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魔帝邪宠:逆天神妃修灵记 > 第112章 不是要报恩吗(红樱夫妇篇)
    “鸟儿啊,我们还要走多久呢?”

    这一路上的如画风景,樱沁都来不及去看,只是一直跟着鸟儿走着,翻山越岭爬沙过河,走了大概一个时辰了,还未见到红坠。

    飞在前面的鸟儿,叽叽叫了两声,然后停了下来,扑腾着翅膀将小脑袋仰向前方,用纤细的声音,道:“到了。”

    到了?

    樱沁立时顿住往前一看,明明脚下还是曲折蜿蜒的山路,而不远处,却是一片开阔。

    山色湖光水清清,

    白瀑飞泄万丈倾。

    不错,到是个诗情画意的地方。

    与上仙门那日,忽然落到红坠,咳…沐浴的那个地方,有些相像。

    可那个地方瀑布落下的声音能听见,而在这里,湖与山涧瀑布就在眼前,居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仿佛眼前的这些景,像是隔在另一层世界的画面。

    不过也没什么奇怪,圣灵宫的景,不就这样吗,那竹林潭水花圃,不也一样规布得毫无逻辑。

    可是……

    “人呢?”眼睛一瞪,那湖边除了有个亭子,并没有看到红坠。

    再一抬头,鸟儿也不见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来了!”

    轻轻的,像是微风拂过耳边。

    樱沁猛一回头:漫漫环绕的云雾,一片翠色的山墨背景下,是他一袭飘仙的白衣,遥遥衬着青色的天幕,带着潋滟的华光,款款而来。

    这一瞬,樱沁傻眼了。

    似乎红坠每一次在她面前的出现都会给她些震撼。

    那绝美的容颜,微微带笑,总有种让人难以揣测的神秘气质。温柔中,又带着令人不敢挑衅的威严。

    看着红坠这样走来,樱沁突然想起之前在云崖边看到的画面。那对黑色羽翼,她想象着往红坠背上一放……他纤长的身,就张开一对大大的翅膀。

    白衣,黑翅?

    这看起来……好不协调。

    他的气质太出尘,仙气凛然,那种象征恶魔的黑,放在他身上实在是太过违和。就像是一只天鹅,你非要给它装一对秃鹰的翅膀,怎么融合,都不好看。

    所以,很显然那对羽翼的主人肯定不是红坠,也许她那时就是脑子犯抽,才会一时想到他。

    不过现在她可不能犯抽了,她向来就是这样,只要是不太紧要的事,想不清楚,那就不去想。她才不会在这方面为难自己。

    甩了甩脑袋,她将手半握成拳,在自己脑袋上敲了敲,只是想让自己在这个时候可以清醒点。

    哪知红坠已经走近,看着她这个动作,立即将她的手捉住,道:“你怎么了?”

    “我……我……”完全没想到红坠会来握着她的手,而一抬眼,又看着隔得很近的他一副担忧的神情,樱沁猛的将手抽出来,唰的一下脸就红了。

    “没事……就刚刚……走路太久,脑袋有些晕了,想让自己清醒清醒。”樱沁极不好意思的低着头,目光在地上扫来扫去,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她将手抽出倒没引起红坠不悦,反而是笑了笑,将手又轻轻抚在她的肩上,道:“那你现在清醒了吗?”

    “啊?”樱沁肩头一颤,缓缓的侧头,看着红坠搭在她肩头的手,感觉到他手掌的温度透过衣服渗进皮肤,猛猛的,心跳速增。

    再抬眼,看着他那温柔的眼神,便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大步,一张小脸更加的红了,“清……清醒了,就是不知,今日灵尊叫我来,所为何事?”

    “自然是有事的,不过……”红坠再次走近她,看着樱沁低着头,一副似乎有点害怕他的模样,微俯着身子,道:“你为何不看着我,莫不是,我比掌门师兄还可怕?”

    “不是不是,哪能呢,我只是,只是……”太紧张了,紧张得,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不过,不应该啊,明明前几次见面都不会这样。

    于是,她猛一转身,狠狠的又拍了一下自己脑袋,暗自骂道:真是个蠢货,到底在紧张个什么,都见过那么多次了,难道这次还怕他会怎么着了你不成。所以你,赶紧啊给我你赶紧给我清醒了。

    暗骂完,便是深吸了几口气,抬起双手,再反手压下。

    如此一来,心情平复了不少。

    然后,又转过身去,再对着红坠,眼神也不再闪避了。

    “你看这里,风景太美,美得我太激动了,所以,现在没事了。”

    耸耸肩,又将胡诌的本事发挥出来,配上嘿嘿一笑。

    果然,这一招很不错。她的心情已经完全不紧张了。

    再看着红坠,再想想之前在云崖,她对他那一番身份差距的释怀,这人无非就是有着一张太美的脸,和这里的风景一样,完全不需要去紧张的好吗?

    如此一想,心情完全恢复如常,笑了笑,她问:“那么,灵尊今日找我到底是有何事呢?”

    看着樱沁这突然的变化,红坠眉心一凝,再看着她,目光之中透着几分思量。

    沉默着看了她一会儿,他的眉头便又舒展开来,微微地一笑。

    “真是有趣。”

    “嗯?”樱沁眨巴着眼,不明白红坠何意。

    只听他轻声一叹,施施然道:“倒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想到你曾说过要对我报恩,那么今日,我便是给你这个机会。”

    “好!”樱沁立时抱拳把头一点,毫不考虑的回道:“灵尊请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红坠忍不住笑道:“别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今日我又不是让你去送死。”

    樱沁咧着嘴,有些尴尬的抓了抓脑袋,“其实,我也是不想死的啊,我不过是想表明帮灵尊做事的决心嘛。”

    他将手半握成拳掩在嘴边,失笑道:“那么,你的决心我收到了。”

    樱沁歪着脑袋,看着眼前这人大有只是一个轻微的动作就足以将人迷的神魂颠倒的姿态,一时间,差点又要陷入痴迷,“那么灵尊,需要我做什么?”

    “你跟我来。”越过樱沁,红坠往前走去。

    “好!”樱沁点点头,紧随红坠身后。

    不一会儿,两人便来到湖边的小亭。

    飞泄的瀑布落入湖中,依旧没有溅起水花,而湖面更是平静得没有一丝纹路,就如一面巨大的镜子,映着蓝天与高山。

    “看见那处绝壁了吗?”红坠抬手一指。

    樱沁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是在那瀑布悬崖自下而上的十丈悬端,凸出的已经被水磨得光滑的岩石。没有植被,远远的,却能看见那岩缝间,闪烁着一道绿光。

    樱沁点了点头,道:“那里好像有东西。”

    “嗯,今日你需要做的就是帮我取来那东西。”

    “行!”几乎没有丝毫犹豫,话一应落,樱沁就向亭子外走去。

    只是,刚走了两步,红坠便是身影一闪,挡在了她的面前,“难道,你都不问问那是个什么东西,或者问我为什么?”

    浅浅的低着头,她笑道:“灵尊莫不是忘了,你刚才说过,不是让我去送死。那既然我去取得那东西不会死,我又为何一定要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而且,我是来还恩的,至于不问你为什么,我想大概还没有哪个还恩者会对恩人说:你为什么要我这样还。”

    没有流水的声音,只有微微轻抚的风,含射粼粼青光,掠过她的脸庞。

    一席话,竟然说得红坠无言以对。

    只是看着她执拗的小脸,那种毫不做作的真诚,加满满的自信,却又是单纯得让他有些忧责。

    就像今日他的影所说,这本也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可偏偏,也逃不开天意造弄。

    幽幽的,叹了一声,红坠抬起手在她头上轻轻一揉,道:“去吧!”

    “嗯!”这一触,倒没引起樱沁不适,不像之前,红坠只是拍了拍她的肩,就弄得她无所适从。反倒这种亲昵,就像是一个老者对晚辈的关怀,不由的,心底生出了一丝温暖。

    樱沁抿唇一笑,便是不再说话,转过身去,腾身一跃,就朝着那处悬崖飞去。

    看着那抹蓝色的影,恍惚中红坠似乎看见了,一抹含着泪的笑脸。温柔的,倔强的,她与她,眉梢眼角,似乎从无半分的变化。

    然而现在,他知道,她还不是她。

    突然的,眼里像是染上了霜尘,不再带笑,那原本的温暖突然变得冷漠,变得严酷。

    你无法逃过造化弄人的命运,但我所能帮你的,可让你变强,在阴谋与权利中,生存!

    ……

    樱沁来到来到石崖。

    这里是一处崖壁上凸出的平台,很窄,方圆只有数十来尺。从这里,离那道瀑布也还有数丈之远。

    而红坠要她取的东西就在岩壁石缝中,隔着她在这小小的平台,也就只有一步距离。

    只是,因为此地很窄,岩面也被那瀑布的水溅得湿滑,她一飞上来,便就站定这个位置,不敢轻易的动。

    脚下是湖,本来此处离那水平面并不算高。可是平静的湖面倒映着这高高的山壁,一眼望去就像是深不见底的巨坑。

    不过还好,她心理素质比较强大,这样的处境,还不足以恐吓到她。所以眼下,她只要取了这东西,就可以下去了。

    便是小心翼翼的挪着步子,很顺利的,她已经靠近崖壁。那泛着绿光,在石缝里的东西,好像也是一块石头,此时就在她伸手可及的位置。

    试着用手抠了抠,塞得还挺紧的,看样子是不使点力气拿不出来。而脚下,她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要是一不小心掉进湖里就不好了。

    便是拿出金蚕丝线,拈起线头放入那石缝中。线一入缝,她便运起灵力,金蚕丝线就像是有了生命般的,自主的缠着那块绿色的石头动了起来。不到片刻,那块石头就像一只蚕蛹,完全被金蚕丝线包裹。

    趁着灵力,她只是稍稍用力一拉,那块石头就被她拉了出来。

    放在掌中,收了金蚕丝线,一块晶莹剔透,毫无规则的透明晶石散发着柔柔的绿光,就这样在她眼前出现。

    定眼一瞧,才发现,这块石头里面,好像有一只,蝴蝶?

    一双透明似水的翅膀,浅红色的身子,细细一看,又不像是蝴蝶,那身子的轮廓就像是人形一样,这小东西到更像是注灵宫特小号的精灵兽。

    紧闭着的眼,这小小飞兽,就像是困在这石头里面睡着了。

    可这究竟是块什么石头呢?看这样子,倒有几分像,琥珀?

    可是瞧了一会儿,除了里面那只小兽比较怪异,倒也没有其他特别。因为像如此的晶石,在这仙门之中多的是,它的作用就是作为夜晚的照明和点缀风景。不过呢,反正是红坠需要的,她也不想过多研究,她只要拿给红坠就是了。

    但是,这作为救命之恩的报答,红坠给个这样的任务,是不是太简单了?

    如此一想,她便笑着将石头高举了起来,远远的,冲着红坠挥了挥手。

    一副胜利的姿态,她大喊着,也不管红坠是否听得见,“这个太轻松了,下次,能不能安排有挑战性的!”

    红坠在亭子里,亦冲她一笑。

    只不过,在这笑的同时,他的指尖,迅速弹出一道白光。像一只箭,飞快的穿过气流。与此同时,那道瀑布里也凝出一滴水珠,与那道光一齐朝着樱沁手上的晶石飞去。

    毫无声息的,光与水珠同时落在了晶石上,困在里面那只小兽在那一刹唰的睁开了眼。

    可樱沁并未察觉。她只是将晶石收好,正欲下去,突然身后一声嘣裂的巨响,脚下开始颤动。回头一看,只见是刚才取出晶石那条岩缝慢慢在裂开,她所站的那块突出的岩石也在缓缓的向下沉。

    “这……”

    还来不及细想,整个山壁猛地一震,几乎都没给她一个喊出“啊”的时间,她与那块岩石就往湖中掉去。

    哗啦一声响,平静的湖立时就像一面被砸破的镜子,溅起高高的水花,落下,一圈一圈的碎波,缓缓地荡漾开去。

    不会游泳的她,一入水里,整个人就往下沉,想要呼吸,刚一张嘴,那些水就像破开阀门的浪,猛的往她嘴里灌。

    然后,她又在水里拼命的挣扎,可越是动,她就越往下沉,就好像水底有什么东西在拉着她的脚一样,生生的将她往下拽。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没有生命危险吗?

    无法呼吸,脑子开始犯晕。

    是她自己大意了,哪里有想到红坠给出的任务真的会只是简单?还大言不惭的说太轻松?

    这下好了,装逼遭雷劈。

    早知道,就该取了晶石就下去;早知道,就不说那句话了。

    可是,一切都太迟了。她已经快失去了意识,也没有力气再挣扎,渐渐的,闭上了眼,任凭身子往下掉。

    便在这时,被她取下的那颗晶石,从她怀里浮了出来。里面的小兽动了动,一对针孔般大小的眼睛,看着几乎昏厥过去的樱沁……

    突然的,它腾起翅膀猛的往晶石壁撞去,一瞬间,嚯的炸开一道绿光……

    湖面上,崖壁的震动已经停歇。而眼见着樱沁落水的红坠只是安静的站在亭子里,不带任何表情的,远远的,看着那壁下不再冒出水泡,直至湖面又恢复到了如镜面那般平静,他才慢步的走出亭子,来到岸边。

    “夔鹬(kuiyu)晶石,镜海湖,赤鱬(ru)兽场,那噬血之地,定可提升你的修为。”湖面的凛光映入他的眼,清冷的光在他眼里,好似不带任何感情的冰霜,又似无限温柔的担忧。

    “可是,如此危险的地方我又怎可放心让你一个人去?”

    一语幽幽似梦呓,话音一断,红坠便是跃身飞起,落入湖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