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58章 什么目的
    马车是二皇子府上的马车,两人从府里走后的那一刻,便有人把两人的行踪报告了简泽轩。

    简泽轩沉吟片刻,便对来人吩咐道:“跟着他们。”

    那人应了,随即便很快走了出去。

    简泽轩走到门口,看着外面渐凉的天气,淡棕褐色的眸子里,是一片沉凝的黑。

    若伤了二皇兄的真是那个白衣男人,她会怎么做?是否会包庇他?

    想到那一日早膳时,那个男人对她的亲密举动,以及不时略过他们的眸光,同样身为男人,对他的意图再明白不过。

    他是在宣布所有权,当着几个人的面宣告,那个少年是他的,不允许他们觊觎。

    可他堂堂王爷,岂会受他所制?

    若非小腹上的伤让他容忍下来,他早已当场掀翻了桌子。

    至于之后苏千澈三人离开,两人又说了些什么。

    简泽轩冷哼一声,缓缓开口:“备车。”

    淡而沉稳的声音响起,柳侍卫有些疑惑,“王爷,要去哪里?”

    “本王许久未见二皇兄,对他甚为想念。”简泽轩没什么表情地说道。

    柳侍卫很快便备好了车,简泽轩上了马车,静默了片刻道:“慢一些,不必走得太快。”

    柳侍卫有些摸不着头脑,王爷这是想要干什么?是为了十公子吗?

    周管家虽是管家,驾车的技术竟然不错,马车一路走得极为平稳,偶尔摇摇晃晃的,晃得苏千澈昏昏欲睡。

    反正二皇子府上离隆林街有一段距离,苏千澈索性闭了眼,直到马车停下,才再次睁开。

    外面是周管家殷勤的声音:“十公子,到了,快下来吧。”

    同一时刻,一只修长的手撩开车帘,因为常年练武,苏煊铭的手指节显得非常有力,掌心有淡淡的薄茧,不似司影的如艺术品般的美。

    苏千澈微低着头下了车,在管家的带领下走进府里。

    刚踏入府邸的那一刻,敏锐的感官便察觉到府内气氛有些不一样,苏千澈神色不变的慵懒,眸光却不时扫向四周。

    三人经过的青石板路上,不时遇到一两个丫环小厮,他们时而说笑,看到三人之时,便恭敬地弯腰行礼,看上去,似乎没有任何异常。

    苏千澈不由看向身侧的大冰块。

    同一时刻,苏煊铭亦看了过来,玄衣男子双眸深邃,眸光黝黑似墨,看不出任何情绪。

    苏千澈默默转过头,也不知道她无端而来的异常感觉,苏煊铭感受到了没有。

    “十公子,苏大少爷,马上就到了。”周管家一边带路一边殷勤地说道,“二皇子这几日因为受伤,脾气不太好,还请两位多多包涵。”

    苏千澈勾了勾唇,轻笑一声,不置可否。

    苏煊铭更是一座冰山,自然是不会配合他的话。

    周管家有些尴尬,接下来倒也不再说什么,安分地把两人带到偏厅里。

    果然如他所说,偏厅里气氛很是阴沉,简泽彦腮帮紧绷,额头青筋一跳一跳,右手紧紧握拳放在身旁的桌子上,面上满是山雨欲来的阴沉之感。

    这么久了,那个臭小子竟然一句话都没有给他答复!

    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简泽彦转过头,狭长的眸子里闪过一道阴狠的光,眸底深处浓郁的思绪,却是有些看不清。

    “十公子,真是贵客,本皇子请你这么多次,你才肯赏脸前来。”简泽彦看着门口的人,冷哼一声。

    少年穿一身月牙白锦缎长袍,精致的眉宇间带着些许慵懒,半阖的眸底不时淌过的一片星河,格外吸引人的目光。

    而少年身边站着的玄衣男子,却叫简泽彦瞳孔微缩,放在桌子上的右手更是紧了紧。

    听到他的话,苏千澈慵懒的神色丝毫不变,抬步进了屋,对简泽彦行了礼,“在下这几日身体不适,在府里静养,望二皇子海涵。”

    “静养?”简泽彦面色更沉了一分,静养到花楼里去了?

    前几日玉春楼霓裳卖身的事件早已传得沸沸扬扬,现在却用静养来糊弄他,这小子当他是傻的?

    苏千澈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回答,转身便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二皇子,在下派了人去当时事发的地点查看,却没有任何线索,只凭二皇子给的模糊信息,在下即便有通天的本事,却也是查不出那人是谁。”

    苏千澈懒洋洋地躺在椅子里,这件事一开始她便猜到是谁做的,只是要把司影直接供出去,自然是不可能,她暂时又没有找到合适的替死鬼,便先拖着,等哪一日心血来潮,便问一问司影当时的事情。

    她只想安安稳稳地睡大觉,不想牵扯进任何纷争之中,虽迫不得己卷进来,她却也依旧懒散,不愿过早知道事情真相,导致不得安宁。所以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去询问司影那日发生的事,因为她隐隐觉得,若是她知道了那一日的具体情况,或许许多表面上的安静,都会被打破。

    听到少年明显敷衍的话语,简泽彦猛地一拍桌子,沉声喝道:“父皇派你来查此事,不是让你给本皇子这种结果的!”狭长的眸子射出冰冷的光,片刻简泽彦突然笑了,眼神里有些许阴沉的笑意,“还是说,十公子已经查到是谁,只是在包庇凶手罢了。”

    苏千澈轻笑一声,越发慵懒地倚进椅子里。

    “二皇子,凡事要讲究证据,若没有证据,便是污蔑。”

    少年年轻的脸上没有丝毫别样情绪,让简泽彦完全看不清,她究竟是不是有查出凶手。

    “要证据?”简泽彦站起身来,细长的眸子看着少年,再看看坐在她身侧的玄衣男子,突然冷声道:“本皇子便让你看一看证据,来人!”

    简泽彦低喝一声,立即便有一人双手托着碟子从门口走进,碟子上,放着一幅画卷模样的东西。

    苏千澈微侧着头看向那被卷起来的白色画卷,嘴角笑意略冷。

    “呈给十公子看看,她所要的证据!”简泽彦冷笑道。

    那人走到苏千澈面前,抬手把东西呈给她。

    苏千澈微眯起眸,看着面前弯着腰托着东西的侍卫,忽而轻笑一声,抬手起,正要把东西拿过来,却听苏煊铭一声冷喝,“别动!”

    说罢,苏煊铭猛然站起身,唰地拔出长剑,剑尖直指侍卫咽喉。

    同一时刻,侍卫弃了托盘,瞬间从下方取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直接朝苏千澈扑过来。

    苏千澈微挑了眉,正要动作,却发现全身微微一僵,这一刻的凝滞时间极短,短得几乎无法察觉,可就是这片刻的耽搁,侍卫手中匕首便速度极快地抵在少年脆弱的脖颈上。

    一切都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不过一眨眼功夫,苏千澈便落在了二皇子手上。

    简泽彦见如此顺利,不由冷哼一声,还以为这个少年有多厉害,他可是给她准备了许多大礼,如今看来,却不过如此,仅仅第一道菜,便已经让她吃不消。

    他不过是在画卷上洒了一些特质的软筋散粉末,粉末白色,在画卷表面涂抹一层,便什么也看不出来,而这种特效软筋散,不需要触碰,只要距离近一些,便能让人僵住片刻,只要这短短片刻时间,便能轻易把她拿下。

    苏煊铭眸光沉冷如雪,冻得那胁迫着少年的侍卫心里直发抖,面上却是丝毫不显,甚至连握匕的手抖不曾有丝毫颤抖。

    “放开她。”冰冷的声音,如从地狱里传出,带着蚀入骨髓的寒意。

    那侍卫只觉得一股阴寒从脚底窜起,一直传到脊背,再到头顶,身体仿佛从冰窖里捞出来,冷汗涔涔。

    “苏大少爷,本皇子劝你最好不要掺和,十公子细皮嫩肉的,这细嫩的脖子,怕是经不起侍卫的一刀。”简泽彦倏然哼笑,实力强又如何,还不是任由他拿捏。

    苏煊铭目光更冷了一分,却是没有半分动作,眸中划过一道幽蓝光芒,不知在想什么。

    “二皇子,你这是何意?”被用匕首比着脖子的少年却是丝毫也不惊慌,半阖的眸中始终平静无波,她甚至还微歪着脑袋,手肘撑在桌子上,以手支头,好整以暇地看着简泽彦。

    简泽彦见她如此平静的模样,虽有些疑惑她为何如此镇定,却也并未深究,想来这人是装惯了,现在只怕是早就吓得六神无主。

    “十公子,你是父皇钦点调查伤害本皇子凶手的人,可你玩忽职守,甚至包庇凶手,与凶手勾结,迟迟不肯把凶手带到本皇子面前,本皇子只好出此下策,以把凶手引出来,希望十公子好好配合。”

    苏千澈微勾了勾唇,说白了,他还是没有放弃绑架她,以达到某种目的的打算。

    不过……

    “二皇子就如此确定,抓了我,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简泽彦却似没有看到她嘴边的嘲意,“能否把人引过来,一试便知。”

    “我倒是很想配合二皇子。”苏千澈揉了揉额角,坐直身体,“不过,这样的天气,适合睡觉,我也不想二皇子府上浪费时间。”

    简泽彦正要嘲讽她死到临头还在嘴硬,下一秒却猛然缩紧了瞳孔,他完全没有看清楚对方是如何动作的,那侍卫胁迫着少年的匕首,便已经落入少年手里,转念间被胁迫的对象便已经换了人。

    苏千澈握着匕首,匕首尖端轻戳在侍卫微突的喉结,轻笑道:“二皇子,你的侍卫,太弱。”

    简泽彦气怒,身体直颤,猛然怒喝道:“来人!”

    他的话音落下,外面便黑压压跑进来一大群侍卫,各个面容冷肃,气势不凡,看上去便知不是寻常侍卫。

    在房间外,也有许多带刀侍卫待命,显然是要把二人瓮中捉鳖。

    眼见转瞬间两人便已经被侍卫包围,简泽彦沉声对苏煊铭道:“苏家大少爷,本皇子劝你不要最好把剑放下,敢对皇家子孙拔剑,你难道想要造反?!”

    简泽彦目光极为阴沉,有苏煊铭在,他要硬拿下那小子还有点困难,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不要趟这一趟浑水,等解决了这个小子,他再去相府,与苏丞相好好算一算这笔账。

    苏煊铭薄唇微抿,默然不语,眼底幽深不可测。

    简泽彦摸不准他的态度,却也不想再去揣测,今日是最好的机会,若是错失这次机会,下次苏千澈有了防备,再要抓她就难了。

    “把这个小子拿下!”简泽彦怒喝一声,周围的侍卫便井然有序地快速拥了上去。

    苏千澈一脚把面前的侍卫踹开,看着飞扑而来的侍卫们,对苏煊铭道:“苏大少爷,别动手,你坐着看就行。”

    说罢,纤瘦的身体便冲进了侍卫群中。

    苏煊铭收回剑,身体笔直地站着,没有任何动作。

    苏千澈有些惊讶他竟如此听话,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娇小的身形在手持武器的侍卫群里穿梭。

    这些侍卫与寻常侍卫不同,每一个都有或强或弱的内力,可是,这些人在那白衣少年面前,却像是一张脆弱的薄纸,顷刻间,便在房间里倒了一地。

    等简泽彦反应过来,房间里除了他还有两个站着,所有的侍卫都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

    “一群废物,都给本皇子起来!”简泽彦大怒,这群饭桶竟然连一个臭小子都解决不了,那还养着他们做什么!

    侍卫们有苦难言,少年的拳头看似轻飘飘的,却每每打中要害,被打过一拳之后,全身便使不上力,想要站起来都做不到,这么诡异的场景,他们还从来没有遇到过。

    房间外的侍卫也是极为震惊,这……这是什么诡异手段?

    苏煊铭眸光幽深,看一眼若无其事的少年,不知在想什么。

    “二皇子,我说过了,你的侍卫太弱,想要抓我,这些,远远不够。”少年竖起一根葱白手指,在面前轻轻晃悠,嘴角满是邪气的笑。

    简泽彦眼底怒火炽烈,少年眼底的嘲讽太过明显,这分明是在看不起他!

    可是他很快又平静下来,哼笑道:“来人,把这个刺客给本皇子抓起来!”

    苏千澈微睁了眼,这二皇子可真是厚颜无耻,刚才污蔑她是帮凶,现在又说她是刺客,再过一会儿,是不是得说她是卖国贼了?

    “看来,二皇子今日是非留我不可了。”苏千澈说着,便慢条斯理地从袖间拿出匕首,刚才她没有下杀手,不过是不想节外生枝,这里是二皇子府,若是侍卫被杀,少不得一些麻烦,可简泽彦明显不打算放过她,她再多顾忌也是无用,便放开手脚大杀一番了。

    这时,门口一阵骚动,侍卫们自动分开一条路,一个脸上带着一道刀疤的粗犷男人和一个跟竹竿似的细瘦男人走了进来。

    粗犷男人极为高大,目测近两米,一身肌肉虬结,行走间都带着呼呼风声。

    而瘦男人在他面前便显得越发瘦弱,走路也是轻飘飘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他带着兜帽,脸藏在兜帽里,看不清容貌,浑身散发出一种阴森的气息,让人感觉呼吸都似乎困难了许多。

    在这二人出现时,侍卫们都下意识退后一步。

    “闫戈。”

    “阴绝。”

    “参见二皇子。”

    两人走到简泽彦面前,同时说道。

    这二人并不是府里的侍卫,看上去像是江湖中人,而且,实力极为不俗。

    苏千澈老神在在地坐了回去,想看看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苏煊铭看她一眼,那眼底的情绪,无法形容。

    简泽彦在看到二人时,显然极为高兴,他看向丝毫不惊慌甚至还悠然坐着的苏千澈,眼底闪过一丝讶异,随即很快便被蔑视嘲讽替代:“麻烦二位抓住这个刺客,事成之后,本皇子重重有赏!”

    苏千澈揉了揉额角,有她这么从容优雅的刺客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