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灵力一旦失去,也不是那么快就能够恢复得了的,但樱沁觉得,他们这种修境界之人,或许会有其他办法快速将灵力恢复。

    “商师兄需要灵力疗伤,一会儿你若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先替商师兄疗伤。”

    此番一交代,她站起身来。

    霜无月倒不是不答应她,只是他在这里为商素臾疗伤,那她要做什么?

    想着就问了:“你的灵力也未恢复,打算要去哪里?”

    她去哪儿?

    被问话的人儿忽然冷冷一笑,转头看着魔疫,“我要亲手将此夷为平地,不留一个活口!”

    幽冷的双眸中,仿佛泛起幽红的光,寒气四泄。

    魔疫连滚带爬的来到樱沁面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别,女侠饶命,女侠不是说了不杀我了吗,你怎么……”

    樱沁看着他,眸中丝毫不带感情,“我何时说过要饶你命了,作恶多端的妖魔,还害我们如此之惨,你觉得我还有什么理由让你活着?”

    她向来不是心软之人,别人犯了她,哪有不还回去的道理。

    这时,很难得,比起樱沁,向来更不好说话的霜无月发话道:“师姐,的确,你现在还不能杀他。”

    樱沁侧头,十分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为何?”

    如果她没听错,这个出来像是在替魔疫求情的人,可是已经杀了好几个人,而且刚才还说过要亲手代劳杀了魔疫,这会儿又来说不杀他是什么道理?

    霜无月笑了笑,“他不是说了这疫毒只有他能解吗?就算你再生气,也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哦。”

    这一句话,提醒了樱沁,忽然想到什么,她问:“你是说?”

    “不,不对,”思维转了过来,她又道:“他能够解疫毒又能如何,你也看见了,这个村子除了这里的一群恶魔,已经没有其他村民,他还能再做什么?”

    “没什么不对的,”霜无月解释道:“之前我是不得已,以为你会出什么事,才杀了几个魔化的村民。”

    此话一落,樱沁似懂非懂的看了看还摆在地面上的六具尸体,“你是想说,这些人就是村民?”

    他们无疑不是破布褴褛的衣衫挂在身上,手脚趾已经碎烂到那个程度,身上还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恶臭,虽然似乎还有着自己思维,但眼已无神,这些人怎么可能还是活人。

    樱沁似乎难以置信。

    这时魔疫拔起来,将头垂得很低很低,他道:“我不知这位大侠是如何发现的,但这大侠说得没有错,他们的确就是这里的村民。”

    魔疫这般一说,樱沁立马侧头看他。

    且眼神仿佛是一把利剑一般,刺着他,“按你的意思,就是说这墨渔村的瘟疫,是你放的?”

    到现在,魔疫也不敢不承认,“对!我是从九幽来的一只小魔妖,初来凡界,为了能有自己一席之地,就来到了这个村庄,将这整个村子的百来人以疫毒控制,成为自己的下属。但正如你们所看见的,这个地方似乎很邪门,我使得他们中了疫毒之后,他们虽然听的差遣了,却不能出走出这个村子。”

    “而且,也不知为何,弄得我现在也不能出这个村子。没了更多的活动范围,从此便断了食物来源,我不得不拿他们当做食物,然后,还剩下一些强壮的作为手下,现在我们唯一的食物来源就是那些不小心走进这村子的人。”

    “但是,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只要女侠你不杀我,我愿意为那些剩下的村民解除疫毒,而且保证以后不再伤害他们。”

    说着话,他还显得自己非常可怜。

    以人为食物,樱沁虽听得火冒三丈,但想想他本身作为一只魔,还有散播疫毒的本领,就算要毁了整个曜月城也不再话下,但却只害了这么一个小小的村庄,是不是还可以说,他挺善良的?

    虽然她有仇必报,但她也不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现在,看他有心要赎罪,那就还是要给他一个机会。

    便道:“那行,我可以不杀你,只要你解了这些人的毒。”

    此承诺一出,魔疫欣喜,“多谢女侠,也多谢大侠,我保证,毒一定解。”

    说着话,他瞥了一眼樱沁捆绑着他身体的金丝线,“那女侠,这个线?”

    樱沁手一抬,拉着一端的线丝,不过一瞬,这金蚕丝线就从魔疫的身上脱离了去。

    “走,先将那些村民全数招集起来,我需要亲自看着你为那些村民解毒。”

    魔疫赶紧应话道:“好,我这就去召集,女侠跟我走。”

    “这里就拜托你了!”临走之时她回过头来对霜无月道。

    霜无月微微点了点,待樱沁已经走出了两步,他忽然道:“你相信他吗?”

    樱沁眉头一挑。

    相信?

    有什么相不相信,即便不相信,也得试一试。

    这人怎么回事,让她留活口是是他,现在起疑心的也是他。

    樱沁也懒得也猜他的心思,“只要他敢在我面前耍任何手段,杀了便是。”

    的确!

    待她灵力一恢复,她的确有那个能力。到时候在这个村庄不会有谁是她的对手,她还惧怕她放肆不成?

    樱沁说完就走了出去,身后的霜无月头也未回,只道了一句,“好!”

    然,待樱沁离去之后,一层淡淡的雾气自他身周浮起,他的视线与雾气同时上升,落在了这间石屋的顶端。

    那里,有一团淡黑色的雾气,似水中的波光粼粼闪烁,时隐时现,不仔细看,不易发现。

    但很快,他又将目光收回,带着淡淡笑意来到了商素臾的跟前。

    ——

    在樱沁的督促下,魔疫很快就将那些村民召集了起来。

    大概还有二三十人,排队站着,个个低着头不敢抬头,他们像是在害怕什么。

    “你们别怕,今日他是来为你们解毒的,待你们解毒之后,就是自由的人了,不再受他约束。”

    樱沁如此宽慰着,刚在在和魔疫来此时,她通过魔疫知道此处位置。这是他们生活的地方,在墨渔村的地底下。常年都生活在这按不见天日的潮湿地方,导致他们皮肤黝黑,溃烂。

    很是可怜,可她说出这话后,这些人没有谁回话,而明显他们把头垂得更低,仿佛是连身子都在不住的颤抖。

    樱沁觉得很是怪异,看了一旁的魔疫,“这是怎么回事?”

    魔疫道:“不瞒女侠你说,我这疫毒虽然不致命,但他们因为中毒时间太久,几乎没有了自我意识。他们都是按照我的吩咐行事,所以现在,我给他们解了毒,他们反而还会成为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他们在害怕。”

    樱沁听后觉得窝火,“那依你之言,这个毒还不能解了?”

    “不是不能解,如果女侠你不介意,可以先问问他们。”

    听到这里,樱沁又想笑了,“你刚才不是说他们没有自主意识?”

    没有自主意识还能有什么想法?

    魔疫解释道:“我说的自主意识,是没有我让他们去做事,他们就不知道做什么,而不是他们没有自己的思维。除了中毒后他们的样子异于常人,但实则他们与常人无异。”

    “那好!”听魔疫解释后,看他说话时的态度也比较诚恳樱沁姑且就再相信他一次。

    “那你就问看看,他们是否愿意解毒。”

    魔疫紧忙应道:“好!”

    随后,他看着一众人,“听见没有,刚才女侠发话了,要给你们解毒,你们是否愿意?”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概沉默了几息时间,随后纷纷摇头。

    樱沁扶额,还是第一次,见到中了毒之人不想解毒。

    若是这样,那她为何要留这个魔疫一条命,然后再由他们继续残害其他百姓?

    “行!”看着这些人,她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到,“你们不想解毒也可以,不解毒,那你们就都是魔。与此人犯有同样的罪,知道有什么下场吗?”

    众人又是摇头。

    樱沁冷冷一笑,道:“死!”

    这一句话,众人被吓得不轻。

    嘴里发出惊恐的嘶叫,就和之前在村里那些人第一次出现在樱沁面前时,发出的怪叫声有些相像。

    一旁的魔疫也被吓了一跳,他抗议,“那个女侠,你,不能这么恐吓他们。”

    樱沁侧头看了他一眼,“那你们能够保证以后不做坏事,不再吃人,哪怕是死人尸体。”

    话一问出,魔疫沉默了。

    不过只沉默了一会儿,他点头道:“我们可以保证,不再吃人,不再做坏事。”

    却在这时,樱沁看着他的模样,控制不住的大笑起来,要说这种吃人恶魔会改邪归正,会相信吗?

    是当她天真小孩?

    这完全是不需要去思考的问题。

    在众人深感莫名其妙,不知她在笑什么时,她止住了笑,道:“可是你们已经杀过人吃过人了,罪已经犯下,死罪不能免,除非……”

    “除非什么?”魔疫眼睛睁圆看着樱沁,其他人现在也是以一副期待的模样看着她。

    樱沁随意扫了一眼,“除非他们都变成正常人。而你,有了一个将他们变成正常人的功劳,便可免去死罪。”

    这话一说出,众人就再也不矫情,再也不耽搁。

    纷纷挤了上来,“魔疫大人,给我解毒我要解毒。”

    “是啊,魔疫大人我也要解。”

    “我也要解。”

    樱沁非常满意的笑了笑,“你们一个一个慢慢来,都不要挤。”

    看来他们跟着这魔疫别的没学会,倒是把这贪生怕死学的如火纯青。当然她这也不是在开玩笑,与其让成为恶魔继续活下去,那不如杀了他们。

    所以,如果这些人不答应解毒的话,她真的会杀了他们。

    显然他们也是知道了这点。

    他们虽然傻,也不是不知道,虽然变为正常的人类,他们生活不能自理,但好歹能够活下去,如若不然,他们现在就得死,他们可不想死啊。

    很快。

    半个时辰过去了。

    这些人的毒终于全数解完。

    看着解毒后的他们在外型上,除了那对黑眼圈消失去了不少,没多大变化,但神态上都有所改变。

    “怎么样,你们,还记得以前的事吗?”

    他们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了樱沁一眼,随后一转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这些人就齐齐跑了出去。

    怎么回事?

    “他们这是要去干嘛?”看着他们这莫名其妙的举动,樱沁只好又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魔疫。

    魔疫无奈的怂了怂肩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且接下来,我不能再控制他们了。所以,现在他们要去哪里我也不知道。”

    “走,先跟上他们再说。”樱沁话一落,就先跟了过去。

    魔疫无奈,也只好跟上。

    这些人,之前看起来就是一副病怏怏的姿态,速度居然这么快。

    樱沁他们不过是对了一句话的时间就跟出来,他们已然跑不见了。

    没有时间去疑惑,两人也完全没有停留,加快速度跟了去。

    从地下出来,外面的天虽然是白日,但由于村庄上方那团诡异的乌云一直盘旋从未离去,使得墨渔村始终笼罩在一片昏暗中。

    但比起那个地底下,这上面还是宽亮了许多。

    那群人一出了地面,就没再跑了。

    而且现在他们全部聚集在一起,都做着一个仰着头看天的动作。

    这似乎,是在看那盘旋在村庄上面的乌云。

    樱沁与魔疫在一旁,喘着粗气,看着他们这看起来非常怪异的举动。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樱沁问道。

    魔疫摇头,“我也从来没看见他们这样过,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了。”

    这时,气也缓得差不多了,樱沁亦也抬起头来,看着上面那团乌云。

    看了一会儿,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是之前在进这个村子时,就觉得怪异的了。

    那就是,这村庄这团诡异的黑雾是如何来的?

    如果,是因为魔疫待在这里,以及众多中了疫毒的人累积的魔气漂浮,那现在这些村民被解了毒,魔气应该会散一些,为何显现看起来,这乌黑不仅没有散去,反而是比他们进村时更加浓厚。

    带着这疑问,她又问着魔疫:“你知不知道,这个乌云是怎么回事?”

    魔疫亦也抬头,“你是说这上方这个吗?其实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五年前,我之所以会来到这个村庄,就是因为那时这村子上方就有一团浅浅的灰云,好像是累积而成的烟,在这上面成了型。而且那时,这烟散发出一种很诱魔的气息,让我情不自禁走了进去。”

    “一来到这里,看着这些村民,我便魔性大发,将他们全部下了疫毒控制。但也是奇怪,来到凡界,见过那么多的人,也就这里的人在一瞬间就勾起我的魔性,让我不能控制。所以,其实我害他们也不能全怪我,要怪,这烟有责任,这里人他们本身散发出来气味也有责任。”

    魔疫说道这里,又委屈起来了,“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也算是受到了惩罚,因为我,竟然走不出这村子了。”

    樱沁理了理他说的话,似乎很乱,但有点可疑很清楚,“也就是说,你说这烟,是你来之前就有了?”

    魔疫点头,“是,也不知我走不出去是不是就是这烟搞的鬼,而且,还有啊,你刚才那什么师兄,我想了想还是得给你说一下。他背上那一刀,不是我砍的,我的人在发现他时,就已经见他受伤了。只是之前我看着你们三人一起进的村子,就顺便利用了他来捕捉你们。我真没有砍他。”

    听魔疫一说,樱沁震惊,“不是你砍的那是谁?”

    这个村子难道还有除了他们之外的其他人?

    魔疫应道:“谁知道,说不定,就是在烟里有妖呢。”

    就在魔疫这话一落,那一直仰着头没有说话的人群里,忽然有人说话了。

    “冤孽啊,冤孽!”

    “诅咒没有散去,我们还是会死!”

    “对啊,还是会死!”

    会死……

    听着他们的话,樱沁眉头蹙得很紧。

    冤孽?

    诅咒?

    难道除了魔疫在此作乱这个村子,真的还存在其他的妖魔?

    “小沁!”

    就在她在生出这个疑念时,忽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是陌子谦三人,找到这里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