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72章 上还是下(有点甜)
    一群百余人,不分男女老少,却无一不是精锐,身上散发的气势,似乎比守山卫还要强大几分。

    不少人都心情紧张地盯着他们,这些人是敌是友,决定了此次战斗的成败。

    有弑神卫认出了为首之人是怀王身边的柳侍卫,顿时整个心完全放松下来,有了这些人加入,他们怎么也不可能会输。

    诸葛青等人却不那么乐观了,刚来的那些人他们就已经对付不了,现在又来品质更高的,这让他们怎么打?

    短短的时间里,庄内围满了各种各样的江湖好手,映月山庄似乎成了群英荟萃的地方。

    而这些人,无一不是对方的帮手。

    之前还仗着人数众多,感觉胜券在握的诸葛青此刻心里一片灰暗,对方的帮手比他的人还多,比他的人更强,他还拿什么取胜?

    诸葛青似乎已经料到战败的结局,可不战而降不是他的作风,即便是死,他也要杀出一条血路!

    双方战斗全面爆发,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一番拼杀之下,众守山卫见大事不妙,由首领告知凌从霄之后,便全数撤退。而守山卫退去之后,诸葛青等人更是节节败退,很快,以诸葛青为首的众人悉数被擒。

    众弑神卫一片欢呼,他们总算没有辜负主子的期望。

    墨玦的手下同样欢呼,这可是他们第一次与阁下并肩作战呢!虽然阁下并没有出手……

    见局势已定,司影转身推开门,进入苏千澈休息的房间里。

    缓缓走到床边,白衣男子在床头坐下,原本有些昏暗的房间,却因为男子的闯入,似变得明亮了几分。

    净透的眸落在床上的少年身上,她侧身躺着,身体微微蜷起,眼睫紧闭,睡得很沉,丝毫没有察觉有外人闯入房间。

    司影微垂着眸,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丝被,把苏千澈的右臂从被子里拿出来。

    眼睫轻颤了颤,琉璃般盈透的双眸里,映出少年掌心已褪色许多的暗红印记。

    如玉指尖轻轻摩挲掌心,勾勒着其上精细的纹路,司影目光专注,仿佛在呵护一件易碎的珍宝。

    这个印记,是否与她的身份有关?

    长长的眼睫盖住眸底思绪,他不会去查她的身份,他等着她亲口告诉他的那一天。

    确定她只是因为太过疲累而睡着,身体并无异常,司影轻呼出一口气,把少年的手轻柔地放进被子里,净透的眸底却染上了些许暗色。

    是谁,让她如此在意,不惜动用超越身体负荷的力量?

    是苏煊铭,还是简泽轩,亦或者,是十一?

    指腹轻划过少年白皙侧脸,司影眸中暗光又浓了一些。

    阿澈,你身边出色的男人那么多,你可曾心动?

    司影指尖停留在少年浅粉色唇角,不想隐藏她的光芒,不想折了她的翅膀,可她的光芒太盛,翅膀太硬,是否有一天,会飞出他的世界,永远不回来?

    阿澈,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司影倾身,在少年额角轻轻印下一吻。

    若是不能与她一起并肩,他会把她藏起来,让她的光芒,仅他一人能见。

    希望,永远不要走到那一步。

    ……

    当晚,凌从霄把庄里所有的好酒全部拿出来,在前院里设了酒宴,燃起了篝火,所有人全部聚在一起,不管是弑神卫,还是墨玦的属下,亦或者是映月山庄内其他弟子,所有人都开怀畅饮,气氛极为热闹。

    倒是几个领头人受了伤,无法享受这欢快和谐的一幕。

    也是在当晚,在所有人面前,凌从霄当场宣布,把庄主之位传给十一——也就是映月庄三少爷凌夜宸,并昭告天下,凌夜宸的庄主之位是众望所归,希望众江湖势力及好友一月之后前来贺喜。

    这一告示一出,原本蠢蠢欲动,打算借此机会分一杯羹的各江湖势力懵逼了,这才短短两日时间,他们还没来得及打探清楚映月山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就完事了,庄主之位这么轻易就易主了?

    这速度也太快些了吧,不管怎么说,映月山庄都是江湖上的一级势力啊!

    这个三少爷凌夜宸,似乎是已经消失许久的凌从霄原配夫人的唯一嫡子,这才回庄里就得到庄主之位,不知他使了什么手段。

    不过,若是这凌夜宸没有点实力背景,庄主之位怕是坐不稳呐。

    若不是现在正值风云令出世的关键时期,各大江湖势力不能随意派出大部队攻击,已经分崩离析的映月山庄,怕是会被其他势力直接吞没。

    许多在外历练还未回庄的弟子同样一脸懵,换庄主这样的大事,他们竟然不在场?

    当晚在场的众人却没什么大的反应,映月庄弟子早已料到此事,有权利反对的人皆没有开口的机会,之后请来的援军自然不会插手庄内之事,所以凌夜宸的庄主之位便在这一刻敲定,同时,映月山庄也重新步入正轨。

    从此后,映月山庄的势力全数集中在庄主手里,长老之位全部撤销,只余一个副庄主,直接管辖其下众师傅和弟子。

    不久之后,新上任的庄主凌夜宸亲手雕了一根玉簪,簪子上刻着一个‘宸’字,执玉簪之人的吩咐,庄内所有人都要听从,权势与庄主本人相当。

    至于玉簪在谁手上,除了凌夜宸和执簪之人,怕是无人知晓。

    夜越发深了,前院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人,江湖中人不拘小节,况且庄内也没有这么多住的地方,他们便在院子里将就一晚。

    篝火一直燃烧着,火焰跳跃,像是一些人心里永远不灭的光。

    房间里,司影躺在苏千澈身后,和衣而卧。

    线条优美的下巴枕着少年脖颈,修长的右臂揽着她,把她纤瘦的身体整个揽进怀里。

    鼻端是少年身上浅浅的幽香,司影长长的吸一口气,脑袋埋得更深了些。

    鼻尖轻触少年颈后细腻如绸的肌肤,司影轻闭着眼,唇角勾起三月暖风般的笑意。

    ‘叩叩’

    极轻微的敲窗声响起,床上的白衣男子双眸睁开,看一眼少年安静的睡颜,随后起身,整理了衣袍,把床头的帘帐放下来,才走到桌边,缓缓坐下。

    窗户打开,一位青衣男子从窗口跳了进来,男子的容貌在银白色月光下显得越发清隽,狭长的浅绿色眼眸漂亮至极。

    此人正是映月山庄秦师兄秦遇,他走到司影面前,单膝跪在地上,低声道:“尊主。”

    司影挥手,在两人身边做出一个隔音结界,才轻声道:“把昨日之事,事无巨细,全部说一遍。”

    秦遇低垂着头把昨日点点滴滴全数说了一遍,当说到十公子身边出现的异象时,他狭长的凤眸微动了动。

    传闻人死之后,会入冥界,冥界之中,便开遍了血色的曼珠沙华,与十公子昨日的情形,倒是有些相似。

    司影清透的眸底漾起浅浅水纹,他的眼睫动了动,声音压得极低,仿佛想要确定什么,却又不想知道真相。

    “十公子,是因为怀王受伤,才有的异样?”

    秦遇心里微惊,眼前年纪轻轻却实力强悍无比的尊主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嘴角总是带着完美却疏离的笑,此刻虽依然如此,他却明显感觉到尊主的心情不好,非常不好,这是在以前,从未见过的。

    难道他说错话了?为何尊主会有这一问,难道不该是疑惑十公子为何会有这般能力吗?

    秦遇不敢抬头去看白衣男子笑意凝结的脸庞,过了片刻才冒着生命危险答道:“属下不知,或许十公子只是需要一个爆发的契机,正好怀王为他挡了箭,让他免于受伤……”

    所以,十公子其实不是因为怀王才会如此,只不过正好是怀王撞上罢了……这样的话,尊主会相信吗?

    让秦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话音刚落下,周遭的氛围便又变了,虽还是秋的萧瑟,却不再是冬的寒凉。

    秦遇微眨了眨眼,难道尊主相信了?

    司影嘴角笑意暖了几分,指尖轻点几下桌面,他道:“映月山庄里,可还有其他隐藏势力?”

    秦遇见问题回到正轨,暗地里舒了一口气道:“还有一些弟子在外历练,一些人桀骜不驯,不过等他们回来之时,庄内应该已经重新整顿好,他们即便不服,也翻不起什么浪来。”

    司影轻笑,声音轻柔如风,“本尊要的,便是他们翻起浪来,不管大小,要让新任庄主脱不开身。”

    作为侍卫整日待在阿澈身边,让他都有些嫉妒了。

    “是。”秦遇应道,看来又是一个惹到尊主的可怜人,就是不知这位新任庄主如何惹到尊主了。

    “庄主的位置,让他坐稳。”司影又道。

    既是阿澈的意思,他自然会支持。

    “是。”秦遇轻声道,又要巩固地位,又要给他找麻烦,所以,新任庄主究竟有没有得罪尊主?

    “出去吧。”

    秦遇点头应了,便又从窗口跳了出去。

    司影走到窗边,看一眼窗外夜色。

    月如钩,点点繁星拱卫着一弯新月,浅浅月辉洒下,照在庭院里的树木上,仿佛披上一层银白色纱衣。

    司影抬手把窗户关好,偶尔吹过的夜风也被关在外面。

    转身,他再次踱步来到床前。

    脱鞋,脱衣,动作很是熟练地躺上床,司影伸手揽住苏千澈纤细的腰肢,却发现怀里娇小的人儿竟在无意识颤抖着。

    司影瞬间有些慌了,连忙把她翻转过来。

    黑暗里,苏千澈双眸紧闭,长睫轻颤,眉头微微皱着,光洁的额头上渗出点点细汗。

    “阿澈,阿澈……”司影紧紧抱着她,轻柔地在她耳边低唤。

    好冷,好黑。苏千澈努力睁大眼,眼前却漆黑一片,泼墨一样的浓郁,让人窒息。

    没有一丝光线,没有一点声响,寂静的空间里,除了黑暗,什么也没有。

    她坐在地上,双臂抱着腿,脑袋埋在双腿间。好可怕,她不要呆在这里,谁来救救她?

    仿佛听到她的呼喊,一个少年从黑暗中缓缓走来,少年身上散发着圣洁光芒,眼底带着能融化冰雪的温暖笑意,缓缓走近她,向她伸出手。

    小千,快起来,我带你离开这里。

    她猛地抬头,看到少年温暖的笑,心里所有的恐惧烟消云散。

    好,我跟你走。

    她笑,向着眼前的温暖伸出手去。

    指尖碰到少年手指的刹那,刚才还笑得温暖的少年却嫌恶地拍开她的手,声音里满是厌恶和恨意。

    我对你那么好,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你,你却杀了我!你亲手杀了我!

    少年歇斯底里地大喊,我为什么要救你,让你再杀我一次?!

    她用力摇头,眼泪无声地往下掉。

    你没有杀我?!那我是怎么死的?!少年脸上不再有温暖的笑容,只有无尽的恨意和痛苦。

    她更加用力摇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少年转头,毫不犹豫地离开,带着光芒的身影渐渐消失。

    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

    她用力伸出手,去触摸那一团温暖,不……不要走,不要走!

    床上,苏千澈紧紧蜷缩着,身体小幅度地颤抖着,晶莹的泪滴从眼角滑落,嘴里无意识地呢喃着:“对不起……不要走……不要离开……”

    她的声音轻颤,那样的恐慌,仿佛丢失了最重要的东西一般。

    司影心底钝钝的痛,伸手轻拍着她的背,俯身轻柔地吻去眼角滑落的泪滴,轻声道:“我会永远陪着你,不会离开。”

    所以,不要再想别人了好不好?

    或许是他的怀抱太过温暖,或许是他的声音太过温柔,怀里的人儿渐渐安静下来,微皱的眉头也缓缓松开。

    “阿澈,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男子轻柔却霸道地在她耳边宣布,随后,粉嫩的薄唇轻轻覆在她雪白小巧的耳垂上,轻轻舔弄了一番之后,薄唇缓缓移动,轻吻着她如玉脸颊,绯红的唇角,挺秀的鼻梁,长长的眼睫,最后停在光洁的额头上。

    那里,有三朵燃烧的小火苗,如妖娆盛开的花。

    指尖抬起,按在眉心印记上,司影眸底闪过暗金色冷芒。

    他的人,决不允许别人染指。

    ……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映月山庄,山林间,浅浅的露水从草叶上滴落,折射出朝阳火红色的光芒。

    苏千澈眼睫动了动,身体动了动,却触碰到一个温热的物体。

    右手条件反射地便要挥出去,却有熟悉的清香传进鼻尖,抑制了她的举动。

    双眸缓缓睁开,果然看到眼前一张惑乱天下的容颜。

    男子如玉的肌肤仿佛打了一层柔光,泛着浅浅盈透的色泽,睫毛很长,微微上翘,带着浅浅凌厉的弧度,不若女子般的娇柔,

    啧,竟然比女人的睫毛还长,不会是假的吧。苏千澈伸出手,扯了扯男子的眼睫。

    竟然是真的,没意思。

    司影眼睫动了动,并未睁开,反而微勾起唇,双臂收紧,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苏小姐,不要乱动。”男子声音很低,带着淡淡磁性和刚睡醒之时的低哑,吹在耳边,格外地动听。

    苏千澈身体微微一僵,不知从何处窜起的一阵酥麻传遍全身,心中似有些异样。

    微热的温度透过衣物传到肌肤,两人都只着中衣,又是这般亲密的姿势,苏千澈甚至能感受到男子坚韧的身体轮廓,还能感受到,男子胸腔里,心脏平缓而沉稳的跳动。

    苏千澈伸手想要推开他,却被司影抓住手,隔着中衣,按在他坚韧微隆的胸膛。

    耳边响起男子微哑似带着丝丝电流的声音:“苏小姐不是喜欢摸吗,以后,影的身体,苏小姐可以随便摸。”

    苏千澈眨眨眼,这是什么梗?

    过了片刻,她才想起来,第一次遇到皇甫溟之时,她是摸过那货的胸的,当时司影也在场,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他竟然还记得。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送上门的福利,不摸白不摸。

    苏千澈的恶魔爪子隔着中衣摸了摸男子胸膛,随后又嫌不过瘾,直接解开男子系在腰间的束带,上下其手。

    唔,好好摸,肌肤又嫩又滑,比上等的丝绸还要细腻几分,却又不失韧性,小腹紧致,啧啧,好性感的人鱼线,不知道延伸到了哪里……

    “苏小姐……”司影猛地按住她在下方作乱的手,嗓音暗哑,连呼吸都粗重了些,“别乱动……”

    源源不断的热气从掌心下紧致的肌肤传出,熨烫了苏千澈的手心,又从手心传到身上,灼烧着她的脸颊。

    室内温度仿佛都在上升,苏千澈第一次感觉到,身体有些异样的躁动。

    手指无意识地动了动,便感到男子的身体骤然紧绷,沉重的呼吸喘在耳畔,男子磁性粗哑的声音在耳边道:“苏小姐,别玩火。”

    “咳咳,你倒是放手啊。”苏千澈动了动被按住的左手,示意他把手拿开。

    司影深深地呼出两口气,分明是想要把她的手快速拿开,却又似有些不舍,于是,他还是这般按着她的手,放在小腹上,哑声问:“苏小姐,手感如何?”

    “很不错。”苏千澈很中肯地点头,这样手感的肌肉和皮肤,摸了还想摸肿么破?

    司影很满意她的话,双眸微微睁开,眸底映着少年微粉的脸颊,轻笑:“以后,不要再摸别人。”

    苏千澈眼眸眯起,忽然翻身把司影压在身下。

    男子净透如湖水的眸因为讶异微微睁大,眸底只余少年小小的身影,以及她嘴角似邪似痞的笑。

    “让我不要摸别人,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魅力。”苏千澈笑得邪气凛然,眼底如揉进了细碎的钻石。

    身下的男子腰带早已松开,露出胸前大片雪白皮肤,带着浅浅桃花瓣的粉嫩色泽,在少年眸底发着莹润的光,白皙如细瓷的绝美脸颊上飘起浅浅红云,发丝有些凌乱,扑散在枕边,仿佛被人狠狠欺负了一番。

    微怔的表情却带着别样的蛊惑,让人很想把这个绝美的男人压在身下狠狠地蹂躏。

    想到刚才手下的触感,苏千澈毫不客气地又在男子发着光一般的胸口狠狠摸了几下,果不其然,手下的肌肤在她的蹂躏下变得浅浅绯红,在满身雪白的衬托下,很有一种妖异的美感。

    司影如玉手指无意识地蜷起,双眸半迷离,修长的脖颈微扬,轻轻喘着气,一副任君品尝的诱人模样。

    苏千澈双手按着他的胸膛,俯下身,在他脖子上轻咬了一口。

    “嗯……”一声勾人的轻嗯从男子喉咙溢出,让坐在他身上的苏千澈猛地软了身体。

    卧槽,这个男人,绝对是个妖精!

    苏千澈咽了咽口水,深深呼吸了几次,才压下心底躁动,默默地把腿移动到一边,坐在床里侧。

    这不科学。

    见识过这么多美男的她,不应该会对这具身体没有抵抗力。

    啊啊啊,好想扑上去怎么办!

    “苏小姐?”司影声音微哑,仿佛一片羽毛轻划过皮肤。

    苏千澈默默咽一口血,该死的,她竟然在脸红!

    “咳……”苏千澈清了清嗓子,避开男子勾人魂魄的双眸,道:“该吃饭了。”

    司影眸底划过一丝难以言喻的欣喜,阿澈,这是在害羞?

    不过,他并没有揭穿,坐起身来轻笑道,“苏小姐睡了两日,早该饿了。”说罢,他微低下头,在少年唇角轻轻印下一吻。

    苏千澈伸手便要拍飞他,却被他先一步躲开,男子心情很好地下了床,动作优雅地穿衣服。

    “你去打水。”苏千澈毫不客气地指使他。

    本以为他会翻脸,再不济也会不高兴,却没想到他竟然笑得很轻柔,眼角眉梢都是宠溺。

    “好。”他道,说着便把面具带上,拿着脸盆翩翩然出了房门。

    苏千澈眨眨眼,难道这货今天吃错药了?

    院子里,陈默和大壮带着几个弑神卫守着小阁楼里的人,因为刚刚换班,几人都是精神抖擞。刚用过饭,自然要好好消化一下,于是他们便开始聚在一起,聊天。

    这几日八卦尤其多,他们已经快要聊不过来了。

    比如墨玦阁下那些奇葩属下,比如怀王请来的神秘帮手,比如那个喜欢作死的诸葛长老,还有那想要当庄主,却还没当到一刻钟便见阎王的凌从波,等等等等。

    然而,众人讨论最多的,还是那位神秘莫测的离云宫尊主。

    大长老的实力,许多人都见识过,比之前任庄主凌从霄高了许多,然而离云宫尊主却在诸葛青面前杀了凌从波,这样的实力,这样的胆量,何人能及?

    传说此人极为神秘,鲜少有人见识过他的真实面貌,据说此人杀人如麻,手段极为残忍。

    “喂,你们有没有觉得,那位司尊主,和那位与主子常在一起的白衣公子,有些许相似?”陈默小小声地问道。

    大壮摸了摸脑袋,一脸茫然:“哪个?”

    陈默翻个白眼让他一边玩去,便又与另外几人悄悄讨论起来。

    “我也觉得挺像,毕竟气质如此卓绝的男人,太难找了。”一个弑神卫轻声道。

    “肯定是啊,你们是不是傻,这位司尊主特意赶来救主子,肯定与主子交情匪浅啊,你们想想,与主子交好的男子有几个?没有几个啊,所以司尊主自然是那位白衣公子无疑了!”另一人右手握拳敲击在左手掌心上,拍板定论道。

    “主子怎么会与司尊主交好?”有人低声问道。

    刚听说那白衣男子是离云宫尊主之时,他们是异常震惊,主子怎么又与离云宫尊主有如此好的交情?

    想想主子身边的人,璃王,怀王,苏大少爷,映月庄现任庄主,嗯,也就是他们的统领十一,至于国公府安小公子就不说了,无一不是人中龙凤,现在又多一个离云宫尊主,朝廷江湖都不落,主子这人脉,分明是要逆天的节奏。

    还有人暗搓搓地说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刚开始主子到隆林街时,那位司尊主,晚上是与主子睡的同一个房间。”

    说话之人挑了挑眉,表情极其猥琐。

    陈默猛地拍了他的头一下,低声道:“别胡说!”说着便转头四处看了看,又转回头来,几人脑袋凑在一起,声音更低地说道:“这一说,还真是,咳咳,这个兄弟之情嘛,睡一张床都是很正常的。”

    那人眨了眨眼,又笑道:“难道你们不觉得,主子和司尊主站在一起,画面不要太美好,两人不要太般配……”

    众人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两个男人在同一个房间里,睡在同一张床上的美好和谐画面。

    哎呀,可不嘛,怎么就觉得两个男人配一脸呢?

    而且若只是寻常的交情的话,司尊主怎么会为了主子特意赶过来?

    所以,他们二人,其实是有超越友情的感情?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主子和十一统领也很配啊!”

    众人脑海里再次浮现主子和十一站在一起的画面。

    十一统领总是一言不发地站在主子身后,只要主子在的时候,他的目光便片刻不离主子,所以,其实十一统领对主子,也有不一样的情感?

    “啧,你们忘了,怀王殿下还替主子挡了箭啊!”

    听说怀王向来成熟稳重,怎么会做出那么冲动的事?

    “苏大少爷为了主子,可是和那老怪物生死厮杀,受了重伤都还要保护主子。”

    几人的讨论越发热烈,到后来,他们都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陈默一拍大腿,低声叱道:“璃王殿下可是把我们都送给了主子,所以璃王殿下对主子才是真爱!”

    众弑神卫:……表情难以形容。

    大壮:……?

    陈默面色一红,轻咳两声,道:“开个玩笑,嘿嘿,开个玩笑,主子可是纯爷们,喜欢的肯定是女人,你们可别胡说。”

    众弑神卫齐齐翻白眼,谁不知道陈默的小心脏现在肯定是激动得哗哗地,他心里的八卦之火,燃得比所有人都旺。

    “你们说,主子是在上面……还是下面……?”提出十公子和司尊主配一脸的人又奸笑地问道。

    众人看他一眼,这货的心思,可真是不纯洁。

    “我说!”有人举手道,“若是璃王的话,主子肯定是在下面。”

    “若是司尊主,主子极有可能在上面。”

    “怀王的话,主子在下面!”

    “若是十一统领,主子肯定在上面!”

    “苏大少爷?主子绝对是下面啊!”

    此时大壮终于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于是附和道:“中间!”

    陈默等众弑神卫懵逼了三秒,随后狂笑出声。

    大壮挠着头,一脸茫然地看着笑得狂捂肚子的几人,难道他说错了?一会儿上面一会儿下面多累,直接中间不就好了?

    陈默笑得停不下来,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搭在大壮肩头,笑得差点飙泪:“大壮,这句话,你一定不要对主子说。”不然保证主子不打死他,会给他剩一口气。

    大壮还是有些懵,不明白为何不能对主子说。

    众人正要再次狂笑,忽地空气突然冷了三分,众人转过头去,却见楼梯口,白衣男子长身玉立,一身雪白织锦长袍飘逸如仙,嘴角噙着完美笑意,琉璃般净透的眸底似有浅浅波光闪过。

    陈默等人脸上的笑意瞬间凝结,猛地站直了身体,他们刚才还在讨论眼前的男人,现在人就已经站在他们面前,而且,他们还说,眼前如此风姿绝世,清贵绝伦,美绝人寰帅裂苍穹的人是下面那一个,呜呜,果然不能背地里讨论人,现在被捉个现行……

    “在说什么,笑得这么开心。”司影缓缓走过来,嘴角笑意完美勾人。

    陈默等人身体无意识地一抖,眼珠子乱转,不敢看眼前谪仙般的男子。

    大壮挠了挠头,嘿嘿笑道:“在说主子在下面还是上面。”

    陈默等人瞬间冷汗直冒,恨不得把这猪队友的嘴缝起来。

    司影眸光动了动,嘴角笑意深了些许:“哦……那你们觉得,阿十是在上面还是下面?”

    “唔……”大壮正要报告,却直接被陈默捂住嘴,他用力挣扎,陈默却死死按住他,对司影说道:“大壮在乱说,司尊主您这是要干什么?”

    司影轻笑,声音轻柔地说道:“给阿十打水。”

    咔擦。

    包括陈默在内,众人的下巴掉了一地。

    高高在上尊贵无比的司尊主,竟然给主子打水?!

    啥也不说了,司尊主绝对是下面那一个!

    有人眼底亮晶晶,主子和司尊主,绝对有戏!

    “哦……哦……您慢走……”陈默觉得自己话都不会说了。

    司影翩然而去,将要越过众人之时,又顿住脚,转过头。

    刚松一口气的众人心再次提到嗓子眼,陈默笑容僵硬地问:“司尊主,还有何吩咐?”

    白衣男子抬眸看一眼二楼某间房屋,又转回眸,看着面前几人,缓缓道:“以后议论的时候,除了本尊,我不想听到任何其他人的名字与阿十一起出现。”

    陈默等人瞬间惊悚了,下意识抱着胳膊抖了抖。

    这是……鼓励他们议论主子和司尊主的意思?

    “至于阿十是在上还是在下。”司影又抬眸扫一眼楼上,想到不久之前的温存,眼底笑意温柔而宠溺,“她喜欢就好。”

    说罢,白衣男子拿着与他气质极为不符的脸盆往外走去,剩几个弑神卫石化在当场。

    他们刚才听到了什么?!

    他们分明只是闲聊打发时间而已,没想到,司尊主竟然真的对主子有意思?!

    而且,对于在上还是在下如此严肃,决定男人威风的问题,司尊主竟然说得如此随意?!

    天啊,这绝对是爆炸性消息,能让整个东刖国沸腾的重磅炸弹!

    众人下意识摸了摸心脏,还好,还在跳。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众人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以后还是不要讨论这些问题了(在无人的地方悄悄讨论就好),小命要紧啊!

    不久之后,白衣男子又回来了,见他真的端着一盆水,众人刚捡起来的下巴又掉在地上,连眼珠子都一并掉了下去。

    这这这……真的是离云宫尊主吗?肯定是假的吧!

    “司尊主,我帮您端上去吧。”有人为了弥补刚才的过失,自告奋勇地说道。

    司影轻笑着拒绝,“不必,阿十让本尊做的事,本尊自然要亲自完成。”

    说罢,又飘飘然上了楼。

    众人面面相觑,刚才的惊悚不知为何全部消失,突然有一种,被喂了某种粮食的感觉。

    吃得好饱。

    不对,主子竟然醒了?!

    司影进了屋,伺候苏千澈洗漱之后,两人又一同出了房间,往膳堂走去。

    路过陈默等人时,虽然他们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冲动,可目光却还是不时往两人身上瞟去。

    苏千澈顿住脚,转头看着他们问:“你们眼睛抽筋了?”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们目光里的探究,都要飞出眼眶了。

    “没有,没有……”陈默等人连连摆手,“主子,你们是去用膳吧,嘿嘿,快去吧,别饿着了。”

    大壮摸着脑袋,刚才他们为何笑话他,他一直没有弄明白,大壮是一个不懂就问的好孩子,于是他很老实地问苏千澈:“主子,他们说的你在上面还是下面,是……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