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77章 太子撒糖
    “你不知情?”简麟天问,眸光似有一些质疑。

    苏千澈僵硬地摇头,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中,外焦里嫩。

    简沐欢这是在搞什么鬼?

    简麟天握拳掩嘴轻咳一声,眸光不再咄咄逼人,“太子从未有过纳妃的念头,朕也不强求他,近段时间,朕常听人汇报,太子往你的府上走得很勤,原来是动了心。”

    苏千澈暗自扶额,简沐欢走得勤确实是因为动了心,可动心的对象不是她啊!

    “以你相府小姐的身份,倒是可以胜任太子妃之位。”简麟天顿了顿,又接着道:“你意下如何?”

    苏千澈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她意下如何?很不如何好么!

    太子喜欢的是她家大哥,现在却要说娶她,究竟是在搞什么鬼?

    况且,刚才皇上不是不高兴么,怎么现在就同意了?

    苏千澈清了清嗓子,呵呵一声,“皇上,太子应该是开玩笑的,在下与太子是好友,太子怎么会……”

    仿佛料到她会这么说,简麟天毫不意外地说道:“太子告诉朕,若是不能娶你为妃,便不继位。”

    苏千澈吐出一口气,原来如此,简沐欢这是在逼苏煊铭做出选择。

    只是,为何要把她拉进去,苏清怡是嫡女,也是苏煊铭的亲妹妹,苏煊铭应该更在乎她才对,简沐欢不应该挑她吗?

    而且,简沐欢竟然都不与她商量,害她差点破了功。

    然而,简麟天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再次被雷劈了一次。

    “朕能看出来,太子是真心想娶你。至于璃王,是因为与轩儿关系不太好,才会有那样的念头,朕虽然偏向九弟,却也不能把你交到他手中。”

    “三月之后,朕便下旨让太子迎娶你。你就不要再打扮成这副模样到处跑了,在府里好好呆着,准备出嫁之事。”简麟天似乎没看到对面少年的目瞪口呆,接着道:“二皇子的事,也不必再查,朕会派另外的人去查。”

    “等等……”苏千澈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睡得太多,到现在还在做梦,以致她根本就没有听清简麟天在说什么,“皇上,您刚才,说什么?”

    “朕的话,很难以理解?”简麟天语气轻松,似开了个玩笑。

    苏千澈却一点也笑不出来,皇上这话的意思,分明是让简沐欢继位,而且还是在短时间之内!

    简沐欢应该没有料到会是这种情况吧?

    “皇上,在下还未及笄,成亲之事,不必如此着急……”苏千澈第一次觉得,有口难言。

    “三月之后,你正好及笄。”

    苏千澈默默咽一口血,可不是嘛,三月之后就是新的一年,她这具身体便是十五,正好及笄。

    “皇上,可不可以打个商量,等在下寻到父母,再谈成亲之事?”苏千澈笑着,轻声问道。

    “你父母十几年杳无音信,你想在几个月之内找到他们?”简麟天不为所动。

    “皇上,在下醉心江湖,没有当太子妃的才能,更别谈母仪天下……”苏千澈心底暗叹一口气,简沐欢啊,真是被你玩死了。

    简麟天似有些不耐,摆了摆手道:“此事无需再议,三日之后,圣旨便会到相府,你退下吧。”

    苏千澈行礼告退,走出御书房,天色已经暗下来,她没有回千府,直接问了东宫的位置,便快速赶过去。

    若是让她逮到简沐欢,一定好好揍他一顿,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便做出如此惊人之事,吓得她的小心脏一抽一抽的。

    东宫里灯火通明,苏千澈一路如入无人之境般来到简沐欢的寝宫外,刚翻了墙进入院内,冲天的酒气便扑面而来。

    闻到酒的醇香,苏千澈瞬间怒了,卧槽,她在担心简沐欢突然提出的婚事,他却在这里偷偷喝好酒!

    苏千澈冲到石桌前,直接抓起还站着的一个酒壶就往嘴里灌。

    简沐欢正趴在石桌上浅酌,桌面上已经躺了几个酒壶,唯二两个酒壶里面还有酒。

    因为喝酒而显得有些迷蒙双眸眨了眨,简沐欢看到白衣少年,便半坐起身笑看着她:“小七,你来了。”

    苏千澈睨了简沐欢一眼,在他右侧的石凳上坐下,开门见山地说道:“你老子说,三日之后,便会下圣旨到相府,确定我们的婚事。”末了,她强调道,“你和我的!”

    简沐欢浅褐色的眸在月光下也显得极为明媚,他似也没有料到皇上会那么心急,有片刻怔愣,半晌才道:“你放心,有璃王叔在,我们的亲事成不了。”

    苏千澈额头直突突,又灌了一口酒,才道:“我好不容易才把跟怀王的婚退了,你现在又给我整这一出,你就没有想一想,若是我大哥不管此事,以后该怎么办?”

    简沐欢突然笑起来,似真似假地说道:“他若是不管,你便是皇后,后宫之主,母仪天下,有何不好?”

    苏千澈翻个白眼,“我对后宫之主不感兴趣。”

    “是啊,分明有人对高位不感兴趣,为何他却要强加于我?”简沐欢低声喃喃。

    他的声音没了往日的明媚,低喃声没有任何悲伤情绪,听上去却更觉空洞。

    苏千澈默,不知道简沐欢说的‘他’是指皇上还是苏煊铭。

    “简沐欢。”她喊他。

    “嗯?”简沐欢抬头看她,蜜色的皮肤被酒晕染出了浅浅红晕,浅褐色的眸子里迷蒙着些许酒气。

    “若你真不愿继位,不如与我大哥私奔罢,我帮你把大哥打晕。”苏千澈道,现在苏煊铭受了伤,实力大损,把他打晕还是可以做到的。

    简沐欢双眸瞬间一亮,却又很快黯淡下去:“强扭的瓜不甜,我不想他怨我一辈子。”说罢,他便又道:“不说这些,咱们喝酒。”

    说着便要去拿酒壶,却发现酒壶已经不在原处。

    苏千澈看着石桌上放着的两个白玉杯,眼眸微眯,“你早知我回来?”

    简沐欢笑道:“你今日回京都,必然会进宫,进宫之后,父皇自然会告诉你本宫的打算,而你,会来质问本宫。”

    苏千澈默,很好心地给简沐欢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上,把酒壶放回桌上,问:“你为何不挑苏清怡?”

    “苏清怡?”简沐欢微皱着眉,似乎在想苏清怡是谁,半晌他晃了晃酒杯,轻嘲一声道:“就算本宫把相府三位小姐都娶进东宫,他也不会在意。”

    苏千澈觉得有些疑惑,她抿一口酒,问:“为何?”

    简沐欢抬眸看她一眼,似有些奇怪她为何会这么问。

    “小七,我以为你曾经的傻是装出来的,没想到,是真傻。”简沐欢笑起来,眸中似藏着璀璨星辉。

    苏千澈额头黑线,曾经那个她傻与现在的她无关。

    “煊铭对相府几位小姐的重视,没有对你的百之一二。”简沐欢左手撑头趴在桌上,眸底映着酒杯里荡起的浅浅水波,“煊铭重情,你的父母曾经帮过他,他便把你当亲妹妹一样。”

    苏千澈微扬起眉,这么说来,身为亲妹妹的苏清怡,他应该更为重视才对,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隐情?

    不待苏千澈询问,简沐欢便抿一口酒问:“小七,你觉得,煊铭知不知道,我对他……”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似乎有些说不出口。

    苏千澈微愣,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你没有告诉过他?”

    简沐欢苦笑:“小七,本宫身为太子,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他顿了顿道:“十五年,我做的,那么多事,他应该能察觉到,却没有任何回应。小七,他对我,必然没有……”

    他轻笑一声,说不出的苦涩。

    苏千澈揉了揉额角,她对这方面很迟钝,苏煊铭又是那么内敛的一个人,她哪里知道苏煊铭是不是对太子有意思?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用这种方法激他?”若是苏煊铭不管她的死活,难道她真要与简沐欢成亲?

    “我在赌,最后赌一次。”简沐欢笑道,眼角却似有隐隐水意,“若他还是如此,我便放手,彻底放手。”

    他平静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幽幽响起:“听到他受伤,我才知道,放不下他。既然放不下,便再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

    “小七,他是不是上天对我的惩罚?上天觉得我的人生太过顺遂,便给我设下一个不可攻克的难关,小七,我真的希望,从来没有遇到他……”

    苏千澈轻叹一口气,简沐欢是醉了吧,此刻他需要的是发泄,这么阳光的一个人,在心里藏了一个人十五年,而那个人,却没有给他任何回应,寻常人,怕是早就已经坚持不下来。

    简沐欢又喝了一口酒,向来明朗的声音此刻却轻和宛如叹息,“小时候,我体弱多病,隐瞒了身份养在别院,那里还有其他孩子,他们经常欺负我,有一次侍童不在身边,我被几个孩子打得鼻青脸肿。”简沐欢忽然轻笑一声,“他突然出现,站在我面前,分明与我一样瘦弱的身体,却几下便把那几个孩子打得屁滚尿流。”

    “那时候,觉得他就是侍女姐姐所说的从天而降的英雄。”

    苏千澈默,没想到这种桥段不仅适用于英雄救美,连英雄救美男也适用。

    之后,简沐欢便缠着苏煊铭与他一起玩,苏煊铭小时候便对武术极为痴迷,经常会在院子里练基本功,可每次只要简沐欢去缠他,他便会放下手中的小棍子,冷着脸陪简沐欢玩。

    “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只是,仅仅三个月,煊铭便不再理我,我怎么缠他,他也不搭理,直到有一次,他烦了,对我说……”简沐欢微扬起头,迷蒙的眸底似闪过渗入骨髓的痛,“他说,我太弱小,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简沐欢抬手喝酒,连酒杯里已经滴酒不剩都没有发现。

    苏千澈把他手中酒杯拿下来放在桌上,道:“该休息了。”

    简沐欢笑着站起身,对苏千澈道:“小七,现在已经晚了,今夜你便留在东宫吧。”

    说着,便摇摇晃晃地往回走,还不忘吩咐守在远处的侍卫:“来人,送十公子去休息。”

    苏千澈看着简沐欢略显萧瑟的背影,轻叹一口气,情之一字,太过折磨人。

    ……

    第二日,苏煊铭回到千府,两日的奔波让他的伤势有些复发,他回了屋,找了绷带熟练地把伤口处理了一番,又倒了茶,正要喝,便有侍卫敲开了门,对他说道:“大少爷,小姐昨晚去了东宫,并在东宫留宿了一晚。”

    苏煊铭神色微冷,握着茶杯的手指紧了紧。

    “宫中传来消息,两日后,皇上便会下旨赐婚太子和小姐。”

    苏煊铭薄唇紧抿,手指紧紧握着茶杯,指节根根发白,幽暗深邃的眸底似隐藏着狂风暴雨的海面。

    “备车。”他开口,声音幽冷如雪。

    侍卫应了,快速走了出去。

    苏煊铭手指一紧,茶杯在掌心化为碎片,滴滴鲜红血珠从手掌滴落,掉在桌面上,形成一小滩血迹。

    片刻,他的手指一根根松开,茶杯碎片掉落,掌心上,插着一些细小碎片,零散着血珠。

    把碎片随意取出来,苏煊铭站起身往外走。

    东宫,简沐欢倚坐在主寝隔间外的软榻上,修长的手指端着一杯酒浅酌,他不时看一眼门外,似在等着什么。

    有侍卫从门口进来,恭敬地说道:“殿下,苏大少爷求见。”

    简沐欢眸底漾起一丝笑意,手中酒杯晃了晃,道:“请他进来。”

    “是。”

    “让丫环小厮们全部出去,不得靠近半步。”

    侍卫同样应了,转身走出去。

    不多时,苏煊铭便一个人走进了卧室。

    简沐欢抬眸看向眼前身材挺拔的玄衣男子。

    不过几日不见,他便消瘦了一些,面色也带着些病态的白,那一双深邃的黑眸却显得越发幽深,眸中冰川亘古不化,即便是六月的暖阳,也照不进他周身冰冷。

    “参见太子殿下。”苏煊铭低垂着眼睫,冷声说道。

    简沐欢手中酒杯轻晃,他稍稍坐直了身体,看着男子挺得笔直的脊梁,灿烂地笑起来:“苏大少爷,本宫是国之储君,你在朝中尚未任职,见到本宫,难道不该行跪礼?”

    苏煊铭脊背一僵,似是从未想过他竟会如此说,长睫掩盖的眸底划过一抹看不清的思绪,苏煊铭并未说什么,单膝跪地,声音依旧冰冷,无任何其他情绪:“卑职参见太子殿下。”

    即便是跪着,他的脊背依旧挺得笔直,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无法隐藏。

    简沐欢浅褐色的眸中映着男子矮了半截的身影,眸中似有什么划过,却又似什么都没有,心里像是被针扎一样,一抽一抽地痛。

    片刻,他轻笑一声,笑意明媚地说道:“没想到高傲的苏大少爷,竟然也会对本宫下跪。”

    苏煊铭不语,低垂着眸,长睫盖着眸中情绪。

    “苏大少爷来见本宫,所为何事?”简沐欢轻抿一口酒,薄厚适中的唇上沾上些许酒渍,映得嘴唇水润亮泽。

    苏煊铭薄唇微抿,冷声道:“请殿下收回成命。”

    简沐欢坐起身,笑声明朗,“本宫有什么成命需要收回?”

    苏煊铭咬了咬牙关,垂在一侧的手指微微握起:“小澈不适合宫里。”

    “适合不适合,不是你说了算。”简沐欢站起身,缓缓走到苏煊铭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轻声笑:“本宫娶了她,待本宫继位,她便是后宫之主,母仪天下的皇后,如此尊贵的地位,有何不适合?”

    苏煊铭抿唇,依旧坚持:“小澈不适合。”

    简沐欢轻笑,“苏大少爷,莫非你以为本宫还像以前一样,事事都顺着你?”

    苏煊铭垂眸,抿唇不语。

    “苏大少爷,本宫与你一没朋友之交,二没主仆之义,你说说,本宫为何要帮你?”简沐欢拉过旁边的椅子,坐在半跪在地上的玄衣男子面前,眼底笑意明媚依旧。

    苏煊铭手指骤然收紧,指甲陷进刚被茶杯碎片扎破的肉里,细微的,清晰的痛。

    简沐欢倾身,手指勾起苏煊铭轮廓锋锐的下颚,浅褐色的眸底映着男子幽深的黑眸:“苏大少爷,既是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样子。”

    苏煊铭看着眼前笑意明媚的男子,他如以往一样笑着,笑意却不达眼底,在他身上,感觉不到丝毫曾经的暖意。

    “殿下有何吩咐。”他道,嗓音带着低沉的磁性。

    简沐欢并未直接答话,他放开男子下颚,手指下移,停留在男子肌肉紧致的胸口。

    手指用力按了按苏煊铭左胸处,简沐欢笑得灿烂:“痛不痛?”

    苏煊铭全身肌肉瞬间绷紧,因为赶路裂开的伤口此刻被用力一戳,便有密密麻麻的疼痛从伤口处扩散开来,瞬间蔓延全身。

    男子脸色再次白了一分,他微咬着牙,沉声道:“不痛。”

    “哈哈,苏大少爷,你还真是喜欢口是心非。”简沐欢朗声笑道,爽朗的笑声在房间里扩散,却莫名掺杂着些许悲凉。

    “本宫告诉父皇,若是本宫继位,便娶苏小七。”简沐欢看着看他,眸底似带着初升朝阳的光,却无丝毫暖意,“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苏煊铭薄唇紧抿,声音很冷,“小澈值得被更好的对待。”

    “你的意思是,本宫会对她不好?”简沐欢轻嘲,“本宫许她后位,给她最尊贵的地位,她还需要什么更好的?”

    “这不是她想要的。”苏煊铭冷声道。

    “你知道她想要什么?”简沐欢的声音放得有些轻,仿佛叹息。

    眼前的男子知道小七要的是什么,却不知道他要的是什么。

    苏煊铭不语。

    简沐欢轻呼一口气,道:“既然你这么坚持……喝了这杯酒,本宫就放过她。”

    苏煊铭锋锐的眉微微皱起,这个酒杯,太子刚用过,若是他再喝,那不就是……

    “呵,这就是你的诚意?”简沐欢笑得嘲讽,站起身来,扬手便要把酒喝了。

    苏煊铭却在同时猛地站起身,抬手去夺简沐欢手中酒杯,简沐欢一时不察,被他凛冽的气势激得退后一步,却被椅子绊住脚,身体顿时往后倾。

    苏煊铭动作快过思绪地弯腰揽住简沐欢,简沐欢正下意识站直身体……

    下一刻,两人都仿佛被定住,突然不动了。

    软软的,微热的,带着些许韧性,让人很想更进一步。

    四目相对,气氛凝滞了片刻。

    苏煊铭猛然推开简沐欢,低垂着眸夺过他手中酒杯,一口喝了,沉声说道:“酒已喝,希望殿下信守承诺。”

    说罢,便转身大步离开此地。

    ------题外话------

    520有木有小可爱给葡萄表白的啊~葡萄表白所有看文文的小可爱,爱你们么么哒(^3^)~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