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66章
    苏千澈懒洋洋靠在苏煊铭怀里,他握着缰绳的手臂微微一紧,她很轻易便感受到了,所以这位夫人,难道是大哥认识的人?

    苏煊铭显然不想让她去马车里,却没有直接开口拒绝,是因为有所顾忌?

    苏千澈正思索着要不要去马车里呆一会儿,便听到身旁低沉的声音传来。

    “公子昨夜没有睡好,现在需要休息,夫人一介女流,与公子同乘一车,多有不便。”十一声音硬邦邦地说道。

    苏千澈听得有些想笑,十一与大哥一样,都属于极为冷淡的人,让他说这种客套话,真是为难他了。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那位夫人也不便再邀请,于是苏千澈便再次心安理得地睡觉了。

    为了照顾她,苏煊铭和十一二人再次放慢了速度,倒是与马车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津京和虞樊虽是两个大城,相隔距离却不远,一行人赶在正午时分进了城,因为是在白天,街道上行人很多,江湖气息也比夜晚的津京城浓郁了不少。

    进城之后,两方人马便要分道扬镳。

    “三位少侠,我家夫人住在城东齐府,三位若是有时间,可以去做客。”管伯的笑依旧慈和,另外几个骑马的侍卫却没有那么友善了,虽然不至于甩脸色,却对他们视而不见。

    那位夫人也没有再说什么。

    苏千澈说了几句客套话,管伯便驾着马车汇入人流中。

    三人骑的马极为神骏,加之三人相貌不俗,很快便吸引了街道上众多人的注意,特别是少年窝在玄衣男子怀里的模样,更是引起人指指点点。

    苏千澈却毫不在意,直到马车走远了,她才轻声问:“大哥,刚才那马车里的,是什么人?”

    苏煊铭沉凝的眸光微动,冷声道:“容妃。”

    “哈?”苏千澈眨了眨眼,容妃,不就是怀王的母妃?

    本来因为婚约之事,她还想要去会一会这个容妃,却没想到直到退了婚,到现在如此久的时间,竟也没有见过她一次。

    “为何不让我与她接触?”苏千澈疑惑地问。

    苏煊铭薄唇抿了抿道:“无需。”

    苏千澈摩挲着下颚,大哥的意思是,她没有必要与容妃接触么?

    也是,现在婚约都已经解除,她与容妃也不会再有交集,后宫的妃子都不是省油的灯,她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可是,你不觉得有些奇怪?”苏千澈眼睫微微上挑,一副思索模样,“容妃为何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回乡省亲,她难道不该在宫里……”

    或许过一段时间,不,可能现在,宫里就已经不太平,容妃为何会选在这时候回来,还隐瞒着身份,如此低调。

    “无需多想。”苏煊铭冷声道。

    苏千澈耸了耸肩,她只是有些好奇罢了,才不会操心这些事。

    人潮拥挤,骑着马已是不方便,三人便下了马,一路牵着找了家酒楼。

    进了酒楼,三人在大厅里坐下,又点了菜,等上菜时,苏煊铭道:“今日在城中休息一日,明日再赶路。”

    苏千澈看一眼十一,见他并未反对,便也应了。

    三人坐的是靠窗的位置,苏千澈转过头,便能从敞开的窗口看到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

    或许是与映月庄距离较近,也或许是因为有双野森林这个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虞樊城里的江湖人士格外多,相对来说,治安便差了许多。

    仅仅片刻,苏千澈便看到了几起打架斗殴事件,众人见了不但不阻止,反而围在外面起哄,也没有卫兵维持秩序,直到打架的人离去,那些护卫队才象征性地跑来,让围观人群都散了。

    忽而,苏千澈微微眯了眯眸,嘴角一抹兴味的笑意。

    一直注视着她的十一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便看到昨日才见过的那几个映月庄弟子骑着高头大马进入了城里。

    一路上,许多人都跟他们打招呼,宁傲等人却是爱搭不理,一脸冷傲之色。

    不少江湖人士虽表面恭敬,暗地里却呸了一口,映月庄现在看似光鲜,实则已经许久没有寻到天赋资质高的弟子,如此下去,很快便会败落,这个宁傲虽有些天赋,却是远远不够,可他仗势欺人的本事却是厉害得很。

    “三师兄,昨天那几个是什么人,竟敢如此对待咱们,咱们一定要报仇!”宁傲身后一人咬牙切齿地说道。

    昨日他们趁乱从客栈里逃出来,虽并未受多重的伤,可对他们来说却是绝对的耻辱。

    他们还从未遇到过对映月庄不买账的人。

    宁傲眼底亦闪过一丝怒气,不过很快便被他压了下去。

    “那几人暂且不提,那什么三公子也没找到,回去怎么给我爹交差。”

    “三师兄,副庄主交给您的任务,让您去探探三公子的虚实,可咱们都没见过三公子,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咱们怎么去打探?”一人疑惑道。

    宁傲环顾四周,目光在街道上众人身上扫过。

    “我爹说,应该是两个或者三个年轻男人,却是一点特征也没有,叫我怎么去找?”宁傲压抑着怒气说道。

    “年轻男人?咱们昨日遇到的,不就是三个年轻男人?”

    “对啊,难道他们其中一人是三公子?”其他几人附和道。

    “绝不可能!”宁傲下意识反对,过了片刻却又皱起眉,想到初见那个黑衣侍卫时那种莫名的熟悉感,难道那侍卫真是凌家老三?

    呵,若他真是凌夜宸,身为堂堂映月庄三公子,却给人当侍卫,到时候看庄主的脸面往哪搁。

    “你见了吗,刚才那三个男人,那少年竟坐在男人怀里,哈哈,可笑死我了。”

    “可不是,我还是第一次见那么大的人还坐在别人怀里的,光天化日之下,即便是两个男人,也是有失体统。”

    两个人低声议论着从马匹旁边走过,宁傲一听,他们说的不就是昨晚遇到的那三个人么?顿时喝住他们道:“那三个人,你们在哪里看到的?”

    “他们啊,不就是在那里。”一人指着一家酒楼,宁傲顺着看过去。

    大开的窗口旁,三人坐在窗边座位上,那稍小一些的少年也正好在看着他们,目光接触之时,少年朝他们勾了勾唇,似有若无地笑。

    宁傲咬了咬牙,眼底怒气翻滚,那笑就像是在嘲笑他昨晚的不自量力,生生刺痛了他的眼。

    “三师兄,咱们……”

    “走!回庄里,让庄主看一看,他那个许久不曾回庄的三公子,是怎么对待映月庄弟子的!”宁傲沉声说着,便转回了头去。

    “对,咱们身上还有伤,那三公子如此心狠手辣,对待同庄弟子竟也毫不留情。”其他人纷纷附和。

    酒楼里,苏千澈以手支头,勾唇轻笑道:“看来,此次去映月庄,不会很顺利。”

    距离过远,街道上又嘈杂,她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可她恰好学过唇语,自然便看出了他们是什么打算。

    两个男人两双深邃的黑眸同时看向她。

    苏千澈嘴角一抽,一个闷葫芦不爱说话的人都招架不住,现在她遇到的可是两个。

    用下巴指了指行走在人群中的宁傲等人,苏千澈道:“他们似乎是认出了你的身份,准备就昨晚咱们打了他们的事情回去告状。”

    十一眉头微皱,他离开映月庄已有近八年时间,对庄内的情况也不甚了解,庄内弟子上千,他们只有三人,若是真被有心人设计,想要全身而退怕是都会有困难。

    苏煊铭神色丝毫不变,看不出来是否担心。

    苏千澈手指轻点着桌面,一声一声,不疾不徐,她微眯着眸,浓而密的睫毛盖住眼底星辰般耀眼的光:“既然他们在等着我们回去,便让他们好好等一等。”

    两人再次看向她。

    “我忽然对虞樊城挺感兴趣,便在这里多住两天。”苏千澈轻笑,笑容慵懒邪肆。

    正在这时,旁边的座位上传出两人兴奋讨论的声音。

    “听说了吗,天音寺住持普惠大师明日便要公开讲授佛法,这可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哈哈,自然是听说了,咱们明早一定要早些去,占个好位置,能沐浴普惠大师的圣光,以后运势都会好学多!”

    “若是被普惠大师选中亲自传授,那就更美妙了!”

    苏千澈转眸看过去,却见是两个江湖人士正兴致勃勃的讨论着佛法之事,不禁嘴角微抽,这里的江湖中人竟然对佛法那么感兴趣?

    至于天音寺么……好像在哪里听过?

    “正好,我们明日也去天音寺瞧瞧。”苏千澈笑着说道。

    苏煊铭和十一互看一眼,没有反对。

    ……

    天音寺是东刖极为着名的一座寺庙,每一年寺里公开讲授佛法之时,都有许多人蜂拥而至,更别说由住持普惠大师亲自讲授,那更是一大盛景。

    传言普惠大师是一位得道高僧,对佛学有极深的研究,只言片语便能拨开迷雾,给人指出一条明路。

    一大清早,便有数量马车来到寺里,等着一睹普惠大师真容。

    苏千澈睡了个懒觉,直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等三人来到天音寺外之时,寺庙门口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

    “这天音寺,真是香火鼎盛。”苏千澈看了看眼前一大堆人,很是干脆地选择了暂离,绕着寺庙走了一圈,选择了一处较好翻越的墙,直接跳了进去。

    至于苏煊铭和十一,还老老实实地在门口等着进去。

    苏千澈翻进来的地方,属于寺庙后院,这里人倒是不多,只偶尔能看到一两个行走匆匆的僧人,相对前门的喧嚣嘈杂,此处显得清幽许多。

    后院里树很多,不时有一两片树叶掉落下来,风吹过,落叶在半空打着转飞舞,像是一只只迎风而动的蝶。

    苏千澈抬手,接住眼前一片落叶,手心里,叶片有些微发黄,脉络却依旧清晰可见。

    手指捻着叶梗,苏千澈抬起头,透过阳光看着被照得晶莹剔透的叶片。

    小千小千你看,这片叶子是不是特别漂亮?少年不知从哪里找到一片小小的树叶,嫩绿嫩绿的,晶莹剔透的光泽,像极了他们偶尔看到别人佩戴着的叶片一样的项链吊坠。

    你看,把叶子放在阳光下看,就更漂亮了。少年抬起手,把嫩绿的树叶放在小小的她面前。

    阳光照射下来,树叶越发晶莹,就像玉石一样,闪动着盈透的光。

    小千小千,我把这个也做成项链给你戴。少年兴致勃勃地找了针线,拿出了平日里捡到的小小亮亮的圆珠,洗得干干净净,又拿起小树叶,专心致志地给她串了一串漂亮的项链。

    被少年一直呵护着的她是个很爱漂亮的女孩,项链做好的时候她当时就带上了,一整夜握着那片小树叶,兴奋得睡不着觉。

    那时候的他们,不知道那种绿叶项链是由翡翠打造,永远不会凋落。

    仅仅两天,那一片漂亮的树叶便枯黄了,她看着不再嫩绿的树叶哭了好久,却怎么也舍不得丢掉那串不再漂亮的项链。

    她还是每日带着,直到不久之后的某一天,小树叶彻底枯黄掉落。

    她又哭了好久,少年抱着她,轻声安慰,小千小千,不要哭,以后给你做更漂亮的永远都不会坏的项链。

    只是最终,少年也没有履行他的承诺。

    苏千澈放下手,垂下眸,曾经以为再寻常不过的小事,到现在,却再也体会不到那份小事中隐藏着的温暖。

    一阵悠扬的琴声传入耳畔,像是山涧清冽流动的泉。

    苏千澈循声走过去,很快在一座小院里看到坐在菩提树下抚琴的男子,少年黑眸瞬间眯起来,眸底忽而闪过的光,耀眼夺目。

    树下的男子一身白衣,如云絮般的飘逸,一头青丝未束未系,全部披散在脑后,皮肤莹白如玉,仿若透明,五官每一寸每一点都昭示着绝对的完美。

    男子凤眸黑而深,仿佛隐藏着万里乾坤,却又似什么都没有,他低垂着头抚琴,长长的睫毛微卷,在眼底洒下浅浅的暗影。

    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不可触碰,不可捉摸,仿佛只是多看一眼,对他都是一种亵渎。

    苏千澈眸光微深,眼前的男子不染纤尘,完美的容貌亦无丝毫情绪,仿佛真是不问世事的仙。

    没想到这世间,竟还有能与司影媲美的美男子。

    他,是谁?

    苏千澈很快便抛开了这个问题,背靠在树上闭着眼听着悠扬的琴音。

    两人仅隔了几米远,却谁都没有说话,男子也似未曾察觉有人闯入,依旧专心抚琴。

    琴声若水,缓缓抚平内心的躁动,苏千澈微扬起头,思绪放空,耳畔只剩下动听的音符。

    不知过了多久,琴声渐渐停止,背倚大树的少年却仍旧未睁眼,阳光透过树叶落下细小的光斑,照在少年身上,柔和了少年的五官。

    缓缓地,苏千澈菱唇轻轻勾起,似有若无的弧度却彰显着她难得的好心情。

    再睁眼时,抚琴的男子已经不见,苏千澈垂了垂眸,能遇到便是缘,她要不要去与美男交流交流?

    轻轻摩挲着下颚,苏千澈想了想,还是罢了,那个男人,比司影还仙,司影至少还有一丝人气,而他却似乎只剩仙气。

    刚从小院里走出来,苏千澈便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蓝衣男子长身玉立,黑曜石般的双眸温润如玉,微风拂过男子发丝,衣袍微微荡起,让他显得越发飘逸。

    “苏小姐,果真是你。”晏景修温声与她打招呼,并邀请她到身边的石桌边坐下。

    苏千澈走过去,依言坐下,看着男子温润的眸,问:“晏大夫何出此言?”

    “刚才晏某看到一道身影站在树下,那身影酷似苏小姐,只是晏某与寺中僧人打招呼的片刻,苏小姐便不见了踪影。”晏景修声音温和地说道。

    他身上有种淡淡清雅的味道,与寺庙里的梵香极其相似,似乎与佛家有极深的渊源。

    苏千澈眼睫微垂,刚才,是在她出神的时候?

    “我一时兴起来到此处,没想到竟能遇到晏大夫,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苏千澈懒懒笑道。

    “能在此处遇到苏小姐,晏某也是颇感惊讶。”晏景修温声道。

    这时,一个僧人从两人身旁走过,晏景修叫住那人,让他端一壶茶,再拿三个茶杯来,僧人看了苏千澈一眼,很快便应了。

    苏千澈微微挑眉,像现在这种忙碌的时候,僧人一般是不会为客人奉茶的,可晏景修一句话,僧人便二话不说去备茶,莫非他与这寺里的僧人很熟?

    似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晏景修轻道:“苏小姐可还记得,晏某曾说过,我与天音寺住持有些交情,每年采茶讲学之时,晏某都会来天音寺一趟。”

    经他一提醒,苏千澈便想起来,曾经在晏景修房间里喝过一种与众不同的茶,他说是天音寺佛茶,此刻看来,他确实与普惠大师交情匪浅。

    只是,晏景修一介大夫,怎会和天音寺主持有深厚交情?

    “传言普惠大师是世外高僧,晏大夫是如何与他认识的?”苏千澈眨了眨眼,一副好奇的模样。

    晏景修微垂下眸,温润的眸光闪了闪,眸底划过不知名情绪,不过片刻,他便抬眸看向眼前的少年,温声道:“师父退隐江湖那一年,晏某曾四处游历,偶遇同样在外游历的普惠大师,一番闲谈之后,竟觉志趣颇为相投,便成了忘年之交。”

    “不久之后普惠大师便回了天音寺,晏某也随之来到此处,在寺里静心。半年之后,晏某离开天音寺,从那以后,晏某便每年来此两次。”

    “没想到晏大夫对佛法有如此深刻的理解,难怪晏大夫如此菩萨心肠。”苏千澈轻笑道。

    晏景修亦弯了弯唇角道:“苏小姐过奖。”

    两人闲谈的片刻,僧人很快便奉了茶来,让两人慢用之后,便又匆匆走了。

    晏景修倒了两杯茶,把其中一杯推到苏千澈面前,茶香氤氲,茶色清透,是不可多得的好茶。

    苏千澈端起茶杯,轻嗅一口气,随后放在唇边缓缓抿了一口。

    入口甘甜,唇齿留香。

    “托晏大夫的福,否则我这一辈子可能都喝不到如此好的茶。”苏千澈说着又喝了一口。

    “借花献佛而已。”晏景修亦喝了一口。

    “这是,为柳师妹准备的茶杯吧。”苏千澈看着桌上另一个空杯道。

    晏景修温润的眸光变了变,眸底有些无奈,“师妹与晏某一起前来,说是要沐浴普惠大师的佛光,好收收顽劣的性子。”

    “哈哈。”苏千澈笑起来,“柳师妹性子直率,倒是个可爱的人儿。”

    晏景修微微摇头,“师妹行事冲动,凡事不考虑后果,若不能手心,很容易酿成大错。”

    “师兄,你又在说我坏话!”娇俏的声音传来,一身白衣的柳意从院门口走进来,走到晏景修身边坐下,眸光看着与晏景修坐在一起的陌生少年,问:“师兄……他是谁啊?”

    晏景修眸光看向苏千澈,似是在问要不要告诉柳意她的身份。

    苏千澈掀了掀眼睫,半阖的眸慵懒地看着柳意,清了清嗓子,用原本的女声缓缓道:“师妹,你连澈哥哥都不认识了?”

    柳意瞬间瞪大了眼,指着苏千澈道:“你……你是苏小七?!”

    “都说了,别叫我苏小七,要叫澈哥哥。”苏千澈轻笑道。

    柳意翻个白眼,“你分明是女人,为何喜欢扮成男人,还要让人叫你澈哥哥。”

    “用男人的身份,自然是行事方便,至于澈哥哥嘛,纯属个人爱好。”苏千澈嘴角微勾,似有若无的笑。

    “不对啊,苏小七你怎么会在这里?!”柳意似是才反应过来,顿时站起身把晏景修拦在身后,挡住少年的目光,“难道你知道师兄在这里,所以才特意跑来的?”

    苏千澈眼睫微挑,看着女子护食一样的动作,眼底带着些许促狭,漫不经心地说道:“若我说,是呢?”

    “啊,苏小七你竟然真的觊觎师兄,不行,师兄是我的,你不准抢!”柳意顿时急了,睁大眼瞪着神色慵懒的少年。

    晏景修眸光微闪,温声道:“师妹,不要无理,苏小姐是逗你的。”

    “不,我是很认真的。”苏千澈很认真地说道,“师妹,你说晏大夫是你的,晏大夫可有承认过?没有吧,所以在那之前,我们都有公平追求的权利。”

    “咳咳。”刚喝了一口水的晏景修似是被呛到,轻声咳嗽起来,他玉般白皙的脸颊染上了薄薄红晕,不知是因为咳嗽还是因为什么。

    “你……你……”柳意说不过苏千澈,顿时更加着急,忽地她似是想起什么,对苏千澈质问道:“你都有璃王殿下了,为何还要和我抢师兄!”

    苏千澈晃了晃茶杯,轻笑道:“莫说我与璃王殿下没有什么关系,即便是有,也不影响我喜欢晏大夫啊,美男嘛,自然是越多越好。”

    晏景修咳嗽得更凶了。

    “你……你不知羞!”柳意气得脸色通红,一边骂苏千澈一边不忘给晏景修顺气,“师兄你没事吧,来喝口茶。”

    “我……没事。”晏景修喝了一口茶,颊上飘红,眸光有些游移,不去看面前笑得痞气十足的少年。

    苏千澈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人,却被柳意狠狠瞪了一眼,瞪过之后,柳意便又给晏景修顺气。

    指尖摩挲着茶杯杯身,苏千澈红唇微勾,笑道:“晏大夫莫不是害羞了?”

    “你还好意思说!”柳意再次瞪她一眼,柳眉倒竖,气得呼哧呼哧地喘气。

    “苏小姐,不要打趣晏某了。”晏景修白玉般的脸颊上一丝微薄的红云,久久不散。

    “哎,这年头,说个真话,怎么就没人信呢。”苏千澈耸了耸肩,颇有些无奈地说道。

    “你还说!”柳意气呼呼地瞪她。

    “好,不说了。”苏千澈淡淡勾唇,轻晃茶杯:“不知两位可曾听说过苏风言夫妇?”

    柳意看一眼晏景修,又转头看向苏千澈:“苏风言夫妇,你的父母?”

    苏千澈点头,缓缓道:“听说他们在我三岁时,也就是十一年前,去药王谷寻神医治病,却是一去不回,十一年来,没有丝毫音讯,甚至连是否有寻到柳神医都不知晓。”

    从别人的只言片语中,苏千澈了解到这具身体的父母并不是寻常人,为何会一失踪便是十一年,毫无音讯?

    晏景修轻轻摇头:“晏某六年前才来到师傅身边,之前的事,晏某并不清楚。”

    柳意也道:“那时候我也才四岁而已,不知道他们是否去过药王谷。”

    说罢她又撇了撇嘴有些别扭地安慰苏千澈道:“虽然他们失踪了许久,可是也没有找到尸体,所以,他们极有可能还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你也别太伤心了。”

    “伤心?”苏千澈笑了笑,不置可否,“我也只是随口问问而已,他们抛弃我的那一刻,我便当他们不存在。”

    晏景修黑曜石般的眸底闪过一道暗光,他看了苏千澈片刻,很快收回目光,默然不语。

    “他们肯定不是故意抛弃你的,他们肯定也有苦衷!”柳意见少年笑得落寞的模样,便不由自主地说道。

    苏千澈手撑着下巴,笑看着柳意:“柳师妹,我可是你的情敌,你不是应该趁机打击我,为何还安慰我?”

    “情敌?哼,师兄是我的!”柳意仰头轻哼一声,刚才的怒气不知为何早已烟消云散。

    “若是晏某见到师父,便帮你问问令尊令堂的消息。”晏景修摸了摸鼻尖,轻声道。

    “那就多谢晏大夫了。”苏千澈没甚诚意地说道。

    三人又聊了一会儿,苏煊铭和十一便找来了。

    柳意看到二人,走到苏千澈身边咬牙说道:“苏小七,你身边都那么多优秀的男人了,为何还要觊觎我的师兄?”

    她的声音虽低,可苏煊铭和十一是什么人,轻易便听到了她的话。

    苏煊铭面色微僵,不过片刻又恢复了正常,眸中也无丝毫异常。

    十一却是眸光微暗,心里空荡荡的。

    若他是小姐的男人,该有多好。

    两人走到苏千澈身侧不远处,便听少年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浅浅的笑:“不是说过了,美男子嘛,自然越多越好,整日瞧着,多养眼。”

    柳意脸红了,轻嗤一声,“不知羞!”

    “师妹啊,你整日里把晏大夫挂在嘴边,不是与我一样不知羞?”苏千澈调笑道。

    “你……”柳意脸更红了。

    苏千澈见小姑娘的脸都涨成了红苹果,便不再逗她,站起身来向两人告辞。

    三人离开之后,柳意问晏景修:“师兄,苏小七真的是知道你要来,才来的这里?”

    晏景修收回看着三人背影的目光,看一眼天色,温声道:“讲学快要开始,现在过去正好。”

    说罢便不理会柳意,径直往外走。

    柳意跺了跺脚,咬着唇跟上去。

    三人走出院子,苏千澈问:“可是有什么异常?”

    刚才他们二人的目光都有些不对劲,虽然并不明显,可经常与他们相处的苏千澈却一眼便看了出来。

    十一看她一眼,沉声道:“容妃来了天音寺。”

    苏千澈手指摩挲着下颚,问:“怎么了?”

    后宫妃子以及夫人千金们去寺院祈福上香,应该是很寻常的事,他们特意说出来,必然是容妃的举动不寻常。

    “回去说。”苏煊铭冷声道。

    苏千澈点了点头,三人便从侧门离开了天音寺,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回到客栈,十一声音低沉地叙述了当时的一幕。

    ……

    容妃带着管伯乘坐马车来到天音寺,寺里人满为患,容妃到了寺里之时,便有僧人领着她来到住持普惠大师的住处。

    容妃一人进了屋,屋里极为简陋,空气里弥漫着浅浅佛香,一发须皆白的僧人正在床上的蒲团上打坐。

    “大师。”容妃双手合十行礼。

    普惠大师道:“女施主请坐。”

    容妃在右侧床上的蒲团上蹲坐下来,轻声道:“民妇有些疑问,望大师解惑。”

    “施主请讲。”

    “那个孩子……”容妃只说了几个字,便欲言又止。

    “该来的,总会来。”普惠大师说道。

    “那我儿……”

    “令郎命格已变,前路凶险,老衲亦看不清。”

    “我儿可有生命危险?”

    “前路如何,端看令郎作何选择。”

    “‘他’是否会影响到我儿?”

    “施主,有因才有果,因果相承,早已注定。”

    ……

    叙述了当时听到的话,十一接着道:“普惠大师感知极强,属下只听到这些,后面的便听不到了。”

    苏千澈听得一愣一愣地,这老和尚说话就不能简单一点么,非要装逼让人去猜。

    容妃的儿子,自然是怀王。

    “那个孩子,指的是谁?怀王命格已变,是什么意思?”苏千澈问面前二人。

    十一眉头微皱,低声问:“公子信他的话?”

    苏千澈摊了摊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像她灵魂穿越到另一个人身上的事情都能发生,她还有什么不相信的。

    况且那老和尚声名在外,怕是也有几分真本事。

    苏煊铭沉默了半晌,点头赞同她的话。

    “命格已变,前路凶险。”苏千澈摩挲着下颚,分析问:“怀王本是王爷,命格改变,若是变差,会变成什么样?变好,又是什么样?”

    联想到宫里的局势,以及容妃特意回来的举动,忽地,苏千澈猛然抬头看向二人,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难道,简泽轩想夺位?”

    苏煊铭摇摇头,道:“并不确定,这些话不能乱说。”

    苏千澈点头,谋权篡位,可是株连九族的重罪,确实不能胡乱猜测。

    “大哥觉得,那老和尚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苏煊铭看她一眼,道:“怀王命格改变,是因为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与怀王注定有一段因果,会影响到怀王以后的选择。”

    苏千澈嘴角微抽,十一听到的这几句话里,好像是这么个意思。

    “那个孩子,是谁?难道是怀王的儿子?”苏千澈低声道,又抬头问二人:“简泽轩有孩子吗?”

    苏煊铭额头青筋跳了跳,怀王不仅没有妻妾,连侍妾都没有,哪里来的孩子?

    十一嘴角微抽,抿了抿唇,冷声道:“没有。”

    苏千澈撇撇嘴,那就不可能是简泽轩的孩子了。

    “不管如何,宫里可能有变,必须提醒太子做好准备。”苏千澈说道,又看向苏煊铭:“大哥,还是你亲自回去一趟,这么重要的消息,不能交给别人。”

    苏煊铭想也不想地冷声回道:“不行。”

    “为何?”苏千澈问,太子可能会有危险,大哥不着急吗?

    “继位时间未定,太子暂时不会有事。”苏煊铭薄唇微抿,眸底闪过沉冷的暗光。

    “太子没有说皇上什么时候宣布退位?”苏千澈眉头微皱,他不会要搞什么幺蛾子吧?

    “没有。”苏煊铭冷声说道,“不过,应该不会太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