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56章 吻上瘾了
    他这般问着,苏千澈轻笑一声,正要说话,唇上却骤然被印上一个温热的物体,柔韧的触感,温柔却不容拒绝的力道,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占据了苏千澈所有感官。

    脑海里一片空白,鼻端是男子身上淡淡的冷香,脸颊上是他浅浅的呼吸,他闭着眼,长长的睫羽在风中轻颤。

    秋日微凉的风轻轻吹过,吹起两人乌黑的发丝和雪白的衣角,浅浅金芒照在二人身上,似洒上一层淡金色耀眼光辉。

    两人轻吻的画面太过美好,似乎连风都为之驻足。

    如此充满梦幻美感的一幕,却有一个冷淡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喂,你够了!”

    杀气弥漫整个院子,白衣男子急速飞身后退,身姿飘逸,薄唇间浅浅的笑意依旧美得惊心动魄。

    “苏小姐,影以为,你没有拒绝,便是同意了。”

    苏千澈额头直跳,她还没有说话,便已经被他堵住了!

    唰地抽出匕首,苏千澈直接追了上去,“你特么强吻上瘾了是不是!”

    司影从容优雅地绕着院子飞掠,眼底似带着三月暖阳的柔美,“苏小姐,这不是强吻,这是亲吻。”

    苏千澈紧了紧匕首,一边飞速追着他,一边想为何对他的警惕性降低了这么多。

    她分明想要报复他,却两次被强吻,就算是吻,也该是她强吻他才对。

    “你站住。”过了许久也没有追上,苏千澈顿住脚,看向始终保持在一丈开外的白衣男子道。

    少年站定的那一刻,司影也同时停下脚步,此刻他站在院子里的一株枫树下,净透的琥珀色双眸映照着潋滟波光,粉色唇瓣如三月盛开的桃花。

    火红的枫叶在白衣男子头顶闪烁着耀眼红光,阳光透过树叶,在他身上落下斑驳的树影。火红的树叶,灿金的阳光,干净得如同水晶笑容温柔了全世界的男子,在少年乌黑的瞳孔里形成了一副至臻完美的风景画。

    似是看出少年眼底的惊艳,司影从树下走出,轻风拂过他的发丝和衣角,净透的眸底似携着一世情深,向她缓缓而来。

    司影走到少年面前,抬手,把她额角的发丝轻柔地缕到耳后,随后,刻意压低的声音似带着丝丝电流,随风吹到少年耳畔,“苏小姐,有何吩咐?”

    “你不准跑。”苏千澈拍开他的手,暗自恼怒自己又被他的美色迷惑,以前的戒心都喂狗了。

    司影站在她身前,微垂着头,眸子里映出少年微恼的神情,缓缓开口,声音里似带着笑意,“好。”

    苏千澈慵懒的双眸微微眯起,匕首在手中转动,红唇轻启,“我现在对你很不满,你……”

    话音未落,司影便抬手,抓住少年握匕的右手,毫不迟疑地往自己身上刺过去。

    苏千澈睁大了眸,低头,司影的手包裹着她的手,她手中匕首插进男子小腹,手指上仿佛还能感受到男子肌体的温热。

    “你干什么?”苏千澈眉头微皱,他莫名的自残,让她莫名觉得烦躁。

    司影却似毫无所觉,声音依旧轻柔如风,“苏小姐,这是影欠你的。”

    “你欠我什么了?”苏千澈眉头皱得更深。

    司影抬手,轻抚她紧皱的眉心,他没有回答她的话,双眸温柔地看她,“苏小姐,与影在一起。你想要什么,影都给你。”

    苏千澈唇角轻勾,轻呵一声,“我想要你的命,你给不给?”

    司影沉默了片刻,道:“除了这条命。”

    “命都不舍得给我,还说什么想要什么就给什么。”苏千澈轻笑,这种撩妹手段,也太过老套了。

    司影似是没有看到她嘴角的嘲讽,薄唇微勾,净透的眸底如盛满一池春水,“若命给了你,你以后想要什么,影如何给?”

    或许是男子的笑容太过温柔,或许是照在他身上的光芒太过耀眼,苏千澈眸光晃了晃,一种难言的感觉在心头悄然滋生。

    手指下意识动了动,苏千澈才意识到,自己的匕首还插在他身上……

    鲜红的血顺着刀身一滴滴滴落,已经在地面积起了一小滩。

    苏千澈放开匕首,抬眸问,“你不痛?”

    司影微微勾唇,轻道:“不痛。”

    比起你曾经所承受的,这点痛,又算什么?

    “为何要这么做。”苏千澈耸了耸肩,轻笑,“就算你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有半分同情。”

    司影垂眸看她,随后抬手拔下小腹上的匕首,一丝血线被带了出来,男子白皙的脸颊变得有些透明。

    “苏小姐,你会对一个陌生人说这句话么?”

    苏千澈微垂下眸,陌生人的话,她如何会管他们的死活?

    “所以,在苏小姐心里,影并不是与苏小姐毫无瓜葛的陌生人。”男子缓缓说着,动作优雅地拿出手帕,仔仔细细地把匕首擦干净,然后递还给她。

    苏千澈没有接匕首,看一眼他还在流血的伤口,垂在一侧的手指微微握紧,片刻,她冷笑一声,走回躺椅上坐下,“你要如何做,是你的事,与本公子无关。”

    “苏小姐,你曾说过,若成亲对象是影,你会考虑。”司影抬手捂着伤口,走到苏千澈面前,再次把匕首递给她,“影会一直等,直到你同意为止。”

    男子微微笑着,眸底似有一整片璀璨星河。

    他的眼神温柔且坚定,仿佛只要她一句话,他便可以用上一生去等待。

    苏千澈心里微微一紧,一种难以控制的感觉袭上心头,让她更觉烦躁不安。

    她不喜欢这种不受掌控的感觉。

    自从能很好地控制能力之后,她便从未感受到这种身心皆不受掌控的不安。她为人懒散,却能让所有与她有关的事情都尽在掌握,可眼前这个人,却让她的情绪脱离掌控。

    苏千澈紧紧闭上眼,片刻睁开,眸底已是平静一片。

    “司公子,大家都是成年人,就算是上个床也没什么,你我不过是接过两次吻而已,难道你还想赖着我不走了?”左手支着脸颊,微侧着头,苏千澈嘴角勾起邪气的弧度。

    白衣男子皮肤有些发白,额角也似浸了微微细汗,他微低下头,双眸看着少年微阖的眸,嘴角的笑意却依旧温柔如春,“苏小姐,我们接过三次吻。”

    苏千澈:……这是重点么!

    深吸一口气,苏千澈道:“司公子还是去包扎一下,免得你死了,离云宫的人找本公子算账。”

    “苏小姐是在担心影?”司影轻笑道。

    苏千澈额头直跳,他看不到伤口处的血流得欢快么,难道他真的想死?!

    “本公子不喜欢麻烦,所以要把麻烦扼杀在摇篮里。”苏千澈再次深吸一口气。

    “可是,影没有伤药。”司影轻道,净透的眸底似有点点委屈。

    苏千澈双拳紧握,卧槽,你都被捅了一刀,血流了那么多,都没委屈,现在委屈个鬼啊!

    见少年额头青筋直跳的模样,司影心情似好了一些,“若没有伤药,影可能会流血而亡,如此的话,麻烦可能就会找上门来。”

    苏千澈深吸一口气,笑眯眯地对他说道:“我的房间里有,自己去找。”

    司影很听话地去了房间,很快便拿着一个小瓷瓶出来,坐在小桌另一侧,把瓷瓶递到苏千澈面前,轻声道:“麻烦苏小姐帮忙上一下药。”

    苏千澈睨他一眼,“你没手?”

    司影轻笑,如梨花开了满枝,“影受伤太重,已经无法自己上药,若流血过多,怕是会有麻烦……”

    卧槽,你特么就是个最大的麻烦!

    苏千澈‘噌’地站起来,从男子手里夺过药瓶,走到司影面前,直接扒开他的衣服,露出男子精韧的上半身,白瓷般的皮肤,在阳光下,仿佛发着光一般。

    伤口还在向外淌血,苏千澈黑着脸放下瓷瓶,去打了水,把伤口清洗了一遍,才拿起药瓶,挖了一块伤药,狠狠地抹在受伤部位。

    特么的,前世今生,还是第一次伺候人,真让人不爽。

    手指按在皮肤上时,苏千澈明显感受到手下的肌肤绷紧了,男子低沉的闷哼从上方传来,让她不由自主放轻了动作。

    伤口很深,司影竟是一点也未留情,小腹左侧已经被刺上一个血淋淋的洞,苏千澈的动作不自觉地变得轻柔,她微垂下眸,眸底划过一道思绪。

    司影说,这是欠她的,除了被咬的那一口,他还欠她什么?

    难道是因为他曾经想要杀她?

    管他呢,他就算死了,也与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伤口涂好之后,司影很自觉地自己拿了绷带缠上,衣服还未系,见苏千澈要走,他快速伸出手,抓住她的双臂,脑袋枕在少年左臂上。

    “苏小姐,影有些累,就靠一会儿。”略带疲惫的声音从男子嘴里传出,因为低垂着头,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苏千澈不知为何心里似乎有些堵,轻吸了一口气,没有推开他。

    额头贴在少年胸腹之间,司影半褪了血色的薄唇勾起浅浅的笑。

    阿澈,你只能是我的。

    风吹起树叶,哗哗作响,少年的青丝被吹到身前,与男子的发丝混在一起,仿佛心底某些缠绕的思绪,纠缠不清。

    云烨走到院门外之时,一眼便看到在院中两个抱在一起的人。

    少年站在白衣男子面前,脑袋微垂,不知在看什么,白衣男子静静坐着,衣衫似有些不整……

    艾玛,他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画面吧?

    云烨连忙转过头,悄悄躲到门后。

    这还是大白天啊,主子你要节制啊!

    过了片刻,云烨又悄悄探出头,往里看一眼,又快速缩回来。

    难怪主子这几日都没有来找苏小姐,原来是换一个身份来苏小姐面前刷好感啊。

    所以,身为战神璃王的主子被苏小姐嫌弃了,可司尊主的身份却又被苏小姐接受了,这……以后若是苏小姐知道了主子的身份,到时候会不会是一片修罗场?

    嘿嘿嘿嘿,突然很想看到这样的画面……

    “进来。”慵慵懒懒的声音响起,让正暗自奸笑的云烨瞬间站直了身体,僵硬着走了进去。

    苏千澈半靠在躺椅上,半阖的眸底映着丝丝暖阳,白衣男子坐在另一侧,正慢条斯理地整理着锦袍。

    云烨目不斜视,眼角余光扫过司影的动作,连忙又快速收回,更是不敢多看一眼。

    苍天啊,主子竟然真的白日宣……那啥!

    他……他是不是打扰到主子的大事了?!会不会被主子用各种大刑伺候一遍?

    “何事?”苏千澈揉了揉额角,懒懒地问。

    云烨站直身,大声回答道:“秦氏的事情,已经查清楚,现在,她在城西的陈家别院中。”

    “嗯。”苏千澈道。

    “只是……”云烨顿了顿,道:“只是秦氏现在精神有些不稳定,若是要把她带回来,可能有些困难。”

    苏千澈看了看天色,站起身来,道:“带本公子过去。”

    “影与苏小姐一起。”司影把衣袍整理好,也站起身来,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苏千澈睨他一眼,“既然受了伤,就好好呆着,别瞎折腾了。”

    “伤得不重。”司影笑道。

    苏千澈淡淡看他,“我不介意他们找上门来。”

    言外之意,若他执意要跟,那就直接先把他这个大麻烦解决了。

    司影知道已经没有条件可讲,顿觉无限委屈,无奈,只得暗地里狠狠地瞪了云烨一眼。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他与阿澈温存的时候来。

    一股冷风嗖嗖吹过,云烨冷汗涔涔,从脚底凉到了头顶。

    他也很无奈啊,是主子说的一有消息便来报告苏小姐啊!

    本以为这件事情很轻易便能查清楚,没想到因为时间过去太久,找到那些目击者都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又因为两人做得隐秘,极少有人注意到曾经发生的事,所以几日时间过去他们才查到秦氏住在哪里,便第一时间来汇报,却没想到主子竟然在……

    没有理会司影装出来的可怜模样,苏千澈与云烨一起走了出去,刚走到门口,一身冷气的苏煊铭便不知从哪里飞了出来。

    云烨唰地抽出剑,正要把苏千澈护在身后,在看到对方是苏大少爷时,暗自松了一口气。

    如此强大的威压,若是刺客的话,他怕是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见苏煊铭一脸不容置疑地站在她身侧,苏千澈嘴角微抽,难道他还真的要一直跟着她?

    苏千澈没有说话,反正她说了,苏煊铭也不会听,索性把他当成空气了。

    三人出了府,上了马车,云烨驾车,苏煊铭坐在外面,看一眼身边的冰山,云烨心里直抽抽。

    虽然主子的气势比之苏大少爷犹有过之,可主子寻常时候都是温柔如春(?),不像身边这个,全身冰冷,坐在他身旁都能感到一阵阵寒气直往身体里钻。

    好不容易到了陈家别院,苏煊铭下了车,云烨抖了抖身体,抖掉一身的冰渣子。

    若是可以,他以后绝对不与苏大少爷一起!

    苏煊铭却完全无视了云烨的感受,撩开车帘,让苏千澈下了马车。

    抬头,便见眼前一栋并不是特别大的房屋,门口一个小厮守门,苏千澈三人走过去,那人一见三人气势不凡,连忙问道:“请问三位找谁?”

    云烨沉声问:“你家老爷在不在?”

    “在的,在的,请问你们是……”

    这几日,陈老爷心情很不好,他看上玉春楼花魁霓裳已经很久,前不久为了得到她,更是一掷万金,却没想到,那个不要脸的婊子竟然选择了什么十公子!

    真是个贱货,出银子买她不愿,竟然还倒贴一个小白脸!

    “老爷,什么人惹您不开心了?”陈老爷身边,三姨娘声音娇媚地问道。

    陈老爷喝了一口酒,冷哼一声,他虽然喜欢在外面喝花酒,却也不会傻到在家里的妻妾面前说这些事,于是便道:“还不是那个臭娘们,疯子一个,还不能把她解决了,真是晦气。”

    “老爷,你当年是怎么看上那个疯婆子的?”三姨娘双臂挽着陈老爷的声,娇声问。

    “那臭婆娘非要缠着老爷,老爷我看她可怜,便把她捡了回来,就当多养一条狗了,却没想到她竟然是个疯子,真是气煞我也。”陈老爷紧皱着眉说道。

    想到当年的秦氏也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那味道,也是很不错,生了两个孩子了竟然还跟小姑娘似的,想想便觉得兽血沸腾。他当时还宝贝了一段时间,可好景不长,离开柳家之后,秦氏便极少说话,就算是在床上,也跟条死鱼似的,整日郁郁寡欢的模样,让也很快便了兴致,就让她在后院自生自灭。

    而那女人竟然还变本加厉,跟他玩失心疯,最后一次跟她做的时候,被她伤了,他差一点便掐死了她。

    只是想到这女人好歹是那姓柳的女人,他也不敢轻易把她弄死了,想想后院里住着个疯婆子,陈老爷就觉得头疼。

    “老爷,咱们直接把她……”三姨娘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这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可能还有人来找那个疯婆子?”

    “不行。”陈老爷皱着眉头说道,“那女人是自愿跟着老爷走的,姓柳的找不到老爷我,若是她死在了府里,老爷我怕是有麻烦上身。”

    “呵。”一声轻呵在门外响起,陈老爷连忙转头看出去,“谁?!”

    苏千澈双手背在身后,懒洋洋走进屋,慵懒的目光扫过桌边二人,红唇微张,缓缓道:“陈老爷挺有自知之明,竟然知道会有麻烦上身。”

    看到进屋的三人,三姨娘眼睛一亮,这三人长相不凡,气质不俗,特别是前面两人,实属人中龙凤,在京都也是难得一见。

    “是你!”陈老爷一眼便认出了苏千澈,眼底瞬间爆发出仇恨的光芒。

    他心心念念了许久的花魁霓裳,却被眼前这个小子捷足先登,这简直比割了他一块肉还要痛。

    苏千澈眼眸动了动,看到眼前膀大腰圆的男人,忽然轻笑出声,“竟然真是你。”

    这不就是那日在玉春楼看到的那位陈老爷么,没想到竟真的是他。

    “老爷,这是谁呀。”三姨娘趴在陈老爷身上娇滴滴地问道,一双眼妖魅地向苏千澈和苏煊铭看过去。

    “老子告诉你他是谁,特么的骚娘们!”此刻陈老爷正在气头上,听到三姨娘酥入骨髓的声音,便知她又看上了这个小白脸,顿时更是气得怒火直冒,一巴掌扇过去,把那女人直接扇得倒在地上,女人下意识抓着能够得着的东西,于是桌布便被她扯住,桌面上的东西也随之全部掉落在地面。

    噼里啪啦的声响,让陈老爷更是烦躁。

    “老爷,奴家没有……”三姨娘坐在地上,捂着被打的半边脸,泪眼朦胧。

    “滚出去!”陈老爷怒喝道。

    三姨娘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捂着脸跑了出去。

    苏千澈看着眼前的一幕闹剧,半阖的眸底波澜不惊,“陈老爷,本公子今日前来,是来向陈老爷要一个人。”

    陈老爷冷哼一声,“你想要什么人,本老爷这里没有。”

    前两日才有人来打听,没想到这么快便找上门来,若是换一个人来要人,陈老爷是巴不得把人送出去,可换成这个小白脸,那就不一样了。

    在霓裳面前吃了瘪,他必须要找回场子。

    苏千澈微侧了侧头,嘴角勾起浅浅笑意,“本公子还没有说要什么人,陈老爷怎么就说没有?”

    “不管你要什么人,本老爷这里都没有!”陈老爷双手背在身后,仰着头从鼻孔里喘气。

    “唔,真的没有?”苏千澈微微一笑,笑容带着些许邪气,“那可真是难办了。”

    云烨此时站了出来,“公子,您要找的人就在这里,属下打听得清清楚楚。”

    “放肆,本老爷和你家主子说话,哪里有你插嘴的份!”陈老爷见一个侍卫竟然敢在他面前胡说,便直接把一腔怒火发在了侍卫身上。

    第一次被吼的侍卫云烨:呵呵。

    “还有你这小白脸,本老爷说了,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谁把他们带进来的,现在把他们送出去!”

    陈老爷吼出来这一番话,便觉得心里爽快了许多,哼,小白脸,竟然敢抢霓裳,本老爷让你好看!

    忽地,正暗自得意的陈老爷身体抖了抖,仿佛有一股寒气从脊背直蹿到全身,让他身体发寒,浑身发抖,仿佛血液都凝固了。

    苏煊铭浑身气势冰冷,深邃的黑眸里划过幽蓝色寒芒。

    看到陈老爷突然惊恐的模样,苏千澈半阖的眸底划过一丝兴味,没想到,苏大少爷的气势,还是很好用的嘛。

    “陈老爷,现在有人了吗?”少年声音慵慵懒懒,却似一阵寒风,吹到本就已经被冻得发抖的陈老爷身上,让他极力保持的理智差点土崩瓦解。

    “你……是你……”陈老爷抱着胳膊,抖抖索索地说道。

    见他还是废话,少年有些不耐,慢条斯理地从袖间摸出匕首,更加慢条斯理地拔出匕首,刀刃散发着寒光,晃花了陈老爷的眼。

    “陈老爷,本公子耐心有限,你好好想一想,究竟有没有本公子要找的人。”苏千澈把刀刃贴在陈老爷肥胖的脸上拍了拍,陈老爷一脸猪油的脸顿时变得煞白。

    “你……你要干什么!”陈老爷吓得直接瘫坐在椅子上。

    苏千澈撇了撇嘴,往怀里一摸,竟然已经没有手帕,不由嫌弃地看一眼被弄脏的匕首,缓缓道:“现在,麻烦陈老爷带本公子过去,看秦氏。”

    陈老爷颤抖着站起身来,战战兢兢地往外走去。

    刚走出房间,陈老爷便像是兔子一样飞奔起来,一边跑一边叫:“来人啊,把那三个刺客抓起来!”

    此时房间里,苏千澈正在询问身后两人有没有带手帕,云烨连连摇头,他可不会带那种东西……

    正这般想着,便见苏煊铭动作僵硬地从怀里掏出一方雪白的手帕,递给苏千澈。

    云烨顿时震惊了,苏家大少爷,竟然随身带手帕,这……这太不符合他冰山的性格……

    苏千澈接过手帕,正要擦匕首,门口便呼啦涌进一大群侍卫。

    侍卫一进门,便齐刷刷抽出剑,把三人包围起来。

    “不许动,把武器放下!”为首的侍卫大声道。

    苏千澈微眯起眸,匕首在指尖转动,“你说的是这个?”

    “就是你,不许动!”

    “哼,小白脸,想威胁本老爷,简直不知死活。”陈老爷见三人被围起来,便再次背着手,走到门口,眸光阴狠地看着被围在刀尖里的少年,“把霓裳给本老爷,本老爷就放了你们。”

    “原来是为了霓裳美人啊。”苏千澈轻笑,手中转动的匕首突然停下,手指随意一用力,匕首便如飞刀一般被扔了出去,直直插到距离陈老爷不远处的门框上,少年嘴角笑意邪气满满,“就是不知道陈老爷有没有福气享受。”

    沉闷的声响吓了陈老爷一跳,他双眼发直地盯着门框上的匕首,心砰砰直跳。

    若是刚才这把匕首往他身上扎,他有没有机会躲得掉?

    “保护老爷!”侍卫连忙把陈老爷围起来,剩下的便齐齐朝三人扑过去。

    苏千澈慢慢摸出羽扇,正要大展拳脚一番,却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叫他们放下武器。”

    抬眸一看,冰块般的苏大少爷不知何时已经站到陈老爷面前,长剑直指陈老爷咽喉,只要陈老爷一有异动,长剑便会划破他的喉咙。

    陈老爷面皮子狠狠地抽了抽,连连道:“快放下剑,快把剑放下!”

    侍卫们见老爷都被挟持,只得把剑扔在地上,一阵乒铃乓啷的声响,所有侍卫都把剑扔到了地上。

    苏千澈以羽扇抵着下颚,颇有些无奈地说道:“苏大少爷,你这也太快些了吧。”

    云烨极为赞同地点头,他就站在苏煊铭身边,却根本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动作,他便已经不见了。

    苏大少爷?!陈老爷一听,更是心里直突突,苏大少爷的名号他早有耳闻,传言在江湖上是极为厉害的一号人物,只是很少在京都出现,便极少有人认识他,直到此刻,陈老爷才知道,自己招惹的,是一尊煞神。

    可是,苏大少爷怎么会和这个小白脸十公子在一起?

    “我……我带你们去找她……”陈老爷连忙说道。

    苏千澈缓缓走过去,手执羽扇负在身后,“陈老爷早些配合,不就不会受这些罪了。”抬手把匕首从门框上取下来,苏千澈直接在陈老爷衣服上缓缓擦了擦,看到他越发颤抖的身体,轻笑道:“那就有劳陈老爷了。”

    陈老爷战战兢兢地把三人带到一个小院里,院子里堆满了柴,显然是一处柴房,房门打开,一个中年妇女蹲在柴堆里,她的衣服和头发都有些凌乱,听到开门声,妇女下意识往边上躲了躲,才抬起头往外看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去。

    苏千澈看她一眼,问云烨:“是她?”

    云烨道:“是。”

    苏千澈点点头,“带她出去。”

    云烨低声应了,便走进去,不由分说地把人敲晕了,直接扛了出来。

    苏千澈:真是简单粗暴。

    人已经找到,苏千澈三人也不再停留,临走之前,苏千澈很是温和地对陈老爷道:“陈老爷,不要随意用剑指着人,刀剑无眼,小心伤着自己。”

    说罢,便扬长而去。

    陈老爷目光阴狠地盯着远去的马车,忽地冷笑一声。

    苏大少爷又如何,整日只知结交江湖草莽,在相府没有任何地位,尚书老爷早就看不惯相府还有那小白脸,不如借此机会……

    悠哉悠哉地回了千府,苏千澈直接把人丢给了柳心柔,并嘱咐她绝对不能让她那混账爹看到秦氏,才又慢悠悠地晃回院子。

    出去一趟,天色已经暗下来,苏千澈进了屋,竟没有看到司影,也只是微讶了片刻,便又恢复了懒散模样。

    房间里有些暗,苏千澈坐在桌子边上,手指摩挲着下巴。

    柳管家刚见到母亲,想来是不会来给她点蜡烛了。

    罢了,反正都要睡觉了,蜡烛便不用点了。

    这般想着,苏千澈便拖着身体瘫到床上。

    轻浅的脚步声在外面响起来,苏千澈眼眸未睁,身体一动不动。

    不过片刻,一个黑影便从外面走进来,微暗的光线下,男子的轮廓显得有些模糊,却依旧无法掩盖他斧刻刀凿般的深邃线条。

    冷峻的眉眼看向床上女子,十一轻声问:“公子,您是否怀疑晏大夫?”

    苏千澈在床上翻了个身,面朝上,眼眸半眯,“无事献殷勤。”

    秋猎之时,晏景修也特意赶过去,真的只是为她调理身体?

    十一薄唇微抿,自晏景修来到京都之后,他的名声一直很好,所有接受过他治疗的人都夸他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大夫,这样的人,若真的对小姐有什么企图,那就太过恐怖了。

    可小姐这般认为,必然有她的道理,十一无条件相信苏千澈,即便晏景修没问题,只要小姐说有问题,他就有问题。

    “去找人查一查……”苏千澈说着便顿住了,揉了揉额头,她现在手下好像没有人可以用……

    “公子?”十一有些疑惑,小姐是想查晏大夫么?

    “罢了。”苏千澈道,她手下无人可用,可苏大少爷常年混迹江湖,见识肯定不少。

    只是,这位苏大少爷,不知道能否靠得住。

    “弑神卫的训练如何了?”苏千澈又问道。

    “回公子,弑神卫的训练效果极好,他们本身便没有落下多少,所以几日来,很快便恢复到巅峰状态。”十一道。

    “如此,派几个机灵些的,去皇家围猎场内的森林里走一趟,看看里面是否还留下了什么线索。”

    “再去打探一番,与七星楼有关的,任何消息。”

    十一垂头应了。

    “剩下的,继续训练,等武器下来,再做安排。”苏千澈半眯着眼,懒懒说道。

    “是。”十一道。

    空气安静了片刻,便又响起少年慵懒中带着略微低哑的嗓音,“回映月庄的事,你可做好准备了?”

    十一薄唇紧抿,低垂着眸,深邃的轮廓隐藏在暗影中。

    “回公子,属下准备好了。”黑衣侍卫的声音有些低沉,显然是不愿回那个地方。

    苏千澈转过身,微扬起头,手指曲起撑在脸颊,“你若不愿回去,不回去便是。不过……”少年忽然轻笑一声,“本公子可见不得自己的人受欺负。”

    “公子,我……”十一双手在身侧紧紧握起,因为太过用力,指节根根发白。

    他幽深的黑眸里划过一道刻骨的伤,薄唇紧紧抿起,水色薄唇苍白无比。

    “下去吧,无事不要来打扰本公子。”苏千澈倒在床上,懒懒说道。

    十一眼睫垂下,盖住眸底浓重的思绪,低声道:“公子,属下想守夜。”

    像以前一样,守在她身边。

    苏千澈沉默了片刻,道:“有大哥在,我不会有危险。”

    十一垂下头,声音低沉道:“请公子准许。”

    半晌,少年似是轻叹了一口气,道:“去吧。”

    “是。”十一右拳抵在胸口,眸底划过一道流光,脚步轻快地走了出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