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55章 能吻你吗
    隆林街,地势极为偏僻,寻常极少有人会来此处,此时长街外,却有一蓝衫男子长身玉立。

    男子眸光温润如水,黑曜石般的双眸在日光下折射出丝丝柔和微光,一头青丝随意披散在身后,用天蓝色发带在脑后半束,发丝衣角随风轻舞,让他整个人显得越发轻灵飘逸。

    男子身上背着药箱,在长街外驻足片刻,便抬步往里走去。

    “什么人,站住!”街头的陈默看到蓝衫男子走了进来,连忙大喝道。

    主子早已告诫过,不能随意放人进去,他们现在可是在很认真地执行。

    男子顿住脚,双手在身前抱拳,温和道:“晏某是一名大夫,前段时间十公子身体抱恙,便是晏某诊治,此次晏某前来,是为十公子复诊。”

    陈默上下打量了晏景修一番,见他背着药箱确实有些像大夫的模样,但是他也没有随意放人进去,而是转头叫了人去找十一,而自己依旧站在街口守着。

    “你等一下,若你真是大夫,首领必然认识你。”陈默道。

    “无妨。”晏景修温和应道。

    陈默见他如此,心里的怀疑也消了大半,暗自想着,主子结识的都是如此风华绝世的人,跟着这样的主子,肯定前途一片光明。

    不过片刻,十一便走了过来,看到门口的晏景修,微点了点头道:“晏大夫,请。”

    又对陈默道:“以后晏大夫前来,不必拦着。”

    陈默点头应了。

    晏景修回了礼,随着十一往长街里走去。

    两个男子都是容貌气质出色,极为吸引人目光,众弑神卫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依旧专心致志地对练。

    晏景修温润的眸光扫过街道边上挥汗如雨却有些束手束脚的众人,温声道:“这里并不适合训练……”

    十一目不斜视,冷声道:“公子自有打算。”

    晏景修知道他不想说,便也不再问,而是道:“你的伤如何了?”

    十一下意识握了握左手,虽然没有好彻底,却并不妨碍训练,“好了。”

    晏景修温和一笑,没有再说话。

    两人一路沉默着走到千府外,府门大开,没有守卫,十一径直领着晏景修来到后院苏千澈所住的院子外。

    不出所料,少年正躺在躺椅上,侧着身体安静小憩。

    浅浅的阳光照在少年身上,少年微蜷着身体,薄薄的丝被勾勒着少年的身体轮廓,她安静闭着眼,像是一只懒洋洋晒着太阳的猫。

    十一下意识放慢了脚步,甚至连呼吸都放轻了许多,他慢慢走进去,眸光一刻不离苏千澈安静的睡颜。

    有多久,没有这般看过小姐休息的模样了?

    自上次受伤以后,他呆在小姐身边的时间便少了许多,现在有了弑神卫,十一更是几乎没有机会与她在一起。

    他想站在她身后,想与她片刻不离,可小姐把弑神卫交给他,他不能让小姐失望。

    只要再过一段时间,弑神卫成熟起来,他便可以与以前一样,守在小姐身边。

    晏景修眸光停留在休憩的少年身上,又转眸看向少年身侧挺身站立的黑衣男子,温润的眸底似划过一道浅浅水纹,片刻垂下眸,并未出声。

    微风轻轻吹来,院子里,冷峻的黑衣侍卫看着躺椅上的少年,眸光轻柔,向来微抿的薄唇边上,浅浅勾起一道几不可见的弧度。

    院门外,蓝衫男子默然站立,微风吹起天蓝色衣衫,在空中漾起淡淡涟漪。

    没有人说话,沉静的空气中,似乎能听到几人轻浅的呼吸。

    不知过了多久,躺椅上的少年动了动,片刻缓缓睁眼,半朦胧的睡眼看向身侧的黑衣侍卫。

    “十一。”苏千澈浅浅唤了一声,随后又闭眼,转身平躺着,慢条斯理地问:“找我何事?”

    十一看着少年在微风下轻轻颤动的睫羽,低声道:“晏大夫过来了。”

    “哦。”苏千澈懒懒答了,便又沉默,片刻才道,“带晏大夫去看看怀王的伤。”

    晏景修在看到少年醒了之时,便已经走过来,听到苏千澈的话,便道:“晏某先为苏小姐查看一番,怀王的伤势,不会耽误。”

    苏千澈微睁开眼,对十一道:“十一,给晏大夫拿一张椅子。”又看向面前神色温润的蓝衫男子:“晏大夫,是谁请你过来的?”

    十一从房间里提了椅子出来,晏景修坐在少年身侧,温和地笑笑:“晏某不请自来,苏小姐身体特殊,晏某不敢掉以轻心。”

    苏千澈默了默,半坐起身,微阖的眸底映着男子黑曜石般的双眸,“晏大夫对待伤患,都是如此上心?”

    十一看一眼晏景修,幽深的眸底划过思绪,小姐是在怀疑晏大夫?

    晏景修温润的眸光不变,温声开口:“晏某身为医者,既已出诊,便会对伤患负责。”

    “既然如此,便麻烦晏大夫。”苏千澈闭上眼,盖住眼底情绪,右手伸出,悬在一侧。

    晏景修拿出一方雪白手帕,搭在少年手腕上,修长手指搭在手帕上。

    片刻,他收回手,又收回手帕,细心地折叠起来,放在袖间,抬眸温声道:“苏小姐身体已经无恙,并且与常人无异,以后也无需再担忧。”

    苏千澈嗯一声,道:“多谢晏大夫。”顿了顿,她问,“二皇子的伤,晏大夫应该很清楚,晏大夫有没有什么可疑人选?”

    晏景修眸光温润,声音温和如水,“二皇子是被剑所伤,很薄的剑,削铁如泥,伤口极为平整,连被削断的骨头都平整无比。”

    “以对方的实力,若要下杀手,二皇子必然性命不保。”

    苏千澈接道:“所以,对方并没有想要取他性命,只是为了震慑他,或只是单纯的惩罚。”

    晏景修点头道:“对方实力高强,又与二皇子有旧,且在事发当时又提到了苏小姐,若是去事发地点看看,或许会有收获。”

    苏千澈揉额头,那么远,耽误她养精蓄锐。

    晏景修见她似有些烦躁的模样,温声道:“二皇子这几日请不到你,性子变得有些急躁,苏小姐去二皇子府上之时,务必小心一些。”

    “嗯,多谢晏大夫提醒。”苏千澈懒洋洋地说道。

    “那晏某便先告辞了。”说罢,晏景修站起身来,对十一道:“劳烦带晏某去见怀王殿下。”

    十一看向苏千澈。

    苏千澈闭眼躺下,对他挥了挥手。

    直到两人的脚步声走远,苏千澈才缓缓睁开眼,抬手看一眼自己的手腕,片刻又放下,自己搭了脉。

    毫无疑问,以她那点浅薄的医术,是看不出身体有任何异常的。

    垂下眸,苏千澈眼底闪过一道冷光。

    虽然晏景修的举动看上去无比正常,苏千澈却总觉得有一丝不安,这种不安,在吃下璇玑丹之时,便已经隐隐种下,随着时间的增长,不仅没有消散,反而越发强烈。

    晏景修不时查看她的身体,是为了什么?是因为他所说的医德?还是,因为她的身体里,有他想要看到的某种结果?

    ……

    两人出了院门,黑衣侍卫薄唇微抿,稍微放缓了脚步。

    幽深的黑眸里闪过无数思绪,最后归于平静,他看着前方,冷声问:“晏大夫,小姐的身体,是否真的无恙?”

    晏景修温润的双眸闪了闪,眼底划过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片刻,他微垂了眼睫,道:“苏小姐的身体,确实无恙。”

    “无恙便好。”十一道,“若小姐有任何损伤,药王谷怕是难保。”

    晏景修转眸看向黑衣侍卫,他的双眸幽深,眸光漆黑犹如极夜,不见半分光明。

    “凌侍卫说笑了,晏某虽医术不精,却也能诊出苏小姐身体是否欠安。”晏景修温声道。

    “希望如此。”十一深深看了晏景修一眼,转过头,加快了脚步。

    晏景修似笑了笑,随之跟上。

    怀王暂居的小院里,简泽轩正在房间里练字,柳侍卫站在他身后,把身影融进房间的阴影里。

    良久,简泽轩放下毛笔,低头看着刚写出来的字。

    宁静以致远。

    他的性子沉稳,不急不躁,不争不抢,因此极得皇上宠爱,封为怀王,并赐予封地。

    可是,在看到她之后,似乎一切都变了。

    看到她女装打扮时,心底无端烦躁,看到她作为十公子时,心里又平静无波。

    可是,这种平静之下,却隐隐藏着波澜,连一幅字,都无法静下心来写。

    “查得如何了?”沉静的空气中,响起男子低沉的声音。

    柳侍卫低头答道:“回王爷,相府安排的探子回报,苏七小姐自亲生父母失踪之后,几乎足不出户,能接触到的人也是极少。大多都是相府的丫环小厮,只是,这些人里面,并没有一个叫小六的人。”

    柳侍卫没有说,曾经苏七小姐每一次想尽办法出府,都是为了能看一看王爷,可现在,苏七小姐似乎对王爷已经死心,可王爷却对苏七小姐上了心,这完全反转的局面,让柳侍卫忍不住感叹,王爷这是何苦呢。

    简泽轩闭上眼,捏了捏眉心,虽然早已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可若她不认识一个叫小六的人,那这个小六,又是谁?

    “她与谁比较亲近?”

    柳侍卫了然,王爷这是怀疑那位小六是苏七小姐自己给别人取的小名吧。

    “回王爷,苏七小姐身边,除了丫头青橘,并无其他人,连侍卫十一,都是近两年才出现在苏七小姐身边。”

    “罢了,不必查了。”简泽轩道,她的改变太多,太过不合常理,以前的生活又太单纯,即便他要查,也无处查起。

    “是。”柳侍卫回道。

    简泽轩再次捏了捏眉心,然后放下手,眼底恢复了平静,“去刑部,把十公子的事情压下来。”

    柳侍卫心里一惊,忍不住抬头看向背对自己而坐的紫衣男子。

    刑部都是一群软硬不吃的老家伙,若是强行把十公子的事压下来,肯定会得罪他们。

    王爷喜欢的不是苏七小姐么?十公子也喜欢苏七小姐,他们应该是对手,王爷应该对十公子倒霉的事情喜闻乐见才对,可王爷他,为何要这么做?

    不对不对,柳侍卫心里突然跳了一下,从来没有听说苏七小姐与一个叫十公子的人接触过,那十公子是如何认识苏七小姐的?他们又是如何在相府暗度陈仓的?

    柳侍卫摇了摇头,太过复杂,他不想了,只要听王爷吩咐办事就行。

    “是。”柳侍卫应道。

    简泽轩闭了闭眼,轻呼一口气。

    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很快,晏景修出现在门口。

    “参见怀王殿下。”晏景修进了屋,对简泽轩行礼。

    “免礼。”简泽轩道,淡棕色的眸看向蓝衫男子,眸底平静无一丝波澜。

    “十公子吩咐晏某前来,为怀王殿下治伤。”晏景修微垂着头,温声道。

    平静的眸漾起丝丝波纹,简泽轩双唇动了动,半晌点点头,道:“有劳晏大夫。”

    说罢,便站起身,走到床前,背对着门解衣服。

    柳侍卫心底再次一惊,王爷应该不会让外面的大夫为他治伤才对,为何会这么爽快地就应了,难道是因为十公子?

    可十公子不是王爷的情敌吗,为何他却觉得,王爷对十公子,比对苏七小姐好多了?

    很快简泽轩便脱掉上衣,转过身,露出精壮的上半身。

    因常年练武,男子上身肌肉紧致,没有一丝赘肉,小腹处,紧紧缠着一条绷带,简泽轩把绷带一层层解开,腹部的伤口便出现在晏景修面前。

    那是一条从左侧肋骨下方贯穿整个小腹,直到右侧髋骨的剑伤,伤口极细,却很深,甚至能看到两侧隐隐露出莹白的骨头。

    晏景修温润的眸底闪过一道浅浅暗光,这一道伤口,与二皇子手上的伤极为相似,都是被极薄的剑所伤,能让实力不低的简泽轩受伤至此,对方的实力必然极高,很有可能,造成两人受伤的,是同一个人。

    “晏大夫,如何?”简泽轩低头看一眼身上的伤口,声音低沉地问。

    虽然伤口已经上了药,却依然有点点血丝渗出,伤口恢复也极为缓慢。

    晏景修为简泽轩切了脉,眸光温和地道,“晏某前几日才遇到过这样的剑伤,身上正好还有一瓶配好的药。”说着他翻开药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简泽轩,“这就是疗伤药,王爷可以先用一用。”

    简泽轩接过药瓶,没有再缠上绷带,直接把外袍披在身上,道:“前几日,是二皇兄?”

    “正是。”晏景修温声道,“二皇子的手上的伤,与王爷的剑伤极为相似。这段时间十公子一直在调查伤害二皇子的人,王爷或许可以提供一些线索。”

    调查吗?简泽轩想到整日里都躺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慵懒少年,眼底划过一抹难言的情绪。

    “这种药一日抹三次,若是用完了,王爷可以差人去晏某的医馆取。”晏景修说着便关上药箱,“若是无事,晏某便先行告辞。”

    “等一等,晏大夫。”简泽轩把腰带系上,只露出胸前一小片蜜色皮肤。

    晏景修转头看向他。

    简泽轩眸光微微动了动,问道:“晏大夫为何来千府,是因为十公子的身体有恙?”

    “十公子的事情,晏某不宜多说,若王爷有心,问十公子便可。”晏景修说罢便行了礼,提着药箱走了出去。

    简泽轩微垂下眸,手指握紧手中药瓶。

    晏景修会这般说,必然是因为她身体抱恙,可他却丝毫不知情,她是受了伤还是生了病?若是受伤,是否是因为那一日遇到的七星楼杀手?

    “去烧水,本王要沐浴。”半晌,简泽轩沉声吩咐道。

    柳侍卫低声应了,随后走了出去。

    简泽轩垂下头,面容隐藏在阴影里。

    那个白衣男人伤了二皇兄,是为何?

    ……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白衣男子在人群中显得极为显眼。

    男子一身白衣,身材修长,一头乌黑发丝随意披在脑后,如丝滑的锦缎,只用一根雪白色发带松松系起,行走间,发丝和衣袍轻轻轻轻飞舞,飘飘欲仙。

    男子脸上带着银白色面具,露出一双琥珀色的双眸,晶莹剔透,如水晶般的干净澄澈,桃花般粉嫩的薄唇边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那般美好,让人的目光忍不住在他唇角驻足,久久不愿离开。

    白衣男子身侧,一唇红齿白的青衣男子,一张娃娃脸,眼睛乌黑发亮,嘴角边还有两个小梨涡,让他看上去显得更加可爱。

    无数人的目光都忍不住看向他们,暗自猜测着这两人是谁,如此气质出众,以前怎地从未见过?

    “尊主,您来这里干什么?”萧潜手指拿起腰间挂着玉佩的系带,在手中转着圈圈,有些疑惑地说道,“您若有什么事,吩咐咱们去做就行,何必要您亲自跑一趟。”

    司影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琉璃般的双眸中带着浅浅微光,“如此重要的事情,自然要本尊亲自去做。”

    “重要的事情?”萧潜放下腰间玉佩,右手摩挲着下巴,一副思考的模样,突然他惊呼道:“尊主,难道您已经知道风云令的下落,现在要亲自去找风云令么?”

    司影淡淡看了他一眼。

    萧潜觉得,虽然尊主这一眼似乎没有丝毫情绪,与平常一般地轻柔,可他为何总觉,尊主是在说,他是个白痴?

    可若不是风云令之事,还有什么事情重要到需要尊主亲自出马的?

    “难道,尊主想要铲除魔魂殿?”萧潜想了想,要铲除魔魂殿,确实需要尊主亲自出马。

    司影没有回答他,走到京都最大的一座珠宝格外停下。

    “尊主,您来这里做什么?”萧潜看一眼珠宝阁三个大字,低声问。

    没有听说这座珠宝阁是他们的产业啊,难道这里其实是一处从未暴露过的暗桩?

    司影只是顿了顿,便抬步走了进去。

    萧潜连忙跟上,心道这里肯定是一处暗桩,不然尊主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他果然是尊主的心腹,如此重要的暗桩尊主竟然带着他一起来,所以,他一定是尊主身边最为重要的人。

    两人走进珠宝阁之时,立马便有一个侍女迎了过来:“两个公子,需要什么,可以随便看看。”

    萧潜很认真地听着,或许尊主说的话便是暗号,他一定要好好记着。

    司影薄唇微勾,“送女子……和男子,最好送什么?”

    萧潜:主子问这个干什么,难道真的是什么暗号?

    侍女答道:“送女子,发簪耳环等配饰都可,送男子,玉冠玉佩一类都好。”

    司影想起少年那一头青丝,轻笑道:“把最好的发簪和玉冠拿出来。”

    萧潜:发簪和玉冠……这是暗号的关键词吗?

    侍女被男子唇畔的笑意迷了神,半晌才反应过来,连忙红着脸去拿了最好的几种发簪和玉冠,小心翼翼地放在司影面前。

    司影一一看了,最后选择了两种让侍女包起来,动作轻柔地放进怀里。

    “结账。”司影对身旁正揣测‘圣意’的萧潜道。

    “哦哦。”萧潜下意识应道,直到白衣男子走出去,他才反应过来,顿时犹如五雷轰顶,“什么,结账?!”

    竟然叫他结账……所以,尊主进来珠宝阁,根本就是来买配饰的?和暗桩暗号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是天要下红雨了吗?高贵得无以伦比的尊主,竟然会纡尊降贵来买配饰,而且一买就是两件!男人的女人的都有!

    真是见鬼了!

    萧潜付了钱之后,连忙跟了出去,看到司影嘴角笑意时,心里惊悚更甚。

    “尊主,您有喜事?”

    难道尊主的好友成亲,所以尊主才买了两件礼物,给他们夫妻一人一件?

    萧潜突然很好奇,让尊主改变的那两个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司影再次淡淡扫了他一眼,随后缓缓开口:“本尊的喜事,即便说了,你也不会懂,更体会不了。”

    萧潜:……好气哦,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嘿嘿,尊主,能否透露一点点?”萧潜大拇指掐着食指尖放在眼前,表示就那么一点点。

    司影轻笑,如樱花开了遍地。

    萧潜被晃花了眼,分明经常跟在尊主身边,可他依然时常被尊主的笑容闪瞎了眼,即便是面具,都抵挡不住尊主的盛世美颜。

    这样春意满满的笑……难道主子有了心仪之人?!

    可主子买了两份礼物,还男女都有,难道主子同时心仪两个人?!

    天,萧潜连忙捂住了嘴,生恐发出一点声响。

    他知道了尊主如此重要的秘密,会不会被灭口?

    萧潜眼珠子转了转,前段时间主子受了伤,现在便一副春风拂面的模样,难道是有人救了主子,并悉心照料他,然后主子便动了凡心……

    可对方是男是女,萧潜摸着下巴,忽然眼睛一亮,难道是……

    “尊主,碧落阁大师姐容紫菱前段时间来了京都,她……”

    萧潜的话并未说完,可只要从尊主的态度,便能打探出是否与容紫菱有关。

    司影沉默了片刻,面上表情未变。

    萧潜不时看向他,尊主这是什么意思?究竟是不是碧落阁大师姐啊!

    半晌,才听到男子轻浅的声音:“谁?”

    萧潜愣了,尊主竟然连容紫菱是谁都不知道?!

    “尊主,碧落阁大师姐啊!就是那个如天仙下凡,仙气飘飘的江湖第一美人啊!”而且,那位大师姐心仪尊主,是离云宫上上下下都知道的事,可尊主竟然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

    萧潜替容紫菱默哀一分钟……

    “有本尊美吗?”司影唇角笑意不减,轻笑道。

    萧潜顿时石化,一道雷劈下来,把他劈成了渣。

    这这这,这绝逼不是他家尊主,快还他一个正常的尊主!

    从来不准别人议论他那雌雄莫辨的容貌的尊主,现在竟然说,江湖第一美人有他美吗?!

    美吗?美吗?美吗?两个字一直在萧潜脑海里回荡,萧潜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而在这时,不远处忽然起了一阵骚动,一面纱轻覆的白衣女子翩翩而来。

    女子身材婀娜,白裙包裹着玲珑的身段,面纱遮住下半边脸,只能看到一双水眸如雾,柳眉微弯,一阵微风抚来,白裙飘飘,仙气十足,端地是个天仙下凡的人儿。

    有人一边走一边回眸,目光落在女子身上,撞了人都不自知。

    那女子一眼便看到白衣男子和青衣男子,水雾朦胧的眸底闪过一道亮光,却又在瞬间消失不见,她快走两步,来到两人面前,身体微弯,轻声道:“司尊主,好久不见。”

    ……

    皇上没有规定调查二皇子事件的时间,苏千澈便一点也不着急,难得清闲下来,几日来,她不出千府半步,每日都在院里懒洋洋地晒太阳。

    这一日,苏千澈拿了本简璃带来的江湖轶事,坐在躺椅上,面前是一张小桌,少年左手撑着脸颊,右手翻着书,不时拿一块糕点放进嘴里,好不惬意。

    曾经听十一提起过,东刖国并不止四大门派,还有许许多多小门派,这些门派实力虽然没有四大门派强,却也不容小觑。

    至于七星楼,竟然也有一些介绍。

    明面上,七星楼共有四大堂会,分别是青龙堂,白虎堂,朱雀堂,玄武堂。其中青龙堂里的杀手段位最高,白虎堂其次,朱雀堂再次,玄武堂最低。

    至于七星楼的具体位置在哪里,杀手的数量有多少,哪些人是七星楼的杀手,却是不得而知。甚至就存在于身边,或许看上去只是平凡的挑夫,摆摊的小贩,都有可能是七星楼杀手。

    苏千澈拿起一块水晶糕放进嘴里。

    前两次来刺杀她的杀手,会是哪个堂口的?

    又翻了一页,苏千澈手指顿了顿,书页上,竟然画着一块令牌,上书风云二字,不就是前几日听到那几个人议论的风云令么?

    她关上书,看了看扉页,确实是一本看上去很普通的书,可里面的内容,却绝对不是寻常人可以接触的。

    难道是简璃特意让给她看的?

    苏千澈抛开思绪,眸光放在书上。

    风云令,是海外仙岛上的天玑阁发出,据传天玑阁阁主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而风云令,是上一任的阁主为了答谢某个救过他的江湖侠士,便送了一块令牌给他,并告诉他,不管是谁,只要持有这块令牌,便可以让历届的天玑阁阁主无条件答应任何一件事。

    只是那江湖侠士还未来得及去找神出鬼没的阁主,便已经被人杀害,令牌也流落出去。

    不知是什么原因,风云令可以请到天玑阁阁主的消息传了出去,那一段时间,为了抢到风云令,无数小门派在一夜之间被灭门,江湖上腥风血雨,无数人提心吊胆,生怕第二日便醒不来。

    天玑阁为了维护江湖平衡,便立下每三年让风云令出世一次的规矩,得到风云令者,便可以让阁主做一件事,事情完成之后,风云令收回,三年之后再传出。

    天玑阁的存在,已经被传得神乎其神,所以每一年风云令出世的那一天,便是厮杀最为惨烈的一天。

    苏千澈指尖轻点额角,眼睫微垂。

    无所不知么。

    忽地她轻嗤一声,那她想要知道小六在哪里,是否也能得到解答?

    “苏小姐,在笑什么?”一阵清风吹来,男子磁性清雅的声音随风而至,空气中淡淡的冷香也随之飘来。

    苏千澈并未抬头,眸光依旧停留在书上,手指再次捻起一块糕点,正要往嘴里放,却突然发现,糕点不动了。

    抬眸,便见两只如玉手指正捏着糕点另一侧,那指尖莹润的色泽,看上去似乎比手中水晶糕还要美味几分。

    再抬眸,便见男子琉璃般净透的眸底漾着浅浅笑意,仿佛微风吹过湖面荡起的粼粼水波。

    司影手指用力,少年手中糕点便被他抢过去,他桃花般粉嫩的薄唇微微勾起,把糕点递到少年水润的红唇前,轻笑道:“张嘴。”

    苏千澈微眯了眼,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糕点,和拿着糕点的白皙手指。

    男子两指捏着晶透的水晶糕,剩下三指微微曲起,每一根手指都如最上等的玉石雕刻而出,指甲圆润透明,带着微微粉红,连指甲盖上的半月牙都完美到了极致。

    苏千澈张嘴,司影便轻笑着把糕点放进她的嘴里,随后手指离开。

    少年却一把抓住他的手。

    两只手一寸一寸摸着男子柔韧有力的手,苏千澈轻叹一声:“你的手怎么这么美?好想藏起来。”

    “藏起来?”司影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任由少年摸着他的手,眸底带着浅浅笑意,“苏小姐,不想让影被别人看到?”

    苏千澈没有答话,两只眼黏在男子手上不愿离开。

    司影嘴角含笑,又用左手拿起一块糕点递到少年面前,“张嘴。”

    苏千澈依言张了嘴,两手摆弄着男子的手,又把两掌贴在一起比了比大小,又嫌弃地看一眼自己的手,最后恋恋不舍地把男子手放下,双手撑着下巴,有些不忿的模样,“为什么能长得这么美?”

    司影眉眼微弯,抬手刮了刮少年挺翘的鼻尖,眼底似浸了一世的温柔,“苏小姐喜欢就好。”

    苏千澈又沉迷了一会儿,才问道:“你来干什么?”

    “想苏小姐,便来了。”司影轻笑,似漫天樱花纷飞。

    苏千澈眼尾微挑,司影脸皮何时变得这么厚了?

    “风云令,你可知晓?”苏千澈问。

    司影垂眸看一眼少年眼前的书,又抬眸看她,“苏小姐想要?”

    苏千澈左手撑头,翻了一页书,道:“这么抢手的东西,我自然也想凑凑热闹。”

    虽然知道天玑阁不可能知道小六的事,可当她的念头升起之后,却再也无法消散下去,即便无法打听出小六的消息,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寄托。

    司影眸底划过一道暗光,前些日子她并未想要掺和进去,为何现在却突然改变了主意,而且,还很坚定,并不是突发奇想。

    “既是苏小姐想要的东西,一月之后,影会双手奉上。”司影薄唇微勾,看着少年半阖的星眸道,“作为聘礼之一。”

    苏千澈呵呵,“应该是作为嫁妆。”

    “那苏小姐可准备了聘礼?”司影轻笑,眸中洋溢着莹莹光辉。

    “司美人儿想要什么?”苏千澈站起身,弯腰,抬手挑起男子光滑下颚,嘴角带着坏坏的痞笑。

    司影微扬起头,长长的睫毛动了动,轻拉下少年的手,把她拉到面前,声音极轻,带着浅浅笑意,“影想要的,自然是苏小姐。”

    男子粉嫩如花瓣的薄唇近在咫尺,苏千澈忽然想起那一晚尝到的味道,很不错。

    “司美人儿,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很诱人?”苏千澈红唇虚贴在男子白皙脸颊上,轻声问。

    “有。”司影笑。

    苏千澈挑眉。

    司影抬手,扣住少年后脑勺,微眯起眼,薄唇轻启,“苏小姐刚说了。”

    说罢,司影把少年脑袋向下微压,薄唇堪堪停在少年红唇前,半眯的眼有些许迷离,低哑的嗓音从唇畔滑出:“苏小姐,影可以吻你吗?”

    ------题外话------

    这个美人,前面出现过一次,啦啦啦(≧▽≦)~

    嘿嘿,澈宝宝会不会答应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