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来掌门仙尊今年收的这两位徒儿脑袋瓜都不错。”阁楼外,一长老见陌子谦这般行为,不由称赞。

    “是不错,但若不是在苏丫头给了他提示下,他能想到这般应对吗?”仿佛这位长老不太苟同。

    “那是不是,再给他加点难度?”又一位长老道。

    最初称赞的那位长老笑了笑:“不用了,这小子修为的确低的紧,给他御灵阶的法术蛊惑本就是为难他了,就这样也够他折腾的,随他去吧!”

    就在三位长老这谈话中,是樱沁所在的空间,有了动静。

    她不知道坐了多久。

    在如此寂静的地方,哪怕是针落地的细微之声也能听得见。

    “噔噔噔”

    是从远处传来的脚步声,猛然一瞬,她睁开眼来,随声源处看去……

    那是一全身散发出清辉白光的人。

    仿佛是星辰那般,照亮这里的黑暗,随着衣襟飘舞,散开一股芬香。待得那人影走进了些,樱沁才见这是一面容清美的女子。

    女子面带柔和的微笑,给人一种很好相与的感觉。

    所以樱沁一见她,只是微微挑了挑眉,便站起身来,问:“你是?”

    “我是拂燚仙尊的信使。或者说,我是仙尊给你带来的灵谕。”

    只此一句,本是一人形娇美的身子突然一化,女子就像烟雾那般散开。

    人儿不见了,只余空中悬着的一张泛着白光的帕子。

    这是怎么回事?

    樱沁表示还没搞清楚状况呢,那女子就消失了。

    而且,不是仙门对优秀弟子的法术奖励吗,怎么变成师尊的灵谕了?

    皱着眉头,她将那张帕子拿了下来。

    看着这雪白的绢帕,她的眸子里,顿时就充满了疑惑。

    不是说是灵谕吗?

    为何这绢帕上没有任何字迹或者什么图案?

    不过,倒是看着这帕子樱沁突然想起了拂燚曾给她婆婆的那方印鉴,也是这样一张帕子。那会不会,依旧是要一滴血才能打开这其中的字呢?

    想到这里,便是果断的咬破了自己手指,滴了一滴血在帕上。

    就在血滴在帕上晕染开去这一刹,帕子突然飞了出去,悬在半空。随即,原本雪白得没有任何字迹的绢帕上,突然显出四个粗黑的大字:玄灵正阳。

    亦或者是:正阳玄灵。

    只一见,樱沁便是知道了这四字的意思。

    此前在入仙门之前,拂燚对她说过,仙门有一玄灵之术可以抑制她的灵元之气。那么,这灵谕的意思就是让她学习这玄灵之术?

    可是,不是统一的法术奖励吗,怎么变成拂燚对她的法术教学,而且,真有所谓的玄灵之术吗?

    她本知道这玄灵之术是拂燚用整个仙门护她搪塞的话,可是突然见这四字,她的心也不由一动。

    三日前差点被火狼杀,可见是她这灵印又弱了些。现在灵元才是刻不容缓之事,那么,即便掌门师尊只是哄哄她,她也不打算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

    不过,那四字中间怎么有个红点?

    抬手,刚好能够到那布帛上,伸出手指,樱沁将那红心一点。

    “唰!”点下那一刻,突然一束红光撒下,照在地面升起了一道立着的玄门。

    玄门深红,可见扭曲的线条,像是有血液在那门中浮动,打出一圈圈的漩涡,看起来,有几分骇人。

    眉头一皱,樱沁稍有些迟疑的看着那道门:难道,是要从这里进去?

    走近那玄门,隐动的有股压迫扑面而至,玄波圈圈,红光如粼浔涟漪,此起彼伏,散开的光,至她一时头晕目眩。

    刚要退身,突然红光一刺,玄门处生起一股强大吸力,仅是一念间,她就被拉了进去。

    呼呼呼……

    一入玄门,眼前是红雾弥漫,狂风席卷,汹涌如浪潮而来,樱沁只是一个抬手,便能感觉到那种明显的阻力。

    这里已不是刚才处地方!

    四下一看,眼前倒是有光了,可满满的红遮了眼,只是方圆三尺以外便是无法看清。

    且看脚下,满是乌黑的草,沾着如墨的水珠,有黑色雾气升腾,却是黑雾过膝,上面就是红雾。

    不相融合的两层雾,一黑一红。

    比起刚才那处黑暗,这里显得更是怪异?

    所以,这又是哪里?

    难道在这法术阁空间里面还有另一层空间,而这一层空间才是真正学习法术的地方?

    樱沁大睁着眼,走在黑草地上,希望可以看到更多的景。却无奈,每走一步,眼前依旧如她进门时的景象,即使摊开手掌打出灵火,只是红雾中融入了一点蓝,依旧是看不清任何东西。

    这里和刚才她所待的位置一样,只是颜色不一样罢了。

    樱沁苦恼着,实在想不通只是学个法术而已为何要这般折腾人?

    在这怪异的地方,比起刚才那处无声的安静,这里有狂卷的风,吹得她的脸一抽一抽。

    她摸着有些疼的脸,站在原地,仰着头,就是一声大喊,“师尊!”

    既然是拂燚引她来的,想必拂燚应该也在这里吧。

    于是又大声一喊:“师尊,你在吗?”

    可是破天的一吼,没有人回应她,而声音很快就埋没于雾中。

    但,没道理拂燚不在这里啊!

    那她要学的法术如何去学?

    便是深吸一口气,扯着嗓子,就要喊出第三声。

    突然,头顶一道白光亮起,随即是一道沉沉的,苍老的声音像是从天上飘来:

    “你来了。”

    “师尊?”对声音极其敏感的她一听便知这就是拂燚的声音,樱沁不由欣喜,大声问道:“请问师尊,这是什么地方?”

    “此处乃八宫以外,同在祁还仙山之顶十八暗灵阙。你已经离开法术阁那处暗灵阙了,所以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另一暗灵阙中的一个法阵,迷雾双象阵。”

    迷雾双象阵?

    眉头一皱,她抬着头,望向那缥缈声音处,“那师尊为何要另引我来此地?”

    难不成她要修习的那个法术,或者说是那什么玄灵之术,还需要先来此处破个阵?

    疑惑的念头一过,拂燚的话又从天上而来。“我说过,你的灵元之气有可抑制的玄灵之术。我知你灵元之气已开始散发,法术阁所奖励的法术可以后进修学,但现在能否抑制你的灵元之气才是关键,所以特此引你来此地试一试这息梦归真引。”

    “息梦归真引?”樱沁眉头一挑,所以现在她是不需要去学习法术阁的法术了,而得在此修习玄灵之术?

    那敢情好,只是觉得,这“息梦归真引”好生怪异的一个玄术名。

    拂燚道:“没错,此术乃本门创主紫经道人所着。虽为本门之法,可千年来,门中却无一人修得此法,只因这术法玄气太过霸道,修此法者,必须于这迷雾双象阵中找到一上古龙玉,以其作为灵引,引导术法玄气入体,方可修炼真决。”

    “但是,要在这迷雾双象阵中找到龙玉,犹如大海捞针,欲得龙玉需先破此阵,但又说此阵本是无解,依道人所说,只有机缘者才可获得龙玉。所以为师想,你乃神灵谷后裔,天生造诣玄学,或许可破此阵,亦或者也可成为道人所说的有缘人。”

    樱沁听后,点点头,明白了拂燚的用意。

    只是如此说来,这一玄灵之术皆是存在不确定性的。

    阵法不知可破,龙玉不知可能,真决无人练习而得,自是不知此术效用,难怪,拂燚在最初与她谈话中,无法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这一切,都在于它的不确定。

    可是……

    既然此术如此难习那便有它难习的道理。

    拂燚也是在第一时间给了她一个这样的机会,那么,她又岂有拒绝的道理?

    更何况于灵元有利,所以,哪怕是只有微小的可能,她又怎会放过?

    四下一扫,依旧是遮眼的红雾弥漫,劲风吹打,压迫尽致,可突然豁开的心境,她却是朗朗一笑,向那天空,深致一个礼,“谢谢师尊。”

    “天赋与机缘,你只有七日时间,因为这法阵一人一生,只得入一次,若七日之后你还未寻得龙玉,迷雾双象阵会自动将你送出阵外,如此一来,你就再也无缘这玄术了。所以你一定把握好七日时间。”

    一人一生只得入一次,失败便是永久无缘?

    好一个狠厉的门槛,难怪至今仙门中人无法习得。

    可是,七天?

    好像有些少了。

    不过,大概也够了。

    低着头,脸上一抹笑意展得,她开口应道:

    “弟子,明白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