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樱沁刚进入洞中,一回头本应随后的陌子谦竟然不见了踪影。她觉得不对劲,想要出去,却被拦在了洞里。与陌子谦想要进入洞中时的情景几乎是一模一样。

    她能看清外面的一切,可就是不能出去,好像是这洞口处有个无形的屏障挡在了那里。

    这时,身后一股幽冷之气袭来,洞内漆黑,她只好坐在洞口处,不敢深入洞中。

    许久,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本来漆黑的洞内似乎传出些光亮。樱沁已是一天未进食了,饥饿使得她有些发晕,看着洞里的光点,她站起身来,整个人就像不受控制一样,往洞里走去。

    越深入里面,洞道就变得越大,已是容得下十人并行。再走几步,随着光亮越发的近,里面竟是豁然开朗。

    这里,正中央有一圆水池,池水清澈透明,池面泛起白光。水池正上方有一个四方平台,樱沁对面,隔着水池,那白光让她的视线有些模糊。

    可是,她还是能够看见,那平台之上,若隐若现的,有着与这白光不相融合的蓝色光点。

    樱沁慢慢的走进,绕过水池,那散发蓝光的东西也越发的清晰。

    每个人对危险来临时,几乎都会有多少的感知。在这里,樱沁却是完全感觉不到任何危险气息。反而越是靠近,她的心里居然越是安心。

    她已经来到台前。她定睛一看,发现这是一个蓝色的圆石。

    圆石旁,还刻着两行字:伊人香消玉殒去,弱水河畔泪成石。

    她自小与婆婆在一起,婆婆见多识广,博览群书,她受到熏陶,读书识字也算在行。所以,她自是明白这两句话的意思。

    这是一颗泪石,由死者的泪水,羽化成晶石。

    看着这泪石,樱沁心中莫名的酸楚。想必是这死者生前,有放不下的执念。既能悲痛至此,可见执念至深。

    她伸出手来,想将泪石拿起来。那知,手才碰到到石头,蓝光大现,石头一下飞进樱沁的眉心。

    怎么回事?

    只见周围的一切变得模糊起来,樱沁努力的睁着眼睛,只觉额头发胀,脑袋开始震痛起来,然后,她的脑海里开始闪现一些迷糊的画面……

    “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画面里的男子,悲愤,哀伤,绝望。

    “我不想你死,可我不得不让你死。”画面里的女子语气决绝,不留一丝余地。

    随后,男子的胸口,数柄利剑飞插而入。他喷出一大口黑血。

    “我,会来陪你的。”女人如释重负,莞尔一笑,举起长剑直接插入自己的心脏。

    ……

    “不……”樱沁不由自主的尖叫起来。

    片刻之后,待她镇定下来。不知不觉,她已来到水池边缘。而此刻她的脸上已是挂满泪水。

    这难道就是泪石背后的主人吗,这泪石钻进她的脑袋,莫不是,她与这泪石的主人有什么关系?不然,她实在想象不到,如此这般,究竟为何。

    她抹下一把泪来,那感觉,如身临其境。

    心又开始痛起来,就像是梦境里,那白衣男子的琴音带给她的一样,痛得毫无由来。

    此时的樱沁,情绪很是低沉。她恍惚的提起脚来,刚一迈开步子,只听哐的一声,她竟掉入了水池中。

    在水里,只觉眼前突然而来的一道刺眼白光,使得她不得不闭上眼睛,随即一股玄力将她身体包裹,迅速的移动起来。

    只觉自己的身体在水里游走,白光刺得她睁不开眼,那股玄力也困得她快不能呼吸。

    呼吸越来越困难……

    意识越来越模糊……

    也许今日,就会莫名丧命于此了。

    这般想着,突然,那白光散去,玄力消失。樱沁的身子也停了下来,呼吸也变得通畅,带她睁开眼来,她居然又回到了早上落水那个地方。

    陌子谦听得河边的动静,抬头一看,前方不远处,站着一抹熟悉的身影。

    “小沁!”

    他飞速跑了过来,情不自禁地将樱沁一把抱住,“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子谦哥哥……”樱沁低沉的唤了一声,她很是乏力,没力气从陌子谦怀里挣脱出来。

    “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情急之中,他将樱沁楼得更紧了些。他很自责,却又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此刻,也顾不得樱沁是否会像白天那样说他无理,就算是她会因此讨厌他,他现在也想抱着她。

    “子谦哥哥,你先放开我好吗,我现在觉得好冷。”

    此时,在陌子谦怀里她并没有挣扎。比起这个,今日之事让她心里隐隐不安,只觉得有股神秘的力量正在向她靠近。

    一阵夜风吹来,樱沁不觉身子一颤,陌家村里四季如村,这还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寒意。

    觉察到了她的异样,陌子谦这才放了开来,由于刚才太过激动,竟没发现她头发衣服全都湿透了。

    夜风吹得她单薄的身子瑟瑟发抖,陌子谦看得很是心疼,他赶紧脱下自己的外衫为她披上。

    “走,我带你回去。”陌子谦直接背对着樱沁蹲下身去,将她背了起来。

    “不用这样,子谦哥哥,你放我下来,这样会把你也弄湿的。”

    “只要你没事,只要你能安全回来,我怎么样又有何关系。”

    “那好吧……”现在她的身心都很是疲累,此刻的她正需要一个人关怀。在她看来陌子谦就像是她的亲哥哥一样,她也知道陌子谦对自己很是关心,不然也不会一直守在这小河边等了她半天的时间。

    两人不再说话。

    樱沁安静的将头靠在陌子谦的背上。

    背上的异动使得陌子谦一怔,他没有停留下来,一抹暖意的笑浮现在脸上。

    黑暗已经压了下来,村庄已升起了灯火,陌子谦背着樱沁,朝着那光源处,快步而去。

    待他们离开之后,河的对面,缓缓落下一抹白色的身影。

    两人之间的亲昵,他无一不是看着眼里。只是,看着那两个已经消失在黑暗中的人影,他却是面无表情,如同笼罩了一层迷雾,让人琢磨不透。

    “原来,你已经将我忘了……”这话里,叹息中有些失落。

    “既然已经找到了你,那么我会等你,我一定会让你再记得我。”数千年的等候,他不容忍自己被忘记。

    此刻的红坠,愤怒,悲恨,眼里尽是冰冷的寒光。

    “主人,既然已引她找到泪石,为何不将她直接带回无极幽魔界?”缨络一袭红衣,在这微暗的星光下,一闪而现,颇有几分诡异。

    “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眺望着远处,眼里满含寂色。

    那泪石是可以引起她前世的记忆,而要她完全记得,恐怕不是一颗小小的泪石就能完成。毕竟从那之后的数千年里,他完全感应不到她的气息,可想而知,她是有多不想再来到这个世上,是多想,将他遗忘干净。

    “你做好我交代的事便可,但,不可伤了她!”

    作为剑灵的缨络,她是待在主人身边最长的,对于主人的想法多数也只是猜测。主人不想说的事,她不会多问,而主人的命令,她绝执行。

    “是!”

    话落,一道白光划过,红坠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河边。

    ——

    陌子谦将樱沁送回过后,就道辞而去。樱沁既能平安回来,有婆婆照顾,他自是不会过多担心,而且,明日是樱沁的生辰,有些事,他今晚不得不去做。

    今晚的夜,没有月亮,黑漆的天空下,只有轻抚的晚风,偶尔的沙沙作响。

    木屋里,只剩下婆孙两人。

    婆婆已是为樱沁准备好了一碗热汤。

    樱沁将汤一饮而尽。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喝了一碗热汤,整个人觉得暖和了不少。

    “婆婆不问我,今日发生了什么?”樱沁将碗搁在一旁,此时她的心绪平静了下来,说话,也平静起来。

    “沁儿啊,你已经长大了。”婆婆感叹道。长大了就意味着有自己的想法与心思,有自己的情绪,也有自己想要去做的事。

    “是的,婆婆。不过,我想我可能是逃不出这梦魇纠缠了。”樱沁苦笑道。

    “你自小与我生活在一起,你是何种性子,我怎会不知。有时候,我到希望你能像其他的孩子般,不要去想那么多。”

    “我的确是个孩子,我也没想什么。”

    “那好,那你就告诉我那洞内发生了什么?”婆婆知道,每当她这般淡然的时候,定是有什么心思。就像个孩子在和你赌气般,你若不解了这股气,她就会和你较劲很久。

    樱沁沉默了片刻,将洞中之事说来。

    ……

    婆婆听后,眉头深皱。

    “索水引,如此消耗修为的法术难道只是为了让你寻得一块石头?”这一问,问得有些突兀。

    “什么法术?什么索水引?”比起那泪石,这两个新鲜的字眼,更让樱沁关注。

    “索水引是有人施加在你身上的法术……”

    婆婆颇为无奈的告之,毕竟她也有些惘然了,因为她也不知这其中究竟是何原由。

    樱沁沉默了。

    这是一种带着对未知的沉默。

    一直以来,她都有种朦胧的感觉。她好像认识一些人,知道一些事,有着宏伟的夙愿。时而脑袋里也会出现一些迷糊的记忆,她一直不以为然,平平常常的在陌家村过了十年,当个无忧无虑的山里孩子。可今日一来,这样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也许是那梦境对她的触动,见得红坠,甚至是不知道是否存在在这个世上的一个人,她体会了一次所谓的一见钟情。见得泪石,她也感觉到了死者的心境,甚至看到了那悲惨的画面。这些在她脑海里出现得如此突兀,莫不是在对她警示着什么?

    她不想继续想下去,但她知道,婆婆一定对她隐瞒了些什么?

    婆婆聪慧,放在她这里也不会逊色几分,因为她也只是想做个孩子,装个傻,过得快乐一点罢了。

    看着樱沁,婆婆再次使用灵力,探测着石头在樱沁脑袋里的位置。可试了好几遍,她也没发现樱沁脑袋里有异物。

    “既是泪,也化了。”她叹道,这种未知竟是如此揪心。

    “那么,婆婆可否知道这都是为何?”为何有人会因寻她施加法术?

    婆婆蹙眉,欲言又止。

    “婆婆不想说,那便不说就是!”

    不是不说,而是自己也无法肯定。

    看了看窗外,樱沁打了个呵欠。

    今天她是真的累了。

    “夜深了,先休息吧。”婆婆一声轻语。

    樱沁应声倒在了床上,很快就入睡了。

    待樱沁睡下,婆婆看着她那单纯的睡颜,表情越发的凝重起来。

    若不是这丫头体内的灵源,想必这丫头也会平凡的幸福的过完一生吧!

    窗外,夜色浓郁,看不见一丝光亮。只有小屋的油灯照亮窗前一小片之地。

    婆婆来到窗前看着远处的黑暗,不禁再次叹息起来。

    有些事情能瞒一辈子就瞒着,不说出来,反而是一种幸福。但她知道,明日之后,这件事情,也许无法继续对樱沁隐瞒下去。

    见樱沁今日所遇,她回忆起了以前……

    十五年前,灵樱谷,樱家世代居住之地。玄女承裔,灵神之后。因供奉着玄女神像,以及天界众神。也被称为神灵谷,由樱家守护,后人拜之。这里是母系世家,后辈跟随母姓。千百年来,神灵庇佑,皆是相安无事。

    直到那年冬,樱沁出生之后,灵樱谷突然灵力大现,刚出生的樱沁就像是一颗灵源,源源不断的散发出灵气。灵樱谷的灵气几乎是达至自史以来最高点,以至于谷内不能盛之。之所谓物极必反,谷里开始下雪,不出几日,整座山谷都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雪雾,万物开始枯萎,凋零。这导致谷里的民众即将面临饥荒。

    可事情到了这里并没有结束,还没到一个月,谷里竟是来了魔怪。

    灵樱谷供奉众神,本有神的力量抵御外来的入侵,更有九天玄女之神兵阵法护谷,妖魔鬼邪之物更是不得靠近。然而,这群魔物竟能破了阵法入谷,想必是魔界诞生了一位法术与术数都异常之高的同类。奇怪的是,那群魔物进谷后,并没有随意伤害谷里的人。它们像是为了这才出生不久的樱沁而来,它们的目的,就是要抢走樱家这一婴儿。

    樱家被捣毁。魔物争先恐后的想要抢走樱沁,所以,樱婆婆只好带着樱沁逃亡,樱沁的父母尽力守之。谷里的人也不会置之事外,大多数加入战斗。但是魔物众多,虽是击退了不少妖魔,但最终力量也是消耗殆尽,与魔怪战斗的人皆死于魔怪手中。包括樱沁的父母。

    灵樱谷在一夜之间毁于一旦。存活下来的人,皆说这一切的灾难都是樱沁带来的。从她出生之日便是天降异象。更说她是祖灵转世,因世世辈辈供奉九天玄女,她心有不甘,来报复来了。灵樱谷皆是灵神之后,东灵之神被玄女逼杀心爱之人最终遗憾而逝的事迹是世代相传的。虽只是猜疑,不过樱沁身上确实灵气盛旺,也许就是这灵气引来魔物觊觎。那时,樱沁还是一个襁褓中未满月的婴儿。从她生下那刻,由樱沁母亲亲手给她戴上的那樱花坠也在樱婆婆带着樱沁逃亡途中弄丢了。

    后来,婆婆请求村里的长老们将樱沁身上的灵气封印。虽然这封印会在樱沁成年之时,也就是她十六岁之后,逐渐变弱。但那时候婆婆想的是,能够保她十几载也足以。

    几经周折,直到樱沁六岁之时,两人来到了陌家村。她发现这里也是灵气聚集之地,也许会掩盖樱沁的气息,便定居于此。

    如今已去十年。婆婆与樱沁在这里安稳的生活了十年。

    不过,即日便是樱沁十六生辰。灵印会逐渐变弱,直到被解除。

    想来,樱沁今日所中索水引之事,应该是对方感应到樱沁的气息。这即将被解除的封印,关乎到樱沁的生死安危。若樱沁要是被那当年能够破了灵樱谷玄女阵法的人找到,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不过,现在婆婆最担忧的是:明日过后,希望,十五年前那场灾难不要重现于陌家村。

    ——

    深夜,万物皆寂,雅雀无声。

    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在陌家村的后山之中穿梭。

    这个黑影在山的最顶端,一颗老树下停了下来。

    凭借着夜里那微弱暗淡的浮光,可见那颗老树之上,挂着两个鲜红的果子。这叫血灵果,补气养血,祛除病痛。若是修行之人,这种果子还可以增加灵力修为。

    “终于找到了。”一个欣喜的声音在树下响了起来。然后便看见一个人影爬上了那树的顶端,伸出有些纤瘦的手臂,将那里两颗血灵果摘了下来。

    ……

    樱沁在一片吵闹声中醒来过来。

    出门一看,只见村里的人齐齐的朝村口奔去。

    “于大娘,这是出什么事了?”樱沁拉着一个身形稍胖的中年妇女问。

    “樱姑娘你还不知道吗,村长的大儿子回来啦。”

    “村长的大儿子?”

    “他十岁就被送到祈环仙山修仙炼道,如今已是数隔十二载,听说是大有成就了,我们去迎接村里的第一位仙人。”于大娘讲得眉飞色舞,就像是在讲她自己的儿子般。

    “我怎么不知道村长还有一个儿子呢?”她之前从未听陌子谦说起过。

    “哟,你们搬来陌家村哪会儿,村长的大儿子就已经走了。后来很少有人提起,你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

    “是吗?”

    “好了,我不和你聊了,我要先过去。”说完,于大娘便向前小跑而去。

    樱沁也不是爱凑热闹之人,但听得这是陌子谦的哥哥,而且,还是一位得道仙人,或许,可以为她解惑也说不定。

    于是她便跟在了于大妈后面。

    刚走两步,就被人拉住了手腕。

    “小沁。”

    陌子谦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她平静的问道:“子谦哥哥,你也是去接你哥哥的吗?”

    听樱沁这么一问,他立刻拉下脸来,冷冷道:“不是。”

    他回答得很干脆。

    “你怎么了?”

    樱沁这才发现,今日的陌子谦脸色有些暗沉,眼睛里还布满了血丝,不像以往,每每见着她总是春风满面的样子。

    “我没事,你别忘了今日是你的生辰,我是特地来找你的。”他拉开樱沁向一旁走去,给奔走的村民们让出道来。

    “可是,那不是你哥哥?”

    比起她的生辰,这么多年没见面的哥哥不是更加重要?

    “走了,我不记得有这么个哥哥。”提到他的哥哥,他的态度很是冷淡。对自己的哥哥,甚至还不如这村里的村民热情。

    “子谦哥哥?”樱沁不解,他居然会这么说。难道这就是以前一直没向我提起过有个哥哥的原因。但是就算是不知道以前有个哥哥,现在知道了不应该也很开心吗?

    他现在的反应似乎有些反常。这其中必有原因。

    “我还没吃早饭。”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看样子他哥哥这个话题他就是不想继续下去了。

    “没关系,我带你去吃好吃的。走吧,就当是陪陪我,好吗?”他眼神中几近祈求之色了。

    “好吧,我们去那里?”她不会拒绝他的,尤其是现在陌子谦明显的情绪低落。

    “跟我走。”他拉着樱沁往后山而去。

    他们来到了一片竹林。

    这是陌家村后山的翡翠竹林。

    每一根竹子都直立而上,根身细长,枝叶繁茂。里面有大小不一的通道,由于竹子叶密过甚,光透过枝叶间的缝隙零碎的洒落在地,显得这里面很是昏暗。不过,往深处,有一个小亭,亭子虽然不大,亭子的外围却像是筑了一道竹墙,使这里形成了自然的天井,很是明亮。

    这里叫翠竹亭。

    亭子里的四方石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水果。

    “这些都是你摘的?”樱沁来到这里,一眼便看见这满满的一桌果子,感动之余,更加的觉得不可思议。

    要知道,在陌家村,山里的东西,通过天然的雨露滋养,山脉的灵气从地底下通过树根灌输,每一颗果子不仅味道极为鲜美,营养更是比一般果子高出几十倍。但是量是极少的,甚至是有的果树一棵树才结一个果子。

    而陌子谦摘到这么多的果子,怕是跑遍了整个山头。虽然这后山也不算大,那么这些定是他昨晚一晚不眠不休摘的成果。

    难怪之前见他眼里布满血丝,竟是因为一夜未睡。

    “嗯,还有这个。”他有些神神秘秘的从身后拿出两颗血红的果子来。

    “这是……”血灵果?在陌家村待了十几年,这果子她自然是认得。但是这果子却比那石桌上的果子还难摘得。血灵果树都生长在最高山脉,成年的果树,一年才结得一两颗,最重要的是,血灵果属于灵果,比起人类,山里的动物们会更先知晓它的存在,一般到最后,都会被动物吃掉。所以人类的很难摘到的。

    “生辰快乐!”陌子谦将这血灵果塞在樱沁手中,“婆婆说你昨日精气受损,这血灵果可以恢复你的气血。”

    “子谦哥哥……”樱沁知道陌子谦对她很好,甚至好过对待他自己。能有这么一个哥哥的照顾,这也是她在陌家村里,最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

    她不知道怎么回报他这份谢礼才好,因为这是陌子谦的心意,定不能拒绝。于是,她将手里的血灵果放在石桌上,给了他一个拥抱。

    陌子谦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回过神之余,樱沁已是拿起一颗血灵果吃了起来。

    “好吃吗?”看着樱沁吃着水果,他带着满足的笑意问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