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敌懒妃 > 第200章 太子解围
    御书房。

    简麟天看着不远处微垂着头站立的纤瘦少年,眸中闪过深思。

    她还是以往一般模样,面对一国之君,依旧不卑不亢,看似慵懒,实则却是漠然至极,仿佛对什么都不在乎。

    简麟天沉吟了片刻,开口道:“既然你已安然无恙的回来,以前的事,朕不会计较。你现在已是太子妃,便要把心收回来,不要再与以往一样,穿着男装到处跑。”

    苏千澈低声应:“是。”

    “江湖中人也少去接触,要懂得避嫌,最好是别与他们再有任何瓜葛。至于你被离云宫尊主劫走一事,朕查明之后,自会还你一个公道。”

    苏千澈眼睫微垂,看来简麟天也不瞎,并未轻易判定是司影抓走了她。

    不过她倒是挺好奇,皇上会怎么对付离云宫?

    虽这般想着,苏千澈却是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她点点头道:“谢皇上。”

    简麟天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又道:“太子对你的心思,朕也略知一二,你别辜负了他。”

    苏千澈默,皇上你不想辜负太子,那就把他许配给大哥吧……

    “是。”苏千澈低声应了。

    简麟天背靠在龙椅上,目光怪异地看一眼苏千澈,随后转头,看了看身边的万公公。

    这小家伙,今天好像听话得有些过分了?

    难不成,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万公公笑了笑,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这小家伙打的什么鬼主意。

    “行了,你去凤仪宫吧,皇后早就差人到朕这里来要人了。”简麟天摆了摆手,似乎对她颇为不耐烦。

    苏千澈暗地里撇了撇嘴道:“是。”

    简麟天捋了捋胡须,看着少年纤瘦的身影渐渐离去,威仪的龙目里闪过一道精光。

    “听说,她与离云宫尊主的关系很不错。”

    万公公揣测着他的意思,低声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苏七小姐是皇上亲自指定打得太子妃,离云宫尊主也无法改变。”

    “离云宫实力莫测,太子妃与司尊主关系不错,若是利用得好,不仅不会对太子有影响,或许还能成为太子的一大助力。”

    “为何朕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是不是朕想得太多了?”简麟天斜侧着身,手肘撑在腿上,手指按压眉心,颇有些心烦地说道。

    “皇上心系天下,忧国忧民,是东刖百姓之福。”万公公道:“太子定然也能体会皇上的一番苦心。”

    “哼,那个逆子,若真能体会朕的苦心,就不会一再推辞!”

    身为皇子,谁不想当皇上?结果太子倒好,他让太子继位,太子却推三阻四,甚至还威胁他,简直不成体统!

    万公公偷偷抹了一把汗,太子不想做皇上,还不是因为继承了自己父亲的脾性?

    皇上继位之前,与太子的性格也是相差无几,甚至更为放荡不羁,对皇位更是毫无兴致。会做这个皇上,本是因为先帝突然辞世,皇上临危受命,不得已才坐上高位。

    万公公早就知道皇上想早日把江山交出去,却又担心以太子的性子,会压制不住众大臣和对皇位虎视眈眈的二皇子,所以才想把苏七小姐许配给太子,毕竟,若是有苏七小姐……

    “皇上,太子只是一时未想通而已。既然苏七小姐回来了,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足够他们二人培养感情,苏七小姐纯真率直,与太子极为登对,太子肯定能体会到皇上的一番苦心。”

    其实,不过是皇上想撂挑子不干,把江山这个重大的任务交给太子罢了……

    “哎,那个逆子。”

    ……

    御书房外,站着两个身穿浅绿衣裙的丫环,右侧的丫环看到苏千澈走出来,便迎上来对她行了礼,半带恭敬地说道:“太子妃,皇后娘娘请您过去一趟。”

    左侧的丫环没说话,暗地里上上下下把苏千澈打量了一番,嘴角隐藏着一抹不屑以及嫉妒。

    这种姿色,顶多当个侧妃,竟然一步登天当了太子正妃,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她的目光虽然隐晦,苏千澈却没有错过丝毫,淡淡看了她一眼,苏千澈对说话的丫环道:“前面带路。”

    “是。”那丫环说罢转过身,在前面领路。

    另一个丫环却不屑地撇嘴,连皇后都还没见到,便如此嚣张,皇后可是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品行不端,整日混迹在男人堆里的女人。

    苏千澈神色慵懒地跟着,仿佛没有注意到那丫环的目光。

    不久之后,三人来到凤仪宫。

    走进去,便能感觉到整个凤仪宫都透着雍容大气的味道,虽已是初冬,却还是能看到百花争艳,并无凋零迹象。

    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大气中又透出优雅,可以看出,皇后是一个非常懂得享受的人。

    苏千澈习惯性地打量四周,脑海中分析着皇后此人。

    她只见过皇后一次,是在璃王的接风宴上,她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有母仪天下之风。

    只是在那次接风宴上,似乎气势比之简璃要弱上许多,璃王身为王爷,却丝毫不给皇后面子。

    那时候,还以为是因为皇后并不受宠,所以简璃才会无所顾忌,现在想想,简璃似乎谁的面子也不给……

    不管皇上对皇后如何,简麟天把皇位传给简沐欢的意图,却极为明确。

    只要简沐欢即位,皇后便一直都是东刖最尊贵的女人。

    两个丫环带着苏千澈来到一座凉亭中,皇后正在凉亭里等候,凉亭四面都站着丫环太监伺候,中央的石桌上,放着一桌菜肴,香气扑鼻。

    “参见皇后娘娘。”苏千澈进了凉亭,对坐在石桌边上的雍容女人行礼。

    皇后随意看了她一眼,并未纠正她的称呼,淡然地说道:“你来了,过来坐。”

    苏千澈应是,随后在皇后对面坐了下来。

    “今日叫你前来,你应该知道所为何事。”

    苏千澈慵懒勾唇:“娘娘叫我前来,难道不是为了吃饭?”

    “放肆,你怎么能用这种语气跟娘娘说话!”那绿衣小丫头本就对苏千澈颇有微词,此刻仗着有皇后撑腰,顿时大胆起来。

    太子妃又如何,在皇后这里不受宠,她依然连一个丫环都不如!

    苏千澈睨了皇后一眼,见她看着远方风景,显然是默许了丫环的这种行为。

    若是她说丫环以下犯上,只怕皇后也是不会管的。

    左臂撑在石桌上,苏千澈三指慵懒撑颊,中指轻点额角,半侧着头看着说话的丫环:“我不知道该用何种语气与皇后说话,不如,你先教教我,该如何与太子妃说话?”

    “废话,当然要谦卑,用最谦卑景仰的态度,对待太……嘎……”丫环噎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苏千澈后面半句话,竟然偷换了概念。

    这分明是一个文字陷阱!

    这位太子妃是在警告她,她对太子妃更为不敬……

    那绿衣丫环脸色绿了半截,与身上的衣服倒是相得益彰。

    苏千澈唇角勾了勾,声色慵懒:“小丫头,在娘娘手下做事,就不要那么冒失,毕竟,你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可代表着娘娘的脸面。”

    绿衣丫环狠狠咬唇,她就是仗着皇后撑腰才敢如此放肆,现在被苏千澈这般说,却是丝毫反驳不得。

    皇后这才认真看了慵懒斜坐着的女子一眼。

    她着一身得体的雪白色宫裙,脸颊白皙胜雪,未施粉黛,五官极精致,特别是一双星眸,仿若在其中揉碎了万千星辰。

    女子以手支头,慵懒的眸半阖,分明一副快要睡着的模样,却仿佛所有的阳光都集中在她身上,让人移不开眼。

    皇后想起第一次见到苏千澈时的情景。

    那时的她其貌不扬,静静坐在一个角落里,丝毫不受人重视,即便是一眼扫过去,都会忽略她的存在。

    可就是这样的人,竟还引得璃王和怀王在大殿之上为之争吵,而现在,甚至还勾引了她的儿子!

    皇后挥手让那丫环退下,淡声对苏千澈道:“既然皇上已经指定你为太子妃,本宫也不会反对,只是,这太子妃的位置,可不是耍耍嘴皮子就能坐稳的。”

    苏千澈并未对皇后的态度有所反应,神色依旧慵懒:“皇后教育得是。”

    皇后上下看了坐得歪歪斜斜的女子一样,眸底深藏着厌恶:“既然要进宫,你的礼仪和规矩,也该好好学学。”

    苏千澈坐起身,正了正身子,微垂着眼睫,盖住眸底慵懒神色,“是。”

    “听说,昨日之前,你都是与别的男人待在一起。”皇后淡淡地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四周围的丫环小厮目光顿时全部集中在苏千澈身上。

    虽然早已经被告知,太子妃在皇上下旨的前一晚便消失了,可除了几个特殊的人之外,朝廷里没有人知道太子妃的去处。

    若太子妃在消失的这段时间,真的是与男人待在一起,那名声可是毁了,还怎么做太子妃?

    苏千澈懒懒勾唇,“若所料不差,离云宫尊主确实是男人。”

    众丫环太监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太子妃这是承认与男人在一起了?

    “当晚千府里里外外都有重兵把守,那些护卫还是由皇上亲自指派,可离云宫的人,却在那晚混进千府。也不知道,当晚那些护卫,是何时察觉到,我已经不在府里。”

    哦,天啊,太子妃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这话,分明是在说皇上指派的护卫不给力,连她的安全都保护不了,甚至连她不在府里都不知道。

    若是皇后要追究此事的话,不是追究到皇上的头上了?

    皇后眼底深处的不喜越发浓烈,她需要的是一个能掌控的人,原以为这个苏家小七极好掌控,却没想到竟也是个伶牙俐齿的。

    “既然你已安全回来,此事便无须再提,紧守自己的本分,若是再出什么差池,本宫必不轻饶。”

    苏千澈在心里呵呵,依旧没甚诚意地说道:“是。”

    “用膳吧,饭菜该凉了。”

    苏千澈继续呵呵,天气冷,饭菜本就冷得快,皇后却故意与她说了那么久,分明就是不想让她吃上一顿热菜。

    虽然桌面上的菜肴看起来很精致,可上面却没有丝毫热气冒出,苏千澈红唇轻勾,眼底闪过一抹暗黑流光。

    “娘娘,我……”

    苏千澈正要说话,却被一个焦急的声音打断,转头看去,便见一身浅黄色常服的简沐欢从远处大步行来。

    简沐欢身后,一个丫环追着他道:“太子殿下,皇后娘娘正在与太子妃用膳,您别进去啊!”

    “母后与本宫的太子妃用膳,本宫为何不能进?”简沐欢脚步丝毫不停,几步便来到了凉亭。

    苏千澈看着简沐欢走近,看着他看到她时,蓦然露出的灿烂笑容。

    十几日不见,简沐欢看上去竟瘦了一些,也不知是因为继位之事,还是与苏煊铭之间的纠葛。

    “参见母后。”简沐欢行了礼,又转头看向一桌子卖相极好的菜肴,哈哈笑起来:“哇,好丰盛的饭菜,母后,难道你知道儿臣还没有用膳,特意为儿臣准备的?”

    皇后的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皱,并未回答简沐欢的话,反而问道:“你可是极少到母后这里来,今日前来,是为了什么?”

    “哈哈,母后不是不喜欢儿臣,儿臣怎么能来此处碍了母后的眼?”简沐欢笑着道。

    苏千澈看着他,他的表情极为明媚,不像是在抱怨,反而是早已习惯了一般。

    “儿臣今日前来,确实是有事。”简沐欢弯下身,拉起苏千澈手臂,苏千澈顺势站起来,便听他道:“母后,儿臣与太子妃还有事要商议,今日便不叨扰了,改日再与母后一起用膳。”

    皇后放在腿侧的手指紧了紧,片刻放松,语气带着嗔怪,“你这孩子,就这么护着她,难道母后还能把自己的儿媳妇怎么着?”

    苏千澈微眯起眼,简沐欢态度强势的要人,皇后竟然没有生气,还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若是不知道皇后的脾性,以及简沐欢直白的话,或许她还会以为皇后与简沐欢关系不错。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