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89章 不想成亲
    苏千澈端起茶,缓缓抿了一口,没有说话。

    若是不使用能力,她杀不了那个面具男。

    她的这具身体,似乎不能储存内力,之前晏景修给她吃的能增长内力的璇玑丹,到现在,她已经感受不到身体里有半分内力残留。

    倒是身体不时会有些怪怪的,似乎有什么气流在体内窜来窜去,也不知是何原因。只是这种气流对身体没有什么影响,她也并未在意。

    至于她的这种能力,连她自己都没有搞清楚,使用之后,除了会陷入沉睡,其他还会有什么不良影响。

    不过,看到司影略带担忧的脸,她还是道:“尽量。”随后很快便岔开话题,“你与怀王的关系很好?”

    司影摇头。

    “那你为何这么爽快地答应派人去千里之外采摘药草?”

    司影笑,“自然是因为,夫人的事,就是我的事。”

    苏千澈微歪着头看他,眸底有一丝质疑。

    司影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阿澈,去休息吧,至于药草,我会吩咐人去找。”

    苏千澈点了点头,司影便站起身,缓缓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苏千澈失神地看着床顶。

    来到海口城,虽然仅仅过去一天时间,她却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怀王竟然是小六,小六竟然一直在她身边,想起来都觉得像是在做梦。

    虽然曾经想过他们或许有一天会重逢,却没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了,如想象一样的惊喜,惊喜之后,更多的,却是惆怅。

    与他相处的景象还历历在目,那时候两人没有丝毫顾虑,而现在,他们却已经换了身份,不再是两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在她身边,有太多的危险和谜团,她不想把他牵扯进来。

    或许,她真该离他远一些。

    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苏千澈起身,穿好衣服走出房间。

    客栈里大厅里,还亮着烛火,走廊上,也被烛火映照出朦胧的光。

    走到隔壁房间,苏千澈推开门,走了进去。

    “谁在那里!”黑暗中,有质问的声音响起,却刻意压低,似乎生怕吵到什么。

    “是我。”苏千澈轻声道,声音虽然不高,却能轻易听到。

    守在床边的柳侍卫把刚出鞘的剑放了回去,随后一声不吭。

    虽然他没有说话,苏千澈却感觉到了空气中的怨念。

    “王爷可有醒过?”苏千澈走到床边,借着微弱的光,看到男子面庞依旧惨白毫无血色,锋锐的眉峰微微皱起,就连在睡梦中,都显得极不安稳。

    “没有。”柳侍卫声音硬邦邦地说道,显得毫不客气。

    苏千澈并未在意他的语气,在床边坐下,探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好在没有发烧,看来晏景修的药效果确实不错。

    柳侍卫看着她的动作,握剑的手指紧了紧,半晌放开,压低声音道:“苏七小姐,可否跟属下出去一下。”

    苏千澈抬头看他一眼,嗯一声,两人出了屋。

    客栈里很安静,各个房间的灯都已经暗下来,显然是已经睡下。

    走廊上,大厅里微弱的烛光照上来,映照在二人身上。

    少年一袭白衣,眉宇间的慵懒不知在何时消失,偶尔轻勾的唇角没有一丝弧度,眸底平静无波,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柳侍卫站在走廊扶手前,被刻意压低的声音飘散在夜风里。

    “苏七小姐,虽然身为属下,我不能妄论主子的举动,可王爷从小到大,一直顺风顺水,从未受过伤,现在,主子却因为你,接连两次受了如此重的伤。”

    “那一日从映月山庄离开,主子伤重复发,毒气攻心,差一点便……”侍卫的声音顿了顿,又接着道,“苏七小姐,对你说这些,属下已属逾越,只是,若苏七小姐为了王爷考虑,属下希望苏七小姐……”

    剩下的话他没有再说,可话里的意思,却再明显不过。

    苏千澈神色淡漠,微弱的火光下,看不清她眼底情绪。

    “柳侍卫倒是关心你家主子。”苏千澈淡淡说道,“只是,我与他的事,轮不到外人来置喙。”

    说罢,便转身往房间里走,“今夜我来守夜,柳侍卫舟车劳顿,便去休息一下,明日才有精力照顾怀王殿下。”

    柳侍卫咬牙,本以为主子当日离开映月山庄,是想要与苏七小姐划清界限,却没想到,此次主子却为了见到她,特意来到海口城。

    这位苏七小姐到底有哪里好,都已经被皇上指定为太子妃了,为何主子还对她念念不忘?

    苏千澈走进房间,在床头坐下,背靠在床沿,看着朦胧的夜色,陷入了沉思。

    ……

    第二日,天还未亮,一个惊人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海口城。

    隐隐有取代映月山庄成为一级势力的地煞门,就在昨日,门下一位副门主和门下五个弟子,竟全部被杀害,杀人者极为嚣张,竟然连尸体都未处理!

    这是挑衅,赤果果的挑衅!

    风云令现世已经有几次,可从未出现过如此明目张胆的杀人事件,即便是暗地里杀了人,那也是藏着掖着,绝不会让人察觉,而且,被害之人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喽啰,这种明杀副门主的事,还是第一次在海口城发生。

    地煞门副门主被杀之事,很快便在海口城传得沸沸扬扬,昨日洛水湖畔没有旁人,竟是没有人知道是谁杀了他们。

    地煞门方门主在得知消息之后暴怒,立即下令所有门下弟子,全力追查凶手。

    副门主在眼皮子底下被杀了,若是找不到凶手,他的脸还往哪搁?

    苏千澈是被客栈大厅里的讨论声吵醒的,醒来之时,她正蜷缩在床外侧,身上盖着一床被子,不知是谁又是何时盖上的。

    简泽轩睡在里侧,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苏千澈又抬手放在男子额头试了试温度,还是正常,便放下心来。

    掀开被子下了床,刚走到门口,房门便从外面被推开了。

    看到门外的人,苏千澈愣了一下。

    这不是……

    不待她反应,来人便抬手,一巴掌狠狠地甩过来。

    “你这个扫把星!”容妃怒喝,满含怨气的双眸似要把少年生吞活剥。

    苏千澈下意识抬起手,抓住容妃甩过来的手腕,刚睡醒的双眸里,有一丝朦胧,“容妃娘娘,你千里迢迢赶过来,不应该先去看一看怀王么?”

    容妃咬牙抽回手,转头对身后的柳侍卫和其他侍卫吩咐道:“给本宫看好她,别让她跑了!”随后便快速走进房内,她身后的丫环也快速跟了上去。

    苏千澈背靠在门框上,懒洋洋地倚着,眸光淡淡看向柳侍卫。

    柳侍卫微侧过头,不去看苏千澈的脸,却低声道:“娘娘从虞樊城回到皇宫,得知王爷从宫里出发前往海口城,又跟了上来。许是听说王爷受了伤,便连夜赶了过来。”

    苏千澈转头看向房内,容妃坐在床边,握着简泽轩的手,虽看不清容貌,却能感受到,她的背影里蕴含的哀伤。

    这一世,小六不再是孤儿,有疼爱他的父母,真好。

    在门边站了片刻,苏千澈走到扶栏前,听着大厅里众人的讨论。

    “那位喻副门主实力不低,平日里极为嚣张,仗着地煞门势大作威作福,现在是踢到铁板了。”

    “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毒手,除了那位喻副门主是被掐了脖子,其余五人都是被一刀毙命。”

    “放心吧,地煞门全面出动,肯定很快就能查清凶手是谁,哈哈,明日天玑阁便会派人来安排风云令事宜,没想到竟会有人犯此大错,这争夺风云令的资格,可就没有了。”

    “只怕凶手是不在意,否则,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明目张胆地杀人?”

    苏千澈趴在栏杆上,眸光缓缓扫过大厅众人。

    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着昨日几个地煞门门徒被杀之事,而关于昨日她被人暗杀之事,却是丝毫没有人提及。

    看来真是无人知晓了。

    地煞门不足为惧,不过,简泽轩在这里,怕是不能静养了。

    “哎,你们看,二楼上面那个少年,是不是十公子?”大厅里,一个身穿劲装的女子抬起头,以手指指向苏千澈的方向。

    十公子的名声在京都虽响,在其他地方却是没有什么名气,再加上她极少出门,许多人都只听过她的大名,却不知她长什么样,所以即便昨日她在众人面前露了面,却还是没有人认出她来。

    只是今日嘛……

    苏千澈转头看去,那女子看到她的正脸,顿时惊喜起来:“就是她,就是十公子!我在竞技场里见过她!”

    女子的话音落下,便又引起一股讨论的热潮。

    “哪个十公子?”

    “当然是那个十公子啊!咱们东刖还有哪个十公子?”

    “不是传言十公子是个女人么,这人哪里有一点女人的样子?”

    “十公子这是俊,是帅,比你们这些男人有气质多了!”

    “切,不就是一个小白脸……”

    “你这是羡慕嫉妒十公子的美貌!”有女子大声反对。

    忽然有人一拍脑袋,“哎,不对啊,朝廷不是下令捉拿太子妃,不就是这位,被离云宫劫走的十公子?!”

    “哈?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此言一出,众人看向苏千澈的目光,顿时变了。

    不管男女,看着她的双眼,都闪着金光,仿佛看到了一堆闪亮亮的银子。

    苏千澈微微挑眉,这些人不是在讨论地煞门之事么,怎么目光就集中在了她身上?

    虽然众人看着她的双眼闪闪发光,不过却都保持着理智,并没有直接扑上来。

    苏千澈被他们如狼似虎的目光看得毛骨悚然,便也不在走廊上多待,转身往隔壁房间走去。

    “站住!”身后清冷却威严的女声响起,即便不用转头,也知道是谁。

    顿住脚,苏千澈转头,问:“娘娘有何吩咐?”

    “来人,把她拿下!”容妃挥手,身后四个侍卫便快速向苏千澈走过去。

    苏千澈转过身,并未理会气势汹汹的侍卫,半阖的眸看向容妃:“娘娘这是何意?”

    “你身为太子妃,不好好在府里待嫁,却违抗圣意四处逃窜,还害得王爷因你深受重伤,本宫会把你交给皇上,让皇上亲自定夺。”容妃冷声道。

    眼看着几个侍卫便要抓到她,苏千澈身影一晃,便脱离了几人的包围范围,“容妃娘娘,在下还有要事在身,不能随娘娘一起进宫,还请娘娘见谅。”

    “这可由不得你。”容妃再次一挥手,四个侍卫再次以更快的速度围上去。

    苏千澈眸光微懒,脚尖一点,身体向后飞退。

    她现在还不想与小六的母亲起冲突,能避则避了。

    四个侍卫却不是省油的灯,内力竟是极为深厚,他们紧随而上,很快便把苏千澈逼至角落里。

    四人毫不身上掩饰的杀气,仿佛根本不是想要抓她,而是要杀她一般。

    苏千澈神色淡淡,看向容妃道:“容妃娘娘,怀王现在身受重伤,我不想与你动手。”

    容妃听到她的话,怒气升腾,却极力压制着,“你有什么资格提轩儿?当时你执意要悔婚,既然婚约已经解除,就离轩儿远一些,现在为何还要对他纠缠不休,莫非你觉得,你可以把所有人都玩弄在股掌之中?”

    “给本宫抓住她,不必手下留情。”容妃冷声道。

    苏千澈眉头微皱,她不想与她起冲突,却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容妃执意如此,她也不会束手就擒,就怕小六醒来之后,知道了今日之事,不知会如何想。

    四个侍卫已经走到她近前,拔出刀来想要一举擒下她,苏千澈手指微动,匕首滑落掌心。既然无法避开,那就只能迎战了。

    这时,旁边一扇房门被推开,一身白衣,气质矜贵的男子从房间里走出来。

    他似是没有看到四个气势十足的侍卫,一双琉璃般晶莹的双眸看向苏千澈,柔声道:“阿澈,该用早膳了。”

    苏千澈微抬起下巴指了指对面的容妃,“这里还有人虎视眈眈,只怕是要把这个麻烦解决,才能用饭了。”

    容妃保养极好的脸上跳出一根青筋,竟然有人说她是麻烦?简直不知好歹!

    司影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到气质高贵的女子,眸中一丝波动也无:“这位是……容妃娘娘?”

    容妃转头看向司影,男子身材修长,虽带着面具,却丝毫不影响他清贵绝伦的气质。

    这样的男人,应该不缺女人,为何会把苏家小七劫走?是单纯地想要违抗圣旨,还是因为看上了苏家小七?

    “容妃娘娘是来看怀王的吧?怀王深受重伤昏迷不醒,容妃还能如此镇定,真是令人敬佩。”司影缓缓走到苏千澈面前,把她护在身侧,淡淡出口的声音仿若山间清泉潺潺流动,“容妃难道不知道,想要治好怀王的伤,需要一味极难寻的药,容妃不去命人寻药,倒是有时间在这里抓人,看来怀王的伤,怕是难治了。”

    容妃眸光闪了闪,问身旁的柳侍卫:“他说的,可是真的?”

    柳侍卫回道:“是真的,晏大夫能治好王爷的伤,只是缺一味药,远在北方高山上,若是没有那味药,晏大夫无法炼制药丸。”

    “既然你知道,为何不早说?”容妃微皱着眉道。

    柳侍卫垂下头,他根本就没有机会说好么……

    容妃看向苏千澈:“今日暂且饶你一次。”

    又转头吩咐侍卫:“还愣着做什么,吩咐下去,不管多难,一定要把药给本宫找回来!”

    随后便唤了柳侍卫进屋,想来是去了解简泽轩受伤的情况了。

    “好了,短时间内,她不会再找你麻烦。”司影轻笑着看她。

    苏千澈抬眸,眸底映着男子净透的眸,正要说话,客栈门口却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

    “是映月山庄……”

    “这就是映月山庄的新庄主凌夜宸?”

    “看上去倒挺有气势,只是不知实力如何。”

    “实力不强又如何,传闻他有天神相助,帮他把映月山庄其他觊觎庄主之位的人全都杀了,所以他才能在短短几天内就当上了新庄主。”

    转过头去,苏千澈便看到男子身材挺拔,着一身黑衣,如最沉寂的夜,悠远又神秘,五官轮廓深邃硬朗,薄唇不近人情地微微抿着。

    似是感受到少年的目光,十一抬头,便看到二楼上身形纤瘦的少年,男子幽深的黑眸波动了一下,抬脚大步往客栈内走去。

    十一身后,凌玥一身白衣,天然含笑的桃花眼里似噙着潋滟水光,眼尾微微上挑,顾盼间便有万种风情。

    在他身侧,一男子装扮的少女清丽可人,乌黑的杏眸中不时闪过晶亮的光。

    身后还有近十人,几乎都是没见过的生面孔。

    苏千澈饶有兴致地看着黑衣少女,见她的目光一直凝在十一身上,不由微挑起眉。

    这位小郡主,怎么会与十一在一起?

    大厅里众人的目光都随着十一的脚步移动而移动,他们大多对这位新上任的庄主怀着几分好奇和探究,更甚者想要通过新庄主以及他身边的人,打探出映月山庄的近况。

    十一刚上了楼,安初岚便从他身后窜出去,几步跑到苏千澈面前,高兴地说道:“十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苏千澈微微点头,她似乎与这位小郡主,并没有那么熟。

    十一极力压制着剧烈的心跳声和激动的脚步,走到苏千澈面前,恭敬地喊道:“公子。”

    不过才几日未见,可看到她时,他却抑制不住的激动。

    苏千澈眸光扫过他的右肩,问:“伤可好了?”

    “好多了。”十一应道。

    “是我,是我,在我的监督下,他才好好养伤,所以他好得很快!”安初岚站出来邀功。

    彩云站在后面默默无语。

    郡主的监督……郡主每日堵在十一门口,十一便极少出门,可不是在屋里好好养伤么。

    “哦?你是如何监督十一的?”苏千澈红唇微微勾起。

    十一面上有些窘迫,他本是寡言少语之人,对安初岚这种活泼的性子也不知该如何应对,又不能直接把她赶出映月山庄,只能任由她在庄子里胡闹。

    “我每日都守在门外,不让他出门,他便好好地在屋子里静养了,而且,十一很听话,他……”安初岚兴高采烈地说道。

    “够了!”十一悄悄看了苏千澈一眼,见她面上并无其他表情,才悄悄松一口气。

    他是小姐的人,绝不会与别的女子走得过近。

    安初岚被他突然的严肃吓得顿时噤声,却又很快反应过来,耷拉着嘴,委屈巴巴地控诉:“你凶我,你竟然凶我!你在庄子里明明那么温柔的!”

    凌玥等一群知道事情真相的映月庄众人都是额头黑线,三弟(庄主)对她很温柔?做什么都不搭理算不算?

    十一薄唇抿了抿,冷声道:“郡主,慎言。”

    他的声音如平时一样的冷漠不近人情,可安初岚何时受过如此对待,更何况是自己倾心的男子,听到他冰冷的声音,顿觉委屈无比。

    苏千澈饶有兴致地看着安初岚微红的脸,嘴角勾起兴味的笑。

    她不在映月山庄的这段时间里,似乎发生过不少好玩的事啊。

    “阿澈,该用早膳了。”司影见苏千澈忙着与人叙旧,彻底把他忘在一边,心里便有小情绪了。“哦,对。”苏千澈点头,对面前的十一和凌玥道:“你们刚赶来,应该还没吃早饭,一起。郡主也一起来吧。”

    安初岚轻咬着唇,女人的直觉都是极为强大的,她哪里看不出来,十一对苏千澈的特别?

    第一次十一与她说话,也是因为她说认识十公子,而现在,十一两次毫不留情面地吼她,也是因为面对十公子,分明在映月山庄时,他从来不吼她的。

    “是。”十一微垂下眼睫,盖住眼底一闪而逝的惊喜。

    似乎,他还从未与小姐一起用过餐。

    司影笑眯眯地看着苏千澈,抬手理了理她额角发丝,随后抬头,净透如水的双眸看向身材挺拔的黑衣男子,薄唇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

    凌玥看看几人之间的气氛,很识趣地说道:“我带他们去安顿一下。”

    他可不想夹在他们中间,这么重的火药味,他怕是会消化不良。

    十一点头,安初岚也挥手让彩云跟着凌玥等人一起,便与苏千澈二人进了房间。

    几人在走廊上消失,一直关注着他们的众人又开始议论起来。

    “这位新庄主似乎对十公子极为恭敬。”

    “那是自然,十公子是相府七小姐,这位可是她的侍卫,怎么不对她恭敬?”

    “可他现在的身份可是映月庄庄主,地位比之没有头衔的十公子可要高多了。”

    “照你这么说,十公子还是太子妃呢。”

    “太子妃是朝廷的头衔,与江湖有何关联?”

    “刚才戴面具的那位,难道就是离云宫尊主?”

    “听说离云宫尊主可是极为狠辣,杀人不眨眼,可看他刚才的模样,似乎与传言极为不符。”

    ……

    房间里,圆桌旁,四人分坐四方,虽是早膳,却也极为精细,多为清淡的小菜,以及熬得浓稠的稀粥,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本是一桌寻常的菜肴,却因为几人之间奇怪的气氛,饭桌上的氛围显得有些诡异。

    司影坐在苏千澈右侧,两人离得极近,连司影说话时的气息都清晰可闻。

    “阿澈,多吃些,这几日,你都瘦了。”司影给苏千澈碗里夹了菜,又夹了菜,自己碗里却是一点也没有。

    苏千澈默,她什么时候瘦了?

    另一边,安初岚坐在十一左侧,也给他夹菜,“十一,你的伤还没好,也要多吃一些。”

    十一右手执筷,把安初岚的筷子拨回去,冷声道:“在下自己会夹,不劳郡主操心。”

    安初岚看着回到自己碗里的菜,撇撇嘴道:“本郡主可从来没有给别人夹过菜,你还不领情。”十一面色不变,道:“在下没有那个福气。”

    说着,男子眼角余光看向身侧的少年,见她一心埋头吃饭,也不知是否听到了他们的话。

    忽地,十一抬起头,看向白衣男子净透的眸。

    他早就已经察觉,这位与璃王极为相似的司尊主对他有敌意,这种敌意,来自于两人身边的少年。

    司影只是看了他片刻,便收回了目光,又给苏千澈夹菜。

    “阿澈,你的这个侍卫,似乎已经寻到了美眷,你也不必为他担忧了。”司影在苏千澈耳边轻声道,声音不高不低,正好让房间内四人都听见。

    安初岚脸颊瞬间红了,她害羞地低下头去,又悄悄瞄一眼身旁的男子,见他面色冷肃,没有丝毫喜意,雀跃的心顿时往下掉。

    十一薄唇紧抿,沉声道:“十一永远是小姐的侍卫,除了小姐,谁也无法改变。”

    苏千澈舀了一勺粥放进嘴里,看一眼十一,再看一眼安初岚,把嘴里的粥咽下,缓缓道:“不管什么时候,你若是想要成亲,我不会阻拦你。”

    “小姐,十一不想成亲。”十一声音低沉地说道。

    他可以为了培养她需要的势力,暂时离开她身边,但是,他不会永远离开,只要有机会,他便会回到她身边,即使永远只能站在她身后,他也甘之如饴。

    “哦,等你想成亲的时候,告诉我。”苏千澈懒懒道。

    “小姐,你曾说,十一永远是小姐的人。”十一右拳抵着胸口,低沉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长睫低落地垂下,仿佛,是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小兽。

    苏千澈眨了眨眼,她确实说过他不能背叛她,可却是限于他作为侍卫的忠诚,没有不让他成亲啊。

    既然她不能吃,自然也不可能让十一一辈子跟着她,像十一这般有魅力的男人,倾心于他的女子必定极多,挑一个合适的嫁了也不错。

    只是,见他现在这般失落的模样,她也不能逼他,便拍了拍他的肩,道:“先吃饭,其他的,等你想好了再说。”

    十一抿着唇,不再说话。

    司影默默吃着饭,琥珀色双眸中却闪过一道微光。

    这个觊觎阿澈的侍卫,他早该把他除掉。

    安初岚双眸中闪着光,十公子这话的意思,不就是希望十一早日成亲么?

    那她只要与十公子搞好关系,十一又那么听十公子的话,是不是她就有机会了?

    一顿早饭在几人各异的心思中度过,只有苏千澈没有其他心思,吃了个八分饱,便放下筷子不吃了。

    司影也动作优雅地放下筷子,道:“凌庄主,我与夫人出去消消食,你们请自便。”

    说罢,便牵起苏千澈的手,想要拉她站起来。

    苏千澈懒洋洋地坐着不想动。

    司影轻笑,在她耳边轻道:“夫人,你不想知道地煞门副门主被杀事件的进展吗?”

    十一握着筷子的手指紧了紧,眸光微暗。

    他始终,无法与她站在一起。

    苏千澈眨眼,懒懒站起身来,随着他缓缓走出去。

    那几个地煞门门徒,都是简泽轩动手解决的,若是地煞门的人查了出来,会不会趁他伤重的时候暗算他?

    似是看出了她的担忧,司影无奈地笑了笑,“阿澈,怀王好歹也是王爷,地煞门不敢轻易动手。况且……”

    说着,司影忽然住了口,那日柳侍卫带到映月山庄的人,苏千澈因为处于昏迷状态,并没有看到,所以,她只怕是不知道简泽轩背后的势力。

    苏千澈疑惑,“况且什么?”

    “怀王没有你想的那般简单,至少这段时间他的安危,你不必担忧。”司影轻笑道。

    “那你让我出来干什么。”苏千澈嘴角抽抽,她不想消食,她只想在房间里瘫着。

    司影眸底闪过一道轻浅的光,“阿澈,既然你想让十一成亲,自然要给他与其他女子单独相处的时间。”

    “你说,十一和安初岚?”苏千澈问道。

    两人出了客栈,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司影带着她向洛水湖畔走去。

    “嗯,那位郡主,似乎对十一有几分意思。”司影轻笑,“看上去她也不坏,我们自然要成人之美。”

    苏千澈轻抚下颚,思索了片刻,道:“是么。”

    “自然是。”

    洛水湖畔距离客栈并不是很远,两人很快便到了,白日来看,洛水湖又是另一番景象。

    朝阳的光洒在湖面,水波粼粼,偶尔有风吹过,水面漾起一圈圈涟漪。

    晨曦中还带着浅浅雾蒙,稍远处,便是一片朦胧的光,看得并不真切。

    来到此处,苏千澈便想起昨日的情形,略过前面让她心痛如绞的一段,苏千澈问:“那个戴面具的男人,你可知道是谁?”

    两人牵着手缓缓在湖畔走着,微风吹过,送来湖面清新的气息。

    “他很狡猾,我只是让他受了些小伤,他便逃了。”司影摇摇头,显然并不清楚那人的身份。

    苏千澈也猜到这样的答案,倒也不意外,只是那个幕后黑手为何要一直锲而不舍地杀她,却让她觉得有些奇怪。

    手下人手不够,查不到那些人的身份,让她显得很被动。

    “此次他们没有得手,肯定还会有下一次。”苏千澈说着,抬手揉了揉眉角,“明日之后,我们便启程,去会天峰。”

    让别人去采药,她始终还是不放心,即便是坐马车,多走两天,她也要亲自去一趟,才能安下心来。

    简泽轩有容妃照看,她也不必担心他的安危。

    况且,若是她离开了,那些想要对她动手的人,应该也会再次行动,而下一次,她绝不会再让他们跑掉。

    司影转过头,认真地看她:“阿澈,若是要去会天峰,必须今日就去。”

    “若是到了明日,不管有没有得到风云令,大部分人的目光都会集中到你身上,到时候,再想离开,便是难上加难。”

    “当然,若是不着急的话,与他们玩一玩也无所谓。”

    苏千澈稍微一想,便明白了。

    她还有一个出逃太子妃的身份,风云令之后,只怕是会被许多人盯上,况且,还有一个皇甫溟虎视眈眈。

    只是,风云令和红景天一样重要,她该如何抉择?

    半晌,她忽然笑了。

    有什么,能比小六的安危更重要的?

    “萧潜是否已经出发了?”苏千澈问。

    “昨夜便已经离开。”司影把她额角被吹散的发丝缕到耳后,轻声问:“想好了?”

    “嗯。”苏千澈点头,“你可以不必去的。”

    风云令如此重要,对他肯定也有极大的作用,让他就此放弃,未免太过可惜。

    “阿澈,你可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司影转头看她,眸光极为专注,湖水般剔透的眼底,只有两个小小的影子,“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更不要说,只是几株小小的药草。这段时间外面不平静,我不放心让别人陪着你去。”

    “那风云令?”苏千澈迟疑道。

    司影眸光微闪,粉嫩的薄唇勾了勾,“我与皇甫溟做了一个交易,把风云令让给他。原本我还在考虑,现在倒是不必再考虑了。”

    苏千澈眸中闪过疑惑,真的有这么巧的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