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70章 岌岌可危
    因为在山上,映月山庄的夜晚比别处更冷一些,山林间凝结了细小的露水,不时吹过的风吹散了白日里浓重的血腥气,这个夜晚,表面上,与平时并无不同,暗地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大师兄祈炼和二师兄冷炎因天资极高,被分配了单独的院落,平日里他们居住的小院极为清静,今日却是热闹无比,许多映月庄弟子聚在一起,讨论着白日之事以及以后的去路。

    庄里弟子大多形成了几个小团体,分别以某位长老或是某位副庄主的公子小姐马首是瞻,而来到院子里的,都是没有加入任何团体的弟子,与祈练和冷炎一般,且大多是寻常人家的孩子,所以他们与两人的关系也较亲一些。

    院子里,种着些花草,在微弱的月光下看得不甚清晰,右侧的石桌旁,坐着四个人,四人分别是祈练,秦遇和冷炎冷语两兄妹,其他三三两两地或站或坐在几人周围。

    “大师兄,你见识多,可知道那个白衣少年是什么人?”有人开口问道。

    提到那个少年,所有人眼前都出现了白日里那一幅诡异画面。

    漫天红芒,遍地花海,妖冶至极,让人永生难忘。

    宁阙等人在他们眼中是不可企及的大山,在少年面前却像是脆弱的纸片,不堪一击。

    实力如此逆天的人,肯定在江湖上极为有名,可以前为何从未听说过?

    祁练手指曲起,轻轻敲击着石桌,似是在思索什么,片刻,他道:“那个少年,是近段时间在江湖上声名鹊起的十公子。”

    “十公子?”许多人都很疑惑,十公子的名声只在京都为人知晓,其他地方,知道的人却是不多。

    祁练没有为他们解惑,接着道:“另一个,白日里与老祖宗打斗,只是略逊一筹的玄衣男子,是墨玦阁下。”

    听到他的话,许多人都是一脸意外加震惊。

    竟然是墨玦阁下?!

    听说墨玦阁下是相府嫡长子,可却醉心武艺,在江湖上,一直使用‘墨玦’这个名字,年纪轻轻,便已经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比之老一辈的前辈们也不遑多让,甚至比他们之中许多都要强大。

    墨玦是同龄人中的标杆,更是无数人崇拜的对象。

    冷炎冷语两兄妹原本冷漠的脸,在听到墨玦之名时,双眼都亮了起来。

    “竟然是墨玦阁下,难怪那么帅气!”冷语双手抱着脸颊,满眼星星,片刻又担心地问:“墨玦阁下受了那么重的伤,不会有事吧?”

    祁练摇摇头,“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大碍,具体情况却是不清楚。他们被送进房间养伤之后,房间周围便被十公子的侍卫包围,连大夫都无法进去,谁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

    冷语柳眉微皱,片刻眼睛一亮,“我们去问问三少爷啊,他肯定知道。”

    祁练睨她一眼,“以我们现在的身份,三少爷肯定不信任我们。”

    “那怎么办,我们要去表忠心吗?”冷语皱着小脸问。

    “秦遇,你觉得如何?”祁练问对面面容俊秀的青衣男子。

    男子清隽秀雅,容貌并不是特别突出,一双狭长的凤眸却极为漂亮,浅浅的绿色,像是晶莹剔透的翡翠。

    秦遇在映月山庄的弟子中,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他在庄子里算是老人了,实力如何并不知晓,因为从未有人见他动过手。他气质不俗,智力超群,待人温和有礼,在庄子里极为受人尊崇,许多低级弟子都亲切地称他为‘秦师兄’。

    秦遇眼角带着浅浅笑意,轻浅的声音在夜风里响起:“除了凌姓之人,其他外姓长老都已被杀,剩下的是一盘散沙,成不了气候。”

    “三少爷凌夜宸是嫡子,由他当下一任庄主,理所应当。”

    意思就是,他们就算现在投靠了三少爷,也不算背叛映月山庄。

    况且,以现在的形势,由凌夜宸执掌映月山庄,也是大势所趋。

    冷炎冷语连连点头。祁练思索了片刻,也点点头。

    却有人担忧道:“可与三少爷一起的那个十公子,杀了我们这么多长老,如此残杀同门的行为只怕是难以服众,江湖上其他势力也不会承认。”

    “怕什么,咱们映月山庄分内之事,还需要其他势力来承认?”冷语道。

    祁练也有些担忧:“副庄主等人对庄主之位觊觎已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等那位长老回来,只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秦遇右指摩挲着左手大拇指上的扳指,缓缓道:“庄里刚遭遇一场屠杀,实力强大的长老被杀掉近半,其他势力必然会趁此机会对映月山庄趁火打劫,要保住映月山庄,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墨玦阁下和十公子。”

    “可十公子经过白天的事,应该没有那么容易恢复吧?墨玦阁下也受了重伤,只有几百侍卫,怕是连庄内之人的报复都难以抵挡,更别说外来势力的觊觎。”有人忧心忡忡地说道,“况且,怀王还在庄子里受了伤,朝廷那边,会不会趁此机会拿我们开刀?”

    其他人都感受到了形势的危急,内忧外患,映月山庄在江湖上的地位,岌岌可危,甚至一个不好,便有覆灭的危险。

    “你们是否觉得,三少爷,墨玦阁下和那位十公子,是冲动之人?”秦遇淡淡看了神情紧张的众人一眼,见他们大多都摇摇头,才道:“他们会如此做,必然不是一时兴起,后续肯定已经安排好,否则,就是全军覆没的局面。”

    让秦遇没有想到的是,苏千澈是一个奇葩,直接端了映月山庄这么大的事,确实是她一时兴起,没有任何计划,完全是随心所欲。

    至于苏煊铭和十一,两人在苏千澈面前都是盲目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祁练等人思索片刻,觉得是这个道理,秦遇又道:“副庄主虽有后援,可与墨玦阁下等人相比,却依旧逊色许多。至于怀王……”秦遇停顿了片刻,才缓缓道:“怀王是为十公子挡箭而受的伤,以他们两人的关系,只要怀王能醒过来,不出意外,映月山庄不会有事。”

    “所以,把庄主之位让给三少爷,借助十公子和墨玦阁下的势力,保住映月山庄,是最为明智的选择。想来,庄主也已经料到这一点,所以今日才会对十公子如此客气。”

    祁练闻言点点头道:“那我们什么都不必做,只要听从庄主的话就好,如此也不会遭人诟病,说我们势力。”

    “等庄主宣布,不知道要多久,而且肯定会遭到副庄主反对,真正决定下来,肯定在很久以后,可我现在就想去看看墨玦阁下。”冷语对手指,委屈地说道。

    “不会等多久。”秦遇眼角眉梢都是浅浅的笑,声音清和,“只要十公子恢复过来,这件事就会定下来。”

    祁练等院子里所有人都看向他。

    秦遇看着他们一脸疑惑的模样,浅绿色眸底闪过一丝笑意,“十公子今日这番作为,不就是为了让三少爷接手映月山庄?未免夜长梦多,自然是要尽早解决。”

    “那好吧。咱们就等十公子醒过来。”冷语双手托着下巴,无力地说道。

    “这几日,多多留意一下副庄主那边的动静,还有东院里,若是有可疑人物接近,便去告诉三少爷。”秦遇对身旁的映月庄弟子们说道。

    东院,就是十公子等人落脚的地方。

    “秦师兄,我们知道了。”众弟子连连应道。

    又闲聊了一阵,天色越发黑了,更深露重,一些没有穿披风的弟子已经感受到了凉意,众人才散了。

    西院某个房间,满脸怒气的凌从波回到房间里,把门猛地关上,大步走到桌边,随手抓起一个杯子猛地摔在地上,随后,他像是没有解气一样,挥臂把桌面上的茶具全部扫在地上,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茶杯茶壶全部摔碎。

    凌从波面色狰狞,眼底满是阴冷的光,想到刚才与凌从霄的谈话,他便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又飞起一脚,把桌边的凳子踹起来,砸到雕着祥云图案的圆柱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痕迹。

    床前桌案上的烛火在风中剧烈摆动,远远地,都能听到房间里的动静。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伴随而来的,是一阵轻微的声音:“凌叔叔,是我,宁傲。”

    凌从波正要掀桌的动作停顿下来,他整了整衣袍,阴沉着脸说道:“进来。”

    宁傲推开门,便看到屋内一片狼藉,他快速闪身进去,随后轻轻关上门,才抬脚走了进去。

    “你来干什么。”凌从波脸色很不好看,目光阴沉地扫过宁傲。

    宁傲咬了咬牙关,突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戚喊道:“凌叔叔,您一定要为我爹和其他叔叔报仇啊!”

    凌从波眸光一闪,亲自走过去把宁傲扶起来,低叹一声道:“贤侄,不是叔叔不想给你报仇,只是庄主他糊涂了,非要把庄主之位让给那个来历不明的三少爷,那凶手有他包庇,叔叔也拿他没有办法。”说着还惋惜地摇了摇头。

    “不可能,那小白脸杀了咱们那么多长老,难道就这么算了?!”宁傲怒声道,“我们不服,不能让他当庄主,一定要处置小白脸,把他处以极刑!”

    凌从波拍了拍宁傲的肩膀,摇头叹息道:“贤侄啊,你别太气了,都语无伦次了。让三少爷当庄主的事是刚才庄主亲口告诉我的,我也没有任何办法。”

    “不,凌叔叔,我们不要杀人凶手的朋友当庄主,若是庄主执意如此,我们也不会愿意。其他长老门下的弟子也都不会同意!”宁傲紧握着拳,看着凌从波怒声道。

    “来,不要激动,先坐下好好说。”凌从波把宁傲安置在座位上,阴笑着说道:“要为你们报仇,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宁傲问道。

    凌从波勾了勾手指,宁傲把头凑过去,两人便小小声地说着话。

    夜风从窗口灌进来,吹得烛火摇曳,两人轻微的声音飘散在空气里。

    ……

    仅仅一夜时间,映月山庄白日里发生的异象便已经被许多势力注意到,而庄内近十个长老,甚至连让人闻风丧胆的映月庄老祖宗都被杀害的消息,更是随着风传到许多有心人耳中。

    映月山庄一直是一块他们想咬却咬不动的肥肉,仅仅一个老祖宗坐镇,便让无数大小势力望而却步,而现在,老祖宗身死,长老也死去数个,被拔了牙和爪子的老虎,只能成为猎物。

    又正值风云令快要出世之时,若是能收服映月山庄,便是极大的助力,各大大小小的势力都派出探子去打听映月山庄的现状,若是能够分一杯羹,自然是再好不过。

    第二日,天大亮,太阳照在院落阁楼上,给木制的阁楼洒上一层淡淡金芒。

    二楼走廊上,十一端着吃食走进苏千澈休息的房间里。

    苏千澈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十一动作极轻地关上门,把放着饭菜的盘子放在桌上,轻声走到床头,低垂着眸看着熟睡的少年。

    她看上去很疲惫,即便已经睡了八九个时辰,依旧很累的样子,脸色还有些发白,红唇也褪了些血色,变成浅浅的粉。

    少年的侧脸轮廓精秀雅致,透着岁月静好的味道,长长的睫毛卷曲而浓密,在眼下打出浅浅阴影。

    一缕发丝调皮地跑到了少年白皙的脸颊上,雪白的底色,衬得发丝越发乌黑发亮。

    十一弯下腰,伸出手,骨节分明的手指放在苏千澈脸颊上方,却又停下,指尖一根根握起,薄唇微微抿起,黝黑的双眸里闪过一道不知名情绪。

    过了片刻,他掀开眸,手指微微伸开,指尖微微轻颤着,撩起那一缕发丝,动作极缓慢地把发丝缕到耳后。

    略显粗粝的指腹不小心碰到少年如瓷般光滑的脸,微热的温度从指尖传上去,熨烫了整个身体。

    少年没有任何动静,连眼睫都不曾颤动一下。

    若是在平时,即便是有人站在门外,她都能发现。

    十一胸口砰砰直跳,脸庞一片灼热,黝黑的眸光深锁着少年白皙的肌肤,忽地,他弯下身,双手撑在少年身侧,漆黑的眸底一片浓郁的暗光。

    一下,就一下。

    心脏仿佛快要跳出胸腔,黑衣男子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呼吸,让它变得平稳,眼睫微垂,脑袋缓缓向少年脸颊靠过去。

    她的美好近在咫尺,他能嗅到她身上浅浅的幽香,鼻尖似乎已经触到她的雪肤,软糯如凝脂般。

    “小姐……”十一轻声呢喃,冷峻的嗓音里带着淡淡暗哑。

    他闭上眼,薄唇只差一毫,便能触到她柔软的脸颊。

    “十一统领,有人找。”刻意压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却像是在耳边炸响,十一猛然抬起头,俊脸上一片绯红。

    他快速站直身体,甚至不敢去看床上的少年有没有醒,便身体僵硬地往外走去。

    身后没有任何响动,十一舒了一口气,无意识地抬手压了压嘴唇,片刻又放下,垂下眸,盖住眼底黯然。

    出了房间,十一又轻轻关上门,转回身,便看到陈默就站在门口。

    走廊上,还站着十几个身穿盔甲的弑神卫,守护着楼层里的三间房屋。

    “统领,你怎么了,怎么脸色有些红?”陈默侧头看着十一脸上浅浅的红霞,疑惑问道:“难道是因为昨晚一直守在主子屋外着凉了?”

    十一抿着唇,声音低沉地说道:“谁找我?”

    “你爹。”陈默回道,伸手指了指旁边,“说是要找你商议重要的事。”

    十一转过头,看向过来报信的人。

    这个人昨日便已见过,是后来与几位长老一起加入战局,与小姐交战的那个,实力还不错。

    祁练也在打量着十一,昨日苏千澈和苏煊铭光芒太盛,他并未过多注意到这个气质相对较为内敛的三少爷,此刻一见,才知他也是气质卓然,即便比之光芒四射的二少爷,也不遑多让。

    可这样出色的三少爷,却愿意跟在十公子身后,这是为什么?

    祁练虽然疑惑,却是没有表现出来,他轻咳一声,对十一说道:“三少爷,我是映月庄大弟子祁练,奉庄主之命,请你过去议事。”

    却在这时,楼下院子里传来一阵吵闹声。

    苏千澈等人的房间在二楼,听到动静,十一便走到木制扶栏旁,探头向下看去。

    宁傲带着一群与众被杀长老的子女,以及与他们关系亲近的弟子们,呼啦啦如潮水般涌进小院,苏千澈挑的是阁楼,院子并不大,宁傲一群人一进来,便几乎占据了院里所有的空位。

    原本清幽的小院,顿时变得极为嘈杂。

    “把杀人凶手交出来!”宁傲走进院子里便大声喝道。

    “对,交出杀人凶手!”其他随着进来的人全都附和道。

    几十人的声音中气十足,声浪一波一波,吵得人心里极其烦躁。

    十一冷眸扫过下面一群人,沉声问:“守在院外的弑神卫在哪里?”

    陈默心里一跳,要知道统领眼里可是只有主子一人,若是谁吵到主子休息,他们肯定会被统领狠狠操练一番。

    “统领,那个,我去看看,嘿嘿。”陈默挠了挠脑袋,一溜烟跑了。

    祁练看着陈默消失的身影,又转头看向黑衣男子斧刻刀凿般的侧脸轮廓,眸中闪过一抹深思。

    不过片刻,陈默便带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弑神卫来到楼下,看到他们下楼,宁傲等人喊得更凶。

    陈默是个急性子,实力在众弑神卫里也很不错,只比胡三略逊一筹,他突然出手,二话不说直接揪住宁傲衣领。

    宁傲虽然实力不俗,却缺少实战经验,更没有料到眼前的人竟直接动手,等他反应过来之时,人已经被提到陈默面前。

    “杀人凶手就在你面前,你有什么想说的?”陈默拍了拍宁傲的脸,啧啧道:“啧,这小白脸,皮肤还挺好,真弹。”

    “哈哈哈哈。”众弑神卫朗声笑起来。

    在军营里待得久了,大多都有一些痞气,弑神卫们在苏千澈面前会有所收敛,在宁傲等人面前却是丝毫没有顾虑。

    宁傲脸色涨得通红,也不知是被打得还是气得。

    那巴掌啪啪打在他的脸上,看似不重,实则用的力气却很大,不过片刻,宁傲便感觉被打的半边脸肿了起来。

    “你干什么,放开三师兄!”其他人纷纷拿出武器想要攻击。

    “你们不是要找凶手吗?我就是凶手,来打我啊。”陈默笑得很贱。

    宁傲气得直喘气,抬手握拳,毫不留情地往陈默身上揍。

    众弑神卫都不是安分的主,顿时摩拳擦掌,想要跟眼前的一群人好好打一架。

    “出去。”冷然的声音如同腊月里吹过的寒风,冻得众人瑟瑟发抖。

    陈默脖子有些僵硬地转头,看向二楼上。

    黑衣男子面容沉冷,轮廓深邃的脸上似铺了一层寒霜,眸中漆黑一片,比最深的极夜还要黑。

    陈默不由自主地抖了抖身体,随手抓起另一个映月庄弟子,便从人群中飞奔了出去,临走时,他还不忘提醒众弑神卫:“把他们全部带出去!”

    其他人纷纷效仿。

    祁练不由再次看了面色冷峻的黑衣男子一眼,似乎,他还低估了这位三少爷。

    ‘嘭’。

    刚逃到门口的陈默迎面被一个黑色物体砸中,他下意识抬起手,把手中两人当成盾牌一样挡在前面。

    ‘暗器’力道很大,陈默被砸得退后两步才稳住身体,而被他当做盾牌的宁傲和另一个人直接被砸得眼冒金星。

    凌从波大步从门外走进来,他手里还提着一个已经昏过去的弑神卫,冷眼看着陈默道:“识相的,就别挡路!”

    陈默这才注意到,那个被扔进来的‘暗器’,竟是身材壮硕的大壮!

    陈默顿时怒极,却压抑着怒火,把大壮捡起来,嬉皮笑脸地说道:“老子对人识相,对畜生,那就另当别论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暗自运转内力,手里有挡箭牌,说不定还能与这个老畜生过上几招。

    凌从波心里的怒气噌地被点燃,区区一个侍卫,竟敢骂他是畜生?!

    “凌叔叔,您要给我们做主啊!”宁傲见凌从波来了,顿时痛声哀嚎,“我们的父亲身为映月庄长老,却无故被人杀害,现在凶手还在映月庄里逍遥自在,您一定要把他绳之以法,以震映月庄之名声!”

    “是啊,副庄主,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凶手杀了那么多长老,若是不严惩,映月庄以后还如何服众,怎么在江湖上立足?”其他映月庄弟子纷纷附和。

    凌从波心中怒气消散些许,他声音沉痛地说道:“你们放心,凌叔叔一定帮你们抓住凶手,把他绳之以法!”

    “行了,别演戏上瘾,看得我都恶心。”陈默翻个白眼,作势呕吐了一下。

    凌从波的怒火再次被点燃,正处于爆发边缘之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凌从波眼珠一动,痛心疾首地对宁傲等人说道:“有三少爷护着,我也无法处置凶手,但是庄主最为公道,肯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可是,庄主从来没有提过此事……”一人委屈地说道。

    凌从波拍着胸脯,一副大义凛然地模样:“庄主只是还没来得及处理而已,凌叔叔相信,庄主定会还你们一个公道。”

    “真的吗,那太好了,父亲泉下有知,也可以瞑目了……”

    凌从波低下头,在人群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一抹冷笑。

    凌从霄装作不知道昨日发生的事,他怎会让他如愿?经过今日这一闹,凌从霄若不把那个臭小子抓起来,无法让人信服,便失去了当庄主的资格,自然更不能决定下一任庄主是谁。若是抓人,便会与凌夜宸闹翻,不管怎样,最后的得益的人,还是他。

    门外,被人以怀王苏醒为借口带过来的凌从霄听到凌从波的话,才知道自己被设计了。

    现在映月山庄岌岌可危,外面的人虎视眈眈,凌从波竟然不顾兄弟情义设计他,丝毫不顾映月山庄的安危,简直让人心寒。

    只是此刻他退也不是,进也不是,若是可以,他真想直接去痛骂凌从波一顿。

    正在他有些犹豫的时候,凌从波却对宁傲等人道:“庄主来了,庄主一定会给你们主持公道!”

    “喂,你当我们是死的啊!”陈默一声低喝,直接把手上的宁傲当皮球一样往凌从波身上扔,随即又快速拔出匕首,迅速欺身而上。

    “哼,你们这些帮凶,竟然在我映月庄嚣张,简直不知死活!”凌从波一把接过已经被点穴的宁傲,随手扔到一旁,蕴含着深厚内力的一掌直接向陈默胸口拍过去。

    凌从波出手速度极快,虽然比陈默后出手,掌风却先一步到达,眼看陈默就要被一掌拍飞,却有两道凛冽的破空声一左一右呼啸而至,凌从波不得不收手,去抵挡两道暗箭。

    院中之人很快便再次厮杀在一起,声音极为嘈杂。

    楼上,十一面色沉冷,转头看一眼紧闭的房门,似是透过房门看到了里面沉睡的少年,很快,他转过身,大步往楼下走去。

    祁练看一眼走廊边上面色冷肃,丝毫不受下面影响的众弑神卫,只思索了片刻,便打消了进去看一眼几人的打算,跟着十一下了楼。

    凌从霄走进院子里之时,便看到数十个映月庄弟子和十来个弑神卫打在一起,双方没有任何留手,虽然映月庄弟子众多,可因为实战经验过少,很快便有不少人负了伤,倒是没有人身死。

    “住手!”凌从霄面色不虞地沉声喝道。

    “庄主,是庄主!”

    “庄主,这些杀人凶手又杀人了!”

    凌从霄扫一眼打斗的众人,再次沉声道:“都住手!”

    他的声音里蕴含着内力和威压,众人乖乖住手了。

    “庄主,你一定要我们做主啊!”宁傲等人悲痛地喊道。

    凌从波暗自冷笑一声,为长老们报仇本就是分内之事,凌从霄想徇私枉法,现在却被摊到明面上,受害者的亲人都这般求他了,看他要如何处理此事。

    一道肃杀之气从身后传来,众人下意识转头看去,看到面色冷峻的十一和祁练,都不由自主地让开一条道,让他们走过去。

    十一一步一步走到凌从霄面前,黑眸无丝毫情绪地看着他,冷声道:“让他们出去。”

    “我们是受害者,我们要惩罚凶手,你凭什么让我们出去!”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少女高声尖叫道。

    其他人也连连附和,一时间院内更加嘈杂起来。

    十一面色更冷,手指一动,正要拔剑,凌从霄似看出了他的意图,连忙道:“此事等怀王殿下醒来再议,怀王身为王爷,身份尊贵,若是打扰到他养伤,整个映月山庄,都会受到牵连。”

    凌从波咬着牙关,心里暗恨,他怎么忘记了还有怀王这个挡箭牌?怀王一日不醒,凌从霄就一日有借口让那小子心安理得地养伤,昨日那小子使出如此诡异的招数,肯定受伤很重,若是等他恢复过来,再想要取他性命简直难上加难。

    眼看这群胆小怕事的映月庄弟子有些动摇,凌从波呵呵笑道:“怀王养伤,我们不便打扰,大哥,你只要把杀害他们父母的凶手抓起来不就行了,不会打扰到怀王养伤。”

    “怀王昨日以身为十公子挡箭,才会受如此重伤,若是怀王醒来看不到十公子,怪罪起来,又当如何?”凌从霄冷静地说道。

    凌从波咬牙切齿,凌从霄一直拿怀王当挡箭牌,他若执意要惩治那小子,便是陷庄子于不义,这样的锅,他怎么能背?

    “哼,看来大哥是不想为他们讨回公道了。”凌从波转头看向中映月庄弟子,沉重地叹息道:“凌叔叔已经尽力了,你们……哎……”凌从波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宁傲等人面面相觑,这么说来,他们真的没有办法报仇了?

    凌从霄又安抚了众人一番,便对十一道:“宸儿,随爹出来一趟。”

    十一冷冷看他一眼,又转眸,看向宁傲,眸中冷光遽然盛放,“下次再有擅闯者,杀无赦!”

    仿佛有一阵阴风吹过,以宁傲为首的众人浑身发冷。

    最终,十一与凌从霄一起走了出去,宁傲等人也不知是不是吓着了,很快便离开了院子,小院里很快便又安静下来。

    陈默吩咐在外面站岗的弑神卫又多加了两倍,才重新回到二楼上,尽职尽责地守着三个房间。

    最西侧的房间里,简泽轩躺在床上,抬眸看着头顶的纱帘,目光有些呆滞。

    梦里看到的一切,是否是真的?那是,他前世的牵挂?

    片刻,他抬起右手,放在左胸。

    那里缺了一块,女孩的笑意充盈脑海,他却丝毫想不起她是谁。

    又过了片刻,男子的眸动了动,脑海里出现某个女子的脸。

    是她吗?

    ……

    一片人迹罕至的山脉群,树木郁郁葱葱,山里雾气缭绕,犹如仙境。

    一汪巨大的瀑布从天而下,水声震天,只听动静,便知冲击力极为惊人,却有一人站在瀑布下方的大石上,双腿微弯,承受着瀑布坠落下来的强大冲击力。

    男子一身白衣,五官完美至极,他微垂着眸,长长的眼睫上挂着些许水珠,琥珀色双眸如水晶般晶莹剔透,鼻梁高挺,唇瓣如樱花般粉嫩,满头青丝披在脑后,被冲下来的水迹打湿。

    朦胧的水雾让男子绝美的五官变得朦胧了些许,仿佛雾里看花一般,男子的脸孔美得有些不真实。

    几滴细碎的水珠贴在男子象牙般白皙的皮肤上,绝美中,又无形中多了几分性感。

    白衣男子身上湿透,紧贴在身上的丝绸勾勒出身体轮廓,线条优美呈流线型,肌肉并不是特别突出,却把力量和美感结合得极度完美。

    绝美的面容,性感的身材,这是一个能让无数女人尖叫着晕倒的男人。

    远处的云烨下意识抹了一把鼻子,暗自感叹,还好他不是女人。

    过了片刻,他又感叹道,哎,主子这种折磨自己的锻炼方法,何时才是个头?

    此时,一人急匆匆走来,向云烨低声说了几句话,便又快速离开。

    云烨看一眼站在瀑布下的白衣男子,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过去。

    “主子,苏小姐那边来消息了。”

    不出所料,司影听言之后,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瞬间便柔了下来,唇角微微勾起,眸光柔和,如盛放着漫天星辰。

    “说。”男子声音极轻柔,像是三月里吹开遍地落花的风。

    云烨把前因大致说了一遍,又道:“墨玦阁下受了伤,怀王替苏小姐挡了两箭,同样深受重伤,苏小姐一怒之下,连杀映月庄十位长老,现在,墨玦阁下和怀王都在映月山庄养伤,苏小姐……昏睡不醒。”

    云烨话音刚落,便感觉到一阵蚀骨寒意乍然传遍全身,不待他细细感受,白衣男子瞬间不见了踪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