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魔帝邪宠:逆天神妃修灵记 > 第282章 姐姐, 我来救你了!
    樱沁立即转身上来,召回金蚕丝线,瞬间散开成了一张大网,就将那些黑气给笼了起来,手猛一力,黑气被移开一边。

    苏小七在往下落,就在这时,樱沁掌下一股掌风发出,催动苏小七即将落地的身子,再次升高。

    又是一击御气催动,苏小七感受到樱沁发来的那股力,借用而上,加之自己本就不慢的速度。

    那一刻她身子横穿而上,好比离弦的剑,势如破竹!

    刹那间,连人带剑就从绝霖的身子穿透了过去。

    顿时他的胸口,被穿出了一个大洞。

    苏小七执长剑而立,樱沁一把匕首横在身前,

    两女子几乎一致的神色。

    这合力的一招,完美到毫无破绽,任谁也想不到,这配合得如此默契的两个人,以前,竟然的相看两厌的敌对关系。

    “你们竟然……”绝霖鬼尊似乎还有点不敢相信,看戏的两人,陌子谦也觉得不可思议。

    这两人配合得也太好了吧!

    此时稍微虚弱的天水芊,身体的毒也被化尸丹抵御得差不多,还剩手臂伤口的那种皮肉疼痛,也是睁大了半分眼眸,似乎都忘了疼那般,看着两位师姐。

    素来知道,樱沁与苏小七不合。

    可如果今日看了她们的合力,大概是人都会觉得她们怕不是相处了多年的好闺蜜吧。

    而就在这时这时,樱沁与苏小七几乎又是同时的再次飞身起来,两人朝着同一个目标,是那绝霖高高升起的头,苏小七青莲刺去他后脑勺的同时,樱沁的匕首也插进了他的眼睛。

    顿时,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

    那绝霖的手再次放散了开来,整个人开始高速度旋转,那手,就将两女子打开了去。

    并一人被一只手给推了一掌,喉咙一腥,就吐出了血来。

    “这什么鬼尊,怎么如此厉害?”身体都受伤成这个样子了,他竟然还能有这么大的力量。

    看樱沁受伤,陌子谦怎么可能袖手旁观,起身来,拿起法杖就是对着他一只旋转着手打去。

    可是对方速度很快他没有打着,而是法杖直接缠在了绝霖鬼尊那砍不断的手筋上,紧随着,他的身子也跟着那旋转的轨迹动了起来。

    “啊……”陌子谦大声叫着。

    “子谦哥哥!”

    “傻子!”

    樱沁与苏小七几乎是同时喊出了口来,但比樱沁更快一步,同样是受了些伤的苏小七一跃数丈,在避开了那旋转的范围,她从半空落下来,极速的抽出了插在鬼尊脑子里面的青莲剑,而后看准了一只正在告高速运转的一只手,是比他手旋转速度还快的,苏小七就刺了下去——

    那手顿时就被苏小七狠狠刺进了地面不能动了。

    可这时,缠着陌子谦那只手甩了过来,再樱沁大喊,“小心!”同时,陌子谦沉重的身体就砸在了苏小七身上,两人同时被打飞了去,狠狠撞上了一个铁笼子。

    顿时苏小七的背一股猛力刺进,似乎五脏六腑都在翻涌,在加之陌子谦撞在了她的胸前,“呃~”

    骤然发出闷痛的呵声,苏小七立即就吐了一大口血出来。

    “苏师姐!”陌子谦急得赶紧转身过去,看着苏小七,有些手足无措,“你有没有怎么样。”

    都吐血了,看起来像没怎么样的吗?

    真是问了个白痴的问题。

    可这时苏小七痛得连白眼都无法翻,眼看身子就要软在地上的时候,陌子谦赶紧将苏小七搂住了。

    但是,不远处的绝霖鬼尊还未停止攻击,那没被控制住的手臂又要朝苏小七等打去,樱沁即时召回了金鞭,飞身而上,一鞭子缠着了他的那一只手臂,稳稳的拉住。

    这时绝霖身上的银丝又吐了出来。

    一片直朝着樱沁而来,她极力的散躲。鞭子绕着他的手,飞速的旋转,很快就将这片银丝给绞在了一起。

    而后放开鞭子,她跃身而上也在绝霖的脑袋上取下了匕首,随后拿着那匕首,对着他的脖子处,狠狠的往下划,几乎快要将他的身子给割成两块。

    绝霖鬼尊,总算倒在地上了。

    可就在他到底那一刻,还不忘使出嘴后一击,又是脑袋飞了回来,猛地砸向樱沁的胸口,将她打飞了去。

    樱沁直接被打得半跪在地上,看起来也不太好。

    这时,倒在地上的绝霖恢复成了正常。

    除了被苏小七除了被苏小七控制的那只手无法收回,还是以一根红筋连着隔得老远,以及他胸口的那个洞没有恢复以外,他就和之前无异。

    但明显是不能再起身了。

    “没想到……”他似乎还带着笑,“我会败在……两个女子手里!”

    “可是,你们以为……你们就真的……胜利了吗……待我死了,没有了我……仙法的桎梏……她……就出来了。”

    “你们……”说到这里,他忽然身子一挺,“都会死……都会死!”

    然后,狠狠再倒在了地面身体化成了一缕缕的黑烟,散开了去……

    于此同时,是在紫经仙门内,仙灵宫。

    万顷湖水之上,华潋刚好打算修炼功法。可突然她头顶之上的玄书命子亮了起来,属于她的那条线上,仅有的两颗亮子息了一颗。

    她突然一惊,险些掉进了湖里。

    但就在脚尖快要落在水面之时,她指尖的麒麟玉歙亮了起来,随后托着她的身子,到了最近的一处水廊。

    “仙尊。”是器灵的声音,有些紧张,“你怎么了仙尊。”

    在桥廊上的华潋似乎还有点不敢相信,“不可能……不可能……”

    她摇着头,器灵的声音更加急切,“到底怎么了仙尊?”

    过了好一会儿,华潋似乎才冷竟下来,看着空无一物的半空,“死了……绝霖他,死了……”

    ——

    “这会儿可是死得很透了。”苏小七捂着胸口站了起来,难得是第一次,陌子谦看着樱沁受伤了,没有跑过去,而是此时依旧扶着苏小七。

    樱沁也站了你来,问着他们,“你们都还好吧。”

    “还死不了!”苏小七侧眼,瞥着陌子谦,语气不怎么好的道:“要不是这个蠢货,我连伤都不会受。”

    陌子谦脑袋垂了下去,“对不起苏师姐,是我害你受苦了。”

    真心的道歉。

    任谁也看得出来,苏小七刚才救陌子谦那可是完全没有考虑的情急而为,苏小七果然很关心陌子谦。

    就连那时樱沁,她觉得自己都比不上自己对陌子谦的关心,因为她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

    樱沁胸口也有些疼但无大碍,她朝两人走了过去,“子谦哥哥,这次苏师姐可是真的在舍命救你了,出去以后,你可的好好照顾苏师姐。”

    樱沁这么一说,陌子谦正要开口,却苏小七先发话道:“谁要这个傻子照顾了,他会做什么,以后别给我脱后腿就行了。”

    陌子谦听了惭愧,在苏小七身边弱弱来了一句,“我会做饭。”

    是的,他会做饭而且做的饭还非常的好吃。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要做饭来报答我吗?”苏小七侧眼看着她,眸底不易察觉的,亮了起来。

    陌子谦依旧低头,“如果,师姐你不嫌弃的话。”

    苏小七笑了,“那好,一年,给我做一年的饭,这恩就算还了。”

    陌子谦点头,“好!”

    好像这还是陌子谦第一次,对他露出这副样子。以前虽然也听她的话,但那一看就知道是被吓得的而不是真心的,这次,是真的。

    苏小七她看得出来。

    樱沁也看得出来。

    掩着唇,听着两人这有些类似打情骂俏的话,樱沁笑了。

    樱沁这一笑,弄得陌子谦极为不好意思,赶紧把苏小七给放了开。

    苏小七立即给了他一个眼神,“还说要给我煮饭呢,我伤都未好,这就把我人扔了?继续扶着!”

    陌子谦被苏小七这么一吼,又默默的扶着她了,并且还非常无奈的给了樱沁一个眼神。

    “好了,办正事要紧,我们继续赶路吧。”樱沁看着陌子谦憋着笑,说着。

    真好,经过刚才与苏小七配合杀掉绝霖鬼尊一事,樱沁对苏小七可以说是更加满意了。

    如果,子谦哥哥和她在一起的话,大概,他会开心的吧!

    天水芊这会儿大概是毒清解完全了,也站了起来。

    “也不知这堕魔渊到底有多大。”

    姐姐在哪里?

    要找多久?

    “刚才应该是趁他还有最后一口气的时候,逼问他一下的。”说的是绝霖,这话绝霖他知道天水芊姐姐的所在。

    樱沁朝着天水芊总走了过去,“就算逼问他也不会说的,”樱沁轻抚着天水芊的手臂,“放心,我们会找到的。”

    天水芊看着樱沁,点了点头。

    正当四人要离开这屋子的时候,突然一声震天般的嘶吼声从地底下传来,随即地面开始晃动了起来。

    山摇地动!

    地面也开始产生裂缝。

    怎么回事?

    樱沁与天水芊,苏小七与陌子谦,一前一后,两两站队。

    可还没更多的疑问,是陌子谦和苏小七的脚下,裂开了一个大口。

    “啊——”就在陌子谦与苏小七几乎是同时发出一声喊叫时,樱沁反手回去拉……可没来得及一瞬,她的手只与陌子谦的手尖碰了一下,陌子谦和苏小七两人就掉了下去了。

    “子谦哥哥!”樱沁一喊。

    “苏师姐!”天水芊也一喊。

    随后天水芊拉着樱沁,“师姐我们快走,这里要倒塌了。”

    可是话才一落,樱沁与天水芊的脚下也裂出了一个大坑,两人都还没来的及叫喊一身,她们就掉了下去。

    待樱沁与天水芊脚下稳时,一股恶臭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两人一看,原来她们是掉进了一个深浅刚到脚踝的血池里。第一时间,樱沁就在脚边看,陌子谦与苏小七是先掉下来的,可是,竟然没有他们俩人的身影。

    “这是哪里?”天水芊问。

    貌似是一个洞厅,血池之上还有一个很大的平台,而那平台之上,好像是一个八卦台,而台面上,有一个人?

    “师姐你看!”天水芊指着那个人,樱沁这才抬头望去。

    那个人周身银色的,还有五根硕大的铁链子束缚在他身上。

    “我们过去看看。”樱沁提议。

    或许陌子谦与苏小七是掉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

    等探清了这里的情况,再去找他们。

    于是,两人走出了血池,向那个台上的人走了过去。

    ——

    此时堕魔渊外,就在刚才那低下发出一声嘶吼的同时,是在魔灵宫的火狼,他正在静堂里打坐。

    这两天,因为枯木仙尊去霞雨山宗处理叛徒去了,还未归来,便整个魔灵宫暂时由火狼这个大师兄来操守。

    魔灵宫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镇守堕魔渊,那个不让人靠近的入口,今日发出了这么大的异动,在魔灵宫的众弟子似乎没有什么察觉。

    而第一时间,火狼感应到了。

    并且,他还发现了那嘶吼的声音,尽管微弱极致,却也听出来了,那是一声狼嚎。

    狼?

    被关在堕魔渊里面的,是属于狼的原身堕魔的。

    十年以来,就只有那一只……

    “末儿?”猛的睁开了眼来,速起身,出门而去。

    很快就来到了堕魔渊。

    那片被封锁的禁地,原本是黑气旋绕,今日却发出了异样的红。

    是出了什么事?

    还有刚才那一声嚎叫,“难道是末儿,她出什么事了吗?”

    不再考虑,火狼便跨进了那片禁制走了进去。而同时来到堕魔渊的,还有一人,即华潋仙尊。就是感应到绝霖死去之后,她就朝魔灵宫来。

    刚好也听到了那声嚎叫。

    这会儿就在火狼进入堕魔渊后,她后脚也想跟进去,却是被阻隔在了外面。

    她没有进入堕魔渊的资格,因为她不是这里的看守。

    看守者需要有看守令才能过结界。

    因为枯木离去之前,看守令给了火狼,所以火狼进入无碍。

    “哼,”华潋长袖一甩,只好又悻悻离开了去。

    而进入堕魔渊内。

    魔灵宫的堕魔渊入口是正规入口,是捉回堕魔之后,从这里进入,将堕魔或者厉鬼关押而进入堕魔渊的通道,所以不像是在苏小七的化灵宫八卦八卦台底,有魔气漩涡屏障阻隔,所以,樱沁他们一行下去要吃化尸丹才能穿过那片魔气屏障。

    但在这里,没有那魔气屏障,因而火狼就能进入了。

    ——

    樱沁与天水芊已经走到了那台面上。越走越进,那人也越看越清楚,原来他身上裹着的原本以为的衣服的银色,并不是衣服,而是一根根的银丝,就像之前他们对付的那绝霖鬼尊发出的那银丝法术一样。

    并且这会,这些银丝还在一根根的断裂。

    还有他身上锁着的那些跟铁链,也有松动的迹象。

    “她是谁,怎么会这么被锁着?”樱沁正要问。

    突然是天水芊在她身边,几乎以震惊到不可思议的语气喊到——

    “姐姐!”

    姐姐?

    樱沁也一副惊诧的样子再次看了过去,这会儿她身上那些银丝已经掉得差不多,露出的是女人姣好的身体来。

    女人垂着脑袋,眼睛闭着。

    一头黑发,已经长到垂落在了那太极台面上。

    隽秀的面容,苍白的皮肤,就这么的不着寸缕,她被瘆人的铁链子锁在那里。

    不过此会儿,她的下半身还有一些银丝未散得去。

    但也正在慢慢散落。

    “姐姐!”天水芊几乎是带着哭腔,一飞上去,她脱下自己的外衣来,裹在了那个女人身上。

    “姐姐,是芊儿,芊儿来救你了姐姐。”说着,她便试图是解女人手上锁着的链子。

    可能是心里太过的不平静,显得手忙脚乱。

    摸着那冰凉的,没有丝毫温度的链子,泪水已经从她眼眶里面流了出来。

    可是解了一会儿,她解不开,又蹲下来,去解女人脚上的链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