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商素臾这般说着,樱沁暗自思附:可这些兽不是单纯的魔兽,而是来自上古的修魔异兽,当然命门不会是像一般修魔妖兽那么简单。但幸而是有小夔鹬在,它指出这些鬼车兽的弱点位置,这些东西就更好对付了。

    不过看来商素臾是还不知道这些异兽的真实身份,那她也装着不知道好了,免得商素臾会对她起不必要的疑心。

    樱沁正这般想着,

    忽然!

    是商素臾神色一变,急喊了声:“师妹小心!”

    与此同时,在樱沁身后,趁樱沁扶着商素臾这时间,是一只鬼车兽扑了上来,伸出尖利的手指,正要刺向她的背部。

    随着商素臾这一声喊,樱沁眼神一冷,立是毫不犹豫的拿过商素臾手中的剑,转身一刺!

    仅一刹,那泛着凛凛白光的长剑,就精准的刺入了这鬼车兽的左眼。

    随后这鬼车兽一声凄厉的惨叫!

    它就倒在了地面,紧着从它被刺穿的左眼处,喷涌出一片黑烟。须臾之间,就是尸身枯腐成一道骨架。

    樱沁将剑一收,又塞回商素臾的手中,看着地面上的白骨,悠悠道:“它死了!”

    对,仅是被这么一刺,这只鬼车兽就死透。

    商素臾在一旁看着,有些看呆的模样。

    瞪眼张大着嘴,有些不可思议道:“你…你…知道它的命门?”

    樱沁笑了笑,“我不知道,看我刚才,可是背对着这只魔兽,听师兄你一提醒,我就回身乱刺的。”

    她当然不会说是小夔鹬告诉她这些鬼车兽的命门所在,既然现在解决了一只,那就快点将这些都解决,不要再耽搁时间了。

    “敢情是这运气好,一刺就发现了它们的弱点,那么我们,速战速决吧。”

    商素臾一听,完全信了樱沁的话,没有半丝疑惑的道:“好,师妹这运气可是帮了我们大忙,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就是举剑上前,白衣呼风而舞,商素臾手一挥,就斩了离得最近的一只鬼车兽。

    知了命门所在,这些鬼车兽解决就轻松了许多。

    尽管鬼车打算逃逸飞到半空,樱沁甩出几只气剑,它们就无所遁形。

    半个时辰下来,数十只鬼车都被解决掉了,两人都是有些疲累的模样。

    商素臾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呼吸着,看着这一地的枯骨以及几乎是每一只兽死后都留下的一颗灵魄,他用手指了指那白得发亮的东西,“这些是它们的精魄吗?”

    精魄是可以直接吸收转化为自己的灵力使用的,这点商素臾知道。

    樱沁点点头,“应该是。”

    精魄与灵魄说起来也相差无几。精魄,不过算是现在的灵兽或者魔兽体内的灵力源,而灵魄皆是在上古异兽体内形成的魂元,它所含的灵力,可是比精魄要多得多。

    樱沁也懒得去给商素臾解释这点,想来,这些都是低阶低兽力的异兽,它们的灵魄之力,应该也比不上她在镜海湖底斩的那些赤鱬兽。

    “那我们把这些精魄分了吧。”商素臾看着一地的白色精魄提议道。

    樱沁做出个摆手动作,“师兄你自己收起来用吧。”

    “怎么,师妹你不要吗?”商素臾挑眉问道。

    说起来,这次能这么痛快斩杀魔兽,樱沁的功劳更大呢,这些精魄就算是战利品,她居然不要?

    实则,樱沁她不是不要,只是因为商素臾在这里。她若现在收了这些灵魄,必定会被商素臾发现她的实际修为。

    而通过九菱晶石探测,她对外公开的修为是化灵一层。可现在她已经是达到御灵一层了,上仙门才不到两月,她提升得这般神速的修为,也是怕人知道会议论些什么。

    想着那仙门之人的八卦程度,现在让人知道她的实际修为,也是在找不必要的麻烦。

    关键是,她还想到,红坠也可能被议论其中。在对付精灵兽王后,红坠曾说过,不要让人知道她见过他,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她与红坠有什么牵连瓜葛。

    那么她,干脆就不要这灵魄了。

    便是很爽快的道:“嗯,全都留给师兄,看师兄你不但出了力,还…”说着一眼瞟过那地面上,除了鬼车兽的白骨,就还有商素臾捕捉来的那十来只山鸡,继续道:“辛辛苦苦逮来的野味,被毁了,它们更该补偿师兄你不是。”

    这一说,商素臾也是看了他逮的那些,已经被撕碎得不成型的山鸡,心痛道:“我可是有好几年没吃过野味了,我的鸡,就这样被它们糟蹋,没错,就是该它们付出些补偿。”

    随后那心痛的表情闪过,他看着一地的灵魄,眼中大放异光,笑嘻嘻道:“那这些精魄既然师妹你不要,我就不客气了。”

    樱沁点点头。

    便就见着刚才还疲乏得好似完全不想动的商素臾,这下,若似开启了无影手,不过几息,就将这些灵魄收拢。

    随后打地一坐,就将这些灵魄吸收起来。

    樱沁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也坐在了地上开始调息。

    这时,在不远的山脉高处,隐在密林之间,是之前与樱沁谈话的黑衣女子,看着这边的两人。

    此时黑衣女子身边还多了一个男人。

    男人生得横眉冷目,但在女子面前,面色是非常的恭敬。

    看着女子微微笑颜,男子的一对粗眉动了动,“涟漪大人,你送的礼,她好像没有收。”

    在男子看来,这名叫涟漪的黑衣女子让樱沁杀那些鬼车兽,就是给樱沁送修为的,而樱沁现在尽数将其送给了别人。这不就等于她没收礼吗?

    涟漪微微一动,露出一副那像是与生俱来就拥有高贵的美丽的笑容,慢悠悠的纠正道:“我送的礼,她已经收了。”

    男子不解,但男子也算是跟着涟漪身边做事很久了,他多多少少也是知道自己主人的作风,便问,“莫非,涟漪大人并不是给她送修为?”

    涟漪一笑,娇艳的红唇牵出一记好看的弧度,施施然道:“这湿地,可只是梦梦的居地。这里的每一只鬼车都是她的亲人,如今被那女孩打扰了住所,还弄得家破人亡,你说,凭梦梦那性子,她会放过他们吗?”

    男子挑眉,“所以,涟漪大人的真正目的是,让那女孩与梦梦结仇?”

    “没错,梦梦那丫头受伤,绝对不会跑回这里来,让她的亲人们看见她受伤而担心。那么这就是引这女孩来此的最佳时机,我一路留下属于那梦梦的气息,凭这女孩身上的夔鹬神兽,定会追到这里来。”

    说着,涟漪缓缓一转身,朝着林子深处走去,“若我不是答应了他,何必在这里用些如此小伎俩。毕竟,那姑获血石得让这女孩亲自取得才行。”

    男子跟在涟漪身后,“属下明白了,若是涟漪大人用得着属下的地方,尽管吩咐。”

    “那好,正巧眼下就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如墨描画的清秀柳眉一动,涟漪停下了脚步。

    男子道:“涟漪大人请吩咐。”

    “去给梦梦报告这里的情况吧,你应该知道她平时的住脚点。”

    “属下知道!那属下先行告退。”说着,本是还跟在涟漪后面的男人,一溜烟的,就不见了身影。

    男子离去过后,涟漪转身过来,此时密林已经完全遮挡了视线,她已经看不见樱沁的身影了。

    但却是死死盯着那方向,从袖道里滑出一副画卷,涟漪拿着画卷,将此画卷打开。

    画卷上,是一长得与樱沁一模一样的女子。

    涟漪看着画卷中的女子,渐渐表情有些凝重,“为了一个情,你倒是真心刻薄啊,就让我在此候了一千年。”

    “没想到,你这灵域至尊也会有思念至此的女子。就算你从不告诉我她是谁,但就凭你对她在乎的程度,我大概也能猜出,这就是让你孤家寡人了几千万年的人吧。”

    “所以才拒绝了所有爱慕者,也包括了我。”

    涟漪苦苦一笑,收好了那副画卷。

    是我先爱你,如果你不爱我,那我也只好不爱你了。

    虽然她被那个她口中所说的灵域至尊拒绝了,但她是个心高气傲的女人,她绝不会进行无果的纠缠。

    就如她的性子。

    要做一个坦然之人,

    首先就绝不为难自己。

    不管是什么,拿得起,也要放得下才行。

    ——

    待樱沁与商素臾调息好已到傍晚时分。

    商素臾吸收完这些灵魄,非常兴奋,“师妹你看,没想到这些魔兽的精魄灵力如此浑厚,我吸收完,几年不曾达到的化灵阶,这修为立马就突破了。”

    说着,是他非常激动的挽起袖子,将九段锦灵露出给樱沁看。

    樱沁一瞧,他的九段锦灵段位果然是已达化灵一层。

    看来上古异兽的灵魄果然是要比一般魔兽厉害些,她曾吸收了赤鱬兽的灵魄,可是一时就升了四层修为。

    替商素臾高兴道:“恭喜商师兄修为提升,虽然我们这一趟没有追到梦梦夫人,但也不是全无收获不是吗?”

    商素臾道:“对对对,不过,这是师妹你的功劳,若没有你,我这修为那会突破,算是师妹你助我的,以后若有要得上师兄我的地方,尽管提,甭客气。”

    看着商素臾爽快模样,樱沁掩唇一笑,“那好,只要以后师兄不会嫌我麻烦。”

    “保证不会。”商素臾也是咧嘴一笑,捶胸保证道。

    樱沁笑道:“好了,现下在这曜月城,我与子谦哥哥就全仰仗师兄你照顾,这就已经是帮我们大忙了。这梦梦夫人还没有找到,我们先回城吧,也不知,子谦哥哥他们那里如何了。”

    商素臾赞同道:“嗯好,我们先回去。可是师妹你,绝对不要和我客气,我们回去,就先去吃顿好吃的吧。”

    樱沁点着头,两人就一起离开了这鬼车兽的窝点。

    ——

    此时在木府。

    木老爷也已经醒了过来。现下是千恩万谢的在苏小七与陌子谦面前拜。

    “谢谢而为救命之恩,要不是你们,我今日这六十大寿,就变成我来年的忌日了啊!”

    说着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着脸。

    见木老爷行礼,陌子谦连忙扶着这木老爷道:“木老爷不必这么客气,这都是我们修道之人该做。”

    “修道之人?”木正德眼珠子一动,惊异的看着陌子谦与苏小七,随后还一下跪在了地上,“原来你们是仙人啊!仙人大恩大德,小人更是没齿难忘。不知仙人需要些什么东西,只要是我能够办得到的,一定为仙人们取来。”

    一见这木老爷跪在地上,陌子谦有些急了,他不是太擅长应付这种情况,只得道:“我们不需要东西,我说了这是我们该做的,而且,仙人什么的还算不上,木老爷你就快起来了吧。”

    陌子谦说完,木正德还是在地上跪着不起,道:“要的要的,就算你们不需要东西,但来到我们这曜月城,地主之谊也该让我尽一尽吧。”

    说着,依旧是跪着往身后唤了声,“来人啊!”

    一个家丁跑了进来,看着自家老爷跪在地上,神情一愣。

    随后,是有些孱孱的走上前来,“老…老爷…你,有啥事。”

    木正德道:“去准备我们曜月城最好的食材,最好的美酒,我要摆宴招待我的救命恩人。”

    吩咐下,家丁瞧了陌子谦与苏小七一眼。

    陌子谦是满脸堆笑的看着家丁,而苏小七,始终都是神情冷漠的抄着手站在一旁。

    在这木正德又跪又拜又是要谢礼摆宴中,她始终一句话也没说。

    “是,我这就去准备!”

    直到家丁得到木正德的吩咐跑了出去。

    苏小七这才冷冷一哼,“凡人,就是爱作,矫情!”

    说着,一眼瞥过木正德,看着他一把年纪还满脸肥得流油的样子,苏小七真的是一口看一个恶心。

    木正德有些愣忡的看了苏小七一眼,“仙人,这话是?”

    他木正德叱咤商场多年,最会看人脸色,明显苏小七就是一副不领情的模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