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魔帝邪宠:逆天神妃修灵记 > 第169章 嫉妒与恨!
    就在她不以为然之时,却那个家伙发出一声了然的叹息,“原来是这样啊!”

    樱沁双眸一瞪,“你懂吗?我说的喜欢你知道是什么意思?”

    小夔鹬老实说:“我本来不懂,但自从那次听主人说起你后,我似乎有些懂了。”

    “说说,”听小夔鹬这么一说,樱沁都有些迫不及待了,“他在你面前,都说了些我什么?”

    小夔鹬:“主人他说,你是他很在乎的人。从好久好久开始,他都一直在寻找着你……”

    小夔鹬将在镜海湖底,红坠对它说的那些话,全部告诉了樱沁。

    完话后,它作下结论,“虽然我不懂得什么是人类的感情,但我却能够在主人讲到你时,感受到他的心痛,但又能在心痛同时脸上露出属于你们人类那种幸福的神情。在你没出现之前,我从未见到主人那般笑过。所以,你说你喜欢主人,那么主人对你的在乎也是一种喜欢。”

    说着它飞到樱沁头顶上,“你们的人类的喜欢不就是这样吗,思念,心痛,不安,难受,却又心甘情愿接受这一切,从而感觉快乐幸福。”

    小夔鹬说出这样的话来,樱沁的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它,有些难以置信。

    这样一只小飞兽,竟能说出如此话,将所谓的感情诠释的得恰到好处,若不是的确红坠在它面前提到她时带着深厚的感情,让它一只小兽都能深有体会,它怎么能说出如此话来呢?

    原来,他一直都是在乎她的。

    他所为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在乎她,而她对于他们前世是否认识这样的感应也不是错觉,她和他,是真的有那样的缘分存在。

    可是啊……

    思念!心痛!不安!难受!

    小夔鹬说得很对,这何尝也不是在说她此刻的心情。能够知道红坠的心意,但是她还是不能接受。

    她很清楚她这一生,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完成,就算神灵谷的毁灭没有让她背负报仇雪恨,但那魔域之地她终归要去走一走。如果,她不能回来,那她又何须给人一个曾诺。所以,到时候的她难道不会思念,心痛,不安,难受吗?

    她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她要把今晚的一切都忘掉,反正今晚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梦境引起的。她就当做这是一场梦吧。

    所以她对笑夔鹬道:“没错,神兽大人你说得很对。那些心情,那些感觉太让人难受了,所以,我不打算心甘情愿接受。”

    “不对,沁沁丫头你什么意思,我不懂?”不是你自己说的喜欢吗?

    这是一只懂人类情感的异兽,樱沁已经不想再给它解释了,“没什么意思,不能懂也别去懂,懂了对你也没有任何好处。今晚,多谢神兽大人你陪我聊天啦,现在我困了,想要睡觉。”

    说着,她将怀里那颗绿色晶石掏了出来,“来,你也睡了吧。”

    小夔鹬看了看樱沁,又看了看它的那晶石房。人类,的确是很复杂的生物,它的确也不想自讨苦吃去深究,“那就这样吧,睡了。”

    甩下这句话,小夔鹬飞进了晶石里面。

    收好晶石,樱沁稍作整理了一下,躺在了床上。

    忽然没了晶石的光屋子里漆黑一片。微暗的月光轻轻移了进来,落在她的睡床,照见她的脸,她缓缓的将眼睛闭上。

    既然,早已经做好决定了,那就别再动摇。

    这一夜,她的心也没再跳动。

    第二天一大早。

    樱沁醒来,看着胡馨儿的床依旧是空着的,她还没有回来。

    如果,没有什么特殊安排,霜无月依旧是在注灵宫,她真的是去见霜无月去了?

    樱沁想着,这时门传来了敲门声。

    “樱沁师姐,你在里面吗?”樱沁听出来了,问话的是天水芊。

    她赶紧起身下床,将门打开,看着果然是天水芊站在门外,“天水师妹,你怎么来了?”

    樱沁问着,看天水芊的样子,一副阴沉提不起精神的模样,不像平日里,见到的她总是带着一副笑脸,“你怎么了?”

    樱沁又继续问道。

    天水芊看着樱沁关心神色,一把投进她的怀里,“师姐!”这一声呼唤,几乎是快要哭了出来。

    樱沁顿时有些慌了,“怎么了?”她轻拍着她的背,“别哭,来进来给我说说,你是被谁欺负了吗?”

    将她放开,带进了房间。

    给她倒了一杯茶水,递给她。樱沁在她旁边坐下,“说吧,你怎么了,如果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我一定帮助你。”

    天水芊侧过头来看着樱沁,她恨感动,还好在仙门中,她交了樱沁这样一个朋友,樱沁给她一种心情很是放松的感觉。

    静静的将这位或许年龄还并有她大的师姐看了好一会儿,她才一把手搭在樱沁手上,将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一会儿过后,樱沁听明白。

    她问道:“也就是说,这次从曜月城回来的几人,都被仙尊们喊了去,进行修炼,却唯独你没被召唤还不能进魔灵宫?”

    想到陌子谦被拂燚送进法术阁修炼,原来,其他几名弟子也是被各自的师尊叫去了吗?所以胡馨儿昨晚一直没有回来,是她去了魔灵宫。

    天水芊点了点头,“而且我知道原因,后来我在魔灵宫外打探,不让我去魔灵宫的,竟然是火狼师兄的命令。枯木师尊他那么信任火狼师兄,他也依了火狼师兄的意思。”

    说着,天水芊还是那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师姐你能够帮帮我吗?”

    “帮你?”樱沁似乎还有些不清楚,“我还没弄明白,火狼师兄,他为何要这么做。不是为了这次宗门试炼吗,虽然只有几天的时间,但能够得到仙尊的点拨,应该是对这次试炼有帮助,为何火狼哥哥不让你去,难道他不想让你变强,在宗门比试大会中胜出?”

    她之前听天水芊说过一些原因,火狼曾还阻止她来仙门修炼,但在这次试炼中,他看得出来,火狼与天水芊的关系似乎挺好。他不是不再阻止她了吗,这又是怎么回事?

    “魔灵宫有结界,我修为低暂时还不能进去,师姐你帮我进魔灵宫,不管这次宗门试炼我能否入选,但是只要能够进魔灵宫修行就行。”天水芊说得还有些急切。

    樱沁更加不懂了,但看着天水芊急迫的模样,她安慰道:“你别急。”

    之前,她曾听说过,仙门中八大灵宫中,其他灵宫都可以自己进出,而只有魔灵宫,似乎做了一个什么结界。她一直对魔灵宫这个结界很是好奇,所以她安慰道:“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能够告诉我原因吗?”

    她不是那种八卦之人,只觉得火狼这般对天水芊其中必有原因,而天水芊她自己,似乎也知道这个原因。

    她看得出来,火狼对天水芊实则还是非常照顾的。而且,虽然火狼这人曾经发狂差点杀了她,但是她对火狼印象不坏。而且,火狼在曜月邙山也曾帮助过她,如果,是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得已的难事,她也可以帮帮他们。

    便这般问着,天水芊看着樱沁,止了抽泣,“知道了原因,师姐你就可以帮我了吗?”

    天水芊她知道樱沁很厉害,她也知道她的善良,说不定,她将真实原因告诉樱沁,樱沁不但会帮她进魔灵宫,也许还会……

    樱沁看着她的双眼,很是真诚的点了点头。

    却是,天水芊忽然避开了樱沁的双眸,摇着头!

    “不,不行!”

    她不能这样,那个地方很危险,她不能让无辜的人牵连进来,她不能让樱沁去冒险,她猛的站起身来,“抱歉师姐,今日打扰了,或许我是有些疯了,你不用帮我,我不能让你帮我,我先走了!”

    说着话,她颤抖着身子,正要离去,樱沁却一把抓住了她——

    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

    天水芊这忽然的变化,让她非常在意,“天水师妹,既然你把我当朋友,又来找我了,你就告诉我,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帮你。”

    却是天水芊想摆脱她抓住她的手,还笑道:“不用了师姐,是我一时糊涂,我会自己想办法去魔灵宫,师姐你不用操心了。”

    樱沁更不可能放过她了,但看眼前天水芊忽然变得固执,她也只好将她放开,“好吧,既然你不想告诉我,那我就去问火狼师兄,他应该能够给我说些什么。”

    说着,她就动身要往门口走去,天水芊又一把上前拉住了她,“不,师姐,你别去,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好不好?”

    看着天水芊此时脸上竟然露出了关心的神色,的确是,莫名其妙。但这也让樱沁知道,她的确是有什么事,需要帮助,但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在为难。

    天水芊是她的朋友,一直以来,她觉得这个女孩和她有些相似,好像有什么不得已,那种对事物的决然与坚定。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眼神:

    “每年的灵测对赛,只有最后四名的擂台赛才值得被关注。至于是会是哪四名,怎么得来的这四名,没人会去在意……”这是那时天水芊说出来的话。那时胡汉告诉了她仙门的规则,极其残忍与残酷,然而那时本是小巧玲珑的她,却又说了一句话:

    “我绝对不会回去。”

    那时她面含狰狞,说出这种不服输的话,她如此固执,一定是有什么必要去做的事情,仿佛,樱沁她就像是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有时候,想杀人,想帮助一个人,与谁为敌,与谁为友,真的不需要有太多的理由。心之所至,即使别人未必会接纳,只要是自己想做,就去做。

    这时,看着天水芊眼那恳切的眼神,她也有些许无奈,从腰间,她将天水芊送给她的那颗狼牙坠拿了下来,她地道天水芊眼前。

    “还记得这个东西吗?”她问。

    看着狼牙坠那一刻,天水芊一愣,看着樱沁,顿时脸色变了几分。

    樱沁又道:“你说这是你很总要的东西,是你母亲亲手做的,也是你出门来仙界之时,你的母亲给你的。可那日,我只是随便帮了你,你便将这么么贵重的礼物送给我。这是你的护身符,亦也在那时,你说我是你的朋友。既然我们是这样好的关系,为何你现在不让我帮你了?人生难得一知己,我相信你也是把我当做很重要的朋友吧,”

    “所以,”她看着眼前的天水芊,问:“如果,今日请求帮忙的人是我,你会帮助我吗?”

    天水芊松开了抓着樱沁手腕的手,转过身去,“如果你有困难需要我帮忙,我肯定会帮助你,但是,正因为你是我很重要的朋友,所以这次,才不能让你帮忙。”

    樱沁眉头一挑,“有危险吗?”

    既然是重要的朋友,不让帮忙也就只是这个理由了吧。

    天水芊忽然转身过来,“对,有危险,如果你让我帮忙,但是胡涉险,你还会让我去吗?”

    她还是很聪明的,将刚才樱沁反问她的问题,现在又这样丢回来给她。

    不过这个问题对樱沁而言,并不难回答:“我不会让你去,但是,凭我现在的能力,只是在仙门之中,你觉得还有什么危险能够阻挡到我?而且我,还有你送的护身符。”

    说着她又将那颗狼牙坠给提了起来。

    樱沁都已经这么说了,似乎天水芊还在犹豫。但也就过了片刻,天水芊便也就不再坚持。

    “那好,我告诉你……”

    两人在屋子的坐下。

    天水芊说起了她的理由。

    这要从好久以前开始。

    那时的天狼村是妖界与九幽的边境交接第,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那里是天水芊的家乡。

    天水芊她是狼村村长的女儿,她喜欢火狼。可是,她还有一个姐姐叫天水末,那时的天水末与狼族首领火狼是一对恋人。因为火狼是姐姐的恋人,所以那时她只能把那份喜欢隐藏在心里。

    她的姐姐是天狼村最美丽的女人。温婉能干,美丽大方,温柔善良,还善解人意,那时若天水末不是名花有主,整个天狼村的雄性狼妖都会向她下聘,娶她为妻。她很羡慕,她的姐姐就如众星捧月般的存在,被所有的人喜欢着,甚至还有不少外族的灵妖都对姐姐有爱慕之情。

    她也嫉妒。

    为什么她不能像她姐姐一样受到大家的喜欢?她想不通,她曾问过她的姐姐天水末,然而姐姐只是安慰她,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就一定变得很漂亮受众人喜欢。

    可真实的她已经不小了,她已有一百多岁,在狼妖中,她这般岁数也算是人类十五六的年龄了。

    姐姐总是那么温柔,总是那样安慰的对她说话。但实则,在天狼村了,她也长得很美丽,但是因为有姐姐早,众人的眼中只有姐姐,便忘记而来她也是有着高贵血统的雪狼。甚至不少人那她与姐姐做比较,她总会被说得这也差姐姐一分,那也差姐姐一毫,久而久之,她觉得自己被说得一无是处。而姐姐每每对她的安慰,也让觉得这是姐姐对她讽刺。

    讽刺她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永远得到别人的爱。

    所以不知从何时开始,嫉妒使得她产生了恨,产生了对姐姐的恨。尤其是她看见姐姐与火狼亲密无间的时候,心中那份恨就更深。她在计划着,计划着某一天,她能够让姐姐消失。

    终于,她等来了一次机会。

    因为狼,是天生的战斗家族,所以那时候的他们会经常受到外族的挑衅,然而也因为有火狼哥哥的存在,那些来挑衅的外族都会失败而归。直到这一次,火狼外出征战,黑狼族前来挑衅。

    据说,黑狼族,是与九幽魔域真正有勾结的一个族群,他们是整个狼族的叛徒。他们向过很多村子发起条形。

    而这一次,他们趁的就是能与黑狼族抗衡的火狼不在,来到了天狼村。

    自然众村子中鲜少有是黑狼族的敌手,除了雪狼天水末,其能力比火狼低不了多少的一个拥有高贵血统的狼。

    对付外族,姐姐肯定是首当其冲,天狼族自然也是怕姐姐的存在,可在这次中,她看到了一个能让姐姐消失的机会。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