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46章 当众羞辱
    熙攘的人流中,安初年靠在唐嘉肩上,一脸生无可恋。

    “小唐子,小爷我心好痛。”安初年以手捂胸,表情痛不欲生。

    唐嘉睨一眼身上的大型挂件,见他心如死灰的模样,忍不住敲了敲他的脑袋,“又怎么了?”

    “想小爷家阿媛了。”安初年抽了抽鼻子,咧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卧槽,你小子,别给我装,你是想老大家那个侍女了吧!”唐嘉忍不住再拍了安初年脑袋一巴掌,“什么阿媛,赶紧把她忘了。”

    “卧槽,你竟然敢打小爷,你是不想活了吧!”安初年直接跳起来,屈指一个爆栗重重敲在唐嘉脑袋上,正要再打之时,却倏地收回手,脸上痛苦尽去,换上明媚笑颜,在唐嘉耳边低声道:“卧槽,陈尚书家的马车,阿媛来了!”

    此时两人正站在街边,迎面一辆马车哒哒行过来,从两人身边走过,安初年连忙跟上去,在马车旁笑嘻嘻地喊:“阿媛,是我阿年~”

    马车里,俞娇妍听到外面的声音,掀开侧面的车帘往外看了一眼,见安初年正跟在外面小跑着,便笑着对陈媛说道:“二小姐,安国公府的小公子在外面呢。”

    “本小姐知道。”陈媛挑高了眉,看也没看外面一眼。

    “安小公子对二小姐真是痴心。”俞娇妍由衷说道,眼底深处却藏着一丝嫉妒,“一直跟在马车后面呢。”

    “这算什么。”陈媛不屑地哼一声,“本小姐就算让他当脚踏,他也愿意。”

    “真的?”俞娇妍虽震惊,但是眼底的质疑却极为明显,“脚踏都是奴才们才会做的,他可是安小公子啊。”

    陈媛见她不信,不由仰头轻哼一声,“本小姐就让你看看,什么安国公小公子,在本小姐面前,连奴才都不如。”

    说罢,也不看俞娇妍的反应,便掀开车帘,对外面一路小跑跟着的安初年道:“本小姐要去织云阁,你可别跟丢了。”

    安初年面上一喜,连忙道:“阿媛,你愿意让我跟着了?”

    回答他的,是马车忽然加速,很快便超过他跑远了。

    安初年在马车屁股后吃了一嘴的灰,却依旧雀跃无比,拔腿就要追上去。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唐嘉一把抓住他,皱眉道,“她分明在玩弄你,你怎么就不长脑子?”

    “放开小爷,阿媛说,让小爷不要跟丢了。”安初年用力甩开唐嘉,快速追了上去。

    “安初年你这个蠢货!”唐嘉恨铁不成钢地一跺脚,看着安初年的背影,大吼道:“这些事情你做了多少次了,她哪次给过你好脸色!”

    见安初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唐嘉只得咬咬牙追上去。

    “阿媛,我来了,哈哈。”安初年再次跑到马车旁边,拍了拍马车,对里面的人说道。

    “安小公子真的跟上来了。”俞娇妍惊呼一声,透过被风撩起的车帘,可以看到安初年微喘着气,正跟在快速奔跑的马车旁。

    陈媛没有回答安初年,只高声责问车夫:“跑这么慢,你会不会驾车,不会驾车本小姐回去便叫爹换人!”

    车夫闻言,连忙再次加快了速度。

    “这么快,安小公子会追上来吗?”俞娇妍问。

    “本小姐发了话,他当然会追来。”陈媛理所当然地说道。

    两人的丫环也凑在一起低声道:“安小公子对你家小姐真的如此痴情吗?”

    “那是当然,安小公子对我家小姐言听计从,有一次安小公子惹怒了我家小姐,小姐让他在雨中跪三个时辰,他可是一刻也没敢少跪。”

    “啊……真的吗?若是有人对我有安小公子对陈二小姐半分好,我也知足了……”

    马车很快到达织云阁,安初年气喘吁吁地跑上来,扶着马车车辕喘着气:“阿媛,我……我追到阿媛了……是不是很厉害……”

    陈媛掀开车帘,从马车上走出,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安初年,高傲道:“本小姐要下去,马车太高了,你给本小姐当脚踏。”

    安初年抹了一把汗,看了看周围川流不息的人潮,脸上的笑意有些僵:“阿媛,这……”

    见他犹豫,陈媛顿时脸色难看,身后俞娇妍还在看着,她的话都已经说出去,若是安初年不做脚踏,那不是打她的脸?

    “你是不是不想见到本小姐了?”陈媛居高临下地看着安初年,眼底满是怒意。

    “阿媛,别生气别生气。”安初年见她生气,连忙哄她,“只是这,这里这么多人……”

    “做不做?”陈媛皱着眉,显然没了耐心。

    “好好……我做,我做,你别生气。”说罢,安初年放下扶着车辕的手,弯身慢慢蹲了下去。

    男子身上穿着绫罗绸缎,腰间系着做工精细质地上佳的玉佩,分明是被捧在掌心的贵公子,此刻却蹲在马车前,低垂着头,坐着最下等的奴才才会做的事。

    他的身形偏瘦,此刻身体微微颤抖着,看上去更是羸弱无比。

    街上行走的人群驻足围观,让陈媛的虚荣心前所未有的膨胀。

    安国公府的小公子心甘情愿地给她当脚踏,这种事情,除了她陈媛,还有谁能做到?!

    陈媛向马车里看一眼,见俞娇妍瞪大了眼,满脸不可置信,眼底满是羡慕嫉妒,顿时更为得意,一抬脚,便踩在安初年背上,从男子身上走下去。

    背上承载着女子的重量,片刻又轻了下去,耳边是众人指指点点的声音,安国公府的小公子,竟然做这么低贱的事情,安国公若是知道,怕是会气死。

    安初年双手撑地,额头的汗珠一滴滴掉落在地面,溅起一细小的水珠,溅落在他的手上。

    本以为她只是做做样子,他也乐得让人知道他对她的包容,没想到,她竟然真的从他身上踩过去,在大街之上,众目睽睽之下,从他的身上踩过去。

    安初年心口像是被撕裂开来,本以为对陈媛的羞辱,他早已可以做到麻木,为了靠近她,他什么都可以做。

    为何现在心口却这般痛?

    疼痛唤醒了安初年的神智,他不禁想,对陈媛如此言听计从,是不是做错了?

    一只手猛地把安初年从地上扯起来,把人扯到面前,唐嘉冲他怒喝道:“安初年,你特么是吃屎了么,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安初年被拉得一个踉跄,却笑了笑道,“阿媛,只要她高兴就好。”

    见他如此没出息的模样,唐嘉猛地一拳打在安初年脸上:“别特么再给老子提这两个字!”

    安初年被唐嘉毫无保留的一拳打得脑袋偏过去,罕见地没有反驳。

    “唐公子,本小姐还在这里,你便这般说话,唐侍郎可知晓?”陈媛仰头看了安初年一眼,语带施舍地说道:“你刚才表现很好,本小姐允许你跟着本小姐。”

    唐嘉被陈媛讽刺了一番,却又不能发作,正憋着一股气,听到陈媛的话,连忙转头看向安初年,生怕他如以往一样,陈媛随意一点施舍,他便屁颠屁颠地跟上去。

    在陈媛面前,骄傲洒脱的安初年,一点自尊也没有。

    本该很高兴的安初年,却不知为何心底没有一丝喜意,他看了陈媛半瞬,没有说话。

    “呵,在本小姐面前,还会摆谱了。”陈媛以为安初年在摆脸色给她看,顿时有些气怒,她羞辱他是理所当然的事,可他竟然敢给她摆脸色,真是不知好歹!

    见安初年没有巴巴跟上去,唐嘉松了一口气,对陈媛道:“陈二小姐,我和阿年还有些事情要做,便不陪陈二小姐了。”

    说罢,便扯着安初年快速离开。

    街道旁一座茶楼里,二楼靠窗处,苏千澈左手支头,右手摇晃着茶杯,看着下面的闹剧。

    阳光照进来,照在少年如玉侧颜,纤长深浓的眼睫在眼底投下浅浅的剪影。

    少年五官精致,眉眼如画,微懒的双眸似深藏着一片星辰大海。

    半阖的眸底映出蹲在马车前身材纤瘦的男子,苏千澈红唇勾了勾,缓缓抿一口茶。

    对面,简璃暗金眸光看着少年侧脸,从眉眼缓缓向下,到挺秀的琼鼻,再到丰润的红唇。

    男子眸光微暗,那里,味道很好,若非昨夜下雨,他定能再尝一尝。

    少年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简璃转过头,眸光里,映出街道上拥挤的人群。

    人群的议论声虽低,却清晰地传进两人的耳朵里。

    “是安小公子,天,他怎么能做这种事?”

    “这,让一个女人踩,也太窝囊了吧。”

    “安小公子多潇洒的一个人啊,风流倜傥,哎……”

    “安小公子怎么这样,人家本来好喜欢他的……”

    “陈二小姐如此做法,也太过了……”

    苏千澈指尖点了点眉角,转回眸,嘴角的笑邪气慵懒:“真是一出好戏。”

    “安国公府小公子。”简璃轻声开口,美丽的暗金色眼眸里没有丝毫情绪。

    苏千澈低笑一声,眸中亦无一丝波澜,“安国公怕是恨不得没生过他。”

    “他不是阿澈的小弟?”简璃轻笑,暗金色的眸看着她,似盛开遍地璀璨的金叶花。

    “嗯。”苏千澈点点头,“作为他的老大,我觉得很丢脸。”

    “阿澈,你果真有趣。”简璃薄唇轻启,抿一口茶,眸含笑意,眸底映着少年似笑非笑的容颜。

    “这就是璃王殿下让我留一间房的原因?”苏千澈微微挑眉,纤长的睫毛亦随之掀了掀。

    “原晋王府宅邸很大,房间极多,空着也是空着。”简璃笑道,声音轻柔如三月春风,“我赋闲在家,无事可做,便喜欢四处走走。”

    苏千澈想到刚才几人逛街之时,买了几马车的东西,便觉眼角直抽抽。

    还有从他们离开璃王府之时,便有一辆辆马车拉着璃王府里简璃的东西去她的府邸,苏千澈便觉嘴角直抽抽。

    她不过是答应给他留一间空房方便他不时落脚而已,为何他却像是要常住?

    “所以,你便把大半个璃王府,都搬进我的府邸?”苏千澈有些怀疑,身为王爷,即便已经从战场上退下来,也不可能无事可做吧?

    皇室的争名夺利,尔虞我诈,他不用应对的?

    “阿澈太小瞧我璃王府了,那些东西,不过璃王府的十之一二。”简璃微笑,眸光异常柔和。

    苏千澈正要继续问话,却见简璃忽然把如玉指尖放在薄唇前,示意她不要说话。

    男子薄唇粉嫩,如三月里开得正艳的桃花瓣,食指修长如玉般晶莹,轻压在形状完美的薄唇前,苏千澈的眸光一时无法移开。

    “嗯?阿澈?”简璃放下手指,透亮的眸底似带着一丝笑意。

    “怎么?”苏千澈并无丝毫偷看被抓到的窘迫,一边问,一边再次睨了外面一眼。

    唐嘉一拳打在安初年脸上,安初年蜜色的皮肤瞬间便红了。

    啧,打得真重。苏千澈眼底闪过一丝兴味,本以为唐嘉只是与安初年关系较好的跟班而已,没想到生气起来,也是很攻的。

    “阿澈。”简璃的声音似有些无奈,“西南方最角落那一桌,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茶楼很大,二楼的空间也很宽阔,他们坐在靠窗处,与简璃所说之处有一段距离,苏千澈转头看过去,桌旁坐着三个江湖人士打扮的男人,他们一边喝茶,一边闲聊着。

    “太远,听不到。”苏千澈懒懒掀了掀眼睫,现在的生活就已经够累了,她可不想再掺和到江湖之中去。

    她的愿望,每日睡十八个小时,怕是难以达到了。

    “听不到?”简璃似笑非笑,“既然阿澈听不到,便由我来告诉阿澈。”

    苏千澈挑眉。

    “风云令。”简璃吐出三个字。

    苏千澈波澜不惊。

    简璃没有再说话,苏千澈虽不想听,耳边却传来那几人的低声议论。

    “听说,风云令一个月之后出世,这段时间,江湖怕是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这风云令,究竟有什么独特之处,竟让整个江湖都趋之若鹜。”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传闻咱们东刖国极东之外,是一片汪洋,汪洋深处,有一座孤岛,孤岛极深,飞鸟难至,船只难渡。可孤岛上,却有一个隐世门派,天玑阁!传言天玑阁阁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能知晓过去,后能推测未来,就堪比那活神仙!”

    “此门派每一代只有一位传人,而风云令,便能让天玑阁阁主出山,为持有者做任何一件事情!”

    “真的?称霸江湖也可以?”

    “那是当然!天玑阁阁主可是有通天彻地之能!”

    “那……那要是咱们拿到那风云令……”

    “切,你想多了吧,要称霸江湖,至少要有人手,咱们三个人,拿什么去称霸江湖?况且,风云令这种东西,肯定是几大门派必争之物,哪里能落到咱们手里。”

    “也是哦……”

    苏千澈微垂下眸,抿一口茶。

    耳边传来简璃清越的声音:“这风云令,阿澈可想要?”

    “要之何用?”苏千澈懒懒问。

    “七星楼杀手。”简璃轻笑,“有了风云令,便可以查出是谁派人杀你。”

    苏千澈挑眉,“不如我直接杀上七星楼总部,端了他们的老巢,就不必担心再被人追杀。”

    “阿澈知道七星楼总部在哪里?”简璃含笑看着她。

    苏千澈晃了晃茶杯,“璃王殿下不知道?”

    “不知。”简璃微微摇头。

    苏千澈抚了抚下颚,“既是江湖势力,想来司美人儿或者……”想到之前与皇甫溟闹的不愉快,苏千澈收回了要说的话,“或者大哥,应该知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