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知道,向来只要是你拜托的事,我都会为你去做,从不问理由。”

    月光如水,照进凉亭,是一片白净的玉光。

    光滑的白石圆桌前,华潋端起一杯茶在唇边抿了一口,便是抬眼,看着亭栏边,背对着她面向湖面的男子——红坠。

    夜色如雾,沉静的月光下,他看着湖水,微风掠过,吹起他的衣角。

    “那么今日,你可否也,勿要再问。”清风徐云般的低语,粼粼水波映入他的眼,是一片幽静的寒,看不真切的深冷。

    华潋站起身,抬步缓缓,来到红坠旁边,湖面微微漾起水波,她浅浅一笑,“我可以不问理由,那么师兄你可否告诉我,只是对一个破你朱雀星宫的有缘人做到如此地步,是为什么?”

    红坠不语,依旧是一双幽深的眼眸看着湖面。

    华潋也不着急,侧头看着红坠,他沉静的面色,好似与这清冷的月光融为一体,含着笑,继续道:“有多久了,大概是从十年前开始,你每年都会毫无理由的下一次山去看她,若是不知道这其中缘由,别人怕是会以为,她是你一个比较重要的人呢!”

    刻意将重要二字加重语气。

    红坠亦侧头看来华潋一眼,再转头望向远处,沉默了会儿,他道:“华潋,你知道为何我总会请你帮忙做事?”

    华潋一笑,看着红坠侧颜,一双清透的眸中,显尽温柔与妩媚,“因为你知道,我从不会拒绝你。”

    “的确,这么多年来,你是最懂我的人。你也很聪明,也总能猜到我做事的理由,所以往往你我,都是心照不宣。”

    “可是我要说这次的理由,我还真的猜不透呢!”仿佛是话里有话,华潋上前一步,轻柔的伸出手,握着红坠的手腕,将红坠的手抬起来。

    看着他的手背,有一道伤口,黑色的,她知道,那是被地心之火,灼伤的痕迹。

    她抚摸着这道伤口,目光尽是疼惜,她道:“只用了半个时辰,你取出了血枫露,可也留下了这道伤口。被地心火灼伤,怕是这疤,会永远留下了吧。”

    没错,她不知道红坠为何要突然入十方火龙阵去取血枫露,直到樱沁来要血枫露时,不管这背后藏着什么理由,她已不想去知道,她只知道红坠是为了那丫头去取的东西,而且还让作为仙尊的她在一个小丫头面前演了一场戏,只为阻止让那丫头入阵。

    她曾一度执着红坠为何不收她为徒的理由,今日亲见了那丫头一面,的确是非常吸引人。不局限与她美丽可人的模样,及天不怕地不怕的独特脾性,倒是她身上的确有一种气息,是非常微弱的,极为吸引人的某种味道,尚且是她的修为,也差点难以自控,想要抽尽她所有灵力,扒开她,看看她体内到底是有什么。所以她敢肯定,这股气就是火狼说过的,引得他这魔化的气息。

    那么,红坠如此在意她,也会与她体内这气有关吗?

    但转念一想,也不尽然,红坠对她的在意是一种保护,而她与火狼在意她,实是想,撕了她。

    看来那气,确实有必要探个究竟。

    此时华潋如此想着,红坠也是任凭她握着手,开口道:“一点小伤罢了。”

    “小伤?”

    华潋抬眸,看着红坠的脸,“能让你三界之内的最强者受伤,即便是小伤,也会让他人死无全尸。所以你为了她,不惜自己受伤,这对一个新弟子,是不是太好了?”

    此话一落,红坠收回手来,目光泠泠如幽深的寒潭,却是轻柔道:“华潋,天色已晚,我也该走了。”

    依旧看着红,眸中闪过一丝幽郁,“是啊,向来你不想说的,不管别人怎么问,你都不会说。”

    “今日多些你的帮忙,麻烦你,帮我照顾好她。”

    麻烦?帮你照顾?

    嘴角牵起一抹苦笑,随即神情一冷,她道:“虽然你未收徒为徒,但现在她已经是掌门师兄的徒弟,你我都是她的尊长,理应照顾。”

    果然她还是有些不甘心,即便她是万般不想肯定,可他对那丫头,就是有男女之情的关爱。

    便是以此话来,想敲打一下红坠。

    红坠闻言顿时面色一凛。

    华潋这话像是一只冰剑刺进他的心,被凝固的心,没有痛,只有无尽的冷,与骨子深处埋藏的寒融为一体,从未被牵出过的暖,如今他的心已经在动。

    “是的,我们都是她的尊长,所以你,理应照顾好她。”莫名的,红坠豁然一笑,一丝柔情毫无隐瞒的出现在他清朗的眼眸底处一闪而过。

    随即却是不带任何感情的冷声道:“而你的身份,也永远只是我的师妹。”

    如此坦诚一言。

    也如此,绝情一语。

    一瞬间,红坠这一句话仿佛是打破了华潋所有的幻想,她的心像是跌入了万丈深渊,心跳骤停,好似快要死了那般,整个人就没了气息。

    直到见那红坠,化作一道流光飘向虚空深处,她才慌过神来,目光又重新凝聚。

    身子摇曳着,来到石桌前,手指颤抖着,端起一杯茶。

    杯盏中,清茶凛凛。

    夜静深,空气里浮着幽幽的凉意,像是连飘在湖面淡薄的雾气,也都要被这盏中乍泄的寒意冻住。

    茶水送入唇边,一饮而尽。

    一丝刺骨的冰凉入心。

    眸中带着些微醉,明明饮的茶,她像是喝了酒,“我果然不该期待,几百年的相处,我在你心中竟是……”

    可随意用之,亦也可随意弃之的师妹?

    “不,你不应该这样对我的,我等了你那么久,为你做了那么多事……”

    你不应该这么对我!

    对!

    是因为她,全是因为她!

    “如果不是因为她出现,你不会这么对我……”

    沉冷的声音散去,手中茶盏用力一握,一声清响,破碎的杯片扎进手心,鲜血滴滴落在地面,叠叠晕开,像是一朵朵被血染的雏菊。

    手中碎片往湖面扔去,那沾染在碎片上的血也在水中化开,很快就与湖水融为一体。

    华潋身子一动,向着某一处楼阁飞去。

    月光穿过镂空的窗洒了进来,透过层层轻掩的薄纱,落在白漆温床之上。照着床上熟睡的人儿脸上,柔和的月色,越发衬的她的肌肤白透。

    华潋来到床前,坐在床边。冰凉的纤纤玉手,抚上樱沁温暖的脸。

    凝脂玉肌,盈盈似水,如此美丽动人,也难怪会让他动心。

    “可你知道吗,他不该动心的。”

    寒光拨开月色,再看着她的脸,她的眸凛冽如冰,语气幽冷似刃:“所以你,不能活!”

    手半握成爪,正要掐上熟睡的樱沁白皙的颈脖。

    忽然一条黑烟似游龙那般飞来,瞬间缠在华潋手上,将她的动作定住。

    随之而来的一个声音:“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的约定。”

    是一黑衣人凭空出现在了房中。

    华潋头也不回,努力想要挣脱缠绕在手上的黑雾的禁锢,“我不管,现在她必须死!”

    黑衣人抬起不见像是由黑雾凝成的手,一丝黑线连着华潋手上的黑雾,用力一拉,华潋整个人都被带离起来。

    面对着黑衣人,华潋双目猩红,狠狠道:“你凭什么阻止我?”

    黑衣人自是知道这女人现在嫉妒到走火入魔了,便没再言语上继续刺激她,轻言安抚道:“你想想他是何许人也,就算你现在杀了这女孩你也得不到他。但这女孩迟早是要死的,何不再等等,等用她开启了混沌极,你得到了仙凝雪魄,就可控制任何男人的神魂,使他成为你的人。”

    黑衣人此一番话落,华潋总算冷静下来,急怒猩红的眼眸也渐变得正常。

    可说话也还是有些急促,“没错,我要忍,为了他我都已经背叛师门了,我一定要忍。”

    说完便是深吸了几口气,待身心完全平静下来,黑夜人才又道:“此女子体内的气,你探清楚了吗?”

    华潋回头瞧了一眼依旧陷入沉睡的樱沁,摇头道:“还未探。”

    “那现在是最佳时期,我且以灵探看。”说着,黑衣人便是来到床边,双手一抬,一片黑雾至他手臂弥漫出来,正要将樱沁的身子覆盖。

    却在这时,本一刚开始没觉得不妥的华潋,忽然上前握住黑夜人的手臂,眼中是有些许急切道:“不能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