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199章 圣旨下
    苏千澈心里暗道一句药丸,却发现那些看过来的目光突然转了向,一道黑影在院中穿梭,很快把众守卫的目光吸引过去。

    “快,有刺客,往那个方向跑了!”

    苏千澈抚了抚额,大哥啊,你要去吸引敌人的注意,好歹也打个招呼啊!

    苏千澈猫着腰在高墙上跑了几步,来到一株大树旁,顺着树枝,悄无声息地跳进院子里。

    院中大多守卫都去追苏煊铭,留下来的已经不多,苏千澈要避开他们,也显得格外简单。

    身形隐藏在月色下的阴影里,院中其他守卫都被甩开,苏千澈轻轻推开窗户,往里看了一眼,没瞧见其他人的身影,便纵身从窗户跳进去,不待她站定,便有两柄锋利的剑交叉横在她面前,剑身在月光下闪耀着刺眼的银芒。

    长剑近在咫尺,只要她再往前走半步,便会撞到剑刃上。

    而直到此时,两个守在窗边的人才显出身形来。

    这两人是藏在哪里,苏千澈完全没有察觉,她心里微惊,却没有表现出来,背靠在窗边,双手撑在窗沿上,神色自在。

    她扫了扫房间内,便见一人靠坐在床头,帘帐打下来,看不清人的面貌,只能看到一只修长的手,有些瘦,手背上细小的血管清晰可见。

    苏千澈微微皱眉,这才多久,小六就这么瘦了?

    “怎么回事。”帘帐内传来沉稳的声音,伴随着男子的低咳,牵扯着苏千澈心弦。

    “主上,此人从窗户闯进来,是刺客同伙。”半隐在黑暗中的守卫道。

    “咳咳……”简泽轩再次咳嗽一声,缓缓道:“送到刑部。”

    苏千澈懵,简泽轩都不问是谁,就要把她送去刑部?

    男子话音刚落,两个守卫立马向苏千澈逼近,身上气势全开,毫不留情。

    苏千澈轻轻一跃,双手抓住上方窗棂,双臂向上一引,动作灵活地避开了两人的武器,从二人上方一跃到两人身后。

    站定之后,苏千澈拍了拍手,慵懒懒地开口:“不要那么凶残嘛,你们就是这样对待贵客的?”

    “贵客?分明是刺客!”

    “小千?”简泽轩连忙撩开帘帐,侧身探出头来,许是这一番动作牵动了伤口,他再次剧烈地咳嗽起来。

    苏千澈心里着急,脚步一错,避开身后两人的攻势,迎面却差点撞到另一堵铁墙上。

    苏千澈连忙刹住脚,心里微凛。眼前这个人,暗夜中看不清他的容貌,就算是站在她面前,她甚至都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仿佛眼前之人根本不存在一般。

    “你们退下,让她过来。”简泽轩压下低咳声,低声说道。

    房间内无人应声,苏千澈却能感觉到,暗影里的人对她的敌意消散了不少,空气也恢复了宁静。

    苏千澈走到床边,倒了一杯水递给简泽轩:“柳侍卫去哪里了,怎么没人伺候你?”

    简泽轩接过水,并没有立即喝,淡棕褐色的双眸看着她,双眸平静如同一汪清泉。

    半晌,他伸手,拉着苏千澈手臂让她坐下。

    “柳侍卫刚离开。”简泽轩低头抿了一口水,又抬头看她:“小千,峰邺城的事,我已经听说了,你和司影……”

    “停!”苏千澈做了个停的动作,揉了揉额头,颇有些苦恼的说道:“你现在受了伤,最重要的是休息,别再操心我的事。”

    简泽轩双手托着茶杯平放在锦被上,他看着她,眸中溢出一丝笑意,“你是小千,我不操心你的事,还操心什么事?”

    “你还是先养好伤再说吧。”苏千澈低下头,摆弄着衣角。

    小六多次因为她受伤,她怎么也做不到心里平静无波。

    简泽轩看着她略显低落的神情,眼底的笑意更暖了些。

    她还是与以前一样,不懂得隐藏情绪。小时候,她总喜欢又哭又笑,一张小脸上的表情可爱极了。

    他伸出手,与以往无数次一样,轻弹了弹她的眉心。

    “小傻瓜,别胡思乱想。”不让她受伤,是他的任务,守护她,是他存在的意义。

    苏千澈眸光晃了晃,抬手捂住眉心,不自觉露出不满情绪:“不准弹,再弹就变笨了!”

    “变笨了不要紧,我会一直养着你……咳咳……”简泽轩掩嘴连续咳嗽了几声。

    苏千澈连忙把他手中茶杯拿走,把人扶起来,轻拍着他的背:“你还是先养伤吧,别逞强。”

    “没想到,时隔多年,竟然要让小千照顾我,若是早知道有这么好的待遇,我早就该受伤了……”简泽轩咳嗽了之后,便觉得好了不少,他背靠在身后的枕头上,打趣道。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看来伤不是很重嘛。”苏千澈坐回床边,阴恻恻地笑道。

    简泽轩看着她黑化的表情,额头上挂起两滴豆大的汗珠,“小千,有话好好说……”

    “那你还想不想受伤?”苏千澈继续阴恻恻地说道。

    简泽轩连连摆手:“不想,不想……”

    “乖,好好养伤,让你受伤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苏千澈低声说着,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就像你曾经为了保护我,不惜咬一条流浪狗一样。”

    本来是只属于两个人的美好回忆,被苏千澈现在提出来,简泽轩却觉得脸皮有些烧。

    曾经的他,好像有些傻……

    “咳,那个……这段时间,母妃没有为难你吧?”

    “她倒是想为难,我没给她机会。”苏千澈摆了摆手,岔开了话题:“你的伤怎么样了?”

    “不碍事,虽然还没有好彻底,却并不影响……”

    苏千澈看他一眼,淡淡打断了他:“说实话。”

    “小千,你连我的话都不相信了?”

    苏千澈扶额,别拿一副沉稳的表情说这种耍赖的话!

    “小千别生气,那个,其实,我真的……咳咳……好多了……咳咳……”

    “好了,别说话了。”苏千澈再次为他顺气。

    少年轻软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浅浅的呼吸洒在耳后,简泽轩耳根发红,身体微紧,连咳嗽都忘了。

    他的小千,曾经那么小小的她,已经长大了。

    “小……”他微侧过头看她,想要说什么。

    “嘘,别说话。”苏千澈伸出手指压住他的唇,很是郑重地警告道。

    柔软的手指就在唇瓣上,微微的温度透过手指传到大脑,简泽轩脸颊烧得通红,双眼发直,顿时忘了自己要说的话。

    他连忙转过头去,不敢让苏千澈看到他仿佛滴血的脸。

    手指很快便移开了,但是残留在嘴唇上的触感却依然存在。

    一双微热的手捧起简泽轩的脸,摆正他的脑袋,半阖的星眸直直看着他:“不准说话,听到没有,有话说,就用笔写!”

    简泽轩眸子里映着少年郑重的表情,感受到脸颊旁她微热的掌心,整个人都懵了。

    苏千澈看着他一脸懵的模样,曲指敲了敲他的额头,“你是成熟稳重的王爷,不能露出这种犯规的表情,知道么?”

    这样的简泽轩,分明就是小六的翻版,哪里还有半点怀王殿下该有的沉稳?

    额头轻微的痛唤回了简泽轩的神智,他的眸光聚焦在眼前似闪着星芒的眸子里。

    小千,不管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是那个小六。

    “小……”刚说了一个字,简泽轩便住了口。

    苏千澈把纸笔拿给他,他唰唰在上面写了一串字:“不管母妃说什么,都不要相信。”

    也不要离开。

    他顿了顿,后面的话最终没有加上去。

    苏千澈:“嗯。”

    简泽轩又写了一句:“我会劝她。”

    苏千澈:“嗯,不过你现在不能说话。”

    简泽轩看她,写了一个字:“好。”

    两人一人说一人写,竟聊得无比欢快,两人都没有提苏千澈‘太子妃’的身份,以及后续的事情该如何解决,仿佛达成了共识。

    夜渐渐深了,简泽轩需要多休息,苏千澈便不多留,离开前,简泽轩告诉她,以后直接从正门进就行,别再翻墙了。

    之后又写了一句:“你没有轻功,没有内力,翻墙很累。”

    苏千澈瞪他,可恶的小六,这是炫耀,赤果果的炫耀!

    简泽轩笑,眉眼弯弯。

    苏千澈拿他没辙,一把夺过他的纸笔,放到床头的柜台上,气冲冲地走了。

    简泽轩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明显加重的步伐显示着她确实很生气。

    眼底划过一抹笑,简泽轩眸中闪过一抹思绪。

    小千还是那个小千,真好。

    他抬起手,手指轻放在唇上,浅棕褐色的双眸深了些许。

    ……

    第二日天刚亮,千府便迎来一群不速之客。

    整个千府顿时热闹起来,全部集中到前院中,连苏千澈都被拖了起来,眯着惺忪的睡眼,懒洋洋地来到前院。

    院子里,陈公公带着几个太监正在此等候,看到几人,以及陈公公手里明黄色的圣旨,苏千澈的瞌睡顿时醒了大半。

    陈公公见人来了,便也不拖沓,直接开始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朕闻丞相苏风言第七女苏千澈相貌出众,品行端庄,今太子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苏千澈待字闺中,与太子天造地设,特许配给太子为太子妃,择日完婚,钦此。”

    苏千澈嘴角微抽。

    相貌出众?皇上几时看过她的真容了?

    品行端庄?以她现在的行为,绝对算不上端庄……

    不管心里如何吐槽,苏千澈还是接了旨,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幕,只是没想到圣旨竟然来得这么快,甚至都不等她回到相府。

    苏煊铭神色冰冷,凌厉的眉峰微蹙。

    “谢皇上隆恩。”苏千澈与千府其他人一起谢了恩。

    陈公公甩了甩拂尘,走到苏千澈面前和颜悦色地说道:“皇上如此看重太子妃,太子妃莫要辜负了皇上的一片苦心啊。”

    “这太子妃之位,可是别人想都想不来的,你可别再做傻事了。”

    苏千澈没甚诚意地说道:“谢公公提点。”

    “太子妃去准备准备赶快进宫,皇上命你去御书房,皇后娘娘也邀你一同用午膳,与皇后娘娘的第一次见面,一定不要大意。这男子服饰,太子妃还是不要再穿了。”

    “多谢公公提醒。”

    “奴才回去复命了,先行告退。”

    直到陈公公等人出了府,柳心柔等人才围过来,担忧地看着苏千澈。

    “怎么,难道你们怕我被皇后吃了不成?”苏千澈勾唇,懒懒道。

    “公子,你还笑!”柳心柔急得差点跺脚,后宫里勾心斗角,皇后更是心有玲珑七窍,哪里是公子能应付的?

    “放心吧,皇后吃不了我。”苏千澈揉了揉柳心柔的脑袋,问道,“府里可有方便一些的女装?”

    “有的有的。”柳心柔答道。

    知道苏千澈是女子之后,她可是专门去挑了好几套女装呢。

    “现在去换装。”苏千澈说着便慢悠悠地往回走。

    随意收拾了一番,换了一身较简便的白色长裙,除了脑后一根发簪,苏千澈未佩戴任何配饰,容貌也是未改,依旧是清隽秀致的公子模样。

    出了房门,便看到苏煊铭正站在院中等候。

    “怎么了,大哥?”苏千澈走到苏煊铭面前,疑惑地看着他的冷脸。

    “一起去。”苏煊铭冷声道。

    苏千澈嘴角抽了抽,抬手拍苏煊铭的肩膀:“大哥,你去干什么?皇上的御书房,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况且他已经下了旨,不可能再对我怎样。”

    苏煊铭对她真是过分紧张了,好像离了他她就是毫无生存能力的菟丝花一样。

    苏煊铭薄唇紧紧抿成一线:“皇后。”

    “皇后?那你就更没办法了啊,皇后的凤仪宫,也不是随意就能进的。”苏千澈扶额,真想敲开苏煊铭的脑袋,看看他想的是什么。

    现在他要考虑的,难道不该是太子的问题?

    “我可以带你离开。”

    “大哥,不必担心,我自有解决办法。再说,即便解决不了,当太子妃也不错嘛。”苏千澈摊了摊手,不甚在意地说道。

    苏煊铭眉峰微蹙,皇上决定的事,几乎没有解决办法。

    男子幽冷的眸看着她,似乎在问,当太子妃,真的不错?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