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些你都知道吗?”

    很奇怪,在停了一些关于他父母亲的过往,霜无月心底一沉。但他表面上看起来,并无多大情绪,甚至还冷静是分析,“所以舅舅你是想告诉我,我只是你和母尊精心计划出来的一个产物?”

    他笑了笑,不知是带着怎样的情绪发出的笑,悲戚,哀婉,还是愤怒?他只知道,他这辈子不能违背他的母尊,他愿意听从他母尊安排的一切,哪怕是死。

    “我很荣幸,哪怕是成为母尊计划出来的一个棋子,但我也是她的孩子。”

    听霜无月这么一,无妄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既然你有此觉悟,那我就不会在多些什么。关于你父亲与你母亲之事,甚至是关于你自己之事,你若还想知道更多,你可以亲自去问你母亲。”

    霜无月点点头。

    如此那么,关于无妄知道他身份之事,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多谢舅舅!”霜无月道了谢,而后抬眸看着无妄,“我已经想好要问的问题了。”只能问一个的问题,他现在最想知道答案的问。

    墨目流转间,一丝笑意蔓延,“我想知道,舅舅您所知道的,关于她的一牵”

    问题一出之时,无妄稍微愣了一下,随后看着他,笑了。

    看上去,这确实只是一个问题,但是她的一切,岂非是三言两问之事。他的脑子转动得很快,将他这个舅舅都给套了进去了。

    “看来现在在你心中是那个女孩最重要啊!”

    也就是,这个女孩也是乱了他心之人吗?

    霜无月也不避讳,“没错,现在我,就想迫切的知道他她的一牵”

    既然答应了他,他就不会食言,带着笑,无妄道:“那好,我就告诉你,我所知道的她的一牵”

    接下来,无妄讲起了樱沁。

    所以从无妄口中,他得到了樱沁的身份。来自神灵谷,以及神灵谷当年的那一场灾难,因她作为神之体,体内怀有一颗灵元而起,后被仙界救下,却被紫经仙门道主寓言她是能够抵挡仙界打劫之人,在一山村待上了十年,仙界千年大劫将至。然后她,作为混沌极的钥匙,打开混沌极之后,在混沌极死去,从而保仙界平安。

    霜无月他不知道无妄是如何知道这些的,只许他一个问题,他也不会再问。只不过,现在他倒是知道了,她的人生一切都是被人安排着,哪怕来到仙界紫经门,也是被那位从未见过面的灵尊以及她现在的师尊拂燚牵引,她的命运都是被那个寓言和这一群人操控着。

    可她还不知道,还努力的挣扎要活出自己的模样,却终逃不过命运。她这一生看起来比他还要悲哀。

    两人似乎有所相及之处,不就是,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

    ……

    霜无月回忆不过几息时间,到此。

    樱沁笑了笑,刚才霜无月的“那”,她知道是什么意思,在曜月城的那一晚,他在她面前的失控。

    可是樱沁完全不想对那件事有所回忆。

    喝了一口茶水,她放下杯子,“那你对我的爱意,是真心的吗?”

    问出这个问题,她并不是想确定什么。

    因为接下来,不管他心意如何,她都会让他放弃。

    此时是霜无月已经知道了她的一切,关于之前对她,可能更多的是兴趣,但现在,还有怜悯。

    他不是心软之人,知道他的人都晓,他可以是心冷至极致,从来不会想到要同情任何人。就像对待,与他也算有着血缘关系的霜无痕,以及几乎事事与他为的胡馨儿,他们在他手中也不过是作为可利用的,或者是个消遣的玩具。

    他不该露出怜悯。

    可他却对樱沁有着怜悯,尤其是看着她每一次的坚韧,那么有自信的样子,他那已经荡起涟漪的心,就会痛一分。

    想到最终她会死,他曾有一瞬出现过绝望,他可以确定他爱她,但这会是真心吗?

    他不想再去寻答案。

    如果,要在她与她母尊之间选择的话,他或许还是会选择母尊。所以,母尊希望能够找到混沌极,进入混沌极得到她想要的东西,他会帮助母尊去完成。

    在这里或许他母尊也没想到,他母尊要他带回去那个女孩,或许就是这个注定会在灵域消失的女孩吧。亦或者,也不是。

    但不管怎么样,她都必须要作为钥匙去打开混沌极。现在,据魔主已经得知了混沌极之门所在,就在圣灵宫的位置。那是在紫经仙门之时,他唯一一处没有去的地方。

    那位灵尊,可是掌管整个灵域的尊者,霜无月他也想不到混沌极之门会藏在灵域灵尊的地盘上,何况那时,他也怕引起灵尊怀疑。

    但现在知道混沌极之门了,亦也是他当初到仙门时,母尊交代过的,找到混沌极之门,揽月作记,那时只要混沌极之门一打开,身在魔域之众,也能通过揽月得到混沌极之门,从而进入混沌极。

    揽月他已经给了魔主,想必现在魔主应该最好了安排。

    所以他会听从魔主的命令,在此之前,只负责保护好她。

    看着少女,他的目光没有任何闪避,“是!”

    他回答道:“正因为是真心,所以在我还没有得到你的心之前,我保证,不会再对你做越矩之事。”

    “是啊?”樱沁站起身来,来到霜无月面前,一双仿若水雾晕染的眸子,看着他,“在你看来,何为真心?”

    霜无月浅浅一笑,“就如现在我对你这样。”

    “对我这样?咋样?”樱沁看着他那张脸起胡话来,面不改色的脸,不由笑出声来,“你是为我做过什么事吗?为我哭,为我笑,在我受伤生病时照顾过我,给我一句嘘寒问暖的话,还是现在你,可以为了我去死?”

    一大片问题问出来,霜无月沉默了。

    的确,他似乎什么都没有为她做过。

    看着他的沉默,樱沁笑得更开,“所以啊,你什么都没有为我做过,凭什么是爱我,喜欢我?”

    “兴许现在我,你只是对我这个人有点兴趣而已,当那丝兴趣不再有了,便弃之如敝履,所以别什么真心,只会让人很恶心。”

    听着她这番话如此咄咄逼人,霜无月心里有点不好受。

    但是呢,他是那种喜怒不形于色之人,也是脸皮极厚之人,好!你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为你做过,那为了证明真心,“如果你需要,这些事情我以后会做。”

    他道。

    樱沁听了,更是笑得停不下来,“别把我当三睡孩子行吗?我虽然是女子,可我不是那种为了爱,为了虚无的感情完全没有头脑之人。不过到这真心,你倒是好命,人生难得一真心人,你却视而不见。”

    闻言,霜无月眉头淡淡挑起,“所以师姐你今日找我,是想什么?”

    樱沁浅浅一笑,“我就是想让你看清你自己,别再我身上花心思。尤其是所谓感情,我不需要,你的,我更不屑要。”

    “还是看看你身边的人,那真心待你之人,把你当做她的生命食粮,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没了你,就活不下去。”

    到这里,大厅门口处,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霜无月是背对着门口,然而樱沁一眼就看见了。

    看着那人影伫立在门口,她笑了笑,继续道:“诺,那个人,已经来了。”

    闻言,霜无月猛地回头一看,见是胡馨儿在那边。

    胡馨儿垂着头,没有看着两人也没有讲话。

    一阵风起,是樱沁从霜无月身边掠过。

    她直接不再看他一眼,来到胡馨儿面前。

    “馨儿姐姐,我现在还叫你一声姐姐,也就是我依然把你当朋友,尽管我不能理解你为了那所谓的感情做出的疯狂行为,但我想我会理解你的心情。”

    “哪怕你伤害了我,为你曾经为我做过的吃的,为你给我那半朵树脂凝花,为你始终柔和善良的笑容,我不会怪你。话我为你至此了,既然你已经来了,就和他好好聊聊吧。”

    一手轻轻拍在她的肩上,樱沁便掠过她,出门而去。

    待樱沁离去,只一瞬,胡馨儿的脸部抽搐,心中怒火至上。

    却猛地,被霜无月一手召进大堂,大袖一挥,将门关上。

    紧随着,男人反手就打在胡馨儿心口,顿时一口鲜血从她嘴里嘭了出来。

    她被搭在地上,捂着心胸口的疼痛,站起身来,“少主……你听我解释。”

    “解释?”霜无月一声冷笑,“我提醒过你多少次了,不准你擅作主张接近她,可你不仅违反我的命令,现在还直接对她下起毒手来,是谁给你的能耐?”

    “不是的少主,我只是想借他之手除掉大少爷。”胡馨儿依旧坚持自己的言辞解释。

    可不幸,她对上的霜无月。

    霜无月一个闪身上前,来到胡馨儿面前,眸中寒气,丝毫不再犹豫的流露出来,“帮我除掉他?你以为我不知都,上次在墨渔村,她忽然受到墨鱼神的攻击,你明明看见却不不出手阻止,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看她的眼神,那充满敌意的眼,能逃得过我?”

    着,他一手狠捏着女饶下巴,“霜无痕,樱沁,这次事情败与不败,于你而言都有益不是吗?是为了爱我吗,对她下这种手,看来你对我的爱,还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下巴被捏得生疼,胡馨儿只觉得骨头就要碎了。

    可听了霜无月的话,以及现在,霜无月对她毫不留情的下手,比起下巴的痛,她的心更痛。

    她瞪这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看着霜无月,也不再逃避,“没错,我就是想要她出丑,让她身败名裂,让她死。凭什么,凭什么一直守在少主面前的人是我,不管在少主你开心难过之时,在你需要人时,都是我在你身边,为了博得你一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为何有了她的出现,少主你眼中便不再有我。”

    “曾经的你,尽管我知道不爱我,但对我还是温柔的,可是自从有了她的出现,你的眼里心里都是她,还多次于我恶言相对。所以我恨,如果不是因为她,少主你就不会对我这样,如果不是因为她,我就会永远在你身边哪怕是你不爱我。所以我要让她消失,你明白吗?刚才她有一句话没有错,我可以为了你去死啊,为什么你不正眼看看我?”

    得如此愤情,然而霜无月听后,只是淡淡一笑,“所以你是想,你如此对她,全都是我引起的吗?”

    胡馨儿依旧瞪着眼,“没错,可是这一切都不是少主你的错,是她勾引你在先,只要她消失就好了,她消失了,我们之间,就能又像以前那样。哪怕是不爱,我也能在你面前,得到你一个温柔的拥抱。”

    着,她脸上露出了憧憬的笑容。

    看着这张脸,看着这张柔情似水,有着让女人嫉妒,让男人心生怜悯的脸,还出这番让人动情的话,是男人应该都会心动。

    捏着她的脸,霜无月忽然敛了怒气,看着她这一张诱饶脸,双眸含情,缓缓向她凑近。

    以为是她的少主终于回心转意了,胡馨儿闭上了眼。就在胡馨儿以为会有一个吻落在她唇上之时,忽然霜无月手猛地一放。

    害得她身子一个不稳往后退了好几步。

    身子还未站稳,只听霜无月一声大喊,“来人!”

    这时一个婢女推门走了进来。看着霜无月此刻可怖的脸色,她孱孱的低着头道:“少,少爷……”

    二话没,霜无月手一招,那婢女被霜无月带进了怀里,随后还未给那婢女任何反应,霜无月捧着她的脸,就吻在了婢女的唇上。

    撬开婢女的唇齿,就在胡馨儿面前,他还加深了这个吻。胡馨儿看得心血上涌怒气升腾。过了半响,霜无月才将婢女一放开。

    随后,就在婢女被少爷这吻得头脑还没有反转过来之时,霜无月一手掌拍在了婢女头上。连一声嗯哼都没有听见,婢女就倒在霖上。

    而后又是霜无月手掌红光泛起,对地上婢女的尸体一松,那个女人神魂以及肉身都被霜无月吸了个干净。

    做完这一切,他双目猩红看着一旁因看了这一切而在瑟瑟发抖的胡馨儿,笑道:“看见了吗,你对于我,不过与她一样,用了,没有价值,就杀掉。”

    着话,他又向胡馨儿走进,“但你现在还有点价值,所以我不杀你。听你很爱我是吗,不妨,我再告诉你一个事情。”

    “知道你十二岁那年,差点被霜无痕玷污之事吗,没错,是我安排的,明明是母尊收养的一只狗,一个下贱的人却还摆出那副清高的模样,但也好,越是这样的人越好玩。所以就让那那位所谓的大哥,故意来接近你,然后不高兴了,我再救了你。从始至终,你不过就是我手中的玩物,你却没有个玩物的自觉,还真当自己的大姐了?”

    “不,不会……”闻言,胡馨儿陡然颓废坐落在地,“不会,你骗我的少主,你不会那么对我……”

    怎么可能?也就那一次,被霜无月救下,她从此以后对霜无月死心塌地的啊,怎么可能连那种事就是他的安排。仿佛心中那座筑起的有正当理由的高塔,在这一刻全数崩溃。

    有种心在那一刻死去的感觉!

    她坐在地上,嘴里不停念叨,“不可能,不可能……”

    看着她这副模样,霜无月没有一丝怜悯,蹲下身子来,再次捏着他的下巴,“以后别再来挑战我的耐心,就算你是母尊的人,再惹怒我,我会叫你要生不能,要死不得。”

    胡馨儿被迫看着他的脸,这一刻,她的眼中,愤恨之气再度升起。

    ——

    樱沁从无月阁回去之时,正好看见陌子在到处询问她。

    “你们有没有看到我妹妹,个子较高,穿着一身蓝色衣裙的女孩?”被问道的是一些山宗弟子,樱沁也不认识。

    看着陌子谦着急的样,她紧忙走了过去。

    “子谦哥哥,我在这里呢。”还朝着陌子谦招了招手。

    “沁!”陌子谦回过头来,一看樱沁晚好无损的出现在他面前,一下冲上去,拥着少女。

    “你没事吧?你去哪里了,害我好是担心。”

    樱沁被他勒得有些出气困难,她从他怀里溜出来。

    笑了笑道:“你担心我干什么,我不过就是在这里随便看了看走了走啊,子谦哥哥你是不是太紧张了。”

    “没有,哦不是,还好你没有事,对,是完太紧张了。”陌子谦抓着脑袋有些语无伦次。

    樱沁眨着眼,看了看他,“怎么,看子谦哥哥这样子,像是以为我有事才好?”

    “不是不是,”陌子谦赶紧摆手,“你不知道,之前我们在吃饭时,遇到了这个山宗宗主的儿子闹事,不知我何,我忽然心里不安,怕你出事,所以才这样。”

    着陌子谦嘿嘿一笑,“你只是到这附近去走走了吗,看来是太关心你了,多想了。”

    看着陌子谦憨厚朴实毫不做作的笑容,樱沁一时有些愣了。

    对啊!像她子谦哥哥这种对她才是真正的关爱,因为放在心里,才能感到对方有危险!

    霜无月爱她,能比上陌子谦的万分之一吗?

    樱沁笑了,“对不起,让子谦哥哥你担心了。不过子谦哥哥你放心,凭我现在的修为,还有几个人能奈何得了我?你以后就被瞎担心了。”

    陌子谦脸一红,又有些委屈模样,“哦,我知道了。”

    看着陌子谦露出这表情来,樱沁得逞一笑,“行了啦,我们去看看商师兄他们回来了没,我饿了。”

    陌子谦猛地把头一点,“好!”

    在两人离去之时,樱沁忽然想到陌子谦对她的这份关系。

    因为在乎,放在心上,所以有所感应吗?

    那么曾有那么多次,红坠都在她生死一线之时,赶来救了她,也是因为,那晚上,他对她,曾过的在乎吗?

    想到这里,她的脸,不由染上一层粉红。

    她可以肯定,这一生,只此一人才能让她心动,即使,几乎没在她面前过那么多的漂亮话,可他,红坠,就是会让她心跳。

    只是为了让最后你能够杀我。

    该死的那个人,本就是我,等了几千万年,就是等到这一,让你杀了我。到底要如何才能让你恨我呢?当初你为下质问我,今生,亦也为下杀了我吧。

    是杀气!

    她豁然睁开双眼,却不见她有旁的动作,只那水波微微一晃,她便已是顺着水流横移数尺。

    一缕杀机破开重重水波,激荡而来。最终从韩素身侧擦过,带起水流一阵疾走。

    自从习过息梦归真引后的她,一旦睡着了就几乎没有做过梦。

    一路上,她似乎都在想着什么,有好几次她都想单独找樱沁谈话。但水芊一直讲樱沁扒拉着,没有能与她独自相处的时间。

    然而与之相对的却是眸色,顷刻间变得浅淡了许多,如同一块通透的绿玉。

    翌日。

    一大早,樱沁与胡馨儿就准备

    一双墨绿得近乎深黑的眸底,一点妖邪的戾气悄然浮了上来。

    生生从剑上被一道罡气砸了下去,他同他们一样,也陷入泥潭中,哪怕是他拼尽全身力气重新握住了剑,哪怕他骨头都在咯咔作响,却也在这尊暗地藏的法宝威能下,被一团魔气牢牢锁住。

    那道鬼影子以几乎只能看到残影的速度结印,右手一寸寸变长,最后几乎成为一只枯黑的鬼爪,瞬间带起周围的枯枝腐叶,凝结成一颗巨大的黑球,

    “这些你都知道吗?”

    很奇怪,在停了一些关于他父母亲的过往,霜无月心底一沉。但他表面上看起来,并无多大情绪,甚至还冷静是分析,“所以舅舅你是想告诉我,我只是你和母尊精心计划出来的一个产物?”

    他笑了笑,不知是带着怎样的情绪发出的笑,悲戚,哀婉,还是愤怒?他只知道,他这辈子不能违背他的母尊,他愿意听从他母尊安排的一切,哪怕是死。

    “我很荣幸,哪怕是成为母尊计划出来的一个棋子,但我也是她的孩子。”

    听霜无月这么一,无妄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既然你有此觉悟,那我就不会在多些什么。关于你父亲与你母亲之事,甚至是关于你自己之事,你若还想知道更多,你可以亲自去问你母亲。”

    霜无月点点头。

    如此那么,关于无妄知道他身份之事,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多谢舅舅!”霜无月道了谢,而后抬眸看着无妄,“我已经想好要问的问题了。”只能问一个的问题,他现在最想知道答案的问。

    墨目流转间,一丝笑意蔓延,“我想知道,舅舅您所知道的,关于她的一牵”

    问题一出之时,无妄稍微愣了一下,随后看着他,笑了。

    看上去,这确实只是一个问题,但是她的一切,岂非是三言两问之事。他的脑子转动得很快,将他这个舅舅都给套了进去了。

    “看来现在在你心中是那个女孩最重要啊!”

    也就是,这个女孩也是乱了他心之人吗?

    霜无月也不避讳,“没错,现在我,就想迫切的知道他她的一牵”

    既然答应了他,他就不会食言,带着笑,无妄道:“那好,我就告诉你,我所知道的她的一牵”

    接下来,无妄讲起了樱沁。

    所以从无妄口中,他得到了樱沁的身份。来自神灵谷,以及神灵谷当年的那一场灾难,因她作为神之体,体内怀有一颗灵元而起,后被仙界救下,却被紫经仙门道主寓言她是能够抵挡仙界打劫之人,在一山村待上了十年,仙界千年大劫将至。然后她,作为混沌极的钥匙,打开混沌极之后,在混沌极死去,从而保仙界平安。

    霜无月他不知道无妄是如何知道这些的,只许他一个问题,他也不会再问。只不过,现在他倒是知道了,她的人生一切都是被人安排着,哪怕来到仙界紫经门,也是被那位从未见过面的灵尊以及她现在的师尊拂燚牵引,她的命运都是被那个寓言和这一群人操控着。

    可她还不知道,还努力的挣扎要活出自己的模样,却终逃不过命运。她这一生看起来比他还要悲哀。

    两人似乎有所相及之处,不就是,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

    ……

    霜无月回忆不过几息时间,到此。

    樱沁笑了笑,刚才霜无月的“那”,她知道是什么意思,在曜月城的那一晚,他在她面前的失控。

    可是樱沁完全不想对那件事有所回忆。

    喝了一口茶水,她放下杯子,“那你对我的爱意,是真心的吗?”

    问出这个问题,她并不是想确定什么。

    因为接下来,不管他心意如何,她都会让他放弃。

    此时是霜无月已经知道了她的一切,关于之前对她,可能更多的是兴趣,但现在,还有怜悯。

    他不是心软之人,知道他的人都晓,他可以是心冷至极致,从来不会想到要同情任何人。就像对待,与他也算有着血缘关系的霜无痕,以及几乎事事与他为的胡馨儿,他们在他手中也不过是作为可利用的,或者是个消遣的玩具。

    他不该露出怜悯。

    可他却对樱沁有着怜悯,尤其是看着她每一次的坚韧,那么有自信的样子,他那已经荡起涟漪的心,就会痛一分。

    想到最终她会死,他曾有一瞬出现过绝望,他可以确定他爱她,但这会是真心吗?

    他不想再去寻答案。

    如果,要在她与她母尊之间选择的话,他或许还是会选择母尊。所以,母尊希望能够找到混沌极,进入混沌极得到她想要的东西,他会帮助母尊去完成。

    在这里或许他母尊也没想到,他母尊要他带回去那个女孩,或许就是这个注定会在灵域消失的女孩吧。亦或者,也不是。

    但不管怎么样,她都必须要作为钥匙去打开混沌极。现在,据魔主已经得知了混沌极之门所在,就在圣灵宫的位置。那是在紫经仙门之时,他唯一一处没有去的地方。

    那位灵尊,可是掌管整个灵域的尊者,霜无月他也想不到混沌极之门会藏在灵域灵尊的地盘上,何况那时,他也怕引起灵尊怀疑。

    但现在知道混沌极之门了,亦也是他当初到仙门时,母尊交代过的,找到混沌极之门,揽月作记,那时只要混沌极之门一打开,身在魔域之众,也能通过揽月得到混沌极之门,从而进入混沌极。

    揽月他已经给了魔主,想必现在魔主应该最好了安排。

    所以他会听从魔主的命令,在此之前,只负责保护好她。

    看着少女,他的目光没有任何闪避,“是!”

    他回答道:“正因为是真心,所以在我还没有得到你的心之前,我保证,不会再对你做越矩之事。”

    “是啊?”樱沁站起身来,来到霜无月面前,一双仿若水雾晕染的眸子,看着他,“在你看来,何为真心?”

    霜无月浅浅一笑,“就如现在我对你这样。”

    “对我这样?咋样?”樱沁看着他那张脸起胡话来,面不改色的脸,不由笑出声来,“你是为我做过什么事吗?为我哭,为我笑,在我受伤生病时照顾过我,给我一句嘘寒问暖的话,还是现在你,可以为了我去死?”

    一大片问题问出来,霜无月沉默了。

    的确,他似乎什么都没有为她做过。

    看着他的沉默,樱沁笑得更开,“所以啊,你什么都没有为我做过,凭什么是爱我,喜欢我?”

    “兴许现在我,你只是对我这个人有点兴趣而已,当那丝兴趣不再有了,便弃之如敝履,所以别什么真心,只会让人很恶心。”

    听着她这番话如此咄咄逼人,霜无月心里有点不好受。

    但是呢,他是那种喜怒不形于色之人,也是脸皮极厚之人,好!你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为你做过,那为了证明真心,“如果你需要,这些事情我以后会做。”

    他道。

    樱沁听了,更是笑得停不下来,“别把我当三睡孩子行吗?我虽然是女子,可我不是那种为了爱,为了虚无的感情完全没有头脑之人。不过到这真心,你倒是好命,人生难得一真心人,你却视而不见。”

    闻言,霜无月眉头淡淡挑起,“所以师姐你今日找我,是想什么?”

    樱沁浅浅一笑,“我就是想让你看清你自己,别再我身上花心思。尤其是所谓感情,我不需要,你的,我更不屑要。”

    “还是看看你身边的人,那真心待你之人,把你当做她的生命食粮,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没了你,就活不下去。”

    到这里,大厅门口处,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霜无月是背对着门口,然而樱沁一眼就看见了。

    看着那人影伫立在门口,她笑了笑,继续道:“诺,那个人,已经来了。”

    闻言,霜无月猛地回头一看,见是胡馨儿在那边。

    胡馨儿垂着头,没有看着两人也没有讲话。

    一阵风起,是樱沁从霜无月身边掠过。

    她直接不再看他一眼,来到胡馨儿面前。

    “馨儿姐姐,我现在还叫你一声姐姐,也就是我依然把你当朋友,尽管我不能理解你为了那所谓的感情做出的疯狂行为,但我想我会理解你的心情。”

    “哪怕你伤害了我,为你曾经为我做过的吃的,为你给我那半朵树脂凝花,为你始终柔和善良的笑容,我不会怪你。话我为你至此了,既然你已经来了,就和他好好聊聊吧。”

    一手轻轻拍在她的肩上,樱沁便掠过她,出门而去。

    待樱沁离去,只一瞬,胡馨儿的脸部抽搐,心中怒火至上。

    却猛地,被霜无月一手召进大堂,大袖一挥,将门关上。

    紧随着,男人反手就打在胡馨儿心口,顿时一口鲜血从她嘴里嘭了出来。

    她被搭在地上,捂着心胸口的疼痛,站起身来,“少主……你听我解释。”

    “解释?”霜无月一声冷笑,“我提醒过你多少次了,不准你擅作主张接近她,可你不仅违反我的命令,现在还直接对她下起毒手来,是谁给你的能耐?”

    “不是的少主,我只是想借他之手除掉大少爷。”胡馨儿依旧坚持自己的言辞解释。

    可不幸,她对上的霜无月。

    霜无月一个闪身上前,来到胡馨儿面前,眸中寒气,丝毫不再犹豫的流露出来,“帮我除掉他?你以为我不知都,上次在墨渔村,她忽然受到墨鱼神的攻击,你明明看见却不不出手阻止,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看她的眼神,那充满敌意的眼,能逃得过我?”

    着,他一手狠捏着女饶下巴,“霜无痕,樱沁,这次事情败与不败,于你而言都有益不是吗?是为了爱我吗,对她下这种手,看来你对我的爱,还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下巴被捏得生疼,胡馨儿只觉得骨头就要碎了。

    可听了霜无月的话,以及现在,霜无月对她毫不留情的下手,比起下巴的痛,她的心更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