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已是初冬时节,和煦的阳光如光幕般散落在这个宁静的村庄。一片片碧绿的草地挂满了晨曦的露珠,微风抚动着青翠的树枝轻轻的摇摆,冬如初春,百花齐放,迎接着这金色的光幕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味。村庄上空盘绕白色而透明的薄雾,仿佛仙境。

    如世外桃源一般,与世隔绝。不见硝烟,不与世俗相争。一年四季总能看见柳郁草青,百花不谢,这里便是灵秀的陌家村。

    陌家村外围绕着一条河流,河水不深,清澈见底。河道两旁也是长满了各样各色的花草,透过河面升起的缕缕轻烟倒映河中,有着如画般美丽的景色。

    河水中,一名紫衫女孩正在嬉戏着,她挽着一半发髻,插着一只翠玉珠钗,另一半青丝披肩,如墨瀑般,直达腰际。她抚弄着清凉的河水拍洗在脸上,那如婴儿般嫩白的肌肤在光照下显得更加的白皙。远远看去,她身边围绕着一层层的薄烟,宛如披着轻纱的仙子一般,美得不可方物。

    突然间,河里冒出一条黑藤缠住女孩的脚踝,整个人一下子就被扯进了河里,没入水中。

    ……

    当樱沁睁开眼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处陌生的地方。这里的天是灰白色的,空气里漂浮着霉腐之气。

    她有些头晕,努力站了起来,见自己处于一湖心中央的莲台上。湖水是黑色,湖面上长满了黑色的荷叶,还有那隐隐而现的森森白骨。

    可是,她还来不及细想为何来到这里,便觉得四周围聚一股阴冷之气,只见湖岸出现了浓浓的“黑雾”向这个莲台飘移而来,雾里还时不时的传来诡异的嘶吼。

    那些是什么?

    樱沁看着雾里面的庞大黑影,心里顿生不安。

    浮世当前,妖魔横生,纵使她从未出过陌家村,可那些邪魔妖道的事还是有所耳闻。但婆婆给她说过,世间生灵皆分善恶,妖魔也是如此。有些邪恶的妖魔,更是会以吞食人类来增加自己的修为。

    果然,黑雾渐散,取而代之是一张张更加狰狞可怖的面孔。

    她自问,在陌家村这十年里,她可从未见过现在这般场景。莫非现在是在做梦?她狠狠的掐着自己手臂,以为这样可以让自己醒来。可是,除了传来清晰的痛感,眼前的一切根本没什么改变。

    “好久没有看到人类了。”一张血脸飘至湖面,露出尖牙利齿,但在接近莲台时停了下来。它大张血口,像是一下就能吞掉整个人一样。

    樱沁吓得退了一大步。正当以为这妖怪要扑上来时,却是只见它在那莲台边沿处,并未靠上前来。

    莫非,是忌讳这个莲台?

    樱沁此时几近站在这莲台边缘处,转头一看,身后还有一大片的妖物,而它们只是挤在了莲台周围,却没一只上了这莲台。

    看来,她想得没错,果真这些妖物对这莲台有些忌惮。

    细细看来,她发现这莲台中央有个图腾,图腾呈圆形,也并非像一般的两仪四象那样,那中间雕刻着的是一只名为曼珠沙华的花。

    这里应该是做某种祭祀的台面。

    于是,她小挪碎步,站在莲台的正中央。

    哪知,她刚踩在那图腾之上,只听得那只血脸妖大喊了一声“不要”,然后那图腾中的曼珠沙华泛起一片红光,随即一道巨大的光柱腾升起来,升到一定的高度,便向四周撒下红色的光幕,将莲台布置成了一个结界。结界形成的瞬间,莲台周围的妖怪们也被震出一丈开外。

    这是怎么回事?樱沁置身于这片红色光幕中,看着那莲台外的妖物,无一不是面带惊恐。可刚才那支光柱分明是从她体内穿插而上,她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她启动了魔帝祭台,快跑!”突然,那群妖物之中一声惊叫,众妖开始慌忙地逃窜。

    直到最后还留下了几只,似乎是不愿放弃这到嘴的肥肉。

    果然,最先飘至莲台边沿的那只血脸妖又飘了过来。

    “不要害怕,这个莲台到了晚上,对我们就不会有任何阻碍了。”这只妖怪人面兽身,两手四脚,还拖着一个尖长的尾巴,像只巨蜥怪。

    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樱沁只记得,在来这之前,她正在陌家村的小河边洗漱,然后就掉入水中,等睁开眼时,就到了这个恐怖的地方。

    现在她要怎么办?难道就等着天黑下来,自己被这群妖怪吃掉吗?

    不,她不想这么不明的死去。既然能突然来到这里,那这里肯定也有能回去的方法。她正欲起步,仔细观察看看这莲台是否有何异处,哪知,这脚就像是生在了那图腾之上,怎么也迈不开来。

    “婆婆,快来救我!”情急之下,她只得大喊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飞来,瞬间,整个莲台白光乍现。

    莲台之上,红白交替,只是这白光却不像红光那样温和,光的余波震的那几只妖怪“嘶嘶”大吼,而樱沁的脑袋也眩晕起来。

    樱沁只觉头晕乏力,而身体上却没有任何的疼痛。在晕倒那一瞬间,她随光源看去,模糊的视线里,似乎看见一名白衣男子从天而降。

    她终究还是晕倒在那图腾之上。

    男子落至台面上,与此同时,耀眼的白光与莲台的结界也随之消失。

    他来到樱沁面前,将樱沁抱了起来。

    “放下那个人类。”见到手的肥肉被别人抢走,血脸妖在莲台边怒吼起来。它这一吼,身后那几只小妖也涌了上来。

    “在我的地方,抢我的东西,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白衣男子全身散发出幽冷的气息。说出这句话时,小妖皆是一怔,完全不觉得像人类那般柔弱的身躯说出这样的话来是一种讽刺。

    “老,老大,他,他居然可以站在魔帝的祭台上。”一个小妖上前,战栗的说道。

    这只小妖提醒,血脸妖立刻退后了一大步。

    这个莲台,它们不敢上前,是因为这是魔帝的祭台。魔帝,魔界的君王,他是三界最强的存在。但是,早在数千年前魔帝便从这个世间销声匿迹。

    看着到手的美味突然就成为了别人的所有品,血脸妖终究是心有不满,于是便抓住身后的一只小妖像白衣男子扔去。

    只听见一声惨叫,被扔向白衣男子的小妖只是在一顷刻间便化为灰烬。

    “你,你究竟是谁?”见此情景,血脸妖被吓得直往后退。另外几只小妖更是慌忙地逃窜至湖岸边。

    白衣男子完全没有想要与这些妖物交谈的意思,低眉颔首,看着怀里已经晕过去的樱沁冰冷的眼眸似乎有了一些柔光。

    “缨络,这里交给你处理。”随着一声命名而至,便又是一道白光而过,白衣男子消失在这莲台中央。

    “是,主人。”

    这时,一把剑出现在莲台上空,缓缓落下,直至台面。众妖见此剑,皆是惊恐万状。纵使认不得刚才那名男子的身份。可此剑,乃上古魔帝齐熬的剑灵,戾,魔帝剑使!

    而此时,莲台中央那把剑化身为一名身着血色红纱的妖艳女子,全身散发出嗜血般的慑人气息。

    “恭迎魔帝剑使。”几只小妖不敢有半分猜测与疑虑,皆如傀儡跪迎在地。

    ……

    樱沁在一阵悠扬的琴音中醒了过来。这是一片看不到边际的枫林。季末叶红,红如血染一般。寻声看去,白衣男子坐落其中,手扶瑶琴。空灵的音色凄美而悲凉,满地的落叶无风而动,似随着琴音起舞,天地皆是一片血红,有一种鬼魅般的美。

    樱沁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曲子,这曲子就像是这表达弹琴之人此时的心境,寂寞、悲痛、加之浓厚的思念。这是樱沁对这弹琴之人的理解。弹者无心,听者有意,现在,她的心像是被掏空了一样,也随着这份凄美,莫名的悲感揪痛了起来。

    突然,这琴音戛然而止,林子里,有种近乎死亡般的平静。

    她慢慢的走近,来到男子面前。

    “是你救了我吗?”

    “谢谢!”

    男子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站起身来,指向樱沁身后。

    樱沁这才看清男子的相貌。

    眉如柳叶而眸如深潭,肤如凝脂唇如薄翼。一头浅蓝似白的长发随意披肩,白衣楚楚,在这深红的背景中他却像是全身散发着光芒如同仙人降临般伫立。这样的男子,竟然比那般本就沉鱼落雁的女人还要美上几分。尽管如此,可他看起来却不像女子那样柔若,反而给人一种神秘而深不可测之感。

    樱沁看着他,仅仅是第一次见面,却想去探清他的每一个神情。

    他眉头紧锁,闭口不语,满脸忧容,这般为何?

    她想得有些出神了,回神之际,才发现,男子也在凝视着她。

    她立刻避开目光,红着一张小脸,努力摆脱心里的那丝悸动。这才回头向他所指的身后看去。

    樱沁所见的是一条小路,枫叶被分散开来,路道中间不见一片落叶,而路的尽头没入诡异的暗红。

    “这是,出口吗?”

    男子点了点头,还是没有开口。

    “我叫樱沁,你叫什么名字呢?”樱沁浅浅的笑道。

    然后,她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蹲着地上,刨开落叶露出一处地面,“你不想说话也没关系,你可以写在这里告诉我。”

    男子柳眉微动,看着樱沁那张真诚的笑脸,不禁开口道来:“名字?我有名字吗?”

    这句话,似乎激起了他内心的波澜,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却是多了几分空寂。

    一直以来,除了世人对他所谓的称谓,他不知道他有什麽名字。

    他抬起头来,看见微风拂动的血色红叶摇摇欲坠,那张绝世的容颜微微颤动。嘴角上扬,轻如薄缕的声音幽幽地传来,“红坠。”

    他看着樱沁,似笑非笑的表情,“我的名字叫红坠。”

    ——

    陌家村里。

    这是一间木屋。木门,木窗,木墙,木瓦,每一处都清晰可见那制作材料的树木纹路,使得原本朴素的屋子,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屋前有一片小花园,花园里不见一片枯萎的叶片,青葱郁郁,花开正艳。看来这些花草被照顾得不错,木屋的主人能有如此心境养花,也实属难得。

    木屋之内,只见一身着蓝色麻布衫的少年半跪在一张雕刻着花纹的木床面前,满脸忧色的看着床上躺着的樱沁。

    这名少年名叫陌子谦,与樱沁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小沁,小沁。”他轻声唤道。

    樱沁面色惨白,几无血色。

    陌子谦将目光索向旁边木椅上坐着的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问道:“婆婆,都过去三个时辰了,小沁怎么还没醒过来呢?”

    这被陌子谦称之为婆婆的人,正是小沁自己的婆婆,樱婆婆。

    只见她拿起旁边的手杖,缓步来到樱沁的床边。

    “沁儿已经十六岁了吧。”

    “是的婆婆,明天就是小沁十六岁的生辰。”

    “哎……”只听婆婆一声叹息,坐在了床边。樱沁已到十六岁,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也许是命里的劫数,亦或者才是命里的开始。”

    婆婆这话说的颇有深意。陌子谦听后,眉目一皱,满脸狐疑,却不知如何答下话去。

    不过,这本是婆婆无奈的叹息,也勿需他会接下话去。

    只见婆婆将樱沁的手放平了来,然后闭上眼睛,替樱沁把脉。

    樱婆婆是陌家村唯一的医者,也是个不错的医者。行医治病,也本是她的分内之事。

    片刻。

    婆婆脸上的忧虑舒展开来,说道:“子谦你不用担心,沁儿马上就会醒过来的。”

    “那太好了。”陌子谦像个孩童般的笑了起来。这下,他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是放了下来。

    十年前,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樱沁。

    那日,陌子谦刚好与陌老爹路经村口,便看见樱沁跪在村口处。身前,还躺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老人面色枯黄,气息微弱。

    “我没有爹娘。”

    樱沁纤细瘦弱的身子,一张因为营养不良而有些泛黄的脸,嘴唇干得发白,却闪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这是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婆婆是我最亲的人,希望你们可以救救婆婆……”一声哀求,她磕头在地。

    陌老爹赶紧将她扶了起来,只见她双眸里闪动着的泪花,始终没有掉落在地。那表情,是多么的坚强,倔强。

    那时候的陌子谦也不过七岁,看着这般瘦小的女孩,心里也泛起一阵怜悯。

    他和陌老爹将婆孙两人带进了村子。

    后来,因为婆婆会一些灵能术法,在村子里行医治病。婆婆就以陌家村大夫的身份与樱沁定居在了这陌家村。

    而樱沁也因为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忘记了陌家村以前的记忆,也就是,她六岁以前的记忆。从此以后,他与樱沁就成了朝夕相处的玩伴。

    当陌子谦第一次见到樱沁,他就做了一个决定:从此以后,这个女孩,由他来守护。

    十年过去了。

    十七岁,在这般年纪里,他从未忘记这个决定。

    所以,在他陌子谦的世界里,所到之处,全是樱沁。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会牵动着他的心绪。两人虽以哥哥妹妹相称,但是在他的心里,也早就认定樱沁是他未来的妻子。

    有风从窗口处吹拂进来,伴着一丝花草的清香。陌子谦继续半跪在樱沁的床边,看着她的睡颜,脸上浮现一抹温暖的笑意。

    没过多久,只见床上的樱沁身子微动了一下,随后,便是睁开了眼睛。

    “小沁,你终于醒了!”陌子谦欣喜的将樱沁扶起来半躺在床上。

    “我已经回来了吗?”看着熟悉的房间还有身旁的陌子谦,樱沁摁着有些昏沉的脑袋,满脸疑惑。

    看着樱沁仍旧苍白的脸色,陌子谦底下头来,面色微沉,“都怪我。如果我能早一点来找你,和你一起出去,你也就不会晕倒在河里了。”

    “你是说,我在小河里晕倒了?”

    “嗯。”陌子谦点头道:“还好你仰面朝上,没有淹在水里,我便将你背了回来的。而且,在你昏睡的过程里,你的样子看起来很难受,就像在做噩梦一样。”

    樱沁听到这里,柳眉微蹙。

    那些可怕的妖怪,那个奇怪的图腾,还有那诡异的枫林里自称名叫红坠的男子,这些都是梦境?都说梦由心生,可是在平日里,她从未想到过这些。那这些情景为何会突兀的出现在她梦中?在梦里她试着掐过自己,那是很清晰的疼,那感觉不像是在做梦。

    她将目光索向婆婆,一脸困惑。

    婆婆在陌家村里,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浮世人间,妖魔鬼怪,她无一不是精通知晓。纵使不出半步门,尽然知晓天下事,说的就是婆婆这样的人。她和婆婆是在她六岁那年来到陌家村的,她没有六岁以前的记忆,自然也不知晓婆婆以前是做什么的,有什么身份。她曾一度想问,可她知晓婆婆的性子,如果她想告诉你,就算你不问她也会说,如果她不想说,问了也是徒然。于是,她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从未问过。

    但此时,她希望能从婆婆那里得到一个合理的答案。

    见樱沁这般模样,婆婆心中似乎有了答案,但还不能确定自己心中所想,便看着樱沁问道:“沁儿,你能起身吗?”

    “应该可以。”腿脚的麻木使得她不敢肯定的回答。

    果然,她刚一站起身子,整个人又一下瘫软的坐在了床上。

    陌子谦见状赶紧扶住她。

    “婆婆,你快来看看小沁这是怎么了?”

    婆婆点了点头,如此看来,真如她所想。

    “沁儿这是遭到了梦魇纠缠了。所谓的梦魇,即是梦里的恶魔。这是一种魔怪,通过梦境诱人,吸食人类的精气。所以,沁儿现在是精气受了损,才导致头脑昏沉,身子疲乏。”

    “那可有解治之法?”陌子谦听得心惊,好像樱沁这般病痛是发生在他身上一样。

    而樱沁本人听得这个答案后,却是有些失望。

    既是梦魇,莫不是那名叫红坠的男子就是梦魇魔怪?或者说是他在梦里自导自演了一场英雄救美的场景?是的,这仅仅是在梦里,一个让她很在意的男子。甚至是说的话都没超过三句,仅仅只是知晓了他的名字的男子。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是那种感觉,就像是一见钟情。

    婆婆拄着拐杖站在樱沁跟前,“闭上眼睛,我现在为你修复精气。”

    樱沁应声将眼睛闭了起来。

    陌子谦识趣的站在一边,看着婆婆接下来的动作。

    只见婆婆抬起左手,移至樱沁头顶,然后紧闭双目,嘴唇微动。慢慢的,樱婆婆的掌心传出莹蓝光束,直入樱沁头顶。随后,一股黑色带着雨露的雾气迅速钻入婆婆掌中。

    这时,樱婆婆一怔,面露难色。

    但是,灵气输送还没结束,她并没有停下来,直到樱沁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婆婆才将手收了回来。

    收回手后,婆婆赶紧将手握成拳头,背在身后。

    “沁儿没事了。”此时婆婆握着拳头的那支手里有一股真气窜动起来,她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这两个孩子发现她有什么异常。

    “我也觉得好了许多。”樱沁站起身来,刚才那些不适的症状,几乎消散了。

    “那好,出去走走吧,这对你身体有好处。”婆婆将拳头握得更紧了来。

    而樱沁也知道,婆婆使用灵力之后,都会一个人安静的调息。

    “沁儿谢过婆婆。婆婆你先好好休息,沁儿就不打扰了。”

    道谢过后,两人走了出去。

    等两人出去之后,婆婆迫不及待的摊开握拳的左手。只见一股黑色水流在掌心的筋脉处萦绕。

    见手里如此迹象,樱婆婆神色大惊:“索水引!”

    没想到沁儿所中之术,并非梦魇。

    水乃万物之源,世间万物非水不可存活。水存于世,便成为天地之索引。索水引即是以水为媒,施法人用寻及之人的相关物于任意一处水源施法,只要被寻之人与水有接触,施法人便会找到被寻之人及其所在地。重要的是,此法只需施一次,被寻之人乃至身死为止,无论藏匿何处,便无可遁形。更有甚者还可以将中法人带入自己所制造的幻境中。并无解之。此便为世间最强的寻人之法,中此法后,便从此有了与施法人逃不开的关系。

    此法早已匿于世间。而这些关于索水引记载,她也只是从灵樱谷中被毁掉的上古仙记一书看到过。万万没想到,如今居然还有人会得此术。

    但此法需要大乘的修为以及神阶的灵力开启,否则无力施之。

    如今却重现于世,莫非是与沁儿的身世有关?

    婆婆调匀气息,将灵气灌输于右手指尖。然后对着左手手掌,朝掌心那黑雾用力一划,一股如墨般的黑水从中指流出,滴落在了地上。

    十六岁,这会是樱沁命里的一个劫。

    ——

    从屋里出来,樱沁来到了那个小花园边。

    她提起地上的一壶水来,眼神有些迷离的看这这片小花园,嘴唇微动,喃喃细语:“红坠……”

    此时,她的脑袋里全是梦境里的那个男子。

    陌子谦看她呆呆的站在花园旁边,以为她又是哪里不舒服了。便走了过去,拿过樱沁手上的水壶。

    “怎么了,是不是头又晕了?”

    “没有,没有!”樱沁被突然上前的陌子谦吓了一跳,赶紧摆手,深怕是陌子谦发现了她心底的小秘密。

    “你看,这株花都快被你淹死了。”他将水壶搁在地上直接拉起樱沁的手来。

    那知,樱沁一怔,立马将手抽了出来,背在身后。

    “子谦哥哥,以后不要随便拉人家的手了。”她低着头,红着脸说。

    “为什么?”陌子谦不解,平日里莫说是牵手,就算是陌子谦偶尔将手搭在她的肩上,她也不会这般反应。

    “因为……”此时她的头压得更低了,脸也红到耳根。

    “因为什么?”陌子谦急了,在他看来,牵自己未来妻子的手这种行为没什么不妥。而樱沁刚才的反应明显是在拒绝他这样,他当然揪心。

    她猛的抬起头来,看着陌子谦,眼神无比坚定。

    “沁儿已经长大了,所以,男女授受不亲。”

    “啊?”陌子谦没想到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用这样眼神看着自己,弄得他有些惘然无措。

    “我……”

    “你是我的子谦哥哥,就是我的哥哥,我的亲人,所以……”

    “好好好。”陌子谦赶紧伸出手来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一直以来,他可不只是将樱沁当成他的妹妹,而且他也不希望她成为他的妹妹,本已确定了的心意,现在看来,没想到也是一厢情愿,但他不想听樱沁亲口拒绝。这样的话,起码将来也还会有机会。

    “以后子谦哥哥不会对妹妹这般无理了,可行?”

    “那好,说定了哦。不然的话,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稚气的脸上出现一抹无邪的笑容。说到底,十六岁,这般初识到了所谓的男女之情年龄,她也会悸动。而,这份感觉竟是对梦境中的一个陌生男子,她也很是困惑。当然,这也是她今日对陌子谦说出这般话的理由。

    “那我们去河边,我到要看看究竟是什么妖魔作祟,敢伤了我家妹妹。”

    陌子谦假意面露凶光,弄得樱沁噗嗤一笑。

    这十年里,在樱沁的记忆里,陌子谦做得最多的事就是逗她笑。只有在他的面前她才能像个孩童般,晓得无拘无束。而她也是真心把陌子谦当成哥哥对待。

    两人来到了小河边。

    河水不深,清澈见底,流速也缓。一个人,正常情况下,怎么也不可能在这样的河里溺水。

    “我记得,好像是这水里有什么东西在抓住了我的脚,然后把我拉进了河里。”樱沁回忆着掉进河时的情景,一脸迷茫。

    “是吗?”陌子谦一边应着,一边脱掉鞋子跳进河里,大声道:“那我得看看这水里究竟有什么东西。”说着,两只手伸进水里,直接触摸到河底。

    “子谦哥哥你小心点。”

    “没事,周围是花草树木,不会有什么怪物,真有什么,或许就是从这底下传出来的,说不定,那梦魔就藏身在这儿。”他双手刨着河沙,清亮的河水随他的动作浑浊了一大片。

    就在这时,一条细长如拇指般大小的黑色不明物从下游往上游至不远处游来。

    “子谦哥哥,你看!”站在河边的樱沁突然惊呼,“那是什么东西过来了,你快上来,小心它伤到你。”

    陌子谦一看,果然一条如同水蛇的东西游了过来。说不定这就是让樱沁晕倒的罪魁祸首。

    “没关系,等我捉住它,我到要看看是什么东西。”陌子谦已经做好了狩猎的动作等待猎物靠近。

    就在那东西靠近他脚下时,他伸手一抓,手里却没有那种捉住蛇后传来的光滑触感。

    在一旁的樱沁也看见,陌子谦的确是碰到它了。可那是怎么回事?陌子谦伸手一碰,那黑色物就不像是实物般,如同烟雾触之即散,随着他周围浑浊的河水荡漾开来。直到前面水清处,那东西又组成一条黑色细长如水蛇般的形态往上游去。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陌子谦有些懵了。在陌家村生活了十几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怪物。

    “小沁,我们跟上它。”

    “好。”樱沁想也没想,也不知道就这样跟上去是否会有危险,便一口答应,竟还走在了前面。

    陌子谦怕在水里走路或许会惊扰到那东西。他跳上岸来,沿着河边。与樱沁一起随着那东西跟去。

    跟着它走了好一阵子,那东西好像并非生物。但是,它能逆水而上,在有坡度的地方也能逆着水轻易游上去,就好似前方有着什么对它有着很强的引力一样。

    樱沁与陌子谦一路的跟随几乎没有见它有其它的的动作,它一直逆水向前。

    直到到了河水的源头。

    而樱沁他们离村子也有出一段距离了。

    “子谦哥哥,你看那里有个洞口。”樱沁停了下来,指着前方的一个山洞,见得那东西就从洞口进了去。

    “以前怎么从没发现有这个地方。”陌家村周遭的每一个地方,他自是尽数熟知,可这个地方,他陌子谦从未见过。但也许是以前从未留意过。

    “我们过去看看。”樱沁走在前面,来到洞口处。

    这个洞口比较大,一人那么高,宽度够两人并排行走。地面,中间处有一条巴掌般宽暗沟,水比较深,看不见低。这应该就是小河的水源处。两旁有硬土,像是台阶,地不平,不过在上面走路应该还是很轻松的。

    樱沁一脚踏进这个山洞,想也没想就走了进去。

    “小沁!”陌子谦一声大喊,疾步上前,欲拉住她。

    他刚一伸手,樱沁就消失在了那洞口处。

    她就像是被一张无形的大口吞没。从外面还能看见深一点的水源,却是不见了她的踪影。

    “小沁……小沁……”

    洞内无人回应。

    陌子谦他也顾不得是否危险了,此刻,小沁的安全要紧。他抬起脚来,便也想跟进去。

    哪知,刚踏进洞口,他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挡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尝试了好几次,洞口处就像是有堵无形的墙,硬是将他挡在了外面。

    这洞口果然妖异,莫不是里面真有妖邪之物?想到刚才那像蛇一般的怪异黑雾,真后悔自己只是一头热的好奇,若是考虑到有这样的危险了,也不至于陷入这般困境。他自责的捶了两下自己的脑袋,面对这样的情况却也无能为力。

    现在他只能回去找婆婆帮忙了。

    陌子谦急忙往回走,走了好半天却还没走到之前在小河所在的位置。

    明明是沿河而走,可是现在他好像是迷路了。

    村子里。

    樱婆婆还端坐在椅子上。屋子里很是安静,静得可以听见外面的虫鸣。

    突然,她的手杖开始晃动起来,本来紧闭的双目猛地睁开。

    “不好,沁儿有危险。”

    已是片刻耽误不得。樱婆婆急忙赶来到了小河边,却是没见樱沁与陌子谦的身影。

    看来是晚了一步。

    她观察了一下周围,也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痕迹。

    她咬破中指,举起手里的拐杖,向天一声:“血引!”

    血沾杖身,杖头指天。一股蓝色灵气至手传入手杖,遇血便是蓝光大现,待至整只手杖注满灵力,指天画圆。这是樱家独有密法,血引,也称之为灵引。

    亲人之间的血缘关系有着一定的心灵感应,血引就是引用了这样的关系,在亲人失踪的情况下,在短时间里能够找到亲人。

    但此术极为消耗灵力与修为,对于年迈的婆婆来说以血引之,身体上更是吃不消。果然,施完法术婆婆踉跄后退了几步,若不是拐杖拄地,估计已经是倒在了地上。

    这里是樱沁不久前待过的地方,上空的圆里,是之前画面的重现。只见画面里樱沁与陌子谦跟着一条黑色蛇状的东西而去。

    樱婆婆一见那东西。面目一怔,脸色极为难看。

    “雾蛇!”这是索水引的路引。看来,那人已经来了,没想到来得那么快。对方是能力不是婆婆能够应付的范围。樱婆婆自知不是对手。最重要的是,血引也只能看到樱沁他们追雾蛇而去,却见不到樱沁确切的位置。

    现在,就算是她也只有祈祷樱沁能平安无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