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63章 割袍断义
    映月山庄座落在虞樊城外的一片矮小群山上,占地数百公顷,庭院繁多,虽名为‘庄’,却是江湖上四大门派之一,庄内弟子上千人,多为武艺高超之辈。只是近年来,不知是何原因,映月山庄日渐没落,实力也隐隐退出了一等门派的范畴,若是再没有新鲜血液或者是天资极为出众的弟子出现,怕是会逐渐沦为二流门派。

    一大早,山庄内宽敞的练武场上,众弟子练武的‘喝哈’声打破了庄内的寂静。

    院外,一块突出的山石上,一灰衣中年男子双手背在身后,迎风而立,男人看上去四十上下,眉目刚毅,下颚留着一串胡须,即便脸上有了一些风霜,却也能看出来年轻之时必然是一个英俊的男子。

    此人正是映月山庄庄主凌从霄,在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一身白衣的凌玥,天生含笑的桃花眼里,此刻也带着浅浅笑意,有意无意间,已是勾人心弦。

    远处的群山在淡淡的雾气中若隐若现,一轮血红色朝阳从山间冒出头来,悄悄往外探。朝阳初升,光线并不刺眼,照在二人身上,也无丝毫温度。

    “你的三弟,这几日便要回来?”凌从霄开口问道,双眸里淡去了凌厉,眸底映着朝阳的鲜红。

    “嗯,他们今日出发,快一些的话,明日晚上便能到。”凌玥摇了摇玉扇道。

    “他和谁?”凌从霄问,神色不变。

    “自然是与十公子。”凌玥答道。

    凌从霄皱了皱眉,片刻又舒展开来,“他真的去给别人当了侍卫?”

    凌玥收起玉扇,在下颚轻点,目光看向对面的远山,“两年之前,三弟就去了相府给那苏七小姐当侍卫,现在不知是何原因,又去了十公子身边。”

    “那位十公子,身份来历完全查不出来,只知他是在诸神竞技场里成名,不知是何原因与璃王相识,跟随璃王去了秋猎,短短数十日,便在整个京都名声大噪。”

    十公子长相出众,气质超绝,性格脾气又好,虽不知出身如何,却丝毫没有大家子弟的脾气,京都许多千金小姐和平民女子都把他列为最想嫁的对象,江湖上有不少女子因为目睹过十公子在诸神竞技场的英姿,更是为他俊美的相貌和强大的实力所折服。

    虽然十公子整日待在府里几乎足不出户,可关于十公子的热度,却从来没有消散下去。

    凌从霄面色神色未变,看不出是什么反应,过了片刻他才道:“堂堂映月庄三公子,却给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当侍卫,成何体统。”

    虽这般说着,他的声音却也没有明显的怒气,凌玥无法推测凌从霄是否对三弟的举动不满,所以他并未开口。

    虽然两人是亲父子,凌玥与凌从霄的关系却也不是很亲,凌玥在他面前,也不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凌玥不言,凌从霄也没有多问,他对这个心思极深在他面前都藏着掖着的儿子也不是很喜。

    晨风吹起两人的衣袍,朝阳缓缓升起来,凌从霄又问道,“就他们二人?”

    “听说还有一位,具体是谁也不清楚。”凌玥回道,水色薄唇微勾,勾人的桃花眼里却闪过一丝嘲意。

    “风云令即将出世,江湖必然大乱,这段时间路上肯定不太平,他们就二人回来,怕是会有些危险。”凌从霄叹了一声,为两人的安危担忧。

    凌玥嘴角笑意越深,眼底的嘲意也越深,语气却是丝毫不变:“两人功夫都不差,即便遇到一些亡命之徒,也能轻易解决。”

    “嗯,你三弟的天赋极高,实力还是不错,就是当年……”凌从霄顿了一下,想到当年的往事,眼神暗了暗,很快又道:“明日你带人去清风镇接他们。”

    清风镇是最接近映月山庄的一个小镇,出了清风镇便是映月山庄的地盘,只是清风镇到山庄还有一段距离,凌从霄这样的安排,也是诚意满满。

    凌玥应了便离开,凌从霄一人站在山石上,吹着晨间的清风。

    ……

    果然如苏千澈所料,她命匠人制作的武器全部都已经打造好,十一领着几个侍卫抬了几大箱子回来,放在街道上,箱子一打开,众弑神卫的眼睛全都亮了。

    武器全是由硬度极高的黑铁打造,制作精良,表面散发着幽幽寒光。

    藏在袖间的袖箭短弩,别在腰间腿上的匕首,背在身后的长剑,甚至弓弩弓箭都应有尽有,弑神卫们惊喜地拿了自己趁手的武器,虽然许久已经没有碰过这种装备精良的武器,可武器被拿在手里的瞬间,他们却很快找回了曾经的感觉,两两开始比划起来。

    这还不算完,更让他们惊喜的事情还在后面。

    上午阳光明媚之时,七辆马车来到隆林街外,每一辆马车上面都盖着黑布,让人看不清里面究竟是什么。

    马车走得很慢,走过之时车轮都发出沉闷的吱嘎声,可想而知马车里装的东西,必然极为沉重。

    胡三等人探出脑袋往外看,见领头的是多日不见的云焕,便开口问道:“云侍卫,你这是在干什么?”

    云焕从马车上跳下来,心里有怨气却没有表现出来。

    主子对那个可恶的十公子也太好了!偏偏可恶的十公子还不领情,甚至还甩脸子给主子看,真是想把他拖出来狠狠地揍一顿。

    想到揍一顿,云焕便感觉全身都酸痛起来。

    “这是我家主子送给十公子的。”云焕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他挥了挥手,身后的马车便行了进去。

    “哇,这么大的几马车,是什么东西?”陈默跑到马车边上,从马车侧面跳了上去,直接把上面的黑布掀开,又揭开马车盖,

    车里的东西一见光,仿佛有黑色幽芒闪过,差点闪瞎了陈默的眼。

    “我的个亲娘哎!”陈默扒在马车边缘,对着车里的东西狂流口水。

    大壮也是急性子,快速爬到另外一辆马车上,打开一看,顿时眼睛都直了,“卧槽他奶奶个熊!”

    其他人见他们如此失态的模样,连忙也跑了上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所有人眼睛都直了,口水直接流了一地。

    马车里,整整一箱,竟然全是做工精良的战铠!铠甲表面散发着幽幽冷光,吸引着众人蠢蠢欲动的手和心。

    众弑神卫瞬间狂热了,跑到另外几辆马车前,一看,都是铠甲,满满七大车的铠甲!

    “哎哟卧槽,老子几年没摸过铠甲了,老子的宝贝啊,可想死爹了……”

    “呜呜……有生之年竟然还能摸一摸战铠,老子死而无憾了……”

    云焕和几个送铠甲前来的侍卫见一群人抹眼泪擦鼻涕哭得像是小孩子的模样,心里顿时平衡了。

    他们刚开始见到这些战铠时,那也是狂热无比,眼睛都红了,这些战铠可是比噬魂军的铠甲还要好上一筹,除了羡慕嫉妒,他们更多的是眼红,听云烨说璃王殿下要把这些铠甲送给十公子之后,所有人都捶胸顿足,恨不得自己也是十公子那弑神卫里的一员。

    街道上的异样,很快便传到了府里的苏千澈耳中,正在躺椅上晒太阳的少年闻言微睁了眸,看着来汇报的云焕,蕴满星光的眼底划过一道难言的情绪。

    铠甲不比武器,每一件需要的材料极多,而且打造极为费时,更何况是如此高品质的全身铠,整整五百二十件,若只是一家铁匠铺,需要至少数月的功夫才能打造出来。

    她手上银子有限,打造了武器之后便所剩不多,原本想着铠甲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却没想到简璃竟然直接送了来。

    简璃怎么会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她?难道是为了赔罪?

    听了这个消息,萧潜却是满脸戒备地看着躺椅上的少年,有些迟疑地问道:“十公子,你与璃王什么关系,他为何要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

    苏千澈懒懒瞟了他一眼,“这个问题,你该去问璃王。”

    萧潜被噎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云焕有些气不过,战铠可是严禁私人打造,即便是璃王弄来如此高品质的战铠,都要费一大番功夫,可主子他家主子送了十公子这么多铠甲,十公子竟然连一点表示都没有?

    除去战铠,还有五百匹膘肥身健的骏马在城外候着,主子不仅把人送给了十公子,甚至还把那些侍卫全副武装,真真是,把他宠上了天!

    云焕很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怒气,言辞间都是为自家主子打抱不平。

    萧潜一听,顿时就气了,这个女人,招惹了尊主也就算了,还招惹了璃王?这可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

    “璃王怎么了,我家尊主连我都送给了十公子当侍卫,比你家璃王有诚意多了!”萧潜双手叉腰,怒瞪着云焕,大有开足马力大吵一架的架势。

    “你?你算个什么东西?”云焕轻蔑地上上下下打量着娃娃脸侍卫,“你几岁啊,怕是毛都没长齐吧?”

    萧潜气怒无比,生平最恨别人拿他的娃娃脸说事,现在这个可恶的男人竟然一上来就戳他痛处,是可忍孰不可忍,话也不说了,直接撸起袖子,便要拽住云焕开始揍。

    云焕也是满腔怒气,哪里看得别人动手,很快两人便扭打在了一起。

    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在耳边响起,苏千澈揉了揉额角,淡淡说道:“要打出去打。”

    于是两人一边打一边往外走。

    苏千澈抬眸看着头顶的枫叶,有浅浅的阳光从树缝间照射下来,苏千澈抬手挡了挡,透过指尖缝隙,看向远处蔚蓝的天。

    已经多日未见简璃,本以为就此断绝了联系,他又为何送这么多东西过来?

    指缝里,一个浅黄衣袍的俊朗男子走过来,男子笑意明媚,眸中的光比背后的太阳还耀眼几分。

    “阿十,又在晒太阳?”简沐欢在小桌旁的椅子上坐下,分别给两人倒了一杯茶。

    “对啊,现在不晒,到了冬天,可就没有机会晒太阳了。”苏千澈坐起身来,端起茶杯,与简沐欢很有默契地以茶代酒碰了一杯。

    “哈哈,马上就要入冬,没有太阳晒,你可怎么办?”简沐欢朗声笑道,如同饮酒一般,一口把茶喝了。

    苏千澈懒懒撑着头,红唇微张,“睡觉呗,冬天天冷,适合睡觉。”

    “本宫记得有人说过,太阳正好,适合睡觉。”简沐欢笑道,淡棕色眸子里是毫不掩饰的笑。

    “自然,春天风和日丽,适合睡觉,夏天阳光明媚,适合睡觉,秋天凉风习习,适合睡觉,冬天寒风萧瑟,适合在家里睡觉。”苏千澈抿一口茶,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

    “哈哈哈哈。”简沐欢笑得更为欢快,怕是只有眼前的人能把偷懒说得如此诗情画意。

    “如此喜欢睡觉的你,要连续赶两天路,怎么吃得消?”简沐欢笑罢便又担忧地问,只是他眼底却依然残留着笑意,丝毫没有话语里该有的担忧。

    苏千澈眼睫动了动,一本正经地说道:“在马背上睡觉。”

    “哈哈,阿十,你可真是个开心果。”简沐欢又倒了一杯茶,把茶壶放下,从袖间拿出一块小小的令牌,放在桌上推到少年面前,“听言这段时间江湖不太平,本宫不能与你们一起去,若是有什么紧急情况,这块令牌可以调动城里的守卫,也可以护一护你们。”

    苏千澈看一眼桌子上金色的牌子,犹豫了片刻,没有推辞,直接收下了,眼神有些促狭地看着简沐欢道:“太子,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大哥,不会让他受伤的。”

    简沐欢眼底笑意更深,抬手轻弹了少年额头一下,语气很没有说服力地说道:“别胡说。”

    “哈哈,你害什么羞啊,是男人就去追啊。”苏千澈摸了摸被弹的地方,轻笑道。

    简沐欢明媚的笑容暗了暗,眼底的笑意也淡了下去。

    苏千澈心里微微一紧,这是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事发生?

    不过很快,简沐欢便又恢复了阳光明媚的模样,仿佛刚才那一刻只是幻觉。

    “阿十说得对,本宫现在便去找你大哥。”简沐欢说罢便站起身来,摸了摸苏千澈的头,笑意盈盈地出去了。

    苏千澈握着茶杯的手指微微握紧,心里突如其来的阴霾挥之不去。

    苏煊铭的院子里,一身玄衣的挺拔男子正在练剑,动作快得只剩下残影。剑气四溢,院子里的竹叶被剑气划下,一片片飘落下来,又被剑风卷起,在半空中与剑招一起飞舞。

    简沐欢目光落在男子身上,男子面容俊美无铸,轮廓如斧刻刀凿般的凌厉,眼底不时闪过冰冷的幽光,连阳光都照不暖他身侧半分。

    这个男人,从小时候开始,他便一直凝望他的背影,即便贵为太子,却也追不上他的脚步,他从不曾为他停留,即便偶尔的相聚,也是碍于他的身份,不得不从。

    煊铭煊铭,铭记太阳的温暖,明明是与他如此有缘的名字,为何却从不正眼看他?

    在简沐欢失神的片刻,苏煊铭已经停止了练剑,走到他面前,恭敬地行礼:“太子殿下。”

    简沐欢收起心底思绪,笑道:“不是让你私底下叫我沐欢吗?”

    苏煊铭神色不变,语气冰冷:“太子殿下,礼不可废。”

    “罢了,知道你脾气倔,本宫今日前来,是为你们送行。”简沐欢走进去,在院子里的石桌边坐下,他问:“煊铭,你可有酒?”

    他也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抱任何希望,苏煊铭不喜喝酒,每次喝酒都是简沐欢硬拉着,喝得也是极少,在他的房间里,怎么可能有酒?

    苏煊铭抿了抿唇,看一眼简沐欢,冷声道:“有。”随后便转身进了屋。

    简沐欢双眸瞬间亮了起来,煊铭不喜喝酒,他的房间里为何会有酒?是因为……想到某个可能,简沐欢握拳抵在唇上,面上的笑容不知是喜是悲。

    喜的是,苏煊铭知道他的喜好,可能为了他放了酒。

    悲的是,就这么一点小小的举动,他竟然像是枯木逢春一样,死灰一样的心瞬间便被感动填满。

    真是没出息啊。简沐欢轻笑一声,心里却是前所未有的明朗。

    苏煊铭很快拿了酒出来,还拿了两个白玉酒杯,分别放在两人面前,倒上了酒。

    简沐欢端起来放在鼻下嗅了嗅,感觉这杯酒格外地香。

    “煊铭,碰一个。”简沐欢举起酒杯,笑容灿烂地邀请。

    苏煊铭抬手,与他的酒杯相碰,白玉酒杯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简沐欢垂下眸,酒杯放在唇边,只是浅浅抿了一口,嘴角笑意深深。

    “煊铭,为何你的房间里会有酒?”简沐欢笑意盈盈地问。

    苏煊铭握杯的手指微顿,深邃的眸光闪了闪,冷声道:“小澈喜欢饮酒。”

    “真的?”简沐欢身子往前倾了倾,石桌不大,两人本就离得不远,男子一倾身,距离便又近了一些。

    眼前是简沐欢浅棕色如太阳般耀眼的眸,苏煊铭的身体下意识绷了绷,身体微微后倾。

    薄唇微抿,苏煊铭没有说话,深邃的眸底也看不出丝毫情绪。

    简沐欢轻哼了一声,也不再问,又坐了回去。

    只是他那由鼻端发出的轻微哼声,却有浅浅鼻息洒在玄衣男子下颚和脖颈,似有若无的气息,有些微微的痒。

    苏煊铭放在腿上的左手手指紧了紧。

    “小七第一次出远门,本宫真担心她,你又不会照顾人,哎。”简沐欢似是而非地叹息一声,面上却丝毫不见担忧。

    苏煊铭一言不发。

    “煊铭,你这么冷,以后怎么给小七找嫂子。”简沐欢把假忧伤抛掉,笑眯眯地问。

    苏煊铭薄唇微抿,幽深的眸底似闪过一道别样情绪,却因为黑眸太过深邃,看上去与平时并无区别,他微微别开头,避开了男子过于耀眼的双眸,冷声道:“臣的事,无需殿下操心。”

    “身为朋友,难道不能关心一下?”简沐欢依旧笑得灿烂,如同六月里明媚的阳光。

    “殿下贵为太子,臣不敢……”苏煊铭开口,声音如腊月天里飘过的寒霜。

    简沐欢握杯的手指紧紧收起,这么多年了,他连朋友都不愿与自己做么?

    “煊铭,小七都能与本宫做朋友,你又有何不敢?”简沐欢把杯里的酒喝完,又拿起酒壶自己倒了一杯,再把苏煊铭的也满上。

    秋风吹过,吹起竹叶发出细微的声音,有一两片掉落下来,落在二人脚边,阳光照在两人身上,两人执杯喝酒,岁月静好。

    “小澈顽劣,不懂规矩。”苏煊铭抿了抿唇道。

    “本宫就喜欢顽劣不懂规矩的。”简沐欢笑起来,又与苏煊铭碰了一杯,沉默了片刻,他看着玄衣男子,缓缓道:“煊铭,父皇要退位,着本宫准备继位事宜。”

    简沐欢双眸紧紧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即便他有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他都不会错过。

    然而,苏煊铭没有,他的表情,他的情绪,甚至他的眼底,没有丝毫波动。

    简沐欢垂下眸,杯中酒里映着他狼狈的倒影。

    煊铭一直都是这样的,他还能期盼什么?

    若是他继了位,与苏煊铭便永远是君臣关系。

    煊铭并不在乎,他完全不在乎,或许,他一直盼着自己继位,便不会再纠缠于他。

    苏煊铭搁在腿上的指尖颤了颤,无声地吸了一口气,开口之时,声音没有一丝异常,“皇上尚值壮年,为何……”

    简沐欢一口气喝完了杯中的酒,没有再倒,如此他便看不到自己狼狈的模样。

    “父皇身体每况愈下,现在东刖百姓安居乐业,也没有战事再起,父皇便不想再过操劳,想要颐养天年。”

    苏煊铭薄唇微抿,冰冷的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情绪,“恭喜太子。”

    “恭喜?”简沐欢喃喃地说着这两个字,嘴角溢出苦笑,“煊铭,你就没有其他想与我说的?”

    苏煊铭沉默了片刻道:“二皇子野心勃勃,太子的即位大典可能不会如此顺利。”

    “还有?”

    “璃王与怀王有大才,可以成为太子的左膀右臂。”

    “还有呢?”简沐欢看着他,心底深处依然有着一丝期待。

    苏煊铭手指微微捏紧石桌下的腿,冷声道:“太子东宫里还没有妃嫔侍妾,太子继位之后,要……”

    “要什么?要广挑秀女,扩充后宫?!”简沐欢突然打断了苏煊铭,大声喝道,手中握着的酒杯瞬间碎裂,破碎的玉石碎片扎进肉里,鲜血从手心流下,他却恍若未觉。

    他猛地站起身来,双眸里是炽热的火焰,出口的声音再没了往日的清朗,只余滔天怒气,“苏煊铭,你是不是觉得本宫对你太过仁慈,连本宫后院的事情都要管?你这么想管,等本宫继位,娶你当皇后,你想怎么管便怎么管!”

    苏煊铭薄唇紧抿,幽深的眸底被浓郁的暗光吞没,一言不发。

    “这就是你想要的,这就是你想要的!”简沐欢抓起桌上的酒壶,猛地砸在地上,酒壶瞬间四分五裂,壶里的酒撒了一地。

    苏煊铭的薄唇抿得更紧,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苏煊铭,本宫最后问你一次,你有什么要对本宫说的。”简沐欢走到苏煊铭面前,狠狠地拽住他的领子,愤怒的目光犹如一头发狂的凶兽,曾经的明媚笑颜丝毫看不见。

    苏煊铭第一次正视着面前的男子,简沐欢发怒的样子,他第一次见到,十几年来,他永远都是笑着的,仿佛太阳一般温暖着他身边所有的人。他就与他的名字一样,沐欢,永远沐浴在欢声笑语中。

    而现在,他眼底却是燃烧的熊熊怒火,仿佛要把那个永远笑意明媚的男人燃烧殆尽。

    苏煊铭薄唇动了动,幽深的眸子里似闪过了什么,却又似没有,半晌,他道:“太子宅心仁厚,继位之事,是众望所归。”

    玄衣男子的声音没有往日的冰冷镇定,似带着一丝丝哑然,暴怒中的男子却没有察觉,听到他的话,简沐欢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一般,松开他的衣领,踉跄着退后了一步,手撑在身后的石桌上,呵呵地笑。

    “这就是你想要的,本宫成全你。”简沐欢抓起石桌上的酒杯碎片,左手撩起衣摆下端,碎片在衣摆处一划,丝绸的袍子被划下一段。

    “从此以后,你我只是君臣,再无其他。”简沐欢扔了手中断开的丝袍,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

    从袍子上割下来的浅黄色丝绸在半空飘飘荡荡,晃晃悠悠地眼看便要落在地上,一只有力的手把丝绸抓了起来,男人黝黑的眼眸看向简沐欢离去的背影。

    破碎的的酒壶碎片扎穿了软靴,扎在脚底肉里,每走一步,都带起细腻而尖锐的疼痛,简沐欢脸上却带着明媚的笑,那笑,连阳光都失了颜色,仿佛能驱散所有阴霾。

    只是,他心里的阴霾,却无人可以为他驱散。

    浅浅的血迹留在脚底,在院子里形成一串带血的脚印。

    苏煊铭手指紧紧握起,指节根根发白,手背上青筋暴露,他的腿动了动,似乎想要做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做,只是看着那一直延伸到门口的脚印,长久地沉默。

    太阳渐渐升到高空,灿金色的阳光照射下来,只带着些微暖意的日光,却让苏煊铭觉得格外地冷。

    看着手中被割下的袍子,苏煊铭垂下眸,放在腿上仔仔细细地折叠起来,随后放进怀里贴身放好。

    ……

    隔壁的动静,苏千澈自然听到了,她深吸一口气,从躺椅上坐起身来。

    皇上退位,太子继位,即便是由皇上亲自指定,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简泽彦一直对皇位虎视眈眈,必然不会让简沐欢顺利继位。

    江湖上风云刚起,难道朝堂也要掀起惊涛骇浪了?

    再说,以简沐欢的性格,从第一次接触时,她便知道,简沐欢并不想当皇上,此次前来,应该也是想要探探苏煊铭的态度,只是苏煊铭却……

    那般笑声爽朗的一个人,却发了那么大的火,这一次,简沐欢怕是被伤得彻底。

    两人毕竟君臣有别,早早断了,对他们也好。

    苏千澈揉了揉眉心,虽然两人相交时间并不久,她却对这个笑容明媚的太子颇有些好感,此刻见他失恋,心里也有些闷闷的。

    简沐欢没有来向苏千澈告辞,轻微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正当苏千澈暗自感叹之时,十一从外面走了进来。

    十一告诉她,饭已经做好,苏千澈去了膳房,几人用过饭之后,便出了府。

    府外,三匹骏马正无聊地在地面刨着蹄子,苏千澈虽然想偷懒坐马车,但是为了赶路,也只能骑马。

    三人上了马,苏煊铭就在苏千澈身侧,本就浑身散发着冷意的他似乎越发冰冷,周遭的气息都似被一寸寸冻裂开来,令人蚀骨的寒。

    “大哥,你喝酒了?”苏千澈闻到身边浓烈的酒香,不由微微挑眉。

    简沐欢今日没有带酒来,所以酒肯定是苏煊铭的,大哥不喜喝酒,会在房间里放酒,其意不言而喻。

    看起来,大哥也没有表面上那么不在乎简沐欢啊。

    苏煊铭眸光再次闪了闪,冷声道:“本是为你准备的酒,太子来了,便喝了一些。”

    苏千澈轻咳一声,若是平时的话,苏煊铭应该只会说一个‘嗯’字,现在说这么多,是不是说明他心虚?

    既然两人都有那方面的心思,她要不要撮合一下?

    “以后太子之事,不要再提,他是储君,你我是臣,不该逾越。”苏煊铭冷声道。

    苏千澈‘哦’一声,也不知道答应了没。

    三人一路骑着马来到街道上,弑神卫们还在显摆自己新得到铠甲和武器,一个个爱不释手的模样,恨不得吃饭睡觉都能抱着。

    苏千澈也没有嘲笑他们没见过世面的模样,淡淡道:“十六带队,五日之后,在映月山庄会和。”

    “是!”被挑选出来的弑神卫全部高声应道。

    “走吧。”苏千澈挥挥手,三人便骑着马出了隆林街。

    隆林街外不远,便是拥挤的人潮,苏千澈三人只能慢慢往外走,因为几乎没有在街上露过面,民众们看到他们三人时,都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顿时不少人都低声尖叫起来。

    三人不仅外表出类拔萃,气质更是超绝脱俗,片刻便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十公子,十公子!”

    “苏大少爷!”

    一片片热情的浪潮差点把他们掩盖,苏千澈闭着眼骑在马上,只当没有听见他们的呼喊。

    一路在众人热情的目光中走过来,直到几人出了城,还有人目光痴痴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低声喃喃。

    “那就是苏大少爷和十公子,真是名不虚传,如此俊朗又高贵,简直是完美相公的典范!”

    “旁边那个侍卫也不差啊,连侍卫都有如此气质,十公子必然不是常人。”

    讨论的声音留在了身后,苏千澈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如此受欢迎。

    出了城,三人的速度便快了起来,苏千澈对身边二人道:“咱们来比试一番如何,输的人给赢的人搓背。”

    少年话音落下,黑衣侍卫十一俊脸便红了,这样的比赛,不管是输还是赢,好像都不太妥当?

    苏煊铭冷冷看了苏千澈一眼,仿佛在看一个傻子。

    苏千澈怒,她不是为了调节一下气氛么,身边这块冰山都快要把她冻成冰了!

    “咳,那就赢的人给输的人搓背。”

    苏煊铭:……

    十一:……

    苏千澈正要再开口,苏煊铭便一夹马腹,骏马一声嘶鸣,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苏千澈看着玄衣男子片刻间便已经消失的背影,摇头道:“失恋的人,桑不起。”

    十一:?

    “我们也走吧,别让大哥一个人掉了队。”苏千澈说完,便也驾马快速前行。

    十一一言不发地跟上。

    这种风驰电掣的感觉,许久没有体验过了,前世虽然学过骑马,却因为不常用,骑术也生疏了许多,于是乎,刚才还大言不惭要比试一番的人,很快便落了后。

    好在十一是个很体贴的人,一直保持着与苏千澈同步,才让她不至于太过丢脸。

    苏煊铭也放慢了速度,背影一直在身后两人能看到的范围。

    苏千澈轻笑一声,她身边的人,总是在有意无意包容她,却从不索求什么,这样轻松的相处,是她前世从未体验过的。

    在马背上颠簸的感觉很不好受,特别是对她这种连骨头都懒散惯了的人,虽然沿途有不一样的风景,她却无心欣赏。

    不过两个多时辰,苏千澈便有些撑不住了。

    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距离下一个城镇也还有些距离,又骑了一段路,苏千澈实在受不了臀部的痛,嚷嚷着不骑马了。

    十一眸光有些不忍,小姐最大的爱好便是睡觉,现在却为了他,在马背上颠簸,而且这样的颠簸还有一日之久。

    “休息一下吧?”十一询问到。

    苏千澈趴在马背上,表示自己已经不行了。

    苏煊铭骑着马回来,冷声道:“不必休息,小澈过来。”说着便伸手,把瘫着的苏千澈拎了过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