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暖婚契约:靳少,宠上瘾 > 第122章 我是自大狂?
    离着几步开外,靳自律双手环胸,半倚靠在卧室门框上,银灰色修身的纯手工西服将他颀长的身影衬得更加高大。

    身高在这里是苏暖的硬伤,一直以为自己不算矮的她在靳自律面前,就成了小矮子。

    光线打在他俊毅的脸上,他的笑容,他的眸子,长长的睫毛,这一刻,美的让苏暖震撼。

    掏出手机,选好角度,苏暖快速的捕捉住这一瞬间的美好,而某人,极尽的配合。

    “你那些照片都是这样拍的?”靳自律见苏暖不拍了,便走到她面前问道。

    苏暖看着抓拍的照片,微微摇摇头。

    “不是,那些都是用相机拍的。”

    “那相机呢?”靳自律看过她的行李箱,里面并没有相机。

    提到相机,苏暖脸上有些沮丧。

    “拍毕业照那天忙着拍照片,不小心撞到一个人,然后相机摔坏了,我跟小雅跑了几条街,没有救回它的命。”

    靳自律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苏暖见状赶紧拉住他。

    “不用了,这是我的爱好,我会用自己赚的钱来买,这样拍出来的照片才不会带有任何心理负担,我希望你能尊重这一点。”

    “我让人买一个来,你拍照片就会有心理负担?”靳自律挑眉,“如果是裴姨与宁小雅买呢,你还会有那样的心理负担?”

    说到后面,他不满的情绪上涌。

    “她们都要给我买的,我都没要,你干嘛啊,明天我就要上班了,得珍惜余下的时间好好放松一下。”苏暖说着,将手机上的照片翻出来,“你看,我拍的怎么样?”

    靳自律脸上缓和了许多,低头看照片。

    每一张拍的都是恰到好处,这是手机,如果是相机的话,肯定会更好。

    他大手轻点了几下,准备分享到自己的微信,画面直接跳到微信最近聊天上,扫了一眼,眉头微蹙。

    “我是自大狂?”

    额,苏暖尴尬了。

    “我,我看看,是自大狂嘛,我明明备注的是——”下面的话苏暖立马住嘴,想起来了,是在车上随手改的,之前的那个也不能说,说出来的话估计没有小命可活了。

    靳自律板起脸来,声音低低,明显压制着某种情绪,“是什么?”

    “非要知道?”

    “非要。”

    苏暖囧了。

    “我有办法查出来,是你自己说,还是让我查到,再找你算账?”靳自律威胁道。

    他不是在开玩笑,靳自律开玩笑的时候不会是这样硬板板的,苏暖思量几秒,叹了口气。

    自作孽不可活,她切身体会到了。

    “发工资的——小律子。”

    靳自律直接被呛得咳嗽起来,他捂着胸口咳得剧烈,明显被呛得不轻。

    “你,你——”竟然把他与吕颜放到一个档次,可是越急咳得越厉害。

    “靳少,您怎么了?”几道熟悉的声音从楼梯口传了过来,伴随着是急而乱的脚步声。

    靳自律直接进了卧室,回头,冲着苏暖指了指外面,“你——咳咳——搞定。”

    房门关起,咳嗽声小了许多,苏暖转过身,就看到刘源领着几名保镖冲上来了。

    “怎么了怎么了,咦,老大人呢?”吕颜拨开几人跑过来,四下看看,“少夫人,少爷呢?”

    苏暖清了下嗓子,“是这样的,他没事,刚才喝水呛了下,你们都下去吧。”

    “不行,我们得确定少爷没事才能下去,要不然,谁知道你对少爷做了什么。”一名保镖嘟喃了一句,苏暖听出了人家对自己意见不小,便仔细的看了眼对方,这一看,立马想起什么来。

    卧室内靳自律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反复想着苏暖之前给自己的备注,越想越觉得哭笑不得。

    外面明显安静许多,也不知道人都走了没。

    几分钟后,靳自律在里面呆不住了。

    将门打开,不光是刘源他们,连苏暖也不见了踪迹。

    靳自律急步到楼下,客厅里空空的,但是外面传来的声音让他舒展了眉。

    “我认出你了,你就是上次拍我们照片的人,说吧,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做的。”花园内,刘源站在一旁,一名保镖低头站在那,苏暖板起小脸来,严肃说不上来,让刚走出来的靳自律却有种被关心的暖意。

    她一直记着,把他所说的话记在了心上。

    那名保镖,他知道是谁安在这里的,为了不让那人起疑所以一直没有动。

    既然被苏暖发现了,那么就已经失去留下来的作用。

    “少夫人属下听不懂您说的话,属下不知道什么照片,属下只知道保护少爷不受到任何伤害是比属下命还要重要的事情,少夫人若非要弄出这些理由来诬陷属下,那属下只能找少爷来作主。”保镖抬起头来认真的说道。

    苏暖看到一双充满认真的眼睛,这双眼睛让她有些怀疑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

    不知道是谁安放在这里的,但是,除了那次拍过照片后,好像也没有做什么。

    “少爷,您要替属下作主。”保镖看到了靳自律过来,赶紧出声道。

    靳自律作了个打住的手势。

    保镖不再说话,不过,一直站在旁边的刘源却开了口。

    “少爷,乔远这孩子之前不懂事,但是他对你的忠心不亚于他们,他的身手也是这么多保镖里出众的,希望少爷给他一次机会。”

    靳自律扫了乔远一眼,乔远立马低下头。

    “不要以为我什么不说,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忠于我,连我的女人都不知道尊重,这样的手下不要也罢。”

    “少爷,请您别赶我走,我知错了,我不该听夫人的,可她说如果我不这么做,就让她当院长的朋友把我妈的治疗给停了,我,我——”乔远说着,人便单膝跪了下来。

    刘源叹了口气,伸手在乔远肩上拍了拍。

    “算了,我也不替你说话了,你还是离开吧。”

    “可是,刘叔我真的喜欢呆在少爷身边,求刘叔再给我次机会,帮我说说好话,我决不会再背叛,如果再背叛,我宁愿以死谢罪。”乔远伸手拉住了刘源的手恳求道。

    刘源想要开口求情,却见靳自律已经板起脸来,他知道此人已经不能再留了。

    “走吧,趁着少爷还没有发怒之前离开吧。”

    乔远恨恨的看向苏暖,低下头,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猛的向苏暖刺去。

    画面切换太快,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

    但是靳自律却在瞬间将苏暖拉着向后退几步,刘源也在同一时间将乔远手里的匕首一脚踢飞,动作帅极了。

    十几名保镖冲上来,乔远确如刘源所说的,身手不错,甚至要比他所说的还要出色。

    四五名保镖被踹倒在地,场面相当火爆。

    苏暖被靳自律拉着护在怀里,耳边是他的声音,“别怕,有我在。”

    乔远最终被制住,扭送着上了车,临上车前,回头看了苏暖一眼,那一眼恨意是那么的明显。

    苏暖对于这些接触的太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可晚上越想越后怕。

    靳自律将她护在怀里,给吕颜发了条微信,“让乔远好好的反省反省。”

    那边久久未回,但是,靳自律知道他们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黑眼圈都出来了,看得靳自律更是火冒三丈。

    本来想要以一个很好的形象去公司的,现在好了,只能用化妆品掩盖一下。

    简单的吃了些东西,苏暖换了套职业套装,镜子里印出一张憔悴的脸来,昨天的事情虽然还有些后怕,但明显淡去不少,只是时间的问题。

    靳氏集团不比那些小公司,苏暖知道自己不可能就顶着这张素颜去,简单的化了个妆,黑眼圈终于看不见了,回头看到靳自律露出满意的笑容来,她知道自己做对了。

    “走吧,别紧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靳氏集团销售部的一名员工,除了我跟吕颜几人知道,没人知道你靳家少夫人的身份,所以,加油了。”靳自律给苏暖她说明一下,当然,他没有直接说,这是奶奶的意思,他怕说出来,她又会多想。

    苏暖作了个加油的手势,“好的,总裁。”

    “这就上纲上线了,我一会有个会议,吕颜会带你去人事部。”

    “好。”

    半个小时后,站在靳氏集团高耸快要入云霄的大厦面前,苏暖感觉自己显得好渺小,八十八层,靳自律到底是有多么的爱八这个数字。

    靳自律先走的,这会应该在会议室了,苏暖看着正从停车场走过来的吕颜,点了下头。

    “少——我直接就叫你苏暖吧,免得老大醋坛子翻了,是这样的,回头,我们先去人事部报到,然后人事部会有专门的人将你带到销售部韩总那,他会安排好的。”吕颜说话时人已经向前面走去,走了几步又回了头,见苏暖还立在原地,笑着招了招手,“走啦。”

    “哦哦好的。”苏暖赶紧跟上,幸好她穿了双低跟的黑色皮鞋,要不然,非要出丑不可。

    “销售部在八楼,每天八点半指纹打卡,十一点至一点午休时间,餐厅在六楼,下午五点半下班,先说个大概的,后面的一些你自己再关注一下。”此刻的吕颜完全就是公式化,走路飞快,说话也精湛简短,苏暖跟在后面几次都被甩开好远,只得跑路跟上。

    人事部在十楼,接待的是人事部的齐科长,三十五岁这样,留着一排小胡子,看起来有些滑稽,但是两句话一说立马就让苏暖觉得他是一个可爱的人。

    “吕特助您放心,全部安排好了。”齐恒恭敬的说道。

    总裁身边的人,他哪里敢怠慢。

    “那好,苏小姐就交给你了。”吕颜说完冲着苏暖点了下头,作了个加油的手势,这才转身离开。

    苏暖拿着文件袋目送着他离开,等看不到了,这才转过身。

    “齐科长好。”

    “嗯。”齐恒应了一声,赶紧走出去看了看确定人走了,这才神秘兮兮的走到苏暖面前,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总裁安排的人果然出色,把表填一下。”

    苏暖拿起笔将表填好。

    齐恒看了看,在最下角签上自己的大名,然后又盖上了章,便冲着她勾了勾手指,“走,带你去工作的地方。”

    一路上苏暖不断的被各种目光包围,有探究的,有面含笑容的,但更多的是,好像带着敌意。

    女的就算了,怎么男的也——

    苏暖心里咯噔一下,摇了摇头,希望不要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进了电梯,齐恒偷飘了苏暖一眼,这是总裁亲自打电话过来安排的人,谁知道背后是什么靠山,他其实有很多想要问的,但是,怕万一触碰到了不该的,那岂不是拿自己的科长位置开玩笑。

    销售部在八楼,有专门的前台,坐镇着两位精致妆容的大美女,统一的工作服,统一的笑容。

    还没有进去,就听到各种声音在耳边响着。

    打电话的,有笑着的,有愤怒的,各种脚步声,还有打印机工作的声音。

    透过玻璃门看进去,人影攒动,格字小间内,各色人,男男女女,统一的黑色西服,忙忙碌碌。

    “呀,什么风把齐科长给吹来了?”其中一名美女前台笑着说,将苏暖的目光也拉了回来。

    齐恒作了个噤声动作,“这是苏暖,你们的新同事,苏暖,这里是每天指纹打卡的地方,莉莉,帮她输入一下。”

    田莉莉立马笑着站起来,热情的说道:“苏暖,跟我来。”

    “慢着!”突然一声不悦的声音响在身后。

    光听着声音就知道对方不是个好相处的人,田莉莉吐了下舌头,小声在苏暖耳边说道:“大魔头来了,你小心了。”

    大魔头?

    苏暖慢慢回了头。

    来人一身黑色西服,脸上带着不悦,对自己的不满大大的写在脸上,但是,那双眼睛,好看的让苏暖睁大了眼睛。

    韩云霄也看向转过头来的女孩,化着淡淡的妆,穿着灰色的职业套装,长长的头发被扎成马尾甩在身后,长相甜美,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此刻满是探究与打量。

    不过,空有一副好皮囊还不是——

    韩云霄眼中闪过一抹厌恶,连第一眼所见到的美好都失去了光彩。

    “我说过,如果我这一关过不了,就算是老董事长塞来的都不行!”韩云霄说着转身便走。

    齐恒推了下眼镜,“赶紧去吧,没事的,他就那样,人其实挺好的。”

    在私底下,齐恒与韩云霄关系还不错,喝过几次酒,能说上话。

    苏暖深吸口气,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齐科长,那我过去了。”

    “这个你拿着,销售部会留着备案,走了,加油。”齐恒也学着吕颜前面离开的时候作了个加油手势,然后冲着前台两名美女飞了个眼神遁了。

    看着远处半开着的销售总经理办公室,苏暖暗暗给自己打气,加油。

    一步一步走向那半开着的门,感觉像是小红帽要亲自走进大灰狼的巢穴去争取自己的利益,苏暖顿时觉得自己胜算好渺茫。

    可,不去又怎么知道自己胜算有多渺茫呢。

    走到门口,刚要进去,就被一声怒呵给吓得停住了脚步。

    “进总经理的办公室连最起码的敲门礼貌都没有了吗?”

    苏暖叹了口气,后退一步,伸手敲门。

    “进来。”

    苏暖迈步走进去,办公室内整洁而简单。

    办公桌上率先入眼的是一盆被养得肥肥的仙人掌,之所以说是肥肥的,是因为苏暖从来没有见谁能将仙人掌养成这么好,接着是韩云霄黑着的俊脸。

    苏暖抿了下嘴,将手里的表递上,“韩总,这是我的资料。”

    “哪一年毕业的?”韩云霄接过,开始公式化询问。

    苏暖在上学的时候做过兼职,对于面试还是熟悉的,但是这么严肃带着明显意见的面试官还是头一次遇到,所以难免有些紧张。

    虽然一一作了回答,还是结巴了几次。

    扫完手里的资料,韩云霄抬头,皱起眉头。

    “你口吃?”

    “啊,我,我不是。”苏暖说完立马摇头,“我就是有些紧张。”

    好不容易将一句完整的话给说全了,没有带结巴,苏暖也是费尽了力气。

    韩云霄冷哼一声,“给你一个月时间证明你不是光能摆在那的花瓶,要不然,哪来的回哪去。”

    如果不是齐恒刚才给他发的微信,估计他会用滚字。

    苏暖脸色有些惨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人用花瓶来形容,她像花瓶吗?

    “还杵在那干嘛,你是想第一天上班就搞特殊不打卡?”韩云霄扔下这句话,看也不看苏暖转身就走出了办公室。

    苏暖赶紧向前台跑去。

    输入好指纹,田莉莉作了个请的手势,“来,苏暖欢迎进入咱们销售部,可以打卡了。”

    “哦好好,谢谢。”苏暖伸出右手食指按了一下,发出嘀的一声响,“好了。”

    “赶紧去吧,要不大魔头又要发飙了。”田莉莉小声提醒道。

    苏暖感激的冲她点了下头,果然韩云霄正站在办公室门口。

    “韩总,请问我的位置在哪?”

    韩云霄指了指靠在窗户的位置,“这就是你这个月暂时的位置。”

    “谢谢韩总。”苏暖走过去。

    各种声音继续着,期间没有一个人看过来。

    韩云霄满意的看着忙碌的众人,拍拍手,“大家都努力一点,争取把这个月的销售额再提个百分点上去。”

    “是韩总。”整齐的声音瞬间响起,韩云霄挥了下手,转身走了。

    苏暖坐到位置上,韩云霄并不是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出去了。

    各种忙碌都在继续着,苏暖叹了口气,透过窗户向外看去。

    繁华的都市,川流不息的车流,一切的一切,仿佛与自己无关。

    “啪”的一声响,苏暖收回视线,就看到桌上多了一堆文件。

    “这些报表韩总让你周五下班前全部整理出来,打印好装订起来。”

    “好的。”还好,不——多字在脑海里还没有闪完,就看到一又堆被抱了过来。

    “这些也是。”

    苏暖都没有看清刚才抱文件过来的人长什么样子,只知道是两个男同事,然后足足盯着两堆文件一分钟大气都没敢喘一口。

    这个韩云霄还真是来验证自己是不是花瓶的。

    但是她知道没有时间来浪费,开机,看文件。

    这是每一天的销售计划表,又翻了翻,整堆都是,另一堆呢,翻了下,全部是销售单,苏暖呼出口气,今天是周一,她的时间很紧迫啊。

    电脑已经开好,抽了张纸,苏暖手执笔一边看一边写写画画。

    三分钟不到,两张纸,两份详细的表格全部画好。

    开始建表格,键盘很快噼里啪啦的响起来,而且,越来越快。

    先是后面一排的几个人注意到了,然后,是越来越多的人睁大了眼睛,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来。

    有人推了下眼镜,“我的天,这速度!”

    “小心大魔头,赶紧做自己事。”有人提醒,各种打电话声继续走起。

    苏暖将表格做好,便开启一手翻资料,一手输数字的节奏。

    她入境后,全世界都好像跟自己没有关系,她满脑子里全是各种数字。

    直到有人敲了敲她的桌子。

    “吃饭了,超能苏。”

    苏暖愣住,指了指自己,“我,超能苏?”

    “不是你是谁,吃饭啦,我是小优雅,原名尤亚,目前单身中,有一个想要交往的对象,所以你不需要对我有什么防备,你不是我的菜。”尤亚说完,犹如他的名号一样,动作优雅的向外走去。

    苏暖有些被呛到的感觉,还是头一次有人这样介绍自己。

    自己是菜,不是他的菜,呵。

    她保存好表格,将电脑关了,等她站起来,才发现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看了下时间才刚十一点整,抬头就看到韩云霄正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他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人,而她只能看他的后背。

    可,不知为何,她感觉他的后背很孤独。

    不过,这样的存在,哪里需要她这样的小人物来怜悯,人家不来怜悯自己就不错了。

    小优雅还等在电梯口,看到韩云霄来了,顿时陌生得像不认识苏暖一样。

    苏暖也没有过多在意,大大方方的走进电梯里。

    电梯门合上,气氛有些怪异。

    感觉有光亮,苏暖看过去,小优雅正拿着镜子整理着发型。

    苏暖低下头,她是被惊到了。

    “收起你的香水,出去再喷。”韩云霄飘到尤亚拿出香水冷声说道。

    尤亚呵呵一笑,翘起兰花指,冲着苏暖笑了下,将香水收了,但是那脸上是什么表情。

    好不容易出了电梯,尤亚赶紧跑出去了,韩云霄却没有走,苏暖看着他没走,就要出去,结果,被叫住了。

    电梯门也在这个时候合上,就在要关起来的时候,苏暖看到吕颜正在冲着自己挥手。

    看着合起来的电梯门,吕颜手僵在半空中。

    这个韩云霄,不会把苏暖怎么样吧。

    他大步冲过去,就在这时,电梯门再次打开,两人还是刚才的距离,吕颜松了口气。

    “韩总过来吃饭?”

    “嗯。”韩云霄应了一声,率先走了出去。

    苏暖低下头,刚才韩云霄说的话还在耳边。

    “周五我要出差,周四下班前我要见到整理好的报表。”

    大魔头这个名号用来称呼他真的是太贴切了,苏暖内心一片哀号。

    本来就两大堆,说好的五天,现在直接被削成四天了。

    “感觉怎么样?”吕颜在电梯门合上的时候问道。

    苏暖叹了口气,“还好,我去吃饭了。”

    “那就好,老大让我过来看看你,没事他就能安心工作了。”吕颜说着将电梯门打开,人也走了出去。

    苏暖看着他大步离开的样子,她没事,靳自律就可以安心工作,脑海里又开始重复着这句。

    端着打好的饭,苏暖找了个最角落的地方坐下,刚坐下,就看到身旁人影一晃,“小优雅?”

    “呵,你记性真好,我先走了。”

    “哦,好的。”苏暖挥了挥手,赶紧吃饭。

    感觉到一道寒光射过来,苏暖抬头,就看到韩云霄正看过来。

    想到周四下班前就要交,一咬牙,吃饭。

    没有时间去浪费啊。

    本来至少十分钟才能吃完的,五分钟不到就吃完了。

    回到办公室,苏暖开始敲键盘。

    “现在是午休的时间,超能苏,麻烦你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小优雅打了个哈欠说道。

    苏暖,“——”

    听不到声音了,尤亚冲着一旁的女孩露出灿烂的笑容,“搞定。”

    苏暖并没有停止,而是放轻了动作。

    之前是她太过紧张了,这会,键盘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电脑上的数字在飞快的闪着。

    韩云霄下午没有过来,但是,办公室里却没有头头不在就放松的样子,该干嘛还干嘛。

    气氛紧张而又让人兴奋。

    苏暖没有带水杯,三点的时候去田莉莉那拿了个一次性杯子去茶水间倒了杯水喝,回去继续。

    五点半,小优雅在苏暖面前喊了一声,见她没有反应便走了。

    光线越来越暗,苏暖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面前立着的人让她往后一靠。

    “公司对于因为工作能力不足做不完工作而加班的,没有酬劳。”韩云霄说完这句话,伸手将苏暖面前的台灯打开,“电是免费的。”

    苏暖,“——”

    韩云霄走出几步,又停了下来,“对了,公司十点电子门自动上锁,自己卡好时间,别指望我来给你开门。”

    苏暖动了动嘴唇,最终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人已经走光了,苏暖看着面前的两大堆,揉了揉太阳穴。

    靳自律晚上有个饭局,苏暖准备自己回去的,这也正好让她有了这个加班的机会。

    想了想又给刘源发了条微信,苏暖这才继续。

    九点五十五,苏暖走出大门。

    等她走出一段距离,再回头,大门果然自动锁了。

    这个韩云霄还真是——

    好像正如齐科长说的那样,人其实挺好的。

    只不过,她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不满,深而又明显。

    毫不掩饰自己对别人的喜好,什么都表现在脸上,这样的人,其实比那些笑面虎好处多了。

    凉凉的风吹在脸上,扬起苏暖的长发,她环起双臂,还真有些冷。

    “嘀嘀——”汽笛声响起,苏暖看过去,一辆黑色的宾利从停车场驶出来。

    会是谁?

    车窗放下,韩云霄的脸慢慢完整。

    苏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上车。”

    “不用了,我,我有车的。”苏暖不想上车,扯了个谎言,也好过坐他的车。

    谁又知道他会用什么语言来羞辱自己。

    她来这里,只是想让自己不做米虫,不让靳自律在老夫人面前为难。

    “那你车呢?”韩云霄是从停车场出来的,沿途没有看到停着什么车,这会,他倒要看看她能变出什么车来。

    苏暖指了指不远处,“我车在那呢。”

    韩云霄看过去,冷笑道:“公共自行车?那是你的?”

    “我有卡,只要我选中,就是我的。”苏暖说着,直接向公共自行车方向走去。

    毕业那会宁小雅让她把卡退掉,她坚持没退,没想到今天还派上用场了。

    刷卡后,苏暖骑上自行车看都没有看身后的人便离开了。

    韩云霄已经下了车,他立在车前,有些看不懂骑着自行车离开的女孩。

    她很穷?

    可,她身上穿的衣服至少上万,能穿得起上万职业套装的人会没有车?

    好久没有骑了,再加上晚饭到现在没吃,苏暖骑的有些吃力,好在,没一会就适应了。

    当务之急,先回去再说,靳自律不会太迟回来的,要是让他知道自己这么晚才回,明天估计就不会让她在销售部呆了。

    将公共自行车骑到一个点放下,苏暖打了个车。

    在离着别墅还有一定距离的地方,苏暖下了车。

    好不容易在十点半回到别墅,刘源正急得团团转。

    “少夫人您可回来了。”

    “嗯,不是跟你说了嘛,要迟些回来的。”苏暖微笑着进了客厅。

    刘源抹了把汗,“您下次可得早些回来,少爷前面打电话回来替你隐瞒过去了,要是您再不回来的话,少爷回来那我就惨了。”

    苏暖点点头,“好好,给我下碗面条。”

    “好的。”刘源小跑着去了厨房。

    餐厅内,苏暖将一大面吃光,用纸巾刚擦好嘴,就看到外面有车进来了。

    是靳自律,完了,苏暖赶紧冲着刘源比划了一下,向楼上跑去。

    刘源摇了摇头,速度飞快的收拾了碗筷。

    这一整天是靳自律过得最郁闷的一天。

    以为让苏暖进了公司可以天天见上面,可从头到尾他就一眼都没有看到。

    不是他不想去,而是也想趁此机会让她好好的锻炼一下,而且还是在没有他的帮助下进行。

    结果是挺好的,可就苦了他。

    想见却不能见,不敢见,这种感觉让他快疯掉。

    远在C市的子公司出了问题,他又不得不过去,这会才赶回来。

    “少爷,要不要吃点夜宵?”刘源头一次,主动问道。

    靳自律有些小意外,不过,心情好的他并没有多想。

    “好,正好有些饿了。”靳自律脱下外套在沙发上坐下。

    片刻后,靳自律坐在餐厅慢慢的吃着一碗面。

    “少爷,今日老夫人来过一次。”

    “嗯,没说什么吧?”

    “就是问了少夫人去没去公司的,知道她去公司了便走了。”刘源如实回答道。

    靳自律吃完面,拿起纸巾,突然,看到餐桌上有些汤渍,随手擦了下,又闻了闻,回头,刘源正面色紧张的站在那。

    苏暖快速的洗好澡,吹好头发,见人还没有上来,赶紧喜滋滋的钻进了被窝。

    她哪里知道此刻靳自律早已经洞悉了一切,这会,正听着刘源的解释。

    “下次不许有隐瞒。”靳自律给出这句,转身上了楼。

    刘源好一会好反应过来,而且还是被吕颜拍肩的情况下。

    “偏心啊,我怎么没有这样的待遇呢。”吕颜酸酸的说道。

    到了三楼,靳自律在卧室门口站了一会,想了想,又转身去了书房。

    苏暖眯着眼睛装睡,耳朵竖起来听动静,结果,好久都没有听到开门声,而她竟然就在这样的等待中睡了过去。

    “叮铃铃——”闹铃声响起,苏暖猛的坐了起来。

    天,天亮了!

    身旁的靳自律睡得正香,苏暖赶紧将闹铃按掉,快速起床。

    等她全部收拾好后,靳自律还躺在床上。

    “你今天不上班吗?”苏暖小声的问道。

    靳自律睁开眼睛,“我有些后悔让你去上班了。”

    苏暖轻笑,当看到他眼里的认真,顿时泄了气。

    “对不起,是我做的不够好,不过,我会证明自己的。”苏暖沮丧了下,很快又没事人似的保证道。

    靳自律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拉到面前,“那个韩云霄你不用怕他,他就那样,你要相信你有我。”

    “嗯,实在没办法我会找你求救的,不过,我现在斗智满满,不拼一下,怎么能知道行不行,反正不行还有你呢。”苏暖故作轻松着,实际上心里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让她一直依附靳自律又能有多久,只有让自己变强,那么三年后,她才有足够的定力笑着离开。

    靳自律指了指自己的唇,“这里。”

    “不行,我刚涂好的唇膏。”苏暖起身就要走。

    靳自律不乐意了,“你知道嘛,我这里可是有很多人排着队想要,你的唇膏很值钱?”

    “这不是值不值钱的问题,还有,你如果想要很多人亲你,我不拦你。”说出这话,苏暖的心里酸酸的,可她也知道她压根就没有什么理由阻止,她就算想阻止,她有那个能力吗?

    还是有魅力——

    靳自律心情不知道怎么就好了,本来不想去公司的,结果,还是去了。

    对于苏暖来说,又是一天的忙碌。

    等快下班的时候,吕颜就发来了条微信。

    苏暖知道自己加不了班了,可看着桌子上的文件,有些无力。

    不行,她决不能让韩云霄看扁!

    速度又加快了不少,她看了上面的日期,是过年到现在的,可见靳氏集团的强大。

    当然,她要是知道这只是其中很少一部分,会不会惊得跳起来。

    对于这次的工作量,韩云霄是持矛盾的心理。

    头一次,他有些矛盾的分配工作。

    若是以前,只要是走后门进来的,他绝不会手软。

    对于苏暖,他的区别就在于当时犹豫了下,但最终还是以平时的量。

    五点半还是来了,靳自律已经在拐弯处等自己,苏暖不得不放下手里的事情。

    这落在韩云霄眼里,那抹犹豫,心底的矛盾,顿时九霄云外。

    所以说不能光看一个人的片面,花瓶就是花瓶,韩云霄在苏暖离开后重新定义了下。

    出了公司,苏暖一路小跑,很快在拐弯处看到靳自律的车,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上了车,为了就是怕被人看到。

    吕颜笑着将阻隔板升起,把空间留给两人。

    双腿交叠而坐的靳自律低头看着文件,浑身透露出一抹令人无法忽视的尊贵,苏暖好一会才收回视线,看向车窗外。

    这一看,眼睛顿时瞪大了。

    也就是几秒的功夫,韩云霄轻蔑的笑容被升起的车窗隔绝,黑色的宾利只给她一个极速而去的背影,好吧,被他看到了。

    “怎么了?”靳自律合上文件放到身旁,见苏暖的神色有些不安问道。

    苏暖摇摇头,“没什么。”

    “怎么可能,你当我们是头一天认识?”靳自律话落,苏暖又是一证。

    小优雅,正开着车从另一边过。

    他,到底有没有看到自己呢?

    “原来是这个,你放心好了,他们看不到里面。”靳自律给苏暖吃下定心丸,也只是对于小优雅的。

    韩云霄肯定是看到自己了,要不然,不会露出那么轻蔑笑容的。

    苏暖双手交握着,头越发疼了,对于靳自律说的话,只以单字回答。

    片刻后,靳自律冲着前面吕颜说道:“还是回家吧。”

    “是老大。”吕颜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苏暖抬起头来,靳自律一双担心的眸子就落入了眼里。

    他在担心自己?

    “要是不开心,明天就不去了,我不想让你这么辛苦,我靳自律养得起自己的女人。”

    “我知道,你就算养十个我也能养起,可是,可是——”三年后呢,苏暖张了张嘴没有把下面的话说下去,因为她没有办法再说下去。

    靳自律以唇封口,好一会才松开她,唇贴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如果你再提契约的事情,我就不会这样了。”

    两日来的委屈与几个月以来堆积的各种瞬间涌上心头,苏暖猛的推开了靳自律。

    “你不让我提,那你为什么没事就提?”

    靳自律顿住,“我什么时候老提了,我——”

    下一秒,他说不出话来,手机响了,在看到来电显示,靳自律皱起眉来,也作了个噤声动作。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