都死了。”皇甫溟坐起身来,拢了拢衣袍,下床,雪白赤足踩在地面毛毯上,及臀的青丝在背后披成一条锦缎。

    “小东西,爷对你如此好,你该怎么报答爷?”男人走到苏千澈身边,身体微弯,低垂下头,赤色眸底映着少年慵懒精致的面容。

    苏千澈抬眸,眸光顺着眼前雪白的胸膛往下,男人的衣袍只在腰间松松垮垮地系着,眼前美景一览无遗。

    苏千澈摸了摸下巴,微眯起眼,抬头看着皇甫溟魅惑如同妖精的容颜:“皇甫殿主,那日本公子昏迷之后,发生了何事?”

    皇甫溟没有回答,执起少年一缕发丝,放在鼻尖轻嗅,“爷要沐浴,你给爷搓背。”

    “皇甫殿主,本公子的时间很宝贵。”苏千澈懒懒看他一眼。

    “小东西,别急。”皇甫溟修长的指尖轻触少年眉心,三片殷红的花瓣让少年精致的眉眼更添几分惊艳,“这是爷的东西,爷说过,你逃不掉。”

    “你可还有其他要说的?”苏千澈抬手拍掉男子的手,懒懒问。

    皇甫溟在她身旁坐下,眉眼中全是云雨过后的慵懒风情。

    “那日,爷看到你时,你已经奄奄一息,爷走过去,你便求爷救你……”

    “呵呵。”都奄奄一息了,还认得出你老人家?

    苏千澈抬眸,半阖的眸底有一丝冷光,“皇甫殿主为何就那么巧,正好在那里出现?”

    “因为,爷在等你。”皇甫溟没有丝毫隐瞒,“简泽彦想抓住你,以你为饵,威胁简璃和简泽轩,不巧,爷正好与他一起。”

    “所以,你是简泽彦的帮凶。”

    “小东西,不要说得那么难听,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皇甫溟邪肆地勾了勾唇角。

    “十六和银狼的伤,是何人所为?”苏千澈微眯起眼,手指摆弄着桌上的空茶杯。

    “小东西,你竟怀疑爷。”皇甫溟惩罚似地轻扯苏千澈头发,见她眸底微凉,才嗤笑一声道:“他们不值得爷出手。”

    苏千澈微垂了垂眸,长长的眼睫在半空划出一道波澜。

    皇甫溟这样的人,不屑撒谎,十六和银狼,必是被二皇子所伤。那又是谁救出了他们,二皇子又是被谁所伤?

    这个问题很简单,只要问十六就行,可十六呆呆的,也不知道能不能问出答案。

    “司尊主是何时出现的?”苏千澈问,他究竟有没有看到她全身是伤的样子?

    “爷救了你之后,他便出现,打伤了爷把你带走。”皇甫溟哼笑,“小东西醒来之时,第一个看到的不是爷,真可惜。”

    苏千澈嘴角抽抽,这个也计较?又不是刚孵出来的小鸡仔,第一眼看到难道还能把他当妈妈不成?

    “小东西,告诉爷,你为何会那般模样。”

    苏千澈掀了掀眼睫,懒懒笑道:“此事就不劳皇甫殿主操心了。”

    “小东西,爷可是救了你,你竟然对爷如此不敬?”皇甫溟微侧着头,赤色狐狸眸里闪过一道猩红血光。

    “可是有人逼着皇甫殿主救本公子的?”苏千澈轻笑,眸底却无丝毫笑意,“本公子本来死不了,皇甫殿主多管闲事,难道本公子还要谢你?”

    “无端多了一道血契,生死不受自己掌控,皇甫殿主,本公子是否应该谢你?”

    少年漆黑的眸底似有暗光闪过,慵懒中却透着刺破人心的犀利。

    皇甫溟眸底血色翻滚,垂在一侧的手指缓缓握起。

    “爷多管闲事?”皇甫溟手指抓着少年头发猛然一扯,少年被他拉到面前,四目相对,男人眸光危险至极,赤色眸底仿佛深藏着一片无边血海。

    “小东西,不要试图惹怒爷。”男人低沉的声音一字一顿,似有浓郁的血腥气从他身上发出,却又带着惑人的魅香,诡异无比。

    苏千澈微眯起眸,轻道:“皇甫殿主,我没有心情与你玩游戏,告诉我,血契要怎么才能解除。”

    “呵,小东西想解除血契?”皇甫溟薄唇微勾,唇角的弧度诱人至极,“只要你拿司影的人头来换,爷便解除血契。否则,你的生死便永远只能掌控在爷的手里。”

    ……

    门外,十一薄唇微抿,目光不时看向门口。

    房间里没有丝毫动静,十一心里着急,却也没有轻举妄动。

    小姐想要知道的,肯定是很重要的消息,他决不能闯进去,坏了小姐的事。

    苏煊铭深邃的黑眸里闪过一道幽光,刚要抬手推开门,房门却从里面打开,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和熏香扑面而来。

    苏千澈缓缓走出来,身后,皇甫溟斜躺在床上,满头青丝散在床头,妖娆魅惑如同一只诱人的海妖。

    “小东西,若是考虑好了,记得来找爷,爷一直等着你。”

    苏千澈没有理会他,转身离开。

    苏煊铭抬手,两道剑光闪过,房门直接被劈成四半,掉落在地。

    回到雅间,弹琵琶的霓裳已经离开,只有简沐欢和简泽轩在对饮。

    苏千澈倒了一杯酒,仰头喝了。

    “小七,玉春楼老板为难你了?”简沐欢问道。

    苏千澈摇摇头,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办,今日先告辞,往后,有时间再聚。”

    说罢,便带着十一离开。

    简泽轩浓眉紧皱,那玉春楼老板找她,究竟所为何事?

    简沐欢转头看向苏煊铭。

    苏煊铭一言不发,在苏千澈走后,也随之走了出去。

    简沐欢猛喝一口酒追出去,真是欠他们苏家的!

    回到隆林街,苏千澈换回十公子装扮之后,便招来十六问了问那日的情况,果然他呆呆愣愣,问什么都是一脸茫然,苏千澈便也不打算再问,又招来云焕,让他派人去查一查秦氏的消息。

    云焕摸了摸鼻尖,有些尴尬:“十公子,主子说,等你去拿了银子之后,再来调遣咱们。”

    “什么意思?”苏千澈眼睫微挑。

    云焕清了清嗓子,眼珠子四处乱转,“主子说,你出尔反尔,不信任主子,伤害了他幼小的心灵,所以,让你回一趟璃王府……”

    苏千澈呵呵,简璃的心灵幼小?他当年屠杀北夷之时,怎么没说心灵幼小?

    “罢了,你去回你家主子,若有空,我明日去一趟。”苏千澈摆了摆手让他离开。

    婚约解除,二十万两银子到手,也可以把旧王府好好布置一番,再置办一些武器,把乞丐们全副武装起来。

    因为还要去二皇子府上,苏千澈并未做过多停留,便准备出发。

    十一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后,薄唇紧抿,欲言又止。

    “那人是皇甫溟,他伤不了我。”苏千澈淡淡说了一句,“你的伤还未好彻底,今日不必跟着我,把胡三他们好好训练一番,再让云焕派人去查一查秦氏的消息。”

    “属下想跟着公子。”十一低声道。

    “回去。”苏千澈说罢,便径直上了马车。

    看着马车渐渐远去,十一手指微微弯曲,仿佛身体里有什么东西,也随之一起远去。

    半个时辰之后,马车来到二皇子府外,苏千澈下了马车,正要往里走,便被守卫堵在门口。

    左边的守卫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见她穿得普通,身上也没有任何值钱的配饰,不由抬起鼻孔,趾高气昂地问:“什么人!”

    右边的守卫更是直接道:“这里可是二皇子府,不是你这样的平民可以来的,走开走开。”

    苏千澈理了理袖袍,双手负在身后,懒懒道:“我是奉皇上之命……”

    “哈哈哈哈,听到没有,他竟然说奉皇上之命,真是笑死我了!”右边的守卫抱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

    苏千澈以羽扇支着下颚,半阖的眸底映着守卫大笑的模样,嘴角亦带起浅浅笑意。

    仅仅一个守门的下人,便如此嚣张,由此可见,二皇子此人,怕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

    此时,一管家模样的人匆匆走出来,看到站在门外的苏千澈,连忙道:“十公子,稀客稀客,你怎么站在外面,快请进快请进。”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