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80章 心如刀割
    不过短短一日时间,十公子是女子的消息便传遍整个京都,甚至有从京都传出去,蔓延到周边的趋势。

    无数曾把十公子视为目标的男人捶胸顿足,他们崇拜的男神突然变成了女人,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更有不少把十公子当成梦中情人的女子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完全懵逼,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少真的!

    再后来,十公子在京都城门口解决闹事事件的消息传了出去,她并未否认自己是女子的事实,处理闹事者的手段却极为帅气,让无数女子眼冒星星,这样的十公子,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都是她们喜欢的对象!

    只是,这件事的热度并没有持续多久,便又被另一个重磅消息所替代。

    听说,皇上亲自宣布,把相府七小姐许配给太子为妃,两日之后圣旨便会送到丞相府,更是让他们在三月之后完婚!

    这个消息一出,就像是一块巨石投进平静的湖面,溅起无数沸腾的水花。

    前段时间怀王与苏七小姐解除婚约之事之后,苏七小姐便在大众眼里销声匿迹,甚至不少人猜测,她是不是因为没有了利用价值,已经被某个人暗地里解决了?反正因为她只是一个傻小姐,又没有任何背景,即便是在京都消失,也不会掀起什么浪花。

    可现在,皇上突然又赐婚太子,竟让那个傻子苏七小姐当太子妃!那傻小姐究竟是有什么样的福气,竟然在与怀王解除婚约之后,还能与太子成亲!

    不管是怀王,还是太子,都是京都众千金争破了头都想要嫁的对象,小傻子能轻易得到,简直就是轻轻松松步入人生巅峰。

    相对其他人的震惊加感叹,最沸腾的莫过于丞相府,丞相府后院里,几位夫人小姐不知搅碎了多少手帕。

    她们用了无数方法,想要让四小姐进东宫当太子妃,却从未成功,可那个让她们无比鄙夷的小傻子,竟然不声不响就让皇上开了金口,把她许配给太子!

    小傻子究竟何德何能,竟然能攀上堂堂太子!

    每每想到小傻子会当上太子妃,甚至以后还会当上皇后,三位小姐夫人都暗地里咬碎了银牙。不管外界有多么的浪潮汹涌,千府却依旧安静异常,苏千澈躺在院子里,悠然晒着初冬微暖的太阳。

    气氛静谧,不时有微弱的风吹过,吹起额角的发丝轻舞,少年闭目休憩的模样,美好得宛如一幅风景画。

    柳心柔站在她身后,不时看一眼安静小憩的少年。

    少年眉眼清隽精致,却丝毫没有女气,完全无法想象,这样一个比无数男人都要优秀的少年,竟然是一个女子。

    她在千府伺候已经有一段时间,竟从未发现公子其实是一位女子,可想而知,公子的伪装有多厉害。

    不知公子的女装打扮会是什么样的。

    柳心柔再看一眼少年至臻完美的五官,暗自在心里想到,公子若是穿上女装,必然是风华绝代,让无数男子着迷。

    阳光暖暖洒下,不知过了多久,院外响起一串脚步声。

    “老大,老大你在吗?”安初年夸张的叫喊透过风吹进了苏千澈耳畔。

    随后,脚步声由远及近,安初年脚步匆匆地走进来,唐嘉在他身后,似乎想要阻止他,却奈何他不得。

    安初年走进来之后,便一眼看到躺椅上的少年,以及少年身后,亭亭玉立的女子。

    仿佛身中魔法一样,安初年的脚步顿时放缓,偷偷瞄一眼柳心柔,见她面色并无异样,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样的矜持在想到今日来的目的之后,立马被安初年抛之脑后,他几步蹦到苏千澈身前,

    大声叫道:“老大,别睡了,天塌下来了!”

    苏千澈抬手挖了挖耳朵,微掀了眼睫,透过眼缝看着眼前男子。

    “信不信,我在天塌下来之前,先弄死你。”少年懒懒的声音响起,仿佛清泉流过石面的悠扬。

    安初年却抖了抖,嘿嘿笑道:“老大你舍不得。”随后,男子眸光上上下下打量着她,极为惊异地说道:“老大,你竟然是女人,你真的是女人?”

    苏千澈睨他一眼,眸底溢出浅浅光辉,“再吵,就把你的嘴缝起来。”

    安初年连忙捂住嘴,眼睫眨了眨,随后小小声地说道:“老大,你真的是女人吗?”

    刚得知这个消息时,安初年的小心肝都快要被吓得停跳。

    想当初,他在老大面前大大方方地秀过果体,甚至还想看老大的果体,现在才知道,老大竟然是女人!

    他提出那样的请求,简直就是作死!

    当时老大没有直接一刀解决了他,是不是算他好运?

    唔,现在想起来,好害羞,嘤嘤。

    唐嘉的表情虽然还算正常,可微微变大的瞳孔却昭示着他的惊异。

    这个让他们崇拜,一个人便解决了数百头野兽的少年,竟然是女子,简直颠覆了他所有的认知。

    “你们不是知道了。”苏千澈说着便又闭上眼。

    她是女人的消息已经在京都传遍,那么昨日有人闹事的消息必然也已经传出去,她虽然并未表明身份,可却也承认了自己不是男人的事实。

    现在,怕是整个京都的人都已经知道,大名鼎鼎的十公子,其实是一位女子。

    安初年和唐嘉对视一眼,竟然是真的,老大竟然真的是女人!

    虽然已经在别处得到了消息,可从苏千澈口中听到她亲口承认,还是让他们震惊得无以复加。

    这个帅气无比让无数女子憧憬的撩妹高手十公子,竟然是一位女子,这让他们这些当男人的面子往哪搁?

    安初年好不容易压下了狂跳的小心脏,蹲在躺椅边上,很狗腿地问道:“那么老大,你真实的身份是什么?是哪家出走的小姐,还是某个大门派的千金?”

    “自己去查。”苏千澈眼眸动也没动一下,懒懒扔出几个字。

    安初年高高扬起的耳朵垂了下去,他怎么去查啊,他不过是个闲散的公子而已。

    “那老大,你的父母是谁?”安初年很聪明的换了问法。

    唐嘉和柳心柔:……这货莫不是傻的吧?

    谁知,安初年换了问法的话,苏千澈却答了,她的眼睫懒懒地掀了掀,声音无甚波动地说道:“他们失踪了。”

    “啊?”安初年愣了愣,拍着胸脯道:“老大,告诉我你的父母是谁,我来帮你找。”

    “哦?”苏千澈勾了勾唇角,慵懒的眸光看着安初年信誓旦旦的脸,“我的父母,是失踪十一年的苏风言夫妇,一直没有音讯。以后,他们的下落,就包在你身上。”

    “嘎?”安初年更愣了,都失踪了十一年,这还怎么找?

    不对不对,老大说她的父母是谁?!

    是苏风言夫妇?!

    苏风言夫妇的女儿,那不就是……

    安初年突然跳起来,见鬼一样地指着苏千澈:“你……你是……你是小傻……唔……”

    他猛地捂住嘴,把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天啊,他们的老大竟然是相府七小姐!这简直比晴天霹雳还让人惊恐。

    一直以为,那个曾经掀起风暴的苏七小姐已经被处理掉,毕竟,从怀王与她的婚事被解除之后,苏七小姐整个人都像是销声匿迹一样,不是被处理掉还会是什么?

    却没想到,她竟然换了个身份,在京都过得风生水起,甚至把他们几乎所有人都骗了!

    相府七小姐苏千澈不是傻子,而是有颜值,有实力,有气质的少女杀手!

    而他,却一眼便被吸引,认了这个曾经他多次拿来调侃的对象当老大,呜呜,他的人生为何如此凄凉,老大会不会秋后算账?

    唐嘉看傻子一样看着安初年,竟然说老大是傻子,呵呵。

    苏千澈微扬起眉,眸底映着安初年窘迫的脸,“嗯?我是什么?”

    安初年连连摆手,“没什么没什么,我说我是傻子,我竟然没有认出老大来,哈哈,老大,我太崇拜你啦!”

    说罢他便又蹲了回去,双手抓着苏千澈的手,激动无比地说道:“老大,你真行啊,所有人都被你骗过去了,那些人还指不定以为你在璃王府受了多大的委屈呢,结果你竟然玩了一手金蝉脱壳,在外面过得如此潇洒。”

    其实在今日之前,安初年口中的‘那些人’还包括他自己。

    唐嘉侧过脸去,实在是不忍看这货的傻样。

    苏千澈没说话,懒懒看一眼他握着她手的双手,安初年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看自己双手正包裹着少年雪白的柔荑,顿时像被火烧一样快速放开她的手,双手藏在身后,脸色涨得有些红。

    他怎么忘记老大是女子了,女子的手怎么能乱碰?

    “说完了没?”苏千澈神色慵懒地问道。

    安初年下意识点头。

    “若是无事,就自行离开,不要打扰我休息。”苏千澈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走。

    “有事有事。”安初年连忙抛开思绪道,“老大,你竟然与太子订了婚,马上就要当太子妃,你知不知道,你简直把京都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都承包了!”

    “什么?”苏千澈眉头微微皱起:“你怎么知道?”

    “老大你难道不知道?今日在早朝上,皇上便已经宣布了你与太子的婚事,现在整个朝堂上下,谁不知道这件事?京都的茶楼酒肆,更是在疯狂议论着。

    你不知道,苏丞相在听到这个消息时,那脸色,哈哈,简直比调色盘还好看。”安初年大笑起来,以前苏丞相一家不待见老大,现在老大就要当太子妃了,他们肯定比吃了苍蝇还难受。

    唐嘉点点头,显然已经知道了此事,只是他们没想到,与太子订婚的相府七小姐,竟然就是他们的老大。

    “整个京都都传遍了?”苏千澈揉了揉眉心,皇上难道是察觉出了什么,这样的做法,分明是要逼她和简沐欢马上成亲,没有留任何回旋的余地。

    “对啊,所有人都知道,两日后圣旨便会下到达丞相府,即便丞相再不愿,也不能反驳。”安初年点头道。

    苏千澈心里一凝,简麟天为何会这么急切地想要她与简沐欢成亲?

    现在整个京都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为了维护天家颜面,皇上说什么都不可能再改口,即便有璃王出马,也不可能。

    况且,上次玉春楼之后,就再也没见过璃王,他们之间的塑料交情,怕是早破了。不能指望别人,她还是要再进宫一趟。

    若是此事解决了,她一定把简沐欢狠狠地揍一顿。

    “现在是什么时辰?”苏千澈坐起身来问道。

    “老大,现在是未时,你想干什么?”安初年奇怪地问。

    苏千澈手指点了点桌面,对柳心柔道:“柳管家,去吩咐人备马。”

    柳心柔应了,施礼退了出去。

    安初年愣愣地看着苏千澈,表示不明白她要干什么。

    唐嘉眼底却闪过一抹思索,似乎,老大对这桩婚事不是很满意,难道她想要进宫让皇上收回成命?

    怎么可能,皇上既然已经在早朝上说了此事,断不会再有收回去的可能。

    不过片刻,柳心柔便又快速走了回来,对苏千澈道:“公子,太子殿下来了!”

    苏千澈挑挑眉,来得正好,省得她再跑东宫一趟。

    随着柳心柔的话音落下,一身浅黄色常服的简沐欢便带着侍卫快步走进院子。

    几人见状连忙施了礼,苏千澈倒是一动不动。

    简沐欢摆摆手让他们起身,柳心柔与唐嘉去房间里拿了桌椅和茶具出来,安放在苏千澈身侧。

    “你们都下去吧,本宫与十公子有要事相商。”简沐欢在椅子上坐下,挥挥手让侍卫和安初年等人都出去。

    几人都应了,走之前,安初年还对苏千澈眨了眨眼。

    这消息才传出来不久,太子就亲自来了老大府上,是不是说明太子对老大是很上心的?

    苏千澈直接无视了他的眼神。

    简沐欢提起茶壶,给两人分别倒上一杯茶,再放下茶壶,才开口道:“小七,今日之事,想来你应该已经听说了。”

    苏千澈也没有与他打哑谜,直接道:“你说的,是整个京都都已经知道,皇上为我们指婚的事?”

    “对。”简沐欢端起茶杯,并没有喝,放在手中轻晃,脸上的神色是少见的凝重,“以父皇的性格,在圣旨下来之前,他不会把此事宣扬出去。”

    “所以,此次皇上的做法,有些不合常理。”苏千澈接道。

    简沐欢勾了勾唇,笑得有些无奈:“何止,父皇的做法,根本就是违背常理。本宫曾听皇上身边的万公公提过,父皇本是有意把你许配给璃王叔,后来不知为何又没有再提。”

    苏千澈嘴角微抽,没想到皇上竟然会有这种想法,他到底是为何会误认为简璃想要娶她的?

    “只是,即便父皇没有提,但是他的心还是向着璃王叔的。”简沐欢晃了晃茶杯,随后端起来喝了一口,又道:“正因如此,当父皇与我谈继位之事时,我才会以娶你为条件,希望父皇放弃让我继位。”

    苏千澈抿一口茶,眸光慵懒。

    简沐欢想得太多了吧,难道他觉得简璃非她不可,皇上也一定会把她许配给简璃么?

    简沐欢却没有看出她心中所想,接着道:“可是事与愿违。”

    “以父皇的脾气,我这般不听他的话,甚至还拿他想要许配给璃王叔的你做要挟,他必然会恼怒无比,却没想到,父皇很平静,甚至很轻易便应了。”

    “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你我即将成亲的消息,父皇也不可能再收回他的话。”简沐欢浅棕色双眸看着苏千澈,向来明媚的眸底隐藏着歉疚:“小七,很抱歉把你牵扯进来,本来是想激一激你大哥,没想到让你陷入这种困境。”

    苏千澈手臂撑在桌面,手指指着脸颊,左手摆弄着茶杯,勾唇轻笑,“一开始,我也觉得会有这桩婚事,是因为你提出来的原因,可知道皇上的态度之后,却发现,此事没有表面上的简单。”

    “若皇上不想让你娶我,即便你以继位之事要挟,他也不会让你娶。所以,皇上必然是早已有此打算,正好你提出来,皇上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

    苏千澈用手指甲轻轻敲击着茶杯杯面,眸底映着茶水漾开的浅浅波纹,“即便你没有提出来,皇上也会给你我赐婚,到时候圣旨直接下来,那才是叫措手不及。现在由你提出,皇上才会下旨,至少还有一些反应时间。”

    她扮成男子混在男人堆中,本是没有当太子妃的资格,皇上为何会如此坚持让太子娶她,甚至还有种未免夜长梦多的急迫。

    难道真是因为她有什么特殊之处?

    简沐欢眉头微微锁起,思索了片刻,他问道:“父皇召你进宫之时,说了什么?”

    小七说得有道理,此事太过蹊跷,他必须查明原因,才能找到解决问题之处。

    苏千澈抬眸,淡淡看他一眼,声音平静无波地说道:“他问我有何特殊,让你们都争相娶我。”

    “哈哈,小七如此优秀,若非我早已……”简沐欢停顿了一下,又笑起来,道:“你是怎么回答父皇的?”

    苏千澈手指转动着茶杯,想了想那日的情景,缓缓道:“我自然是装懵了。”她耸了耸肩,“皇上原本是有些气恼,不知后来为何又同意了。”

    简沐欢微微皱眉,皇父皇的反应有些奇怪,他的气恼,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若是真的,他在气恼什么?若是假的,他为何又要让小七觉得他有些生气?

    “父皇可还说了其他的?”

    苏千澈摇摇头,“没有,只是让我在相府等着圣旨。”

    “哎,父皇这一手,真是让人措手不及。”简沐欢轻叹一口气,抬手揉了揉苏千澈的脑袋:“小七,你不必担心,若是婚事不能解决,我便答应父皇即位,如此,即便婚事已经定下,我也可以拖到继位之后,到时候,就不会再受到父皇掣肘。”

    苏千澈扬手一把拍掉他的手,道:“你真的想即位?”

    简沐欢笑,极爽朗的模样:“即位有什么不好,多少人想要那个位置都得不到,我又有什么理由不要?”

    苏千澈默,他不继位的理由,不是一直在追逐么,难道他要放弃了?

    “当然,若是不继位就能解决,自然是最好,我最是喜欢逍遥自在的日子,不喜被束缚。”简沐欢笑着说道。

    虽然他说得轻松,苏千澈却知道,继位与否,哪里是他能说了算,若是真豁出去不继位,必然会损失许多东西。况且,若是他不继位,东刖接下来的皇上只要不是一位明君,撂了挑子的简沐欢必然会被天下人唾弃。

    “好了,不与你说了,我去找璃王叔商议一下,你就安心待着,我们必然不会让你受委屈的。”简沐欢喝完了杯中茶水,便站起身来与苏千澈告辞。

    苏千澈见男子一刻不停地往外走,苏煊铭就在隔壁,他却没有要去看一眼的打算。

    曾经,简沐欢想尽各种办法都要与苏煊铭在一起多呆一会儿,现在,他似乎真的已经打算放弃了。

    既然有人去解决让她烦恼的事,那就让别人去烦恼去,她还是继续睡觉了。

    毕竟,若是太子都解决不了的事,她即便是亲自出马,也没有任何用处。

    ……

    官道上,一辆马车正在飞驰,马车由深棕色沉香木打造,低调中透着华贵的大气。

    马车里,紫色锦袍的男子正襟危坐,面上一片沉稳,搁在双腿上的手指却轻轻颤抖着,泄露了他的紧张和激动。

    还有一日半,便可以见到小千,他的小千,他心心念念的小千。

    若是告诉她,他就是她的小六,她会是什么反应?会怨他没有早日认出她来?还是会激动地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曾经的她总是喜欢呆在他怀里,软软小小的身子还带着淡淡的奶香,那小丫头走几步路就嫌累,赖在他身上就不下来。

    他当然也喜欢抱着她,抱着她走路,累了便背着。

    那时候他们没有钱,无法离开那座城,为了不让她感到每日生活都是千篇一律,他带着她在城市走,每个角落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他们在塔顶看过落日,在公园逗过流浪猫,在湖畔钓过小鱼,曾经在那座城市里,到处都是她的欢声笑语。

    他也是流浪儿,给不了她更多,便只能把所有他能给的,全部给她,用尽所有一切,给她所有的温暖。

    然而,最后他还是离开了她。

    男子的神色有些黯然,他怎么那么弱,竟然让小千一掌就拍死了。

    甩了甩头,抛开负面情绪,现在他已经找到她,他有的是时间,制造更多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回忆。

    嗯……记得那次醉酒之时,她还说过,让他不要离开她,她去要饭,她去找吃的,她养他。

    男子嘴角压制不住地上扬,虽然现在已经不用再要饭,可是,让她养他,这个主意不错。

    对了,他还答应过她,以后要挣好多好多的钱,要买好多好多馒头,还要买一座好大好大的房子,让她以后再也不会受到风吹雨打。

    嗯……还要给她做一串项链,永远不会凋零的翡翠叶子挂坠。还要给她买好多好多漂亮的衣服,那小丫头,以前可喜欢漂亮衣服了,明明就是一只脏兮兮的小猫,却最是爱干净。

    至于现在嘛,她喜欢做男子装扮,那就给她做男子的衣服,与他一样的款式,再悄悄让织云阁做一些情侣装,以后出去游玩也可以用到。

    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她,男子的心情便完全不受控制,心脏剧烈地跳动,仿佛已经不是他的了。

    也对,他的心早就不是他的,这颗心,早已落在那个小小软软的女孩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下来,柳侍卫撩开车帘,对里面的男子说道:“王爷,到津京城了。”

    简泽轩透过撩开的车帘看向外面,天色已经暗下来,夕阳的余晖洒下,照在街道上,给街道笼上一层淡淡橘红色的光。

    曾经,他和她一起,爬上了城边的高塔,也是一样的落日,层层叠叠的红霞仿佛燃烧的火焰,映着女孩白皙通红的脸颊。

    女孩跳着叫着,要站在塔边上,自己张开小小的手臂,让他站在她身后,揽着她还不明显的腰,学他们曾经在商场里看到的画面。

    男子眸底映着天边燃烧的红霞,声音极轻地开口,仿佛怕打碎了一个甜蜜编织的美梦:“买些干粮,连夜赶路。”

    “可是王爷,你的身体……”柳侍卫有些不赞同的说道,王爷受了伤,身体还没好,这样赶路已经有些勉强,若是再连夜赶路没有好好休息,伤口肯定会再次裂开。

    简泽轩没有再说话,眸底却有着前所未有的温柔。

    柳侍卫心底一惊,天,王爷竟然还会有如此温柔的时候,简直比太阳打西边出来还难得。

    知道王爷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柳侍卫只得去买干粮。

    简泽轩一人坐在马车里,捂了捂胸口,伤口已经好了大半,在赶回京都之前,不会出太大问题。车帘已经放下来,落日也被遮挡在外,简泽轩微闭了眼,静静养神。

    马车外,有浅浅的声音传进耳朵。

    “……那相府七小姐,真不知是什么好命,与怀王的婚事解除之后,竟然又要被许给太子做太子妃。”

    “可不是,你说那相府七小姐的名声,那是臭名昭着,而且还是个小傻子,怎么能攀上太子这样的高枝?”

    “啧啧,谁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

    声音渐渐远去,简泽轩猛然睁开眼,身影一闪,便出了马车,只余车帘在风中晃起悠扬的弧度。

    街道上,两名年轻男子正在低声讨论,却有一阵风从他们身旁吹过,下一刻,便有一名男子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男子面色阴鸷,浅棕褐色的眸底一片血腥的暴戾,吓得两人都不由自主地抖了抖。

    “你……你要干什么……”

    简泽轩紧紧盯着他们,声音低沉地问:“你们刚才说什么?”

    “啊……”其中一人吓得说不出话来。

    另一人看着紫衣男子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们说,今晚竞技场有几场势均力敌的比赛……”

    简泽轩脸色越发阴沉,“前面。”

    “啊……那个,相府七小姐不知道怎么攀上了太子这样的高枝……不对不对,是皇上要把苏府七小姐许配给太子做太子妃……”

    简泽轩高大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眸中所有的念想在一刹那全部碎裂。

    那两人见眼前男子失魂落魄的模样,连忙从他身边走过去,还不时回头看他一眼,低声道:“这人莫不是个疯子吧?”

    柳侍卫买了干粮回来,拉开车帘正要准备把东西递给简泽轩,却见车里哪里有人?

    他连忙转身四处张望,却见长街不远处,紫衣男子静静站着,眸中没有丝毫神采,整个人都像是被抽走灵魂一般。不时有人从他身边走过,他却似毫无察觉。

    夕阳照在他身上,却无法照亮他身侧半分。

    柳侍卫连忙走过去,站在男子身侧低声问:“王爷?”

    简泽轩不知听到了没有,目光没有焦距,机械地往前走。

    柳侍卫担忧地看着简泽轩,他不过是去买了个干粮,不到一炷香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简泽轩上了马车,车帘盖住柳侍卫探究的目光。

    许久,才听里面传来一阵听不出情绪的声音:“回京。”

    柳侍卫无声应了,上了马车,驾着马便快速离开。

    ……

    又是一日时间过去,太子成亲事件持续发酵,曾经淡出众人视线的相府七小姐,再次成为众人口中谈论的对象。

    那么问题来了,那位七小姐,现在究竟在哪里?

    从昨日皇上透露了把苏七小姐许配给太子的意思开始,到今日,处在风口浪尖的苏七小姐却一直没有露面,甚至连相府都传来消息,苏七小姐并没有回府。

    只剩一日时间,皇上便会下旨,难道苏七小姐想要抗旨不尊?

    怎么可能,那可是太子妃之位!多少千金小姐做一辈子的梦都想不来的位置,苏七小姐怎么可能会拒绝?

    除非,有人不想让她当太子妃。

    这般想着,众人的目光便投向了丞相府。

    因为听说苏七小姐在丞相府并不受宠,所以他们把苏七小姐藏起来,不让她接圣旨,也是极有可能的事。

    大夫人在后院里已经摔碎了无数个茶杯,她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现在却被人怀疑是一个恶毒母亲,竟然觉得她会把那小傻子藏起来!

    若是那小傻子真的敢回来,她就敢把人绑起来!

    倒是千府里,一如既往地平静,苏千澈懒洋洋躺在院子里,微蜷着身体,像是一只慵懒的猫。

    今日没有阳光,云层很厚,光线倒是不暗,苏千澈拿了一床薄棉被盖在身上,继续睡觉。

    在她休息的时间里,却有无数道身影,把千府一层层围起来。

    苏千澈懒懒抬眸看一眼在房顶上的黑色身影,又瞬间似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缓缓闭上眼。

    璃王府,书房。

    简璃坐在书桌后,他面上带着银制面具,面具上刻着诡异的暗红纹路,左下角一滴泪状纹饰,其内深色液体,似在缓缓流动。

    男子瞳眸暗金色,仿佛夕阳余晖映照下的湖面,粼粼波光,美得令人窒息,却是一丝情绪也无,偶尔闪过的无机质冷芒,惊心动魄。

    在他对面,简沐欢一身浅黄色常服,明媚的浅棕色双眸里带着些许凝重。

    两杯热茶放在书桌后,缭缭升起的轻雾些许模糊了两人的容颜。

    “璃王叔,父皇如此做,究竟是什么意思?”简沐欢轻声问。

    简璃两指放在面具上,食指指尖轻点泪状纹饰,薄唇轻启,缓缓地,他道:“不管是何意思,此事由你引起,便由你解决。”

    简沐欢愣了,“璃王叔,你不管小七了?”

    简璃淡淡看他一眼,轻笑,“谁说本王不管了,今日晚上,我便带她离开,去离云宫。”

    简沐欢咽一口血,璃王叔这撂挑子不干的做法,真是让他无言以对。

    “若是让皇上查到小七在离云宫,怕是会对离云宫不利。”简沐欢吐槽之后,便面带担忧,实则幸灾乐祸地说道。

    简璃手指缓缓点着面具,一下一下,极缓慢。

    “无需他去查,本王会告诉他,阿澈去了离云宫。”简璃勾唇,暗金色眸底闪过一抹笑意。

    不仅是告诉皇上,还要告诉某个想与他抢人的殿主,阿澈,是他的,谁也抢不走。

    简沐欢见白衣男子如此胸有成竹的模样,心底唯一的一丝担忧也消失了。

    “是否需要人断后?”简沐欢问。

    父皇对此事如此重视,必然会派人守着小七,以防她逃跑。

    “不必。”简璃不甚在意地说道。

    简沐欢面上恢复了笑意,眼眸中也多了一丝明媚。

    只要璃王叔在,不管多棘手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