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然,”这老头乐开了花,“有人来陪老头子我,我怎么会让你们走呢,留下来吧,都留下来。”

    他走上前去,见昏睡不醒的灵碧。

    “哟,这小子病得还真不轻啊,走,里面有多余的房间,来,把他放在床上。”老头说着,与樱沁搭把着灵碧带路。

    来到了另外一件石屋。

    有一张木床,还有……像是兽皮做的被子。先将灵碧放到了床上,樱沁这才松了一口气,看了看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看着四面石壁是被封闭着的,但空气还挺新鲜的。”

    她说着,老头接话过去,“那是当然,这里的石墙啊,可是会透气的,冬暖夏凉,你别看现在很暗,好像光线不好,可一到晚上,这些石头都是会发光的。”

    樱沁闻言点头。

    一到晚上会发光,那也就是说,现在没有发光就不是晚上吧。

    那敢情好,这样还可以记录时间呢。

    “对了……”樱沁转身过来对老头行了一礼,“晚辈樱沁,还不知前辈该如何称呼?”

    “如何称呼?”老头眼睛发亮的看着樱沁,“如何称呼?哎呀,我叫什么名字呢,都忘记了,记不得了啊!”

    “那……”樱沁微微皱着眉头看着老人,“前辈你说你在极溟之境待了十万年,是在十万年来,从未出去过吗?那前辈你在这里干什么的?”

    如果据雪沵说,天罚极溟之境冢是惩罚妖界皇族罪人的,那这个老头不在境冢之内,而外面,即就是这里是极溟之境北,是妖界皇族修炼的地方,那这个老人岂不是在这里修炼的?

    他是皇族之人,会是灵碧的谁?

    十万年也是太久了,老人连自己名字都已经忘记。

    “这里是我的家啊,在自己家里还能干什么?我在自己家里为什么要出去?”老人两句话说得樱沁无言以对。

    好吧,不管他是谁,只要能让灵碧在这里修养就行了,樱沁不问他了。

    两人走了出来,樱沁问了一些老人关于极溟之境的事情,比如极溟之境有多大?除了老人家,还有其他的人在这里吗?

    老人说啊,这个地方不多大,方圆大概百里,除了老人家这条可以幻化为人的玄蛇,就没有其他人类,但沿着极溟之境冢东面大概十里路由I一座小深林,深林里,有一些玄兽。

    在这里那些玄兽可以充当为肉食。

    还有一些可供饮食的野菜。

    老人在石屋里种的野菜就是从那片小森林里带回来的种子种下的。

    这样倒也不错,能自给自足。

    还好这里有处这样的地方。

    樱沁与老人交谈着走出了石屋,此时躺在木床上的灵碧手指动了动。并此,在樱沁没有注意老人的时候,老人的眼眸突然划过一丝亮色,但只转瞬,就恢复了正常。

    出了石屋不久,樱沁就和老人一起做了点汤羹。

    在樱沁端着汤羹走进灵碧石屋的时候,老人看着樱沁远离的背影,不由叹了一口气,幽幽开口道:“唉~又是一个傻孩子啊!”

    都说我玄蛇一族是冷血动物,可为何个个都是那般深情忠贞不渝呢?

    “焰儿,你看见了吗?我们的后人和你一样……一样的傻!”

    老人摇了摇头,转身过去来到灶台,开始清理着。

    ——

    就在樱沁与灵碧待在这极溟之境的时间里,外面已经过去十来天了。

    素萱在灵碧的金华殿。

    此时金华殿里,坐了一个以灵碧之形幻化出来的替身。

    幸而灵碧本身在朝堂上不是很活跃,一年两年不与妖界各王臣商议事情,那也是常有的事。

    只不过宓婧公主回来了,他需要做做样子。所以在去极溟之境时,他就已经吩咐好素萱的,也许这一去,他会待上一年才会回来。

    素萱算是灵碧的长辈,一切灵碧对素萱都非常的信任,所以在灵碧做出这个决定时,素萱不问任何缘由就答应了。

    所以现在,如果妖界会有什么事,都是素萱在顶着。

    尽管期间宓婧公主来闹了几次说自己被樱沁欺负了,但素萱通过传达假灵碧的旨意说已经将那个女孩赶出妖界了。

    开始宓婧不信,直到这十来天,只见她碧哥哥在金华殿,而确实不见了樱沁那个女孩,她才基本信了,没再那么频繁的来打扰。

    看着那个假灵碧,素萱不由叹了口气。

    道:“主上,希望你的选择是对的,此去你不会有什么事?”

    同样此会儿,在幽悦楼。

    在高高的天台亭楼,司雪背着手,抬头望着天空一片茫茫之色。

    此时的他,已经摘下那块遮脸的神秘面具。

    少年面孔,随风微漾那般仰起,他闭着眼,露出与他气质不相符合的成熟。

    已经过去十几日了,她没有再出现。

    他应该能够想到的,但她得到了命脉,就会从这个妖界消失,还在期待什么呢?

    因为她那一句“我会再来看你的”吗?

    不会,他知道她不会来了。

    渴望那般,等了这么久,是啊,他也该离开了。

    在他主人还未觉醒之前,没有哪里会是他的归宿。他也该走了,去换成那另外一个身份活着,去等待着他主人的到来。

    “楼主。”

    这时他身后,幽厥上来了,同时还带着绿拂。

    “公子。”

    绿拂低头道了一声。

    陡然司雪的脸上,那遮住他半边脸的面具又出现在了他的脸上。他转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两个人。

    他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在妖界里,你们两是跟随我最长时间的人。”

    这副像是要交代什么事情的样子,似乎在幽厥与绿拂的眼里已经成为了平常,幽厥上前一步,问道:“楼主你,又要回到那里去了吗?”

    司雪微微点了下头,“也许这次去,再也不会归来。”

    听司雪所言,两人眉头均是微微皱了起来。

    然而幽厥明白,她与楼主相处有一百来年,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虽然楼主从来没有说过,但她知道楼主心里有着某种牵挂,那是牵着着他的一切,就好比樱沁姑娘,那个来自仙界的人儿,所以他的归宿不会是妖界。

    “是,”幽厥应道。

    司雪又道:“以后幽悦楼,就由你费心了。”

    这里收留的,全是那些无家可归的姑娘,司雪的这份善良,幽厥会为他传承下去,直到……她死。

    绿拂眼中露出不舍。

    司雪对她来说是救命与收留并替他复仇之恩,她的回报,哪怕是把命给他都不够。她从来不会,也不敢在公子面前有任要求。

    这次——

    她不要求公子能够留下。

    走上前来,在司雪面前,恳求,“不管公子去哪里,可否带我一起走?”

    司雪微微躬下身子,将绿拂扶起来,“你不能随我一起去。”

    他带着笑,尽管是被面具遮了脸,可任旧是挡不住那干净的笑容,气质温婉,拒绝得柔静。

    让人都不忍心再为他这份拒而绝有什么辩驳。

    绿拂抬眸看着他。

    他继续道:“你是属于这里的,妖界,尽管你已经失去了你的家人,而除了我,幽厥,还有幽悦楼其他的姐妹,都是你的家人。你留在这里,和幽厥一起打理幽悦楼。”

    “我……”绿拂还想说什么。

    司雪便断了她后面的话,“我也不过,是回到我该去的地方,因为那里,也有我的家人。”

    此话一落,绿拂便不再好接话下去。

    不再坚持,因为这位看似漫不经心的公子,其实异常固执,既然做不到和公子一起走,那起码,不要让他讨厌。

    绿拂双眸泛水,倾城之容温柔一笑,克制那份不舍与难过,低下腰去,“是。”

    与绿拂与幽厥交代完,司雪衣袖一挥,转身过去。

    空空的来,也萧条的走,除了那份相处不久的思恋,身子一动,他消失了去。

    ……

    一片雪风扬起,司千睢站在雪地里手拿着一把长剑。

    一片雪兽围绕着他,他拔出剑来。

    凛寒的剑光从眉目见一闪而过,剑气带起一片风雪,直迎而上,瞬间将近身的雪兽斩成两半。

    随后身子跃起,剑悬空,一支支如雨而下,只一个瞬间,就将这片围着他大概有十来只的雪兽斩杀个干净。

    一身素白的衣服,仿佛与雪融为了一个颜色,但却掩不住那张如玉的脸庞,带着期待的执着。

    少年玉树,簌簌落雪肆意而飞,他眉目如画,望着远方,浅浅一笑,“主人……我回来了,从这时起,我便又是司千睢,等你……归来。”

    是的,前一刻还在幽悦楼的司雪,下一刻,便已经化身成那个成熟的少年,御月门的大弟子,独自一人行,且正在参加霞雨山宗宗门试炼的司千睢。

    现在的地点是,极地雪域。

    ——

    樱沁在极溟之境已经过了一天。

    因为她见到老人说的那奇迹般发光的石壁,果真很美。

    第二日一大早,她便随老人去十里外的深林打了些小玄兽回来。

    毕竟病人身子弱,需要营养。打完猎物回来,也不知过去多久了。然后将猎物打理干净,下锅炖煮,到送到灵碧那里时,看着石壁上的光又亮了起来,才发现,不知不觉,这里又是过去了一天。

    很是艰难的给依旧昏迷着的灵碧喂了一碗汤,在和老人一起食用。

    一老一小,坐在石桌旁,这一刻,看着这位老人,让樱沁想起了她的婆婆。从小,她便是就这样和婆婆相依为命,不过现在,她与婆婆给在一方,婆婆现在,也成为和这老人一样的人了吧。

    “真好吃!”樱沁把碗里吃了个光,“独孤爷爷你做的东西真是太美味了。”

    独孤爷爷,是经过一晚的考量之后,樱沁总琢磨着叫老人前辈不是那么亲切,便就给老人起了个独孤老人的名号,结果老人听了非常开心,就这样,樱沁便叫老人独孤爷爷。

    她本来不是爱说奉承话之人,可以说,老人做出来的东西,真有她婆婆的味道。

    独孤老人听了她的赞美自然也很高兴。

    “那是,老头我什么不会做。这么多年来,就把吃了,研究个透彻了。”

    老人说着,抬起一双精明的眼看着樱沁,“既然沁丫头你喜欢吃,那就留下来,一直在这里陪着爷爷可好?”

    “这……”本来老人是说着玩笑似的话,樱沁又犹豫了,“爷爷,其实你应该知道……”

    樱沁的话还没说完,独孤老人就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是又要说你哥哥的病总会好,到时候,你们总会要离开的嘛。”

    这话今天樱沁说了不下有十遍了。

    当然,那是因为独孤老人在问了她不下十遍的前提下。

    她不是不能够理解独孤老人一个老人家留在这里的孤独,她也曾试着劝老人离开,然而老人还是很固执的坚持,绝对不会离开这里。

    所以,大家也不过是各自有所坚持的罢了。

    没有谁能够阻止你前进的脚步,除非是你自己不愿意。

    看来独孤老头也是这样的人。所以樱沁也打住了劝他离开的话。

    给老人露了个笑。

    老人叹了口气,随后将这个话题切换了,他突然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说实话丫头,你与屋子里面那位,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知老人为何提出这般问,还此般严肃,樱沁眨了眨眼,笑着回到,“不是告诉过您老了吗,他是我哥哥,他……”

    然而樱沁的话还没说完,老人就打断她了,“不是……”老人看着她,一双眼睛精湛灼灼,“他不是你哥哥,你也不是她妹妹。”

    樱沁一怔,停下了手里的所有动作,看着老人,不发话。

    老人突然严肃的脸又变成了平时那般,“哈哈,”他一笑,僵硬的气氛就散去些了,“你别以为老头我很老了就看不出来,那小子是真真格的玄蛇异兽没错,可是你啊,虽然有玄蛇的气息,但你却是个人类,我没说错吧。”

    樱沁不由吞了吞口水,瞪着一双大眼,“是……是的,我是个人类,可是,就算我们不是亲兄妹,就不能是结拜的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