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47章 送见面礼
    “司美人儿?”简璃说到这个称呼时,似笑非笑。

    “嗯呐。”苏千澈轻笑,“司公子长得如此美貌,自然是美人儿。”

    “说起来,司美人儿与璃王殿下还有几分相似,若不是璃王殿下双腿有恙,我都以为璃王殿下便是司影。”苏千澈接着道。

    “苏小姐的意思,是想看看我面具下的脸?”简璃抬手,指尖放在面具上,轻笑着看她。

    “不用。”苏千澈道,不管他是不是司影,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

    她已经命人去找了药材,等下次司影再出现之时,便让他试试她新做出来的药。

    简璃眸光微暗,放下手,不知是失落还是松了一口气。

    “风云令之事,你打算从何处下手?”简璃问。

    “不急,或许一个月时间,我已经能查出来谁是幕后主使。”苏千澈懒懒捏了一块糕点,缓缓嚼着。

    “好,若阿澈有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简璃薄唇微勾,笑容宠溺。

    苏千澈刚吃下去的糕点卡在喉咙,连忙喝了一口茶。

    这……简璃的笑容太过惊悚,吓得她直接噎着了。

    “慢些吃,没人和你抢。”简璃轻笑。

    苏千澈突然想到秋日宴之时,某人和她抢糕点的画面,顿时勾唇,笑容里带着些许痞气,微阖的双眸看着风姿绝世的男子,眸中意味不明:“那可说不定。”

    简璃似乎也想起了曾经的事,手指轻触鼻尖,白玉般的耳垂飞上一抹红霞,迟迟不散。

    他轻咳一声,眸光闪烁了一下,道:“还有一件事。”

    苏千澈见他如桃花般微粉的耳垂,不由挑眉,璃王殿下脸皮竟如此薄?这可真是一件有趣的事。

    遂,没有顺着简璃的话说下去,而是促狭地问道:“璃王殿下,你的脸怎么红了?”

    简璃再次轻咳一声,“今日有些热。”

    似是为了回应他的话,一阵凉风吹进来,吹起茶杯里的茶水漾起浅浅波纹。

    “哦?是吗,为何我觉得有些冷?”苏千澈微眯起眼,眉眼弯了弯。

    简璃抬眸,见少年眼底的促狭之色,虽面色微红,却依然轻道:“既然阿澈冷,不如,我给阿澈暖一暖?”

    “怎么暖?”苏千澈笑问。

    “自然,是用身体暖。”简璃轻道,低沉磁性的声音似穿越了空间,响在少年耳畔。

    苏千澈眨了眨眼,为何她每次调戏美人,都会反被调戏,难道她的撩妹技术下降了?

    她只喜欢撩,不喜欢被撩。

    于是,苏千澈换了话题。

    “璃王殿下刚才说还有一件事,是什么事?”

    这次换简璃促狭地看她,苏千澈却老神在在,丝毫不觉有什么不自在。

    “听说,昨日你与太子和怀王去了玉春楼。”简璃接话道。

    “然后?”

    苏千澈指尖轻点额头,这种小事,都有人向简璃汇报?难道她一天睡觉几个小时都有人向他汇报的?

    “听说,今日你还要去玉春楼。”简璃笑,眸底温和如春。

    苏千澈却只看到银白色面具发出的冰冷金属光泽。

    “怎么,璃王殿下也要去?”苏千澈浅浅勾唇,丝毫不觉得身为女人,去玉春楼那种地方有什么不妥。

    简璃没有说不让苏千澈去玉春楼,反而顺势道:“既是阿澈邀请,岂有不去之理?”

    苏千澈:……她何时邀请过他了?

    “你可是东刖战神,被百姓奉为神明的男人,真的要去花楼?”苏千澈有些质疑。

    她去玉春楼,是因为对霓裳有些兴趣,昨日听了她的曲,便知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她虽然对别人的故事不感兴趣,但是她却对为何霓裳会突然卖身感兴趣。

    可简璃去玉春楼,又是为何?

    难道他对霓裳也感兴趣,想要把她拍下来?

    这般想着,苏千澈眸底便带上了兴味。

    简璃不知她心中所想,只是看她眼底的笑,便知她想的不是什么好事。

    “那阿澈呢?”简璃问。

    正在想事情的苏千澈:?

    “在阿澈眼里,我是什么?”是神,还是魔?

    苏千澈答:“是一个戴着面具,不知是丑是美的男人。”

    简璃轻笑,如漫山烂漫盛开的繁花。

    阿澈既不敬他,也不畏他,真好。

    夜,寂静,街道上家家关门闭户,却有一座小楼里灯火通明,比之寻常时候更加热闹。

    因为,今夜有一档重头戏,玉春楼花魁,东刖第一才女霓裳拍卖初夜!

    霓裳虽是玉春楼花魁,却是卖艺不卖身,许多客人都对她垂涎无比,可霓裳虽身在风尘,却是洁身自好,即便是摸一下小手,都是不情愿的。玉春楼背后势力强大,客人们也不敢硬来,所以虽然心里想了无数遍,却也只能把情思压抑,不敢对佳人有半分唐突。

    可现在,玉春楼竟然要拍卖霓裳的第一夜,只要拍下她,就可以与佳人共度一夜,如此销魂的事情,怎能不引得客人们疯狂?

    玉春楼里,人声鼎沸,一楼座无虚席,二楼雅间也早早就被订了出去。

    一辆辆马车从玉春楼外排到了街尾,却仍旧还有许多客人没有到场。

    老鸨笑靥如花地招待着非富即贵的客人们,客人们却都翘首期盼着拍卖快开始,霓裳赶快出来。

    璃王府的马车和安国公府马车同时来到玉春楼外,安初年从马车上跳下来,快步走到前面的马车旁,对马车里喊道:“璃王殿下,老大,咱们到了。”

    当安初年得知璃王殿下竟然也要与他们一起来玉春楼的时候,整个人都懵逼了,连陈媛让他所受的屈辱都全部抛在脑后,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循环重复: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直到璃王府的马车与安国公府的马车走到一起,他都仍旧是一脸懵。

    最后,只能归结于是因为老大才让这尊大佛光顾此地,心里对苏千澈的崇拜再次上升了一个档次。

    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撩开车帘,安初年见了,越发觉得,老大的手真是比好多女人的手都好看,一根根手指晶莹剔透,就像是玉做成的一般,指甲白里透红,修剪得整整齐齐,真是太美了!

    下了马车,云烨微红着一张脸,推着简璃走进去。

    主子为了苏小姐,没事便往隆林街跑就算了,现在竟然还与苏小姐一起来花楼,这都是什么事啊!

    苏小姐身为女人,怎么就如此喜欢来玉春楼?害主子也跟着一起胡闹。

    白衣男子一身清风,如仙似魔,刚出现在玉春楼门口之时,原本喧哗的场面,顿时诡异地安静下来。

    众客人看到坐在轮椅里,风姿卓绝,气质清贵的白衣男子时,无不瞪大了眼。

    他们是不是看错了,或者是出现幻觉了,否则,怎么会看到璃王殿下竟然出现在这种地方!

    传言璃王殿下从来不碰女人,甚至有人不小心碰到璃王殿下,都会被他以各种残忍手段虐杀,可现在,他竟然来了这京都最有名的花楼!

    “快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吧?嘶……卧槽,你掐这么狠!”

    “我觉得我们都在做梦,因为我也看到璃王殿下进来了。”

    “嘶……旁边还有那位十公子。”

    “听说这十公子因为在秋猎上表现杰出,颇得皇上宠爱,还把查伤害二皇子的凶手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他去办。”

    “难道,他们二位对咱们的花魁霓裳也感兴趣?”

    “不知道,自战事结束,璃王殿下从边疆回来之后的这段时间,做的那么多事情,都太过匪夷所思了。”

    抢自己侄儿的未婚妻,又亲自把侄儿的未婚妻接到府上,秋日宴上又传出与身为男子的十公子共用一双玉箸的亲密举止,又把各大家族都垂涎的噬魂军逃兵送给十公子,现在又与十公子一起来花楼……

    如此种种,不禁让人怀疑,璃王殿下难道真的……喜欢男人?

    “老大,璃王殿下为何会来这里?”这个问题在安初年脑海里憋了一路,此刻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苏千澈睨他一眼,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哦……”安初年深以为然地点头,不然璃王殿下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安初年早已定好了雅间,四人来到二楼雅间,老鸨连忙命人送了水果糕点过来,临走时还忍不住抹了一把汗。

    苏千澈懒懒坐在椅子里,右手支头,闭眼小憩。

    或许是因为简璃气场太强,或许是因为有心事,安初年反常地极为安静,没有好友兼死党唐嘉在身边,他觉得浑身不自在。

    云烨站在简璃身后,不时看一眼旁边闭眼休息的少年。

    主子为了苏小姐,连花楼都能来,以后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简璃亦看着少年,眸中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

    外面很热闹,雅间里却很安静,甚至能听到几人浅浅的呼吸。

    这时,一个侍卫走了进来,对简璃行礼之后,便在苏千澈身边轻道:“十公子,老板请你去一趟。”

    苏千澈动也不动,红唇轻掀:“不去。”

    侍卫似是料到她会这般说,接着道:“老板说,若十公子去了,便告诉十公子一个秘密。”

    “不去。”

    简璃暗金色眼眸看着侍卫,缓缓道:“你家老板若是有事,让他来这里,本王在此处候着他。”

    侍卫面露难色:“璃王殿下,老板说,为了救人,老板的精血都快被吸干了,现在行动不便,还望璃王殿下见谅。”

    苏千澈眉头微皱,皇甫溟这句话,是说给她听的,还是说给简璃听的?

    若是说给她听,也不必特意在简璃面前说出来,可若是说给简璃听,又是为何?难道皇甫溟和简璃很熟?

    皇甫溟曾说,那一日带走她的,是司影,为何她醒来之时,却在简璃的马车上?

    简璃听了侍卫的话,暗金瞳眸里倏然划过一道暗芒。

    简璃指尖摩挲着面具上的泪状纹饰,低声开口,“回去告诉他,要请人,就要拿出诚意。”

    倏地,一道寒芒闪过,侍卫突然惨叫一声,猛地捂住右臂,有鲜血从他的手指间喷涌而出,侍卫的整个右臂,竟然齐肩而断!

    “这是本王送给他的见面礼。”简璃收回手,嘴角轻柔笑意丝毫不减。

    听到惨叫,安初年抬起头来,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瞳孔睁大,双手下意识地扶住椅子扶手。

    苏千澈懒懒掀了掀眼睫,长长的睫毛盖住眼底思绪。

    “是……是……”侍卫脸色煞白,额头冷汗涔涔,浑身颤抖着,捡起断臂快速走了出去。

    “阿十,不必理会他。”简璃眸底映着少年波澜不惊的脸,心底一丝不明情绪闪过,不知是庆幸还是失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