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魔帝邪宠:逆天神妃修灵记 > 第294章 我怕这样,会舍不得放开你
    “喜……喜欢的人?”这一语被别人说中了心思,樱沁连忙摆手否认,“不,不是的,我只是想我家乡的鲜花饼了,我想自己做来吃,哪有什么喜欢的人?”

    她可不能让别人知道,她的确有喜欢的人了,并且那个喜欢的人还是红坠。

    “行,行你只是想念你的家乡了,可是……你也不怕被我知道,我敢保证,不会说出去的。”胡汉压根就不信,满面油光的还带着一副猥琐笑容的向樱沁凑得更近了些,“你不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准是霜师弟吧。”

    霜师弟,霜无月。

    他这样乱猜可把樱沁吓得不轻,直接恐吓上头了,“怎么可能是他,胡汉师兄,你要是再乱说,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把你的嘴巴缝上。”

    “割了舌头?樱师妹,你这是苏大师姐上身了吗?”胡汉赶紧捂着嘴巴闭嘴了。

    看樱沁那个眼神,不像是开玩笑,而且如果对方真的是霜无月,那霜少主也不是一个好惹主。那他还是别继续说下去了。

    其实胡汉这个人,做事也是相当圆滑的。

    也罢,他收起了八卦的心思,赶紧带着樱沁来到了仓库,替樱沁拿了面粉和一小袋糖。并且这个时候胡汉还非常好心的给樱沁提议道:“在我注灵宫,其实有很多不错的厨师,如果樱沁小师妹你不介意的话,你想做的东西,可以就在注灵宫做,到时候拿回去也是一样。”

    樱沁再次拒绝道:“谢谢,不用了。”

    今日本身她就是躲躲藏藏的来的,她可不想待更长的时间让大家都知道了她在这里,然后,随便一个跟踪调查就知道她是住在了圣灵宫那还得了。

    “对了,”临走之前,她给胡汉嘱咐道:“今日我到这里来的事情,胡汉师兄你可千万不能对别人提起,要是被我知道了的话……”

    她说的时候音色平平不带任何怒意,但那骨子里的狠劲就足以震撼到人。

    胡汉明了,赶紧点着头,答道:“好好,我没有见过你,我不留你了,你走吧。”

    凭胡汉这样贪生怕死的话,樱沁相信他是不会说出去的。

    只是自己要再不走怕是真的会被人发现了。

    便是同胡汉告辞之后就离开了去。

    一路回到圣灵宫,她便琢磨着,刚才胡汉猜她有喜欢之人时,为何会想到是霜无月。想了半天果然还是因为之前霜无月那个人嘴巴太管不住,说了什么喜欢她之类的话。怕是已经在仙门里传开了。

    她对他没有什么感觉这是毋庸置疑的,只是不知道,红坠知道了这个事情,会不会有些……吃醋?

    说起来,像红坠那样的人应该不会吃醋吧,他应该是那种很有自信别人一旦爱上了他就不会移情别恋的人。

    不过一想到这个霜无月,那天机楼一行,仿佛是做了一个梦,她梦见霜无月不顾一切的为了她就算是死也不在乎……不知,她为何会做那么一个梦,太奇怪了,明明对霜无月这个人她是相当讨厌的。

    或许,是因为他到底还是救过她性命的人,所以才会这样,毕竟她啊,真的不想欠人任何的人情。等某一天,她将他的恩情给还清楚的时候,那便就是他们刀剑相向时了。

    他的身份,毕竟是魔域之人,灵域,容不得他。

    ……

    回到圣灵宫,樱沁便匆匆的来到了厨房着手开始做她还算拿手的粥与饼。

    先将火给燃了起来,下米煮粥。

    这边,就开始揉面,做花印。

    忙活了好几个时辰,总算东西做好了。

    她自己尝了尝味道,还不错,就是这个饼,太久没有做了,那样子看起来实在不怎么样,不过,红坠可能不太计较这样。

    这般想着,看着自己还算满意的杰作,接下来就是等着红坠回来了。

    她就像是一个待在家里,等待着出门忙活的丈夫归来的小媳妇。这样的感觉很是奇妙,她从未试过这般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女人?

    并且这种感觉,让人有一种奇妙的满足与幸福感。

    就这样,怀着这般心情,这一等,便是等到了天黑。

    樱沁在房间里,都快等睡着了。这时门外才传来了响动,她赶紧清醒过来,眼睛瞪得大了些。

    看着那一扇门,心中莫名的非常的期待。

    门开了……

    是红坠。

    是红坠他回来了!

    而红坠一进屋子,便闻到了满满的香味。

    那种味道很独特,闻起来就是那种让人很有食欲的味道。

    樱沁一见到他的身影立马站了起来,箭一般的迎了上去,扶着红坠的手臂。

    “你知道今晚我为你做了什么吗?”

    抱着他手臂的樱沁,带着一脸甜甜的笑,还有些撒娇的样子。

    这一看,红坠稍微愣了一下,由她抱着手,停在原地就没有走。

    好像这还是第一次,第一次看见樱沁露出这幅模样在他面前。

    不过樱沁没注意到红坠这么样子,只是抱着他的手,接下来基本是连拖带拽的将他拖到了桌子面前,按着他坐了下来。

    随后揭开桌面上的盖子。

    顿时落在红坠眼里的就是一个紫红色的瓦罐,里面装满了汤羹,一旁还搁着一个精美的盘子,装满了,各种颜色的饼。

    “这些……都是你做的?”红坠脸上有些许吃惊的样子。

    而樱沁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也在一旁坐了下来。

    拿个小碗,她给红坠盛了一碗粥,“对,是我做的。这两日都是你为我做吃的,礼尚往来,我今日就为你做了一顿。不过你也别太感动啊,除了这粥,这饼,我就不会做其他的了。”

    将碗递到了红坠的面前,“尝尝看吧。”

    红坠看着碗里香气四溢的粥,拿着勺子,却迟迟未动手。

    脸上也看不出有什么比起平日里有了多大变化的表情。

    可是整个人却像是被点了穴道一样,就看着眼前的这一碗粥。

    “怎么了?”看红坠不动勺子,樱沁挑了下眉头,“莫非灵尊你是怕我给你下了毒?你放心,我都已经试过了,除了卖相差了点,绝对……”

    “红坠。”樱沁的话还没说完,红坠突然开口道了一声……他自己的名字?

    “哈?”就在樱沁疑惑不解的时候,他便开口有继续,“你刚才的话里,喊错了,不是灵尊……应该叫我,红坠,我的名字。”

    说着,他一双眼眸抬了起来,就这么,突然的深情脉脉,看着樱沁。

    他这一眼,不由看得樱沁的心又开始跳了起来。

    未喊他的名字……原来,他还在意这么一个小细节吗?

    樱沁好不脸红了抓了抓脑袋,“好吧……红坠。”

    那中突如其来的的尴尬又涌了起来,为了避免尴尬,樱沁直接拿起的勺子,舀了一勺粥进嘴里,咽下。

    随即嘿嘿一笑,“你看,我又吃了,绝对没有毒。”

    接之前的话,红坠看着她微微一笑,而后才收回了目光来,微微垂下头去,吃了一勺粥。

    从他拿勺子,舀粥,到吃进嘴里,最后看着他的喉结滚动……樱沁没有放过他,温文尔雅吃粥的任何一个细节,确定他粥是吞进了肚子里后,一双眼睛就非常期待的看着他。

    “怎么样,味道?”她问。

    红坠没有说话,而是嘴唇抿了一下,又吃了一口。

    说实话,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吃过东西了,那所谓的东西该是什么味道,他已经忘了,但是今日,樱沁为他熬了粥,他在感动之余,仿佛是才找回的味蕾。

    不说好不好吃,就单是这里面所含的情义,就足以让他的心触动。

    他点头道:“好吃。”

    好吃便是你煮的味道。

    只要是你煮的,都叫“好吃”。

    而其他千般滋味,恐怕是再也入不了他的嘴。

    一听红坠说好吃,樱沁乐开了花,“那你在试试看这个。”

    那个卖相实在不怎么好的鲜花饼子,她拿了一个给红坠。

    红坠带着浅笑,接了过来,咬了一口,还是那两个字,“好吃。”

    在他这里,没有更多的修饰,单就这两个字,足以让樱沁满足。

    “那你就多吃一点,以后,我可以每天都煮给你吃。”没心没肺的,她就这么来了一句。

    可红坠听在了耳力,听着她这像是无心的一句话。

    每天吗?

    吃东西的动作便皆停了下来,忽然就抬起头,看着樱沁。

    那一双本是很清亮的眸子里,似有一层氤氲,从他眸底缓缓的升了起来。

    “沁儿。”他唤着她的名字,是那么的缱绻柔和,使得樱沁单单只听他这一声呼唤,就要酥了骨。

    不由肩头耸动了下,但她克制着自己,希望自己不要在他的面前过于的失态,便亦轻声应道:“什么事?”

    “今日你做的这一顿饭,很好吃,”音色浅淡,而他的目光牢牢的锁在她的脸上,静如湖光,“但你以后,不要说这样的话。”

    随着,他的眸子里就像是掩了一层水雾,让人看不透彻了。

    “这样的话?”是什么话?樱沁眨了下眼,表示不解。

    “不要说你以后……”可是话到唇边,红坠停住了。

    他本是想说:不要说你为每天给我做饭吃这样的话,我怕这样,会舍不得放开你。

    是的,他真的会怕舍不得放开,贪念着她现在对他的温柔。

    那番温柔他有多久没有体会了?

    想已经过了数千万年的光景。

    如今的樱沁与那时的灵雪,明面上看起来是两个性格。

    灵雪做事沉稳,内敛,不善于言辞,将所有要表达的一切都放在行动上。曾经灵雪也这样为他做过饭,那时他感觉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而现在的樱沁,性子爽快,总是那么直接的表达自己的情绪,她带给人很真诚的欢乐。

    但灵雪与樱沁的心思,都是相同的。

    可是,终究灵雪那饭的味道,他忘记了,只余樱沁现在甜甜的笑容。

    他怕自己会陷进去,他怕自己真的就这样,再也舍不得放开她。

    于是落下碗筷,他站了起来,神色又恢复成了平日那番的温和清冷,淡淡开口道:“我吃饱了。”

    一顿饭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结束。

    但是樱沁也为生气发作什么的,只是安静的收拾好了,回到了自己睡房,躺在了床上。

    她一直在琢磨着,难道是自己做的粥饼不合红坠的胃口?

    而红坠说好吃,只是为了让她开心?

    那看来以后她得学一学料理了,或者明天再直接去问红坠,他喜欢吃什么。

    就这般想着,她睡了过去。

    深夜,万籁俱静。

    樱沁睡得很沉。

    其实来到红坠圣灵宫这两日,她都睡得比较沉,且一夜无梦。大概是对红坠太放心了,而她也好久没有过得这般惬意。

    房间里,出现了一个人影。

    在夜色中,那抹身影带着浅浅的白,为这寂静的夜,平添了几分清冷。

    他走到了樱沁的床前,看着微微月色透过窗户照着少女的睡颜,他坐到了床沿,抬手,轻抚了少女的脸。

    对于这般如微风的触碰,樱沁却浑然不知,依旧睡得甘甜。

    “沁儿……”又是这般的呼唤,红坠看着少女,眼神迷离,他道了一句:“对不起。”

    “原谅我,我等她真的是太久太久了……”

    “所以你,不得不离开。”

    放开吧,他承受不住她的好。

    一旦沉沦,

    他将,不再是他。

    ……

    月色中,纱幔起伏,溢满整间屋子的香气中,他低下了头去……薄唇印在了少女的唇瓣上,那一刻的触碰,仿佛有一滴水珠,滑了下来,像是泪。

    可是他,本无泪。

    一吻之后,起身,他走了出去。

    站在清幽的院落,他手一挥,一团白色的光至地面散了开来。不过一会儿,那团白光中,是寒雪站了起来。

    面对着此时的天色,寒雪没有任何的抱怨,只是头压得很低,她恭敬的问道:“请问灵尊现在招属下前来是为何事?”

    此时月光下的红坠,眸子越发的深幽,“你去一趟妖界,面见妖皇,带一句话。”

    “你亲口告诉他,千年大劫……将至。”

    寒雪闻言,眉头都没皱一下,回应道,“是!”

    这时红坠回身,再次看着樱沁睡的那间屋。

    月上中天,整个圣灵宫都笼罩在一片静谧祥和的银白之下。

    他敛了敛眸,一声幽叹:

    千年大劫将至,那妖皇自会明白,而你与那妖皇,到底是……

    尘缘未了。

    ——

    次日清晨。

    这一觉睡得很是香甜,但不是一个一夜无梦的觉。

    在梦里,好像是红坠吻了她,吻得比任何时候都温柔。那是无比清晰的触感,所以睁开眼来的第一件事樱沁便是摸了摸自己的唇瓣。

    怎么会做这么个羞涩的梦?

    这般想着,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这一刻拉回了樱沁的思绪,是红坠在敲门吗?可是红坠从来不需要敲门。难道是圣灵宫里来了其他什么人了?

    樱沁赶紧下床了来,拉开了门。

    “樱师姐早。”门外的人招呼了一声。

    这是一个身穿仙门弟子服的弟子。

    而这个人樱沁好像见过。

    她想起来了,便是她第一次上仙门那会儿,来红坠这里传话的那个小弟子。

    “这位师弟,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红坠在哪里呢,难道一大早,红坠就出去了吗?

    “是的,灵尊今日下界去了,临行之前便让我来给师姐带个话,请今日师姐,务必到正阳宫去见一趟掌门。”

    务必去见?

    樱沁有些纳闷,昨日红坠给他留字也是让她去见师尊,今日倒是不留字了,但让个弟子带话是为何意?

    这时这名弟子又开口了,“灵尊说,师姐有什么疑惑之处,等见过掌门仙尊就知晓了,但在此之前,请师姐你一定做好心理准备。”

    心理准备?

    为什么?红坠又在卖弄他的神秘,这成功引起了樱沁浓厚的好奇心。

    而所谓的心里准备,反而让她现在一颗心提了起来。

    但看样子,这个传话的弟子不会知道更多,所以她便就没再开口问,而是应了一句“好”之后,就回到了屋子,梳洗了一番,就匆匆的赶往正阳宫了。

    ——

    正阳宫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变化。

    但刚一到正阳宫,樱沁第一时间见到的不是师尊,而是从那无极大殿,走出来的两个人。

    ——苏小七与陌子谦。

    远远的,他们还在天灵台之上的百步梯子上,樱沁认出了他们,便快步走了过去,“子谦哥哥!”

    因为前日里,红坠说他们没有事,所以她也相信凭苏小七的能力,一定会照顾好陌子谦,而同时也希望苏小七与陌子谦有更多的时间单独相处,她便就未去打扰。

    不过这一见到,她还是发现自己有几分想念陌子谦了。

    所以这一声喊得很是喜悦。

    可出乎意料的,是在樱沁这一声喊之后,那陌子谦,竟然就呆呆的站在了苏小七身边,不像以往,陌子谦要是看见樱沁,他总会比樱沁更快的速度,往樱沁这边飞奔过来。

    但是,这变化樱沁也没有在意。

    在樱沁快走到陌子谦面前的时候,苏小七碰了一下陌子谦的肩,语速极快,声音也极小的,她道:“这便是他的那个妹妹,樱沁。”

    仿佛这一刻“陌子谦”才明了,但却是生硬了露出一个笑,唤道:“小沁妹妹,你来啦。”

    这般说着,听似话里亲切,却表情明显的疏离。

    樱沁不是傻子,这走得近了些,陌子谦的变化她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脚下的步子就缓了下来,她眼睛睁大了半分,带着些蹊跷看着陌子谦,“子谦哥哥你……怎么了?”

    然而听着樱沁这么问话,陌子谦一双眼闪烁不定,依旧生硬的笑着,“没什么事啊,我们去拜访了师尊,才从师尊哪里出来了,小沁妹妹你,这是打算要去见师尊吗?”

    听这话里,没什么不妥,可是他的笑那么不自然,还有他那句,小沁……妹妹?

    他可从来都不会喊她妹妹二字,只有小沁。

    这弄得樱沁更加疑惑了。

    突然觉得这样的子谦哥哥好陌生。

    不由她将目光移到了苏小七的身上,“苏师姐,子谦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她不问陌子谦,直接问苏小七。

    会这么快被樱沁发现端倪,在苏小七的意料之中,所以陌子谦被熠蓝占用了身子,她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辞,“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从堕魔渊回来,他便就是这样了。不过没事,刚才师尊也看了,他身上没受什么伤,我想大概是受了什么刺激,过段时间就会好了。”

    “是吗?”樱沁有些怀疑苏小七的话。

    她走踏着阶梯,走了上去,在熠蓝的下面一格,她停了下来,抬头望着陌子谦,“那么子谦哥哥你,确定还认得我是谁?”

    这是熠蓝一笑,那副憨憨的笑容倒是与平日里的陌子谦一般无二,“你是我的小沁妹妹啊,我怎么不认识。”

    “那你,抱一抱我。”樱沁这般直言,吓了熠蓝一跳。

    一双眼瞪得老大:“什……什么……抱你?”

    “是。”樱沁坚定点头,以往她与陌子谦相拥总会那么的自然。却这时的子谦哥哥听了她说这句话反应这么大,是受了什么刺激让他的心性都有些变化了?

    可是,熠蓝他虽然是有些被吓傻,但听了樱沁这样的要求,尽管心里是十分的拒绝,一双手还是像不听他思维的使唤那般抬了起来,身子一倾,就要朝樱沁抱去。

    这时是一旁的苏小七听着樱沁这样的要求,一巴掌打上了熠蓝张开的手。

    那一巴掌落在他的手背上是相当的响亮,“我都已经给樱师妹你说了,他只是在堕魔渊有些受到了惊吓,连师尊都说他没有事,难道你师尊也不相信?”

    樱沁她自然不会不相信师尊。

    她只是太担心陌子谦了。

    不过苏小七的这番反应,倒是没有引起樱沁的不悦,想来,苏小七对她的子谦哥哥有情,这下便是在吃醋吧。

    算了,她不会让苏小七觉得,好像是她要和苏小七抢陌子谦似的。

    “好了。”樱沁摆了下手,“我说着玩的,这么紧张干嘛?”

    她再看了陌子谦一眼,却这时陌子谦刻意避开了她的目光,似乎很怕她一样。

    樱沁心里郁闷之际,转过身来,将苏小七拉到了一边。

    在苏小七耳边道:“你别当我是傻子看不出来子谦哥哥这幅样子大有问题,如果让我发现又是喂他吃了什么稀奇古怪的药,你看我会不会放过你。”

    苏小七眼睛未眯,“你这是在向我下战书吗?”

    她的男人她要怎么做,还要别人来指使?

    当然苏小七不能妥协。

    这时樱沁微微一笑。

    想到苏小七在堕魔渊的时候,那么奋不顾身的救了她子谦哥哥一命,并且还与她合力杀了鬼尊,随后声音就软了下来。

    “不是战书,是来自娘家的保护。”

    娘家的保护?

    苏小七先是愣了愣,随后才明白了樱沁的意思,“你的意思是?”

    “对,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我知道你对子谦哥哥的心思,我将子谦哥哥交给你。”

    “所以?”苏小七眨了眨眼,樱沁她这是把陌子谦拱手相让?

    “不过,我把哥哥交给你可不是为了让你欺负他,就算你会是我的嫂子,要是让我知道哥哥受了欺负,我不会饶了你的哦!”

    嫂子?

    苏小七一双美目瞪得老大。

    一时樱沁的话她还反应不过来。

    不过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樱沁已经跟陌子谦道别离开了。

    苏小七这才有些语无伦次,仿佛比之前熠蓝被樱沁要求拥抱吓得还傻,“她说你以后是我的了…我是她的嫂子…他把你,让给我了…不,是交给我了?”

    熠蓝也有些搞不清楚苏小七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大概她又是将他认错了,便是提醒着苏小七道:“小七,我现在是熠蓝,不是陌子谦。”

    对啊,他是熠蓝不是陌子谦。

    苏小七的神智一下子就被拉了回来,一掌就拍在熠蓝的胸口,“你难道就不能压制你的魂魄,让他出来吗?”

    说完,就气呼呼的径自往前走了去。

    就像夏天的雷雨天气,阴晴不定。

    熠蓝在原地愣了愣,随后,那双眼,深冷了下去。

    大概苏小七是还没哟看出来,刚才那么一瞬间……就在那个樱沁说要他抱她那一瞬间,他的身子是本能的想要朝樱沁抱去。

    陌子谦的魂魄已经在开始苏醒了。

    抬起了手,他将这双不是他原本身体的手看了看,邪邪的嘴角露出一记笑,那是在苏小七面前从未露出过的面孔,“看来你是真的很爱你的这位妹妹。”

    竟然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的魂魄,在这一刻有苏醒了迹象。

    正是因为那樱沁出现时的刺激。

    “那么如此,我就更不能让你清醒过来,伤害到小七。”

    手掌一翻,手心隐隐出现了丝黑色烟气,不过一瞬,那烟气就散了去。

    然后,他收了手掌,很快的,就追着苏小七过去了。

    樱沁来到了无极殿内,此时的拂燚正站在大厅。

    看那样子像是在刻意的等着她的到来。

    “师尊。”樱沁唤了一声。

    拂燚转身过来,看着樱沁,“之前已经见过小七和子谦了,你们这次为何回来,事情本尊已经知晓。”

    樱沁微微垂下了头去,“那师尊今日让徒儿来,是要给徒儿惩罚的吗?”

    想起红坠叫那名弟子给她带的话,红坠叫她今日务必来见师尊,莫不是,就为了这个事吗?

    她正想着。

    “不是。”却拂燚否定道,“既然灵尊将这件事情解决了,我便不会在责怪你们。今日知会你来是另外有一件事。”

    拂燚说着,一手就搭在了她樱沁的肩上,“你先随为师来吧。”

    话一落,樱沁便觉自己身子飘了起来,眨眼间,她就被拂燚带到了正阳宫的待客殿。

    眼前是一扇门。

    拂燚开口:“里面有一为故人,她在等你。”

    “谁?”看着拂燚有些许复杂的面色,樱沁不由心有些提了起来。

    会是谁?让拂燚看起来似乎都不显得那么的淡定。

    拂燚道:“你进去一看便就知道了。”他面色沉冷。

    樱沁转头看着那门,随后,推开门,她走了进去。

    屋子中间,站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老者佝偻着身子的背影。一根拐杖,她的身旁还有一个大大的木箱。

    这个身影,这个装备……

    “婆婆?”樱沁几乎是惊喜加诧异的喊出了声来。

    老人转身,果然就是那一副熟悉到不能熟悉的面孔。

    “真的是您吗,婆婆!”樱沁上去,直接就扑到了老人的怀里。

    老人都来不及放开手里的拐杖,赶紧一手抱着樱沁,轻轻拍着她的背,“对,是婆婆,婆婆想我们家沁儿了,来看你了。”

    樱婆婆的声音,淡淡的温情,比起樱沁,就没那么的激动。

    不过这时樱沁没有去在意这些,将樱婆婆放开了来,看着樱婆婆,眼底里是掩饰不住的喜悦,“婆婆您过得还好吗?沁儿也非常的想您,您看您,都瘦了。”

    婆婆眉眼间满是苍老的痕迹,她微笑道:“傻丫头,明明瘦得是你,你看你,就像是没有吃饭一样,瘦得只剩下一层皮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