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68章 她的打算
    苏千澈的话音落下,顿时群情激愤,议事厅里显得嘈杂起来。

    “放肆!”

    “狂妄!”

    “无知小儿!”

    “不知死活!”

    苏千澈掏了掏耳朵,轻笑,“这就是你们身为映月庄首领的素质?不听从你们的安排,便像疯狗一样乱吠?”

    “你简直放肆,哪里来的黄口小儿,竟敢对我映月山庄指手画脚!”凌从波怒声呵斥,面上的狰狞毫不掩饰。

    “闭嘴!”突如起来的冷喝声打断了众人的话,十一面容冷肃,幽深的眼眸彷若从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只会以欺压客人来彰显你们虚伪的强势,多年不见,映月山庄竟已落到如此境地!”

    凌玥微挑的桃花眼看向十一,这个三弟看上去极为冷漠,却见不得别人说十公子坏话,这真的只是侍卫对主子的维护么?

    十一的身体坐得笔直,仿佛一柄出窍的利剑,锋刃的光芒不容直视,幽深的眸扫过众人之时,每个被他看到的人都觉得一阵心惊,片刻怔愣之后,却是更为燎原的怒火。

    本以为这个多年不见沉默寡言的三少爷是个软柿子可任人揉捏,却没想到他的无害只是装出来的,如此强势的模样,才是他的真面目!

    宁阙暗暗咬牙,凌从霄只有三个孩子,老大凌亦寒不学无术,天赋资质也不高,想要继承庄主的位置可能性不大,老二凌玥虽聪明,却极少打理庄内事物,对庄子里的一切也不感兴趣,也无甚威胁。如今这个老三,早不回晚不回,偏偏在映月山庄处于风雨摇摆之时回来,必然狼子野心,一定不能让他在庄子里待下去!

    想到此处,宁阙冷下脸沉声问:“三少爷,你身为映月山庄弟子,却维护一个外人,你这是何意?”

    与宁阙关系极近的凌从波也道:“这个小子已亲口承认你们伤了映月庄弟子,而且态度嚣张不知悔改,若是不严惩,咱们映月山庄的脸还往哪搁?来人啊,把这二人押下去,听候发落!”

    “谁敢!”十一噌地站起身,大步走到苏千澈二人面前,挺拔的身体挡住二人,长剑拔出,冷眼看向蠢蠢欲动的侍卫,“我的剑不长眼,谁敢动他们,过来便是。”

    “你……你想造反?”宁阙极其失望地看着十一,叹着气对凌从霄说道:“庄主,这三少爷为了外人,竟然对咱们拔剑相向,这二人,留不得啊!”

    凌从霄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的目光放在慵懒支头的白衣少年身上。

    不管是宁阙,凌从波还是其他人,都知道苏千澈和墨玦的身份,可他们故意不提,仿佛不知道一般,分明是对二人有所顾忌,害怕宸儿有这种强力的助手,会对他们的地位造成威胁,所以,才会想尽办法把这二人赶出去。

    若是见除了宸儿的助力,宸儿虽武功不弱,可背后没有人撑腰,又没有强大的势力,即便回了映月山庄,也不会对他们有任何威胁。

    凌从霄眸光动了动,映月山庄不管内部如何乱,却也是外人不能插手的,这十公子太过狂妄,妄想插手庄内事务,他当然不会放任不管,如此只能委屈宸儿了,怪只能怪十公子的手伸得太长。

    “宸儿,把剑收起来,好好坐下。”凌从霄声音威严地说道。

    十一薄唇微抿,身体一动不动,幽眸看着凌从霄,声音极冷,“英明睿智的庄主,你准备怎么处置公子和苏大少爷?”

    “你先坐下!”凌从霄眉头微皱,身为庄主,最是忌讳别人不听话,更何况现在还是众目睽睽之下,十一的做法,让凌从霄觉得很没面子。

    十一轻嗤一声,声音极小,小得几乎听不见,唯有他身后的苏千澈和苏煊铭因为离得近,才听到了。

    苏千澈抬起眼睫看向挡在前面宽厚的肩膀,他很失望吧,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数年未见的父亲,却如此对他,丝毫不见真心。

    “既然这里不欢迎我们,我们也不想看你们这一副丑陋的嘴脸。”十一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冷得如同冬日里刚结冰的湖面,“我们现在就走,以后,也不会踏入映月山庄半步!”

    “逆子,你胡说什么!”凌从霄猛然睁大了眼怒视着十一。

    凌玥低声劝道:“三弟,不要冲动。”

    凌亦寒却是无所谓,他打了个哈欠,觉得这样的会议真是无聊。

    宁阙等人心里却是极为高兴,竟然如此简单就把人赶了出去,简直是意外之喜。哼,庄主的位置没有了人继承,那凌从霄就只能老老实实地交出来了。

    “宸侄子啊,你可别冲动,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宁阙语重心长地说道。

    “对对,宸侄子不要冲动,映月山庄可比外头好多了,没有那些心思不正,乱七八糟的人。”另几人随之附和道。

    “对啊,十一,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怎能轻易离开?”少年的声音清润,如山涧细流潺潺而过,悠扬动听。

    十一转头看着她,乌黑的眸子里映着少年微懒的神情。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还不把他们带出去!”凌从波猛然一拍桌子,手边的茶杯都颤了颤,茶水洒出一些溅在桌面上。

    苏千澈对面前想要抓她的侍卫视若无睹,她缓缓站起身,从十一身后走出来,走到原本十一的位置上坐下,左手手肘搭在椅子扶手上,慵懒撑头,右手食指曲起,在桌面轻点。

    一下,又一下,轻微的声音不疾不徐,却像是敲在众人心上,仿佛连心跳都不由自主受到影响。

    侍卫们见她如此慵懒肆意的模样,竟不知为何停下了想要请她出去的举动。白衣少年缓缓扫视一圈众人,目光微懒,眸底如泼了墨的浓黑,她缓缓启唇,吐出优雅的字眼,“本来对这映月山庄并无丝毫兴趣,可是你们想尽办法阻止十一回来,我怎么能让你们如愿?”

    “你们担心十一会坏了你们的大事,那可真是不好意思,本公子现在,就还真得搅一搅这趟浑水了。”

    “口出狂言!”凌从波面色狰狞,双目大睁怒瞪着优雅从容的少年,似恨不得把她挫骨扬灰,“还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抓起来!”

    “是!”侍卫们连声应了,伸手便往苏千澈身上抓过去。

    宁阙嘴角扬起冷笑,本以为能得到璃王赏识的,会是什么深藏不露的天之骄子,却没想到只是一个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黄毛小子罢了。

    区区两个人,竟然真的想要把手伸到映月山庄来,简直是不知死活。

    眼看纤瘦的少年就要被侍卫捉住,凌从霄等人并未阻止,苏千澈的嚣张狂妄,已经彻底惹恼了他们。

    苏煊铭和十一想要上前阻拦,却被苏千澈阻止。

    少年没有丝毫紧张,甚至嘴角勾起了轻微的笑意。

    “哼,我倒是要看看,你还如何嚣张!”凌从波冷声哼道。

    就在侍卫的手马上就要触到少年的衣服时,一阵轻微的震动从地面传来,这种震动极其细微,几乎不可察觉,可凌从霄等人是什么人?几乎在震动开始的瞬间便已经察觉到。

    “这是怎么回事?!”凌从霄站起身,厉声喝问道。

    宁阙等人相视一眼,心里都有些惊疑。

    这样大的动静,至少是数百骑同时飞奔才能造成,而且那些马必然都是好马,才会保持如此一致的步伐。

    听动静,应该是往山庄里来的,难道是某个大人物来映月山庄拜访了?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侍卫们也暂时忘了要抓人的时候,一个侍卫闯进议事厅,很是急切地报告道:“庄主,庄外来了一队骑兵,大致近五百骑,正急速朝庄子赶来!”

    凌从霄从座位旁走出来,大步走出议事厅,那侍卫连忙跟上。

    宁阙等人互看一眼,也站起身往外走,临走之前,还吩咐侍卫好好把人看好。

    很快以宁阙为首的几个掌权人走了出去,凌亦寒也去凑热闹,房间里只剩苏千澈三人和凌玥以及与凌从霄面容有几分相似的某个副庄主。

    苏千澈嘴角微勾,弑神卫来得可真及时,不过,她分明只叫了四百人,怎么会有近五百骑?

    凌玥看着少年嘴角似有若无的笑,水润的桃花眸里漾出浅浅涟漪。

    那些骑兵,怕是十公子的手下,所以他其实早就已经算计好了,或许一开始,让那些骑兵前来,只是为了给三弟撑腰,可现在,他似乎已经不满足于此。

    也罢,这映月庄本就该是三弟的,这些年庄子里搞得乌烟瘴气,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凌从海亦看向苏千澈,他微微笑着,儒雅的脸上看不出其他表情。

    “二叔,我们也出去看看。”凌玥站起身,对凌从海说道。

    凌从海笑了笑,道:“好。”随之两人便一同走了出去。

    “公子,弑神卫来了。”十一走到苏千澈身侧,低声道。

    苏千澈微侧着眸,斜睨着十一冷峻的脸,手指微勾,示意他低头。

    十一挺直的脊梁弯了弯,脑袋低下去,便见少年微微一动,脸颊几乎贴在他的颊上。

    “记住,别人想要欺负你,你就百倍千倍欺负回去。我的人,不可受任何委屈,明白吗?”

    少年温热的呼吸洒在黑衣侍卫的耳畔,耳边是她轻柔如呢喃的话语,鼻端是她身上浅浅的幽香,十一轮廓深邃的俊脸瞬间飘起红云,心脏仿佛都要跳出来。

    咚咚咚,一声一声,那么激烈,在安静的空间里,声音清晰可闻。

    十一连忙站直身体,俊脸侧过去,不敢看少年那一双仿佛能看透世间万物的慵懒黑眸。

    “是。”他道,冷然的声音里带着莫名的低哑。

    苏千澈微微眨眼,一抬眸便看到男子浅古铜色的脖颈上飘飞的红霞,不由轻笑一声,仅仅只是在耳边说一句话,便有如此可爱的反应,她是不是应该多调戏一下?

    正当苏千澈要伸出爪子之时,旁边却传来一股冰冷至极的寒气,转头,便看到苏煊铭泛着幽光的冷眸正盯着她——将要伸出去的罪恶之手。

    苏千澈悻悻地收回手,心里再次哀叹一声,哎,如此极品的男人,能看不能吃,作孽啊!

    议事厅外,凌从霄一边走一边问身后报信的侍卫:“有没有问清楚,他们是干什么的?”

    若来的是客人,他必然要亲自招待,若不是客人,而是居心叵测之人……凌从霄微皱起眉,那就有些难办了。

    侍卫连忙道:“来人没有说,只知是冲庄里来的,他们身上煞气很重,不像是寻常人。”

    宁阙等人走过来,问:“庄主,不会是仇家寻上门了吧?这么大动静,不像是客人。”

    还未到映月庄,便已经如此高调,分明是在示威。

    凌从霄面色冷下来,冷声吩咐侍卫道:“去把所有弟子都集结起来,本庄主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想要在我映月庄闹事。”

    侍卫连忙应了,随即快速跑了出去,很快映月山庄便拉响了警报,除了正在闭关的人,所有弟子都来到前院,他们迅速站好了队形,严阵以待。

    凌从霄等人也来到前院,面色凝重地看向山门外。

    骑兵越来越近,震动的地面昭示着他们已经来到山脚下。

    “报!”又一个侍卫从山脚跑上来,喘着气道:“庄主,他们,他们是来见三少爷的……”

    “什么?见宸儿?!”凌从霄心里猛地一震,恍然间觉得似乎做错了什么,片刻,他挥了挥手道:“让他们进来。”

    若是他们强闯,那就真的再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哼,他们果然是狼子野心,说什么只是回来看看,其实早就已经准备好想要把手伸进映月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不过都是借口而已!”凌从波咬牙切齿地说道。

    “都愣着干什么,去把他们抓过来!他们在我们手中,看那些骑兵敢不敢轻举妄动!”

    “不必你们兴师动众,我们自己过来了。”

    少年清冷的声音在后方响起,宁阙等人转过头去,便见以苏千澈为首的三人优哉游哉地走了过来,即便周围都是敌人,他们依旧镇定从容。

    “把他们全部抓起来!”宁阙目光阴冷地说道。

    与三人距离较近的几个映月庄弟子顿时拔剑指着他们。

    十一本欲拔剑反击,却在看到苏千澈并未动手时,止住了手上的动作。

    苏千澈浅浅一笑,匕首落在手里,用匕首拨开眼前近在咫尺的剑,缓声道:“不要指得那么近,否则我会以为你们是在害怕。”

    “不准动!”被拨开的长剑再次指了回去,甚至靠得更近,只要她稍稍一动,便会碰到锋利的剑刃。

    “哎,你要指就好好指着,手别抖啊,要是不小心划破了本公子的脸,你赔得起吗?”

    少年悦耳的声音里带着淡淡嘲意,那以剑指着她的映月庄弟子更是气得厉害,手一动,便要真正把她的脸划上一道痕迹。

    “住手!”凌从霄冷声制止了那人的动作,转眸看向吊儿郎当的少年,眉头微微皱起。

    看来他真的是要搞事了。

    “踢踏踢踏”

    整齐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脚步声很沉重,闻之便知是由训练有素的队伍发出。

    很快,以凌从霄为首的映月庄众人便看到一群身穿黑铁盔甲,头戴盔帽的侍卫小跑着从山道上走上来。

    他们脚步整齐有序,四百余人却仅有一阵脚步声,不掺杂其他任何凌乱的声音,还离着较远的距离,便有一股强烈的肃杀之气扑面而来,让人一阵心惊。

    而这一群侍卫中,为首的竟是一匹全身毛发银光发亮的银狼,银狼幽蓝色的兽瞳盯着他们,那眼里隐隐散发的冰冷无情,看得人一阵头皮发麻。

    银狼背上,坐着一个红发男孩,男孩看上去十二三岁,一张小脸极为精致,眼眸也是漂亮的浅紫色,只是大眼睛里有些许茫然,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瓷娃娃。

    待得众弑神卫走到牌坊前,前面的弑神卫才看到,在宽阔的前院里,苏千澈等人被围在中间,四周围都是剑指着他们。

    见状,二哈顿时引颈低嚎一声,震慑人心的狼嚎让一些实力较为低下的弟子瑟瑟发抖。

    众弑神卫都带着头盔,头盔下,是一张张神色冷肃的脸,他们拧着眉,蠢蠢欲动。

    胡三一扬手,制止了众人的躁动,大步走出来,站到凌从霄面前,双手抱胸,沉闷的大嗓门高声问道:“你是映月庄庄主?”

    凌从霄看一眼胡三,又扫一眼他身后气势凛冽的弑神卫,含义不言而喻,“你们如此大张旗鼓地来映月山庄,莫非是来做客?”

    胡三不与他打哑谜,他伸手指着被围在中间的苏千澈三人,大嗓门地喝道:“我家主子倒是前来映月庄做客,却被你们如此对待,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凌从霄面色不变,心底却快速闪过众多思绪。

    璃王赏给十公子的,不是一群早已废了的逃兵么,怎么现在这些人却是如此气势十足,比之庄内杰出弟子都不遑多让。

    “哼,我们对客人以礼相待,可这三人不仅伤了我映月庄弟子,更口出狂言,想要插手映月山庄内部之事!我映月庄之人岂是那么好欺负的?被如此对待,自然不会再对他们客气!”凌从波沉喝一声,浑身气势散发出来,想要给胡三等人一个下马威。

    胡三等人却是丝毫不惧,虽然他们的内力不够强大,可多年来在战场上的杀伐,练就了一身血腥肃杀之气,倒是硬生生抗住了他的威压。

    凌从霄思索了片刻,便接话道:“你们若是上门做客,我映月庄自是欢迎,若不是做客,我们也不是胆小怕事之人。”

    “呵,凌庄主,他们是否是来做客,由我说了算。”苏千澈双手背在身后,老神在在地说道,“你们不喜欢客人,我们自然也不会上赶着贴上去。”

    她一向不喜欢废话,既然说不到一起,便直接动手解决。

    凌从霄眼里的沉静有破碎之势,十公子这话的意思,不是做客,就是要直接动手了?

    “真是不知好歹!”凌从波呵斥着,转头便向苏千澈飞奔过去,想要抓住她以此要挟胡三等人。

    其他几位首领也同时站到山道前,挡住众弑神卫的道路,气氛剑拔弩张。

    苏千澈却仿佛没有感受到凌从波的杀气,她拿起匕首抛到半空,又伸手接住,“既然大家都在,倒是让我省了不少事。大哥,我们便来比试一下,谁擒到的‘王’比较多?”

    “你们不准动!”几个拿剑指着苏千澈三人的人高声喝道。

    苏煊铭一言不发,不管不顾周围几人指着他面门的长剑,‘唰’地抽出剑,直接向迎面而来的凌从波杀过去。

    “你们要干什么,都别冲动!”凌玥眼见着战斗就要爆发,连忙出声阻止。

    若是真的一言不合就开打,如此多的人,这么大规模的战斗,不管是谁胜谁负,双方都讨不到好处。

    没有人理会他,苏千澈不可能收回她的想法,而想要掌控映月山庄,必然要肃清反对势力。

    苏千澈想要强攻,映月山庄自然不会做缩头乌龟,于是一场战斗在所难免。

    凌玥眸中闪过一丝无奈,正要继续说话,脖子上却一凉,少年特有的清润声音响在耳畔,“凌公子,配合一下,让我的弑神卫全部上来。只要他们不出事,我便保证你们映月庄弟子不会出问题。”

    凌玥水润的桃花眼里似有一丝迷雾,掩住他的情绪,他不知道苏千澈是如何突破层层重围来到他身后,或许这就是他奇特的地方。

    凌玥没有说话,也没有挣扎,任由少年用匕首比着脖子。

    “你们的大少爷在我手里,麻烦你们退后一些,让我的护卫们上来,否则,我怕不小心手滑,就要把你们的大少爷划伤了。”苏千澈说着,手指微微一动,锋利的匕首只是轻触到皮肤上,便有一条血线出现在凌玥雪白的脖颈上。

    伤口极细,甚至没有渗出血珠。

    “卑鄙!”凌从霄转过头便看到白衣少年站在凌玥身后,少年左手搭在凌玥肩头,两人脑袋靠得极近,仿佛很亲密的样子,右手却拿着一把造型精致的匕首比划着身前男子的脖子。

    “大少爷实力极强,怎么会被这么个羸弱的小子抓住?莫不是故意的?”宁阙嘲笑道。

    “我的耐心有限,你们若是不退后,那我便只能告知天下,身为映月庄之人,却对映月庄二少爷见死不救,这样的大礼,不知道你们要不要得起?”苏千澈轻声笑着,淡淡的邪气。

    “退!”凌从霄双拳紧握,从他当庄主之后,还从未如此憋屈过。

    宁阙等人虽然气怒无比,却担不起这忘恩负义之名,若是传出去他们不管二少爷,整个映月庄的名誉都会毁了。

    除开正在与苏煊铭厮杀的凌从波,共九人,都退到了牌坊后,众弑神卫也都纷纷走了上来。

    “你们别耍花招,别不顾身份对我的手下出手。”苏千澈拿开匕首,在手指间灵活转动,“否则,我也让你们尝一尝,失去所有弟子的滋味。”

    “欺人太甚!”宁阙咬着牙说道。

    其余几人也是目光阴冷地盯着苏千澈,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剥了。

    苏千澈却似没有感受到他们杀人的目光,悠闲地转动着匕首,对胡三等人吩咐道:“动手吧,不过小心些,最好不要伤人性命,毕竟,这里以后可是你们统领的地盘。”

    凌从波等人听言更是怒火大盛,这人竟然直接把映月庄画为他的地盘,简直不知廉耻。

    早已摩拳擦掌的众弑神卫闻言嗷嗷叫着向庭院里的映月庄弟子冲过去,银狼王二哈更是直接往看起来最可恶的人类身上扑过去。

    红发男孩十六从狼背上跳了下来,菱形小剑握在手中,迷茫的紫眸中闪过浅浅紫光,他看准一人,瘦小的身体便冲了过去。

    “凌公子,多谢配合。”苏千澈放开凌玥,手指拂过他白皙的脸颊,眸底带着促狭的笑意,“手感不错。”

    凌玥:……现在是很严肃的时刻!

    “十一,你就在此处照顾这些映月庄弟子。”苏千澈拍了拍十一的肩膀,拔出匕首,便化为一道残影,冲出重围,向最前方的凌从霄等人杀过去。

    十一低声应了,身体一动,未出鞘的剑很轻易便扫倒了一圈。

    “真是不知死活!”宁阙看着迎面扑来的银狼,长剑一扫,便向狼腹斩过去。

    战斗全面爆发,一时间场面极其混乱且激烈。

    前院里到处都是在打斗的人,兵戈交击的清脆声响,怒喝声狼嚎声,在映月山庄交织成一曲战争协奏曲。

    不时有人受伤,鲜血洒了一地。

    苏千澈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打得不亦乐乎。

    凌从霄等几个没有对手的人并未动手,毕竟不在同一个层次,若是传出去他们欺负小辈,面子也没处搁了。

    倒是凌从波只在苏煊铭手底下坚持了不到三十招便败下阵来,苏煊铭不再理会他,又重新去找了一位掌权人开打。

    苏千澈自然不甘落后,与那发须皆白的老者缠斗在一起。

    从山底下跑上来汇报情况的人见到前院里大规模的战斗,直接懵逼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有敌人来袭吗?

    半晌,他才找到站在人群中并未动手的凌从霄,声音颤抖地禀报道:“庄……庄主……怀王……怀王殿下来了!”

    这断断续续的声音,奇异地让大多数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苏千澈微眯起眼,简泽轩来干什么?

    “愣着干什么,接着打。”少年目光懒懒扫过懈怠的众弑神卫,接触到她目光的弑神卫连忙又加快了手上动作。

    怀王来访,守庄之人自然不敢拦,几乎在报信之人刚说完话之时,简泽轩便大步从山道上走了上来,而在他上来的那一刻,所有的战斗全部停止。

    紫衣男子气质华贵,淡棕褐色的眼眸一扫全场,沉静的眉宇间有淡淡折痕,随后他的目光紧紧锁着场中纤瘦的白衣少年,见她并没有受伤,才暗自松一口气。

    “怀王殿下,您怎么有空,来到弊庄?”宁阙整了整衣袍,走到简泽轩面前道。朝廷与江湖数年来几乎没有交集,他突然来这里干什么?

    “弊庄正在处理家务事,倒是让怀王见笑了。”凌从霄亦走到简泽轩面前,恭敬道。

    虽然映月庄在江湖上地位高,可怎么也高不过朝廷,简泽轩身为王爷,庄主凌从霄对他恭敬是理所应当。

    “处理家务事?”简泽轩眸光再次扫过硕大的战场,声音沉稳地开口:“初次来映月山庄,便能见到如此壮观的场面,映月山庄显赫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男子声音沉稳没有任何别样情绪,凌从霄拿捏不准简泽轩的态度,便岔开话题道:“不知王爷前来,有何贵干?”

    简泽轩眸光放在神色慵懒的少年身上,薄唇微启,缓缓道:“本王有急事找十公子商议,听闻她来了映月山庄,便亲自寻来。”

    宁阙等人心里极度震惊,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怀王竟是为了那小子而来!什么有急事商议,分明就是找借口!难道他是怕那小子在庄里受委屈,所以才会亲自前来?

    这个看上去如此羸弱不堪的小白脸究竟有何特殊之处,璃王殿下护着他,怀王也护着他,身边还有墨玦这样的人保护,他是拥有多逆天的好运?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简泽轩看着凌从霄,眸中闪过锐利的光,“莫非,是阿十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

    凌从霄心里一凛,眼前的男子身为皇族,常年身居高位,身上的气势不是寻常人可以比拟,即便只是普通的气势压迫,也能让人喘不过气来。

    更为让人在意的是,怀王对十公子的称呼,如此亲切的称谓,难道他们关系真的很好?

    一个十公子就已经极难对付,凌从霄可不想再惹上一个怀王。

    “哈哈,都是误会,十公子得了神勇的护卫,便来与我们切磋一番,我们正要收场,没想到王爷你便来了。”凌从霄道。

    宁阙等人附和道:“对,都是误会,我们怎么会对三少爷的朋友出手?”

    简泽轩身后的柳侍卫看了看满地的鲜血,暗地里惊叹,这样还只是切磋?这些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可真高。

    苏千澈手指转动着匕首,不紧不慢地走到凌从霄等人跟前,缓缓开口道:“或许你们觉得这是误会,可对我来说,映月山庄,早该易主,而本公子对映月山庄,势在必得。”

    简泽轩眸光微闪,她怎么突然对映月山庄感兴趣了?

    既然璃王叔送了弑神卫给她,那他也该送些礼物给她。

    “你……”凌从霄紧皱着眉,原本十公子就胆大包天要插手庄内事务,现在有了怀王撑腰,只怕更是大胆。

    “王爷,这是映月山庄分内之事,在下要先处理一番,请王爷移驾偏厅,玥儿,去招待好王爷。”凌从霄沉声道。

    既然战斗已经无可避免,那么他也不会手软。

    “你们要对阿十做什么?”简泽轩微眯起眸,眼底闪过危险的暗光。

    “王爷,十公子咄咄逼人,在下自然要反击。”凌从霄似是没有感受到简泽轩气势的变化,依旧恭敬,“这是江湖恩怨,希望王爷不要插手。”

    “阿十是本王的好友,此事既然让本王遇到,自然不会不管不顾。”简泽轩一挥手,身后山道两旁安静的树丛里,竟有数十道黑衣身影钻出来,每道身影身上都没有明显的内力波动,却让人不敢小觑。

    他们出来之后,一声不响,恭敬地站在他身后待命。

    “去把映月山庄全部围起来,不要放任何一个人出去。”简泽轩声音沉稳地说道。

    黑衣人们点头,无声应了,随后便像是幽灵一般再次消失在众人面前。

    “怀王殿下,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映月山庄一向与朝廷无冤无仇,你这是想挑起江湖与朝廷的战斗吗?!”宁阙忍不住怒声道,这种仿佛把映月山庄当成他们囊中之物的感觉,让宁阙等人怒气冲天。

    “呵,你也太过高看自己了,映月山庄早已是一具空壳,本公子大发慈悲收下这个破壳子,你们应该感恩戴德。”苏千澈懒懒抬眸,半阖的眸中闪过清冷的微光。

    数百映月庄弟子被这句话气得差点吐血,这分明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简直无耻到了极点!

    “真是无耻至极!”那白发老者气得直吹胡子,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彼此彼此。”苏千澈轻笑。

    “黄口小儿,不知好歹!”一道强大的声波从远处滚滚而来,犹如惊雷一般由远及近,瞬间便像是在苏千澈耳边炸开,没有多少内力的她猛然捂住嘴,一道鲜红血迹从指缝中流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