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狠狠瞪了她一眼,依旧看上去甜美的脸,可那般笑,看得樱沁有种想捅她一刀的冲动,“妖女,如果子谦哥哥死了,你也别想活。”

    “可你打得过我吗?”

    “打不过……”一声冷哼,“那便一起死。”

    这时,水中的陌子谦睁眼眼来,虚弱道:“小沁……你……别说了……我……自愿的。”

    樱沁又回过头来,看着陌子谦,惨白的脸色已经没有血色,心里一阵抽疼,眼中几乎是带着些泪光,“对不起子谦哥哥,我没想到这女子竟如此狠毒,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去参加灵测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来。”

    说着,蚕丝线球已将陌子谦裹成了一个茧,臂弯一动,她正要将陌子谦提起来。哪知,苏小七一个闪身上前,将她手腕捏住,“我倒是真的想他死,不过见他主动来认错的份上,我已经网开一面了。”

    “你说什么?”臂弯一震,她想将苏小七的手震开,而苏小七运灵而上,依旧紧握。

    “这会儿他只是痛一痛,若你将他拉出来,那他就真的会死了。”苏小七的话中似乎有些急切,像是真的很怕樱沁会将陌子谦拉出来一样。

    “我凭什么相信你?”

    明明刚才还一副巴不得陌子谦死的样子,她这又是唱哪出?

    “就凭那桶水。”苏小七侧头,看着那鲜红如血冒着滚烫热息的水,“那桶药水由四十九种毒草,八十一种灵草,再加上环天银河之处的源水熬制十日而成。我如此大费周章熬成的药汤,送给这家伙享用,他要死了,我岂不亏大。”

    听着她话,樱沁的手动了动,看着她将信将疑。

    “还不信吗?”苏小七眉毛一挑,眼睛睁得大了些。

    看着苏小七这神情,突然,樱沁想到前日自己与苏小七对斗之时,苏小七虽出手狠毒,可性格也是直爽,而且她自恃能力不错,要杀陌子谦,完全可以一刀致命,也不会等到现在,让苏云漠领自己到这里来了。

    所以,她说的是真的?

    这时,药汤里的陌子谦又虚弱的开口道:“她……没错……是……我……自愿……试药。”

    吐息缓慢可字很清晰,陌子谦已经说了两次自愿了。

    身子动了动,樱沁还有些犹豫。

    可是,她也不敢拿陌子谦的生命冒险,犹豫了一会儿,便还是,将金蚕丝线收了回来。

    莹蓝亮,金丝一闪,蚕丝线球又握在手中。

    目光撇向苏小七还抓着自己的手,她冷冷道:“可以放手了吗?”

    苏小七一笑,“当然可以。”

    手一放,她继续道:“你应该感谢我,再过十几个时辰,以后的他,大概就可百毒不侵了。”

    樱沁将线球收起来,依旧不给苏小七好脸色道:“子谦哥哥刚才说什么试药?那么,你是否应该给我说得详细点。”

    “好啊,反正今晚你来呢,也会留下来看着他,那我就给你说说,他为何会来我这试药。”说着,苏小七双手环胸,沿着木桶走了一圈。

    又走到茶桌前,坐下。不紧不慢的为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她再侧着头,看着樱沁,嘴角一翘,再次开口:

    “我这个人,有个爱好……”

    看着樱沁,苏小七笑得有几分狡黠,继续道:“我这个爱好嘛,就是平时除了修行练习,偶尔还会研究药理。可别人研究的是什么强身健体的丹药,而我偏偏喜欢研究毒药。”

    看得出来。

    樱沁嘴角一抽,不由挂上一丝冷笑,暗道:你这般狠毒的人,会研究毒药再正常不过了,这个爱好,与你这种人很符合。

    苏小七又道:“可你应该知道,研究毒药之人会经被毒药误伤,所以有一个百毒不侵的体质就成了必要。恰好,近来我找到了一个方子,这方子由一百多种药配成,它称之为淬体术。”

    “不过我发现,想要百毒不侵,这种淬体过程有些残忍,是要将活人放入才烧沸的汤药之中,如似熬煮一样,烂掉其皮肉,药浸入骨,然后这药的效用会让人迅速生出新肉,待新肉生齐,那这具身体就脱胎换骨,从此百毒不侵。”

    说着,苏小七站起身来,“可是这方子是第一次,据说从未有人试过,而这过程极痛,且还必须在沸水中待上二十来个时辰……”

    说到这里,苏小七她自己都打了个寒颤。

    双眉一动,樱沁恨道:“然后,你就用子谦哥哥当试验品了?”

    “是……也不是。”苏小七应着,眨巴着眼,显得有半分委屈,“你刚才也听到了,我这药水熬制了十日,而十日前我可曾认识你们?”

    皱着眉头,樱沁看着她,没回话。

    苏小七继续说:“所以,本来没有这傻子,我是打算自己试药的。可是今日这傻子来了,说是要为前天对我做的事道歉,而且答应为我做任何一件事,哪怕是死……”

    她说到这里,樱沁的眉头皱得更深:想起子谦哥哥前日虽被这苏小七吓得半死,可今日他居然有勇气来对苏小七说出这些话,大概她隐隐能猜到,陌子谦多半又是为她的吧。她明白,初来这仙门,他肯定也是不想她与谁结怨的。

    不过这陌子谦也真是傻,就算是为她也不该以身犯险来对苏小七这般承诺。

    想到这儿,她冷冷看了苏小七一眼,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苏小七:“所以,我看他态度诚恳,就勉为其难的让他试药了。可你应该知道,这药理一旦成功,他以后就拥有百毒不侵之身了,明明是他错了来向我道歉,可我还送他一个大便宜捡,我都怀疑是我脑子有病呢。”话落,苏小七掩嘴笑了起来。

    “那如此说来,我还得真得该谢谢你了。”

    “当然!”毫不客气的苏小七觉得她就是该谢她,不过转而笑脸略带些严肃,“其实他对我的无理,这罪也算是受了,我也就选择坦然原谅他啦。至于你我之间,本来就是,如你前日所说,不打不相识,我们以后可得好好相处呢。”

    略略挑了挑眉,听着苏小七这话,樱沁有些不敢相信道:“所以,这意思是,我们和解了?”

    “对!”苏小七点了点头,道:“我作为师姐,自当先退一步,不过话说今晚陌师弟由你照看,但他的这次淬体可得明日晚间才会结束,你明日还有对战赛呢,若你放心……明日白天,我会继续看好陌师弟,你等对战结束了再来可好,樱师妹?”

    樱师妹?

    又是这般称呼,樱沁她听得牙酸。

    可苏小七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不放心又能怎样,明日赛事很重要的。当然,看来这苏小七虽怪癖嚣张,但说话不遮遮掩掩,毒就是毒,辣就是辣,是个直性子,这与她有几分相像,倒是让她相信苏小七是真的想解除他们三人之间本就屁大点的矛盾了。

    所以,这也是苏云漠带她来这里要解决的事情?

    还真看不出来,那如冰块般的苏云漠也是如此心细。不过樱沁认为,苏云漠也不只是怕她因心情影响明日的赛事吧,事关苏小七,他那做哥哥的,当然更多也会是为了妹妹。苏小七这般性格,苏云漠估计是有很多帮妹妹处理人际关系什么的时候。

    苏小七能有个如此的哥哥,还真是她的福分。所以苏云漠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是冷冷的让人不好接触,但樱沁对他的印象不坏,即便是对苏小七没回升太多好感,但看着他的份上……

    稍一弯腰,对苏小七点了一个礼,笑道:“好,今晚就我看着子谦哥哥。明日,相信作为同一师尊座下,苏师姐现是子谦哥哥的师姐,又授掌门仙尊之命要亲自带他修炼,苏师姐会将子谦哥哥带得很好的。”

    瞧着前日苏小七在提到她师尊时的敬畏,这里樱沁搬出拂燚仙尊来提醒她,只为保陌子谦一个万无一失。

    “那是自然!”苏小七含着笑,又怎会听不出樱沁话里的意思,不过她倒不介意樱沁这会儿拿师尊压她,又道:“突然发觉,我倒是有几分喜欢那傻子师弟了,即便你不用提及师尊,我也会好好带他的。”

    樱沁点点头,微笑:“那,麻烦苏师姐了!”

    苏小七也略略向樱沁点头一礼,两女子就像是真的交好了那般,礼尚往来的,非常客气的,是与之前两人针锋相对的言语格格不入的,仿佛是突然转变了画风。

    她也微笑道:“师妹放宽心,那么我就先走了。”

    说着便动身。

    只走到门口处,苏小七突然又停住脚,微微侧头,“对了,那木桶是千年火栖木,可是比那里面的水还烫上两倍,你可千万别碰,不然,烫坏了皮肉,我可不负责哦!”

    话落,她身子一动,鹅黄的纱衣在漫溢着一室红光的映照下,仿若水波激起像绽开的云彩般飘展,留下了一个美丽而优雅的背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