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魔帝邪宠:逆天神妃修灵记 > 第248章 想要再见到魔帝,那就别再动她
    所以凤栖梧现在要杀掉她的话话,当真是一个最好的时机。

    见司雪又蠢蠢欲动,阿才轻笑,“就算你出去,是凤栖梧的对手吗?”

    随着阿才的话出,笼罩着他们的,樱沁的那张金网,渐渐消散了去。阿才掠过司雪,就在凤栖梧要对樱沁落掌那一瞬间,他一个窜身来到樱沁面前,朝着樱沁的眉心一点,只见一丝白光,进入了樱沁脑袋里面,樱沁便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主人!”司雪一急,跑了上来,将樱沁搂在了怀中。

    这时,凤栖梧的手还抬起的,看着阿才的背影,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背影。

    她仿佛是嘴角都在颤抖,“帝……帝尊?”

    她喊着,阿才渐渐转过身去,转身那一刻,他那张脸,从头到脚,包括身着的衣服,就恢复成了红坠。

    这一刻,就连抱着樱沁的司雪也不由抬起头来,看着本来前一刻还是阿才模样的男人,一双眸子,瞪得很大,“灵尊!”

    原来这个阿才,真的是灵尊!

    此时红坠已经面对着凤栖梧,一双雾气晕染的眸子,看着眼前的绝色女子,但是对司雪道:“她只是睡过去了,带她走,好好照顾她。”

    如此吩咐,司雪将樱沁抱起来,对红坠行了一礼,离开了去。

    凤栖梧看着红坠,看着红坠那张脸,嘴唇已经有些颤抖。比之于先说话,她已经跪了下去,跪着扑到红坠面前,拉着红坠衣角,“帝尊……帝尊……真的是,真的是你!”

    她似乎是感动得,泛红的眸子中都快滴出泪来。

    红坠没有动,任由凤栖梧就这样拉着他的衣服,垂眸淡如清水,他看着女人,开口道:“帝尊?”

    而又轻缓一笑,“你说的,可是九幽魔帝,齐鷔?”

    红坠问。

    凤栖梧抬起头来,有些不解的看了红坠两眼,“帝尊,你……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红坠蹲下身子去,与凤栖梧齐平,对着凤栖梧浅浅一笑,“魔宗宗主凤栖梧,作为我仙界最大敌人的存在,如今像这般跪在地上,这可不像你啊,宗主!”他说得很柔,柔中却带着无情的嘲弄。

    然而,被嘲弄的凤栖梧并没有因为红坠说这句话而生气,反而还有些丧气垂头,“帝尊,你以前都是叫我凤儿的,难道这点你也忘记了吗?”

    “凤儿?”红坠他并没有忘记,数百万年前,当他还和齐鷔为一体时,他记得总是有一个自以为是的小丫头在齐鷔身边转。

    那丫头狠毒,喜欢穿一身红衣,乃为神辅异兽,天养娇子,但凡有一个不顺心,她都会杀人。

    最厉害的一次,因被齐鷔说了两句,堵气到凡界,遇一老伯不小心拌了她一下,她便迁怒于整座城,一把凤凰之火,便将整座城池烧毁,死伤万记。

    就因为她的毒,她的狠,齐鷔才一直将她留在身边,然而这个丫头却对齐鷔存有爱慕之心,遭一次又一次的被齐鷔拒绝。然而,被齐鷔拒绝后,她也未因爱生恨,反而爱得更加疯狂。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她也倒是能耐了,自创了一界天下,是打算要与齐鷔平起平坐吗?

    “可惜我,”红坠笑得极致温柔,“不是你的齐鷔帝尊。”

    “什么?”凤栖梧抬着一双绝美的眸子看着他,随后垂丧着,“怎么会,难道帝尊你,就那么不想再看到我吗?”

    “我想,你大概还未懂我的意思。”红坠说着,站起身来,脚步一动,便离得凤栖梧稍远了些。

    “我的名字,红坠!想必宗主你应该知道,灵域三界,红坠灵尊。”

    红坠?

    她听说过,红坠灵尊,三界之首,灵域最强的一个存在,也是她要收服灵域最强的一个敌人,他说他是红坠?

    这听上去不像是在开完笑。

    凤栖梧也站了起来,看着红坠,“不,不会的。”他看上去,无论是脸,是气质,还是说话的方式,与齐鷔分明就是如出一辙。怎么可能会是另外一个人?这个世上,如何能有两个如此相像之人?

    她摇着头,“帝尊你为何要逗我,是因为我还没有成功吗?你放心,我已经安排人潜入仙界了,待我打听到入混沌极之后,获得了古神的力量,灭了灵域三界,倒是后,帝尊你掌管九幽,我掌管灵域,那么我就和你一样了。”

    “你等等,再等等,千万不要忘记我了啊!”说着就带着些哭腔了。

    红坠也是少有的见得有如此执迷不悟之人,他知道华潋喜欢他,他也拒绝过华潋,但华潋对他所做的事,就不如这个凤栖梧疯狂。

    也可以说,她这番心思,要灭掉灵域的意图,他全然了解。

    懒得再与她多费口舌,“你知道吗,本来今日我可以直接杀了你的,但看你帮了她一个大忙,也就饶你一命了。”

    这句话,凤栖梧只挑到一个重点,眼珠子瞪大了些,“杀我?帝尊你说,你要杀我?”

    哼,还在叫他帝尊,这个女人果然中情毒已深。

    “你很想进入混沌极吗?”红坠侧头过来,淡淡瞧了她一样。

    凤栖梧还掐着刚才那个话题,“帝尊你,为什么想杀我,以前我再怎么缠着你,再怎么惹怒你,你也是不会杀我的,你今日居然说想杀我?”

    本来红坠已经不想再解释了的,看着这个女人,完全疯得似乎已经听不进去她的话,猛的衣袖挥舞过来,白玄灵光打在女人身上,顿时女人心口就是一股钻心的疼。

    “帝尊你……?”凤栖梧捂着心口,红眸看着红坠。

    “我说了,我不是你的帝尊,我乃灵域灵尊,在我面前,你大言不惭的想要灭了我整个灵域,难道我还不该杀了你?”

    红坠说着这里,凤栖梧总算有些清醒过来,“你……”胸口的痛那么明显,就算是刚才与樱沁打斗时受了一点点轻伤,但不至于,随便一个人就能将她打得吐血。

    而且对方还是看上去非常随意的一招,所以他真的不是帝尊?帝尊是不会这样打她的,也从未这样打过她。

    “红坠!”她猛地双目瞪红,呵道,“你为什么要化身帝尊的模样的迷惑我?”

    她太思恋她的帝尊了,以至于哪怕对方是个假的,她只要看到了那一张脸也会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这本就是我的脸。”红坠淡淡道,“何须化作别人。”

    此时清醒过来的凤栖梧,已经还剩一根的那条凰翼放了出来,“既然你不是帝尊,那你就去死吧。”

    手一扔,凰翼直飞红坠而去,然而红坠只是一掌轻轻婉转起来,就将那条凰翼给控制住,随后执掌一推,那条凰翼就被他推回到了凤栖梧手上。

    正对着凤栖梧,红坠浅笑,“我对你这条翅膀不敢兴趣,我说了,不会杀你,而且今日,我想与你谈一个条件。”

    “条件?”这个男人很强,可以说,和魔帝齐鷔不分上下的那种强。凤栖梧收了她的凰翼,像只受惊的老虎那般,看着红坠,“什么条件?”

    “刚才那个女孩,别在去动她。”红坠说着,顿了顿,又强调道:“至少现在别动。”

    “那个女孩?”凤栖梧回想了下,她今日亲自来找那个女孩是目的,就是因为司雪说过,那个女孩是魔帝的人。

    显然的确是出现了一个,不管是能力还是长相上,都与魔帝极为相似的一个人,但他不是魔帝。

    凤栖梧问道:“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如果他不是魔帝,那么那个女孩必须死,现在的凤栖梧她可是非常生气。

    “她乃我师兄座下弟子,仙界之人,我便是她的师叔。”这还是红坠第一次对着别人这般介绍,但这样介绍也没什么不妥,由此,他保护樱沁,也变得顺理成章了。

    “当然,除此之外,你不是很想进入混沌极吗?”红坠道。

    凤栖梧不敢有半分懈怠的看着他,“如何?”

    这男人真的是太深沉了,明明一双清透似泉的眼眸,却仿佛在眼底布满了雾气,让人看不进去,看不透彻。

    “你想进入混沌极,得到齐鷔的青睐,那么她,就更加得留着了。”

    “相信你刚才也有所发觉,她乃真神之体。你可知神,包括齐鷔,尽管他比神还厉害的主宰,却也算不得是神。”红坠口中,一口一个齐鷔,看来他完全也没有对齐鷔这个人产生任何恐惧。

    但是凤栖梧还是有一点不理解,“你什么意思?实则帝尊,你认识对吗?”如果不认识,他怎么会将模样幻化得如此像。

    “言尽于此。”红坠也不回答她了,“还有这里的人,若被我知你有意迁怒,也许,我不会再给你见到齐鷔的机会。”

    红坠说完,身子一转,便化成一条白烟飘散了去。

    留凤栖梧一人在原地了有点呆。

    这时,是凤栖梧的手下,榕九来了。

    在幽冥鬼市,榕九本来是想找凤栖梧请示下一步行动的,却被告知凤栖梧亲自去找那个女孩了。便是一路马不停蹄飞奔而来,美其名曰,是对宗主进行支援。

    看着凤栖梧似乎受了些伤,痴痴站在原地。

    她走了过去,“宗主!”

    低头喊到。

    凤栖梧都没看她一眼,脑子里还在流着红坠那句话,或者说,是对红坠这个人以及他的那张脸,她有无法解清的惑。

    “宗主,需要现在属下,去杀了那个女孩吗?”她请示。

    凤栖梧听到一个“杀”字,转身过来就是给榕九一耳掴子,“以后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去动她。”双目血红,她满脸怒气,“去告诉虎王,哪怕是他,如果他要是动了那个女孩,我直接杀了他。”

    吩咐完,受了一巴掌的榕九不敢有半分怨言,连忙低头应道:“是!”

    就算刚才红坠说的是假,但也就只因他的最后那句话,为了有一个再见到齐鷔的机会,就算是假的,她也愿意去试一试。

    如果那个女孩是钥匙,那么混沌极开之前,她将绝对不会再动她。

    这是红坠对樱沁是一种保护方式。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上保护,到底还是残忍,若最后樱沁知道了一切,那该会是个怎样的场面?

    ——

    司雪将樱沁带去他的房间,红坠亦也来到了司雪的房间。

    一见红坠到来,司雪赶紧垂下头去,对红坠行礼,“灵尊。”

    当真是没有想到,他幽悦楼院子里,做了二十年杂工的人,竟然就是红坠灵尊。想必现在灵尊怕是已经知晓他做的一切了。

    不敢抬头,他请罪道:“今日多谢灵尊出手救了主人,是属下擅作主张引来了凤栖梧,请灵尊责罚。”

    红坠脸上没什么愤怒的表情,看了那床上躺着的人儿一眼,便目光收了过来,看着司雪。

    他躬下身子,将司雪扶了起来,“冥冥之中,一切都是有所注定,就算今日你不去找凤栖梧,沁儿她也还会在妖界带上一些时日,总会遇到。”

    “可是……”司雪站起来,“到底也是我把灵尊您的身份暴露,我以为这样,凤栖梧会收敛。”他有些自责,“曾经,那凤栖梧对灵尊你……”

    司雪说着,还未说完,红坠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打断了他的话,“司雪……”

    司雪闻言,抬头诧异的看着红坠。

    有好久好久了,红坠都不曾这般,喊他名字了。

    “你既然已经跟了我,那么就不要忘了我说过的话。”

    的确,红坠说过,那是在好多好多年以前了,当司雪再次从碧鸳剑里出来的时候,眼前的齐鷔魔帝,侧。曾一度自称为帝的齐鷔告诉他,“从今日起,你便是跟随在我身边的剑灵,记住我的名字,不再叫齐鷔,我叫红坠。”

    那时他说得是那么的平淡。

    司雪也只管听命与他。

    “好!”

    然而,红坠为何为改名改身份,直至今日司雪也不得而知。他只知道,这个红坠依旧是齐鷔魔帝,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身上属于魔帝独有的气息。他也知道,不管是齐鷔还是红坠,都会为了他的主人,不顾一切。

    这时,红坠转过身去,也不再看床上躺着的少女,带着些许叹息,“这五年前的妖界发生的变数,或许,五年后一切依旧,也不会有结果什么改变。”

    司雪没再回话,但他这会儿懂了红坠的意思,五年前后的妖皇与魔宗宗主都会与樱沁有所接触,他们都会接触到混沌极,在她主人进入混沌极恢复一切属于她真实身份之前,这些,将会被大家不约而同的保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