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76章 太子求娶
    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少年身上。

    她的姿态慵懒却优雅,即便满地的菜叶,也像是脚踏一路繁花,款款从天而来。

    少年清雅的声音在略显嘈杂的街道上低低响起,却奇异地让所有人都听见了。

    闹事?什么意思,难道这个女人是来闹事的?

    可是看着不像啊,这样普通的女子,应该是很安守本分的,怎么会闹事?

    “你……你怎么知道?”女子惊异地问道,随后才反应过来,连忙紧紧闭上嘴。

    这样明显不打自招的行为,让围观众人脸色都变了变。

    另外一些扔烂菜叶的,都躲在人群中准备悄悄离开,却突然发现他们的身体根本动不了。

    “我怎么知道?”苏千澈淡淡勾唇,唇角一抹似痞似邪的笑,“因为,你太过普通,普通到让人很难注意。这种普通,与大众接近,所以更容易博取同情。你长了一副安分守己的脸,便不会有人会怀疑你带头闹事。”

    众人都在心里点头,可不是嘛,他们刚才便是这般想的。

    “这是幕后主使的聪明之处,可也是他的愚蠢之处。”苏千澈手指紧紧捏着女子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嘴角笑意邪恶而危险,“因为你太过普通,不会对我有如此强烈憎恶的感情,即便有,你也不敢表现出来。所以,你不是拿了他的好处,便是受到他的威胁。现在,可以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了?”

    年轻女子面色惊恐,更多的是不敢置信。因为,眼前的少年说的全是对的,那个人找到她时,便是这般说的。

    众人看到年轻女子的表情,便知道少年大概是说出了真相,细细一想,便发现,他们原本对十公子并没有什么厌恶感,只是有一种崇拜之人突然变性的震惊和惊奇。

    因为受到另外的人强烈情感的带动,他们的感觉才会变了味。

    他们对十公子言辞羞辱,更甚者行为羞辱,若是十公子没有如此沉静,一开始就被激怒,甚至一怒之下伤了人,那么不仅她的名声真正毁了,众人还会真正讨厌她。

    因为曾经有多崇拜,之后就会有多厌恶。

    而现在,十公子从头到尾都未真正生气,甚至是笑得极为温柔,还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让被带动了情绪的人们愧疚羞愧的同时,对她的崇拜又更上一层。

    毕竟,十公子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她们只能仰望,根本触摸不到,又不能当相公,她是男子还是女子,又有什么区别?

    不,有区别,如此出色的十公子,竟然是女人,与她们一样的性别,现在她们更加崇拜她了好吗!

    群众们的感情很纯粹,刚才针对苏千澈的怒气,此刻全部集中到那带头闹事的年轻女子身上。

    那女子哪里遭遇过如此对待,吓得差点便要哭出来。

    她抖抖索索地把事情交代了一番。

    一大早的时候,便有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听到带面具的男人,不少人都下意识看了带面具的司影一眼……)找到她,说若是为他做一件事,便会出银子替她的弟弟治好病。

    她家里穷,父母早逝,弟弟是她唯一的牵挂,可前些日子弟弟患了重病,没银子医治,眼看着弟弟便要撒手人寰,正好那男人出现,他说她不会伤害到人,只要带动众人的情绪便好。

    那个男人说,她长得老实普通,说的话更容易让人相信,也更容易带动情绪。

    听到这里的时候,许多人都是一脸羞愧,因为他们就是被带动情绪的一员。

    好在他们在失去理智之前,事情就已经被十公子解决,并没有做出让他们后悔的事情。

    “那个男人,有没有其他特征?”苏千澈问。

    女子连忙摇头,“他带着面具,看不清容貌,身材……”她四周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站在骏马旁边的白衣男子身上,“与这位公子差不多。”

    这一说,众人看着司影的目光更奇怪了。

    无故躺枪的司影:……

    苏千澈轻笑一声,问:“如果我找到那个人,你可能认得出来?”

    女子有些茫然,那人带着面具呢,怎么认?

    苏千澈见她如此模样,便知没戏,她放开女子下颚,缓缓扫视众人,问人群中的女子们:“现在,你们觉得,我是男是女,有没有区别?”

    “没有区别。”不少女子都小小声地说道。

    “怎会没有区别?”苏千澈笑得邪气,“难道你们不觉得,我身为女人,你们对我的喜欢会更为纯粹?至少,小夫妻们不会因为我吵架。”

    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不少女子都捂着通红的脸,低低惊呼:“啊,十公子好帅啊!即便知道她是女子,还是觉得她好帅啊!”

    苏千澈对她们微微一笑,她们便觉得眼冒星星,幸福得快要晕厥过去。

    这种雀跃的心情,根本与十公子是男是女完全没有关系啊!

    苏千澈对她们的反应很满意,她早就料到会有这一日,只是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而已。

    而她是女子的身份揭穿,必然很快就会有人查到她是相府七小姐,于是又要面临应付相府那一群人,真是麻烦。

    自苏千澈阻止了他的举动时,司影便一直没有开口,他静静地看着少年处理眼前的麻烦。

    她女扮男装的事被爆出来,最大的问题便是面对民众的谴责,而她处理得很好,冷静得让他都刮目相看。

    只是,这种兵不血刃的做法,不是他的风格。

    司影转眸扫了藏在人群里的那几个说脏话的男人一眼,嘴角勾起浅浅笑意。

    那几个男人此刻见风向已转,便打算偷偷摸摸离开,却突然身体一抖,一股凉意从脚底直窜上心头,连迈步出去都困难。

    司影的目光从他们身上移开,随后又一转眸,看向街边茶楼二楼某处房间。

    瞳孔里映出两个男子的身影,司影双眸微动了动。

    另一边,苏千澈指了指人群中闹事的人,懒懒道:“你,你们,随我到千府走一趟。”

    “散开,都散开!”一声高喝在人群后响起,几匹高大的马出现在众人眼中。

    “是巡捕司的俞队长!”众人一边说着一边分散开来,让出一条路让俞浩然等人骑着马走过。

    俞浩然阴沉的目光扫了苏千澈一眼,随后伸手指着她沉声吩咐身后的人道:“十公子好威风,刚回京便聚众闹事,这次,我看你还怎么跑得掉,给我全部带走!”

    苏千澈挑眉,这算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么?

    她微低下头,轻掸了掸衣袖上的灰尘,随后抬眸,缓缓道:“皇上召本公子回京,你确定要带我去巡捕司?”

    俞浩然面色更加阴沉,前些日子本来可以光明正大地抓她,却不知为何被上面压下,他简直怒极。俞洪在自己府上被人断了根,废了双臂,他们却不能报仇,俞家的脸面差点都被丢尽。

    现在,终于让他逮到机会,她却说皇上召见!

    皇上的圣意她定然不敢假传,俞浩然只得再次憋下一口气,面色阴沉地挥手让人把其他人都带走。

    人证全部被带走,苏千澈也不恼,有意针对她的人,此次没有收获,必然还会有所动作,她也不必费心去查了。

    两人上了马,向皇宫行去,徒留一群女人星星眼,一群男人摇头叹息。

    马德,一个女人比他们还俊,还让不让他们这些男人活了?

    街道边一座茶楼里,二楼某房间,淡淡的檀香气在空气中弥漫,窗边,两名男子相对而坐,一人面前一杯清茶,缭缭雾气氤氲,茶水清透,映出左侧一人的绝世容颜。

    男子一身飘逸白衣,仿若由天边云霞织就而成,衣袍上没有任何花纹,仅领口袖口用银丝线勾出双边纹路,高贵又不失优雅。

    男子皮肤白皙近乎透明,如最上等的瓷器,没有丝毫瑕疵。凤眸狭长,如盛入漫天星海,却又仿佛只是一片空蒙。

    他微垂着眸,眼睫在风中轻晃,满头青丝未束未系,在脑后铺散成一匹黑色锦缎。

    五官无一处不完美,却缥缈如水中之月,又如烟火之远,不可触及。

    男子对面,是一个如同火焰般耀眼的男人,男人一头火红色短发,在头顶肆意张扬,后脑勺留了一小束,用红色发带扎起,荡漾到腰间。

    衣袍亦是耀眼的火红,他整个人都像是炽烈燃烧的火焰,仅仅一眼,便能感受到从男人身上传来的强烈压迫感。

    一双黑钻般明亮的双眸看向吵闹的街道,红发男人眸底带着兴味。

    听到少年解释别人喜欢她的原因之时,红发男人突然笑出了声:“哈哈,有趣,大庭广众之下这般直白地夸赞自己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一口喝完了杯中的茶,又转头看向外面:“哈哈,没想到东刖除了那简璃,竟还有如此有趣之人。这女子短短几句话,不仅让闹事之人吃了瘪,还顺便收拢了一番人心。”

    红发男人转过头,看向面前仙一般的白衣男子,“老楼,你有什么看法?”

    楼庭兮纤细修长的手指端起茶杯,指尖浅粉色,水色薄唇轻吹一口气,茶气缭缭。

    他没有说话,似是没有感受到外界的喧嚣,仿佛自成一隅,不沾半分俗世红尘。

    红发男人秦修炎深知他的秉性,倒也不意外,他摩挲着下颚,喃喃道:“老楼,想不想看看她穿女装的样子?”

    楼庭兮淡然抿一口茶,不语。

    “哈哈,你对女人又没兴趣,自然不会想看……不对,你对男人也不感兴趣。”秦修炎笑着说道,这家伙长得好,可性子却如看透红尘的老僧一般,沉寂,无趣。

    虽然南绥国的女人都说楼世子缥缈如那天边云霞,不能采撷,又如天界仙子,不可触碰,却只有他知道,这家伙无情无性,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看进他那一双浩如烟海的眸底。

    从他认识楼庭兮开始,他便是如此模样,也不知道谁能成为那个意外。

    “啧,她身边那个白衣男人,看上去很是厉害。”秦修炎摸着下巴啧啧称赞道,“应该能勉强成为你的对手。”

    楼庭兮眼睫掀了掀,眸底映着马背上白衣男子的身影。

    秦修炎见他如此,便以为他有了些许兴趣,正要再接再厉,却见眼前男子只看了一眼,眸光没有半分停留,便又垂下眸,眸底映出茶水浅浅的波纹。

    “无趣。”淡淡的声音极缥缈,似天边仙音,从远处而来,在耳边萦绕,片刻才缓缓散去。

    秦修炎抬手摸了摸耳朵,楼庭兮的话极少,可每次听到,他都会觉得耳朵发痒,仿佛有一只手拿着羽毛在耳朵里挠一样。

    “老楼,难道你不觉得,那白衣男人的背影和简璃有些相像?”秦修炎左臂撑在桌上,手指压在唇边悄声说道:“若简璃能站起来,你会不会有些兴趣?”

    楼庭兮长睫动了动,片刻掀开,眸底半丝情绪也无。

    ……

    马儿在人群中晃晃悠悠地走着,周围不时有目光投过来,带着探究好奇,却没有之前的厌恶。

    夕阳西下,晚霞在天边静静燃烧,给马背上二人的背影铺上一层淡淡的金辉。

    司影转眸,琉璃般的眸底映着少年在落日余晖下,略显柔和的眉眼。

    “刚才那人,便是之前去千府找你麻烦的?”司影轻声问。

    苏千澈点点头,懒懒说道:“我废了俞家一位外系老爷,这人便凶神恶煞地要来抓人。”她耸了耸肩膀,道:“那几日我都在我在府里等着呢,却又没见他。”

    司影净透的眸微动了动,巡捕司权限极大,直属刑部管辖,要让刑部放弃抓人,那一日聚在一起的几人中,太子和怀王都能做到。

    只是,阿澈似乎并不知晓是谁做的。

    她也不必知道。

    司影轻笑,“苏小姐,皇上问起二皇子之事,直说便好。”

    “说什么,我又不知道凶手是谁。”苏千澈懒洋洋地说道。

    二皇子都联合人要她的命了,她还要乖乖交出伤了二皇子的人,怎么可能?

    司影眸底漾起一丝涟漪,声音轻柔如风:“那苏小姐如何向皇上交差?”

    苏千澈摊手,“二皇子怀疑我与凶手有旧,拒不交代事实经过,我查不了,只能让他另请高明。”

    司影眸底一抹无奈的笑,她以为皇上是那么好糊弄的吗?

    不过,她喜欢如何便如何,她这样的性子,他不希望因为任何事情改变。

    进了宫,便有太监领着苏千澈去御书房,皇上简麟天靠坐在龙椅里,两指按着额头,似有些烦恼。

    苏千澈行了礼,便垂眸站着一言不发。

    简麟天看着面前身材纤瘦的少年,威严的龙目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探究。

    “苏小七,你到底有何特殊?”简麟天开口问道,声音里听不出情绪。

    苏千澈心里微微一惊,简麟天不是要问二皇子之事么,为何不问,反而这么说。

    难道,简麟天看出她这副躯壳已经换了灵魂?

    “皇上的话太过深奥,在下愚钝,听不懂。”苏千澈神色慵懒,声音平静地说道。

    简麟天声音低沉,缓缓说道:“朕的两个儿子,一个弟弟,都向朕求娶你,你有何感受?”

    苏千澈眨了眨眼,什么情况,简璃竟然要娶她?他在抽什么风……

    而且,皇上的儿子不是只有怀王有执念么,怎么变成两个想娶了?难道二皇子抓不到她,便改变策略想要娶她,以便达到自己的目的?

    呵呵,他想得也太过美好了。

    “皇上,在下并不清楚,若是二皇子……”

    简麟天揉了揉眉心,道:“不是彦儿,他已经纳妃。是太子,太子求娶。”

    “哈?”苏千澈猛然抬头看向简麟天,眸中慵懒仿佛被打碎的镜面,全数破裂。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