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魔帝邪宠:逆天神妃修灵记 > 第262章 她不想成为他的阻碍
    聂寒江眉头一皱,“司道友还真是直接,只可惜,我们也许不能成为同道中人。”

    这司千睢看上去和那个女孩一样,怎么看都是正义凛然的模样。

    司千睢笑了笑,“我向来不与谁一道,当然,除了她。”

    说完,便不再有任何的话语,司千睢一个旋身就飞离了去。

    留下聂寒江在原地,独自思索了良久,他才又向之前胡馨儿等人离去的方向走去。

    ——

    此时聂寒江将胡馨儿带到了一处稍微安静的位置,这里没有了翼兽,也没有骷兽的嚎叫。

    聂寒江侧头过来,看着胡馨儿,冷峻的脸上,一丝笑意扬起,“怎么样,再见到她时,你依旧感觉到惊讶吗?”

    就算是到了此刻,胡馨儿还在不敢相信的摇头,眼睛已经涨得血红,不眨半分,“不,她怎么可能不死,怎么可能不死?”

    那天,在司千睢找到聂寒江谈话之后,聂寒江就趁入夜,将知道樱沁没有死去的消息告诉胡馨儿了。

    那时的胡馨儿死活不相信,以为是聂寒江也站到了樱沁的那一边,在指责她对樱沁的所作所为。然而,今日,当胡馨儿真的再次见到了樱沁,心里一直带着她或许已经死了的希望终于破灭了。

    尽管聂寒江提前对她有过告知,那一刻,她的心还是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似乎在滴血,揪得异常难受。

    “你不信也得信,也许这也是你和她之间的差异吧。”聂寒江的目的,本来就不在樱沁,所以樱沁是死是活,他不是很关心,令他感兴趣的是,接下来,眼前这个看上去无比可怜的恶毒美人儿,她会再怎么做?

    他微笑道:“对了,她现在已经杀掉其中一只翼兽王了,看来比起之前,实力又上升了不少,而且她……也和你的霜少主见面了。”

    一听到她和少主已经见面,胡馨儿一震,仿佛心跳都停了半拍。

    聂寒江还继续道:“而且还和你少主相处得很好。你那位看着你在场上都快被异兽给杀死了,都不出来帮忙你一下,然而她一出现,就现身了。这不这会儿啊,怕是为了她,在对付着骷兽王呢。”

    说着,聂寒江凑得胡馨儿很近,撩起她披在肩头的一丝黑发,放在鼻子间闻一下,闭着眼一副极为享受的笑容,他又接着说:“看来你那位少主真的把你忘得干净了,如何忍心……这么一个美人儿啊!”

    胡馨儿一双拳头紧握,已经散发出了红色的光烟。

    聂寒江顺着她的手臂往下瞥去,唇角勾起,身子站直了来。

    “你会怎么做呢?”他目光趣味蛊然的看着胡馨儿,“是放弃你的少主,成全她们,还是继续将你的狠毒发挥到更极致,再杀了她。”

    胡馨儿已经气愤得咬牙切齿,娇俏的脸蛋都气得变了形。

    “少主只能是我的。”她瞪红了眼,“没有了少主,我的这一生都毫无意义,也完全没有活着的必要了,她……”

    “我一定要杀了她,一定要!”

    聂寒江看着她此番的气愤,似乎非常的满意。

    “好,那我就等着你下一步的计划。”

    ——

    很快,樱沁调理好身子,能动了,就来到了陌子谦这边来。

    司千睢将他们保护得很好,完全没有让任何一只骷兽近到他们范围内,再加上有她的金网护住,双重保护。

    “谢谢你。”现在敢靠近他们这几个的骷兽都已经很少了,樱沁来到司千睢面前,说到。

    司千睢收了剑,转身过来看了少女一眼,露出一个标准老成的微笑,“不用谢。”

    “只是……你的那极为朋友看起来受伤比较严重,任务都完成了的话,就得尽快回到宗门了,今日是最后一日。”

    “想尽快出去的话,估计也得将那只骷兽王给杀掉了来。”这是在雷域的地盘上,不杀掉骷兽王,骷兽王会那么轻易的让他们离开吗?

    樱沁反手将金网收了来。

    再与司千睢道:“今日司道友帮忙之恩我定当铭记,他日……必会重谢。”

    司千睢微微一笑,“那好,等我想到有需要姑娘帮忙的事情,必定也不会客气的。”

    这话一说完,天水芊就走了过来,“师姐怎么样,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樱沁摇了摇头,“我没事子谦哥哥他们怎么样了?”

    天水芊道:“我刚才用灵力给他们资料了一下,但我不是医者,他们伤得太重了,需要尽快进行医治。但师姐你也不用担心,就算他们伤得严重,时间上,应该也还能熬两日。”

    “嗯。”樱沁放心的点了下头,就在这时……

    几乎是整个地面,从地底深传出了一声震颤叫响。

    险些站不稳的樱沁与天水芊互相扶了一把。这抬头看向远处,是霜无月之前过去的那个位置,骷兽王的所在地。

    一片黑色的龙烟,夹杂着红色的光直冲上天。

    “那是……?”天水芊瞪大了眼,而樱沁在稍许震惊之后,收回了的目光来,转身就向地上躺着的两个人走了过去。

    边走边道:“应该是骷兽王被杀了。”

    天水芊忙着步子也跟上,“谁这么厉害?”

    樱沁微皱了下眉头,“霜无月。”

    就这么淡淡说了这三个字。没想到,霜无月果真那般厉害得紧,之前她对付那只翼兽王可是让自己吃了不少苦。而霜无月,这过去不到半时辰的时间,他都已经将骷兽王给彻底斩杀了。

    这将是一个比较强劲的敌人。

    但她也没有多大忧心,她认为霜无月,无论他扮演的到底是什么角色,作为霞雨山宗接班人加之霜灵城少主这两道灵域身份,他那一切,都不敢做得那么明目张胆。

    这就是他的限制。

    看着只有商素臾与陌子谦躺在地上,樱沁这才发现,胡馨儿不见了。

    抬头四处看。

    天水芊似乎也看到樱沁眼中的疑惑。

    她赶忙道:“胡师姐和她的朋友一起走了。那个人,师姐你也是认识的,就是龙门天殊的大弟子,聂寒江。”

    “哦,”樱沁微微点了下头。

    没想到聂寒江一有缝隙就过来找胡馨儿了,不顾自己重伤,也许胡馨儿真的对他有什么吸引力。也罢,不过是一个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的人。

    天水芊继续道:“这次商师兄与陌师兄得以存活下来,还真的是要靠胡师姐,要不是胡师姐舍命相互,两位师兄这会儿恐怕。”

    不知胡馨儿真面目的天水芊还在很感动的给胡馨儿说着好话。

    樱沁不由嗤笑了一声,没想到这个胡馨儿还是那么爱演戏,甚至还拿生命来演,这戏头,花血本啊。

    可吃一堑长一智,她又怎么能不清楚,胡馨儿现在之所以还在做的一切,一来是为了她还能继续一冥鬼深狱鬼煞的身份在仙界立足,二来嘛,或许是因为她还没有死。

    “馨儿姐姐真是辛苦了,我一定会好好报答她的。”难得一副清纯笑颜,天水芊听樱沁这么一说,愉快的狠狠点了点头。

    ……

    这边,胡馨儿与聂寒江还在一起。

    也感受到了之前那分动静。

    聂寒江眉头微挑,看天,“看来是你的少主胜利了。”

    胡馨儿脸部抽动,继续着之前的对话,“我这次,那么拼命的护着他那窝囊的子谦哥哥,不过就是预防她会突然回来。”

    “一旦她回来,凭她那嫉恶如仇的性子一定不会放过我,便是救了她在乎的子谦哥哥一命,她势必会暂时放过我。”

    聂寒江勾起一抹笑意,“果然是我看上的女人,一边在不相信她活着中挣扎,一边又在为自己部署后路,我现在越来越期待你和她,到底谁会胜利了。”

    就在他这话一落,地面的余震也几乎停止了,两人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玄门来。

    不止是他们面前,此时所以在雷域,还活着的人面前,都有那样一道玄门。

    “师姐你看,玄门打开了,我们可以回去了。”天水芊兴奋的叫着。

    樱沁很淡定的点头,“走,我们带他们一起离开吧。”

    说完,两人一个扶着一人,走进了玄门。

    ——

    一出玄门,回到了霞雨山宗,就被一位主持长老告知,因为大家这次伤亡惨重,先修养两日身体,两日之后,再来公布试炼结果。

    便是樱沁与天水芊扶着陌子谦与商素臾回到了之前他们的住所。很快就有了医师来为所有的受伤者们治疗。

    樱沁与天水芊也是受了伤的,就这样,大家在两日的修养过后。

    两日后的清晨。

    本是与天水芊一个屋子的樱沁,这两日,一直守在陌子谦这边,总算,陌子谦睁开了眼来。

    少女此时正趴在他的床沿,睡得很香,陌子谦还有些艰难的坐起身来,一眼就看见床边趴着的人儿。熟悉的脸庞,是他做梦都想着的轮廓,那在极地朦朦胧胧见到了一眼出现的人儿,他以为那是他的生命快要终结时,出现的梦。

    没想到这……

    真的是!

    “小沁……”他压抑着心底的激动,拍了拍少女的肩。受到轻微的触碰,樱沁睁开了眼来。

    看着陌子谦几乎流出泪的模样,她突然整个人都清醒了,“子谦哥哥,”她不形象的一把搂着陌子谦,“你醒了,你真的醒了,太好了!”

    陌子谦双手抬了起来,回搂住她,“我以为……”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对不起,是我没用,明明答应过婆婆的,却没保护好你……是我,没用!”

    “不。”听陌子谦说着这番自责丧气的话,将陌子谦搂得更紧了些,“我听天水师妹说,这次还是子谦哥哥你保护了大家,子谦哥哥你是英雄,你很强大,你就是最骄傲的哥哥。”

    被樱沁这么称赞着,陌子谦苦笑,“可我连你都保护不好,我算什么英雄?”

    樱沁将他放开了来,“子谦哥哥,我不许你这么说。”

    她知道陌子谦对她很好很好,他们比亲兄妹还亲。

    他们都不想彼此会出事。

    虽然能理解陌子谦这样的心情。但人各有命,任谁也不能主宰谁的命,这是樱沁她自己劫难,又怎么能够算在陌子谦的头上?

    甚至她以后还会遇到更危险的事情,这也正是她最担心的,怕陌子谦太过担忧她而忽略了自己的安危,她曾经就发过誓,所有的危险她一个人承担就好,她不想将陌子谦给牵扯进来。

    “你出了事,我也会比任何人都担心的。你给我最好的就是保护好你自己你知道吗?”樱沁握着他的双肩,迫使陌子谦也看着她的双眼,“子谦哥哥你能够答应我吗?”

    她先问他。

    那是让人无法反驳而又真诚的眼神,陌子谦看着,“你知道的,你说的任何话,认识事,作为哥哥的我,都不会推辞。”他给出最肯定的保证。

    但还是想到自己的无能。

    “可是现在的我……”尽管被樱沁刚才那一番指责过后,他又想说出泄气的话,樱沁却在他这话还没说出来完时就将其拦截住,“那好。”

    她道:“那你便答应我,从此以后,不管我会遇到什么事,还会再出什么事,你都必须好好振作,不准像这样看轻自己,讨厌自己,你要好好活下去。”

    她的一双眼,明亮而似神明那般,陌子谦看着怔住了神。

    那一双眼,让人无法拒绝。

    她继续加强语气,并同时面色带着担忧,“在子谦哥哥,答应我,好吗?”

    陌子谦看着,终是点了头。

    樱沁这才欣慰一笑。

    就像她婆婆所说,陌子谦是天才,他的终点,不应该在樱沁这里。樱沁也不想成为是能够害她最重要之人的罪魁祸首。

    这时,外面忽然一片警示的钟响声响了起来。

    门一下子被推了开。

    是天水芊冲了进来。正好,看着樱沁搂着陌子谦这一幕。

    “这……”她赶紧转头过去,捂着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

    什么不是故意的?

    樱沁这才后知后觉的一下子将陌子谦给放开,站起身来,摆着手道:“喂,天水师妹,你可别误会啊,我们,只是在谈事情,而且他可是我哥哥……”

    她解释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